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家人都去吃喜酒了,只剩我一个人在家因为家中装潢的工程还在进行中,又吵到不行,所以我只好到客厅看着电视打发时间HBO演着无聊的老电影,我半昏半醒的在沙发上昏昏睡去了大概是太久没有男人,梦里的我竟然有一个熟男在对着我爱抚时轻时重的柔捏着我的奶,我轻轻呻吟着,扭动着身躯他的热气有着男人的气味.是赫尔蒙的淫爢气味嘛?一只手柔着我的奶,一只手也不客气的伸到我的内裤里啊~~~我已经那么湿了吗?他探着我的小穴,轻轻押着我的小豆子我舒服的半睁眼,一看...天啊!压在我身上的不就是装潢的工人嘛?他淫笑着说,妈的作春梦让我来帮你就好了我可以操到你他妈的上天堂他转而粗暴,将我的手固定在沙发上,硬生生的把我的睡衣撩起露出我穿的运动型内衣,内衣早就被他抓的移位了右边的奶掉在内衣外,奶头不争气的站了起来我羞的别过脸去,但是,我并没有喊停...是我太贱了吗?我喜欢他爱抚我的身体,我喜欢他霸道中带有一丝温柔或许市家人从小要我们与劳工阶级有所距离,我反而性幻想对象都是这一种男人今天终于得偿所愿...我,想要...好想要他把头贴近我胸前,用力的吸着我的奶"干!你穿几号的,那么大....我看有32d啊...,比我女儿大"我不能思考,只能在他低俗的言谈中,呻吟着我的下体已经分泌出浓浓的汁意,妹妹在他手指的挑逗下 微微的抬起身迎向他的手彷佛在渴求着他干我...一丝理智要我反抗,要抗拒这不该发生的事情我开始不段扭动求他不要再继续下去了,我会被我爸打死他说,干!你就欠人干我在帮你ㄟ!我看你这么贱,弄得这么爽不干一下怎么行楼上的水电工听到我们在吵着往楼下一探"干!强哥你在干麻!"在我身上那男人喊着"干,你是看不懂啊,这小妹欠干...在思春啦"楼上的男人比较年轻,有点犹豫的说这样好吗?那个被他叫强哥的装潢工人说"等下我也让你爽一下,你有干过假清纯的嘛""赶快下来帮我啦"不知道是太爽还是真的害怕,我流着眼泪..."求你们!不要啦...."年轻的男人下来,把我的T恤脱下来,塞在我嘴巴里用我内衣的肩带,綑绑着我的手,那个叫强哥的说,\"教你怎样干这种假清纯的,来,我指导你,你做啊""这种假清纯的啊...最贱,她们很爱给人干,所以你越鸡巴他越淫荡"我身上只剩下半湿的内裤,年轻男人用大腿把我的身体撑开把内裤一扯,我的阴毛混着我的蜜汁就这样完全露了出来强哥把我的T恤拿掉,把他的屌塞进我的嘴里我竟然不自觉的含着,舔着,吸着...那微微有腥臭味的屌,还挺大的强哥双手开始粗暴的抓着我的奶...低低呻吟着年轻的水电工虽然看起来瘦弱,脱掉裤子露出他精壮的ㄓj腿夹在他两腿之间的那一根...比较细长,不算粗看起来还有一点苍白妹妹早就湿到不行,他用手先插了两下,直接把他硬的吓人的老二用力撞了进去阿"阿~~~"我停止含着强哥的屌,忘情的喊着强哥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干!有人干你就不含老二了,你给我乖乖含"我只好含着泪,忍住...一边承受着年轻男人的撞击年轻男人的老二充满了我...每一次撞击妹妹就发出啪吃啪吃的淫荡声音没多久,那年轻男人就射了出来...全部射在我妹妹里面了那强哥被我含的正爽,一把推开那小子,说,"年轻人这么快...这样怎么对的起老板...老板的女儿不爽不给工资啊"马上把我一抬,放在新的餐桌上,把我的腿折成M字型就直接插入我的妹妹里...我狂乱的扭动着..."阿~~~好舒服"我不自觉的喊着强哥又一巴掌唿了过来."干!欠干的贱女人...你给我叫我强哥的名字,喊的我爽我就多干你几下"平常不说脏话的我,竟然脱口而出"强哥快干我这个小母狗...干翻我...干死我"强哥开始用力的抽插,一边喊,欠干欠干....干死你他妈小母狗"妹妹像一个温暖的水槽,不断流出汁液...混合着前一个男人的精液把餐桌都弄湿了...我的腿一软,感觉要到了但是强哥一把又把我推到旁边墙壁要我双手扶在墙上,弯着腰...用后背式开始抽插我的长发因为汗湿已经粘在我背上和颈边每一次深深的撞击我的腿都软的几乎快要站不住"阿阿阿~~~干~~~阿阿~~~"强哥射出来了我的臀部...我的大腿...混合了我的密汁...与两个工人的精液身躯一软我昏过去了...醒来后,我仍好端端的睡在沙发上楼上与厨房也都还在施工...原来我真的在做春梦......希望我刚刚没有叫出声音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