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家庭畸变难启齿
 十多年飞逝,我40多岁了。
 
6年前,我身体不好,提前从厂内离休。紧接着,我母亲病逝了,我的前夫抛
 
弃了我和这个家,跟别的女人跑了。那时,我孩子还小,儿子正在念初中,女儿还
 
在吃奶,好可怜啊。我把他们拉扯大,真不容易。儿子也很懂事,有什麽好吃的总
 
想着我。
 
我没钱供他上大学,儿子中专毕业就踏入社会,靠自己的努力在另一个城市里
 
的电信行业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撑起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家。
 
他19岁生日那天回家,公司正好发了一大笔奖金,我们母子俩很兴奋,都喝了
 
不少酒。他躺在床上靠在身边和我说话。我认为他是酒喝多了,也就没责怪。见到
 
儿子长大成人,心里一高兴,还搂住他额头亲了几口。谁知这却闯祸了。
 
儿子有些不规矩起来,手不知什麽时候滑进了我的衣服,还往身子底下掏摸。
 
我警觉到情况不对,怒视着他。他的身体重重地压了上来,根本不理会我的叱
 
骂。
 
我有些害怕,心里明白却全身发软无力阻止,只是慌乱地叫道:「你……干什
 
麽……不要!我是你妈!你快住手……不要啊……」。
 
我的哀求没有丝毫效果,儿子粗暴地撸下我的底裤。
 
我真的挣扎过,可我也守了多年活寡,加上酒後思想糊涂,羞耻心不够强,态
 
度不够坚决……一种异乎寻常的感觉进入体内时,我才意识到还有发音的功能。
 
「不--」,「要」字还没喊出口,脸被被角蒙了起来。
 
就这样,我失身给了自己的儿子。
 
第二天清醒後,发现压在自己身上的竟是自己的孩子时,一下子就懵了,真不
 
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大哭了起来:「呜……你爸爸在外头胡搞,我这辈子……呜……还有什麽指
 
望?不就盼着你好好工作有出息吗?你竟然……作出这种无耻的事……你书都念到
 
那去了………」
 
孩子也後悔得很厉害,跪下求我原谅。虽然是因为喝了酒,但发生了这样的事
 
,儿子终归觉得没脸见我,每月只从公司回来一次,给我送生活费。
 
日子一天天地熬了下去。
 
後来,我打扫房间时无意间看到儿子一篇的日记,才发现原来那晚的事,其实
 
并不是偶然的,我也有很大责任。
 
孩子在日记中日记写到:
 
【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记事了。
 
爸爸和外婆当妈妈不在家的时候,都比较随便,外婆常常在夏天只穿着汗衫和
 
短裤衩在家里做家务。一天,我在妈妈的卧室里发现了一个秘密,看见爸爸骑在奶
 
奶身上,偶尔还听到奶奶因疼痛发出的哼叫声。
 
我当时还没到懂得性事的年龄,以为父亲在欺负奶奶。但我那时胆子小,没敢
 
告妈妈。後来听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
 
一次,爸爸察觉我蹲在门口,他也没在意,倒是外婆给了我一块糖,问我听见
 
了什麽,我傻傻地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外婆笑了,没有往下说。他们忽视了5岁小
 
男孩的存在,可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很大。
 
大概从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对性,特别是关於母亲的性有了浓厚的兴趣,我
 
会每晚很晚的睡觉,等待偷听父母做爱,然後自己手淫。我常常在早上起来後,会
 
看见他们的屋子里的地上,躺着几团卫生纸,黑色的地上白色的纸团,特别显眼。
 
也是因此我对他们的性生活产生了兴趣。
 
通过偷听,我知道了父母的性生活并不和谐,我爸爸有早泄的毛病,但他特别
 
喜欢做,而母亲则比较不喜欢,我听他们做爱时的话,有时候是因为爸爸太粗暴,
 
有时候是因他太早就射了。
 
我爸爸喜欢喝酒,而且喝多後,喜欢抚摩我妈妈的阴部,即使我在的时候,也
 
是这样,也许他认为我还小吧。
 
但是妈妈很讨厌他的手,有一次,在他们看电视的时候,我躲在房间外边偷看
 
,看见爸爸把手伸进妈妈的内裤里不时的抠抠摸摸,突然母亲把他的手打开说:「
 
你知不知道多疼?」还有一次,爸爸晚上喝多了,回来後,我被他们的争吵声吵醒
 
了。
 
「来一次嘛!」
 
「不行!这几天不行。」
 
「为什麽不行?」
 
「你说为什麽?你这个没良心的……」
 
「以前不是也行吗?」
 
「以前是以前,现在不行!」
 
接着我听到他们在拉扯,接着传来妈妈呜咽声,最後,妈妈带着恼怒的声音说
 
道:「给你,给你,好了吧,来吧!」
 
过了一会,就听到爸爸吭吭哧哧的声音……
 
在上初中後,我听到的少了,因为我住校了,但周六的时候,我还是听到了一
 
次,那天我一样睡的很晚,而且是夏天,妈妈本来在我旁边睡着,我和妈妈睡在客
 
厅,因为那里凉快一些。
 
当我装睡後,听到爸爸叫:「萍,萍!」
 
妈妈等了一会,就起身进到他们房里去了,我接着起来,因为很黑,所以我只
 
能藉着光线看到一点。
 
听到妈妈说:「今天又想啊?」
 
爸:「是啊!」
 
「今天没喝酒,以後这样的话,我就都让你舒服。」
 
「好,以後一定。」
 
「等一下,看儿子睡了没有。」
 
我立刻躺了下来,然後妈妈就出来了,我眯着眼睛看到,她的睡裙已经扎到腰
 
上,而两腿之间什麽也没穿,只有黑忽忽的一块。她看了一下,就进去了。
 
「睡了,你轻点,别吵醒了。」
 
我起来後,就靠到门边。
 
「哦,别摸了,进来吧。别急,我躺好。」
 
接着我听到爸爸吭了一声,就听见他们俩喘了气。
 
然後妈妈说:「你劲小点,我现在肚子里……」
 
「好好,我轻点!」
 
「现在好了,进吧!」
 
这时候我慢慢的把头探了一看,透着外边的光线看见毯子很高,伴着爸爸的喘
 
息声一起一伏的。
 
妈妈不时的发出『哼!哼!』的声音。
 
大概过了四分锺,妈妈说:「……对……就是这样……再来一会…………」
 
爸爸说:「我快了……」
 
妈妈:「再过一会……」
 
但爸爸紧接着就急促的喘起了气,动作也快了,然後就静止,舒了一口气。
 
爸爸没说话,我听到妈妈把爸爸推开了,接着就听到一阵拿卫生纸的声音,然
 
後听到了『嗤嗤』的声音,我想大概是妈妈大概是在擦她的阴部,接着『啪』的一
 
声,我看见一团白东西掉到了地上。
 
「我到外边去睡了!」
 
听到这里,我赶快跑回到蓆子上,躺了下来。接着妈妈就走了出来,我眯着眼
 
睛看到她紮着裙子,一个手拿卫生纸捂着阴部,到我旁边,坐了下来,然後长叹了
 
一口气,躺了下来。
 
我偷偷的看着她的身体,看见她没有把裙子放下,而是让肚子以下赤裸着,以
 
前一片黑毛的地方,现在被一团卫生纸盖着……
 
不久我多了一个妹妹,可父母却分手了……】
 
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天哪,这是命哦。
 
和儿子分开的那段时间,生活渐渐恢复了平静,可我们俩的心理压力都很重。
 
儿子的离开,使这个家更显得冷冷清清。我和女儿的日子真不好过,邻居们慢慢地
 
有了些风言风语,都说我是个孤僻的怪人,很多无聊的人还经常嘲弄我。我只有在
 
深夜躲在被窝里暗自流泪。
 
不幸很快再次降临。那天,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楼下的张老头到家来收水电费
 
,我进里屋去取钱。谁知这个家夥起了歹心,悄悄把门关了,不顾一切地从身後紧
 
紧抱住了我……
 
等我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准备反抗时,双手已被他的狼爪紧紧固定,他的另一只
 
手在我的下身蛮不讲理的撕扯着……他亮出了跳刀,我吓得一哆嗦,他趁机把我压
 
倒在沙发上……他的手利索地解着我的衣扣……耳边响着喘气声……乳房弹了出来
 
……
 
我的第一反应是侧过身去,但哪里是这只老色狼的对手,几次鼓劲,都是枉费
 
心机,一副乾瘦的身躯和两条有力的腿牢牢地顶在身上,使骨头发出难忍的酸疼。
 
完了!内裤被撕开了!
 
我的第二个反应是咬,几次张口,没着目标,那张宽大有力的下巴始终固定着
 
自己的脑袋。同时,从那张酒桶一样的大嘴里呼哧呼哧地喷着难闻的烟臭气。完了
 
!完了!全完了!我猛地挣脱右手,向喷着烟味的地方使劲抓了一把,筋疲力尽了
 
……
 
他从我身上起来时,恶狠狠地威胁我,说如果敢报警,就叫他儿子带人杀光我
 
全家--他的儿子是我们这个社区有名的地痞。我又怕又气,哭得嗓子都哑了,只
 
有使劲咬着衣服的袖子……
 
张老头走了,我蜷缩在浴盆里拚命擦洗着身子,但无论怎麽洗都觉得无法洗掉
 
身上的肮脏。我感到自己是一个被社会抛弃的人,连这种人都能侮辱我!但儿子又
 
不在身边,一个孤零零的女人拖着一个六七岁的小丫头,我只能忍气吞声,独自哭
 
泣。
 
大病一场後,我再也受不了现在的日子,去公司找到了儿子,却没敢对他说这
 
件事,因为我怕他会瞧不起我。
 
儿子已经在他公司附近买了一套二室一厅的公寓,我和女儿也就跟了去,远离
 
了那个令人伤心的矿区。
 
到了陌生的新城,我才知道,原来他这两年努力工作,又通过炒股赚了不少钱
 
。他说我为他受了那麽多苦,也该享享福了,还说等以後更有钱了,再换更大的房
 
子。
 
我终於住了下来,过惯了清苦贫寒生活的我,面对着新家,一开始还真的很不
 
适应。不过儿子终於回到了我的身边,依旧像从前一样,我稍微感到了一些安慰。
 
但令我不安的是,我们彷佛成了他的累赘。为了节省开支,我让女儿在学校寄
 
宿。但儿子最困难的还是个人问题,一直没交到正式的女朋友。他在感情上一次又
 
一次的遭受挫折,城市里那些女生不但对家庭经济条件要求很高,甚至嫌弃他是矿
 
工生的儿子。他对於成家娶妻,逐渐心灰意冷。
 
曾经一段时间,孩子的情绪很不稳定。
 
他的工作和生活压力似乎太大了。
 
经常夜不归家,要不就喝的大醉,一身酒气的回来。
 
有一天午睡後,他没像往常一样去上班,到我房里说想和我「睡」。乍听到这
 
些话,出於一个母亲或者说一个女人仅存的一点「自尊心」,我打了儿子一记耳光
 
,但马上就後悔了。
 
我的思绪变得很乱,能理解儿子的苦闷:在矿区,他这个年龄已经成家生子,
 
但如今仍是光棍一条。他爸爸像他这个时候是如狼似虎,恨不得把我吞下去。反正
 
我们母子已经错过一次,自己现在也是一大把年岁的人了,也再算不上是个乾净的
 
女人……
 
我有些动摇,不知如何是好。但想到大白天在家里竟然……顿时一阵阵恶心酸
 
楚,羞耻之情再度涌起,捂着脸抽泣起来。
 
儿子有些害怕,说了几句软话後悄悄离开了。当我出房门,发现儿子不在,客
 
厅里一地菸头,内心酸甜苦辣不知是什麽滋味。彷佛看见儿子在和那些叼蛮女生吵
 
架憋屈得难受发疯,又彷佛看见儿子在外嫖娼後得了爱滋病……
 
天黑後儿子才回来,我准备好了晚饭一直在等他。他发觉我已不生气,放下心
 
来。吃饭时儿子怯生生地道歉,我没吱声。
 
过了一会,我鼓起勇气说:「晚上……晚上……可以过来睡……」声音小得几
 
乎听不见。
 
儿子迟疑地望着我那看不出是什麽表情的脸。
 
我吃的很慢,偶尔和他目光相对,便又马上低下头。
 
我原本是那种典型的中国妇女,恪守传统,本分谨慎,年轻时对自己丈夫的恩
 
爱行为都感到脸红,但各自经过一些事後,我和儿子的神经都有些麻木。不愿再多
 
想,听之任之吧。
 
晚上,我整理好了床铺,慢慢脱下衣服躺下等他,不去想将要发生的事,脑子
 
里努力寻找一些不着边际的内容,盼着时间尽快过去。
 
儿子冲完凉,推开房门,小心翼翼地钻进了我的被窝……
 
我闭上眼,身体在他下面起伏,不时深呼吸,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从儿子笨拙
 
而贪婪的吻中。我知道他真的从未和女孩子有过亲密接触。我突然觉得儿子很可怜
 
。自己在儿子这个年龄的时候,已经做母亲了。
 
黑暗中,我不住问自己:这是真的吗?在摸我的真的是自己儿子?真的是他在
 
亲我的脸?我又回想起从前那惹人怜爱的小家夥的样子,而现在……我的脸好烫啊
 
……
 
就在我失神的时候,儿子已摸索着地解开我睡衣的钮扣,把乳罩往上掀起,用
 
手轻轻揉捏曾哺育过他的那对乳房,嘴轻咬着,舌头来来回回的舔着……
 
这一来我又几乎要羞死。理智告诉自己,该不顾一切地制止儿子了,心里也真
 
的不愿和自己的儿子发生性行为,儿子的抚弄不可能让我产生情慾。可对儿子的怜
 
爱使我心乱如麻,怎麽也狠不下心来。
 
当我们四目相对,他的眼神摧毁了我心中的最後一道防线,在下定决心的那一
 
刻,反而平静了下来,默默地让儿子进入。儿子火烫的身子,紧密的相拥,笨拙而
 
热烈的吻,使我感到是那样的陌生又是那样的熟悉。有时儿子的莽撞难免使我疼痛
 
,也强忍着,彷佛又回到初为人母时的疼痛而幸福的时刻。
 
我情不自禁地将儿子紧紧抱住,可怕的是,一种从身子和灵魂都彻底背叛丈夫
 
的感觉过後,心中竟然隐隐升起复仇式的快感。
 
一切结束後,我们母子默默的各自把衣服穿上。
 
儿子此时是又羞又愧,他偷眼看看我,我肯定也是满脸通红。
 
我微睁着眼幽幽地叹了口气,尽可能平静地说道:「这事过去就算了。妈妈不
 
怪你,真的不怪你。就当什麽也没发生好了。好了,快睡吧,不然明天起不来就糟
 
了!」
 
儿子心满意足地长出了一口气,不久就沈沈睡去,可我整夜未眠。早晨起来,
 
我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好像做梦的感觉。
 
经过这次之後,事情越发不可收拾。每隔几个星期,特别是一到晚上,他有时
 
又难免忍不住会悄悄推开我的房门……
 
我的心里始终有想法和障碍。我知道,罪恶感和矛盾心理也紧紧伴随着儿子,
 
他觉得对不起我却又无法控制自己。我们这到底是怎麽了?
 
一年後,我们才终於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关系常规化。
 
每天他回家,我就会帮他开门,放东西,脱衣服,晚上常常睡在一起,每周还
 
性交一两次。
 
後来有一个周日,他拉我上街,说要买点东西给我。
 
当我们来到首饰店时,起先我不肯进去,在他的劝说和店员的招呼下才勉强走
 
进。
 
他想为我买只戒子,问我好不好,我有些不安,说:「你看着办好了。」准备
 
给钱时,我又和店员讨价还价,居然省了几百块钱。
 
回到家,他搂着我坐到沙发上,拿出戒子,我甚至害羞起来。另外有一样事令
 
我难以启齿,就是坐姿不知不觉变了。过去,像许多中年妇女一样,坐下去大腿交
 
叉微分,身体笔直,双手放在体侧。而今天,则是微微低头,双腿合拢,两手交叠
 
抚膝。
 
这种身体语言,并非刻意,它反映出我的内心世界,已完全把儿子当成自己的
 
依靠,哪里还像过去那个动不动就板起面孔训斥他的母亲。
 
特别是当他捧起我的手,把戒指戴在我长年劳作而显粗糙的手指上时,已不能
 
用文字来形容我面上的表情。
 
那一刻我心跳得厉害!
 
我当时,直到今天,都没有说明那个戒指的意义,但我们心里都明白。
 
至少都会往那方面去想:这彷佛是我们母子的「定婚戒指」。
 
随後,我和他同房了。那是从我们发生关系以来最愉快和顺利的一次性交。他
 
轻轻一拉,我就轻快站起,显得像个少女。我们紧靠着向卧室走去,不时会心地微
 
笑。
 
到门口时,我停了一下,关上房门,然後跟他走到床边,拥抱接吻。
 
他解开我的褂子,久久没有说话。显然发现我已换了他为我买的新内衣--以
 
前,我的内衣都是自己用旧布做。他可能体会到我做母亲的那份心情。内衣并不很
 
性感,性感的是母亲的心意:儿子,我已经属於你。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们再度拥吻。内衣如风中落叶般件件飘落,而他还是西
 
装革履。当我看到镜中,衣冠楚楚的儿子,抱着我这赤裸裸的母亲在怀里,感到一
 
种从未有过的刺激和极大的兴奋。
 
我闭着眼,享受儿子给我的爱抚和亲吻。
 
让他摸了一会,我站直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孩子,低头轻轻解开他的领带
 
,除去了儿子的上衣。脱他裤子的时候,我还不免有些害羞,只好又抱住他,把双
 
乳贴在他胸前。
 
他把一条腿踩到床上,把我的一条大腿搭在他腿上,搂着我的腰,吻我。
 
我睁开眼小声说:「床踩脏了。」
 
他笑笑,一点不在乎。
 
毕竟床单不是他洗,而是当母亲的洗,所以我比他心疼。
 
我把腿拿下去,跪下来为他解鞋带,脱去皮鞋,然後站起来,搂住他的腰。
 
这大概是那只三千多元人民币的戒指在起作用吧?我自嘲地想:其实我现在这
 
母亲和妓女没什麽区别,只不过初次肉金较高,以後就不用给了而已。当然,这样
 
想也是下意识的神经刺激,没别的意思。
 
之後一年,我们之间对於性的需求渐渐增强,但我在矿区那时也不可能这样自
 
由,新的生活方式正好弥补了这个空白。我们是母子,即使有大量的时间单独一起
 
,也不会被人猜疑……
 
脱了鞋後,我领着他手拉手上了床,当时我们什麽都没有说,而是互相脱着对
 
方的衣服,相对跪坐。我拒绝他的亲吻,但却迎合他的双手。他把手在腰带上划了
 
几下,看看我,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为他松开裤内裤带。我们马上就赤裸了身体,
 
我还记得一个细节,我们把衣服都小心地摆在床边凳子上,而不是象香港电影里那
 
样满地内衣裤扔了一地。
 
这时我却不好意思动了,跪在那里,低头看床。他便上去抱了我,我的手在儿
 
子胳膊下抚摸他的身体。
 
他躺下,伸手拉我,想要我趴到他身上,但我这回却没有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侧身躺在他旁边,他只好转过身来,我也转身仰面躺好。他压下来时,我分开双腿
 
,一切都配合得很默契。
 
儿子这回很容易就进入了我的阴道。
 
这是我们母子第一次在光线明亮的地方做爱,我紧闭着眼不敢看他,大腿夹着
 
他的腰,双手搂紧他的脖子。他插得很温柔,我偶尔张开嘴,无声地出一口气。
 
毕竟他是我生出来的,我们的生殖器官配合得也很好。当他加大力插进去,我
 
的身体就会不自主地抖动一下。
 
我又在作深呼吸,他轻轻拍着我,示意放松些。
 
儿子射精时,我全身紧缩,死死地缠住他,直到射完後一分锺,才松弛下来。
 
吃晚饭时,我们贴得很近。没什麽话说,只时时相视而笑。
 
我前半辈子加起来,也没今天这麽多的笑容。
 
一年後,我们的热情有所减退,但仍很和谐。
 
我最担心的是避孕问题,他又不肯戴套子,我只好坚持服药。
 
後来,他有了女朋友,我就不让他碰我。
 
现在令我欣慰的,是女儿考进了省外的大学。儿子也成了家。我恢复母亲的样
 
子,连吻也不让儿子吻一下,生怕被看见。
 
有一回媳妇在浴室,他偷偷对我说:「别穿内裤。」
 
我瞪他一眼问:「为什麽?」
 
儿子觉得很没趣。
 
另一次吃饭时,媳妇去了厨房,他偷偷摸了我的大腿一下,吓得我差点把碗掉
 
在地上,压低声音责备道:「你疯了?」
 
有时,儿子趁上班时偷偷溜出来会我,我也只好勉强答应,但每次都匆匆忙忙
 
,他也不能尽兴。偶尔在儿媳因公出差或公司有集体活动时,我也就半推半就地满
 
足儿子一下。
 
我毕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脸上有不少皱纹,头发夹着不少银丝,两只乳房开
 
始下垂。
 
小腹的肥肉也不少,总是象怀了三个月身孕似的。
 
虽然和同龄女人相比,算是保养得当,但和青春美丽的儿媳比起来,就差很远
 
了。
 
可不知如何,儿子仍十分迷恋我。
 
恐怕是因为喜欢刺激,自己母亲因年老而产生的缺点,在他眼里反而成了优点
 
。他一点不嫌弃我,反而有些自豪,这在和自己的母亲性交啊!
 
还有就是,我每次和他上床,都用传统方式。由於我们是母子乱伦,我有很重
 
的挫折感,很在意他对我的态度。我最不喜欢他要我趴在床上,再从後面象狗一样
 
弄我。儿子想让我学小电影女主角,我告诉他那种贱女人,才不要学呢。这时我心
 
里很自卑,人家再贱也没贱到和自己的儿子上床啊。这当然是绝对不能说出口的。
 
原以为我们母子间的性交也会像平常夫妻那样随时间而衰退,终至於无,但结
 
果不是这样。我想是因为不能尽情满足的结果。
 
最近这一年,我和儿子性交次数远远多过他妻子,发生关系的地点在厨房多过
 
床,时间则是在刚下班那会。因为儿媳要卖菜,通常会比儿子晚到家半小时,我和
 
他就利用这个机会。这个时候我通常会在厨房切肉、洗米之类,儿子一进门就直接
 
去厨房。
 
当我有需要的时候,他一伸手,我就会放下手里的活,转过身来和他拥抱,然
 
後我们就在厨房里接吻,互相抚摸。我比较喜欢让他摸,很少主动摸他。一面摸儿
 
子就一面伸手到我裙内脱掉我的内裤,把我按在厨房的墙上……
 
结束语:
 
这麽些年,虽然我也尝到了些恩爱的滋味,但心理包袱重来没有完全丢下。每
 
次上床满足之後,等待我的总是无尽的悔恨。特别是,现在我有了孙子,心中的压
 
力就更大了,连做梦都梦见祖宗在痛骂我。可我仍想说,经历太多痛苦的我现在有
 
了主见,正因为有主见,世俗的一切对我和儿子影响才不至於过大。
 
理论上属於乱伦,但实际上我注意采取措施,不会怀孕,所以没有混乱血缘,
 
危害社会的结果。
 
从某种角度纯粹是满足生理需要,如同吃饭睡觉一样。对我的媳妇没有妨碍,
 
对我的前夫也不存在不敬,如果儿子在外面嫖妓或者我在外面出错,对外有社会危
 
害,对自己会有性病的可能。
 
其实,我们母子并不变态,孩子从小在性的问题上失於管教,後来没了父亲,
 
他年轻气盛,我又常年守寡,所以才会……
 
想想,我对母亲当年的情况有了新的理解。要怪,就怪他那狠心的爸爸干的丑
 
事和这冷酷现实的社会。
 
但我和他都清楚,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会妨害这个新家。现在,我们都下定决
 
心,结束这种关系,开始新的生活。尽管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我们母子会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