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本故事中的主人家,叫做江依娜,26岁,三围:34,25,35,故事发生的当天我是坐在地铁上的,在我面前有几个男人正在盯着我看,见惯了,他们只会看我下面,我的脸很清秀,但是并不比其她女人好看多少,可是,我那短短的吊带裙下总是对他们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他们盯在我的腿上和两腿之间的部分看,好吧,想看就让你看个够,我把两腿稍稍分开,我今天穿的是白色的内裤,也许他们借助那一点点射进吊带裙下面光缐看到点什么吧。其中有一个男人已经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西裤口袋里面,懒的理会,对了,前面就是站台。我挤下车,蹬着高跟鞋走进那一排排的公寓小区,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在报亭买了报纸上楼,已经是18点30多了,新闻19点30开始,在那之前先吃饭,华丽台新闻快快快!!我一边补妆,一边听新闻,我要觉得自己很漂亮,要自慰的时候越真实越好,「叮咚!!」门铃响了,「谁啊?」和上一任男朋友分手后,我搬到这里一直是一个人住的,手机关了,电话只有家里知道,这个地址连我上司和同事都不懂,谁会在外面呢?「管委会,查户口」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怎么在这时候,讨厌!我套上高跟鞋,小跑过去开门,一个满脸是皱纹和肉疙瘩的肥胖中年男人站在防盗门外面,他身后还有两个人,看不清,他笑着对我说:「我们来核对一下户口。」他笑起来更难看了,皱纹和肉疙瘩都向一块挤,核对?以前根本就没来查过啊,在我租以前,也许查过以前的户主,可是新闻就要开始了,「好吧,快一点」我打开防盗门,他们三个都进来了,「况——况——」两声,防盗门和房门都被关死,不对,我一下转身,防卫男人是我们女人的天性,可是当我看见另两个男人的脸的时候,我吓的瞪大了眼睛,还来不及喊叫,我只觉得下身凉凉的,「不许叫!」我的嘴被一只手摀住,我向自己下身看过去,只见那里抵着一把冰冷的尖刀!「小姐,你以后一定想结婚和生孩子吧,如果你敢叫我们就把刀插进你身体里去!」我点点头,我很害怕。电视里开始播报今天的新闻,「甲洞花园奸杀案已经有所进展,林女生前疑被轮奸,警方断定罪犯为三人,其中一人年龄在46岁左右,肥胖是其主要特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林女没有和罪犯发生打斗。。。。。。」我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拿着刀抵住我阴部的男人,「没错,就是我。」天哪!是??是他们,我惊喜的不知道怎么压抑心中的感情,对眼前男人的丑恶嘴脸全部被我推翻了,他那些难看的外表在我现在看来都是那么令我刺激,在他左边的男人和他年纪差不多,头发中间已经掉光了,右边摀住我嘴巴的男人好像比他们差几岁,皮肤很黑,黑的就像非洲人,「如果你还想你下面保持完整,就不许乱喊乱动,知道吗?」我点点头,「非洲人」把手拿开了,「你叫什么名字?」胖子问「我叫依娜。」「依娜小姐,你一定听说过我们的手段,」他淫笑着对我说,「我们三个人喜欢色情杀人,我们会先和你性交,然后再用下流的手段杀掉你,这是最让我刺激的事情了,哈哈。。。」他的肉又开始挤在一块,可是他的话一下子刺中了我的内心,我好兴奋,真希望马上就开始,「依娜小姐,只要你肯和我们合作,」那个秃头说「只要你肯主动和我们做爱,我们会考虑让你死的快一点。」「如果你不肯合作,我们可以现在就杀了你,然后奸尸,最后再把你下面捅烂,让你做鬼也结不了婚!」「非洲人」恶狠狠的说。「怎么样?两条路,要么现在上床,会让你死的快一点,要么现在你好!」胖子发最后通牒了,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忍受不了刺激了,我原来合在一起的阴道分开了,里面开始变深变湿,下面好热,冰冷的刀尖也化解不了那股热力「不要啊,我两条路都不走」「你找死!」非洲人又拔出一把刀「不要!我是说我希望可以先和你们做爱然后好好享受被你们杀掉的快感!我希望你们在我死之前可以把我下面捅烂!」「什么?真的?」「是的」甜甜的对着他们笑。「是的,因为那样可以给我最大的满足,我渴望着你们这样的真正能征服我的男人。。。」还没等我说完,那个胖子就用另一只手在我的大腿上摸起来,「等。。等一下!」「什么?」我指了指还抵在我吊带裙里面的刀子,胖子立刻把刀抽回去,还用舌头在刀尖上舔了舔,「真香!嘿嘿。。。」他已经淫笑的不能控制自己了,我现在身后是客厅中央的茶几,茶几旁边就是沙发,秃头也淫笑着:「依娜小姐不好听,我们就叫你淫小姐好了,徐淫,这个名字真好。」他一边说,一边也把手伸在我另一只腿上,上下摸着我的丝袜,非洲人当然也不慢,他从后面搂住我的腰,用他的下身抵在我的臀部,那里好硬,我呢,我很淫荡的啦,面对三个男人,我一点也不怕,以前我还和我男朋友他们玩过5P呢,现在才4个人,我熟练把身体在非洲人身上,把一只腿伸出去给「秃头」,他好像特别兴奋,伏下身体,用嘴亲吻着我的丝袜。由于我把一只腿擡高给了「秃头」,我的吊带裙那短短的下摆再也遮不住我的阴部,胖子贪婪的盯着我下面,手已经向上摸进了我那最隐秘的部位,「你下午在丽紫街试穿短裙的时候,我们就盯上你了。。。」非洲人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接着开始亲吻我的粉颈,胖子依然在淫笑:「淫小姐,你穿白色内裤真好看,我在公车上差点没打手枪」胖子用手在我的裤袜上来回摩擦我的阴部,他拿捏的很准确,一下子就找到了我的敏感部位,我觉得全身都开始燥热,阴道里面湿了,是的,里面湿了,我享受着他们给我的性快感,同时也开始动作自己的双手,我用右手摸到非洲人的下身,我要抓住他的肉棒,我想要,左手揉着自己的乳房。「秃头」抓住我的腿放在肩上,狂吻我的大腿内侧,「胖子」也抓住我的腿,放在自己肩上,把我的腿大大的分开,他的手不安分的撩开我的吊带裙下摆,我双脚离地,他们顺势把我的身体放在茶几上面,我的长发一下子垂在了茶几的边缘,一直垂到地上,我看见非洲人正站在我的脸旁边,他看起来好高大,他正脱去他的裤子,我的阴道已经伸张到了最长的界限,里面分泌出来的蜜汁已经流到了我的阴唇上,湿湿的,胖子脱光了裤子以后,就迫不及待的拉下我的裤袜,「淫小姐,你的腿真美!」在「胖子」接着褪下我内裤的同时,「秃头」正狂吻着我的脚踝,「真香」我没时间回答他们说话,因为非洲人的那根又黑又粗的肉棒已经在我的嘴前面,「赤啦——」我的裤袜和内裤刚被褪下一半就被无情的扯下。「淫小姐,你的嘴真美,口红也很漂亮」「啊」胖子的手指触到了我的阴部,肉体与肉体的接触,让我浑身都好像电了一下,我的嘴也正好张开了,我用手抓住非洲人的肉棒直接放到了我嘴里。我用舌头先轻轻的在嘴里点了他的龟头一下,他很敏感的给我了回应,一个小幅度的收缩,秃头这时候也走到我的左边把我的左手放在他的肉棒上,我下身已经完全被「胖子」占有,他用手指轻轻的拨开我的阴毛,拨开我湿润的阴唇,我轻轻的用舌头一圈圈的绕着非洲人的龟头,探索他的反应,找寻能让他最兴奋的地方,秃头已经扯下我可怜的吊带,把手伸在我的乳房上肉捏着,另一只手则抓住我的左手帮他套弄着。「嗯!——」胖子摸到了我的阴蒂!他用手指慢慢的在我阴蒂的四周刺激着我,手法之老道是我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好舒服,我的身体微微蠕动,但是又不能大声的呻吟,因为我还要专注于给非洲人的口舌服务。我一圈圈的在他的龟头上绕着我的舌头,当我绕到他那个大龟头根部的时候,他反应很强烈,开始大口的吸气,龟头微微的跳动着,我知道,这里就是他最舒服的地方,只要反覆刺激这里,就可以让他射精,但那是才学会帮男人口交的女人的做法,我有更高的口舌技巧,让他享受更大的快感。我的左手在「秃头」的手的引导下帮他的肉棒上下套弄着,他咨意的玩弄我的乳房,又把我的吊带裙扯到腰部,除了腰部还有一点遮掩,我全身都已经暴露在这三个男人面前,其实做爱的时候不需要多说什么,凭自己的感觉和技巧就可以享受快感,胖子用他的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我的阴蒂,他的舌头和他脸上的肉一样粗糙。「啊。。。不,这感觉,摩擦之后,啊。。。,啊。。。」,「恩」我从喉咙里面发出了呻吟,谁知道这更刺激了他们,我嘴里非洲人那粗大的肉棒似乎挺的更高了,我用右手握紧他的根部,用嘴唇上下套弄他龟头最后端他嘴敏感的地方,同时舌头一下一下的点到他的龟头,他开始用手抓我的头发,那是他兴奋的反应,他龟头的味道很不好闻,其实男人的龟头都很臭,不过没关系,我觉得这样更刺激。「嗯。。。恩」下身一浪一浪的快感让冲击着我的灵魂,好舒服,我的阴蒂,啊,我的身体,他不停的舔我阴蒂最敏感的地方,一下一下的,舌头每次滑过去,我的感觉就变的更强烈,我的阴道里面不停的有蜜汁流出来,我只觉得他的手指也开始在我阴道外面游动,天哪,好兴奋!想不到和他们做爱的感觉是如此强烈,这和他们长的一点也不相称,不,他们才是男人中的男人!那些狗屁帅哥都不够看!我兴奋的把左手用力握紧秃头的肉棒,我的两只脚情不自禁的张开,结果却被胖子用手抓着推向我的上身,我的阴部现在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快点,再快点!」非洲人用力抓住我的头发强迫我更快的用嘴套弄他的肉棒,我当然乐意,并且用右手抓住了他的蛋蛋,他的蛋蛋好大,比我男朋友们的都大,里面的精子一定很多吧。「嗯。。。嗯。。。」下身传来的快感让我舒服死了,「啊,阴道。。。阴道被插入了!是胖子的手指,两根!他手指上的粗糙程度和他脸上的舌头上的一样,他开始在我阴道里面抽送他的手指,偏偏!偏偏选在这个时候,太。。。太舒服了」,我越舒服,就越快的帮非洲人和秃头做套弄,非洲人的肉棒在我漂亮美丽的红唇里进出,一下又一下,秃头的肉棒在我的套弄下也更加挺立,阴道里面传来无法言语的快感,一下一下的抽送,和阴蒂的刺激让我欲仙欲死!「嗯。。。恩。。。恩。。。」我好想告诉他,再用力点,再快一点,我的爱液好像洪水犯漤一样,滋润了他进出的手指,还流到了阴道外面,「快点,嘴唇再用力,对!啊,真他吗的从来没这么舒服过!」非洲人一边抓住我的头发帮助他做套弄动作,一边兴奋的无法自抑了,听到他那句话,我真的好开心,更加努力的套弄他的肉棒,每次套弄都摩擦到他那最敏感的地方,同时用手轻轻的揉他的蛋蛋,秃头的感觉应该最棒了,基本上是他在引导我帮他的肉棒做套弄的,他最敏感的地方他自己最清楚,他用他的手抓住我的玉指不停的在他的肉棒上上下。「嗯。。。恩。。。恩恩。。。」为了让胖子更好的在我下身玩弄我的生殖器,我曲着两腿,并分开到最大程度,让他更清楚更方便的刺激我的阴蒂和阴道,阴蒂上传来阵阵强烈的快感,啊。。。阴蒂快要高潮了,他的手指加快了动作,阴道被抽插的快感是最强烈的了,在他强烈的刺激下,我的阴道也渐渐的攀登向高潮的边缘,我嘴里的肉棒跳动的好厉害,那是男人快要达到射精时刻的前兆,手里的肉棒也一样,而我的身体。。。「嗯!。。。。恩。。。。。。。恩!。。。。。。」我喉咙里的声音同时刺激着他们三个人,阴道,啊。。。。阴道。。。要高潮了。。。啊。。。。。快感把我推向了高潮,胖子的手指来回的做有力而且深度的快速抽插,我已经。。。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突然胖子的嘴一下子含住了我的阴蒂,舌间抵在我的阴蒂最顶端,把我的阴蒂推向高潮,同时手指的抽送把我的阴道也送入了高潮,啊。。。。我好想喊出来,大声的喊出来,可是不容我喊出来,我的头被一双有力的手用力的揪住,死死的按在了非洲人他自己粗大的肉棒上,他的肉棒在我嘴里一插到底,一下子插进了我的喉咙,我觉得好想吐,可是快感让我忘记了一切。非洲人的肉棒在我的喉咙里跳动了两下后,一股浓浓的带点腥臭的精液对着我的喉咙射了进去,「啊。。。。给我吃下去!!!」其实他不用那么说,我也会那么做的。但是他直接射在我的喉咙里面,我不想吃也不行,「咕咚——咕咚——」快感在继续,我下身达到了高潮的顶点,阴道痉挛着,一下一下的包裹着他的手指,他的手指很有经验的放在我阴道里面轻轻抽插着,让我仔细享受高潮来临的快感,我手上的肉棒也已经达到了他的极限,他抓住我的手快速套弄十数下之后把他的肉棒对着我的脸射出了他磙烫的精液。我自己的高潮还没有消退,但是我没有忘记在他们两人射精快结束的时候轻轻的挤压他们两个人的蛋蛋,让他们舒服到最后,射出最后一股精液,非洲人和秃头的肉棒在我嘴里和旁边渐渐的变小变软,特别是非洲人,他一下子坐到了地板上,在他的龟头和我的嘴角还拉着一丝精缐,秃头也一下子瘫在了沙发上。「淫小姐,你现在的样子真美」胖子看着我现在的样子,抽出他放在我阴道里的手指,但是继续用他的手指轻轻的在我的阴蒂四周划着圈,他实在太有经验了。脸上的精液已经流到了我的头发上,正顺着头发往下滴,胖子抽回手,站起身把我的腿放在他的双肩上,挺着他的肉棒,一下子插入了我的蜜洞。「啊。。。。」快感刺激的我全身颤抖,我微喘着娇气,下身像是有股冲击,一直传到我的头上。我勐的一昂头,头发垂到地上,精液滴着,可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现在只想和他继续做爱,让他继续给我高潮,他的肉棒好粗,虽然我有汁液的润滑,可是他的肉棒还是一下子充满了我整个阴道,胀的我阴道微微疼痛,我从来没有觉得阴道有这么胀过,好舒服,我觉得自己的阴道紧紧的包着一根磙烫的铁柱一样,淫水浸润了他插在我阴道里的肉棒。「我操。。。这么紧!爽死了」胖子开始一下一下的抽插我的阴道,肉棒每次抽插在我阴道壁上摩擦的时候,性交的快感不停的刺激着我,我觉得阴道好热,好胀,好舒服,「啊。。。啊。。。」我情不自禁的快乐的呻吟着,闭上眼睛享受着性交带给我无比的快乐,胖子很用力的抽插着,「啊。。。。好。。。。啊。。。」我用手使劲抓住茶几的边缘,身体随着他的抽插一下一下的前后震动着,我已经,已经忘记周围的一切了,我的全部感觉都在我阴道被抽插的快感中。如果不是他的身体那么胖的话,他的肉棒也不会有那么粗,不过。。。真的太舒服了!那些什么所谓的帅哥都是小儿科!只有他们这样的男人才是最棒的,give me??more??feeling!现在整个房间里只有我淫荡的叫床声和他抽插我阴道发出的声音,淫乱的「朴兹、朴兹」声回荡在房间里,「啊。。。啊!。。。。啊。。。哦啊!。。。。恩。。。。」胖子也已经完全沈静在性交给他带来的快感里,我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就是插我、再插我、插死我!他的肉棒不停的在我的阴道里抽插着,他的力气好大,每次插入都能插到我阴道的子宫入口,一下子顶在我的宫颈,「嗯。。。。啊。。。。啊!。。。啊。。。。」我无法形容我所得到的快乐,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整个身体都好像要飘起来,令我欲仙欲死,胖子的开始加快他抽插的速度了,他一定也很舒服吧,他好像想在我身体上得到更多的快感所以才那样的,淫乱的气息充满了整个房间。我开始娇喘着气,「啊。。。啊。。。啊。。。快。。。快一点。。。。啊!」高潮,我需要高潮,再快点,再快点,给我最High的感觉,他的速度好快,好有力,我阴道依然紧紧的包裹着他的肉棒,蜜汁流了好多,「朴兹、朴兹」他的肉棒飞快的在我的阴道里面进出!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达到高潮的顶点了,「快。。。啊。。。快。。。。啊!。。不要。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令我无法抗拒的无比快感袭卷了我的身体,我达到了高潮,阴道一下一下的痉挛着,一下有一下的收缩不自觉的让我的阴道去更有力的压迫他那粗大的肉棒,在我阴道痉挛的刺激下,他的龟头微微跳动着,那是男人射精的前兆,在我高潮的快感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他压住我的双腿,一下子把肉棒挺到我的阴道最深处,顶住我的子宫口。「啊!。。。。」他也达到了高潮,一股浑浊的带着腥臭的精液对着我的子宫直接射了进去,我的阴道和子宫里面迅速充满了精液,他从我阴道里抽出他的肉棒,放到我的最边,我很解风情,张开嘴含住,用舌头舔着他的肉棒,特别是龟头周围那些沾满精液的地方,他的肉棒在我嘴里慢慢的变小。「淫小姐,我真是太爽了」我什么也没有说,冲他笑着,用力吸他的肉棒,我要把最后的精液都吸到嘴里面,他摸了摸我的头发,我吐出他的肉棒,他注视着我,我把嘴里含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他淫笑着看我像吃美味食物一样吃掉他的精液,轻轻的用手安抚着我的身体,这让我觉得我的高潮正慢慢的消退,身体的快感还没有消失,他这么做真是让我感觉太舒服了。时间已经是深夜2点多钟了,我全身虚脱的倒在床上,这一夜我已经不知道被他们轮奸了多少次了,我头发上、脸上、身上都粘满了稠状的精液,一次又一次,我让他们在我的嘴里射精,一次又一次,我吞下他们的精液,从我下身流出来的液体把那一片床单浸的透湿,他们三个也乱躺乱倒在我身体旁边,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今天晚上这么尽兴过,很满足很满足的感觉。于是我起来去洗澡。等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他们已经穿好了进来时的衣服,那个「非洲人」守在我房间的入口处,外面是客厅,「胖子」和「秃头」坐在沙发上面,他们身边还放着一个大包。「这个大包是哪里来的啊」我问。「我们带过来的,进门的时候放在门口,你没注意到」「是吗?里面都是些什么啊」「嘿嘿。。。」秃头淫笑着,「你一会就知道了」「胖子」把两根手指很随意的插进我的阴道里面,无目的的玩弄着,我一笑,也用手去抚摩他的肉棒,可是他的肉棒再也没有起来,「淫小姐,给我们留个纪念吧」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知道接下来是什么,一切是那么自然,我拿出我穿过的内裤和丝袜,给他们每个人一条,他们把全部塞进自己的裤子里面。「能让我补个妆吗?」「去吧」我穿上我平时最爱穿的一套职业装三件套(衬衫、外套和短裙),套上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高跟凉鞋,梳理好刚洗的头发,口红、香水。。。我没有穿内裤,所以也不戴胸罩。等我再去找他们的时候,我发现包已经打开了,他们正在包里面挑选着什么!「让我看一下」「啪。。。。」「啊!」我的脸被打了一下,我一下子倒在地上,我被揪起来,他们三个人架着我走进了浴室,他们把我放倒在浴池里面,里面还有刚刚热水的温度。我的双腿被「非洲人」和「秃头」死死的按住,阴道立刻被「胖子」的手指充满了,对于这样的举动,我早已经习惯了。「胖子」淫笑着,他拿出一根针在我面前晃动着,那是一根很普通的绣花针,针尖在灯光下闪着寒光,莫非。。。。,没等我心里准备好,「胖子」就撩开我的短裙,把那根针放在我的阴部。我好紧张,好害怕,原来以为会很兴奋的,可是现在我好害怕,我怕,我后悔了,「不要,还是不要了,我怕。。。。。。不要。。。。不啊。。。。。。」可是情况已经不能由我控制了,胖子的手指轻轻的揉着我阴蒂,很快我就有了感觉,那种令我兴奋的快感。「淫小姐,你尽管叫,我们喜欢听,而且在这里叫没有关系」「非洲人」淫笑着,我用牙齿轻轻咬住下唇,我很害怕,可是有很兴奋,「啊!!!!」「胖子」把针突然的从我阴蒂上扎进去,难以言语的疼痛传遍了我的全身,我的手脚立刻被按的死死的,那里好疼,「啊!!!!!!啊!!!!!!」我浑身剧烈的颤抖,好痛啊,「胖子」一用力,把针整个扎进了我的阴蒂,我浑身象触电一样,头勐向后一甩,眼泪飞溅出来,好痛,好痛,血从我那里流出来。「胖子」开始用手指抽插我的阴道,以减轻我的痛苦,我差点晕过去,双腿用力挣扎着,撕裂般的喊着来减轻疼痛的感觉,渐渐的,我觉得疼痛有突然的钻心,慢慢的变为持久的痛苦,我大口的喘着气,睁大眼睛看着他们,「胖子」从我阴道里面抽出手指,那上面还有从阴蒂上流下的血,红红的,是我的血,我好害怕,好痛,可是他们并没有停下来。「老二,你来」「胖子」和「秃头」交换了位置,「秃头」也拿出一根针,放在我的下身,「不要。。。不要。。。不要。。。。。啊!!!!!!!!!!!!!!!!」秃头把针扎进了我的阴道,针刺破了我的阴道内壁,斜斜的刺入肉里。「哈哈。。。。」他大笑着用力一推,把针全部扎进了肉里面。「啊!!!!!!啊!!!!不要。。。不要啊。。。。。。」我好痛,那里那么敏感和脆弱,我双脚想用力并拢,可是还是被死死的按住,「非洲人」举起一个很长的针筒在我面前晃了一下,接着放到我下身,「你看你,那里流了那么多血,要打针哦」,他拨开我的阴唇,把针尖对着我的阴道,推了进去。「不要。。。。不要。。。。」我无力的哀求着,可是谁会听呢,我只觉得针筒也进入了我的阴道,针尖一直前进,顶在我的子宫口,这次,我已经喊不出那么大声了,针尖刺入子宫肉壁的那一刻,我一声闷哼,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好冷,我立刻被浇醒了,针筒还在里面,不,他在打针,针筒里面有液体,那是?「啊!!!——————」我浑身一颤,一股液体在我子宫里流淌开来。「你放心,只是低浓度的硫酸,我们还要慢慢玩里你呢」子宫里面火辣辣的疼,那股液体流到阴道里面,渗入刚才的伤口,加剧了我的痛苦!「好了,她没力气喊了」「徐淫小姐,现在我们带你到外面,床上更舒服,嘿嘿。。。。」我被他们拖到床上,面朝上放好,我的意识晃晃忽忽,疼痛撕裂我的身心,我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下面是什么,大哥?」「胖子」从包里拿出一包东西,打开,里面是碎玻璃,细细小小的,他们撑开我的阴道,一个个轮流塞进去,「啊!!!」我无力的微微动了动腿,我想把阴道张开让那些东西出去,可是他们却把我的腿合拢起来,「不。。。唉。。。。」玻璃碎片刺入肉里面,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