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快乐餐厅
 我用来写作的地方,楼下有一间餐厅。平时,我中午都在那?吃饭。这次因为赶一份稿,不仅不能下去舒舒服服地吃一餐,连午饭都要叫餐厅送上来。
 
这是间家庭式的小餐厅。除了厨房雇用三两个夥计,其他一切都由一个徐娘半老的女人和和她两个年轻的女儿自己担任。
 
送饭上来的是大姐瑶珠,年龄二十多岁左右,已经出嫁一年多了,还没有小孩子。她老公是走大陆线的货车司机,经常不在家。
 
瑶珠还是第一次来我这?,见到我屋子?都是书。立即喜悦地说道:「哇!你这?那麽多书呀!我晚上睡觉前最喜欢看书啦!可以借几本给我看吗?」
 
我笑道:「当然可以啦,你随便挑选吧!」
 
「我想看你自己写的书。」瑶珠拿了两本有我的笔名的小说。
 
「你还是看别的吧!」我连忙说道:「那两本是成人小说哩!」
 
「我又不是小孩子,怕什麽呢?」瑶珠俏皮地说道:「我又不是没看过,你不敢让我看,我偏要看,看你到底怎样描写男女之间的事。」
 
「我那些书是描写变态的男女关系的。你还是不要看吧!」我想夺瑶珠手?的书,但是她已经退到门口,还向我扮了个鬼脸。
 
当天晚上两点多,我仍留在写作间赶稿。刚好做完手头上的工夫,电话突然想起来了。拿起来一听,原来是瑶珠打过来的。她说道:「大作家,我知道你还未回家,想和你倾谈几句,不知你有没有时间呢?」
 
「我刚做完工夫,今晚就留在这?过夜了,你有什麽话请说吧!你怎麽知道我还未回去呢?」我奇怪地反问道。
 
「我就住在你楼下的一个单位,坐在我的窗前就可以望见你的视窗哩!」瑶珠笑着说道:「我刚才一口气看完下午在你那儿拿来的其中一本书,你把故事描写得活龙活现的,究竟你所写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吗?」
 
「所谓小说,当然大部份都是虚构的了,不过我不知道你着指那一方面呢?」
 
「男女方面的事啦!你描写得那麽神奇,可是我这出嫁了的过来人,却出来都没有体会过。你是不是有点儿夸张呢?」瑶珠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我笑道:「这一方面我不但没有夸张,甚至略嫌不足哩!」
 
「你所写那段和邻居偷情的故事,是不是亲身经历呢?」
 
「那 不过是一种性幻想罢了,我那?有这样的艳福呀!」
 
「不过我见你写得有枝有叶,我猜你一定是真有其事的。」
 
「我都想真有其事,可惜真的没有哇!」
 
「如果真的有那样的机会,你敢不敢做故事中的男主角呢?」
 
「 有故事中的女主角出现时,我才会回答这个问题。」
 
「明天早上你要早餐吗?要不要我送过去给你呢?」
 
「谢谢你!不过我已经赶完工夫了,明天我可以下去餐厅吃早餐了。」
 
「你一定很累了,早点休息吧!拜拜!」瑶珠说完就收线了。
 
我实在是好累了,匆匆铺好帆布床,倒下去便睡了。
 
第二天上午,我在睡梦中被门锺吵醒了。开门一看,竟是瑶珠送早餐来了。我搔着头皮说道:「我有叫过早餐吗?」
 
「你先别理有没有叫过,你需要不需要早餐呢?」
 
「要!当然要啦!不过我刚刚睡醒哩!」
 
「你就好睡啦!难为我昨晚一夜没睡好!」
 
「为什麽呢?」我奇怪地问道。
 
「你那些书啦!一看就放不下手,看了更不用睡了。」瑶珠说着就把头垂下了。
 
「我都叫你不要拿去看啦!你又偏偏要!」
 
「我不理你!我现在就要做你故事中的女主角,我要证实你是不是像书中的男主角那麽了得。看你是不是在欺骗读者!」瑶珠说着,就把手?的食物放下,扑到我怀?。
 
我连忙把她扶住,说道:「阿珠,我都好喜欢你,但是你已经是有丈夫的女人了。我不敢失礼你呀!」
 
「你在小说?是敢这样做的,你要是不嫌弃我,你就不能不理我。我既然已经向你表示了,你......」瑶珠说着,眼泪就流出来了。
 
我知道这时唯一而且最好的办法是什麽。於是,我最快的速度把桌面上的东西收拾到柜桶,然後把瑶珠的娇躯抱上去。掀开她的裙子,褪下内裤,同时掏出已经粗硬的大阳具,迅速插入瑶珠湿ㄠ的小肉洞。瑶珠打了一个冷颤,双手把我死死抱住。我解开自己的裤钮,把裤子向下推下去。然後收腰挺腹,把肉棍儿往她的阴道狂抽猛插。
 
瑶珠的阴道很紧凑,如果不是水份足够,龟头出出入入时一定成问题。可能是由於双方的性器官的剧烈摩擦,也可能是因为瑶珠是春心荡漾的状态下被我干进去,她很快就呈现出高潮的状态。小肉洞?的淫水不断沁出,两条藕臂死命地把我捉住,嘴?『依依呜呜』地呻叫不休。
 
我再接再励,一边把手伸入她衣服?面摸捏她的乳房,一边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阴道?狂抽猛插,肆意椿捣。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告诉瑶珠道:「我快要射精,拔出来好吗?」
 
瑶珠本来已经如痴如醉,听我一说,顿时精神起来,双手把我紧紧拥抱。我明白她是默许我在她的体内发泄。便放心地在她阴道?射精了。那时,我自己很舒畅,同时也欣赏到瑶珠欲仙欲死的淫态。
 
瑶珠肉紧地把我揽了好久才慢慢放开,我把阳具从她的阴道?退出来。这时我才祥细地见到她私处的样貌。
 
原来瑶珠虽然阴毛浓黑,阴唇和腔肉却十分鲜嫩。此刻阴道?被我灌满的精液,仿佛婴儿刚吃饱乳汁的小嘴。我笑问:「阿珠,你觉得怎样呢?」
 
瑶珠有气无力地说道:「你书上所写的果然没错,我从来没有像这样兴奋过哩!」
 
「那你和老公是怎样玩的呢?」
 
「甭提啦!他不但没你那麽有能耐,那东西也不像你那麽粗大。」
 
「所以你一定要我和你试试!」我笑着摸摸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
 
「坏死了!这样取笑人家。」瑶珠假装生气地说着。用手捂住阴户,到洗手间去了一会儿。出来之後,就穿上内裤,匆匆离开了。
 
以後瑶珠总是藉着送饭上来的机会,到我的写作房和我春风一度。女人的精神上和男性阴阳调和,肉体又得到了男人精液的滋润,便明显地发生了变化。瑶珠和我来往之後,以往瘦削的身材渐渐变得珠圆玉润。
 
不过,我和她之间的事,仍然进行得很秘密。直到有一次偶然的机会,才被她的二妹瑶仙撞破。不过她非但没有把姐姐和我私通的事张扬出去,反而加入我和她姐姐之间的小天地,作为第二名入幕之宾。
 
事情发生在有一天的下午茶时间。瑶珠送点心上来,一如平时一样地脱下内裤,撩起裙子,让我的阳具插入她的小肉洞?耍乐。正在如鱼得水之时,忽然有人推门进来。我俩吓了一大跳,定睛一看,却是瑶仙把她姐姐刚才漏忘的汽水送上来。
 
瑶珠忙叫妹妹把门关上。瑶仙却也听话,把门关上之後,呆呆地站在门边。瑶珠把我的头搂到她耳边轻声说道:「你到洗手间去一下,我叫你时再出来。」
 
我听她的话,把阳具从她阴道?抽出来,塞到裤子?,悄悄溜进洗手间。我从门缝?望出去, 见瑶珠从台上下来,抖了抖裙子,内裤都没有穿上,就快步走到妹妹身边对瑶仙说道:「二妹,今天你看到的,可不能说出去哦!」
 
瑶仙点了点头,没有出声。瑶珠又说道:「反正你已经把女儿身给过你的男朋友,不如也和姐姐的男朋友试试吧!」
 
瑶仙摇了摇头,没有出声。瑶珠把手搭在她肩膊上说道:「妹妹,你别害羞了,姐姐由细到大都把好东西和你分享。这次我本来是不敢让你知道的,既然被你撞到了,我也不想再隐满了。你和他试试吧!一定爽死的!」
 
瑶仙怕羞地不出声,瑶珠就把她又拉又推,一直把她拖到桌子边,并且出声叫我出来。我当然明白是怎麽一回事,便把瑶仙抱上台面。瑶珠捉住她妹妹的双脚,让我把她的内裤脱下来。瑶仙起初还羞涩地用手捂住她的阴户,但毕竟还是半推半就地被我粗硬的大阳具塞入她湿润的小肉洞?。瑶珠见已经事成,便退到一边观看。
 
这时,我双手捉住瑶仙的脚儿。亲眼见到我的肉棍儿在她的阴道?进进出出。瑶仙的年纪比瑶珠小两岁,她的肌肤特别白晰细嫩。阴毛比她姐姐少一点,鲜嫩的小阴唇随着我的抽送被一次又一次地翻出和带入。
 
我伸手到她衣服?摸索她的乳房,觉得比她姐姐的还要丰满硕大。但是乳头就反而比较细小。我笑着问她道:「瑶仙小姐,可以在你的肉体?射精吗?」
 
瑶仙闭着双眼没有回答,瑶珠追问道:「妹妹,你究竟有没有避孕呢?」
 
瑶仙摇了摇头。於是我便狂抽猛插了一大轮,把她玩得淫液浪汁横溢。瑶仙忍不住低声呻叫起来,接着,她脸红眼湿.手脚冰凉。已经到了欲仙欲死的景界。
 
我见瑶珠在旁边也看得春心荡漾,便对她说道:「阿珠,你妹妹已经爽够了,她又没避孕,还是你来和我做刚才未完的下半场吧!」
 
瑶珠立即兴致勃勃地躺到妹妹身边,我离开瑶仙的肉体,把筋肉娄张的阳具插入瑶珠湿润的小洞。瑶珠如鱼得水,她肉紧地把我紧紧搂住,很快就进入了高潮。不多久,我也在她紧窄的阴道?痛快地喷出稠热的精液。
 
事毕之後,俩姐妹匆匆下楼去了。我仍在回味刚才一箭双雕的艳事。俩姐妹之中,瑶珠虽然比妹妹大两岁,但是她身材匀称,容貌娟美。那种吸引人的 力并不输蚀於青春玉女的瑶仙。 不过瑶仙一对特别丰满的乳房,抚摸起来实在异常地引人入性。
 
瑶珠和瑶仙两姐妹都已经和我有了肉体上的交情,遗憾的是 限於和衣性交,未能赤身裸体相拥,淋 尽至地快活一番。
 
我对瑶珠说明了自己的意愿,瑶珠也表示有同样的感觉。於是,有一个雷电交加的晚上,当我差不多做完手头上的功夫,瑶珠忽然打电话邀我到她那边过夜。我立即放下纸笔,悄悄摸到她家去。
 
瑶珠已经开着门等我,我进去之後,发现不 瑶仙在屋?,连她们的三妹瑶芝也在场。我正表示惊奇,瑶珠已经关上门说道:「今晚我和二妹陪你玩,三妹在旁观看,她还是个处女,你可不许动她哦!」
 
我有点儿难堪地点了点头,瑶珠和瑶仙已经把她们身上的睡衣一件一件地脱下来,直至光脱脱的身体一丝不挂地彻底裸露。接着,她们特地叫瑶芝帮我脱衣服,瑶芝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娃儿,一脸孩子气,人长得很漂亮,也很俏皮。当她的纤纤玉手轻轻替我解衣时,我心?一阵荡漾,简直忍不住要出手摸她。不过有她两个姐姐在场,我知道绝对不能轻举妄动的。
 
我很快就被瑶芝剥得 剩下一件内裤,当她把我的内裤褪下时,不但没有羞涩的意思,反而好奇地握住我一柱擎天的肉棍儿抚摸了两下。我实在被她逗得受不了,便自己匆匆地脱去底裤,扑向赤身裸体的瑶珠和瑶仙。那?知道她们却争先走避,让我扑了个空。我追逐她们,但是她们绕着屋?的家俱和我捉迷藏。
 
我捉不到她们,便心生一计,捉住站着看热闹的瑶芝。并企图脱她的睡衣。俩姐妹赶快扑过来抢救,结果被我捉住首先上来的瑶仙,抱到床边。
 
瑶仙其实已经浪到出汁,立即举高着两条雪白细嫩的粉腿,让我的肉棍儿顺利地插入她湿ㄠ的小肉洞。接着便是一轮狂抽猛插,把瑶仙推向欲仙欲死的高潮。
 
我问她这次可不可以在她?面发泄,她娇喘地说道:「可以的,不过你先去玩姐姐,等要出来的时候,我再让你玩吧!」
 
我回头见到瑶珠在旁边用手挖自己的阴户,知道她一定是等急了。便暂时脱离瑶仙的肉体,把粗硬的大阳具指向她姐姐瑶珠。我要瑶珠伏在床上昂起屁股让我从後面干进去,她正在性 渴的当儿,自然乖乖地听话照做。
 
我一心想在瑶仙的小肉洞?发泄,所以 把瑶珠 得恰到好处时,便抽棍再插入瑶仙的阴户?频频椿捣。终於在她再度涌起的高潮中,把精液疾射入她的体内。
 
瑶芝由头到尾都在我周围旁观,可惜我连摸都不敢摸她一下。完事之後,她就回房去睡,我也双手各搂抱着瑶珠和瑶仙挤在一张床睡下了。
 
自从这次在瑶芝的面前公然和她两位姐姐做爱,我便开始对她特别注意。我很奇怪一个未经人道的女孩子竟可以斯斯然出手把我脱得一丝不挂。同时也不明白瑶芝的姐姐既然不准我动她的妹妹,又叫她脱光我身上的衣服。不过,这一个疑团我不太久就解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