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叫“方守正”今年28岁,已婚、是个酒店厨师。太太“慧心”比我大7年,以前是我补习老师,现在是投资公司副总裁。我们结婚已经9年多了,其实我和她的开始也甚不伦,可能迟些再说给你们听。但这个故事是关於我太太两个姊妹的。

  去年初,太太说自己36岁年纪开始老,想要小孩,我们便积极“造人”太太成熟了比年轻时更开放,所以我们的性爱也相当频密,小电弹、皮靴、网丝通通齐全。计划试了接近一年都没成果,太太建议找医生验身。报告发现太太子宫酸素过高,不能产子,我们都很伤心,但得接受现实。我们考虑过领养,但太太不喜欢,人工受孕不通因为问题在於女方。去到最后只可以借用别人的子宫,但谁会免费愿意帮人十月怀胎呢!况且这等勾当在香港是违法的呢!

  太太想到找来刚刚离婚的姐姐代产,她说既然自己的卵子有问题要借用姐姐的卵子,再花上数十万圆人工受孕后再植入姐姐体内,倒不如要我直接跟姐姐那样那样,岂非更好!

  我听后假装大发雷霆,说怎么可能,但其实大姨“慧贞”虽然刚刚40岁,却是个相当有女人味的美妇。慧贞肤色白晢所以看来很年轻,一般人都以为她只是三十出头。大姨身材大约36C/28/38,五尺三寸高,是个资深大律师。由於工作需要,大姨衣着十分保守,永远都只穿一式一样的黑色紧身套装加黑丝袜高跟鞋。她是个工作狂,亦因此5年前和丈夫离婚了。她们没子女,所以离婚后,慧贞可以全情投入工作,短短数年已经是全港数一数二的刑事律师。

  想到有可能跟这个遥不可及的大姨做爱,我只是想已经兴奋了。但我还是假装慨愤,最后慧心还送了一只名贵手表请我帮忙。其实我这关容易,她姐姐那关却很难了。

  第一是这个想法近乎乱伦,怎能要一个深信法律的女性去当这些事呢!第二是慧贞已经放弃了男人和爱情,只有工作。第三是大姨已经多年没行房,要她突然跟男人做,是有技术上的问题的!但是我太太性格就是想到便一定要做,所以她便直接跟慧贞说了。大姨听后不但没有答应,还狠狠的闹了慧心数个小时,幸好慧心父母早已不在,否则可能更麻烦。

  太太回来哭着对我说,“姐姐说了不,便是不了!”

  我说她们姓“司马”的女儿个个都是说一不二的呢!

  如此相安无事又过了数月,大家渐渐把这件事忘了。这天突然太太兴高采烈的问我圣诞节有空去旅行么,我说可以,她便说相约了姐姐妹妹和我四人一同到北海道过节。我起初也没觉得什么,直到起程前,太太突然说当医生的妹妹“慧岚”要代同事留守医院,我便觉得有点可疑。

  北海道12月是非常冻的,我们没有滑雪,只打算到处吃鱼生和浸温泉。第一天晚上我们在自己的酒店吃过饭,慧心便邀请大家到酒店内的风吕。这个是个男女共浴的传统风吕,大姨慧贞起初还不想在这里浸,但经慧心游说也只好答应。

  我先到风吕,看着外面下雪,暖暖的温泉真的很浪漫呢。太太和大姨来到,见太太脱光衣服下水,大姨脱下毛巾,里面却穿了一件头的老土泳衣。虽然如此,她在我面前下水,我望着她雪白的肌肤和丰满的乳房,还有那圆润的臀部,也立即有些身理反应呢。

  慧心在水里多次劝导姐姐脱去泳衣:“家姐,这里只得我们三人,别害羞,脱光浸浴舒服多了!”

  “慧心!别胡闹了!我说不便是不!”

  慧心父母早死,慧贞十八岁便要兼职养家供妹妹入大学后还可以当上大律师,她的毅力是不能置疑的。而且慧心和妹妹也相当敬畏这个姐姐,比母亲更甚。

  最后我们静静的享受了温泉,能跟这两个美人浸浴,我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接下来的数天,我们都按照慧心的建议到小樽、登别、函馆等地方观光,在临回港前的晚上,我们到了一家出名酿酒的小店吃饭,席间店东不断的给我们试不同的清酒,算下来每人都喝了四、五瓶酒呢。

  慧贞自幼行走江湖,酒量了得,我和慧心都喝得大半醉了,她反而清醒地扶着妹妹回酒店。上到了房间门口,慧贞说过晚安,慧心却说要再饮,姐姐说不,但这次妹妹却大吵大闹说要喝完房内那小小的一瓶“大吟酿”才肯睡觉。

  大姨最后勉强答应,祝酒时慧心说:“多谢家姐多年来照顾我,供书教学……比妈妈还要好……”

  边说边哭。

  “好了好了……别哭了,慧心乖……干杯,姐姐知道你疼我……”

  说着便扶她到床上休息了。慧贞放下杯子亦回房间去了。

  慧心在床上睡了数分钟左右突然起来说:“守正!我遗漏了手机在餐馆!”

  “真的!你有带手机到那里么!”

  说着我在她手袋及房间内寻找。

  “咦……哈哈哈……好像没有,对了,吃饭前我留了在姐姐房,你可以帮我去拿吗?”

  她想到没是遗失手机,便又躺卧在床上睡了。

  “真是给你吓坏了!”

  我拿了房门卡,便往大姨房去了。

  怎料我敲了数次房门都没人应,心想可能她在洗澡,既然手机在里面,明天再拿也不迟,便打算回去。就在这时,房门慢慢的打开,我看见慧贞摇摇欲坠的托着头开门,我便立即上前把她扶着,问:“大姨……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啊!原来是守正,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酒醉吧……但我很少这样的……”

  还未说完便往后坠了。我立即把她整个人抱住,我触摸到她手臂时,发现非常烫,便说:“大姨,你好像是在发烧呢!来我带你看医生去。”

  我把她背起,首次感到那对柔软的乳房压在我背上。

  “不需要喇……我没事……只是口干而已……”

  於是我便把慧贞放在床上,倒了杯茶给她喝。我看见她面颊通红,眼光呆滞,喝过热茶后她觉得更热,便除下丝质恤衫,还剩下黑色吊带小背心和牛仔裤。虽然如此,这刻的慧贞的表情和坐姿却异常地性感,她把左腿跷到右腿上,用左手大力的按着小腹,整个人像蛇般扭曲。

  “大姨……你怎么喇,肚子不舒服吗?”

  说着我便蹲在她面前,轻轻摸了她手背一下,谁不知慧贞反应极大,整个人弹了起来,说:“没有……我没事的,我想只需洗个澡便没事了……”

  说话时候,她的表情很奇怪,全程没有望着我。

  我深感不妥,便追向她回避的目光,再近距离望着她的眼睛,她可能知道我察觉有异,也不再回避,正正的望向我。只见慧贞眉头紧皱,眼睛湿湿,面颊通红,连嘴唇也是涨涨的,勉强地说:“守正,放心吧!你先回去陪慧心吧,我能够照顾自己的……”

  我一直望着她的表情,我看到慧贞的眼睛在我的面上打量,由我眉目到鼻子到嘴唇,到最后她轻轻眯了眼,嘴角竟然微微的动起来,这表情呈现了一刻,她便摇了两下头,飞快转身入了浴室,其时还说:“那你先回去吧,我洗澡了!”

  说着把门关上。

  我本来也打算回房间,但我经过浴室时依稀听到里面传来微微的呻吟声,好像她在哭泣似的,想到整件事情的奇怪,我便留下来,确保她出来后没事。为免她误会,我还是大声对她说:“大姨!我还是放心不下,我待你洗澡完没事我才回去吧!没关系,慧心睡了,我反正有空呢!”

  说着我便开了电视,里面没有回应,转眼传来了水声,我便安心在看电视。

  又过了十数分钟,里面水声停了!但是过了很久,慧贞都还未出来,我再等了一会,觉得不妥便打算去敲门。

  “格叻……”

  门终於打开了,我也顺势打算回房:“大姨……你出来便好,那你早点休息吧,明早我们要一早起程回港呢!”

  怎料慧贞从浴室出来把我拦住,见她放下了一把她惯常束起的长发,身穿浴袍,一脸风情的说:“哎唷……你还在这里便好了,干吗这么急回去呢!我有说话要跟你说呢,先坐下好吗?”

  看见这情景,我整个人呆了!

  我十年来都从没见过大姨把长发放下,她永远都把头发结髻,这刻看来,她彷佛年轻了十年有多!她的肌肤一向都是三姊妹中最好,不涂脂粉的面容真的一点瑕疵都没有。慧贞这种女人是禾竿盖珍珠呢,平常总是硬崩崩,总是穿得密密实实,把所有女人的魅力都尽收藏,怎么原来是个大美人呢!

  慧贞缓缓的行过床边,到了落地窗前的沙发椅坐下了。她把左腿跷在右腿之上,整条美腿在浴袍底下露出,相当诱惑的姿势。我那刻真的吓坏了,心跳不停加速,傻傻的站在浴室前。

  “这……这是……你……怎么……我……”

  “什么你你我我……来,我的好妹夫,坐到床边陪我好吗?”

  我点头示意,但仔细看她的面容,见她的脸比早前还红,笑眯眯地望着我,眼中充满欲望似的。

  坐在床边,慧贞要我靠近些,然后拖住我的手说:“放心守正……我没事,相反,我想跟你说的就是……这刻我很开心呢……我已经很多年没这样的开心了,身体很舒服啊……当然有你在陪我,更开心呢!”

  这肌肤之亲虽然只是拖手,但慧贞热烫的体温我却完全感受到。接着,她拨了长发,左右腿对换交叠,再说:“好妹夫,你说实话,大姨我是否老了,你看皮肤都开始皱了,对吗?”

  虽然事情发展至此,我还是惊魂未定,眼前又有如此美艳的熟女,但这个问题却很容易答:“当然不是啦!我就是赞叹很少看见大姨的这一面,原来多年青,比起任何少女都要美得多!”

  “才不是呢,小伙子……你这样逗老娘,人家大你十年有多,你不是有什么企图吧?”

  大姨甜笑地说。

  “这都是真话呢,我经验虽然浅,但至少可以肯定大姨是我认识当中最美的女人!”

  怎么我也开始打情骂悄起来!

  “对吗?比慧心还要美!”

  “你是三姊妹中最美的一个呢,难道你不知道?”这句说话慧贞十分受用,笑颜尽露,说:“好妹夫,你这样轻薄的说话,不怕我告状么?”

  听她这么说我也有少少担心,但看见大姨此刻风情万种,真的什么也不怕了:“那只好是牡丹花下死吧……我都只会实话实说!”

  慧贞这时突然起来,站在我面前,说:“我跟你闹着玩而已,这里北海道的事……就留在北海道吧。难道……我不知道你留下来的真正原因么?”

  说罢便把浴袍脱下,赤裸裸的在我跟前。

  我的天呀!那里来的好运,这么绝色的熟女竟然会赤裸在我面前。大姨全身的肌肤都哲白,那对乳房和我早前在风吕幻想的一样,又大又圆又挺。但是最美的还是纤腰接着臀部的曲线,那完美的线条只会在成熟的美女身上找到,这曲线加上稍粗的大腿和修长的小腿,能把任何血气方刚的男性迷倒。

  我顿时感到一股热流直达下体,肉棒不由自主的硬起来,我迅速跷脚遮掩。

  “好妹夫,今天很累呢!大姨年纪大了,可以替我按摩肩膊吗?”

  说着便面向床上躺下。作为成人,这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但是那个毕竟是自己太太的姐姐,我的道德防线还在。

  “好吧……”

  我站在床边,弯着身把手放在慧贞肩膊上,轻轻的按摩,但反而被骂:“哪有人这样按的,来吧,坐到我背上按吧!”

  我当然照样做,但首次坐在大姨的裸体上面,我的心不停“噗、噗、噗、噗”跳呢。

  我轻轻的按了数下,便逐渐加强力度,听到慧贞开始有反应,轻声吟:“噢……噢……噢……噢……啊!舒服呀!”

  救命呀,每一句的呻吟都是骚软蚀骨的叫声,尤其是来自一把成熟的女性声线,我感到下体不断膨胀,跟着她的吟声摇动。

  “啊……嗯……嗯……嗯……对了,就是那里!大力点……噢!厉害呀……”持续的呻吟声音早已令我神魂颠倒,我受够了!是你逼我的!

  我停下来把大姨反转过来,整个人压在她身上,用嘴唇跟她接吻,她不但没有丝毫抗拒,还主动跟我卷舌。大姨的口水很甜,舌头很滑,而她的湿吻技巧很好,我俩在床上互吻了接近十分钟双方才愿意停下来。

  接着慧贞迅速的把我衣服脱光,看见她这么主动,眼神充满欲火,我突然想起慧心逼她喝下的酒,那时每杯酒早已经斟好,莫非她偷了我的媚药!想起来大姨的表现跟当年的她一样,我便明白为何端庄的大姨会如此发春!

  这刻大姨见我心神彷佛,便继续用自己的身体跟我磨擦,令我心想,既然难得太太要我享用这大美人,我又何不成人之美!想到这里一切疑团解开,我立即恢复心情,集中精神享受不伦之性!

  我突然反客为主的把慧贞抱住,往她乳头上吸啜,不忙用手玩弄她的另一边乳头。慧贞对我突如其来的进攻感到极其兴奋,竟然“噢!”

  的叫了出来。玩弄了一会,我心里一直渴望探勘另一个地方,便逐渐往她下方移去。

  大姨似乎意会到我所想,大力的搂实我,狂吻我耳孔后轻声的说:“人家那里……很久没有了……我……害羞……呢”这句说话把我的魂魄也勾了去。这副成熟的胴体竟然是多年未经人道,真是太诱人了。

  “大姨……那我不碰你那儿便是了!”

  “不……那又……不需要,人家心痒了……你……只要温柔些便可……守正?”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变得很细小了。我再次向桃源出发,来到慧贞的阴部,她配合地微微张开大腿,我把头往那里嗅了一口,一阵浓烈的熟女香味传来,肥皂味夹杂着像麝香般的淫水,好像麻醉了我的臭觉神经,啊……原来她是这样的味道!

  我忍不住轻轻用舌头舔向她的阴唇,她那里有如处女般敏感,待舌头碰到阴唇她仿似触电的抽搐了几下,更骚叫了几声:“噢!”

  之后很自然地摆放小腿在我的肩膊上,这个姿势好淫秽呢!这刻,我的大姨已经发情得完完全全湿透,无论我怎样喝下那甜蜜的淫水,总是会源源不绝的供应。慧贞发现我在喝她的分泌,觉得颇难为情,道:“哎唷……不要啦……那些东西脏呢!”

  “胡说!这才是世上最甜的美酒呢!”

  说着我把舌头伸长的插入,阴唇贴着我的鼻孔,我用劲的前后抽插,同时用手指轻拨她浓密乌黑的阴毛。

  “啊呀……唔……撩大力点好吗!很痒呢!”

  其实此刻我的肉棒已经充血多时,擎天的巨柱跟着我摇摆不定,大姨突然起来,把整个身子倒转了,69式的让我品嚐美鲍,同时给我舒畅。

  她用舌头在我龟头底部的神经开始舔起而后卷动,接着便在龟嘴吸啜,我感觉到一些精水流了出来。慧贞很享受的不断舔,好像是小孩吃棒棒糖一样,还不时说:“唔……好吃,真香呢……噢……真甜啊!”

  想不到孤独多年的美人,一拾起阳具,那些技术便都全回来,不一会她便开始含下整条巨棒。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大姨一边替我口交一边让我舔她,很快我便兴奋过度,但我不能早完事,大姨多年以来的首次必定要有高潮的。所以我把肉棒拔出,却听到她失望的“呀……”

  了一声。

  我立即解释说:“呀……我忍不住了……好妹夫要插入大姨了……来,接住了……”

  “啊!什么!”

  这说话令慧贞从迷糊中醒来,说:“怎么可以!一定不能!”我却已经把持不住,说:“好姐姐,别这样对我……我忍不住了,我要呀!”慧贞还是坚持不肯,向前想逃走,我便说:“你不痒么!只有是给我插入……才能解你饥渴呢!”

  她停下来想了一想,轻轻的按住下阴,也认同身体的需要。

  我见她犹豫,便把握时间,将她压在床上,劈开她的大腿,让肉棒向上轻轻一顶,“唧”一声,我们二人终於合二为一了。

  差不多同一时间,我俩都因快感叫了出来:“噢!”

  大姨立即反了眼睛,把我紧紧的抱住。我亦开始慢慢一下一下的抽插,湿润的阴道令交合非常舒畅。首先我是每一下都插到底部,她会应声呻吟:“哗!”

  我逐渐加速,她的呼吸也兴奋地加速。

  我抱她起来,女上男下的让她的阴核跟我的盆骨磨擦,让她边插边磨,有两种快感。她也十分受用,整个人都发起情来,说:“阿正!这姿势美妙啊!磨我吧……噢……舒服死我了,我最爱的守正!”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叫我名字更让我兴奋,我更大力的抽插,说:“慧贞!我爱死你了……你知道我其实一直暗恋你么!”

  她听后把我抱住,强吻着我,舌头不停在挑拨,不忙说:“真的么!那你尽情插吧,我是你的了!”

  我突然感到下体压力增加,要泄了,便说:“爱人……我要爆精了,你全接下吧!”

  慧贞呼吸变得非常急速,也是时候高潮,但却说:“唔……拔出来吧……这样人家会怀孕的啊!”

  口里是这样说,腰间却不停地摇。

  “宝贝……太迟了,我们一同去吧!”

  我说。

  “好……好……好呀,宝贝……尽情射吧……把我填满吧!”

  “啊呀!”

  二人同声大叫,连绵不绝的精液全数射入慧贞穴内,我射完一次又一次,美人却咬紧牙关静静的抽搐,连脚趾也都全弯起来……终於静止下来,太太的大姐躺在妹夫怀中,下阴还不停地流出精液。不一会,她好像渐渐从媚药中醒过来,轻轻把我推开,躲进被窝中,我见她羞愧地回避我眼神,也静静地拾起衣服,更衣后我便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已经是二时,原来我们大战了两个多小时,幸好太太还是熟睡不醒,但我心中却知道这些一切都是她的安排,想到大姨现在的心情,我对她起了无尽怜爱之心。

  翌日,我们三人吃早饭时都没谈话,看来大家都心知肚明发生了什么事,看见大姨慧贞又束起了发髻,黑色樽领衫长裤,我差点不能相信昨天晚上的是她的呢!

  第二章

  回港后,慧贞罕有地跟我们失去联络。致电给她总是碰上留言信箱,她甚少回覆电话,就算是回覆也总是说工作太忙了。只有她的妹妹“慧岚”偶然还有机会跟她用膳。

  如是者过了半年,太太慧心终于忍不住闯上了姐姐的事务所,二人闲谈了几句,慧心便逼迫姐姐晚上来我们家里吃饭,起初慧贞坚拒,但最后都给屈服了。

  我在酒店当总厨,算是历来最年轻的一位,其实我也真的有点才华的。

  由于工作关系,在家里我甚少自己操刀煮食,但这天慧心要求我一定要亲自为姐姐煮她最喜欢的烧鹅肝牛扒,想到自北海道至今,半年没见过她,也十分挂念呢!所以我必定要弄最美味的佳肴给她品嚐。

  慧贞晚上八时才到达我们家,这天晚上她又惯常的一身全素色打扮,米黄色的樽领加上黑色西裤套装,不施脂粉的她把长发束起成髻,面上木讷的表情真的是座冰山呢……晚饭也算融洽,可能大姨是因为我亲手弄了她最喜欢的美食,逐渐她的心情也和缓起来。

  我们多月来没见,互相谈及工作和生活的趣事,看见大家又如往常一样,真是愉快。

  饭后,慧心突然拉了大姨入房说密话,我便在厨房洗碗。

  不一会,房内传来吵架声,我立即跑到门前,听到慧贞说:“够了够了!我听够了这些疯言疯语了!你是否变态的?那有人迷魂姐姐跟自己的丈夫搞鬼的!你……”

  姐姐激动得哭了起来。

  “我又不是要你们来真的,我只是想你替我们生小孩而已!”

  “……你知道甚么是道德伦理么!我怎么教了个恶魔出来?你别再说了,我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姐姐,难道你不替爸爸妈妈着想,妹妹是哪样的,我又不能生,你也四十岁了,我们家族难道要绝后?”

  “心!你不要跟我来这套,爸妈从来都不是那么迂腐的……有后便有后,没有后便没有后,那有得强求!”

  慧贞就是这样的,从来对人生都是那么有看法,有智慧的。

  她就是强而不蛮,刚中带柔的一个女人。其实她的胸襟比很多男性广阔,又重亲情,试问有多少人比至亲出卖,还可以这样轻易原谅呢?

  “姐姐,我真的不明白,这又不是难为你,北海道那晚上,你不是很开心吗!”

  “你!你还敢提起这件事!我猜守正也不知道你下了药吧!你对得住他么!”“姐姐,你离婚前都已经很久没干那回事了,到现在不只六、七年吧!你还是个女人吗?怎会没有需要呢!”

  慧心自小便是这样,慧贞为了弥补失去双亲之痛,总是给与妹妹最好的,自己不吃也留给妹妹,弄成慧心公主的脾气,说话总是口不择言。

  “你怎可以这样说的!我是你的大姐!”

  说罢,慧贞便冲出房门,还把我撞过正着。

  “大姨……大姨!”

  我尝试叫着慧贞,但她却一支箭般离开了。

  这时慧心才慢慢从房中出来,我也看不过眼:“心!你……这样说太过份了!”

  “我说的不是真话吗?她不是孤单一人吗?我这样很难为她吗?”

  一连串的问题,好像有点道理,是歪理……

  我看她们两姊妹可能要冷战很久了,怎料隔天的下午,慧贞特别早下班,来了我家便一直在睡房跟太太谈话。一直由三点到大约六点,我想知道应否煮饭,便想敲门,却听到房内传来慧心的哭声。

  我紧张起来便偷听了:“唔……只好到美国试试……”

  “怎么你不早说呢……我还以为……”

  “姐姐也不用担心,慧岚不是说吗,吃中药有机会没事呢?”

  听后我呆了!

  甚么!我立即打开房门,二人坐在床上手牵手。

  “慧心!你说甚么!你有病么?”

  “正,你都听到了……反正都要跟你说的,其实是这样的,我一年前发现自己患了子宫颈癌,已过了第四期,看过医生说还有大约一年半寿命……”

  “甚么!怎么你不早说!”

  慧心哭着说:“我这种是稀有的”阴性血型癌“不能做手术的,说了也没有用!”

  “那有没有找别的医生确诊?”

  “当然有呢!都给慧岚看过了。”

  太太的妹妹是妇科医生,在英国那边当了三年。

  既然自己妹妹都看过,那一定不是假的了……“怪不得这年来你做尽这些怪事……”

  我说。

  “对,我是于我们验身时发现的,其实我不是子宫酸素过高,只是不想你知道我时日无多了……”

  这刻慧贞早已哭得双眼通红了,便说:“……对,怪不得她在北海道做了那件事……原来她是想在她去后还可以有小孩陪伴着你呢,阿正!”

  我整个人跌倒在地上呆了。

  那天晚上我也不记得我们有没有吃过饭,时间好像停顿了,但又很快地流走。

  这晚,大姨留了下来陪慧心睡,我便在客房睡了。

  次晨,我起来发现两姊妹不见了,便打电话给太太,发现有短讯:“守正,不要担心我,我会在姐姐家居住,这边有女佣,我还会请看护,我会在这里住上一星期,期间姐姐会到我们家陪你,昨晚她已经应承替我们作代母,她这个星期排卵,请尽量配合吧。为了我的感受,请暂时不要找我。”

  我也不懂得形容这刻的感受呢,自己太太患上绝症又何来心情呢,但想到这是她最后的心愿,也不得不接受,况且大姨绝对是个绝色情人呢。

  今天下班时心情十分紧张,到底大姨到了我家没有?今天晚上又会怎样呢?

  谜题很快解开了。

  入门后,我看见慧贞正在摆放行李,她身穿黑色套装,脚穿拖鞋,向我说:“守正,回来了?”

  “对,大姨……我回来了……”

  真是尴尬的气氛。

  待我经过客房才知道慧贞已经把行李在客房放好,衣柜里都摆放了数件衣服,我也不便多望,便迅速入了自己房间。

  休息了一会,我换了衣服后,便打算预备食物,却发现慧贞也换了便服在洗菜,我立即上前帮忙,说:“大姨,这些事我来做吧……我是厨师嘛!”

  “就是因为你是厨师,整天都在煮饭,下班了,让我来做吧!”

  我却争着帮手,说:“这样怎行呢?我来做吧……”

  突然慧贞把手上的蔬菜丢在洗手盆,说:“守正……我不是客人呢,我会住在这里一会的,难道你打算甚么也不要我做么!”

  我想了一想,便道:“大姨骂得对……那么我去看电视了……”

  因为慧心不懂得做菜,所以我们如果不是我煮,便通常是在外面吃的,这天吃到大姨的手势,原来家常便饭也有别的风味呢!晚饭时,我们刻意回避不谈慧心的病,只是谈天说地,我想这天来一直都是愁云惨雾,我俩难得休息一会,心情都轻松点。

  饭后,我坚持要洗碗碟,慧贞便回了房间预备洗澡。

  洗完碗碟,我便听到水声,是大姨的洗澡声,这又令我回想起北海道的情景。

  但是此刻的大姨却是清清醒醒的啊。

  我躺在大厅看电视,不一会竟然睡着了,迷糊间感到有人替我盖了绵被,并传来阵阵幽香。

  可能是这两天的压力大,真的很累了,醒来已经是十二时,大厅的灯都关了。

  我起来拾起被窝,看见客房门已关上,心中竟然舒了口气。

  怎么呢!我不是也期待跟大姨再一起么?这些日子来,每次打手枪的对象不都是她么!现在人家活生生的睡在隔壁,这里便只得孤男寡女,怎么又退缩起来!我回到房间,拿出睡衣便到浴室洗澡,热腾腾的蒸气中,我彷佛看到女性的曲线,看来跟大姨相处了半天,我下意式地又起了淫念。

  所以洗澡后我便迅速回到房间,锁上门,开了电脑,上了常到的色情网址,看了一会,我便拿出肉棒来轻轻拨弄。

  “原来你是喜欢这些的!”

  突然我背后竟然传来慧贞的声音,我真的差点吓破胆,便整个人跳了起来。

  她立即轻轻拍我的心口说:“啊!对不起阿正,不要怕,不要怕,我一直在床上你没见到么!”

  我回过魂才发现眼前的慧贞是多么的陌生。

  大姨原来偷偷的换上了慧心平常用来跟我做爱时穿着的性感睡衣,黑色丝质花边的胸围跟同款式开孔内裤,还穿上了吊带黑色丝袜和睡房高跟鞋。

  我从下至上打量,看见她又放下了那头乌黑的长长美发,雪般白滑的肌肤配搭性感到极点的装扮,我那刻真的呆了十数秒!慧贞被我瞪着,本身非常保守的她想到自己穿成这样在男生面前,突然觉得很害羞,便坐在床上,用双手盖着面目,说:“啊……别这望了……我穿得很奇怪,是吗……羞死喇……很丑呢……我还是换衣服去了……”

  怎么原来在卧室里的慧贞说话是如此娇悄的呢!她的动静这刻看来还很像个少女呢。

  “不……才不是呢,我只是没见过这么美艳性感的你呢?”

  “花言巧语!在北海道那时不是……”

  说到最后她也觉得害羞,亦没有说完句子。

  “对,那次真是震撼呢!但我喜欢你花心思为我穿成这个骚样子……你的腿很美啊!”

  “当真!”

  说着大姨便把美腿跷起来,轻轻的踢动高跟鞋,再说:“阿正……我年纪大你这么多,其实这样要你……跟我……那个……真的是可以吗?”

  眼前的这个风骚女人真的是慧贞么!“大姨……别说成这样子吧……老实说,任何男性看见眼前的这个你都会想跟你做那个吧……”

  “但是……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对不起慧心呢?”

  大姨问。

  “我们也只是成全她的心愿吧!”

  看见她眼神中还带点犹豫,我轻轻的搭着慧贞的肩膊再说:“……好姐姐,我们只是肉体上的交合,其实跟做运动没什么大分别呢?”

  听到这说话,慧贞“叽”了一声笑了出来,说:“你这小伙子,总爱胡说,这是甚么歪理,做那个……怎能和做运动相比呢!”

  大姨连这些教训人的表情都是那么娇悄和富女人味的!说着,她示意我坐到她旁边,说:“……但你说得对,这都只是肉体上,我们都爱慧心,做这些都是为她,不需要内咎。对吗!”

  我点了头,然后把我的手放在她穿了黑丝袜的大腿上,虽然慧贞已经刻意以性感装扮来吸引我,但当我们有肌肤接触,她身体还是轻轻抽搐了一下。

  毕竟上次在北海道时,慧贞的神志不清,这刻我俩都十分清醒,慧贞活生生是个淑女,多年来没行房事,突然面红起来。

  她感到面红耳赤,都觉得很尴尬,双手盖面地说:“……我怎么喇……又不是少艾处女,怎么会这么紧张呢……”

  我立即站起来,把灯关上,说:“大姨,你先躺在床上休息一会,我很快便回来……”

  说着便跑往大厅去,却听到她说:“……你……怎么这个时候还……”

  不一会,我便回来,发现慧贞经已脱下高跟鞋,躲到被窝里面。

  我左手拿着两只酒杯,右手拿着香槟,说:“看看是甚么!”

  “啊!原来你去了买酒回来……唔……这不是很麻烦吗?”

  她说。

  我坐在她身边,斟了杯酒,递了给她,却见她眼红红地望着酒杯,一口起喝光了,温柔轻声说:“阿正……你真是体贴,知道我害羞便跑去买香槟回来……”我再把酒杯斟满,这次她举了杯,对我说:“……从来都没有人为我这样做,多谢你……”

  “大姨,只要你喜欢,我往后会对你更好的!”

  她又一次把酒乾了,放下酒杯,突然搂住我的颈部,深深的吻了一口,说:“……在这里,不要叫我大姨好吗?”

  “……嗯,知道了……慧贞……”

  我也放下酒樽、酒杯,掀起被窝,把她整个人抱了入怀,跟她不断地湿吻。

  不知怎么,我们的身体都很配合,动作位置都很有默契,我们的舌头在不停卷动时,我的手已不知不觉地抚弄着她的胸围。

  这件晚装很薄,所以她能感应得很清楚每一下的爱抚,她的乳房特别敏感,都是因为太久没干这事情了。

  “噢……唔!”

  慧贞轻轻的呻吟,躺卧在床上翘起腰部,我便用嘴唇轻轻吻向她双乳。

  我把她的胸围除下,看见那对坚挺的巨乳,粉红色的乳头,又会有谁相信这是个四十岁妇人的身体呢。

  舌头不停的在她的乳头舔转,慧贞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出尽力抱住我的头,并说:“噢……很痒呀……啊……”

  同时,她伸手往自己的下面,隔着性感的内裤,轻轻的磨,又在阴核那儿画圆圈,闭上眼睛十分享受。

  我看见这景象,下体经已充血已久,这刻在内裤的顶部跑出来透气。

  我在她耳珠吻起来,接着又把舌头伸入她耳孔,味道又香又苦,但却已令到慧贞叫了起来:“噢……呀!”

  我又在她耳边说:“……原来慧贞平常是这样解决的哦……真淫秽呢……”

  这句说话彷佛提醒了她正在抚摸阴核,立即停了手,害羞地说:“……才没有呢!我……”

  虽然她停了手,但面上的笑容眼神却越来越迷惑了,便索性劈开双腿夹住我的左腿,我的膝部紧紧的贴着她的阴户。

  那里虽然隔着内裤,这刻里面的淫水却早已渗透出来,整条小内裤都深透。

  想到自己一直敬佩的大姨,平常多严肃端庄,这刻竟然自愿地用阴唇磨我,我是否做梦呢!肉棒这刻开始涨得有点痛,刚好慧贞的手碰到了,惊叫了一声:“哇……这么粗壮的呢!”

  同时也温柔地拨弄了两下,那嫩滑的手带给我惊喜的快感。

  “唔……贞贞,你来帮我吧……很辛苦啊……”

  慧贞听到我对她的昵称,整个人都热情起来,说:“唔……很喜欢你这样叫我……来,脱了它!”

  她替我除下内裤时,擎天的巨柱就放在她面前,她害羞地面红了,说:“哇……嗯……很大啊,香呀!”

  她二话不说的替我舔起来,之后更上上下下的帮我出力吸啜,激烈的快感迅速渗透我全身,但她的表情却比我还享受似的。

  慧贞的耐力非凡,不断的替我舔啜,轻易地已经十分钟,但我怕到她痞在地上辛苦,终于把她扶了起来。

  我从她后面搂住,那对丝袜贴着我的大腿,又性感又舒服。我在她的颈开始吻起,到背部,到腰部,一直吻到臀部。

  我的双手亦四处游走,在她的大腿上抚摸,又把她臀部轻轻打开,她很自然地向前弯了身,露出了肛门和阴户。

  我在那里一嗅,多个月来我时常怀念的就是这刺鼻的香气,浓郁的成熟女性体味涌至,我忍不住伸出舌头往那里深深舔,浓浓的白色淫液被我喝下后,我把我的鼻子在她的阴户上磨擦,弄得我整块面都是淫水。

  这连串动作把她抛到九天之上,她忍不住大叫:“噢!不要喇……正正,那儿脏呢,人家还未清洗那里的啊……啊呀……”

  “怪不得这么香呢!贞贞,我要多喝些!”

  说着我便在出力地在那里舔食,又用舌头插入深处,她更兴奋说:“噢……那里……舒服呀……”

  之后她说了一句我不相信会出自她口的说话:“正正,我要喇,请你进来吧!”

  多么直接又动听的一句话,我却还想听到更多:“……甚么!我不明白啊?”

  慧贞知道我在打情骂悄,便附和地说:“……我要正正的肉棒,请你干我的小穴吧!”

  最后的那几个字特别柔媚。

  我轻轻的把那对被黑色丝袜紧套的性感美腿承托在我的颈膊,我往小腿上一闻,吻了一下,之后便拿起那条不倒的金枪,把龟头跟阴唇磨擦,迟迟不插入。

  过了一会,欲火焚身的慧贞终于忍不住了:“啊呀!宝贝呀,不要作弄奴家了……我全身都在烧呢!”

  “那你要我怎样呢?大声说出来吧!”

  我笑说。

  “我要正正的大肉棒插我那搔痒的阴穴啊!”

  我还未等她说完,我往前一顶,整条阳具入没至顶,我的盆骨碰到她的阴核,她立即大叫:“哗!噢!”

  我加速的抽插,保持着我上她下的姿势不断插,慧贞紧闭双眼,咬住下唇,不断叫:“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同时又用手把我抱紧,跟我湿吻。

  过了一会我把她反过来,她骑着我,这个姿态可以看清楚她整个人,特别是那个半开的胸围,腰间凌乱的袜带扣,诱惑的美腿,和此刻充满淫荡表情的脸庞。

  我忍不住说:“贞姐姐,你真的很美,如果可以永远跟你这样,那多好!”

  “噢噢噢……我也很舒服呢,哇!不要停呀!”

  “贞贞,清醒的你被上次更浪呢!你真迷人!”

  “对吗!我上次也有点蒙胧……今晚你要令我难忘的啊!”

  说着她便弯腰下来跟我亲嘴,她的口气很香甜呢!我被她挑战便抱她下床,她也顽皮地穿回高跟鞋,走到墙边双手按着墙,翘起屁股,回头摆出一副成人电影女角的姿势,我心想:“……她是如此的有情趣,又性感入骨,只可惜收藏在冷冰冰的外表底下!”我飞快在她后面插入,这时的她眯着眼,咬着唇,我大力不停的插了十数下,见她突然静了,只是沉沉地呼吸,大力地捉紧我双手,不断摇,阴唇更逐渐缩紧,我知她快高潮了,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便说:“啊呀……噢!爱姐姐,我可以放纵尽情在你里面爆吗?”

  “啊!啊!啊!啊!啊!还需说的,宝贝,射吧,全数射在我里面吧,我要为你怀孕呢!我要啊!”

  “啊!来了!”

  “哗!热的!”便这样,我不停地将很多很多热腾腾的精液灌入这个美艳熟女的淫穴里面。

  慧贞弯了背,紧闭眼,大声地呻吟了一句:“噢!”

  大量的精液从那里流到两腿内侧,黑色的丝袜都变白了!一连串的喘气呻吟声过后,我轻轻的把慧贞抱住,尝试给她一个吻,但她把手指放在自己嘴唇上说:“阿正……别搞错了,我们只是为了生育而已,平时你还是我的好妹夫,对吗?”

  慧贞的语气又变回那个端庄的模样。

  我难以掩饰失望的表情,苦笑说:“……我明白的,慧……大姨……”

  说着,慧贞也起来收拾衣服回到客房睡觉,在她离开房间的一刻,一种强烈的感觉突然令我觉得很迷茫,怎么眼前的这个人会有完全不同的两面呢。

  一刻是热情如火,但迅间又变得冷漠无情,我也只有呆了的坐在床前。

  关了灯,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睡,脑海里尽是刚才慧贞的表情,房里还清晰可以闻到她女性的气味呢,转眼间已经是三点半。

  突然有敲门声,之后门打开了,黑色的背影是慧贞来的,她轻声说:“唔……你睡了吗?”

  我答:“还未……睡不着呢……”

  她关了门坐在床的另一边,再说:“……你不开心……是为了甚么?”

  “……我想是……为何你会突然对我这么冷淡吧……我还以为你喜欢我的……”

  她没有回应,寂静的房里我在黑暗中听到她在哭,说:“……我可以喜欢么!这么多年来,我以为我已经不需要男人,怎料突然与你一起了,我都分不清楚我是喜欢性,还是喜欢你呢……”

  “自从北海道之后,我每晚都会想起我们,我真的是变态的!你知道么,我怎会喜欢了有份迷惑我的人呢!”

  “但是我没有!我根本也不知道……”

  “我现在当然知道,但那时候我还是半猜半疑……无论如何,我时刻记挂着的竟然是自己的妹夫,还是个比我年轻十二年的男子,你说,我变不变态呢!”

  我终于明白了,她装作冷淡是因为她觉得喜欢我是羞耻。

  但是在这一刻,她来到我的床前,意思已经不可以更明显了,所以我突然主动把她搂住,她也不抗拒,我说:“……我又何尝不变态呢,我每晚合上眼都见到你的享受表情,听到你的叫声,甚至当我望着慧心时,也看到你的神情呢……我们两个变态的在一起,不好么?”

  听到这里,慧贞主动地跟我湿吻,这次倒是首次我俩互表心意后的第一吻,我们都不想分开,直到她差不多窒息才停止。

  之后慧贞把睡衣脱下,赤裸裸的坐上我的肉棒上,我们亦再一此激烈的交合。

  不同的是,完事后她主动的躲入我怀抱里,像个小女生般睡着了。

  蒙胧间她吻着我,轻声说:“很喜欢你这样抱着我,保护我……”

  快乐不知时日过,很快便到了最后的一晚,我俩到了名贵的扒房吃晚饭后,回到家中,一边喝红酒一边跳舞,慧贞这几天来,衣着打扮跟化妆都变得很年轻,她这刻穿着的性感长裙在翩翩起舞,真是比起任何女明星都要漂亮多!入夜,她特别为我穿上了一套她新买的性感晚装和高跟鞋丝袜,她更罕有地要求我为她拍照。

  她摆出各色各样的色情动作,脱下内裤抱住大腿的要求我拍下她裸露的肉照。她说要送这些相片给我,因为她往后老了,也能给我最美丽的回忆。

  我问她作为大律师,这样做不怕吗,她却说为了我开心,甚么也愿意做。我们这晚总共做了七次,到后来慧贞说下面开始麻痹我们才停下来,但是欲火却不息止,我还是要她替我口交了我们才睡觉。

  醒来的时候,慧贞已经走了,桌上留了张纸条,说:“亲爱的老公,这数天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虽然我们要回到现实去,但我体内有你的精华,心中有你的爱意,已经给我足够的能量供下半生用了……永远是你的慧贞。”

  第三章

  太太慧心在我跟她姐姐独处的一星期内都刻意没有联络我们,目的当然是不想影响我们的心情,说到底我和慧贞努力的干都是为了完成慧心的心愿呢。她一向都以为要我们两个做是件惨痛的差事,又谁料到一个四十岁的失婚宅妇跟一个廿八岁的年轻男生会产生出感情来呢!

  但是这个星期天,自慧贞不辞而别,我独自吃过早饭后便驾车到慧贞家里接太太回来。途中我知道待会当我再遇上慧贞时,她必定又变回那个老土的大姨,那个风情万种的年轻美妇恐怕永远没法再见。

  来到大姨门口,突然“澎”的一声,慧贞破门而出,跟我碰个正着,我问:“啊!慧贞……不……大姨,你没事吧!”

  看见她气冲冲的,双眼红红,心中大惊,问:“怎么!是慧心吗!”

  慧贞望着我眼神由原本的愤怒变得稍为温和,说:“正……那个人!你自己问她吧!”

  说着便二话不说离开了。

  我立即闯入寝室,看见慧心安好的正在收拾行李,在她身边是个短发女子,身穿黄色窄身毛衣跟黑皮裤长靴,她见我进来便回头对我说:“姐夫……对不起!”

  说着时还把舌头轻轻一伸,抓抓头。

  “原来是慧岚!怎么你回来了……什么对不起呢?”

  多年没见,慧岚成熟了不少,怎样看也不似跟我同年纪。这时慧心轻轻拉了我的手袖一下,也相同地说:

  “阿正……你不许嬲的,我也是为了我们呢……”

  听到这句说话,我心里一凉,有不祥的预兆呢。我看到当医生的慧岚回来了,大姨气冲冲的跑了,和向来从不道歉的慧心变成这样,我大概也猜到了。

  “你!你……不是吧!”

  “对不起啦……如果我不是这么说,大姐是不会跟我们合作的呢……”

  “那你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子宫颈癌,对吗?”

  枉我担心得要死,那刻真的很愤怒呢。

  “对……”

  慧心垂了头不停地拉扯我的手袖。

  “那……你不是说慧岚给你断过症么,那即是她也有份的!”

  我指向在旁的慧岚。“但……你是医生来的,怎么可以……太过份了!”

  慧岚也羞愧得没有回答。

  “那,你们打算骗我们一世么!”

  “正,不关慧岚的事的,是我逼迫她帮我的,我原本是安排她回港替我在假装诊症,之后……她会找个中药医师,慢慢地说我神奇地康复……”

  慧心说。

  “那……大姨又怎么发现呢!”

  我说。

  慧岚抓抓头发说:“我刚下飞机便到这,记错了大姐是星期一才回来,进来时不知道她在里面,我跟二姐说话时露出马脚了……”

  到了这刻,我渐渐冷静下来,想了一想,其实这个谎话带给我一个极美好的假期,虽然是白白担心了,但想到没有人真的受到伤害也不怎么了,再看见眼前说话的慧岚变得越来越美,我心中反而在想:“这么的一个美人儿,真可惜是喜欢女的呢!唔……她们司马家的女儿都是那么美,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呢?”

  慧岚发现我在发呆,以为我还在恼她们,继续说:“姐夫……真的是我们不对了,我身为医生更不应该同意做这些荒唐的事呢……请你原谅我们吧!”

  说着,这个短发美人便90度角鞠躬。

  我突然想到慧贞,便问慧心:“那你是怎样跟大姨解释的,我刚才碰到她时,她真的很嬲呢!”

  “我把整件事都跟她说了,她起初也很冷静,后来发怒跑了!”

  慧心说。

  “你们说现在怎么办!”

  我担心的说。

  “阿正,现在应该只有你跟她关系较好,你可否去找找她呢?拜托你啦……整件事到如今……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其实我心中也牵挂着那个大美人,恨不得立即去找她,便应付说:“为了你,这件事也只得办好!但是你这次真的过火了……司马慧心!”

  说着我也尽快离开了。

  我致电给慧贞,起初她也没有接听,但我不停地打,不久她也软化了,跟我对话:“大姨……慧贞,你没事吗!”

  “好了一些……”

  “其实这不是更好吗?”

  “胡说……这怎么会好呢?”

  慧贞的语气怎么又变得娇悄起来。

  “如果她没有这么说,我们又可能有过那段美好的时光呢?我又怎么可以再尝美人的身体呢?”

  “你说到哪里去了,你这是跟老娘调情么?”

  虽然她这么说,语气中却显得十分受用。

  “爱姐姐,我是说,既然是她负了你,又是她一手把我们拉在一起,你索性跟了我也不内咎了,不是吗……”

  那边厢静了一会,她温柔地说:“小鬼……那……你在那里?”

  便是这样,慧贞便真真正正的当了我情妇。那天,我们二人在她的办公室狠狠的大战了数回,还弄坏了她的坐椅。之后我带着慧贞回我家,跟慧心、慧岚见面,慧贞说是我说服了她,所以她决定原谅她们二人了。

  次晨起来,我发现自己睡了在客房慧岚的床上,四处看看都不见她的踪影,却看到她挂起的衣服,床前的日用品,甚至地上的白袜和皮鞋,全都是男装的。

  想想究竟自己在搞什么呢,怎么会对这么男性化的人有兴趣呢,但想到这个人是慧岚,还有她的嘴脸又觉得真的很吸引呢。

  等了一会,看看大钟已经是早上十一时,便回自己房间梳洗。梳洗后我便到厨房找吃的,但雪柜却是空空的。突然电话响起,原来是慧贞:“甜心~你起来了?昨天晚上很挂念你呢?你可以出来陪我吃午饭吗?”

  今天是星期五,刚巧是我放假,到中环吃午餐倒是个好主意,便说:“宝贝,真的吗,我也挂念着你的气味呢……昨天晚上能和你做多好!”

  “哎唷~人家在办公呢,你不要说那些好吗……我有点反应了……”

  “对吗?你已经湿了?要不要我帮你舔乾净呢……”

  “啊……你真坏……弄到人家这样,我多年的贞节牌坊都被你打碎了!”

  “好吧,我立即出来帮你灭火!”

  来到中环,慧贞订了一家高级义大利餐厅,是私人会所的那种,我们房里的坐位是尽览全个维港的。慧贞是个着名的资深律师,所以这间餐厅通常都会安排私人房间给她。等了一会,我离开房间找洗手间,看见这里的人除了侍应之外全部都是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女,真的大煞风景。

  怎料这刻慧贞来到,这天她把长发放下,化了个美艳的妆,身穿紧身孔雀蓝色套装,里面是真空的只有性感胸围,颈上带着珍珠链,下身是套装短裙但是明显地细少一个码所以又短又窄。当然还有我最锺情的黑色丝袜,是吊带的那款式,而黑色高跟鞋是又高又幼的“斗零踭”餐厅里的所有人都眼前一亮,尤其是那些头发半白的老律师;他们身边身穿全黑色老土套装的女性当然立即变得杀气腾腾。我突然想起以前慧贞跟这些老婆婆是一样的,但现在的她真的年轻了十多年,和我一起也不碍眼呢。

  慧贞礼貌地跟几位不同的同行打招呼,其中一位更捉着她的手不放:“司马律师,没见几个月,你怎么年轻了这么多?”

  “马大状,没见几个月,你怎么变得这么热情?”

  说着便松开了他的手。

  “哈哈哈哈,性格倒是没有变,怎样也不失便宜,有趣……你今天晚上有空吗?”

  “你也倒直接,你找我干啥?单独见面恐怕不方便的~”我在这里看,虽然慧贞口里硬朗,心中对於有人被自己迷倒都有点喜欢呢。

  “司马律师,你都离了婚很多年了,我们有是成年人,有什么不方便呢?”

  “对~我是离了婚多年,但你还未呢,况且我没有任何兴趣呢。”

  这刻慧贞终於发现我,便轻快步行了过来,我立即上前,怎料慧贞二话不说便搂着我和我湿吻,她的香水味很浓烈但我却十分喜欢,我忍不住把她轻轻抱起,还在她背后和屁股扫了几下。

  在场的顾客都呆了,尤其是那些以往认识慧贞的人,他们的表情好像在说,怎么司马慧贞变了另一个人。我却懒得理这么多,一手拉了她入我们的私人房间。

  我们二人终於单独了,我们像发情般热吻,我的手往她的裙底探勘,发现丝袜是吊带式所以可以直接抚摸到内裤。原来她今天穿了那条小小的丁字裤,但这刻早已湿透了。我拨弄了几下,用食指头轻轻在她的阴唇边撩拨,慢慢地勾起了一些淫液。

  我把淫液往鼻上一闻,那浓郁的女人香直击臭觉神经,立时感觉到阳具迅速充血,我淫荡地说:“慧贞,你看你已经这么湿了,来嗅一嗅吧,多淫秽的味道啊!”

  “哎唷~别这样啦,真羞死人喇~”话虽然这么说,她却以淫荡的眼神望着我指头上浓浓的白色分秘,还伸出舌头往我手指舔起来,吃掉自己的淫液。此举令我欲火焚烧,忍不住说:“那些是我要吃的呢!我不理,我要多喝这甘露呢!”

  我跪在她下阴前面,用鼻子隔着她的裙子大力地嗅,那些淫秽气味都已经能清楚闻到,我慢慢地拉起那条孔雀蓝色的紧身裙,首先可见的是那双肉感的黑丝大腿,继而是深黑色的丝袜边和雪白的大腿内侧,还有那两条花边吊带紧紧的把丝袜扣着。

  慧贞知道我正在享受眼前美景,特意把右腿轻轻抬高跷着左腿,丝袜和丝袜间发出磨擦,实在挑逗得我快要发疯了!我用力把紧夹着的大腿擘开,露出那条小小的花边内裤,和那些未被完全盖着的浓密阴毛。我狠狠的把内裤大力脱下,慧贞兴奋地叫了出来:“噢~~!”

  那双既熟识又诱惑的阴唇赤裸裸地在我面前,我一手把她的左腿放在我的肩膊上,那尖尖的高跟鞋插在膊上虽然有少许痛楚,但那皮鞋夹着美脚的味道吸入鼻中却又是别有风味。我用另外的手把阴唇张开,用舌头不断地卷,同时又不断地品嚐那浆糊般浓烈的淫液,待清楚细味每种不同层次的芳香后才不甘心地吞下慧贞的液体。

  换作是一般少女,被人这样的吃自己下体,就算是多舒服,都会觉得害羞和肮脏,但正值虎狼之年的慧贞,是位真正懂得男欢女爱的成熟女人,就会毫不羞愧地让我尽情大快朵颐,同时间忘形地沉醉於肉体快感当中。

  不经不觉间,我在她下面吃了十多分钟,慧贞早已闭上眼睛在享受每一舔的快感,她的淫液已经流遍我的面上,连地上的地毡都已被滴下来的淫水渗透,形成一个湿透了的圆圈。

  “噢!噢!噢!噢!噢!”

  慧贞一面呻吟,我一面舔她的阴核又同时用三只手指抽插她的阴户,多么恩爱,但却被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所破坏了。

  来者正打算推开门,我便放下了慧贞立即把门推关。

  “噢!对不起~司马大状……我只是想帮你们点菜……那,我稍后再回来……”

  慧贞尴尬地迅速把内裤穿好,单脚在跳动并说:“……啊~没关系……你你可以进来吧~”

  那人虽然听到慧贞这么说,却等了接近一分钟后才开门进来,那时我俩已经端庄地面对面的坐了下来,慧贞还替我斟茶。

  於是我俩便乖乖地点菜和用膳,当然午膳期间慧贞不时把高跟鞋脱下,用丝袜脚尖在我下体挑逗,又用淫秽的目光望着我,多么妖艳!

  午饭后慧贞要上法庭,我们依依不舍地分开,在法院门前,她也不顾及别人的目光,跟我深深的湿吻。我们离开时两人都是欲火焚身,便约好晚上回家大战!

  肉棒涨涨的我无奈地打算乘车回自己家去,这时电话响起,是慧岚:“姐夫……不……守正?是我呢~~”

  这把温柔的声音是谁呢,明明是慧岚,却又不像平常粗声粗气的她。

  “慧岚,你去了哪里呢,今早起来已经不见了你……我……挂念着你呢……”

  “嘻嘻……真的吗,嗯~听你这么说,我心里很甜呢~我也……我也想着你呢~”“你现在在哪?我来找你好吗?”

  “嗯~好吧,我就在我们家对面海滩的那餐厅等你吧~”“你在哪干啥~”“我刚刚和二家姐吃过饭,解决了许多问题,这才可以找你么!”

  “慧心?怎么?”

  “没关系~你先过来,我解释你听吧!”

  回家途中,我被先前跟大家姐的前戏弄得兴高采烈,正愁着不知如何能待到晚上,这刻三妹找我正合时,虽然她有些少男性化,但我火烧难耐,十分需要出火呢!

  来到沙滩前的餐厅却不见慧岚,难道她已经走了,我於是在餐厅再找一遍,突然我背后有人叫我:“守正~我在这里啊!”

  怪不得我没发觉,眼前的人根本不是慧岚,这个短发美女眼大大,睫毛长长,两颊粉红,还有润滑通红的朱唇。

  她身穿窄身的白色吊带小背心,粉红色格子花裙还露出雪白的小腿和白色露趾高跟鞋,说话时还端庄的把两腿微斜地平放在地上。

  这个充满清春气息的美女竟然是慧岚?我呆了的瞪着她半天,她终於说:“怎么啦?不好看?……我都觉得怪怪……我回家更衣去了~”她起来准备离开,我把她拉住,抱了入怀,阵阵蜜瓜香水味扑鼻,怎么她连香水也用上了!

  “好看极了~你……简直是另外一个人,太美了慧岚!”

  说着我忍不住往那红润的嘴唇吻了一口,那口红的味道很甜呢!慧岚用双手搂着我腰间,温柔地和我接吻。她干了什么呢?她在我怀中软软的,和昨晚做完爱后一样,难道这是和真正男人做完后的反应?

  这刻从近距离望着她,在化妆底下的确实是以往的慧岚,但这刻的改变不只是颜色的不同,反而是眼神变得柔和了,笑容变得含羞了,整个人都彷佛重生了,女人为了男人原来是可以有这么巨大的改变的。

  眼前的美人实在令我爱不释手,我再一此把她抱起,她便笑说:“傻瓜~全部人都看着我们啦~我们走吧……”

  “嘻嘻~对对对……”

  话虽如此,原来不经不觉间我的肉棒已经竖起了,当我放开慧岚时,她看到这景象也吓了一跳,面色变得通红:“这……倒是第一次有人被我弄到这……”

  她低头笑说。

  “没办法……你实在太吸引了……”

  “真的吗?我这样……很女性化吧?”

  “岂只女性化呢~这样的你肯定比起你以往所有的女友都美得多!”

  说罢,我便拖着她的手,她把头轻轻依着我,我们在沙滩上散步去了。

  “今天早上,我找二家姐,要她带我去打扮一下,我买了些化妆品,植了长长的眼睫毛……”

  “对对对~怪不得我觉得你的眼睛大了,又媚了~”她撬着我手,说:“你喜欢变好了……之后我去理发,买衣服,和很多女性用品……那些我以往都不会用的东西……”

  “例如什么呢?”

  我说。

  “例如……护肤品,那些原来很昂贵的,幸好我是当医生的……嘻嘻,还有香水,和……那些……迟些你会知的东西……”

  “什么东西来的?”

  “我不说喇!”

  说着说着我俩便来了石滩的这一边,黄昏的这个时候很少人在这边,我肉棒充血了一整天,快要抵不住了,便拉着慧览到巨石的后面,我紧紧的搂着她。

  和昨晚不同,这刻的她变得又温柔又配合,我们才湿吻了一会,她便主动伸手隔着外裤在抚摸我的肉棒。她更在我耳边说:“爱人~你为我这么硬了……人家很喜欢……”

  “岚岚……我原以为很爱昨天的你,但这刻的你我爱得更多呢!我恨不得就地给了你!”

  “你……这样硬绷绷的,很辛苦吧……宝贝……”

  慧岚呵气如兰地说。她这样便跪下了,把我的拉链拉下,肉棒便乘势弹了出来,还碰到她的鼻子,我的味道流出,她竟然说:“嗯~这种味道……我以前不喜欢的,怎么这刻却好像毒品般的诱人呢……我喜欢男人的味道……含……唔……哦……很喜欢守正的味道呢!”

  便这样,我忍了大半天,给多重挑逗和引诱过后,终於得到释放,这快感实在难以形容,我也大声呻吟喜来:“噢!岚岚~好舒服呀!”

  “嗯!嗯!嗯!嗯!嗯!嗯!嗯!”

  她却集中精神地替我口交,左手轻抚我的蛋蛋,右手在拨弄得起劲,舌头又不停在我龟头上卷动。

  我往下面望去,看见打扮得这么美丽的可人儿竟然为我在做这些淫秽的事,那种优越感和肉体上的快感混成一起,我自然地伸手按着她的头,顺势辅助她的吞吐,还不其然玩弄着她的短发。

  过了大约十分钟的抽插,我担心弄痛了初为女生的慧岚,这时慧岚竟然把双眼望向我,一边吞吐,一边对我以淫荡的媚眼示意,好像在说要我的精液那般。

  我对她说:“爱人~你要吞下我的精液吗?”

  快感已经充昏脑海,我快要爆了!

  她用力不停地点头,一边说:“嗯!嗯!嗯!”

  我看见那充满欲念的眼神,终於忍不住要爆了……“哗!哦~~~~~~~”大量的精液尽注慧岚的口中,她也非常配合地张开喉咙,“咕噜咕噜”的射了六次,到最后已经口腔盛满了,精液在嘴边流出。我把肉棒拿出时,身体还在抽搐,却见慧岚的表情竟然是满足的笑容,还伸出舌头到嘴边舔乾净剩余的精液。

  她嘴唇发出?的声音后说:“守正……原来男生的精液是这么好味的……”

  完事后我们从石后步出来,日落的阳光打到慧岚的面上,我才发觉,做完这小运动加上男精的补给,慧岚面红红的,又比之前美得多了,这刻好像多了些艳丽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