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高中时曾交过一个女朋友-雪芬.. 后来毕业没一年就分手了... 当完兵退伍后,我就到北部工作了。 3年前我在街上买东西时,竟然又碰到她。 虽然她看起来有点胖, 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她了... 她五年前嫁到这边来。 真没想到时隔多年,我们竟又异地重逢... 后来又陆续见了几次面,就很快热络了起来.. 不过她的婚姻很不幸福.. 先生是做泥水工的,因经济不景气,工作很不稳定,连带收入也不固定,原本她先生就有酗酒的习惯,现在因工作不顺, 更是变本加厉只能以酒精麻醉自己,每次酒醉还常常打她... -------------------------------------------------------------------------------------------- 前一阵子,雪芬都已怀有六个月身孕了... 他先生又在家里喝酒闹事,还打她.. 她一不小心就跌倒了,痛的赶紧叫计程车载去医院... 经过检查,幸好没有大碍,胎儿也没影响... 不过医生还是叫她住院观察个几天,确定观察没有问题之后,再出院... 而他先生酒醒之后虽然有去医院看她,却是待没多久,就又跑掉了,,, 她越想越气,就打手机call我... 我赶忙跑去医院看她。 我到医院时,她正躺在床上吊着点滴... 那个病房有四张床,但刚好其他三张床都没病人... 我就拉张椅子坐在她旁边,陪她说说话,也聊起以前高中的往事... 聊着聊着,我们竟谈起我们第一次做爱的情形... 两个16、7岁的小孩子,第一次做那种事,当然是趁着家里大人不在,两个人躲在家里房间,乱搞一通, 没插进去还不打紧,还乱喷一地,真是超尬,超紧张的..... 提起这些陈年往事,年少轻狂啊,也难得让雪芬苦闷的脸上露出笑容...... ------------------------------------------------------------------------------------ 因祲是穿着医院发给病人穿的衣服,是那种连身裙式的宽大水篮色套衫,很类似家里穿的睡衣。 胸前有一排钮扣扣着,下半身的裙身连腰带也没有,整件衣服显得相当宽松,不过倒很适合雪芬这种孕妇穿上。 穿着这身衣服,不知是医院的规定,或是雪芬图个方便,她并没有戴上胸罩。 裙身已经够宽松的了,再加上质料有点薄,便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里头穿着一条白色的三角裤。 雪芬并没有把全部的钮扣全扣上,还留一个缝透着。 从这个缝隙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两粒浑圆的肥奶偶尔晃动的模样。 她的奶子又不小,就像果冻般QQ软软的挺着,虽然有衣服罩着, 但双乳的奶型,还是能够明显的看出来... 所以她胸部的这对D奶也就轻易的将衣服的前胸部份高高的往上撑起。 啊..水啦..真是让人想给它咬一口下去啊....... 这随之而来的冲动,竟也让我的阴茎莫名其妙的勃起了.. 我于是告诉她,因看到她这样撩人的躺在床上,可勾得我的小弟弟凶起来了.. 『我现在这样可没办法帮你灭火哦.....』她倒亏起我来了.... 『不然,帮你打手枪如何?!』哈,这小妮子果然够贴心。 『这样不太好吧...你还躺在床上呢...』我站到她床边,握着她的左手,像呵护情人般说着。 『你的手好冰哦....』一说着,我弯下腰, 很自然的握着她的手亲吻了一会。 『嗯....』她抿着嘴望着我,好像被我感动了说.... 也许是心疼这旧日情人的辛苦处境,我竟很自然的凑过她的脸颊,吻了起来... 『小树,你好好娥....谢谢你呢.....』雪芬心生感激的说。 『嗯.....你现在这样子,我也很不舍,但我又不能你多做些什......』我的嘴封住了她的唇。 温柔的舌吻正逐渐融化了她的冰冷内心,也激起她的淫慾。 两条舌头在紧闭的空间,交互纠缠着,彼此吸吮推挤.... 『嗯.....好....好.....舒.....服..说......』雪芬已开始沈醉了。 接着我开始展开另一波行动。 一开始,我先从耳朵着手,细细的舔着她左耳,然后轻轻吹着气.... 『嗯.....好...痒....哦....嗯..哎....』她忍不住骚痒噗嗤地直笑。 『小树...你这样...人家会受不了啦.....哦....好舒服哦....嗯.....』雪芬闭起了双眼,说得有气无力的。 这种催淫技法,相信应该没几个女人承受得了的。 也或许是她很久没有受到男人如此温柔对待了,所以更显激动...... 爱抚的甜美滋味如潮水不断涌向雪芬的身体各个部位。性慾高涨的快感也迅速扩散全身。 她的左手紧握着床边的扶手,手指头来回抠着床单,尽管身上还挂着点滴,并且有孕在身,但身体也不禁扭动了起来,双腿更不自觉的伸缩开, 好一幅淫荡浪女的模样竟让我心生莫名的慾念,好想再次占有雪芬的身体啊! 于是奸淫有孕在身的前女友,这个邪恶念头也就在我内心逐渐浮现。 看着她陶醉的神情,当然要打铁趁热啊.... 我熟练的解开她上衣的钮扣,两侧翻开,她胸前的那两颗大肥乳立时在我面前弹力十足的摇晃着。 啊...虽然已经十几年未见,但她的胸部还是相当诱人啊... 浑圆的乳房,上头各立着粗黑的乳头,大而明显的乳晕扩散围绕在乳头的周围。 想必雪芬应是常被她老公蹂才会有如此这样啊.... 我有些不舍,于是特别温柔的吸吮着那两颗柔软的肥奶, 粗黑干涩的乳头也特别需要我好好的吸入口中细细的咀嚼啊‥ 『嗯...小树...小树....哦......啊...嗯‥‥哦‥‥』雪芬似乎很享受我的吸吮,轻我的名字。 我的手也没闲着,趁时穿过裙内紧抠着大腿根部,不断的来回抚摸。 『嗯‥哦‥哦‥耶.....痒‥‥嗯‥‥好痒‥‥嗯...』 『嗯‥哦‥耶..好..爽..哦...嗯....小树....你怎这样..弄人家..啦.....』雪芬对于我的侵犯,毫不以意,甚至还颇享受的低吟着.... 『嗯....好舒服啊...好久没这样了....小树......哦....』 在她呻吟的同时,我的舌尖继续轻舔着乳头,将乳头充份的吸吮咀嚼一番,藉由拉..扯..撕..咬..的细腻动作,再逐渐加大力度,就将两颗肥奶上的乳头澈底的蹂着。 『哦....人家.....很舒服..哪...小树....你这样弄..人家会想要耶......』雪芳闭着双眼,口里不断的喃喃碎念着,似乎很享受着我的奇淫舌技所刺激出来的快感.....。 哈..小浪女,我就是要把你搞到发啊.....第一次这样搞孕妇,还真是令人亢奋啊..... 『‥哦‥哦...啊...痛..轻...轻点....嗯....好...爽..好...爽....』雪芳忍住一丝痛楚,轻咬着唇,不忘提醒我。 舌头持续吸舔着乳头,在回过几圈之后,从乳房上围滑过,顺着乳房的曲线来到她的左边的腋窝。 我举起她的左手,让我的超级淫舌向着腋窝的中心部位舔去... 腋窝长着几棵稀疏的腋毛.. 浓浓的唾液与腋毛搅和着....尽情的吸吮着整个腋窝的周边。 『嗯‥哦‥哦......嗯...好...痒...耶....』雪芳忍不住向我抗议。 『呕....小树...你.怎..会..这....会..舔..啊......』 『...小树...太..舒..服..了...好..爽..哦...真是太爽了....』 雪芬禁不住我的舌吻所刺激生的快感,几乎叫了出来... 没多久,我将左手从大腿根部再温温的移到腰际的三角裤上缘,开始在三角裤的上方游移。 虽然隔着一件三角裤,但手指碰触着她的玉穴门口。 就像多年不见的情人,因误会分开,再初次见面,踌躇在女友家门口,不断的来回跺步着,就是不敢踏入一步。 手指不断的的来回,不断的张望,不断的叩门........ 阴部琢磨的阵阵的快感反覆刺激,逐渐让她兴奋得娇喘不已‥‥ 我问她湿了没?! 她说湿了.. 『啊....小树....你这样弄..人家下面哪会不湿啊...嗯...你都乱玩人家啦.....』雪芬嘟着嘴像个天真小女生般的抗议。 哈....说我乱玩你?!有没有搞错啊...你不是也把腿张的开开的...... 看着时机成熟,我终于将手指伸进三角内裤的里面‥‥ 一开始是稀落有致的丛林地带, 再往下走,就来到神秘河谷了。 我刻意的不让手指进入她的蜜穴内,只在穴门口徘徊。 然后又是轻轻的用手指上下抠着她的玉穴门.. 光是这样的勾引,就已让她的蜜穴涌出大量的淫水,潺潺不绝啊... 又不是发生火灾,怎会流出这多水啊...... 『喔好舒服喔忿掰好痒哦哦真是好爽哦廿喔』雪芬忍不住的连连低声娇喘。 『喔真是舒服喔小树好会摸哦多摸人家久一点喔廿』 听人家说孕妇的性慾特别强烈,今天亲眼看到雪芬这样,果然得到证明...... 『想要更舒服吗?!』我心虚的问道。 『你又要乱搞什啊?!』 『待会你就知道了..哈...』 嘿嘿看我使出逼淫绝招,好好等着吧。 于是我来到床前,脱了鞋,俐落的爬上了床。 面对着雪芬的阴户,弯下身。拉起雪芬的小腿让它弓起跨在两旁的床扶手架.... 哈...雪芬待会就让我来爽死你吧.... 『啊小树惿幏想干什?!』雪芬一脸无辜的压低喉咙惊叫。 看到雪芬受惊样,更让我有想搞她的冲动...哈.... 我弯下身正好面对她的下体。开始舔着她的白色内裤。 哦...My God...这味道.....哇靠....这味道....雪芬下体阴部的腥臭味,迎面扑鼻而来.... 哇靠,你是几天没洗澡了,味道怎会这.....唉.....可是她的身体其他部位也没有什特别的味道啊?!怎会只有下体阴部的味道这重啊..... 大概是看到我突然的迟疑,『小树惿怎啦?!』雪芬稍稍起头问道。 哦,尽管她下体阴部的味道这重,但我下面的小头还是命令我了达成任务必需强忍啊! 还好不用撑多久,嗅觉就很快适应了,这腥臭的味道反而更让我的性慾高涨啊..... 唉!男人就是这贱,只要有女人可以上,那怕多大的困难也阻档不了...哈.... 我的嘴巴停在她的大腿两侧根部。对着她的白色内裤吸舔。 这吸吮的情景, 就像品尝一个热的鲜嫩肉包,看着热气不断冒出,烧啊.........自然的会想轻吹吐气,好把肉包表面的温度降低。然后.... 轻咬一口,肉包内饱满的肉汁溢了出来,舌头当然是尽力伸长,吸住涌出的汤汁。 这样的吹佛,当然更把雪芬搞得是骚痒难耐.... 『小树惿又在干什啦拿筶虫啦廿惿怎这Ξ弄啦廿廿』 哈...我在干什?!当然是在搞你啊.... 终于,我将她的白色内裤褪过膝盖小腿处,终于看到已多年不见的蜜穴,正鲜活生动的显现在我面前,此时我竟也嘴馋的吞口水。 啊,这种期待已久的渴望还真是令人兴奋啊.... 乌黑稀疏的丛林,呈现在眼前。雪芳的阴毛不是很多,只覆盖在蜜穴的上缘一小区块。 鲜嫩的鲍鱼,就种在蜜穴中间部位。黝黑的表皮被涌出的泉水浅浅的淹没,就像淋上汤汁,看起来相当的滑嫩可口,骨、骨的。 『嗯廿小树惿看什啦人家妹妹廿会不好意思啦廿廿』雪芬害羞的夹紧大腿,掐住了我的头,还用左手遮住洞穴口。 机车勒,我在看什?!我当然在看你的机掰啊!这淫女让我搞她,却又在那边假装清纯。 『哦拜托你好不好,我是在帮你做前运动惿懂不懂啊』我拨开她的手,没好气的说着。 又再扳开她的两侧大腿。接着,要使出我的逼淫绝招了。 舌头轻触到穴肉,舔了一小口。 『哦哦哦嗯嗯嗯廿嗯好拿并嗯廿』雪芬马上起了反应,喃喃呻吟了起来。 嗯,味道有些咸咸的,特有的浓烈腥骚味,又再催升肾上腺素,让我更觉兴奋。 下体暴涨的阳具直辣辣的顶着裤档,挤压的痛楚让我颇难受。龟头也不断渗出淫汤。整个身体的下半部都觉得火热起来了。 雪芬的阴道在我的吸舔之下,淫水不断的涌出,淡水河泛滥也没这离谱。 『嗯哦哦拿并拿并嗯廿好舒服跿舔廿』 舌头围绕在蜜穴的周围打转,如自动扫地机班往复的吸舔.... 『嗯‥嗯‥好...爽...哦‥再...舔...嗯‥‥再...用...力...吸..一....点廿』 哇哩勒,刚才还在那边说不要、不要的,怎会现在马上变得这淫荡了?! 这女人,还真是搞不懂她。 『恩哦亲爱的廿哦好棒槿幠惿я得我好舒服槿幠槿幠槿幠哦跿深一点廿哦廿』 哈,雪芬中邪似的摇头低声吟叫,虽挺着六个月的身孕,但似乎忘了怀孕这件事,整张床抖的是摇摇晃晃的。 『哦哦哦好舒服哦廿惿怎会这Ξ舔啊?!廿太爽了廿』 『哦‥哦‥足爽A呢....哦..我....不..行...了.....』 『嗯...小树....你吸得...太爽了....机掰...好痒哦....啊..。』 你爽?!我可一点都没有爽到啊! 蹲在床尾这样搞法,我可累坏了... 最要命的我的龟头涨得要死,又听到雪芬爽得叫,真是岂有此理! 虽然很想脱下裤子掏出大阳具狠狠的给她这样插入。 但怕插入她的阴道,万一不慎顶伤子宫口,搞得她流那可就不好玩了.... 但我高涨的慾火可该怎衮襭啊?! 山不转路转,于是我就问她,可以插她的屁眼吗?.. 『屁眼?!那会很痛耶廿』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话。 『那你看人家今天这鲕苦,也该有个代价吧?!』我近乎哀怜的渴求。 『可是屁眼耶?!你的那根插进去会破掉啦廿』拜托,之前我就插过你的屁眼,你忘啦?! 再说之前你不也说过你老公很喜欢肏你的屁眼,甚至你自己都喜欢屁眼被插入的快感?! 这淫女真是嘴馋又怕被人说闲话,真是机车到顶! 『不会啦,我会先用手指伸进你的肛门润滑一下,并让肛门撑大些就比较容易进去了....』 『如果你觉得痛或不舒服,我就停下来好吧?!』我还加重语气的保证。 了回报我的辛劳,她终于点头让我进入她的肛门。 肛交?!只是她有点想不通说,她现正躺着吊点滴,且身上还有身孕呢....怎媞啊?... 『代就库....没问题,看我的...』了达到奸淫的目的,什屁话我也说得出口啊。 了保险起见,我还特地将病房房门下面的缝隙用纸版塞住,这样若有人突然开门进来才不会马上就闯进来.. 病房内的四张病床,床与床之间都有活动布幔,我再把遮住雪芬这张床的布幔拉开到墙壁,做好严密的防护措施。 免得春宫外泄.. 看了护士的巡房表,如果没有特别叫的话,护士至少还要隔1小时才会再来。 我于是脱下裤子,爬到床上开始展开我的孕妇奸淫计划..哈..哈.... 首先请她先翻个身侧躺着。 这样她就可以继续躺着吊点滴。 而我则只要将她的左大腿稍获开,将硬梆梆的阳具顶成一弯勾,就可伸进她的屁眼了。 而在插入之前,我还是要做好准备工作。 我把食指沾满口水,然后先慢慢的在雪芬的屁眼门口轻轻的磨嗔,好让屁眼熟悉异物的尺寸。 『啊啊轻点』虽然已知道要攻入屁眼,但还是让雪芬惊连连。 食指接触到屁眼口,屁眼的肌肉像水蛭般伸缩了几下。 慢慢的,一节食指的长度进入了。 『啊啊嗯嗯哦哦』随着手指的向前推进,雪芬不再抗拒异物与肛门的接触,反而开始喜欢肛交的刺激感。 『哦廿好爽哦廿好舒服廿啊廿小树廿廿惿絏棒哦廿』随着手指的全根没入,雪芬终于尝到肛交的初次喜悦。 手指在肛门内游移来回,逐渐撑开肛门的容积,也待会要用肉棒正式插入做好准备。 这手指抽插的力道时而加重,时而短浅;可把雪芬搞得早早弃械投降。 『恩哦亲爱的阿哦好棒廿槿幠惿я得我好舒服槿楠幠槿幠哦插的好深幕哦』 『哎唷好好嘛哦哎喂呀我就快点丢出来哎哟哎哟快哎唷我我快出出来了……』 『哦我丢了丢出来了哦哦』 靠,光用手指就这容易出来,真是太没挑战性了。刚刚不是还在推三阻四说不要的吗? 这会儿,怎会马上高潮了呢? 唉,女人真是搞不懂.... 经过手指头的先期探勘作业,屁眼的吸纳深度,已被开发出来。 但一拔出手指头时,哇塞,那手指上的屎味还是让我不禁做呕啊...靠...Shit!! 赶忙将手指上的黄色屎渍擦拭掉,期待已久的重头戏终于要上场了.... 坚硬的大肉棒雄稍稍有点软化,趁冷掉前赶快动作,不然要再重新生火起,不知又要等到何时。 大肉棒抵住屁眼,我不敢马上攻入,先在门口磨擦钻洞。 『啊啊轻轻一点』拜托,又还没进去干嘛叫那大声啊.... 当然我也特别小心的慢慢插入... 啊开始进去进去了廿 我凛着气,挺起下腰慢慢的推着大肉棒往前顶去。 『啊啊痛痛轻点轻点廿』雪芬咬着嘴唇交代着。 『啊廿好大啊屁股痛廿啊快破了廿』随着大肉棒逐渐的向深沟挺进,雪芬所承受的痛楚似乎也开始加大。 机车勒...哪会这容易就破啊....不过了预防万一我还是在没入半根时,先停了下来。 『啊啊我我受不了了』雪芬的叫声有点凄厉。 好啦、好啦先停工休息一下啦... 停工啦。也让我和雪芬都稍微喘口气。 经过一阵的歇息之后,喘息声也慢慢的平缓下来..... 『我要再进去,』我徵求她的同意。 『嗯臿庉轻轻一点哦』雪芬透着恳求的眼神说着。 但她又说到,刚才在我的小弟弟进入后,虽然觉得很撑,但还不至于痛的无法忍受... 凭着这点,我猜想她的肛门应该已能够适应大肉棒的尺寸了。 慢慢的,活塞运动的力道逐渐加强,大肉棒也可以插入四分之三了。 嗯。这应该就是极限了,所以就照着这个尺度,大肉棒在肛门内恣意的往复来回、进出、抽插。 『喔爽死了喔怎这爽喔阿小树好爱你喔嗯嗯』 哈...终于找到和雪芬肛交做爱的最佳的角度和深度了。 就这样我躺在旁边,她背贴着我,然后我用双手握住她的双奶,用肛交来奸淫这个前女友的人妻。 『哦惿絏坏喔喔那深喔喔惿的弟弟好硬啊好胀嗯嗯人家的屁屁好爽』 一边搓揉,一边固定着她的身体,使她顺利的吊着点滴.. 就这样我以大肉棒插入她的屁眼的直肠... 用这种方式抽插干了她百来下.... 直到龟头搔痒难耐,才让精关一松,浓稠炽热的精液顿时如同山洪爆发般汹涌而出,深深的射入她的屁眼里。 ---------------------------------------------------------------- 那次做完之后... 直到她生完小孩,我才又见到她... 去年她终于跟老公离婚... 带着小孩,搬回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