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迷情校园  »  雾
 ? ? 夏日炎炎正好眠,考个大学过好年。经过多年征战,好不容易考上某国立大学,多年的考试生涯,也正式划上句号。
 
? ???
 
? ? 说实在的,大学生活的确多采多姿,才新生训练时,就可见到学长们关爱的眼神,自然,关爱不到我身上,学长们早就围着女同学们飞来飞去,哪轮得到咱们?班上总有一两个大美女,身边的苍蝇飞呀飞的,真是三千宠爱集一身,天气冷了,就有人要她多穿衣服;生日到了,还可收到不计其数的礼物,更不必提到作业,她们永远有人帮忙。我虽然看不下去,却也莫可奈何的自顾自的,谁教老妈生我丑呢?
 
? ? 也许是自信心有损,我多半躲在旁边闷不吭声,从未和班上女生往来,课翘的又凶,班上没几个人认得我,倒也是逍遥自在。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总务找我收了三百块,我也没问,糊里糊涂的跟其他同学一样交了。後来才知到遭人陷害,交的是迎新露营的钱,既然被拐了,当然要去,不然岂不是吃亏吃大了?幸亏是到坪林去,找个地方钓个鱼,吃吃烤肉也是怡然自得。
 
众所嘱目的 迎新红娘宿营就在我心不甘,情不愿之下展开。由新竹到坪林的路上,手脚勤快的学长同学们早已钉住班上几块肥肉,还好我有带钓竿,整理一下钓具,看一看风景,倒也不会那麽无趣。
 
一到营地,我问清楚吃饭时间之後,立刻手提钓竿,往人少的水边移动。不知怎麽回事儿,坪林的鱼特别难钓,几个小时下来,才钓个三、四尾,偏偏好死不死又有三个不知那里来的女生跑到我身边玩水,眼见鱼是不能好好钓了,乾脆看个美女,要是春光外泄一下,鱼跑掉的损失就正好扯平。
 
这三个女的看起来似乎是自己班上的,我没上过几堂课,分不出谁是谁,不过有一个可以确定的是班上的大美女。咦?她怎麽摆脱学长们的纠缠,过来玩水了?她平常连丑一点的男生都不看第二眼,走路时永远看着上方,越想越是一肚子火,平常是不是被人宠坏了,连有人钓鱼都要过来吵!今天风又不够大,吹不动她的裙子,我还不了本啦!
 
不知怎麽搞的,她们三个竟然在我不远处开始打水仗,连剩下的两三尾不怕死的小鱼都游走了,我只好悻悻然的提着钓竿,想换个清静一点的所在。
 
? ???
 
「救命呀!有人溺水啦!」我回头一看,乖乖,班花大姐落水啦。这里离营区少说也有个五、六百公尺,我眼见只好下水瞧瞧,暂且把钓竿一放,衣服也来不及脱,砰的一声跳下水去。
 
? ?? ?
 
好不容易游了过去,她忽然紧紧的抓着我,差点把我拖下水去,想起以前我老爸曾说过,救人溺水时一定要先把人打昏,以免自己被人拉住反而跟着淹死,於是我当机立断,往她头上大拳一挥,跟本搞不清楚打在那里,只知道她命有够硬的,打了三、五拳才昏过去。等我上岸时,已经有几个男同学跑来,跟着把她从水里拖出来。
 
? ???
 
? ? 「喂!你干嘛把她打昏?」某个见义勇为的学长恨恨的对我说。「干!你又不是没看到,她乱抓人,难道要我跟着被淹死是不是?」我越想越恨,头也不回的去找我的钓竿,真是世风日下!
 
? ?
 
不知是谁又在自告奋勇的偷吃她豆腐,又没有窒息或停止呼吸,还要做口对口人工呼吸,这些人……罢了!
 
? ?
 
於是整个迎新宿营就在我忿忿不平中渡过了。班花大姐竟然连个「谢」字都没说,早知道,乾脆让她多吃几口水再救她。只有一两个好同学在旁边劝我消消气,不要跟那些人一般见识。幸亏她被我打了几拳,变成一只母熊猫,想一想也就不那麽生气了。
 
? ?
 
从此,班上又恢复了平静,我照常翘课,苍蝇们依旧飞舞。期中考完了,班上举办汤圆大会,只要是有吃的,我自然义不容辞,吃了再说。一想到可以捞本,整个人就来劲儿。
 
? ?
 
汤圆大会那天,风很大,天上飘着毛毛雨,正是吃汤圆的好天气,我在教室里吃了一会儿,觉得太吵了些,便独自端了一大碗躲在教室外面吃。我常怀疑,是不是自己太过孤僻,与大家有一些距离,每次热闹的时候,我总是不自在的一个人躲着,想一想,莫可奈何又有些凄凉。
 
? ?
 
「Sam。」有人拍了我一下。「请问有事吗?」我回头一看,原来是班花大姐。「露营那天,你是不是有吃我豆腐?」她不怀好意的问。「怎麽说?」我十分惊讶的回头问她。「不然为甚麽要把我打昏?」
 
? ?
 
「喂,你挣紮的那麽大力,又抓着不让我游泳,不打昏你,只怕我们两个早淹死了!好心没好报!」我显然开始有点生气,口气也不好了。「对不起……我一直以为你在偷吃我豆腐……」她低着头,红着脸,轻轻的说。
 
? ?
 
「算了,没事。对了,你叫什麽名字?」我忽然想到我还搞不清楚她叫甚麽名。她显然感到不敢相信,班上竟然有人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叫陈玉婷,你以後就叫我婷婷好了。」「噢!」「真对不起,还没跟你说谢谢,反而怀疑到你头上,不如礼拜天我请你看电影当做赔罪好不好?」
 
? ?
 
「很抱歉,我不爱看电影……」我是真的不喜欢看电影,而且沾惹到她,我铁定变成系上公敌。「那待会而我请你吃消夜好了!」婷婷显然十分有诚意。「OK!有吃的还有甚麽话说!」
 
【雾Ⅱ】
 
? ?
 
不过,说是一回事,我吃的差不多後就自己找个机会偷跑回去,反正外面下雨,难不成要我骑机车出去吃?忘了带伞,好在雨不大,想慢慢走回住处洗个澡,看看第四台就可以睡了。
 
? ?
 
? ? 「喂!」真遭糕,婷婷竟然追上来。「你怎麽不守信用,自己一个人就跑了?」她一面用伞帮我遮雨一面说着。「对不起,我看外面在下雨,也不好意思劳动大驾请我吃饭,所以想先走一步。」
 
? ?
 
? ? 「你是不是讨厌我?」「不,只是你又不缺人照顾,也不差我一个,何必像苍蝇一样缠着你呢?」「哎……有些事情你是不知道的……」她低下头,幽幽的说。「不然你打算怎麽办呢?总不能两个人骑着机车,淋着雨出去吧!」我一脸无辜的说。
 
? ?
 
? ? 「那就改天好了,你没带伞,我送你回去吧。」「也好,反正我住的离学校不远。」走着走着,到了我的住处,总是得客套一下,请她喝杯茶。到了住处,忽然想到我租的房间太乱,只好把她放在客厅。
 
? ?
 
? ? 「Sam,你怎麽不请我到你房间里面看看?」「我房间太乱,不好意思让你看……」「不打紧,你让我看嘛……」我想一想,乱则乱矣,拉倒,就让她到我房间来坐。我房间的确有够乱,婷婷皱着眉,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 ?
 
? ? 「我帮你收拾一下好了。」婷婷一面说一面就动手开始收拾我书桌。我倒是乐的逍遥,到旁边泡咖啡打算过一会儿请她喝,又不打算追她,让她收拾房间也不打紧。
 
? ?
 
? ? 她收拾了半个小时左右,两人终於可以好好坐下来休息一下。「以後要自己收拾呦!」「哇,你还真像妈妈!」
 
? ?
 
? ? 仔细看看,婷婷并不是说很美,只是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女人味。长长的头发,合身的洋装,把她装扮的像小公主一样。她的声音软软的,配上一些肢体动作,就是有一种吸引人的感觉。难怪有许多人迷她!这种人还是别想追吧!想到此处,人也懒了,起身送她回女生宿舍去。
 
? ?
 
? ? 婷婷好像想到些什麽,「礼拜四有迎新舞会,你要不要去?」「我不会跳舞,过去作什麽?」「去玩玩也好呀!」「好吧!」我随口应着,一面把她往女生宿舍一推就一溜烟的跑了。回去的时候,脑子里满是懊恼,只怪我没趁她被打昏时好好浑水摸鱼,她总不会每次要淹水前都会通知我吧?
 
? ?
 
? ? 舞会那天,大家都穿得很漂亮,我从未跳过舞,只好蹲在旁边猛吃点心。场子里放的是动人的音乐,恨的是自己是舞会菜鸟,女同学们早已被一些人钉上,就算有心想找人跳舞,还得通过重重包围,当壁草的心情真是难受,看着大家出双入对,自己却只能找几个落单的同学瞎聊,猛吃点心,早知道如此,不如不要来。
 
? ? 一阵心酸,只想趁早走开。跑去自己配一杯强力鸡尾酒,想边走边喝回去,此时慢舞时间已到,人都退到场边,想找一条路走出去还不十分容易。「Sam,你怎麽自己一个人在旁边,为何不找人跳舞呢?」婷婷跑过来拍了我一下。
 
? ?
 
? ? 「我早说过我不会跳,只好多吃一些,捞点儿本总是好的。」「我教你跳好了!」「OK!」我赶快把鸡尾酒往肚子里一灌,放了杯子就拉着婷婷去跳慢舞。
 
? ?
 
? ? 婷婷显然也是刚学,自己都不太会跳了还来教我,两个人踩来踩去,笑成一团。也许是酒力太强,觉的整个人热的要死,好不容易吃到手的豆腐要我再吐出去是不可能的。「这里好热,要不要出去走走?」我试探性的问婷婷一下。昏昏沈沈的也没留意她愿不愿意,就往外面走去。
 
? ?
 
? ? 原本我就不打算要追她,所以什麽有的没的都敢说,两个人张家的猫李家的狗,有的没的瞎扯,不时还打来打去。不知为什麽,总觉的她搭在我左肩的手好重,我顺手把她的手拿下来,也许是酒喝多了,胆子特别大,乾脆牵着不放。
 
? ?
 
? ? 她似乎警觉到有些不对,忽然不说话,整个气氛就此僵住,煞时之间一片沈默,风声蛙鸣四处可闻。我从未牵着女孩子的手像这样子走的,只感到一阵暖流沿着我的手,流过我整个身体,慢慢的,连脚步都开始不稳,一种奇妙的感觉浮上心头。转头看她时,婷婷低着头,不知想些甚麽,只觉的我握住的手不断的冒汗,颤抖。
 
? ?
 
? ? 两人走到松湖旁边,找一处石椅坐下。此时的婷婷,红着脸,垂着头,娇羞无限,我不禁看的痴了,一句深藏心中的话,冲口而出︰「婷婷,你好美!」婷婷听到便软软的,缓缓的靠在我肩上。
 
? ? 我整颗心,也跟着起伏不定,自己已分不清要不要追她。此时此刻,多余的言语已是累赘,我们静静的看着夜空,听着虫声蛙鸣,过了快乐的一晚。
 
? ?
 
? ? 能牵到手就满足了,何必强攻硬取,使人不悦呢?
 
**********************************************************************
 
Ps︰床戏没那麽快开演,请大家相信,Sam一定会找机会上了她,还请各位忍耐一下。
 
??【雾Ⅲ】
 
? ?
 
? ? 快乐的第二天就此来到。我特地赶去上国文课,顺便看一下婷婷。不过她似乎对我有些冷淡,让我感到十分不舒服。想一想,自己也不是什麽大帅哥,舞会那天也有一点误打误撞的成份在,就凭她的条件,数来数去也轮不到我头上。下课时又有帅哥学长跑来约她,我也不想自讨没趣,第二节下课就翘课回家去了。
 
? ?
 
? ? 静下心来思考一下,婷婷只是人长得漂亮,个性又开朗,讨人喜欢,像她这种人,本来就不是我能力范围之内所追得到的,何必强求?能够偷吃到豆腐已经是很幸运的了,我还是我,我只愿好好的做我自己,高兴的时候笑,悲伤的时候哭,想一想,也就释然了。
 
? ?
 
? ? 到了傍晚的时候,我正在煮咖啡,忽然电话响了。「喂,我是Sam,请问您找哪一位?」电话一端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是婷婷……你今天好像不高兴耶?」「没……没事儿,我不太舒服……」事实上不是我身体不适,而是心里面不太舒服。
 
? ?
 
? ? 「那我过去看看你好了,我一会儿到!」「OK!」我就挂了电话。
 
? ?
 
? ? 唉,有时我也分不清自己是喜欢她还是怎样,看不到人时会想她,看到人时又不想见她,这回她跑过来,真不知是喜欢我还是只因我不小心救了她。婷婷从未表示过喜欢我,有的只是欠我一个人情,就算我强迫取分,她也是心不甘情不愿,还不如不要。不要?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
 
? ?
 
? ? 想着想着,她已经到了。一进我房间,二话不说,又开始整理了。「你怎麽这麽喜欢整理房间?」我好奇的问。「我也不知道,只觉的乱乱的就想收……你像小孩子一样不乖,房间也不好好收。」
 
? ?
 
? ? 我听了有些生气,又不是我强迫她,可是她替我收房间,我也不好意思说甚麽。「真对不起,前两天舞会时有点失态。」「不会呀?」她一说完,好像也发现不对,整个头低低的,不知想些什麽,接着又说︰「我不喜欢没有自信的!」
 
? ?
 
? ???我一时也开始迷糊起来了,她是暗示我要积极一些,还是暗示我别动她歪脑筋?想着想着,一会儿喜一会而悲,患得患失。「你在想什麽?」她一面收拾一面问。
 
? ?
 
? ? 「我很谢谢你为我收拾,我只是凑巧会游泳,不小心救了你罢了,好像不需要劳动大驾来为我收房间。待会儿我自己收好了,你要不要先喝杯咖啡?」「也好。」说归说,婷婷还是把东西收的差不多才停下来。
 
? ?
 
? ? 「对了,你哪里不舒服?」听她一问,我倒是吓了一跳︰「我……只是……心理不太舒服……」婷婷好像若有所悟,很可爱的说︰「哦!吃醋!羞羞脸!」我觉得有点闷闷烦烦的︰「我们去学校逛逛吧!」「也好!」
 
? ?
 
? ? 当我们走出去时,我想反正大不了被骂一顿,想来婷婷也不致於到处张扬,就牵着她的手一块走。婷婷好像也没反对,还是跟我有说有笑。
 
? ?
 
? ? 「你以前有没有牵过男孩子像这样子走的?」她用手羞羞我的脸︰「你运气好,是第一个!那你呢?」「我运气不好,你是第一个!」一会儿,两人又走去湖边坐下。我特别用左手搂着她的腰,让她倚靠在我身上,一面看夜景一面聊天。
 
? ?
 
? ? 也许是气氛太好,不知不觉中,我已经两手圈着她的腰,顺势一拉,婷婷就把头枕在我右手臂上,侧躺在我怀中。我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引力吸引着我,不自觉的把头一低,两片热唇紧紧的吻上了她。
 
? ?
 
? ? 婷婷颤抖了一下,想用手推开我,已经来不及了。我没吻过女孩子,只觉的热热滑滑脑袋一片空白,婷婷的抵抗力也不断减弱,终於整个人软软的瘫在我怀里。
 
? ?
 
? ? 当我回过神来时,婷婷闭着双眼,羞红着脸,在昏暗的夜色下,显的分外动人,不禁让我紧紧的抱着她,在她耳边倾诉︰「我好喜欢你……」一阵一阵的暖流冲击着我,当我们要离去时,两人已经四肢颤抖,东倒西歪互相扶着才走的回去。
 
? ?
 
? ? 到了女生宿舍门口,外面果然如往常一样的人山人海,婷婷一面走进去,一面不断的回头看着我,忽然她又跑了出来,拉着我到宿舍斜对面的树下,紧紧的抱着我说︰「我……」
 
? ? 不知拥吻了多久,婷婷轻轻的在我耳边说︰「你好帅!」头也不回的就跑进女生宿舍了。怪了,除了我老妈外,她是第二个说我帅的,说我丑的已不记其数。看来美丑不是绝对的,只要看了喜欢就是美。
 
? ???
 
第二天我当然一定要去上课,蹲在家里想人倒不如跑去看她。当我一跨进教室,一群男同学立刻围了上来,原来昨天大老千路过被他看到,讲的绘声绘影,果然人尽皆知,妒忌的眼光不断的投在我身上,好奇的询问不断,弄的我尴尬万分。
 
婷婷却依旧镇定如常,不为所动,当然。还是有几只不死心的苍蝇在飞来飞去,希望能力挽狂澜,横刀夺爱,显然我必需加强推进,免遭不测!几天之後,终於礼拜六两人在外面Pub待太晚,她只好到我那儿去睡,当然,去之前要约法三章︰我必须睡地板。
 
? ?
 
深秋入冬之时,地板凉飕飕的,并不好睡,我躲在地板上不断的发抖,连讲话声音都会抖。婷婷显然也听出来了︰「你……不要紧吧?」「我……不打紧……顶的住……」「你还是到床上来睡,不要受凉,不过你不可以偷袭我呦!」
 
? ?
 
? ? 「嗯!」我匆匆忙忙的钻进去被窝,只听到「啊」一声,原来我手足冰冷,吓了她一跳。「好可怜呦,冻成这样子,给我抱抱……」婷婷一脸心疼的说。不过两人在床上抱在一起却是第一次,小弟弟早撑不住,站了起来,不小心碰了她一下。她伸手一摸︰「什麽东西?」忽然想到甚麽,红着脸躲在我怀里……唉,早就叫你不要乱动的嘛!
 
? ?
 
有机会同床共枕,当然不可轻易放过……
 
【雾Ⅳ】
 
? ?
 
婷婷躲在我怀里,让人有一种充实的感觉。尤其是在深秋时节,天气阴晴不定,晚上寒意袭人,两个人躲在被窝里,倒是温暖如春怡然自得。
 
? ?
 
也许是抱在一起,热度较高,薰的婷婷脸红红的,加上一些睡意,懒的小脸,更惹人怜爱,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好想好想抱个满怀,把她拥进我的心。
 
? ?
 
我翻了个身,把上半身压在她身上,脸贴着脸,淡淡的肥皂香,薰人欲醉,她湿润的双唇,薄薄的,软软的,彷佛洒满露水的花朵,我不禁低头吻她,只觉的好幸福好满足,但愿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 ?
 
婷婷是很爱被吻的,她总是闭着眼睛,一脸陶醉,永远不会嫌我吻她太久。不知两人缠绵了多久才缓缓的分开,我开始注意到她雪白的脖子,美丽的肩,轻轻的抚摸她,让婷婷产生一阵阵的颤抖。
 
? ?
 
婷婷跟我差不多高,不论是抱她、亲她或是在她耳边温言软语,高度都刚刚好,如同天造地设一般。我渐渐地把目标转移到婷婷的脖子上,用我的鼻子轻轻的揉着,不时也亲亲她,总让她「啊~」的一声叫出来。
 
? ?
 
当我开始舔她耳朵时,婷婷已神智不清,不断的发出轻轻的鼻音,抱的我好紧好紧,让人喘不过气来。我的手也在不知不觉中,握住她的乳房,婷婷乳房没有想像中大,隔着衣服也摸不出来,但是可以感受到胸罩下的部份是丰腴而有弹力的婷婷也在我双手的抚摸下不断的扭动,连上衣也在不断的扭动中,从裤子里被拉出来。
 
? ?
 
我不小心碰到婷婷的肚子,整个人震了一下,不假思索的就掀开她的上衣,露出她雪白的身体,和我向往以久的乳房。婷婷穿了一件小小的少女胸罩,虽然没有复杂的装饰,在昏黄的灯光下依旧明媚动人。
 
? ?
 
婷婷没有任何反抗的,让我解开她上半身最後的防线,美丽的乳房,怦然展现在我眼前,让我久久无法呼吸,颤抖的双手,像是保护我最珍贵的东西一样,轻轻的捧着它,细致的皮肤上伴着一点樱红如血,让我心神俱醉,我知道我已欠她太多,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 ?
 
我将脸颊轻轻的靠着她的乳房,听着她的心跳,真是说不出的心满意足。她的乳房温暖而有弹力,虽然看起来不大,却依旧吸引着我,贪婪的吸吮着,唤起她一阵阵的呻吟。澎湃的热血,在我体内四处流窜,我深情的看着她,好想把她和我融在一起,永不离。
 
? ?
 
我已承受不住狂热的激情︰「我……可以吗?」我毫无理性的说出了我的愿望。婷婷一句话也没有说,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始脱她的裤子。婷婷柔顺的躺着,不阻止我,也不帮我,只有闭着眼睛,不断的发抖。不一会儿,两个人都已一丝不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毫无保留的她。
 
? ?
 
婷婷的腰很细,有一双又直、又匀称的腿,和尖尖翘翘的臀部。脚踝很细很美,光用手握住就觉得很舒服,让人忘记了一切的去吻它,婷婷也不断的叫出声音,我第一次发现女孩子的足踝有这麽大的吸引力。
 
她的阴毛稀疏而柔软,两片小阴唇湿湿的隐约可见,在灯下像是两片沾满雾
 
水的花瓣,闪闪发光。我整个人趴在她身上,当小弟弟碰到她阴户时才发现,原来婷婷早已湿透,整个阴户又热又滑,小弟弟舒服的靠在她两片缝隙间,自在的滑动,潺潺水声依稀可闻。
 
? ???
 
忽然想起待会儿要发生的事,一股莫明的恐惧涌上心头︰道德、责任,还有无限的未知,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你……怕不怕?」
 
? ???
 
婷婷点点头,低声的说︰「要……轻一点……」害怕之情溢於言表。两人紧紧的抱住,我用右手扶着小弟弟,吃力的找到她湿滑缝隙间的凹陷处,稍稍顶一下,婷婷就喊出︰「痛……轻一点……」於是我只好让小弟弟先放再那里,不断的用我的双唇吻着婷婷,趁她不留神时,大力一推,「啊!」婷婷大叫一声,紧紧的抱着我,扭曲的脸上,写满了她的痛楚。我不知道我进去了多少,只觉得婷婷极度收缩的阴道,夹的我好痛,想再前进一寸都不可能。
 
? ?
 
看着婷婷痛成那样,一阵心酸,我好想哭。不过现在已经进退维谷,如箭在弦,不得不发。我不断的吻她,亲她,用手爱抚着她,希望转移她的注意力,再一点一点的将整个小弟弟装入她的阴道,我甚至可以感道她紧缩的阴道,传来一阵一阵的悸动。
 
【雾Ⅴ】
 
她湿滑的肉壁,好似惊惧到极点一般,紧紧夹住我最敏感的地方;汗水交织在她雪白的身体上,划出纵横交错的轨迹。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她的身体和情绪才渐渐缓和下来。
 
? ?
 
「还痛不痛?」我有点儿担心的问。她摇摇头,我才敢开始慢慢加快脚步。此时的我,只想在最不伤害她的情况下,赶快脱身,希望她能及早适应我的大小,以後才可玩的痛快。不过,我的想法维持不了多久,就被逐渐高涨的情慾所溃……
 
? ???
 
她的阴道已逐渐适应,刚进去时的乾涩已不复存在,进出之际虽时会喊痛,却无剧烈的抵抗;於是我慢慢加大运动的幅度,让自己满腔情慾不断累积,一股热流早已蓄势待发。
 
虽然我十分不愿意让自己的第一次草草结束,竭力忍耐,滚滚洪流还是决堤而出,如同潮水般的淹没她整个私处,沿着她两腿缝隙间缓缓流下,四散奔流到婷婷的臀部,浸湿了下方的床单。
 
? ?
 
婷婷整个人无力的躺在床上,不住的喘息,看着她红通通的小脸,我煞时间觉得和她好接近,她是属於我的!汤汤水水後,两人在床上相对而卧,我忽然想到,像我这种人,为何能如此容易得到她的心呢?
 
「对了,你怎麽会看上我的?」她歪着头想了一下︰「我不知道,也许你让我没有警戒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