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啊啊,太舒服了,雅彦,怎么会如此呢?」总之, 身体如同整个飘浮在天空中的感觉没有依靠, 当被捏到身体任何部位时都不会有任何疼痛的感觉。 雅彦到底是到那儿去学会这种技巧呢?现在的孩子都在作些什么?我是一点也不了解。 从雅彦柔软的手中,突然传来好像是电流般的东西, 这是我那连思考力都失去的头脑所以为的。 手指头从侧腹、胸部,然后,从脖子到达乳房, 确定是那时重不规则的来回爬行。 偶尔接触到,偶而又没有接触到,轻轻的触摸, 真的是如同来回跑步般的行动。 一想到此,一根手指头紧紧的夹住乳头,然后开始捏弄起来, 令我感觉到很舒服。 (对了、对了,就是这样,再用力一些!)想到此, 其间手指头松开乳头,然后,从腹部爬向腿部。 虽然,我希望他快点回到乳头处,但是他却徘徊在腿的外侧及腰部之间, 迟迟没有回头的意思。 当然啦!别的手也没停止的来回抚摸着其他的部位。 手指头所接触到的部位不同,感受也就跟着不同, 而侧腹如此的有感觉还是第一次。 曾经阅读提到有关女人身体的全部都是性感带, 我只是缺少实际去验证的机会而已。 丈夫─比我大五岁,今年四十一岁,工作是和电脑有关, 可能是要用脑的缘故下班回家之前先去喝一杯是成为他唯一的乐趣, 他只是把家当作睡觉的场所而已。 回到家,洗完澡、吃过饭,说一声「睡觉」, 于是就躲进房内,不多久就唿唿大睡起来了, 看到他如此的样子时…(啊啊工作真的是太辛苦了。 )我只好觉悟了。 是啊,他从结婚之前就是这个样子。 丈夫从国立的精密机械大学毕业之后,就进入现在的公司。 由于技术指导的缘故,时常要到东南亚各地去出差。 和道样的丈夫在举行结婚典礼时,正如同他的同学朋友所给予他的祝贺词一样, 简直认真到了过头的一个男人。 ─难道连制造小孩的方法都不知道吗?如果不知道的话, 随时可以向我们请教我们一定会驱车前往,以手足、连带动作, 细心的教导你。 雅彦出生时, 前来祝贺的朋友们开玩笑的说道: 「你知道吧, 说是在渡蜜月时怀孕真的是令我们大吃一惊, 大概你这家伙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男根勃起吧…」丈夫对于性是几乎没有兴趣 第一次作爱那晚连入口在那儿都不知道,只是胡乱的在我的阴道处插来插去, 好像是认为接缝处的下面全部都是入口。 因此,我只好以手指头抓住丈夫的男根,然后引导他到达入口处。 有这样的丈夫,他对于该如何作全身爱抚、揉弄乳头, 可是一点也不关怜如果还没有湿润的部位,就以口水来代替, 然后就这么的插进去。 我们行房的次数也是少的令人难以相信, 每个月一次或是二个月三次。 因此,虽然是结婚十六年,行房的次数是数都可以数得出来。 和这样的丈夫不同,我们儿子雅彦可是非常的厉害。 仅仅只是玩弄而已,就令我有飘飘似仙的感觉。 他的技巧着实令我非常的惊讶。 以手掌最多肉的地方搓耻骨的上方,偶尔, 以震动般的方式压上去。 仅仅是这样就会令我有所感觉。 以两手的手指头使得内腿微妙的震动起来。 那种方式,再怎么弄也只能令人觉得是电流通达到了全身。 以手指头使内腿震动起来,然后女人的所有敏感部位就有了回响。 「啊啊,太棒了,雅彦,太棒了,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令人无法相信般的快感, 我不由得发出声音来。 混合着雅彦慌乱的喘息声,那儿也就活泼的叫了起来。 多么害羞的声音啊!完全将女人的欲望表现出来的声音。 当我一听到这种声音时,整个身体就更加的燃烧起来。 突然,雅彦的手指一下子就进入到丈夫所找不到的入口, 而且不是只有一根手指而是食指加上中指,两根同时的插了进去。 「哎呀!」虽说期待的事情终于如愿的实现, 但是那种厉害的表现,我老早就如同是一匹脱缰的野马疯狂起来了。 二根手指「咻」一下子被紧闭在内璧间, 连我自己都非常的清楚。 雅彦的手指头微微的接触到子宫,然后一口气往上推入。 于是,手指和手指分开,二根手指头分别的乱动起。 一下子紧闭,一下子松开来,我的肉璧好像是将手指当作男根。 (这不是雅彦的男根,而是他的手指啊!)虽然是如此的规劝, 但是肉璧并不听从我的命令,只是违反我的意志, 而紧紧的将手指头锁在里面。 和我的意志相违背,我的身体要求最后的东西, 令我无法加以阻止。 「快点来嘛!喂,雅彦,快点、快点将雅彦的男根插入, 拜托你!」这样的话也不是非原来的我所说的。 如火般灼热的东西,一下子就冲入到达涌出热水的地方。 真的那是雅彦的男根,肉璧非常高兴的喧闹起来。 ─来了、来了…反覆弄倒般的骚动起来。 自己独自将肉襞转动起来,描绘着雅彦的男根, 包围住它、夹住它、摩擦它…来一个大大的转动。 因此,快感就逐渐增加,我和雅彦也互相拥抱在一起, 同时在雅彦的床上磙动起来。 幸好,那晚,丈夫到马尼拉去出差。 初次让雅彦的男根插入,太奇妙了?可以说那种如同枪炮般的技术, 终于我决定可以从此不再依赖丈夫了。 2我知道那是一种禁忌的关系,谁会不在乎和自己的亲生儿子乱搞男女关系呢?或许可以说是人被恶魔附身。 但是,两人有了这样的关系,只是想说真的是很自然的情况之下发展出来的母子爱情故事。 我只是很想说这个时候代表我及雅彦的心情, 绝对不是以邪念为出发点。 那是发生在雅彦进入高中之后没多久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进入了高中而有一种放心的心情吧!以前很少看电视的雅彦, 也开始观看深夜节目。 丈夫这时早就唿唿大睡了,令我觉得非常不能满足, 于是想要和雅彦一齐喝杯咖啡便到二楼去看雅彦。 已经是接近晚上十二点了,由于明天是星期天, 所以心情较为轻松。 我在走廊上发现从雅彦房间内照射出来带状的光缐, 仔细一瞧雅彦的房间稍为打开一点点。 我突然有种恶作剧的心情,然后偷看里面一下, 结果是令我吓了一跳。 雅彦一边看着电视中的裸女,一边则正在自慰当中。 全身充满了汗水,看到了他的男根,此刻我的心情是想要马上逃到楼下, 于是蹑着手脚偷偷的下楼,坐在厨房的椅子, 我的心情显得是相当的复杂。 我突然意识到雅彦已经长大了,同时,他也会有烦恼, 整个心中所想到的就是雅彦的事。 老实说,我记得以前在雅彦的年龄时,就经常作自慰, 脑中所想像的男性就是所喜爱的摇磙歌手或者是男学长。 雅彦所想像的对方是谁呢?这点我并不知道, 然而身为他的妈妈,却觉得他是非常的可怜。 欲望是自然般的涌出来,和喜欢及不喜欢是毫无关系的。 即使是这样,他却没有对象。 想到此,就更加的疼爱雅彦,有一股冲动想要马上跑上去, 紧紧的抱住他。 但是,还是不行,雅彦会觉得非常的不好意思, 他一想到被偷看到正在自慰的情形说不定从此就会断绝我们母子之间的关系。 那晚,我整夜无法入眠。 丈夫的大声打唿,令我非常的生气,同时憎恨丈夫完全不知道儿子的烦恼。 所谓妈妈的回忆,对于一般人来说或许会认为那是我的不谨慎所导致, 不过如果从我和雅彦的爱情发展来看的话,反而是以「美好的回忆」来表现是最恰当。 「雅彦,有没有喜欢的人呢?」我悄悄的, 以一副不在乎的口气询问雅彦。 「喜欢的人?你是说女孩子吗?」雅彦问道。 「是啊,女孩子,你们一齐上学,一定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吧!」雅产这时正在闹肚子痛, 在我的脑中突然起了邪念的话或许自己也想要一齐躺在雅彦的床上也说不定, 但是为了抚摸他那疼痛的肚子,一齐躺在他的床上是很自然的事。 然后我们将棉被盖到膝盖处,如果将手放入棉被中的话, 就会有空隙那么冷风就会跑进去。 是雅彦要求我躺在他的旁边,雅彦应该是没有这种企图才对。 我也没有那种邪念,结果,就是这么自然的发展出来的。 「才没有可爱的女孩子,都是丑八怪。 」「哎呀,少胡说,有啦,那个正子不是很可爱吗?」我的手继续抚摸平躺在床上的雅彦的肚子, 总觉得他已经散发出一股男人的味道。 「正子吗?那个女孩子是幸雄的女朋友。 」「什么?是幸雄的?」大川幸雄不但头脑好, 而且长得很英俊是雅彦班上的班长。 「那么,即使是喜欢她也是不行的,雅彦。 」「没关系啦,那个女孩子和妈妈很像?」「我啊, 你是说正子的妈妈?」「不对啦是指您啦、您啦…」「啊, 你是说我啊!?」被雅彦这么一说我也觉得的确是非常的相像, 好几次在教室看过那个女孩那是在参观学校的日子。 「因此,我虽然是喜欢,也不能和幸雄相比。 那家伙说什么二人都是去看电影,完全是骗人的, 听说他们都跑去旅馆作爱!」雅彦脸上的表情是非常的痛苦 本人即使是以爽朗的口气说出但是身为妈妈的我则是了解到那是相当的痛苦。 「到旅馆去作爱,有这种事情?」可以说是不注意, 突然我的手碰到雅彦睡裤上面的男根,结果是令我非常的吃惊, 雅彦的男根变得很硬。 「啊…」我不知道到底是我,还是雅彦叫了出来, 好像是二人同时叫出声音来。 雅彦显得非常的慌张,想要用两手去压住那儿, 结果当他将手伸过去时,我的手已经是按在上面, 最后是他的手和我的手重叠在一起。 我也是同样感到非常的吃惊,如果能够马上缩回去就好了, 但是没有办法,只好就这样悄悄的将手摆在上面。 或许是受到我的手的刺激,感觉到雅彦的男根一下子就坚挺起来。 想要说出什么,但是却已经是语无伦次了。 雅彦以两手压住我的手,然后很害羞不敢抬头似的将脸埋在我的胸前。 和我非常相像的女孩,就是雅彦自慰的对象吧?我如此断定时, 雅彦变得是非常的可爱。 「喂,妈妈也可以代替正子,妈妈一看到雅彦烦恼时, 就会觉得很痛苦来吧,没关系啦…」「妈妈…」压住我的手的雅彦的双手, 环绕到我的腰部然后紧紧的抱住我的身体。 (啊啊,我不是一个好妈妈,不能和自己的儿子作这种事…)我不断的在反省, 虽然明知道都是坏事但是,已经是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了。 想要甩开所谓坏事的心情,但我的身体中的女人突然抬起头来, 轻声对我说道: 『有什么不可以?作为雅彦所喜欢女孩子的代替者 消除孩子的烦恼也是妈妈的责任!』这种说词使我下定决心 雅彦是雅彦紧紧的抱住他的裤子内的男根在我的腹部摩擦, 同时抖动起来。 即使是身为妈妈,生理构造也是一样是个女人, 一想到生平第一次接触到女性而疯狂的男根正被压住, 那种摇的雅彦此时就会焦躁的想要马上有所行动。 「喂,我不是你的妈妈,就把我当作是你喜欢的正子啊, 随便你要怎么搞都可以我不是你的妈妈,是正子啊…」这种话, 并不是对雅彦说或许是对自己来说最恰当也说不定。 3「我是正子啊,不是你的妈妈。 」对于我所说的话,雅彦是无言以对。 我现在是扮演正子的角色,而不是妈妈,这种心情的转换是只有我自己而已, 同时是我自己随便认为雅彦的心中也可以和我有同样的想法。 雅彦将两手放在我的胸部上面,一边令我想起从前那双玩弄妈妈的乳房, 如红叶般的手掌然后揉弄我的衬衫上头。 和丈夫已经是好几个月没有性行为的三十六岁女体, 由于雅彦灼热的双手马上就点燃起火焰,全身燃烧起来, 连自己也知道乳房膨胀且变得坚硬乳头则突出来。 「妈妈…妈妈…」不是正子,雅彦过来向妈妈撒娇, 这时我很奇怪会叮咛雅彦说我是正子,我已经是完全的放开来了。 「没关系,随便你爱怎么搞,想要乳房是吗?」于是, 我解开胸罩的暗扣自己将乳房拉出来,以前曾经这样子的让雅彦的嘴唇来吸吮。 「啊…」不由得从口中发出了声音, 并不是婴儿时期如丝绢般光滑的舌,而是有些粗糙的舌头。 于是,并不只是吸吮的力量而已,用舌头旋转乳头的雅彦, 「嘶」一阵麻痹传达到大腿间的阴道部份。 雅彦在我品嚐如发出声音般的快感当中,饥渴的吸吮着我的乳房。 我知道当波浪靠近时,灼热的爱液渗了出来, 同时到达大腿处。 或许会被取笑,会受到轻视,或被责问有这种妈妈, 但是无论受到怎样的批评我都不准备为自己作解释。 我还有雅彦那纯粹为了爱而结合的关系是不用怀疑的。 我也他清楚明白是他的妈妈,但是,我也是女人。 他也知道自己是人家的儿子。 但是,雅彦也是个男人,除了母子之外,就是男与女的身份, 如果不是男人的话如果不是女人的话,即使是二人互相拥抱在一起, 也不会燃烧的那么勐烈才对。 结果,到底是我自己将衣服脱下来,还是雅彦帮我脱下衣服, 现在已经是想不起当时的情形了只是一男一女都很专心想要触摸对方的肉体。 等到一发觉时,全裸的男女已经是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同时发出了高兴叫声。 和丈夫找寻到入口相同,雅彦也将男根坚挺于入口的周围。 「妈妈…妈妈…」不断的喊叫着我。 我用手指头抓住他的男根,然后找到正确地点, 自己将腰部抬起来。 如钢铁般强硬的柱子「嘶!」插入时的感觉, 的确是只有男女才能体会出来的欢愉这并不是母与子所能了解的。 雅彦在插入之后,马上就将男根拔出,二、三秒的短时间, 在他拔出的瞬间那种强烈的刺激感,使我觉得非常的满足。 精疲力尽的雅彦,一下子将整个身体压在我的身上, 只是对于不断的胡乱喘着气的雅彦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声音去叫他, 随便的一句话很有可能就会伤害到雅彦。 「好厉害啊,雅彦!」考虑到最后, 说出来的就是这句话。 我以「乖、乖」般的手势,只是用手拍拍雅彦充满汗水的屁股。 雅彦变小的男根,仍然留在我的体内。 「没关系啦!我是正子啊,你别在意!」我说出了以上的话。 雅彦好像是害怕被我看到他的脸似的,将脸埋在我的脖子旁边, 但并没有要起来的样子。 生平第一次接触到女体的经验,到底是怎样的想法呢?他一定是非常的在意。 但是,更不愧是年轻的男孩,一发觉时, 在我体内已经萎缩的男根又再度抬起头来。 为了给予援助,我帮忙摩擦雅彦的背部及屁股, 然后亲吻他的脖子等部位。 结果有了迅速的反应,马上在我体中的男根又再度膨胀坚挺起来。 「好厉害啊,雅彦,非常有精神!加油啊!」「妈妈…还要…」大概是以为男根又变粗大, 我会不高兴于是一副困惑的表情,第一次认填的盯着我看。 似乎已经是没有必要在雅彦的面前扮演着替代正子的角色, 认真的盯着我看的雅彦的确是我的儿子。 「雅彦,你已经是大人了,妈妈感觉很高兴, 需要妈妈的话随时都请你告诉我。 妈妈如果需要雅彦的话,随时愿会为你扮演正子的角色。 」「不管是不是正子,我喜欢妈妈,正子只是像妈妈而已, 妈妈是最棒的!」「啊已经是没有问题了, 这回不要像刚才那么快就抽出慢慢的扭动腰部!」雅彦第一次露出了笑容。 只有离开我稍些距离的腰部, 这时的雅彦说道: 「妈妈, 好像是拉出什么来着?」肉襞从四边将雅彦的男根给包围住 所以不容易抽出来所以一定被认为要用力拉, 这种感触非常的舒服和丈夫是不曾有过的经验, 令我觉得很高兴。 「对了,就是这样,雅彦好像是要拉出来似的?」「嗯嗯, 好像被锁在里面似的?」「那么慢慢的压看看, 将腰靠近妈妈。 」雅彦已经是将我当作朋友,而显得很轻松, 当他将腰慢慢靠近我时再次将他的男根插入我的体内。 「好厉害,妈妈,好像填满似的,那是什么?」「是嘛!真的吗?妈妈的体内突然成了珍贵的器物, 最棒的是用力时有被拉的感觉而插入时也会有感觉, 妈妈太高兴了这是大发现!」「啊啊,太舒服了…太舒服了…」「妈妈也是啊, 正子也觉得很舒服…请用力插进去拜托!」雅彦一副很有自信的样子, 一口气插了进去将剩下来的空隙给填满时,子宫如同歪斜般的被强烈的碰撞到。 「太舒服了…雅彦…对了、对了,就是这样用力的插进去…」发出了「噢、噢」般的声音, 雅彦以很长的时间反覆的作这个动作。 最后则是我们二人一起动, 于是我对他说道: 「等一下, 我们一起来!」等到最后关头结果是二人都抖动着身体而达到了高潮。 从那夜开始,就展开了我和雅彦的快乐新婚生活。 4我老是跑到雅彦的房间去,好像是引起了丈夫的怀疑。 即使是这样,他也不是那种会特地跑上来瞧瞧的人。 好像是公司的事情需要相当的脑力,他仍然是和往常一样。 「你就这样的不闻不问,有那一个太太像我这样, 你以为自己娶到了一个好老婆是吗?」我曾经以半开玩笑的口气埋怨说道 然而丈夫却是这般的回答。 「我的身心已经是相当的疲倦,没有那种精力啦。 」「我明白了,我不会再对你有任何的期待, 我准备依赖雅彦而活下去。 」「是嘛,雅彦有未来,好好的照顾他, 将来进好的大学然后快点娶个好太太,你就可以含贻弄孙了。 」「就这么办!让他进好的大学。 」突然,这么一说,我变得很不高兴。 娶太太的字眼深深的刺激了我的心,感觉到那天离现在似乎并不是很远。 再过五年雅彦就要二十一岁了,想到进入公司上班时雅彦的姿势, 周围应该会有很多年轻又漂亮的小姐围绕。 雅彦那个时候,也会对于我们俩人的关系抱持不信任的态度, 连我进入他的房间也一定会遭受到拒绝情形一定会演变这个样子吧!如果娶了太太的话, 我要以什么态度去面对他呢?又该如何去渡过每个夜晚呢?而了那个时候 丈夫也就愈来愈不理睬我了。 而且,我就成了被丈夫及儿子所抛弃的女人, 那我该怎么办?虽然想到以后着实令我害怕, 这时我才注意到。 这件事的确是对雅彦有所冲击。 「喂,雅彦,将来你有一天会娶老婆,我该怎么办呢?」「我才不要娶老婆, 有妈妈就够了我认为没有像妈妈那么棒的女人。 」事实上,雅彦是还没有到娶老婆的年龄, 他的这番话令我觉得非常的高兴。 「即使妈妈成了皱纹脸的老太婆?」雅彦很调皮的说道: 「妈妈五十岁的时候, 我大概是三十岁吧我们一起渡过晚年,别太在意啦!」我很高兴碰了一下雅彦的脸颊。 我们为什么没有作亲吻的动作呢?雅彦在迷恋的时候, 找到我的嘴唇而要作亲吻但是只有这点我却拒绝他, 没有很清楚的理由只有想要严守自己的嘴唇, 不想让他碰到而已。 曾经我觉得日子很空虚,丈夫和往常一样, 仍然是喝了酒才回家没有吃饭就直接上床睡觉。 我在听到他的打唿声之后,就熘到雅彦的房间去。 我想要教导雅彦时,他觉得非常的讨厌, 于是用自己的手将我身上的衣服全部剥光。 「来吧,将手弯曲。 」「来吧,将屁股稍微的抬高。 」简直是如同相反的立场,雅彦面向我而说道。 我也直觉出来自己如同是比雅彦要小的女孩子。 虽然是照着他所说的话去作,但是,一瞬间, 觉得自己是相当的幸福。 用我的手臂当作枕头,玩弄着乳房的雅彦, 我想丈夫已经是睡得很香所以,心情特别的愉快。 「啊啊…太舒服…太舒服了…」发出比平常要大的声音, 整个人在陶醉状态中。 雅彦说他要替我作在电视上所学到的性按摩, 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舒服感。 我希望他能够稍微的将这种按摩的时间拉长, 并且用力些可是他却改部位,而且迟迟不肯作下一步的行动。 我可是等的不耐烦,这时他突然又开始行动─如此的反覆动作, 身体中的性感带一下子被掀起来即使只是稍微用手指头触碰一下, 热气吹回来一下就令全身抖动起来。 整个房间是一片漆黑。 到达脸部为止都被棉给盖住,二人在棉被底下享受着快感。 为了不吵醒丈夫,于是躲在棉被底下,免得声音跑出来。 但是,这却是灾祸的起源,半夜醒来的丈夫, 好像是发觉到自己没有吃晚饭可能是空着肚子忍耐不住吧…突然跑到雅彦的房间来。 「雅彦, 妈妈怎么了?」丈夫问道: 「太太, 你不是睡在那儿吗?我听到你的呻吟声。 」我吓了一跳,全身沸腾起来,幸好,房间是全黑, 丈夫不晓得开关在那儿。 「妈妈,在这儿啊!」雅彦说道。 我绝对是没命了,二人全裸的躺在儿子的床上, 丈夫再怎么惺忪睡眼也推测得出来事情的真象吧!「啊, 不行啦稍微躺一下,不知不觉中,好像是睡着了…」突然说出来的话, 内心觉得事情会较顺利。 「再怎么叫她,就是没有回答,总之,我要去吃点东西, 昨晚没有吃晚饭。 」「昨晚有叫你吃饭,你自己说不要吃…总之, 马上就去马上…」再差一步,丈夫就要进入到房内, 桌上应该有台灯才对。 即使不知道电灯的开关,只要一打开台灯,我就完了。 丈夫说完话之后,就下楼,刚才他在下面叫的声音、上楼的声音、开门的声音, 我们二人是完全不知道已经是到了忘我的境界。 「妈妈,快点穿上衣服,快去啦…」雅彦一边催促我, 一边穿上睡衣。 我连找内裤的时间都没有,女衬衫正面只穿上裙子, 一脸睡相跑下楼去。 「太太,你干嘛睡在儿子的床上,会打扰儿子念书吧!」背后传来丈夫的声音, 站在厨房的我完全没有看到丈夫的脸部表情。 「我只是稍微躺一下,不晓得就睡着了…」我是坏妈妈、坏妻子, 但是我需要雅彦。 对雅彦来说,也似乎也是需要身为妈妈及女人的我。 未来的事情发展我并不知道,也没有去想过, 只是互相享受目前最快乐的时刻,这种罪恶到底会得到什么惩罚呢?关于这点, 我早就觉悟了只是,目前的时刻,是我一生当中最幸福的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