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被闺蜜骗来一起轮奸前传之淫荡天后—嘉蓉
「哇!那个美女嘴唇好厚、好大,好像那个朱丽叶吉安娜耶!」 「你魔兽撸多了吧?什麽吉安娜,明明是庵野秀明……呸呸,总之就是那个演《古墓丽影》的性感红唇美女啦!你看她嘴唇那麽厚,口起来一定相当爽!」 「话虽然这麽说,可我还是比较喜欢旁边那个,丰胸细腰,童颜巨乳,身材这麽辣却像只Loli一样,而且那麽一副欠肏的模样……」 听着背後两个男生越来越露骨的低声说着什麽,我的小脸越来越红。 哼,两个不学好的下流胚子,都跟着我们这麽久了,之前还小声点,现在说话的声音都这麽大了,惹得好多男人看向我,真是……太讨厌了!脸已经红成熟透苹果的我恨恨的想着,可我的心脏却「扑通、扑通」的跳动着,明明是被人这麽猥亵的评价着,怎麽还……感觉这麽刺激? 「你看那个小妞脸红成那样,下面也没有内裤痕迹,一定是没穿的!真是只欠肏的闷骚Loli!」 可恶!这麽说人家! 『嗯……啊……糟糕……湿了……嗯……』我妩媚的双眼立即蒙上了一层雾气,湿润得好像随时可以掐出一片水来:『哼,人家才不欠肏,才不闷骚呢,人家可是穿了内裤的!虽然是……丁字裤。』 啊呀,什麽乱七八糟的?对了,为什麽Loli都叫只呢?人家可不是欠肏的小Loli……啊啊啊!我在想什麽呀?!就在我害臊的脑洞大开时,我的闺蜜嘉蓉停了下来,转过身走到了男生面前。 男生看到之前还在猥亵地评价和意淫的美女就这麽迎了上来,陡然停止了淫秽的交谈,手足无措的看着我们,好像被抓了现行的偷窥狂一样。 「喂,你们两个,跟我们这麽久了干什麽?想要我这个厚唇美女帮你们口交吗?看你们毛都没长齐的样子还想学人家当色狼!姑奶奶我就站在这里,要干就干,少在那废话,我还赶时间呢!」 顿时,周围路人灼灼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我们身上。两个男生的脸色先是一阵赤红,接着却是一片灰白,连忙落荒而逃了! 「切,有胆说没胆做,还想调戏老娘!」 「行了行了,我们快走啦……」看着周围男人们的目光,有的鄙视、有的淫邪、有的惊讶、有的暗笑,大部份的目光自然是不怀好意,吓得我连忙拉起蓉蓉就走。 「嘻嘻,刚才那麽多男人看着是不是很过瘾?穿丁字裤的感觉是不是很棒?如果流出水了,那种大腿上滑滑腻腻,被风吹乾後又是一阵冰凉的感觉是不是很爽?脸红了!你一定是流水了!」 听着蓉蓉疯丫头一样的调笑声,男人们的目光又好像蝗虫一样围绕在我们周围。 「要死了啦你,看我回去不撕烂你的嘴!」 「嘻嘻,好呀,到时候我就撕烂你的性感丁字裤,让你以後光屁股上街!不过我跟你说哦,不穿内裤的感觉更过瘾哦!想不想试试呀?」 我立即败下阵来,狼狈不堪的拉着这个小痴女快快赶路。 她就是我的好闺蜜、好朋友、好姬友——嘉蓉。 嘉蓉是个性格奔放、大大咧咧、敢爱敢恨的女孩,和我这样的乖乖女看起来完全不一样,这也是很多人觉得我们两个性格如此迥异的美女却能成为闺蜜的奇怪的地方。 是呀,我这麽一个娇羞文静、内向害羞的乖乖女,怎麽会和这样一个「小太妹」成为朋友呢?虽然……按照嘉蓉的说法,我是一个闷骚的女生,表面看起来文文静静,实际上内心非常狂野,我们的气场从本质来讲是一样的,所以才能成为闺蜜啦!XD只是……谁闷骚呀?就这样,我们这两款性格完全不一样的美女成为了相当要好的闺蜜。 我们一起做过很多疯狂的事情,比如偷窥男生厕所啦,偷窃男生的内裤啦!(我只负责望风,而且是在距离男生宿舍100米的地方。T_T) 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穴(耶)?这种事情做多了自然会被发现啦!只是当男生们发现偷窥狂和内裤大盗居然是我们这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有向学校报告,代价只是:嘉蓉替男生「们」一个一个的口交。 我至今仍然记得,嘉蓉是如何一脸春意的挨个替每个男生口交,那淫靡的吸啜声、那不停发出的「兹兹」口水声,那大口大口不停地吞咽着不停往嘴里射精的吞咽声。 而更加刺激我的,是嘉蓉满脸精液的淫荡模样。有着一双三白眼的嘉蓉是如何满脸饥渴地渴求男生们的颜射,如何用她傲人的胸部榨取着男生们的精液,如何用白嫩的双手将男生们或腥臭或白浊的精液涂满自己的全身和头发,如何双颊凹陷的吸啜着男生们肥大的鸡巴,还用那淫荡的三白眼不停地看着男生。 「我肏,三白眼的女人果然淫荡。」从此以後,我也相信这句话。 当然了,那一晚我并没有加入他们的淫戏,当地一个精虫上脑的男生想要强迫我替他口交时,嘉蓉迅疾的一腿扫过去,踢得男生捂着肚子不停地在地上直抽抽。嘉蓉还威胁男生,谁要是再强迫我口交,就不是踢肚子了。 忘了说了,嘉蓉可是练过跆拳道的,黑带。那一瞬间,所有男生都不自觉的捂住了自己的下体。 我知道嘉蓉为什麽这麽做,因为我,曾经被一个戴墨镜的人在街上强制口交过,嘉蓉怕刺激到我,所以才这麽做的。 从此以後,嘉蓉经常找几个男生在小树林里口交,我常常能看到她嘴角挂着些白灼的液体。虽然後来好多女生都不齿她的行为,可嘉蓉确实用她的三白眼和厚嘴唇虏获了一批老二。 直到後来,男生们知道了男生宿舍内裤盗贼同样是嘉蓉这个口交女王後,嘉蓉便经常拿着几条带有浓浓的男性气味和乾涸了的精斑的内裤回来。看着这些不知道浸泡了多少精液的内裤,看着嘉蓉陶醉地闻着内裤的表情,我脸红心跳的时不时瞟一眼,彷佛鼻尖也有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精液味。 嘉蓉後来也谈了个男朋友,一直以来关系都很好,可我仍然时不时的提醒嘉蓉,那个男生只是觉得嘉蓉口交的技术不错,而且和嘉蓉做都不会收钱。呃……嘉蓉和其他男生口交都会收钱的。可嘉蓉对此全不在意,因为他的鸡巴确实有够大,自己也没怎麽吃亏。 这种畸形甚至病态的关系一直维持到毕业前夕,那个周末嘉蓉喝醉了,被他男友的室友们带回了寝室,而那天他的男友正好回家。 两天后男友回来时,发现整个寝室里都是一股浓得不能再浓的精液味,嘉蓉的身体上全部是白浊的黏液,而且正在被两个男生一前一後的肏干着。 而当男友走近她身旁时,嘉蓉自觉的用手撸动着男友的鸡巴,男友呆了半晌後,满脸狰狞的疯狂肏着嘉蓉的小嘴,把嘉蓉的小嘴当成阴道一样不停地肏肏肏肏肏肏……肏得嘉蓉都吐了的时候,报复似的让嘉蓉强制深喉,嘉蓉当时都被肏得双眼翻白,鼻涕口水不停地流着。 後来嘉蓉回忆道,那次是被男友的室友阴了,她被下了药,在短短两天时间里被几乎一层楼的男生给肏了,每个男生都在她的嘴里和屄里射了两次!不过最过瘾的还是被男友肏的那一次,那种完全不被当成人一样的肏弄,那种完全不管她的死活的肏弄。 虽然嘉蓉的男友确实不在乎嘉蓉给几个男生口交过,可是,这种他的所有同学和关系友好的朋友都一起分享过他的女友的性感嘴唇和骚屄的事情强烈地挑战了他的男性自尊,於是他把那天肏得嘉蓉快要疯了的视频和其它嘉蓉的淫荡视频发到了网上,於是乎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了嘉蓉的淫荡。 不过她男友还算有些理智,只是发到了校内网,否则我毫不怀疑想要干嘉蓉的人一定会排到校门口十公里外。 这种事情当然不被学校所容忍,嘉蓉受到了严厉的批评,甚至有老师建议让嘉蓉退学!可是,当嘉蓉拜访了每个学校高层,而且每次从老师办公室出来时嘴角都挂着黏糊糊的白色液体後,嘉蓉并没有受到什麽实质性的处罚。而嘉蓉和那几个联名要嘉蓉退学的男老师多次一起从如家宾馆出来後,嘉蓉也没有被退学。 只是从此之後,嘉蓉几乎每天都会和不同的男生从宾馆中出来,而且每半个月都会固定去一次行政楼的大会议厅,每次回来都是手软脚软,甚至有一次脸上全部都是腥臭的精液!当然,这些也不是完全没有代价,嘉蓉的衣服、鞋子、包包多了很多很多。嘉蓉已不仅仅接受现金了,网银、转账、银行卡、支付宝统统都可以,不过……更多情况下还是诸如包包啦、情趣内衣啦、避孕套呀什麽的。 用嘉蓉的话来说,反正男生也只是花钱找刺激的,能让男生得到高质量刺激的东西本来就不多,这种高质量的刺激也花不了多少钱,况且男生们根本就不缺钱,所以这笔买卖划得来。 不过作为她的好闺蜜,我还是经常劝嘉蓉不要这麽纵慾,可嘉蓉认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经历不同老二和被大量浓郁白浆浸泡的生活,这种日子没有什麽不好的。其实最令我吃惊的是,嘉蓉的小穴依旧是粉红色的!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马上就到了毕业的日子。嘉蓉决定用特殊的方式来纪念自己的大学生涯,於是,她从所有肏过她的男生中抽出了器大活好的二十个幸运男生,一起在澡堂里面愉快的「啪啪啪」! 而作为她的闺蜜,我怎麽能不到场呢?只是嘉蓉一反常态的不让我去。说实话,看着她每天和那麽多男生做爱,我的心也是火辣辣的,我当即表示愿意陪她在毕业的时候疯一把,顺便用这麽多的粗又硬来戒除自己对口交的恐惧。 呃……我不否认是因为每次看到嘉蓉淫荡地吃着男生鸡巴的情景确实很诱惑人的啦!总之,嘉蓉最後无法阻挡我的抗议,只是嘉蓉要我绝对守住自己不被肏小穴的底线,想了想後,我欣然同意。 只是,凡事都有例外。 当我们在浴室里一边享受花洒中喷出的水流的冲击,一边享受着性爱的刺激时,我的表情越来越妖艳了。 起初一切都很正常,我羞羞答答的替男生小口的含着鸡巴,嘉蓉指导我如何用舌尖却舔弄马眼,如何让自己的嘴巴形成真空、凹陷着脸颊紧箍着鸡巴,同时还一脸可怜和渴求的盯着男生,如何用舌面快速的拍击鸡巴头。我勤奋地学习着这些性知识,努力地在粗又硬们中实践。 渐渐地,我发现口交其实是件很快乐、很令人性奋的事,我的鼻息渐渐粗重了,小脸红扑扑的,脑袋里只剩下眼前的这些粗又硬。直到嘉蓉也发现了我的不对劲,一向爱洁的我拼命地让鸡巴深深的刺进我的喉咙,自愿让精液从我可爱的鼻腔里呛出来,我还继续不要脸的让下一个粗又硬肏干我。看着我满脸不正常的痴态和粗又硬们一脸奸计得逞的奸笑,嘉蓉一下子怒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粗又硬们捂着自己的肚子在地上直抽搐,嘉蓉搂着一脸痴女神情的我恢复着体力。 在嘉蓉的刑讯逼供下,她才知道我早就被下了药,药片藏在一个粗又硬的马眼中,射精的时候射进我的食道里。嘉蓉武力威胁了这帮男生,不准他们肏我的小穴,於是淫乱的狂欢继续下去。 不知道药力是不是太大了,我後来哭着喊着求粗又硬们肏我,粗又硬们如老僧入定,甚至当我主动扯开我的骚穴,不停地哭泣着用我紧窄多水的阴道口摩擦着粗又硬的粗又硬。为了防止擦枪走火的悲剧发生,嘉蓉下令让这些不堪挑逗的粗又硬疯狂的肏干我的小嘴,我被他们肏得眼泪汪汪,「呜呜」哭泣着不满的吞吃着粗又硬们浓稠的精液。 这件事情後,消除了我对口交的恐惧,甚至让我爱上了口交,并且因为口交和现在的老公走到了一起(耶?),并且在新婚之夜把我的处女奉献给了他。 除了这些大学时做过的疯狂事外,我还和嘉蓉一起叫过鸭,他的按摩手法很好,按得我骚水直流,不停地求着按摩师干我。而我们被按摩师口交泄身後,也不停地吞吃着他的大鸡巴,并且残忍的不准他射精。 这个愚蠢的主意直接导致我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无套中出,我鲜嫩的人妻小穴还被他的精液大灌特灌,我的子宫都被灌得满满的了,甚至於我由开始的求他肏我变成了求他不要再射了,我被他射得小肚子都鼓起来了,而且还有很多精液从我那被粗鸡巴塞得密不透风撒骚屄里流淌了出来。 从没被射得这麽满的我感觉像吃了一顿精液大餐,我的阴道、子宫、肚子、胃,甚至喉咙管,都被他的精液撑得涨涨的。那些残留在体内的精液一直流了一个星期,害得我都不敢穿裙子,因为稍不留意就会有精液流出来。而因为贪恋这种被射得满满的感觉,我压根就没有挖出这些精液。 我和这个按摩师互换了电话,表示以後还要被他灌精。X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