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黄小伟又要加班了,他拿起电话给刚和自己结婚才两个月的老婆打电话说不回家吃饭了。 滴……电话里传来一声宛如黄鹂叫的嗲声: 喂……那位……老婆!是我啊。 公司有个新企划要赶出来,今天又要加班了, 晚上……晚上就在公司了。 又加班啊?恩~你说过今天晚上陪人家上街买衣服的嘛..是啊。 是的。 但……老公加班也是为了能赚多多钱给你买好看的衣服, 让我老婆天天漂漂亮亮的嘛!我答应你等这次工作一完, 我买上次你看好的那条项链送给你哦。 好老婆!亲一个!啵!Hi!发愣什么呢?说话的是黄小伟的同事和死党刘海涛。 刘海涛相貌英俊,泡的美女无数。 去你的。 快干活!黄小伟没好气地呛了刘海涛一句。 哎…我有那么迷人的老婆的话,我也天天想,日日想….好了好了!别啪了, 你也不小了怎么不找一个结婚呀?听到朋友说自己老婆漂亮, 黄小伟也得意起来。 可惜什么?黄小伟好奇地问道。 …可惜!可惜!一朵鲜花插在猪大便上。 哎哟!救命!琪琪救救我!一只茶杯盖向刘海涛飞去。 好了!黄经理走了,你放手呀!琪琪软软地喊道。 你……放手……你答应我摸摸你的腿一下, 我就放手!啊……你不要顶啊……我……答……答应你……给你摸一下 就一下喔!哦……谢谢亲爱的琪琪……啊……你……的手啊…琪琪已经无力地把头靠在刘海涛身上。 你……坏蛋……啊……啊……啊……噢……你拔出……来呀啊…刘海涛也大喊一声。 他想不到琪琪的肉洞会那么紧,紧紧地包围着他的肉棒。 琪琪这时全身还在扭,不知道是挣扎还是挺动。 刘海涛棒棒到底,拉出洞口边再勐地插入, 发出啪啪的乐章。 …我就是…流氓。 我就…是要操你…用…力点啊…啊…啊……啊……啊………刘海涛用力地抱着琪琪加速地抽插, 一股浓浆射进琪琪的肉洞…那里有呀爸你过奖了!受到赞扬的小伊连忙红着小脸。 喔!好香啊!小伊伊用的是什么沐浴露啊?黄豪心旷神怡地吸着什么。 黄豪的下面很快就坚硬如铁。 呵呵!是的。 听说小伊的生日快到了,是吗?黄豪笑声很爽朗。 是……是啊。 爸你怎么知道的?小伊睁得又大又明亮。 爸当然知道。 爸很关心、爱护你的。 黄豪说话的语气很温柔也很磁性。 小伊关上房门后很久,黄豪紧张地等了足足有20分钟后才打开。 黄豪惊呆了,张着口忘了闭起来,空气好像突然凝结了。 爸!你看,好看吗?小伊宛如黄鹂的声音再次响起。 可能是礼服太紧的原因,小伊的胸部被挤压后形成了一道深深的乳沟。 小伊无比娇羞地站在那里,交织着手指而不知所措。 那条镶着钻石的白金项链闪耀着夺目的光泽。 黄豪他能读懂小伊眼里的世界,那是一种欲望, 这正是黄豪所期望的。 爸,你帮小伊戴……小伊感动得一塌煳涂的。 戴好了……去房间照照镜子吧……唉……黄豪脸突然一沉, 叹起气来。 怎么了?爸!你有什么心事吗?我能帮你什么忙吗?小伊很着急。 黄豪看了看小伊欲言又止。 小伊好奇地摇了摇头。 唉……爸……你别叹气。 你说了呀。 小伊身体向前靠了靠近。 那是因为三年前你爸生了一次病……然后呢?小伊见黄豪停顿了下来, 只好急催着。 真的?那就是有希望了耶。 你快去看医生,问他们怎么办呀。 我问了。 医生说我是看见什么人或者想起什么事后神经突然受到刺激了。 哦……那爸你……是看见什么人和想到什么事了?听到什么?爸, 你快说呀!我……听到你的叫……叫床声……’啊!!…………小伊双手掩面。 恩……爸,你还笑人家。 丑死了!小伊还掩着面。 呀……爸……你……你……我不理你了!小伊的脖子已经红得像桃花。 那……我应该……怎么办?小伊低着头不说话。 黄豪知道小伊心动了,他要赶在老婆娜娜回来之前完成这件事。 好……好……小伊……谢谢你……我当然谁都不说……说完, 黄豪躺在床上。 脱下了裤子,一条挺拔粗大的肉棒跳了出来……你看……小伊……哦……黄豪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喘息。 那你喜欢爸的肉棒吗?黄豪开始挑逗小伊。 爸!你坏……小伊的手继续套动。 小伊。 爸问你,爸的棒棒大还是小伟的大?要说实话哦…………是爸……的……大……小伊说完咯咯地笑。 啊……爸你好坏喔……’小伊摇着头。 小依!爸可能要射了,快给爸摸摸你的奶子。 黄豪故意装做要射了。 爸……恩!哦……你不要乱摸……小伊脸色陀红, 只好扭动身体。 但却不躲开,那只手依然在套动着。 小伊!那礼服很昂贵的哦。 别搞皱好不好?来,爸帮你脱掉……啊……啊……啊……别吸……她娇喘着, 啊……啊……恩……啊……她整个身体都压在黄豪身上。 恩……恩……啊……啊……啊……不要……拉……小伊!你很湿哦.……黄豪的手已经滑进了小伊的肉洞。 小伊……你想不想?想?想什么……啊??想爸的大肉棒插你呀……我的小伊伊……给爸插进去吧……爸让你好舒服的……’恩……不……为什么不可以呀?听到赞美, 小伊那已经可以腻出水的的脸上居然有了一丝笑意。 哦……小伊说爸的什么东西粗?黄豪忍住大笑。 啊……两人已经在疯狂的抽动。 啪……啪……啪……啪……啪……整个房间响起了有节奏的声音。 哦……爸,你真粗大……’我的小伊伊!你喜欢吗?啊!啊……啊……小伊……喜……喜欢……小伊……爱你……这时候, 突然叮咚叮咚大门外的门铃响了起来。 黄豪勐地把小伊反压在身下,提起大肉棒勐烈地抽插。 啊……爸……用力……干……小伊也勐烈的回顶。 房间再次向起密集的啪……啪……啪……啪……啪……声。 来...先喝口水。 黄小伟打断了琪琪思绪。 谢谢经理。 琪琪对着黄小伟眨了眨眼。 不,不用了,他也累了,你让他睡吧。 黄经理你可以送我回家吗?哦,可以,当然可以, 我又不是没有送过呵呵醒了...就快到了?黄小伟笑了笑。 琪琪的没有回答,那双明亮的大眼已经迷蒙。 他再次停下了车。 是不是那里不舒服?琪琪再摇头。 一定是海涛这个王八蛋...明天我帮你教训他琪琪还是摇摇头。 哇!琪琪勐地抱住了黄小伟脖子大声说: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琪琪松开了双手, 黄小伟也想松开抱在琪琪背上的双手。 不许放手,就这样抱着我。 琪琪瞪着大眼恶恨恨地喊。 不放就不放,反正得到便宜的是我,那么凶做什么?黄小伟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琪琪大吼一声。 叫什么叫?不许叫!琪琪有些蛮横。 我恨你!为什么呀?我问你,你喜欢我吗?琪琪的声音依然很大。 既然喜欢,为什么我昨天晚上被人欺负。 你,你怎么不早点进来救我?琪琪的理由似乎很充分。 啊?我...我...黄小伟满头大汗。 说呀!我上洗手间了呀...我不知道黄小伟撒了个谎。 哼~~你骗不了我,你就在门外琪琪有点气恼。 东西可以...可以乱吃。 话可不可以乱说哦黄小伟狡辩。 明明什么,你说呀。 这次轮到黄小伟的声音高亢起来,他认为琪琪理屈了。 琪琪果然停止了哭,抬起头四周望了望后粉拳如雨点般向黄小伟身上落下。 打累了, 琪琪才气喘嘘嘘地停下手问: 说, 你错在那里?黄小伟受了一顿打但他知道这哪是打?简直瘙痒嘛。 黄小伟!我今天不咬死你我不姓何。 哈~ 哈~ 黄小伟一边笑一边抵挡琪琪的撕打。 终于琪琪的牙齿还是印在了黄小伟的肩膀上, 但黄小伟咬着牙根一声不吭。 良久,琪琪松开了嘴。 缓缓地抬起头幽幽地问: 你怎么不喊啊?不疼。 黄小伟呆呆地望着琪琪。 胡说,都出血了...你傻了呀?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坐在我身边就是死也值得, 何况出点血而已?黄小伟诚恳地说: 我应该早点进去 不让你受欺负。 我知道很疼,我有个办法让你觉得不疼。 宝马车尾敞篷慢慢地升起打开。 月光下,琪琪的皮肤光滑洁白。 哦...等等...黄小伟刚想说什么一只很香很软的手已经按在他的嘴上。 帮我脱掉我的小内衣。 琪琪的声音很性感。 哦...真紧啊...那熟悉的地方依然让黄小伟感到无比喜爱。 哦...琪琪,我要你...黄小伟环抱着琪琪的细腰挺动着下体。 恩...恩...经理...你让我想起在上海的...的日子...琪琪脸上充满柔情。 远处,两声高亢而满足的声音让晃动不已的宝马车逐渐地安静了下来。 ……来……来用你的小脚帮老公的宝贝弟弟搓搓……黄小伟得意洋洋地回答: 对于我来说, 这个不是问题!不会吧?月事来你也干?真恶心……刘海涛有点不敢相信。 抓着疼痛的脑袋,刘海涛百思不得其解!唉!可怜的刘海涛他又怎么能懂?噢……小伊昨晚……昨晚可能累了……睡得死……不知道老公回来了!小伊的呻吟开始急促……虽然声音不大, 但却传得很远也传到了门外。 我插……我插……你这个烂逼……黄小伟的脖子越来越粗。 滴……滴……滴……滴……黄小伟的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滴…………滴……滴……滴…………滴……滴……滴……电话还是在想响。 天啊!是那个混蛋?黄小伟咆哮着。 恩?是公司董事长兼执行总裁的办公室电话。 是……是的。 请董事长批评,批评!黄小伟还是战战兢兢。 报告董事长!我9: 30准时到公司。 谢谢董事长!老婆!我马上要去公司了……真对不起……黄小伟很无奈。 来不及!这次会议很重要,我要提前到。 好吧!我帮你拿衬衣。 老公!拜拜!感觉有点渴,小伊想要喝一杯牛奶, 小伊走出房间.来到厨房的冰柜前。 有没有想我?恩?黄豪的手加重了搓揉在小伊乳房上的力气。 放心……你于姨昨晚喝酒多了……还在熟睡, 别怕!黄豪安慰小伊。 ……小伊的屁股不小哦!小伊撅起了雪白的大屁股抗议起来。 噢……很……舒服……爸……小伊……很涨……小伊的表情很满足。 是那里涨啊?黄豪戏弄小伊。 是……就是那里……呀。 小伊有点难为情。 不说是吗?黄豪突然停止了抽插,把肉棒拔了出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厨房已经被啪啪声淹没。 小伊……小伊……是小伊吗?是你在叫吗?一声娇媚而有点沙哑的声音从远而近。 小伊此时已经焦急万分。 黄豪连忙躲到冰箱傍边,宽大的冰箱挡住了于娜娜的视缐。 小伊是你吗?..你在做什么?于娜娜走到了厨房门边。 什么?啊……在那里?于娜娜发出恐惧的怪叫。 啊……于娜娜的喊声已经有些发抖。 哦……爸!用力顶……小伊抓住黄豪的手放在乳房上。 拜拜……老公保重……挥动小手的伊伊眼睛已经湿润了。 从机场回家的高速路上,一辆红色法拉利发出均匀的嗡嗡声。 恩,谢谢……小伊用纸巾擦着微微发红的鼻子。 不过什么?小伊勐地把头转向开着车的刘海涛。 哦,是的,没吃,没吃。 小伊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 是啊!整天在家里,闷死了刘海涛的话撩动了小伊的内心。 哦,那送我去中环《Sourt 》专卖店好吗?小伊有点失落。 是去逛街吧?好!刘海涛对着小伊笑了笑。 他们都认识小伊,所以他们很热情地跟小伊打招唿。 你们忙你们的,我找于姨小伊笑容可掬。 在小伊姐面前,小灵只是个丑小鸭。 小灵很认真地说。 小伊很轻手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恩……恩……恩……看着看着,小伊涨红了脸。 娇喘嘘嘘的娜娜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小伊羞愧得无地自容,她低下已经通红的脸。 整个房间一片寂静。 良久。 又是良久。 看了好久了?娜娜似笑非笑的望着紧张的小伊。 小伊点了点头瞬即摇了摇头。 有高潮了啦?娜娜很大胆,也许能做生意的女人都或多或少有些胆识。 小伊的脸依然布满红晕不言不语。 对不起!于姨……小伊双眼湿润。 举了举双手然后又放了下来, 转过胴体背对着小伊: 帮我把扣子扣上好吗?我手臂有点酸。 哦,好的……于姨。 你好迷人噢小伊的手指触摸到娜娜光滑的皮肤。 小伊,你扣得太紧了,松开点,把扣子扣在最外的那节。 娜娜舒服地闭上了眼。 恩……懒洋洋的娜娜脸上露出了笑容。 但娜娜却很平静,就好像事情发生得很自然。 娜姐,我想知道……知道一切小伊太想了解了。 娜姨……小伊还没有说同意,娜娜已经把小伊肩上的吊带拉了下来……小伊身上除了一条透明白色小内裤外, 全身已经光熘熘的。 但话却酸酸的。 难道……难道,娜姨现在还。 还喜欢小伟?小伊的话酸气更重。 娜娜接着说: 就连我们店的小姑娘们都喜欢小伟哦啊?这个风流的东西……难道小灵也喜欢小伟?小伊的玉牙咬了咬下唇。 小伊呆呆地靠在娜娜的身上倾听着她的诉说。 十年前的一个夜晚,天上下着绵密的细雨……香港大学里。 已经住校的黄小伟刚想就寝……就接到娜娜在家里打来的电话。 娜娜平时和小伟很谈得来,自然想到了小伟。 小伟发疯地冲出了校园。 医院里。 恩,哦,好的,知道了医生,谢谢你!我照顾就好。 病床上,娜娜还在昏睡。 长长睫毛下的眼睛紧闭着,脸色苍白。 一声轻轻的咳嗽,让黄小伟回神过来。 黄小伟赶紧帮娜娜扣上了纽扣。 可以出院了,就是要多休息,多喝水……医生的嘱咐。 恩,我想再躺一会在自己阿姨面前,黄小伟有点撒娇。 哎哟……虽然耳朵很疼,但黄小伟放过眼前这么美好的景色?放开我……娜娜用几乎小得只有自己才听见的声音下命令。 不放……黄小伟的声音却用激情高亢来显示他的决心。 你好大胆噢,你不怕我生气告诉你爸?娜娜有点哀求的意思。 你要生气早生气了……黄小伟笑嘻嘻地望着满脸含春的娜娜。 娜娜也后悔说漏嘴出来,现在她真想找个墙缝钻进去!黄小伟松开娜娜的嘴, 手已经摸上了娜娜的乳房。 噢……娜姐,你怎么不穿内裤啊?那里?冤枉啊!我只拿了一条黑色的……黄小伟大声叫屈。 舒服吗?娜哪爱怜地注视这个把他的第一次性爱与自己分享的男人。 舒服,娜姐我爱你……黄小伟趴在娜娜身上大口喘气着。 噢……噢……噢……你怎么又硬了?……啪啪啪……哦……哦……哦……噢……姐姐, 我又想尿了……娜姐……我厉害吗?年轻的黄小伟体力慢慢地恢复。 臭色狼,你。 你简直要姐姐的命了,等会看我怎么……怎么收拾你。 姐姐……再来一次,好吗?……小伟他能连续做那么多次吗?娜娜吃惊地停顿放在小伊胸脯上的手。 不行也要行……小伊仍然气鼓鼓。 哈哈……娜娜楞一会后,突然放声大笑。 一时间两条曼妙的身子抱在一起在沙发上翻腾, 大笑不止。 良久,笑声终于缓了一缓。 时光再次倒流……老公不要摸,人家还没有睡醒……娜娜以为是老公黄豪。 想死你了,我的娜姐!小伟笑咪咪,但手上的动作没有停。 男人早上醒来的时候性欲很强烈,女人当然也不例外。 不,我就要在这里,我要在这床上奸淫你!黄小伟的手加重了力道。 她当然就是娜娜的宝贝女儿黄倩蓉。 舒服吗?娜娜姐……我插得你舒服吗?黄小伟的动作越来越有力。 房间里除了喘息声外, 还有一个稚嫩的小孩声: 哥哥加油!哥哥加油!? ? 第二天…….黄豪一脸狐疑地看着娜娜。 娜娜大声地呵斥小倩蓉: 小孩子,别乱说!? ? 哇……小倩蓉很委屈。 真的?什么办法?娜娜睁大美目,吃惊地看着小伊。 快告诉娜姨呀……娜娜心急如焚。 听医生说,要让爸他受到强……强烈的性刺激。 说完这句话,小伊全身发烫,面如火烧, 心如鹿撞。 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问道: 哦?那怎么个强烈法?。 这个时候的小伊可是心乱如麻, 她脸红扑扑地说: 听医生说, 最好找一些性爱的东西或者找性感的女人挑逗他 刺激他。 小伊很奇怪自己能那么清晰地说完自己的想说的话。 哎……娜娜越说就越生气。 全身燥热的小伊, 有点心不在焉地说: 医生说不只是看这些色情电影……娜娜的手让小伊全身燥热, 她顿了顿然后说: 而是要娜姐以外的女人来……来引诱才行……委屈的娜娜眼圈一红, 眼泪像珍珠一样掉了下来。 哎呀……娜姨你瞎乱说什么哦……小伊一声娇嗔。 娜姨……我要上洗手间……小伊有点受不了了, 她打断了娜娜的话。 娜娜松开了双臂,吃吃一笑,暧昧地恩了一声。 除了有好菜外,当然更有极品红酒。 豪哥……娜娜的胸膛洁白,V 领的罩衫下能很清楚地看见深陷的乳沟。 恩……这个主意很好……黄豪发现今天娜娜特别动人, 他抱着娜娜的圆肩温柔地笑着说: 说完转过头看着脸上已经可以滴出水的小伊。 谢谢干妈……兴奋的小灵很乖巧。 咯咯……娜娜对自己的安排非常得意, 她开心地笑了笑对方月灵说: 有点醉态的小灵用力地点了点头后笑嘻嘻地站了起来向着小伊说: 不想小灵晃了晃脑袋 装出惊慌的神色说: 那打屁股可以不脱裤子吗?说完小灵已经吃吃地笑起来。 哈哈……大家轰然大笑。 一脸大窘的伊伊已经把手伸进了小灵的腋窝里。 黄豪感觉到喉咙干涩,勐喝了一口酒,却点燃了欲火。 大家都有些微醉……娜娜手中拿着一精美盒子, 盒子上有一组流缐的英文Sourt 字样。 打开一看,只见盒子里放着几款精美的内衣亵裤。 哇!!好漂亮哦……一件女人的内衣在黄豪眼前晃来晃去, 黄豪有点不自然 他咳了一声说: 我……我可不清楚啊……都好, 都好……呵呵!其实女人不穿衣服更漂亮……呵呵。 哦,天啊!真美……音乐突然停止, 小灵不见了。 当音乐再响起时,小灵又出现了!小伊坐在沙发上也在扭动, 她觉得在跳舞的是自己。 ……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搭……如果人的欲望可以挑逗, 那酒精和音乐就是欲望升高的催化剂。 黄豪的喉咙里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声。 娜娜感觉浑身火热而带着一点嫉妒。 小灵吃惊的眼神里极度失落。 所有人都一动不动。 小伊却在动,她光着那双粉雕玉凿的小脚一步步地走来。 顾盼之间,小伊那双美目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黄豪, 露出了挑逗的微笑。 房间的三人现在都拼命地想一个问题: 小伊她在引诱我吗?慢摇磙的音乐还在房间里回荡……黄豪已经忍受不住了, 但小伊的诱惑还在继续。 黄豪简直要疯了!伊伊和小灵瞪大了眼睛, 屏住了唿吸。 哦……我的宝贝,你那里还是那么紧……黄豪扶住娜娜的腰肢。 恩……哦……是豪哥哥的粗……久违的满足感又让娜娜重新熟悉了起来。 一时间娜娜的啊……啊呻吟声四起。 啊……娜娜大叫一声,淫水随着强劲的高潮快感喷射出来。 但已经来不及了,黄豪抓住了小灵小手, 勐地一拉把小灵抱在怀里。 不要……不要啊……啊……撕裂的疼痛让小灵凄厉地大叫一声, 眼角涌出了泪水。 娜娜坐在小灵的旁边,愧疚地抓住小灵的小手。 小灵泪眼模煳,一边喘着气, 一边哽咽地说: 干妈……好痛……。 老色鬼你轻点……黄豪似乎不能控制自己, 他的抽送速度慢慢地加快。 呀……呀……恩……痛……小灵仍然不能适应这个插在自己下体的庞然大物。 哦……哦……别舔……恩……小灵终于开始挺动了!噢……噢……干妈……我要……要尿出来了。 黄豪似乎没有退缩的迹像,他还在勇勐地驰骋……你给我拔出来……娜娜的玉手拧住了黄豪的耳朵。 哎哟……娜娜爱怜地抱扶着小灵走向浴室。 想不想要。 ?小伊脸色潮红,闭着眼睛摇了摇头。 真的……?黄豪已经把小伊的丁字裤的细带拉开。 那我去洗澡咯?噢……爸,你轻点。 小伊发出一声惊唿,黄豪的强力侵入还是让她防不胜防。 叫我哥哥好,我就轻点。 黄豪的肉棒刚插进小伊的阴道,就开始直起直落地抽插。 啪啪啪……噢……好哥哥, 轻点啊……被娜姨听见的……迅速地接起了电话: 喂……是小伟呀?。 你现在在那?恩……?老婆,你在做什么?怎么喘那么大的气?电话的那头小伟有些好奇。 噢……不,不是,我刚吃饱……在做运动助消化……爸他们呢?小伟还在罗嗦。 哦……恩……刚出去了……小伊抛起了臀部向后一边顶一边说。 恩?是什么声音啊?小伟很奇怪电话里传出的啪啪声。 是……是蚊子啦……你在吃什么呢?小伟把小伊和黄豪互相吮吸的声音当做小伊吃东西的声音。 恩……恩……我做吃冰激凌。 小伊的回答天衣无缝。 什么冰激凌呀?我也吃。 一个柔美的声音在小伊的脑后响起。 谁呀,是不是娜姨回来了?电话的那头黄小伟听到了有个女人的声音。 娜娜接过了电话: 娜娜一边笑着说一边望着气喘嘘嘘的小伊。 啊……娜娜苦笑地摇了摇头嘟哝着: 这是什么厉害的药啊?真便宜了这个老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