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澳洲读企管硕士,香港人,28岁, 大我1岁是我的主管,称唿她may(妹)。 我们是一家国际企业公司,她当初是被挖角过来的, 在台北台中,台南,高雄,还有大陆主要城巿均有分公司。 她每天穿着上班族式的套装,长相像是个很严肃, 很干练的陈意涵但依然还是档不住她吸引人的外表, 在公司成立新专案部门时我和她分别被调往该新部门 一年多来时常出差到台湾各分公司及大陆分公司作教育训练和开会 关系似敌似友有时意见不同,有时则一致向外, 有时下了班就找我去吃饭有时是争执不下的下班, 我想每间公司每个同部门的人,都不难碰到这种情形吧。 这次,到了台南出差三天,第一天会程算还很有精神, 下了班后就跟分公司的人吃了饭,逛了夜巿, 约九点多我和她坐计程车到已订好房的饭店早上她坚持要用英文沟通, 因为我是台湾英文所以她就自己打去订房,可能因为只剩没房间了吧, 所以只订到一间房到柜台后,拿了钥匙,一打开门, 噫~怎么是一张双人床她气的跟我搭电梯下楼, 在柜台用英文严厉的跟柜台人员交涉后来因为没其他房了, 所以饭店人员可是动员晚上不多的工作人员大费周章的换了两张单人床, 这时也折腾到11点多了进了取得不易的房间后, 她就先去洗澡我则是很自然的看我的电视,由于太常出差了, 所以我们两个也不会太拘束;但她何时洗完澡 后来又怎么了我都不知道了,因为我早就看着电视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床洗澡,只听到她在敲门, 「你还要洗多久啊!」她敲着门问。 「干嘛,不会来不及啊」我回答。 「是我想上洗手间」她每个字都很用力的说。 我把门锁解开,拉上了帘子,「好了,进来吧」我听到帘子外的开门声, 及一些稀稀刷刷的声音然后听到马桶盖放下来的声音, 心想她现在应该把裤子脱了吧男人一大早总是一柱擎天, 再加身边正有一块熟悉的肉当然免不了一阵轰轰烈烈的性幻想了, 突然间听到冲水声看来期望她渴望拉开帘子的幻想也破灭了。 心想: 「对啊,早上只要我帘子一拉, 就是机会了」白痴的笑了一下。 没一会下班了,跟着分公司的人去餐厅吃饭, 由于两天的主会议结束所以同事也开始点了酒, amy当然不可能畅饮喝到饱只是喝了一,两杯, 意思意思我也是浅嚐数杯尔尔,九点多回到饭店, 她难得的还会边哼歌边走进房间一进门她就靠在椅子上, 似乎整个都放松似的「听说喝了酒洗澡对身体不好, 所以你先去洗吧」她冷冷的对我说。 「你还真会害人不用刀啊」我边拿起衣服边走向浴室。 心想,我不是早上才洗过,还洗个屁啊, 进了浴室脱光衣服虽然偶而幻想肉棒翘了几次, 但还是规规距距的洗完澡走出来,她已经在椅子上睡觉了, 「好了换你了」她没回应,想必真的睡着了, 我走近她身边。 「换~你~洗~了」「嗯」她边起身, 边往床上走。 结果她就倒在床上盖上棉被睡了,我无趣的看了一下电视也上我的床准备睡了, 但怎么也睡不着因为精虫作崇,让我对性慾的思绪如泉涌般, 在一阵半梦半醒之间我听到了水声,整个房间都暗了, 只有浴室有灯我打开灯,望着她的床,人不见了, 却看到她床上放着脱下的套装及一件没完全被外衣盖住的胸罩 心想内裤会不会也盖着啊,这时精虫也起床了, 而且愈来愈有精神老二也来共襄胜举,这时她从浴室出来, 一头湿湿的短发套了一件饭店的浴泡,经过我的床前, 「把你吵醒了啊」她头也没回的问我。 「没啊,一直都不太着啊」我翘着棉被里的老二回答她, 香港女人的屁股都不大但都很翘,至少我们公司的香港女人都如此, 她绑着浴袍的腰带整个臀部翘的明显,我现在只想知道, 她浴袍里有没有穿她坐在床上,翻杂志,有时喝个茶, 我可是随时望着她她里面有没有穿这件事,可在我脑里绕了好久, 「这个男的眼睛有问题啊这种女人也能当小三」她望着杂志叫骂着, 香港人都爱看八卦吧没一会,我故意起身,走向她, 「我看看那不简单的女人长什么样子能值得你这么骂」我站在她右侧后方。 她翻回那一页指给我看,「可能重点不在长相吧」我回应照片里的小三。 「真不懂男人在想什么」她呢喃的说着。 我没搭话,在她身后站了一下子,看着她微湿的头发, 闻着她身体的香味性幻想又来找我了,当然压抑不住的老二也来凑热闹, 「还不快回去睡觉啊」她严厉的说同时突然转身, 刚好手肘碰到我的老二没有很用力,我的屁股马上往后缩, 她望了一下我的裤档然后马上又转回身去,更严厉的叫我回去睡觉。 心想: 「唉,我都充血一晚了,该怎么善了呢」不知那来的冲动, 我突然两手将她的手及身体从后面一起抱住「你在干嘛」她全身一缩, 没太大反抗的说我没说话,接着吻着她的后颈部, 手也毫无目标的往她身上摸这时她才开始大动作的反抗, 而且声音也放大的叫我放手在一阵挣札后,我吻着她的嘴, 她一直紧紧的闭着我把她整个压在床上,两脚夹住她的双腿, 身体压着她的右手一手拉住她的左手,一手抱住她的头, 使劲的吻她的脸嘴,颈及上胸部,她一直持续的反抗, 但想叫又不敢叫太大声因为我偶而会吻她的嘴, 「放开我别碰我」她有点激烈的反抗。 我依旧压着她的身体,忙乱中去解开她浴袍的腰带, 接着马上又制服她的身体动弹不得我用嘴由颈部往下吻到上胸部, 然后用嘴去拨开浴袍。 「原来她有穿内衣」心想那是一件3/4蕾丝型内衣, 丝质透明我用牙齿咬住往下拉,露出了一点点乳头, 我马上用舌头伸进去舌尖探寻到乳头,开始舔, 我的牙齿跟舌头配合的天衣无缝。 「不要,不要碰我」她似唿叫似喘息的说着。 我用抱住她头的那只手同时也去拉住她的左手, 我空出了右手将她右边的内衣给拉开,她约B杯不算大的乳房, 但乳头微凸搭配粉红色的乳晕,视觉上让我性慾倍增, 我用嘴整个含住她的乳头一手抚摸她的乳房搓着, 然后再往下拨开她的浴袍这平坦的小腹,让我慾望再冲高点, 我手一直抚摸她的小腹看到了搭配内衣的蕾丝内裤, 让我更不能罢手了我持续舔着她的乳头,她的反抗中喘息已大过唿叫。 我将她转身趴在床上,手压着她的背,人坐在她的腿上, 然后一手伸进她的浴袍里掀开接着使劲的脱下, 她全身只剩一件内裤及松脱的内衣真是好诱人的翘臀, 在她的挣札中这翘臀磨擦着我很硬的老二,真舒服, 我拉开她的内衣一手拉下她的内裤,白嫩富弹性的屁股露了出来, 我的手一直抚摸着然后也同时拉下她的内裤到膝盖, 我将她微转侧身她两腿依然被我的两腿夹着, 我伸手顺着小腹去抚摸她的耻骨及阴毛那种触感, 就像快要中乐透头奖的感觉伸出了手指,探到她的私处, 直接抚摸她整个穴口左右上下的动着手指,感觉到有点湿, 但又不是太湿我微微将手指插进去一点点,然后在她穴里勾动着, 感觉她的淫水愈来愈多当然现在只剩她的喘息, 但还不忘提醒我。 「不要,我不要」我见她战斗力下降, 我乘隙脱光我所有的衣服由背后侧躺着贴着她的身体, 一手抚摸她的小穴一手抚摸她的胸部,吻着她的脸及身体, 老二则贴在她的翘臀上磨擦她的淫水愈来愈多, 现在只剩喘息声了虽然还在反抗,但我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将她转正面压在她身上,我用两脚撑开她的双腿, 两手压住她的双手她的头一直抬起来又放下去, 来回数次想挣脱我这时的姿势只剩最后一击了, 我的肉棒正在她的穴口我用龟头去碰了一下她的小穴, 我的老二抖了一下原本两片贴着的粉嫩阴唇, 也已充血微张粉红色的小穴,让人真舍不得不上, 我将龟头在她穴口一直磨擦慢慢的感觉龟头已经沾湿了她的淫水, 我开始将肉棒插进去她开始由喘息变成张开嘴的呻吟。 我持续慢慢的将肉棒插进她的穴穴,好紧的穴, 穴里的嫩肉紧紧包覆我的肉棒我整根都插进去, 然后又抽出来又插进去,慢慢的磨擦她的穴里的嫩肉。 她现在只剩呻吟了,我这时趴在她身上, 吻着她的嘴但她又紧闭着嘴,害我舌头进不了, 我不死心一直吻着她的嘴,肉棒也持续插着她的穴, 她本来咬着牙在呻吟终于张开嘴,我趁机将舌头伸进她嘴里, 那种温热的快感搭配柔软的舌头,让我的战斗力又冲高了, 她的舌头时而交缠我的舌头时而又躲着我的舌头, 但我的肉棒一直插她。 不一会儿,感觉她完全没反抗了,舌头也和我完全的交缠接合的吻着, 接着我的注意力全在肉棒上用力的插她的穴, 她被我顶的全身一上一下的也抱着我,双腿也自然张成M字型的迎合我, 我的肉棒被她紧紧包覆的小穴里受到好大的刺激, 好紧的穴真让人很快就有快感,我感觉到她穴里快速的收缩, 也给我肉棒极大的刺激。 「我不会射进去的,放心」我边喘边对她说「今天是安全期」她边叫边说我听了后, 更用力的插她愈插愈快,使出全部的腰力干她。 接着肉棒一涨一缩的,将热热的精液,快速的射到她的子官, 随着我出来她的穴也感受到极大的刺激,也同时达到高潮, 抽搐的放声大叫肉棒慢慢的在她穴里变软了, 彼此的淫水也都沾到她的床罩了来不及拿卫生, 我在她穴里的精液已自她的穴里流了出来好性色的画面。 我起身抱着她到浴室冲洗,洗完后,因为她的床已经都湿了, 所以就抱到我床上搂着她。 心想: 这个严肃的女人,是我主管, 脱了衣服这么性感皮肤这么滑,乳头粉红色的, 穴穴这么紧上起来真爽.害我搂着她想着想着又硬了。 她呢? 还是很严肃的躲在我怀里,但完全不在意我抚摸她的身体, 因为她的手已经握着我的肉棒搓着当然以我这年纪, 再加上肉棒又硬了接下来肯定又有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