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王想,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毕业已经两年了,还是在职场的底层浮浮沈 沈,上不去,下不来,总觉得自己的心理状态和缺水的地区一样,期待着下雨的 那天到来。 但我的人生并不是真的这麽一无是处。每个人的青春期一定会有一个女神, 她可能是电视明星,也可能是你的学姐,而我的女神就是她;黄湘芸。 湘芸同时也是我的青梅竹马。她是小学六年级时搬到我家隔壁的,小我半岁 ,总是拉着我问东问西,要我带她熟悉这附近的环境;打听有什麽好吃的小吃店 、那间老板很黑心,这类小道消息。 我们从那时起就念同所学校,直到高中毕业才分道扬镳,就读不同的大学。 小时候,湘芸并没有特别漂亮,她运动神经发达,个性也和男孩子一样活泼 ,和我穿梭在大街小巷中到处撒野、恶作剧。 我们放学後都会到附近的篮球场打球。她拜此所赐,锻链出玲珑有致的身体 曲线,拔高的速度比我还快,很快超过了我,高一就长到170公分的身高,拥有一 双修长健美的美腿。 她也不像个男人婆,个性除了开朗外非常亲切,对每个人的态度都很好,不 会因为对方的相貌、爱不爱读书、功课好坏而看不起谁,或因为自己很受欢迎, 就得意的高高在上,像个公主一样。 女性的温柔在她身上闪烁,如春天悄然而至的暖阳,照亮我人生的每寸角落 。 我一直想向她告白,却都没有实行,因为我只有可怜的165公分,属於半残人 士,身高矮她快半个头,又其貌不扬,戴着个厚厚的大黑框眼镜,属於那种一眼 看过,第二眼就会忘记的人物,如果不是她,恐怕到毕业班上都没有几个人认识 我。 从小我就被迫帮她打理排山倒海涌来的情书,像个高级秘书,或皇后身旁的 小太监,对了,这些外号都是外面的人帮我取的,但我毫不在意,因为我知道湘 芸是真的视我为毕生挚友对待。 虽然那时湘芸的外表并不是特别漂亮,但比起班上那些早早学会化妆的女生 ,她反而有一种出尘的清秀,加上模特儿般的身材,温柔甜美的笑容,又一直没 有男朋友,人气甚至比一些校花还旺。 我总想等几年後自己长高变帅,配的上她了,堂堂正正的向她告白,没想到 ,时间是部太快的公车,我好像坐上了,又像没有。我的肉体与自尊,被孤独地 禁锢在荒凉的站牌下,年覆一覆继续着无望的等待。 直到高中的毕业旅行,我还是那副模样,半点长进也无。 还记得毕业旅行的最後一晚,我们学校去一间着名的游乐园玩,住在附近的 饭店。 因为想到隔天又将回到课业压力大的受不了的校园生活,我主动邀约湘芸, 在就寝後到饭店外附设的泳池见面,这是我难得的突破。我打算一路绕着饭店的 外围聊聊天,和她谈谈对未来的打算。 这次我想鼓起勇气告诉她,我要去G大,我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既然外貌这 种天生的东西无论如何都配不上她,我希望能靠闯出一番事业来赢回我的自尊。 仲夏的夜里,天空很晴朗,月亮像一颗大苹果,被闯入天际的盗贼随手啃蚀 了大半。他偷了无数个夜,偶尔会失手,在仓皇逃跑时洒落一片星钻,多的数不 清。 湘芸应邀而来,她很美,但今夜更美,月光如同伸展台的灯光打在她身上, 使她比平时更有女人味。 我不由得看呆了。 她穿着件卡其色鹿皮绒短裤,修长的曲线展露无遗,浓纤合度的长腿上没有 一丝暇庛。上身是件三角镂空的苹果绿T恤,在胸前撑起圆润饱满的山峰,让这 件衣服显得特别小。 我不用换角度,就能看见三角的空隙中,一抹俏皮的乳沟,大方地向人打着 招呼。我过去曾?无意间?得知她是穿C罩杯,从今晚那快要裂衣而出的白腻来 看,可能她还有许多发育的空间。 她一走近,我就闻到她身上传来沁人心脾的幽香,有点淡淡的,水果的香味 ,从视觉到嗅觉都严重刺激着我的荷尔蒙。我立刻微微的勃起了,在沙滩裤上支 起半座帐篷,必须半驼着背才能掩饰住我的窘态。 「嗨,想想,在发什麽呆?」 想想是我的小名,她看着我有点惊艳过度的傻样,也觉得自己今天的穿着有 点大胆,微微的脸红了。她脸上昇起两朵淡淡的红云,为几乎不化妆的她添上一 丝妩媚的红妆。 「没什麽,赶快走吧,等等被教官夜巡看到就遭了。」我急於离开危险的大 门口,对她催促道。 饭店入口在泳池的一头,我们隔着约一步的距离,并肩漫步在近百米长的泳 池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种异样的气氛。本来在她面前,我不会像在学校 里、在其它同学面前那麽木纳,是很自在随性的,今天却非常反常,许多想说的 话都忘了要怎麽说,开口说了上句,下句却马上在心?被某种乱流冲走了。 湘芸今天话也不多,走出泳池尽头,她才背对着我,开口对我说:「想想, 我可能会去A大念大学。」 「你要到A大?」我吃惊的问,心中一片混乱。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有如一 记重拳打在我身上,将已是乱流的心炸成了雨,稀疏地落下。我本来以为她会和 我一起留在这个城市念G大的。 她点点头,语气很坚定,倒像是伪装:「嗯,我也是最近才下定决心做这决 定。」 我想回答,才发现她正侧对着我,用眼角余光偷偷地看着我,像期待我的反 应。 有股冲动从某个角落冒了出来,不要走,留在这和我一起上G大。但这简单 的话语,我却怎麽也说不出口,可能我还没想好,我有什麽资格让她放弃梦想, 陪着我呢? 「那我们就要分隔两地了,唉,我要去G大,还有啊,我跟你说,我计划…」 原先想好要去G大的台词,此刻反倒流利的很,被我当作替代品,一股脑挤 出我的嘴巴。 她笑着听我说着,眼中有种光采在闪动,似乎是欣赏我所说的,又像有些失 落。 每个大人都可以用教训的语气和处在少年时代的孩子们讲大道理,却没想到 ,对少年少女来说,这段刻骨铭心的记忆,足足占了他们的半辈子。 短短的半辈子。 我讲的正兴起,却看到饭店的大门被什麽人给推开。 「糟了!会不会是教官。」 环顾四周,只有一个放扫除用间的小房间可躲,附近没有其它能遮挡视线的 东西,逃跑一定会被看到。 情急之下,我拉着她的手一同躲进了扫具间。这里头的空间意外的大,只有 头上微黄的灯光,视线很差。一边摆着林林总总的扫具,另一边则堆着一叠叠游 泳圈,还有几个用来装水的空水桶堆在角落。 「是教官吗?」,湘芸在我耳边轻声问道,湿热的气息钻进我耳里,搔的我 一颤,同时我手中像捏着一截柔若无骨的温润美玉。我这才想起还牵着她的手, 赶紧放手,从扫具间的小窗口向饭店门口望出去。 果然是教官,但旁边好像还跟着另一个人。 「嗯。」我回道,再仔细看,是刘教官,他才三十出头就考上教官,刚调来 我们学校不久,身材高大,面貌英俊中带点粗旷的阳刚,整齐的西装头,腰杆总 是打得很直,有一种军人的铁血气息在。 可能因为年龄相近,他不像某些老派教官那麽严格。有时候对一些小小的违 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真出了什麽严重的问题时,也都处理的很公正得宜,在 学生中人缘很好。 「等等,他旁边跟着的人,不是跟我们同级的刘诗妤吗?」我小声惊呼。 刘诗妤是我们学校有名的不良少女,她高一留级,好不容易高二,又辍学了 一年,今年已经19岁了。 「这麽晚他们出来做什麽?」湘芸听了也很惊讶,她轻轻的推了我一下要往 前挤,想到门前小窗口来看,我却正好让开,她踩在光滑的地板上,脚一滑,整 个人砰的一声撞在门上。 湘芸赶紧离开小窗口,回过头来无辜地看着我,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其它 人不会知道,他们心中的女神其实也有孩子气的一面,每次犯错时,她都会用这 种眼神看着我,让我帮她善後。 靠,这下可惨了,一出去就会被抓到,不知道要躲那去。 听着教官的说话声越来越近。我心想,反正刘诗妤应该是半夜出来偷抽烟被 抓到吧,最多出去被念一念,正准备自首,却看见那些在泳圈旁的一堆大水桶, 想做一次垂死的挣扎。 我朝桶子一指,示意湘芸一人找一个水桶钻进去。 我打开一个最靠内,但位於外侧,不用挪开其它桶子就能进去的水桶,爬了 进去,没想到湘芸也扶着桶缘,跟在我後面爬了进来,我俩站在狭窄的水桶里面 对面,她身上的香味扑向我的鼻息间,冲击着我的神经,像一个君主,要让我的 心属於她,永久地臣服。 刘教官的声音几乎到门边了,我来不及换个桶子,只好跟她一起蹲下来,盖 上桶盖。 狭小的水桶之中空间很小,我和湘芸以抱膝的姿势对坐,为了让我有地方坐 ,她修长的美腿微微打开,夹着我一只脚,充满弹性又软嫩的小腿紧贴着我沙摊 裤下的小腿。 教官终於走到扫具间的门口,推开门大喊一声:「谁在那里,出来!」我们 两人吓的一颤,都以为被看到了,但这个纠结的姿势实在很难出去,更别提要怎 麽解释为什麽会躲在桶子里,乾脆就抱着侥幸的心态,不动如山继续坐着。 接着外面传来一阵框啷的撞击声。在我这侧的桶缘有个小小的裂缝,我想知 道发生了什麽事,勉强扭过头去看,吓的差点站起来。 刘教官正一个个打开空水桶察看! 不过片刻,他就走到我们躲的桶子前伸出手来,我已经闭上眼准备挨骂,却 听有个女声在他背後说了一声:「胆子真小。」 预期之中的痛骂没有降临,我睁开眼,才看到刘教官已经停下了动作。他笑 着走回扫具间的门前,将门锁上。 刘诗妤还是跟在他身旁,一脸蛮不在乎的模样。她今天穿了件黑色的紧身U 领背心,露出性感的小肚脐,雪白的胸脯有大半露在外面,绝对有E以上。她大 概才165公分左右,黑绵质热裤下一双白皙的腿比例却非常完美,笔直而匀称。 刘教官拿了一个叠好的泳圈摆到地上坐了下来,道:「虽然我是单身,但被 人看到毕竟影响不好,你不是还没毕业嘛。」 他摆出迷人的笑容,对刘诗妤招了招手。她走到他腿上坐了下来,坏笑着含 住他的耳垂,重覆了一遍:「胆小鬼。」 刘教官像被挑衅了的猎人,转头吻向怀里的刘诗妤,贪婪的捕捉她的唇舌。 同时他的大手也隔着U领抓住了她俏皮的大白兔,不断的揉捏。 原来这两个家夥在一起!刘教官可以说是学生中的白马王子,自然有不少女 生和他走的很近,总少不了有些风言风语传他和谁偷偷交往,其中却没有刘诗妤 的名字。他们两人甚至可以说是不对头,如今所见,实在让我有点意外。 看到外面香艳的一幕,加上看起来一时不会被发现,我放下心来,又感受到 和湘芸几乎紧贴在一起的触感,我再度勃起了,而且硬的不能再硬。因为我的姿 势也是双腿微开,所以我炽热坚挺的肉棒隔着薄薄的沙滩裤,几乎贴在湘芸的脚 踝边,随着血脉的涌动而一跳一跳的。 她一定也感觉到了,我感受到她一双美目似乎在黑暗中正定定的注视着我。 我羞红了脸,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不好意思的小声说:「对不起。」接 着把外面发生的事告诉她。 湘芸也低声回道:「怎麽可能?我看看。」想挪到我这边察看。可惜我们几 乎动弹不得,於是我将腿撑至最开挪出位置,让她整个人靠在我胸前,这样她才 能看到裂缝外。 湘芸软柔的双乳擦过我的膝盖又抵在我胸腹前,使我的肉棒又是兴奋的一跳 ,弹在她身上不知那个部位。她只看了一眼便坐回原位。我虽然看不清湘芸的脸 色,但从她身上渐渐升高的温度,也可以知道她一定是面红如血的样子。 在桶里蹲久了,脚非常的酸,我们有默契的沦流将双腿展开放松。我不时将 脚摆到湘芸柔软的臀边放着,湘芸的小腿肚也不停贴上我的肉棒在离开,那磨擦 的快感爽的我差点叫出声来。 过了一会,我再回头看向裂缝,想看看他们走了没,却见到刘教官已经找了 好几个泳圈丢在地上,叠成一个椅子,侧对着我坐着。而刘诗诗正跪在他跨下, 只露出一颗头,在他大手下规律的动着,她挑染成棕色的长发被他用手握起来, 圈成了一个马尾。 刘教官的肉棒不断在刘诗诗性感的丰唇中消失又出现,往复循环,被刘诗妤 的口水濡湿,在昏黄的灯光中闪闪发亮,发出啵啵的淫秽声响。刘教官的肉棒接 近肤色,但是偏黑,不粗不长,算是很普遍的大小,只有十一、二公分,刘诗诗 能含进三分之二。 刘诗诗吐出他的肉棒,伸出香舌在龟头和冠状沟之间打转,擡起头妩媚的看 着刘教官,一双媚目里满是笑意,她低头轻含住他的龟头,慢慢的将整根肉棒吞 进嘴里,吐出一半,再含进去,吞吐的速度越来越快。 刘教官发出嘶嘶的低呼好像就快要受不了,连忙扯了扯她的马尾,让她起身 。刘诗诗被吐出迫他的肉棒,俏脸上春情犹在,眼神溢着迷蒙的光采,小舌头伸 在外头,舔了舔鲜红的唇,很怀念口?的玩具。 他将周围的泳圈叠成一个类似床的样子,让刘诗诗趴在上面。她有些幽怨的 回头对刘教官问道:「什麽时候才要公开我们在一起的事。」 刘教官给了她一个吻,又在她耳际讲了一些话,她才乖乖趴下。 我只听见他重覆呢喃道:「我保证,等你毕业…我们就结婚───啊,好紧 …保证。」刘教官扶着肉棒,在微弱的光线里摸索着她的水帘洞,话到後半段, 就从背後插进她的蜜穴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刘诗诗的U领背心不知何时已经被脱掉,此时面对着我,一双雪白的大奶随 着刘教官的抽送不受控制的跳动着,一波一波震撼着我的视神经,第一次看见女 人的裸体,就是这种校花级的美女,让我的肉棒肿的快爆裂开来,翘的高高的。 在水桶里待久了,里头温度越来越高,空气也很稀薄,又看到这麽刺激的表 演,以至於我几乎产生了幻觉。我感觉到一只温凉的小手伸到我的胯间,轻轻将 我的内裤褪到一旁,包覆住我的肉棒,用青涩的手法,温柔的套弄着。 「嗯───好舒服,奉,再深点,人家想要更多…」刘诗诗的呻吟声带着磁 性,像魔女的歌,将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吸过去,排斥出仅存的理智。 外头两人忘我的交沟着,肉体撞击的啪啪响声不绝於耳。刘教官喘着粗气, 红着眼,腰部不断挺弄,有如失控的风暴,拼命的干着刘诗诗的鲜嫩的小穴,想 必年轻女学生的青春活力,比起成熟女人,别有一分风味,让他对这段不伦的交 往迷恋不已。 我虽然看不见他们的交合处,但看他卖力的样子,一定是将他的肉棒全根尽 没,直通她的花心,只剩一对蛋蛋,用尽力气撞击在她柔软的屁股上。 水桶里,那只如幻觉般的魔手也在我胯间不停的套弄着,配合着刘诗诗的淫 叫声舒展,彷佛正在干着她的人是我一样。 「啊、啊、啊……不要…快受不了───」 刘诗妤发出连续的低吟,有些刻意,我这个位置可以看见她的表情,很投入 ,却没有特别疯狂,似乎刘教官的肉棒不能完全满足她。 刘教官忽然一阵低吼,脸上的表情扭曲成一团。他伏在刘诗妤的雪背上,双 手伸到她胸前死死抓住两只大白笋般的奶子不放,整个下半身微微地颤抖,将他 浓白的精液一丝不苟地灌进身前19岁少女青春洋溢的蜜穴之中。 我透过裂缝看着刘诗妤的奶子被抓的变形,两点樱红好像两盏蠋光一样,在 指缝中露了出来,挺立在空中,灼伤了我。 恰在这时,那只幻觉之手又套了两下,它带着我的包皮舒展,像送上了枪机 ,我的情欲有如撞击後走火所点燃的火药喷薄而出,射在邻近的,一个柔软的所 在,还有些溅回我的裤管。 幻觉之手在我完成喷发後便消失了,就像它从未存在过一样。 我在射精的失神恍惚之间,正好隔着裂缝,与刘诗妤的大眼睛对上。 她似乎看见了我的眼睛,美目微眨,有点疑惑,随即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 硬,再来,她脸上却泛上一股娇艳欲滴的红意。她半开着红唇,一声若有似无的 淡淡呻吟从她鼻息间传出。 哇,难道她被我看见,不觉得羞耻,反而感到刺激,达到高潮了?我开始担 心一会刘诗妤会不会走过来打开桶盖,揪出我这个偷窥者了。 好在,刘教官射完精後整个人像没有骨头似的压在她身上,闭着眼睛满足的 喘息,享受了一会快感的余韵,稍微清理了一下後,便与刘诗妤两人匆匆离开了 。 等他们走了一会,我也打开桶盖从桶里爬了出来,里面现在满是我的精液味 和汗酸味,真的快不能呼吸了。 湘芸蹲在里面又摸索了一阵子,似乎在擦我近距离喷射到她身上的秽物。等 她出来,腿上和手上都看不出有白浊的痕迹,她的身上的香味和我精液的味道混 在一起,令我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我想起刚才的失态,不敢正眼看她,支支吾吾地道:「刚刚…那个,我不是 故意的。」 湘芸却只是低着头,看着地板说了一声:「嗯。」看不出是什麽表情。 时间已晚,稍後可能还会有查房,所以我们确认四下无人後,也没再说什麽 ,我们回到饭店,我将湘芸送到那层楼附近,和她道别过,就回去睡觉了。 这天回去,一连串的复习考像悬在我们头上的重磅巨石终於断了线,落了下 来,砸的人喘不过气。我们两人一直没有什麽空闲长谈,那夜之後,尴尬在我们 之间一直持续到毕业典礼那天,互道祝福为止。 湘芸对我说:「加油,一定要实现你的梦想。」 我也信心满满的笑着回道:「嗯!你等着看好了,我一定要摆脱小太监的雅 号。」 她和我对视一眼,我们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