您的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私恋
 ??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我的视线总停留在他身上,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我总爱在洗衣服时偷偷闻着有着他气味的衣物。
 
??不知道何时那个总爱在餐桌上跟我抢大只鸡腿的男孩已经变成一位有着宽阔胸膛的男性。
 
??身为篮球队前锋的你总带着浓浓的汗味,虽然总爱嘲笑我是爱哭鬼,可是……我永远记得当可恶的同学拉扯我辫子让我哭泣时,你那发红的双眼。纵使事後你遍体鳞伤,甚至还要应付那三名被你打趴的同学家长,你也对我毫无怨言。
 
??你的温柔全隐藏在那双拳头中,你的热情也总是蕴含在那双眼,看着你奔跑场上汗如雨下的投进一颗又一颗的球,我知道,你很高兴。
 
??你服兵役的那两年是我最痛苦的日子,刻骨的相思让我不只在上班时心不在焉,就连夜晚都只能看着你的相片暗自哭泣,如今、这寂寞将要持续一生。
 
??「哥!」悄悄走近你的身後轻唤着。
 
??「嗯?」你停下笔转过椅子带着那一如往昔的温柔看着我。
 
??「哥!恭喜你喔!」强忍住可能夺眶而出的泪水,说着违心的话语。
 
??「嗯!你……」看着眼前这张与我几近相同的五官,略带担心的看着我。
 
??不知道何时这张熟悉的脸庞已经不再带着稚嫩,双眼中也不再有着以往的冲动,如今的你已经是位果断、充满睿智的经理。
 
??「怎麽了?」再次忍住即将夺框而出的泪水,强露出一抹笑容的问着。
 
??「你……你是不是不喜欢慧儿?」你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我,说出那令我心碎的名字。
 
??「没!没有啊!慧儿又善良又不嫌弃我们家,她跟哥你真是天生一对呢。」压下差点脱口而出的爱恋说出这话。
 
??「是吗?那就好……」声音低了下去。
 
??房内突然安静下来,宁静在空中回荡,沈默的气氛彷佛一块大石压上心口,忍受不住这令人窒息的空气,我起身走到窗旁。
 
??感受到你炽热的目光随我移动,忽然!你走到身旁为我轻披薄纱,我的身躯因你的举动而微微颤抖。
 
??「天冷呢,我们好久没这样一起看星星了吧?」你幽黑的瞳仁看向窗外缓缓问着。
 
??「嗯!」不敢直视你充满魅力的脸庞,只能偷偷瞧着。
 
??「其实如果你不喜欢慧儿,那我就不结婚了」你忽然伸手搂住我的腰间,低沈的嗓音说着我不敢相信的话语。
 
??我抬头看着你坚定的神情,心中充满着复杂的情绪,究竟你是因为我是你妹还是……
 
??「哥!我爱你!」压抑不住难耐的心情说出禁忌的话语。
 
??「哥也爱你。」淳厚的嗓音带着疼惜说出相同的话。
 
??我诧异的看着你的双眼,在你目光中有我,可是我却看不到与我眼中相同的依恋,你只是把我当作妹妹来疼爱吗?我不要!我不要只当你妹妹啊!
 
??「哥!我要跟你结婚,你别娶慧儿了。」终於忍受不住,我用激动却坚定的语气喊出这酝酿已久的话。
 
??你愕然的转头看着我,虽然刚刚只是一时忍不住脱口而出,不过既然说出口了,那我就不会後悔,看到你眼中的惊讶消退,却只是沈默不语,好像在盘算什麽。
 
??於是我不顾後果的扑了上去,硬是将自己的唇印在你的唇上,紧紧抱着你健壮的身躯,你想推开我,可是动作轻柔的似乎怕弄伤我,我知道,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
 
??利用身体的重量让你我倒向床上,热切的将舌尖探向你的唇,可是你紧闭双唇让我不得其门而入,我急得用双手将你的衬衫剥开,几粒钮扣随着拉扯的力量掉落。
 
??你似乎被吓得双手停止动作,可我仍不停歇,继续向下拉扯着你的裤带,就差最後一层障碍了,你男性的象徵就隐藏在这蓝色单薄的三角布料之後。
 
??「住手!你疯了吗!?」无预警的,你的双手随着这声大吼将我推开,力道是如此之大,大到我不只跌落床下,後脑更撞到墙壁发出碰的一声。
 
??你显然也被这声响吓了一跳,面上将你关心、担忧的心情表露无疑,想到刚刚你推倒我的情形,我不由得哭了起来,你手忙脚乱的将衬衫稍微合拢,蹲下来询问我的情形,可是不知道为什麽你越问我就越想哭,就这样我越哭越大声。
 
??你更是紧张的手足无措,只能轻轻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感受到你的体贴,抬头看了看你那熟悉的脸庞,眼泪更是不受控制的倾盆而出。
 
??你忽然咬了咬牙,两眼喷射出果决的烈焰说:「算了!死就死吧。」说完将我拦腰抱起往床上放去,这回轮到我讶异了,只见你两手放在膝上低垂着头坐在床边。
 
??那模样有些颓废,更有点……动人?
 
??我停止哭泣正准备坐起身来,你转头一边伸手抚摸我的脸颊一边自言自语的说:「你知道吗?哥也爱你很久了,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你……你说你爱我?」我不敢置信的直视着你的双眼,企图从中寻找任何不可信的元素,可是我失败了,你这句话说的无比真诚,但我仍是不敢确定的又问了一句:「真……真的吗?」
 
??「是真的,也许你不知道,其实哥会跟慧儿在一起也是因为她有些地方像你,而且你国中的时候哥还……」
 
??「你怎麽样?」眼角中虽然还带着泪痕,但我的好奇心已经成功的被你挑起了,而且你不知道在你说完这句话後腼腆低着头的样子实在好可爱。
 
??「哥还每天想着你DIY……」
 
??噗哧!听到这种回答我不由得发出一声嗤笑声,你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不过这可不是真情告白,毕竟这是要贴风月的色文,要是没有肉戏又会被人说太淡色了,於是我轻点了一下哥的额头说:「别以为深情款款的告白完就没事,这次就轮到我来帮你了。」
 
??说完我主动趴下身去解开你的裤头,仍有些颓软的肉茎就这样被我握在手中,虽然多少知道一点这种事,不过毕竟没什麽经验,也不知道该怎麽做,只好害羞的将头看向别处,凭着记忆中的片段将手上下动作。
 
??想不到动没几下立时看到你好像痛的连腰都挺不直了,我吓的连忙将手放开,只听见你痛苦的说:「这个地方很脆弱的,你动的幅度可不可以不要那麽大,差点将我连根拔起。」
 
??我脸颊羞红不好意思的低垂着头小声说:「对……对不起。」
 
??「算了!让我来就好。」你用坚决的语气说完後就将我平放在床上,然後隔着衣服轻柔的抚摸着我的身躯,感受到你掌中的温热我也不由得害羞起来,冷不防,你的大手伸进了我的股间轻轻按压在花蕊之上,我的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起来。
 
??「哥,关灯好吗?」我小声的说着,你对我露出温柔的一笑将灯光转暗,此时我看到你化身成一团黑影,悄悄的钻进了我的裙下,一手扶着我因为紧张而显得有些颤抖的腿,一手轻易的将我的肉裤剥到一旁。
 
??「不要啦!脏!」虽然是第一次不过也多少知道你打算做些什麽,不过你仍不理会的将头慢慢深入,我连忙将双脚夹紧,没想到仍然无法阻止你作怪的舌头,一阵触电的感觉传来。
 
??全身彷佛失去力气一般躺在床上任你恣意妄行,你舔动了一会,将头钻出裙外,双手温柔的褪去我身上衣物,不一会,我就有如初生婴儿般的在你眼前赤裸着。
 
??现在我终於明白亚当与夏娃吃下禁果後的感觉了,也明白为何羞耻会是人类第一个罪恶,因为赤裸往往伴随着慾望,被你有着热切慾望的双眼看着,我有种想要拉起什麽来遮掩自己过度曝露的娇躯。
 
??你察觉到我细微的动作,将嘴轻轻的往我的鲜红蓓蕾含了一下,正想说些什麽,你的吻却如雨点一般由下往上的滴落,直到入侵我毫无抵抗的红唇後,才贪婪的掠夺我口中的芬芳。
 
??胸口的闷热,让我感到有些窒息,只能藉着吸允你口中的唾液才有些慰藉,体内有一股骚动慢慢被你引出,我难耐的摇动着丰臀,你察觉到我的动作而挺起身来。
 
??「可以吗?」口中的问语伴随着沈重的喘息声吐出,我缓缓点了点头,你慢慢将你胯下的灼热挺进,一阵剧痛传来,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你爱怜的停下动作,过了不久,我感到疼痛有些舒解了,稍微放松了刚刚紧绷的情绪点了点头,你对我露出肯定的微笑再度挺进。
 
??更大的痛楚传来,我知道我们终於真正的合为一体了,即使我已经感受到你的急迫,可是你仍然以我的意愿为先,我知道,你是爱我的,而且绝不比我爱你还少。
 
??在我的示意之下第一轮抽插开始了,其实这种事情并没有如外面谣传的有多大快感,不过我的心却因为你的在乎而感到充实,看着你因卖力而红润的脸颊,我感到一阵笑意。现在的你就好像因为喝不到奶而胀红脸颊的婴孩一样,又有如传说中的红孩儿,威严与真诚在你脸上同时出现,让我忍不住费力的抬起头来吻了一下。
 
??你稍微呆了一下,又露出恍然的神情,一边吻着我一边继续卖力的动作着,没几分钟,我感到一股热液冲进体内,你也颓然的趴在我胸前喘着。
 
??过了不久,你慢慢退出我的体外走进浴室,我看着下体慢慢流出的白浊,猛然想起今天好像是我的危险期。
 
??转头看见你拿着一条温毛巾准备帮我擦拭,连忙告诉你这个令人害怕的消息,谁知道你只是笑了笑说:「我知道。」
 
??我讶异的看着你,你知道?只见你笑笑的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相依为命,怎麽可能连你的经期都不清楚。」
 
??我大声的问:「可是我们是兄妹,要是有了孩子那该怎麽办?到时候我们会……」
 
??你轻轻的伸手捂住我的口说:「别说了,我都知道,不过既然做了我就不会後悔,相爱并没有错,如果有了孩子,那就结婚吧!」
 
??「什麽!可是我们是兄妹不能结婚?」我讶异於你轻松的回答。
 
??「我们大可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隐居,如果真的不行,那麽就一起死吧,到时候我们一起共赴黄泉,去问问老天爷为何要让我们身为兄妹却又相爱。」你那坚定的话语让我感到吃惊,可是我知道你是说真的。
 
??我想了一会轻轻的点着头,我知道死并不可怕,孤单寂寞没有你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可怕,要是真有那麽一天,能够跟你死在一起,那麽我也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轻轻的依偎在你怀里,听着你胸膛稳定的心跳,这一刻,什麽道德伦理、世俗目光都已不再重要,就在这一天,我俩共同生日的这天,我们的心如同出生前紧紧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