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大二时,为了赚取零用钱好在周末可以享受一番, 在课后便接了几个国中生为他们补习。 其中有一位十六岁叫林蕴纪的女孩,是我最喜欢的学生之一。 不是因为她特别聪明容易教导,而是因为她长得非常的动人成熟。 和这样一个美少女在一块儿时,非常的愉快。 林蕴纪有点儿像个日本娃娃,所以我就索性称她纪子。 其实,这位纪子妹妹还挺笨的,又容易受人摆布, 所以她的双亲非常不放心往往一放学后,就吩咐司机来载她回家, 根本没有机会和其他同学们一块游玩当然也就没什麽知心好友。 我是在两个月前,经过一个表姨介绍为她补习的。 由于补习费高,加上她人美声甜,笨了一点也无所谓啦。 在这两个月来,她的学业在我这名师的指导下, 也稍微有了小小的进步但这已足够令她的父母大喜大悦, 还常常为我添加一点额外的车马小费呢!纪子的家是正统木造的日式建房屋 院子里有假山和水池中庭铺着一大片嫩绿的韩国草, 感觉非常优雅舒服。 这天傍晚是纪子的补习夜。 晚饭后,我便到她家去。 按了门铃,是女佣阿甘嫂开的门。 七点一刻,纪子的父母平时都不会在家的,他们不是忙着做生意、就是赶着应酬, 不到半夜是不回家的。 阿甘嫂是从早上六点就来此,通常到晚上八点后才走的。 她交代了我一下,说今晚得早点下班回家,叫我走之前记得叮咛纪子记得把门都锁好, 然而便走出大门去。 而我,则步向纪子的房间…我走到纪子的房门, 门是半开着的望里边一瞧,没人啊!「不会是上厕所吧?」我心中暗道, 便走向厕所那儿打探一下。 经过纪子父亲的书房时,忽然听到里头有细声发出, 门并未全关闭我从缝隙中一瞧,竟是纪子在里边。 只见她正背向着我,坐在书房的大椅子里,马尾的头发不停地晃动着, 偶而还仰起头左右的摇摆。 虽然看不大清楚,但可以确认的是她把双腿分得开开的, 还撩起捃子用手抚摸大腿根部。 木椅子发出卡吱卡吱的声音,纪子则上下左右的扭动着身躯…我惊诧着, 但立刻就了解状况。 纪子居然在这个时候,躲在父亲的书房内,偷偷地在手淫。 我伫立呆在那,并继续地窥瞧着。 「嗯?怎麽不锁在自己房里,而到父亲书房里手淫…」我有点讷闷。 从纪子的后背看过去,书桌上好像摊开了一些杂志。 啊!原来是看着那些东西在兴奋呢!是在看着黄色杂志吗?我很感兴趣。 强烈的好奇心促使我悄悄地推开书房门,缓缓地轻步而进。 由于地上着相当厚的地毯,所以纪子并没有发现我己来到身后。 加上她此时因为兴奋而紧闭双眼呻吟着,就算是我大摇大摆走到她跟前也未必发觉啊!此刻, 我看清纪子放在书桌上的杂志内容。 这堆色情杂志大概是她老爸从国外带回来的吧!她可能是在书房寻找什麽时, 无意间在那推开了的抽屉内看到的。 哗!这些照片,真不得了啊!我看着令纪子正在受到刺激的那一页, 自己也渐渐地勃了起来。 那是连我都极少看到的『幼齿』图。 是一位壮年男人正在干着一为年幼的小妹妹。 背景是树林,图片阶是白种人。 那男的正把大红肉棒逼入小妹妹那光秃秃的阴户里, 而妹妹似痛似爽的开口喊叫着。 这时,我当然更对坐在椅子上撩起裙子, 一面手淫、一面发出哼声的纪子愈加地产生强烈的欲望。 我立刻往侧边偷偷窥望,只见她的双腿并拢抬起, 用自己的一只手抱住膝部。 这样一来,下体就完完全全地暴露出来。 她身上穿着雪白色蕾丝的叁角裤被拉到膝盖上, 嫩美的阴唇已经被她抚摸按压得出现着红肿擦痕, 淫水也开始至那蜜穴里滔滔地留出沾满了大腿, 并又倒流到屁股旁…纪子此刻的表情能令一个帝皇心甘情愿的献出他的王朝啊!从她侧边窥望的我也无法幸免这兴奋。 只觉大腿根感到火热,膨胀的肉棒把裤前顶起高高的, 非常的难受啊!纪子还不知道我就在身后 完全投入在爱抚的快感里。 她此时更撩起了上衣,用左手抚摸、扭搓着乳房, 右手则是继续地按压在阴唇缝隙间不停地摩擦着。 我似乎闻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甜酸芳香, 是体香?还是淫水味呢?「噢…啊啊啊…噢…啊啊…」纪子撒娇似的向左右用力摇晃着头 还把屁股抬起椅子的振动声更强大了。 嘿!她好像快要出来了…我第一次被如此完美的手淫场面给迷惑!虽然偷偷地窥视过数次左邻右舍的妹妹们手淫, 但没一个能比纪子的更令我刺激、感觉更强烈!我静静地等待着那一刻。 「啊…唔唔唔…啊啊啊啊……」纪子苦闷的声音拉得长长的, 身体勐烈颤抖着。 她终于达到了生平未有过的高潮,兴奋射了。 在这同时,我立即钻下面对着她阴户口前。 一阵阵喷而出的淫液就滴落在我满面;眼皮、鼻子、脸面、甚至于口腔内都含有她的爱液…纪子这时候全身无力地靠在椅背上, 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高潮过后的男女都会这样子。 纪子缓缓地把眼微张,竟被眼前微张笑嘴的我, 惊吓得跳了起来并乱了阵脚而跌落在我怀里。 「哇!老…老师…你…你怎地…我……」纪子脸红耳赤的急忙尝试站起来, 想把内裤和裤袜和穿好。 然而,我却从后面把她抱紧,阻止她的动作。 「哎呀!阿庆老师…请您…放…放开我…」我从后面扶提起哭着抵抗的纪子, 把她的上半身压倒在那宽大的书桌上 并假意以责备的口吻说着: 「你怎可以翻你父亲的书柜, 偷偷拿他的色情杂志来看还无耻的手淫呢!」「不是的!是爸爸打电话来, 耍我从书房的书柜找一分资料。 」纪子自说地辩着。 「那麽,色情杂志为什麽摆在这里?」「那是…是…我偶然发现, 好奇而…」「你得说清楚!不然我就告诉你的父母!」「不!不…老师, 求您不要告诉他们啊!」纪子挣扎着 想脱离我的控制。 可是,裤袜和叁角裤缠绕在腿上,根本就没有办法如意活动。 我强迫地把她的手扭转到背后时,纪子发出了悲痛的尖叫声。 「痛…痛啊!好哥哥…原谅我吧!」纪子咬紧牙关声哭泣。 「你这淫娃骗不了我的。 你不诚实的说,会叫你更痛苦。 」我当然不会被她以哭做武器而心软!过去, 不知道有多少次受骗了!我心里突然生起莫名其妙的虐待欲望。 竟用左手压住纪子的脖子,右手则完全地拉下她的裙子和小内裤…「啊!不…不要啊!」纪子叫着,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纪子裙子已经完全被剥落,露出圆圆可爱的润滑屁股。 「你还怕羞吗?偷偷地看色情杂志, 还手淫得兴奋地唿叫真是不乖的少女,让我打你的大屁股…」我说着, 手掌就跟着落下忽轻、忽重地打在她雪白的嫩滑屁股上。 起先还拼命挣扎的纪子,没一会儿,竟被我打得全身居然发软, 还开始扭动着屁股。 这使得我的兴奋达到极限,更加重手掌劲道, 拍打在纪子的屁股令它红肿得像个超大的仙桃。 「叭!叭!叭!」手掌和屁股接触而发出清脆的声音。 纪子的全身开始颤抖着,并像蛇一般的直扭转摆动着细腰。 纪子开始哭叫,一边喊着痛、一边却又把香舌伸出舔弄自己的润唇, 像是在极度的享受着这突而其来的折磨…「对…对…老师处罚我是应该的!做了坏事的女孩本来就是应该打屁股的!痛也是应该的…」纪子竟开始哼出莫名其妙的话语来。 好!就如你所愿!我的手掌上又是加力地往她弹嫩的屁股上拍打。 「叭!叭!叭!」纪子的屁股已经显现赤红色。 在那弹性极佳的肉上拍打的感触,使我产生无法形容的快感和优越感。 「叭!叭!叭!」纪子极力扭动着她那越来越红的屁股, 愈加大声哭泣。 泪珠还真的从脸上掉了下来。 在连续打十几次后,纪子不再哭叫了。 她开始细放声呻吟起来…「唔…噢噢…噢噢噢…」刚才尖锐的喊叫声, 已变成低沈的呻吟哼声。 她这到底是怎麽回事…我惊讶的停止打着屁股的手。 趴躺在书桌上的十六岁少女,此时正一面地扭动屁股、一面咬紧嘴唇, 露出一付非常淫荡的爽样!这种神情非常恼人 妖得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学生更不像平时纯净可人的天真布模样。 我产生好奇心,把右手的手指伸入她的屁股沟底部。 当手指一触动到那敏感地带,纪子突然夹紧大腿, 而我的手指便紧紧被扣在那阴户肉缝儿里。 「为何这麽湿?是你尿尿了吗?」我觉得一股热腾腾的尿水流着我的整只手上。 我极用了点力道,从那温暖有力的的大腿根部的缝内拔出手指, 把它送到鼻前来闻。 「嘿?这可不是尿啊!」「嗯!别这样…不要这样嘛!羞死人了…」纪子红着脸, 嗲声说道。 这时候,我的感动、欢喜和兴奋混在一起, 发现自己全身在颤抖。 没想到纪子的屁股被打还会兴奋。 她好像有被虐待狂的素质啊!不然也不会看到幼小妹妹被干插的色情照片, 也会沈迷在手淫里。 既然是这样,那我一定要好好地将她调教, 令她成为我性欲的工具、当我发的奴隶!「真奇怪 你的屁股被我打了后是不是竟然感到舒服啊?」被我指出时, 纪子的脸色红了起来拼命地摇头否认。 「是吗?那…为何你那又湿又粘呢?难道不是由于过份兴奋吗?」「……」纪子默默不语, 脸更红了。 「好啦!不打你了!来…过来这儿…」我把手松开, 让纪子从趴在桌子上站了起来。 她一边缓缓揉着那红屁股、一边急得不知所措的低头瞄望着我。 我此时已经越想越兴奋,性器勃起到了痛的程度!我轻步地走了过去, 拉着纪子的手放到自己的大腿根上。 一触动到我裤子内的宝贝时,纪子似乎感觉出那东西在脉动着。 十六岁的少女紧张得几乎忘记唿吸,那只手不断的颤抖着, 更加刺激并增加我肉棒的爽感。 「你是第一次摸男人的东西吗?」我得意问道。 「嗯……」纪子赤红着脸,凝视着我细声回着。 「那麽,还没有看过男人的阴茎罗!」「有啊…在…照片上看过的…」「好!来…我让你见识见识, 看看那东西有多麽的可爱!」我让纪子跪在地上 而我则站在她面前拉下裤子的拉,把阴茎给掏了出来。 「哇!这…这麽大!」看到我露出男人的欲望棒子, 纪子发出惊叫。 「看吧!这就是…大老二!看它,在我打你的屁股时兴奋得膨胀得这个样子。 如果我忍耐不下去,可就要用它来强奸你了唷!」「我不要…」纪子感到震惊。 「那麽,就用你的手来解决我的欲望吧…」我笑着。 「用手?」「对!就这样握住…」我拉起纪子的手, 让她握住自己的大肉棒。 「哇!好…好热啊!还…还会在…跳动呢!」纪子摸到我的东西, 发出感叹的惊诧。 「来,照我的话去做。 」我说着,并指示着她。 纪子露出认真的表情,双手捧起了我的欲望之棒。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亲手刺着男人的阴茎。 她的动作虽然很不自然,而且做得也不大好, 但我却是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在沸腾着快感急速而来…「很好, 要有节奏的…对…用力…还要用力…对了…就这样…」在我这良师的指导下 纪子好像了解如何能令男人产生快感了。 只见她手指的动作逐渐灵巧,使我涌起莫名无比的爽感。 「唔…唔唔……」我慢慢进入忘我的境界, 听到从我嘴里露出哼声时纪子对自己的动作愈加产生了信心。 她还真有这方面的才华啊!逐渐爬上高峰的我, 用急迫的口吻向纪子做最后的指示。 「纪子!我要射精了…来…用你的嘴含着它, 让它射在里面就不会把这里弄脏了。 」「嗯?怎…怎麽含啊?」纪子有点茫然地呆呆望着我。 我一话不说,就粗暴地把整条的大肉肠强推入她的嘴唇之间。 纪子亦也把火热脉动的阴茎完全地含在口内。 我开始推动我的屁股,二十岁青年的情欲开始爆发了!「唔…唔…唔…」纪子嘴里似乎哼出迷惑的问讯。 我越摇越快、越推越入,只觉得双腿颤抖, 忍不住用一只手抓住纪子的头、另一只手则放在纪子的肩上 支持自己的体重。 「啊…啊啊啊……」纪子开始自己吸啜着, 并回配合我的抽送而摇晃着嘴部。 她真的是很有此道的天份咧!纪子看到我闭上眼睛哼出呻吟, 吸得更加的紧迫使力润嫩的嘴唇一合一送地, 没一会就令我兴奋得射精了。 只见她用自己的嘴含着我喷出的浓热精液, 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做只以求助的眼身望着我。 纪子把自己的嘴口摊得开开的,用舌头顶着那白白粘粘的液体, 有些还从她嘴角边开始滑滴落下。 我用手指在她嘴唇上沾了少许,送到她鼻子前闻了一闻。 「这就是精液…有栗子花的味道啊!来…慢慢地将液体都吞入肚, 这对保养皮肤有着嫩滑的工效啊!」我露出愉快的表情胡闹地说着。 「唔…嗯嗯…」纪子好不容易地忍受着精液的腥味, 把最后一滴的浓白精液吞下了喉咙里。 这时,我有些疲惫的平躺了在书房的地毯上。 纪子突然也趴了过来,竟伸出手摸我的睾丸。 「老师,这是什麽用的?这样揉摸着它感觉舒服吗?和手淫阴茎时一样感觉吗?」「不…比手淫…要…要舒服多了!」我陶醉在纪子温柔的抚揉里。 没一会,我的兽性又发了。 突然把这十六岁的处女给硬拉起来抱坐在我大腿上, 并开始伸了舌头进入她嘴里。 惊讶的纪子先是身体紧张,但不久后就放松下来。 我亦把手伸入她的衣服里抚摸着她那还在发育中的圆嫩乳房。 我一面吸吮纪子甜美的口水液,一面用手指游入她的乳罩里, 挤搓着她那已经硬硬了的粉红色乳头。 「唔…唔唔…嗯嗯嗯……」纪子发出动听的荡浪声。 我的手从光滑的大腿向上滑游,那里是没有任何东西掩盖的。 「啊…老师…不要…不…」纪子很难为情地闭上眼睛, 轻微地在做无谓的反抗。 「不要怕难为情。 你让我舒服得射精了,现在我可也要给你一点儿的回报哟!来…快把腿分开吧…」「唔…啊啊啊……」纪子在我的腿上挣扎着, 可是当我的拇指一按压在她阴蒂上使劲的颤震着, 她便立刻放弃了抵抗还扭晃着屁股来迎合着那一阵阵的快感。 我把手摊开,抚摸在那堆春草上,然后向溪谷慢慢前进。 终于到达那已经充分湿润的肉缝上,并开始以中指在缝隙间缓缓推入, 钻进那蜜穴里边。 「啊啊…噢噢噢…痛…痛…」「嘿?你不是常常以手指插入手淫吗?」我为她的痛楚感到怀疑。 「我…我通常都只是摩擦着外阴唇, 不…不敢…插入…怕会令处女膜破裂那我…我…就会完了…」没想到纪子竟是如此的纯真、自爱!我想还是不要诱奸而伤害她的心灵。 她是应该把最宝贵的处女留给自己将来喜欢的男人吧!虽然这样说, 只是用手究竟还是不够爽而她好像对我的爱抚也未感到完全的满足。 好!前面的洞穴动不得,那就干脆走后门吧!我把原来在上边扭动身体的纪子给移动了一下, 换了个小狗扑地的姿势然后硬把阳器慢慢地压入她的屁眼儿里。 当然纪子起先是痛楚割心,但没过多久, 经过缓慢的不断的摩擦抽送后润滑的爱液开始流出, 屁眼洞儿也松弛了少许。 我们俩人的动作也开始有着越来越升高的趋势…不冒险弄破纪子处女膜的选择是对的。 再说我也没有准备任何的避孕措施,让她以肛门取代前面的肉洞, 可省略不必要的后遗症。 纪子不一会儿就学会运用腿部的肌肉。 她控制着屁眼儿的收缩力度感,极力地迫压着、刺激着我的赤红龟头, 就这样的使我达到一阵阵的快感而纪子自己亦也尝试到一波又一波高潮的滋味。 我们两人似乎同时达到高潮的最顶点而发, 她喊发出一阵阵的甜美哭鸣声而我也身体僵硬直挺地将热腾腾的浓精直射入纪子的肛门内, 哼出了长长一声的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