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要懷上兒子的孩子了

  媽媽……要懷上兒子的孩子了

  一個十四、十五歲的小孩在回家的路上走著,神情看起來相當的沮喪,彷彿

  有什麼地方做錯事一般,一路上總是垂頭喪氣的。

  「啊……唉。」

  (怎麼辦……考這種成績,回去的話一定……)

  「這是怎麼回事?真宇!居然考的這麼差啊!!」

  「今天不可以玩電動!也不準看電視!在成績上去之前,零用錢一律減少!

  明白了沒有!!」

  (媽媽肯定大發雷霆、火冒三丈的這麼說的……心情還真是沈重阿……沒辦

  法,還是先回到家再說吧。)

  望著家門,內心總是無法平靜,一方面擔心進去後會開始挨罵,另一方面時

  間又快接近黃昏,再沒回到家媽媽又會開始擔心,這樣反而會被罵的更慘。

  (這時候媽媽應該在客廳等著我回來吧……先從庭院過去,看一下媽媽心情

  好不好。)

  (奇怪?怎麼有說話聲。)

  就在少年想從庭院的落地窗偷看客廳裡面的情形時,卻突然從裡面傳出說話

  聲,而且還是一個陌生男人的聲調。

  「太太,怎麼樣?你被綁成這樣,感覺似乎很爽嘛!」

  少年偷偷地從窗外偷看裡面的情形,卻發現媽媽雙手被綑綁在身後,眼睛被

  布條矇住,全身被脫個精光窩在客廳的一個角落,而那陌生男子卻不斷地挑逗母

  親的肉體,還用話語刺激母親的心靈。

  「沒……挑沒那回事!快點出去!請你離開!」

  「哼!請你搞清楚狀況,現在你可是我的階下囚呢,惹火了我,我可是不知

  道會做出什麼事喔!不過嘛……現在就先享受一下你的肉體好了!」

  就在陌生男子欲侵犯少年的母親時,少年趕緊地拿著放在外面的竹竿當作武

  器,衝到陌生男子的面前,朝著他的頭部一陣敲打,很快地陌生男子就在一陣亂

  揮之下逃逸出去。

  「誰!哇……哇!唉呀……!!」

  「咦!?」

  (呼……呼呼……,太好了,媽媽,已經沒事了。)

  「什麼?剛剛是什麼聲音!?請你不要再做過份的事……」

  (媽……)

  發現母親還沒發現已經獲救的事情,少年心中升起一股惡搞的心理,望著母

  親因為害怕而不停顫抖的身體,少年感到一個新奇的發現。

  (平常總是兇巴巴的樣子,現在這模樣倒是頭一次看到呢,……再嚇嚇她好

  了!)

  「啊!」

  為了不引起懷疑,少年照著剛剛男子的動作,輕輕壓揉母親的乳房,不停地

  把玩,到後來,望著因為不斷撫弄而堅挺的乳頭,嘴巴彷彿是被吸引過去一般,

  慢慢地粘在一起,像是要吸出乳汁般,一直吸吮母親的乳頭。

  (哇……真軟,而且……胸部好大,手……停不下來了……)

  「嗚……啊……,不要……胸部……不可以……」

  (嗯……真甜……好懷念的味道……)

  「啊……哈……嗯嗯……」

  這時候少年的右手慢慢地轉移陣地,從胸部漸漸地往下撫摸,直達那粉紅色

  的私處。

  (哇……溼透了……,因為被剛剛那男的摸的原因吧,可惡!那麼……)

  少年心中升起不甘心的怒火,一口氣將母親的下體擡起,著迷似的觀賞著那

  生出他的源頭,心想:「這麼漂亮……這就是我出生的地方……」,漸漸地一股

  煩躁的慾望不停地在心頭吶喊:「想做,想做……,想插進去……插進去……」

  下體的腫脹也漸漸地讓慾望爆發開來。

  (對了,老是對著我發火,就當作是復仇好了,只是稍微做一下的話……)

  像是找到理由似的,少年開始將腫脹的下體對準那紅潤的陰唇,而他母親察

  覺到這情形,開始呼喊著:「不要!」,一邊像是要擺脫困境一般,擺弄著高高

  擡起的下體,可是少年的雙手將她的雙腳往身體兩側拉開,讓她腰肢只能上下閃

  躲,不過這動作說是躲避,倒不如說是挑逗少年的下體。

  很快地,她也察覺到這令她羞恥的行為。就在她擺動速度變慢的同時,少年

  一口氣將下體推進到母親的肉體深處,隨後而來被那溫暖濕潤的肉壁緊緊包住,

  那種舒爽,能讓他一直往深處探索。

  「嗯……啊啊……」

  (嗚哇……進去了,感覺好棒……再……再進去一點……媽媽的裡面……)

  感受到一層層鮮嫩的粉紅壁肉,緊緊地包住下體的體驗,被濕滑滑的,熱乎

  乎的,軟綿綿的嫩肉包纏著,非常舒爽,冷不妨地脫口而出:「好舒服……」

  媽媽察覺到我不是剛剛那男的,也開始起了疑心:「誰!是誰!你不是剛剛

  那人嗎?」

  吃驚過後的我,平息心中的驚訝,也一邊用深沈的語調回覆:「吵……吵死

  了……安靜點!你叫的話……」,意亂神迷地挺著硬如鐵棒的雞雞,在媽媽小穴

  ?抽插不停。

  我屁股一高一低地挺動著,雞雞在小穴?一進一出地抽插,一陣陣欲仙欲死

  的暢快和舒爽,從我的大腦向全身擴散,我氣喘噓噓地,抽插越來越快,越來越

  用力。

  母親鮮紅的朱唇微微顫抖,吐氣如蘭,發出象似低泣的嬌哼聲:「啊……」

  「明……明白了……我不吵你……請你饒了我吧……請……饒了我吧……」

  看著媽媽臉龐流下的淚水,以及口中的求饒辭……讓我心中一時不忍,可是

  隨後卻是前所未有的喜悅感:「阿哈哈哈!媽媽老是命令我……這次卻照我的話

  做!」

  聽到媽媽的求饒,我的雞雞更加賣力地在媽媽小穴深處又頂又磨,肆無忌憚

  發抽插。

  (變成我的東西了,媽媽的肉體……全部……全部……)

  「覺……覺得……舒服嗎?」看著媽媽秀麗無比的臉蛋上紅霞滿布,氣息混

  亂、小嘴微張,不時從翕合不停的瑤鼻?冒出一兩聲嬌吟,我不禁問道。

  「我……我不清楚……快點結束吧……」

  「咦!?這樣呢……這樣呢!插的稀裡嘩啦的了!!」

  我抓住媽媽又圓又大的屁股,十指都陷入她的股肉?了,跪在她身後,小腿

  壓在她跪在地上的小腿上,雞雞用力的抽動了起來,每次抽插帶出來的淫露,一

  股股的或滴落,或滑落大腿內側。

  「啊……不要太用力!!不要……快住手!我根本沒快感……快饒了我吧!

  饒了我吧!我已經……我已經……啊……」

  看著以狗趴式邊嗚咽悲泣,邊擺動身體迎合我抽送的媽媽,我心?從沒有覺

  得自己是這麼的愛她,感受肉壁的擠壓力度加大,小穴的吸力也越來越強,讓我

  知道媽媽快要高潮了。將她的雙腿高高扛起,然後下半身像是火車頭上的活塞不

  斷地往復擺動,帶動著肉棒在媽媽的嫩穴裡面不住地進出,搞得她浪叫連連:

  「啊啊啊……嗚哇……不……不要……啊啊……」

  媽媽全身繃緊,顫抖著無數的哆嗦,排出更多的淫水,陰道肌肉發出一連串

  抽搐。

  「好……好緊……媽媽高潮了嗎?啊……不行……不行了!」

  一股熱熱的陰精從子宮噴出來灑在龜頭——我也把體內的精液,毫不保留地

  全數射入媽媽的體內。

  躺在媽媽的身上,感受著媽媽小穴高潮後的痙臠——溫暖濕潤的小穴緊緊含

  住陰莖蠕動,柔軟的子宮頸輕輕抱住龜頭的滋味。

  「不……不行啊……就算平時一直發脾氣……但畢竟是媽媽……不可以再做

  更過分的事情了……」

  激動過後的冷靜,讓我不由的開始檢討,可是媽媽後來的發話卻讓我心頭感

  到一陣暖流。

  「你滿意了嗎?請……馬上離開我家……你現在馬上離開的話,我對誰也不

  說……所以……快點……」

  「為……為什麼這麼急……」

  「那……那是因為我兒子馬上就要回來了!」

  (我……?)

  「是因為不想被他看到妳現在這樣子嗎?」

  「我現在怎樣都無所謂!可是如果你現在還在這裡,那我兒子不就危險了!

  所以……所以快出去!那孩子是我的全部,如果讓他受傷的話,我是絕不會放過

  你的!!」

  看著媽媽為了保護我不惜犧牲自我的神情,身子不由自主的投入媽媽許久未

  曾擁抱的胸懷,抱著母親溫暖的身體,聞著記憶深處那久別的熟悉感又誘人的香

  味,這舉動也許會被母親發現,可是我卻一直眷戀母親的懷抱,久久無法自拔。

  媽媽也任由我恣意的擁抱著她。

  許久,等我回過神來,我對媽媽提出一個要求:「現……現在,妳把我當作

  妳兒子……」

  這離奇的要求讓我媽媽一陣恍神,內心激起一陣波瀾,「啊?這……這怎麼

  可能?!」

  「妳把我當作妳兒子!就這樣做……這樣做就不傷害妳兒子……不會受到傷

  害的……」為了讓媽媽能妥協,我不斷地許予承諾。

  等到媽媽神情漸漸地平緩下來,欲言又止的樣子,讓我再度重申要求,也像

  是蠱惑般地說道:「叫……叫出名字吧……」

  「真……真宇……」喊出名字的瞬間,彷彿在身前的就是兒子般,心頭多了

  奇特的情緒。

  「啊啊……」看著媽媽面帶猶豫的神情,木訥地喊出我的名字,可是心中突

  如其來的激動卻擁上了心頭,其中似乎還摻雜著某種情緒,讓我挺著硬梆梆的肉

  棒在媽媽話語方落之際,猛然地再度進發那銷魂洞深處。

  我那受到話語刺激明顯產生變化的肉棒,讓媽媽心中激起一片漣漪:

  「啊……比剛才更大……更硬了……」

  媽媽那餘韻未止又再度遭受刺激的肉體,使她肉體達到了小高潮,腦中一片

  模糊,香舌微吐,吐氣芬芳。

  見狀,我連忙叫媽媽:「再……再叫我名字……」

  「真……真宇……」腦中一片模糊的媽媽,下意識地回應我的要求,而心中

  卻不停訝異著:「有……有感覺了……和剛才……完全不同……怎麼會……怎麼

  會……」

  我的肉棒不斷地侵襲著媽媽嬌美的肉體,與方才兩相比較,媽媽的肉體似乎

  也產生了變化,不僅愛液明顯地變多,陰道的蠕動、吸力更強,肉體的敏感度也

  變的相當敏銳,一點點的小刺激都可以讓媽媽顫抖不已。

  察覺到自身的變化明顯不同於剛才的強制高潮,如果說剛才的只是肉體上的

  屈服,現在卻是全心全意的投入,媽媽自責的想著:「我非常愉悅地……叫著兒

  子的名字……在想著被自己的兒子幹……我算什麼母親啊……真……真宇……」

  「不……不是的……不是這樣子的……你不是!!你不是……」在深深的自

  責中醒來的媽媽,像是要擺脫心中莫名的感覺般呼喊著。

  (不……沒錯……就是我啊……媽媽……你看……)

  為了要讓媽媽相信般,真宇像是回到了嬰兒時期含著媽媽的乳頭,吸吮那早

  已不在的乳汁。

  「吸乳頭的方式……真的……很像……真宇小時候,……不行……這樣想的

  話!啊……」感受著那像是來自兒子的吸吮的感覺,媽媽肉體反應更劇烈。

  吸吮沒多久,下體就感受到媽媽高潮的噴射,媽媽的反應,讓我更加地想讓

  她品嘗錯亂的滋味。我不斷地探索媽媽肉穴的深處,兩人之間的體位也不斷的變

  化。只為了讓媽媽不斷地處於高潮頂端,只為了能在媽媽心中留下錯亂的種子。

  (高……高潮吧……更多……更多的高潮吧,還要再裡面一點……媽媽的最

  裡面……我出生的地方……)

  (進去了……進去了……媽媽體內的最深處……)

  接連不斷地高潮讓媽媽花心大開不已,肉棒也趁機進到最深處,體驗著媽媽

  花心深處的另一個天地。

  (進去了……進去了……)

  媽媽感受到肉棒頂住她子宮的奇異快感,上下亂蹬著兩條玉腿,身軀擺動得

  像風吹柳枝一般,連那肥臀也不住地掀動著,淫水竟然滔滔不止的流了出來。

  「啊啊……不要這麼激烈……那樣做的話……我……我又……」

  肉棒深入子宮,不斷地頂弄那女性嬌弱的子宮,前所未有的體驗讓媽媽再度

  升天,一次超越一次的高潮讓神智模糊,耳邊傳來的呼喊:「媽媽……快……叫

  我的名字……」,讓媽媽錯覺地誤以為在身上奔馳的男人,就是自己的小孩——

  真宇,身心都為眼前的兒子開放:「真……真宇!喜歡!我喜歡!啊啊……再用

  力……再把媽媽……啊啊……丟了……又丟了……盡情地侵犯媽媽吧……啊……

  真……真宇…………來吧……用力……媽媽……媽媽是屬於兒子的!!」

  彷彿是為了讓兒子更加地舒服,原本只是微微迎合的肉體,卻開始反客為主

  的套弄起肉棒了,身體內部火熱的肉壁加上媽媽腰肢不停地扭動,花心也像是吸

  吮般,不停地緊箍我粗大的肉棒,湧出的愛液不斷刺激著敏感的龜頭,後脊柱強

  烈的麻癢讓我再也把持不住。

  「啊!」就像一場小小的爆炸,兩人的身體同時爆發,快感的高潮從下身激

  沖向腦門,又回蕩至下身,化作滾燙的熱流洶湧而出,身體的歡暢已無法用語言

  來形容,意識高高地飄上了雲端,令她們同時顫抖起來,緊貼著對方的身軀,彷

  彿要融入一體般。

  (啊……好熱……咕嘟咕嘟的湧進來了……啊……好多……小腹好漲……這

  感覺……子宮被灌滿了嗎?)

  滾燙的精液澆淋在子宮的最深處,讓媽媽又陷入在一陣快感中,不斷噴射出

  的精液,填滿了子宮的每一處,但巨大的肉棒堵住了唯一的出口,以致於充滿了

  越來越多精液子宮開始脹大,以承受如此巨量的精液。

  媽媽原本平坦而光滑的腹部,因為濃稠的精液不斷注入而漸漸的變得脹大。

  雖然肉棒退了出來,但由於異常強烈的快感造成小穴不斷的收縮和痙攣,幾乎不

  留任何一點的縫隙,就連一點點的精液要流出來都非常的困難。

  「真宇……我的真宇……」激烈高潮過後的餘韻造成的快感仍不斷襲擊著媽

  媽,使她不住的嬌吟著。

  我趁著媽媽虛脫無力、神智未清時,趕緊解開綁住媽媽雙手的皮革手套,神

  色未定地急忙著出去:「那……那就讓你自由吧……拜拜!」

上一篇:我的父親是一屌..太短了 下一篇:和小女孩及她的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