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看到男孩子的身体是大一的下学期。

  我的父母都是教师,他们对我要求很严。从小学到高中,我都是很乖的女孩。

  虽然念中学后,有不少男孩子曾以各种方式向我表示过,什么小纸条啦、短信啦、送小礼物啦、托人带话啦,

  甚至自己直接表白啦等等(男孩子们的小花样还是很多的,姐妹们一定要小心),可是父母的严要求,让我不敢接

  受任何男孩子。直到大一的下学期我才交了第一个男朋友。

  他叫阿彬,读大二,一个高高的帅帅的身体健壮的阳光男孩。应该是女孩子们喜欢的那种吧。他自己吹嘘说追

  他的女孩子排成队呢。

  就像猫都爱吃鱼一样,男孩子应该都是好色的,或者说在性这方面都是没出息的。阿彬也不例外。

  和阿彬交往刚两个月,这家伙就趁我不注意吻了我,还紧紧地把我搂到他的怀里。那一该,我第一次真真切切

  地感受到了男孩子的气息,那急促而有力的呼吸,那宽阔胸膛里面强有力的心跳,还有那健壮的两腿间被牛仔裤包

  裹得鼓鼓囊囊的东东,隐隐地顶在了我的小腹上。

  在那之后的一段日子里,阿彬得寸进尺。在一个周末的晚上,他租住的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他又一次将我

  紧紧地拥在怀里,热烈地吻了我。我闭了眼睛享受着男孩子的激情。

  在一阵热吻之后,他忽然把嘴巴帖到我的耳旁,用颤抖的声音轻声说:「娟,我,我想让你看看我的身体,好

  吗?」我吃了一惊。什么?老妈的叮嘱回响在我耳边:和男孩子交往千万要小心,吃亏的可都是女孩子。我急忙把

  阿彬推开,紧张地盯着他,紧张得摇着头。

  「你就看看吧,就一眼。我真的太爱你了,很想很想让你看。行吗?娟。就这一次,好吗?」阿彬死皮赖脸地

  恳求着。

  「嗯,要是真不想看,你就摸一下,就一下,行吗?我,我不让你看到它,好吗?乖,就一下。我都受不了了,

  求你啦。」见我不说话,阿彬继续哀求着。

  我已被阿彬搞得不知所措,羞涩得要命、紧张得要死。我本想拒绝他,可看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心又软了。

  又一想,反正摸摸他的身体也不会把自己怎么,看他这么可怜,就满足他吧。想到这,我红着脸,不说话。

  阿彬好象看出了我的默许,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差点跳了起来,一边说着:

  「娟,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孩。谢谢你。」一边迫不及待地躺到床上,解开了牛仔裤的皮带,拉着我的右手,

  把我的手放到他解开的牛仔裤的开口处。

  我的脸更红了,心「嘭,嘭,嘭」地跳着,右手慢慢地伸进了阿彬的裤子里。

  我感觉到了他光滑而温暖的腹部剧烈地起伏着。忽然,我的手碰到了一根硬挺的、湿热的东西,好大好长,好

  象还长着毛。我象触了电一样,急忙把手缩了回来。哇塞!不会吧,男孩子的东东怎么会有这么大!还这么硬。那

  些小男孩的鸡鸡不都很小的吗?

  阿彬嘿嘿地坏笑了,很开心的样子。「吓着你了吧?别怕,他很乖的,不会把你怎么样。」他说着,又拉着我

  的手,塞进了他的裤子里。那一刻,我看他的脸好象也有点红。

  哇!这一次,我真真切切地摸到了它。长长的、硬硬的,那根部有很多的毛,下面好象是个球状的毛茸茸的东

  西,好象还在动。这就是男孩子们最骄傲的器官吗?就是他们用来欺负女孩子的家伙吗?我忽然萌生了要看一看它

  的样子的想法。

  「娟,你看看它,好吗?它好想让你看它啊。」阿彬一边满足地躺在那,一边喃喃地说。看我没有反对,这家

  伙便开始脱自己的裤子。我急忙把手缩了回来。

  在阿彬退下自己的牛仔裤,扒下内裤的一刹那,我瞥见那么粗那么长的一个家伙一下子就跳了出来,吓得我马

  上就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娟,看看吧,它很好看的。」阿彬轻声说着。

  当我大着胆子再把眼睛睁开的时候,哇!难看死了,还说好看呢。一条直挺挺的大肉棒在一些蓬松的黑毛蔟拥

  下,赫然树立在他的两腿间,并呈一个大弧度弯向肚皮,就像一只骄傲的小公鸡昂着头。那根部以下,毛茸茸、皱

  巴巴的肉球包裹着两个轮廓明显的蛋蛋。粗长的肉棒外表是一层黄里透着黑色的皮肤,皮肤表面有一条像蚯蚓一样

  的血管,分外突出。那包着它的皮肤直到肉棒的头部才开了口,中间张着小口的粉红色的头,应该叫它龟头吧,羞

  涩地露出一小点。

  时间已经凝固了。看着这一堆活脱脱的男性器官,是紧张、是害怕、是兴奋、是羞涩,我已经不知所措了。

  「娟,快,快摸摸它,我受不了了。快呀,求你了。」在阿彬的哀求声中,我迷迷糊糊地把手伸向了那个挺直

  了的肉棒。哇!虽然很硬,手感还不错。我用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捏着它,感觉着它的抖动。

  「捏住它,上下,上下动呀。快呀。」阿彬急切的声音。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开始上下动着,抚摸着、揉捏着。那肉棒也随着我的节奏在我手上来回上下动着。

  「对,就这样,不要停。谢谢你,娟。真的谢谢你。」躺在那的阿彬很满足地说着。他那很舒服很享受的样子

  让我久久不能忘记。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其实时间并不长,可当时我觉得过了很久),阿彬忽然两腿蹬直,呼吸急促,全身好

  象都在颤抖。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害怕地停了下来。「不要停,不要停,快快,再快一点,再快一点!」阿彬一边喘着粗气,

  一边急急地说。

  我加快了手上的节奏。阿彬的身体抖动得更厉害了,那小肉棍好象也涨到了极限,随着阿彬的双腿拚命地踢蹦,

  他「啊」地大叫一声,一股带着腥味的乳白色液体从那龟头的玛眼处喷射出来,喷得好高呀,差一点喷到我的脸上。

  接着,两股、三股……这就是男孩子的精液吗?粘粘糊糊的,象是鸡蛋清,味道也不好闻,还弄了我一手啊,真是

  脏死了,羞死人了。

  再看看阿彬,四肢伸展开,很享受、很满足地躺在那,喘着粗气,赖在那还懒得起来。男孩子都是这么没出息

  吗?羞羞羞!

  我从床头拿过一包卫生纸,去擦手上粘糊糊的精液。哇!象糨糊一样,沾在手上很难往下擦呢。真是可恶。

  「给我也擦擦呀,乖。」阿彬这家伙真无赖,竟然提出这样的无理要求。

  我正要发作,抬头看看他那里,不由得笑了。刚才还雄纠纠、直挺挺的肉棒,现在却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垂

  头丧气地耷拉着。哈哈,真有趣,男孩子就这点本事吗?嗯,它现在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

  我抽出一张卫生纸,轻轻提起那柔软的小肉棍,把溅在阴毛和包皮上的精液擦拭干净。那小家伙很可爱,软软

  的,很听话,让它向左就向左,让它向右就向右。

  完全没有刚才硬的时候的那种调皮样,按住它让它低头,可一放手,它又不听话地弹了起来。

  有了那次的经历后,阿彬时不时地就让我看他的身体,帮他手交,让他满足,而且要求越来越多,越来越无赖。

  不仅要我看他的身体,还让我亲手给他脱衣服,抚摸他的后背、屁股,然后再抚摸他的性器官,直到他满足地射出

  精液,射精后还不起来,赖在那等我给他弄干净,最后才心满意足地爬起来。不知道其他的男孩子是不是也象他这

  样的没出息。

  其实,我也挺喜欢阿彬的身体的。宽阔结实的胸脯,光滑平坦的小腹,健壮有力的大腿,厚实而富有弹性的臀,

  整个身体是那样的精致迷人,充满了健壮男孩子的青春活力。这样一个可爱的男孩子身体怎么会不让人喜欢呢。

  阿彬还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喜欢叉开双腿趴在我的腿上,让我抚摸、拍打他那穿牛仔裤的很有弹性的臀。那肥

  大而有弹性的大屁股在蓝色牛仔裤的包裹下,很明显地分成左右两半儿,圆鼓鼓的,很性感。每当我抚摸并轻轻拍

  打它的时候,也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这时,我就会扒下他的裤子,让他的大屁股充分暴露出来。再玩一会儿那没

  有牛仔裤包裹的赤裸而性感的肌肤。这个时候,阿彬往往表现出很舒服很享受的样子。当然,在充分享受臀部的按

  摩后,彬就会自动把身体翻过来,让我再抚摸他的正面。下面的程序就和前面说过的没有什么两样了。

  其实,有时我也挺自豪的,特别是在阿彬全身颤抖、大声呻吟着在我面前喷射出精液的时候。想想看,一个健

  壮帅气的男孩子心甘情愿地把他最没出息的一面毫不掩饰展现在自己面前,为自己射精,为自己疯狂,能不让人自

  豪吗?

  可能阿彬也想看我的身体吧。有一次还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但被我没有犹豫地拒绝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提过。

  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