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歲城的早晨,秋風肅殺,天蒙蒙亮,千裏內一篇寂靜。然而,作爲城內最大的客棧,醉月閣此時卻依舊熱鬧非凡,許許多多往來的客人在此地對坐飲酒。幾位喝酒的官差正在交頭接耳,“聽說昨天城內的天牢裏有人越獄“逃脫的人還是大名鼎鼎的淫賊“憐花僧”韓童。”其中一位高嗓門的差人這樣說道。“聽說近年來城中出了幾件采花賊的案子,全都是一個叫做不少的富貴人家的小姐或者大家閨秀都遭到奸淫後並且被擄掠而失蹤,據說這位憐花僧雖然年事已高,但是武功高強,淫術也是不得了,從而鬧得天歲城人心惶惶,婦人夜不出戶,朝廷近年加強緝捕力度,怕我們這幾天又不得不早起晚歸地執勤了。“一個矮個子的差人抱怨道。“你怕啥,朝廷怕是我們這樣的庸碌之輩難以擒之,已經重金雇傭了大批名俠前來緝拿,你我無需費事,隻要做做樣子罷了”大嗓門差人如是說道。

  過了一盞茶的時光,離金陵五十餘裏的官道上,一位絕美麗人騎著馬飛馳而來,隻見她大概二十歲的樣子,身著白衣,一頭漆黑的長發如瀑布般不自覺地披散下來,在上面绾成一個高高的發髻,她面容姣好,身材修長嬌美,在修長彎曲的眉毛下,明亮深邃的眼睛更是顧盼生妍,膚若凝脂的皮膚晶瑩剔透粉雕玉琢,雙目猶似一泓清水,秀雅絕俗的氣質中難掩一絲高貴,而一對飽滿而堅挺的豐乳卻又與她的淡雅氣質不同,似乎能破衣而出,顯得無比性感。使得在場的男人無不睜大眼睛吞咽著口水。這位絕世美人正是江湖人稱“香雲仙子”的一代女俠朱若妍。朱若妍是武林四美中的一美,武功高強,乃天香派弟子,年僅二十歲便已經將數十名通緝要犯所拿下,自恃武功高強,心高氣傲,如今便接了朝廷的懸賞來城裏捉拿淫賊。“請問這碧雲山莊在哪裏?”“在往東面的城郊的黑龍潭邊上。”小二擦著滴下的口水,指著外面的路答到。朱若妍一心想擒住淫賊,便飛奔了過去。

  ????不知不覺已到了中午,烈日當空。天歲城郊的黑龍潭邊,清山碧水,流泉飛瀑,濺起滿潭水霧,呼吸中帶著甜絲絲的清涼。朱若妍覺得有些累了。她今天獨自一人來到這人迹罕至的黑龍潭邊歇息,把披在身上的一件件衣裳輕輕地解下,隻著一件透明蟬紗,露出雪白動人的胴體,挺拔嬌嫩的玉乳在胸前晃動,修長的美腿並攏,胯間高挺之處一攝黑色的陰毛,竟閃耀著絲絲水光似是有仙汁玉露。伸出如玉的足尖試試水溫,慢慢將身子浸沒在漂著桂花花瓣的山泉水中讓清涼的泉水洗滌她那嬌嫩的肌膚。

  就在朱若妍自我陶醉的時候,她卻不知,在水潭的茂草間,正有一雙滿含欲望、淫邪的眼睛緊緊地盯在她那凹凸有緻的雙峰上。

  偷窺之人正是韓童。韓童爲躲避官府的通緝躲在這深山老林裏,幾日沒行房事,好生憋屈,便下山四處搜尋獵物,這不,沒想到這小妮子自己送上門來了。??藏身樹林之後的韓童一眼就認出這是“香雲仙子”朱若妍,是自己以及無數男人日思夜想的尤物便興奮的不得了,此刻真是看得眼都直了。想到若能擒得如此美人將其調教一番成爲自己的性奴,想到朱若妍這尤物伏跪在自己面前用雙乳侍奉自己的肉棒,便把之前山中壓抑的煩惱都抛在九霄雲外。

  朱若妍並不知身旁有人,她盡情地嬉戲,時不時輕甩秀發,揮動纖手,扇起一陣陣水花,也撥動了無限風情。舉手投足間,豐臀蜂腰,大腿柔背,玲珑曲線,凹凸有緻的嬌軀多麽動人心魄!忽然,一聲莺啼,驚醒了水中陶醉的美人,“有迷煙!”朱若妍一聲嬌呼,便開始施展閉氣功,正想拿岸邊的衣服,卻不知衣服是什麽時候不見的,朱若妍又氣又急,心想自己實在是大意,一定是中了埋伏。赫見一個眼露淫光、赤身露體的老和尚向自己猛撲而來。那胯間之物,粗大無比,不斷在她眼前晃動。她驚呼一聲,側身一讓,??朱若妍手忙腳亂,急于躍上岸邊,沒想一心急,雙足踏滑,重又掉進水中。韓童用手一抓,恰恰攫住她的一隻玉手,用力一拉,朱若妍收勢不住,整個嬌軀便全倒進他懷中。韓童雙手一緊,把她抱了個滿懷,頓覺軟玉溫香,十分誘人,忍不住張嘴就來吻她的櫻唇。

  ????朱若妍拚命掙紮,情急之下,出手全無章法,竟是亂抓亂撓,弄得韓童十分狼狽。兩人在水中翻翻滾滾,載浮載沈,驚得林中一群歇鳥撲撲騰騰高飛而去。

  拉拉扯扯中,朱若妍貼身亵衣紛紛被韓童撕破,嬌嫩片片,露出無限春光。她花容失色,嬌呼連連,左推右擋,卻是難阻韓童的淫手。韓童見朱若妍護體心切,更得寸進尺,粗手或抓雙峰,或探玉股,擾得朱若妍顧此失彼,嬌喘呼呼。

  男子畢竟較女子會處變,貼身肉搏中,韓童漸漸鎮定下來,他瞅準空隙,手指疾出,連點朱若妍兩處麻穴,立時讓她動彈不得。韓童從水中抱起朱若妍嬌軀,將她輕輕平放在岸邊陰涼角落的石闆上。此時就近細看,但見她秀發飄逸,嬌靥如花,香氣襲人;緊身的亵衣亵褲勾勒出她那高聳的酥乳,挺翹的豐臀,竟是說不出的誘惑。

  ??

  ????韓童心頭狂跳,雙手顫動,但聞嗤嗤之聲,不絕于耳,朱若妍一身亵衣亵褲盡都被他扯得片片碎裂。不稍一會,一個美妙絕倫的玉體便橫陳在他面前。韓童圓睜著被熊熊欲火燒紅的雙眼,手指滑行在柔膩的肌膚上,嘴角間浮著淫笑,貪饞的望著那豐滿的雙乳,胯間沖天而起,不斷抖動,像是因爲尋獲獵物而興奮。朱若妍瞥見躍動的粗大在她跟前示威似的不斷顫動,不禁羞得粉臉如火。她心知今天已難逃淫賊的蹂躏,此處地勢偏僻,決不會有人前來救援,不由得羞悔的流出來兩行淚水,絕望地閉上了雙眸。韓童淫笑著從嘴中吐出一粒紅丸,塞進朱若妍嘴裏,朱若妍哪還有反抗的力氣,隻得咽下去。不到片刻時間,身體便泛起微紅。朱若妍感到身體一震麻癢,全身血脈贲張,心神搖醉,迷迷糊糊,如飄浮在大海中一葉失舵的小舟,隨著狂風波濤,逐流浮沈。原來韓童剛剛喂的正是西域的催情藥物。韓童見朱若妍桃腮暈紅,兩眼朦胧,小嘴微張,呼呼急喘,知道她已情動,便放心的大快朵頤起來。粗糙的大手開始撫摸著朱若妍的一隻乳房,朱若妍隻覺得自己的一個玉乳被一隻粗糙的手掌覆蓋,輕捏細揉,粗糙的皮膚在玉乳上撫摸磨擦,拇指食指更是輕捏玉乳上那顆稚嫩的服頭。“啊。”更強烈的快感急襲全身冰肌玉膚,她便不自覺地叫了起來,剛喊出聲便被老和尚用嘴堵住。隻見一個絕色的赤裸尤物一絲不挂的雪白胴體和一個強壯如牛、虎背雄腰的老和尚糾纏著,老和尚的舌頭在美人兒口中蠕動著,品嘗著美人香甜可口的玉津。隨後他大手輕柔地撫摸著她渾圓的豐聳香臀,指尖靈活的沿著股溝,輕搔慢挑,上下遊移;淫舌也隨著下移,埋進玉股間,輕掃四周。韓童自覺舔的不過瘾,便讓朱若妍趴在石台邊朝自己崛起屁股,分開了佳人的兩片雪白臀肉,朱若妍這次毫不害羞將那緊繃的屁股暴露在韓童的眼前,雙目緊閉,櫻唇微張,口中咿啊不斷,玉體微微抖顫,分明已是欲念橫生,韓童見到朱若妍這副嬌柔媚態,不由心中欲火高漲,在午間日光的照耀下,“香雲仙子”的臀部是如此的豔麗,發出了令人目眩般的光彩,是非常美麗晢白的一塊美肉。

  ??

  ??就在這一刹那,朱若妍靈敏地感覺到,他的肉棒正頂在她那蜜穴的下方,似乎覺出那肉棒在微微的挑動,又好像那肉棒帶著一股強烈的電流,在陰阜的附近,發射著無形的電波,通過神經網絡,又被少女的身心所接收。一種嶄新的感受在全身遊蕩,漫延,滋長。子宮同時也門戶大開,湧出一股股,清澈,透明的潮水,又順著陰道,大濕滑玉門,涓涓地流出,緩緩的浸向直挺棒硬的棒身……

  韓童並不急于行事,他用長長的手指,以充滿挑逗技巧去觸摸她那鼓漲豐滿的雙乳。她遷就他,把上身挺了起來,他開始是大面積的揉弄,隻見那彈性十足的乳房,上下左右的顛顫著,揉到左邊,彈回右邊,揉到右邊又彈回左邊,是那樣的玩皮淘氣,揉完左乳,又揉右乳,直揉得朱若妍,仰頭蹬腿,嬌喘籲籲:“哎呀,別,好癢……”

  韓童邊揉弄,邊欣賞朱若妍禁區的各個部位。她的身材,高而挺,似兩座對峙的山峰,遙相呼應,山頂兩顆淺褐色的乳頭,上面有紅潤透亮,凹凸不平的小小峰窩。兩山之間一道深深的峽峪,峽峪的上端,有一顆難以察黨的黑痔,下面是一漫平川的、柔軟的腹部,由于肥腴、豐滿,把肉嘟嘟的肚臍淹埋起來,現出一道淺淺的隙縫。

  ??她的陰毛稀松而卷曲,呈淡黃色,有條不紊地排列在饅頭似的小丘上,一顆突出的陰蒂,高懸在肉穴的頂端,細腰盈盈,身材羊滿,一雙玉腿粉妝王琢,柔細光滑,十分迷人。他忘情地在她的玉體上變換著招數,兩個細長的手指,輕輕地捏住了乳首,緩緩地撚動著,撚動著

  朱若妍急促的喘著氣,聲音模糊,緊緊的抓住韓童的背,雙腿緊緊勾住他的腿,連連呻吟,不住的打著冷戰,一股溫熱暖流又從她小穴深處潮湧而出。韓童已勃起到極點的肉棒,頂在她那柔軟緊閉肉縫上,一手按住她的小腹,一手掰開她嬌嫩柔滑的陰唇,肉棒頂住她細小緊合的小穴口,又用手指將那嬌小粉嫩的嫣紅小穴口擴大一點,然後肉棒朝前用力一壓。“哎!”朱若妍嬌羞地感到一根巨大帶著自己處子血肉棍又破體而入,碩大粗長的巨棒漸漸“沒”入朱若妍那嫣紅玉潤的嬌小小穴口,朱若妍美眸輕掩,桃腮羞紅無限地脈脈體味著“它”進入。韓童開始在朱若妍柔若無骨、雪白美麗的嬌軟玉體上抽插、挺動起來。粗大異常的黑亮肉棒在朱若妍那亮黑的陰毛叢中進進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