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玲玲是个二十六岁的已婚少妇,结了婚三年,婚前是位中学老师,婚後就辞职在家中作少奶奶。我和丈夫维仁的感情要好,日子过得很幸福。 我们的生活算富裕,有一间独立式洋房住,至少不必为钱烦。 我和维仁有共同的喜好,就是喜欢看色情片,还经常玩角色扮演。维仁在一间日本厂工作,在婚後一年厂方为了栽培维仁要送维仁到日本受训。 其实这是天大的好机会,可是维仁每一年都要去日本受训至少四到七个月,为期三年。 虽然这样我们相见的机会少之又少,不过我还是鼓励维仁去,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而且在受训三年後维仁将被提升为副厂长。 维仁去日本受训後,我的生活依旧,早上起身跑步,中午在家中午睡或者逛街,傍晚在家的泳池游水,晚上看戏和上网。 维仁才去日本两个星期,心灵空虚加上生理的需要,我觉得日子很难挨,再加上我天天看色情片,令我慾火狂烧,我每晚都要自慰一、两次才能入睡。 我很想勾个男人回家,当下我什麽都不缺就缺个男人来慰籍,但又觉得对不起维仁,心里很矛盾。 虽然我和维仁的观念、思想比一般人开放,但给顶绿帽子他戴,我想维仁还不至於开放到这种程度。 我每天都漫无目的到购物中心逛,都是为了消磨时间,不停的重复。 有一天中午,我到曾经是世界第一高的双子塔逛逛,其实这建筑物里的购物中心我来逛了不少次,一时想不到要去那逛就决定来双子塔走走,打算随便买了一部电影的戏票。 在排队买戏票的时候,有个黑人在我的身後,当时很多人很拥挤,我感觉到被人摸屁股,我想是太拥挤了,身後的黑人不是故意的。 我还回想以前和维仁排队买戏票的时候,他在我身後摸我的屁股,想了一阵子我发觉深厚的黑人是有意摸我的,我回头看他的时候他即刻缩手,在我转回头不久他又再摸我,其实平时的我被男人抽水我也不会很在意。 一直以来黑人是我的性幻想对象,每一次和维仁做爱,我都会幻想和三、四个黑人一起玩,我在想那黑人的阴茎是不是也像色情片的黑人一样粗长? 一直以来我对黑人很好奇很想试试和黑人做爱的滋味,很多次逛街看见黑人,我会有莫名的兴奋。 我一时想着维仁一时想着黑人,对身後摸我屁股的黑人完全没有在意,在买了戏票後我还对他微笑。 离开场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我四处走走,边走边想与黑人做爱的滋味是怎样的?会不会很难顶,我的阴道能容纳它们粗长的阴茎吗? 不知不觉上到二十多楼。我曾听闻这座双子塔越高层越冷清,也发生不少宗强奸案,我在这一层楼没一家商店营业,一个人影也没看见。 在我正要下楼,感觉有尿意,於是我去女厕方便,在方便的时候我发觉内裤被阴道的分泌液弄湿了。 方便之後我从厕间出来,突然我被人捂着嘴,双手也被人紧紧捉着,我看见五个黑人围着我,其中一个是刚才在戏院排队买戏票时摸我屁股的黑人。 他们的手脚很快,没几分钟就将我脱得清光,我知道我将要被强奸。我被按倒在地上,我的嘴仍被捂着,我使力得摇头和夹紧双腿。 摸我屁股的黑人说:「小姐,刚才你被我摸得很爽的样子,现在我们让你爽个够,别假正经。」 我的双腿被分开,四肢分别被他们按着,其中一个已经脱得光光说:「你们好好按着她,我先试试看。」 他一说完伸手摸我的下体说:「哗!她已经湿了,省了不少时间。」 其他人催他:「那你快点,你干了到我们。」 我看见那黑人的阴茎很粗,有十寸长,我完全无法反抗,就让他插入了。 我感觉到下体一阵撕裂的痛,头开始昏眩,我听见他说:「很紧,很滑,这女人很多水。」 他长驱直入,除了撕裂的痛还有被顶到的痛。 我不知道昏眩了多久,在我比较清醒的时候,他还在抽插我,撕裂的痛楚已经减少,快感从下体传至後脑。 虽然我正被强奸,我还是闭着眼睛享受着快感。 正在抽插我的黑人对他的夥伴说:「放开她,她要高潮了。」 的确,我的手脚开始痉挛,我的手一直要抓着什麽,其余的人放开我的手脚,我马上搂着抽插着我的黑人大省呻吟。 他问我:「是不是要高潮了,是就大声说出来。」 我边呻吟边说:「我。。。要高。。。潮。。。要来。。。了。。。」 他俯下身吻我,我紧紧抱着他,他吻得我快要窒息了。我别过头大声嗯了几声,抱得他更紧,我高潮了。 我松开双手,他?起我的双腿继续抽插,其余的人轮流将阴茎塞进我的口,我握着他们的阴茎帮他们口交。 来了几次高潮,第一个干我的黑人在我的体内射精,我被拉起身面向厕所的镜子,第二个黑人从我後方插入,他长驱直入用力一插,我痛得下体完前移大声喊痛,他的阴茎比第一个黑人长,他的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腰恨恨得插我。我痛得哭了起来哀求他:「很痛。。。不要这样。。。痛。。。」 他紧紧抓我的乳房说:「不痛怎麽叫强奸,等下你就爽了。」 他抓我的头发往後拉,下体用力顶着不停扭转屁股问我:「爽不爽?」 我边抽泣边说:「爽。。。」 他用力推我的头说:「犯贱。」 他发狠的抽插我,我听见他对其他人说:「真得很紧很滑,爽。」 其他四个不停玩弄我的乳房,不停的说我很淫荡、淫贱。 其中一个黑人使我向着他,要我弯下腰帮他口交,他的双手抓我的头发移动下体抽插我的口,後面的不停的抽插推我向前,口里的龟头不断顶着我的喉头。 第二个黑人射精後,第三个黑人将我推倒在地上,?起我的双腿放在他的肩上,他抽插了一段时间要我摆狗仔式,他像禽兽般抽插我。 第三个黑人完事後,我全身发软,第四个黑人拉起我,?起我一只腿,插入後他又?起我另一只腿抱起我,他的双手放在我的屁股上,?起我有放手让我跌下,再跌下的时候他的阴茎插入很深很深,我不断的惨叫,他们开心得欢呼起来,我被他用这样的方式抽插,几乎快昏过去了。 我被他这样抽插了很久,也许是他的受累了,他抓着我的屁股下体抽动。 第四个黑人射精了,他放下我後,我要背靠着墙才能站好。第五个黑人也就是在戏院摸我屁股的黑人,他站在我面前一捉着我的下巴说:「我看你很享受的样子。」说完连续掴了我几巴掌,我哭了起来求他不要这样,他反而掴多几巴掌。 他?起我一只腿插入後又放下,我们两人面对面站着,他就这样抽插我。这第五个黑人很粗暴,他不是拉我头发就是呼我巴掌,他抽插了半个多小时命我转身面向墙,我贴着墙他在後方抽插。 我第一次站着做爱,感觉很好。第五个黑人在射精前抽出阴茎抓我的头发用力按我的头使我跪下,他抓着我後脑的头发往後拉使我昂起头,他握着阴茎对着我的脸套动,一会他射精了。 他的精液很浓稠很多,几乎覆盖了我的脸,还有一部分精液射在我的口里,我吞了。第五个黑人看我吞了精液说:「不错,还会吞精。」 说完又呼了我两巴掌才放开我。我无力的躺在地上喘气、抽泣,我听见其中一个黑人说:「让他休息一下,别把她干死了。」 我躺着眼睛微开看着他们,其他四个黑人不断赞第五个黑人:「你真会找,找到一个这麽好『刁』的,看起来又很淫荡。」 大概休息了半个小时,第三个黑人走到我身对着我边伸出食指勾一勾,我知道他要我起身帮他口交。 我含着他的阴茎帮他口交一会,他按着我的头抽插我的口,抽插了几回他一手放在我的後脑将阴茎往我口里插着不放,他对我说:「宝贝,帮我整条含完。」 我皱着眉头看看他看看他的阴茎,他的手推我的後脑,我将口张到最大还剩两寸,我稍微摇摆头渐渐剩余的两寸也进入我的口里。第三个黑人赞说:「很好宝贝,你做得很好,弄得我很爽。」 他整条阴茎在我口里约几十秒,我差不多快窒息了,泪水从眼角流下,还好他快快抽出阴茎让我可以透气。 透了几口气,我双手放在他的屁股上继续帮他口交,偶尔来个深喉,他不停的赞我,我还对他微笑。 其他人围着我,我轮流帮他们口交、深喉。 这样搞了一个多钟头,他们将精液射在我的脸上和口里,第三个黑人要射精时,我含着他的龟头用力吸直到他射完精,我继续含着他的龟头吞吐。 过後我张开口让他看射在我口里的精液,再用舌头拨弄然後吞下,他说:「很好,知道我要些什麽。」 口交、深喉、吞精都是我经常帮维仁做的,他也经常赞我,第三个黑人赞我的时候,不知道为什麽我很开心。吞了他的精液我继续帮第三个黑人口交,他弯下腰问:「可以做了吗?」 我看着他点头,他轻轻推倒我躺在地上,插入後抱着我,我也紧紧抱着他,我们紧抱着接吻。 第三个黑人快速的抽插,偶尔往阴道内顶扭动屁股,在他吻我的颈项的时候,我在他耳边说:「你很棒,插得我很舒服。」 我们维持着男上女下的姿势一直到完事为止。其他的黑人轮着上,有的在我体内射精,有的射在我的脸和口里,第五个黑人在抽插时间中还呼我巴掌。 这回他们没让我休息,第一个黑人躺在地上要我骑在他上面,套入了他的阴茎,我拨弄头发後开始套动,下体偶尔前後左右的扭动、转动。一个黑人说:「这贱货开始会享受了。」 另一个说:「看起来技术不错。」 除了我在上面动之外,第一个黑人在下面也不闲着,我的双手和口没一刻空闲。 换第四个黑人在我下方,我俯在他身上和他接吻,下体套动他的阴茎。我有点累了换他在下方抽插,我仍和他接吻,突然我感觉到屁眼一阵火辣和疼痛,我回头一看,是第五个黑人将阴茎插入我的肛门。 我的屁眼沾了阴道的分泌液和精液,很够润滑第五个黑人很容易就插入,当我回头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将一半阴茎插入。 我痛得泪水狂流,「很痛。。。要裂开。。。了。。。求你。。。不要。。。」 第五个黑人拉我的头发使我起身,双手抓我的乳房强吻我,他在我後面抽插我的肛门。我真希望就此昏过去,实在太痛了。 第五个黑人强吻我一会,要我继续伏在第四个黑人身上,我的阴道和肛门前後两个洞分别被他们抽插。 我边哭边惨叫呻吟。 第五个黑人在我的肛门射精,接着我不知道是谁有插入我的肛门,身後的黑人抽插没多久,第四个黑人建议像刚才他和我做爱一样,两人一起?着我一前一後的抽插我。 我被他们两个扶起身,他们先?起我一只腿分别插入我的阴道和肛门,然後?起我另一只腿,他们将我?高再放下,阴道和肛门同时被抽插感觉很不一样。 第四个黑人射精後换上第三个黑人,我双手搂着他的颈项头伏在他肩上,我身後的黑人很卖力的抽插我的肛门,我完全没力了。 第四个黑人也在我的肛门射精,第三个黑人放下我,我的双脚没力站不稳躺倒在地上。 第三个黑人分开我的双腿一插入就压在我身上抱着我,我也抱着他,他像发狂的禽兽疯狂的抽插我。 我又哭又惨痛呻吟,头不停的左右摇摆偶尔昂起头,在五人当中他的阴茎是最长最粗的。 好不容易第五个黑人射精了,我躺在地上喘着大气,他们分别进入厕间清洗,我想他们已经满足了兽慾。 一直到他们离开我一个人躺在地上,我不知道躺了多久,大概有两个多小时吧!我很辛苦的站起身到厕间清洗脸、身上和下体干了的精液,我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清理号和穿上衣裙,跌跌撞撞的走去搭电梯到停车场那车。 回到家中我浸在浴缸里,不停的回想在厕所被他们强奸的情景,但我有高潮,无数次的高潮,我很满足,我觉得自己很不对劲。 泡了热水之後我直接上床睡觉。第二天我走路还是有点跌跌撞撞,双腿好像合不拢似的,下体隐隐作痛,屁眼还是很痛很火辣,脸上还有第五个黑人呼我巴掌留下来的手印。 连续一个星期,我的下体还是隐隐作痛,屁眼火辣疼痛,深一层想我的内心深处还蛮感谢强奸我的五个黑人,他们解决了我的性需求。 虽然他们对我很粗暴,我觉得还是很感谢他们,没想到我的性幻想会成真,也没想到我第一次和黑人做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整个星期我一直在回想他们强奸我,在想的时候还会开心地笑起来,我想在这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像我一样,被轮奸後会这麽开心,我还希望会重遇他们。 一个星期後我整理手提袋,拿出数码录影机,打开一看里面全是我被轮奸的情景,不知道是他们当中哪一个这麽有闲情拍下被轮奸的我。 我反反覆覆重看第三个黑人强奸我的片段,不知道为什麽我很喜欢他,可能是他的阴茎最粗大最长的关系吧!我很想念他,希望有机会再遇见他,和他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