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刚回到学校宿舍, 手提电话随即响起原来是信瑞的电话,电话里说, 今晚他的室友志强因家中有事要马上回去,今晚不回宿舍了。 信瑞得此消息,不啻喜从天降。 志强才踏出门口,便急巴巴的给电话小美,把事情告诉了她, 叫她待得男生宿舍的看门阿伯离去后便立即过去。 接了这一通电话,小美竟比信瑞还要来得高兴, 连忙问道: 「这样说今晚我可以在你那边过夜了?」信瑞立即回答是, 原来这正是他来电话的原因。 小美放下电话后,欢喜得跳了起来。 室友玲玲看见, 笑道: 「这么开心,敢情是信瑞的电话了。 你刚才说去他那里过夜,莫非志强今晚不在?」小美打了她一下, 嗔道: 「好啊!你怎么偷听人家。 」玲玲笑道: 「你得意忘形,说得这么大声, 便是邻室都听见了还在怪人家。 」小美哑口无言, 笑道: 「是么!我刚才真的这么大声?」玲玲也懒得回答她, 侧着头向她做了个鬼脸 阴阳怪气道: 「今晚你可有得乐了, 记紧叫信瑞披甲上阵穿戴雨衣,到时你一枪中的, 可有得你受了。 」小美道: 「信瑞从来不戴套的,肉着肉的干, 这样才够爽嘛尤其是射精那一刻,热唿唿的, 美死了所以我宁可自己吃药,也不准他戴这劳什子。 」玲玲嘴儿一翘: 「原来你这个小淫娃早已有备无患, 难怪你如此肆无忌惮。 」小美道: 「这个当然。 我不与你说了,先去洗个澡,把小穴弄得干干净净, 今晚会情郎去。 」玲玲啐了她一口,自故自的跑到计算机桌去。 她没有男朋友,上网便是她唯一的爱癖。 小美找起衣服,一熘烟跑进浴室,这回一进去, 足有半小时才出来。 玲玲回过头来, 笑道: 「你进去这么久, 莫说妹妹里面就连妹妹的头发也给你磨光了。 」小美道: 「是又怎样,那里是女人的宝贝, 自然要好好护理。 」玲玲见她一身运动衣打扮,白色运动短袖衣, 红色短裤见了不由一笑, 问道: 「你这身衣服从哪里弄来的, 平时怎不见你穿着今晚想和信瑞先打完球,再回去大战么?」小美抖一抖那件运动衣的衣脚, 笑道: 「这是两年前的运动校服我今晚这身打扮, 便是碰上留夜的老师也有藉口说是出来跑步, 便没人怀疑我是去男生宿舍了。 」玲玲摇头笑道: 「真亏你想得到。 」话后继续噼噼啪啪的打着键盘。 便在这时,墙角的电话忽然响起,小美跳了起来, 飞也似的奔将过去只道这是信瑞的电话。 小美找起听筒,正要开声,岂料电话里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小美正要冲口而出的说话听后立即打住。 来电的人,竟然是班主任李老师,说有些功课上的问题要找小美, 叫她携同今日的英文作业马上到他老师宿舍去。 小美无奈,只得答应。 放下电话,不禁纳闷起来,心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接着想起信瑞的约会更是不知所措, 皱眉沈思: 「是否该先给他一通电话呢?」但回心一想, 老师叫我前去相信该不会待得太久吧,况且男生宿舍便在教师宿舍旁, 数十步便可到了。 现在时间尚早,不妨先去见了李老师,八时后再去找信瑞便是了。 事情决定了,便不再多想,在书桌拿起英文作业, 跑出女生宿舍。 学生进教师宿舍,向来都是自出自进,没人多管, 来到李老师的门口小美深深吸了一口气,才轻轻敲门。 不一会,房门打开,开门的是个身才略胖的矮个子, 正是那个李老师 只听他道: 「你进来坐吧。 」小美战战兢兢的走了进去,李老师叫她在餐桌的椅子坐下, 递了一支笔给她 问道: 「英文作业可带来了?」小美接过笔, 点了点头把作业放在餐桌上。 李老师在她身旁坐下,取过她的作业,一面揭开作业, 一面问道: 「你昨日递交的英文作业我已经给了分, 还在作业里改正了你今日有没有看过?」小美摇了摇头。 李老师看见,不禁长叹一声, 打开一页道: 「你看, 连这么浅的题目也不懂你近日究竟怎么了。 」小美不用探头过去,已见作业到处都是红笔, 一时脸红起来那还敢多出半句声。 李老师指着一行红字道: 「a new democratic revolution. 即是什么?」小美呆了一刻, 咬着指头摇了摇头。 李老师长叹一声: 「初中的课本便有了, 这一句即是『新民主主义革命』你下一年便要进大学了, 连这样简浅的英文也不懂莫说你考不上大学, 就是想再读多一年以你现在的成绩,恐怕本校也不会让你留下,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小美终于点头了。 李老师坐直身体, 摇头道: 「你前两年的功课虽不算很好, 但在班里也属中等之列但今个学期起,竟然一落千丈。 是否因为认识了男朋友,终日只顾卿卿我我, 连书本也不理了。 」小美心里一跳, 忙道: 「没有喔。 」说完连随垂下头。 「是么?」李老师鼻哼一声,「据我所知,你和班上的张信瑞交往得很密, 不会错吧?」小美心儿一跳老师又怎会知道这事?心想他既然能说出来, 自然有足够的证据。 想到这里,只好装聋扮哑,红着脸不开声。 李老师道: 「你若不肯和我说实话,我只好把你在校里的情形, 从头到尾和你父母说好叫他们管教你一下。 」小美听见这句话,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若真是这样, 给父母斥骂当然少不了若说不好,恐怕连信瑞也无法再见面了。 她现在和信瑞正打得火热,信瑞在她心里,便如心头之肉, 若不能再和他交往真比死去还来得痛苦。 言念及此, 当即恳求道: 「不可以啊,万万不能给我父母知道!老师, 我求求你不要告诉我父母知,好么?」立即使出撒娇这一招, 望老师心软收回成命。 李老师板着嘴脸, 道: 「你老老实实和我说, 你是否和张信瑞交往?」小美到这地步也只好实话实说, 缓缓点头眼睛却不敢望他一眼。 李老师又道: 「交往了多久?」小美低声道: 「半年……」李老师忽然爆出这一句: 「半年!你们交往只有半年, 便已经发生肉体关系可厉害得很啊。 这个年头的年轻人,成什么体统!」小美听得大惊, 那肯直认连忙开口否认。 李老师摇头道: 「你不用骗我了,上星期我亲眼见你和他从时钟酒店出来, 便是东区公园附近那一间我说得对吧?」「完了……」小美眼前一黑。 「是不是?你听见我问你吗!」李老师半点也不肯放过。 小美自知再无法否认, 只好蚊呐似的低声道: 「是……」「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大胆, 竟敢公然出入酒店。 我再问你,你除了和信瑞外,可有和其它男人做过?」小美当然不说, 只不住摇头。 李老师又摇了摇头, 叹道: 「我不相信, 像你这样漂亮迷人的女孩追求者又怎能会少, 况且你这年纪正值情窦初开,又怎会乖乖的不为所动。 你若不再老实说,我只好去问你父母了。 」小美再不敢隐瞒, 垂着头道: 「前两年确有一个, 但现在没有来往了。 是真的,除了他和信瑞两人, 再没和其它人了……」李老师笑问道: 「再和其它人做什么?」小美嗫嚅道: 「就是做……做那个嘛……」李老师道: 「你今年该是十九岁吧。 年纪轻轻的,性经验倒也不少。 究竟你和他们两人共做了多少次?」小美摇头道: 「人家怎……怎记得起嘛。 」李老师笑道: 「多得记不起来了。 你和信瑞才半年日子, 总会记得吧?」小美低声道: 「约莫……约莫十多次吧, 但真的记不起啊老师不要再问我好么?」这时小美已羞得无地自容, 却又不能不答他。 李老师点头道: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 今晚你是否约了信瑞?」小美听得一呆,连忙摇了摇头。 李老师哼了一声: 「又来骗我了,你若不是约了信瑞, 又怎会穿成这样子一看便知你运动衣里什么也没有, 真空上阵看你这两个乳头,都现出来了。 是否来见我之后,便想顺道去男生宿舍和他幽会!瞧来是不会假吧。 难道你穿成这模样来见我,是想带点惊喜给老师, 要和老师做那回事。 」小美那曾想过,他身为老师竟会说出这些话来, 不由惊上加惊双手忙挥, 红着脸急道: 「不是……我不是的……」李老师奸笑一声: 「我不妨和你说, 其实老师一早便喜欢你了所以才暗暗留意你, 才会让我看到这么多事。 你和信瑞相好,我可以不过问,便当我什么也不知, 你们大可继续交往继续做爱。 只要你今晚能让我舒舒服服,你的成绩便包在我身上, 要不然我们便一拍两散,你父母知道这事后, 不妨想想后果会怎样!」这个老淫虫终于露出淫虫尾巴来了。 小美听得脸上通红,咬着手指头,瞪大美目望向他, 实在不敢相信耳里的说话。 但现实终究是现实,看来今晚必定逃不过他手掌心了, 一时之间脑袋不住转动着念头,希望能尽快想出一个法子来。 老淫虫岂肯让她多考虑, 立时压迫过来: 「若不想全校都知道这件事, 今晚就好好服侍我让我满意。 我现在说三声,若然不依,你现在可以随时离去。 」说话刚完,便叫了声「一」。 小美脑子乱极了,待他叫到「二」字, 忙不叠道: 「好吧!但……但我有一个要求, 你一定要答应我否则我宁可给父母知道。 」李老师眉头一皱, 问道: 「你且说来听听。 」小美讷讷道: 「今晚老师你想怎样,到这地步, 我也只好依你只是……只是不可插进小美里面。 」李老师心想,我盼有今日,已经待得久了, 这样一个天仙似的少女放在眼前要是过份强硬, 恐怕将到口的天鹅马上便要飞走。 常言道: 先下手为强,玩了再算,况且有过第一次, 第二次便更容易了。 尤其对付你这个雏儿,看你又有多少定力。 一会儿我使出功夫来,保证把你弄得贴贴服服, 跪着求我插翻你。 这个老淫虫信心十足,嘴角不禁抹过一丝笑意。 当下道: 「好!就这样说,但你忍不住, 可不关我事。 」小美听见他应承,登时放下心来。 心想: 「信瑞对我这么好,我可不能背叛他呢。 」李老师站起身来, 向小美道: 「来,我们到那里去。 」说着指了指近窗口处的双人床。 小美不情不愿的慢慢站起,李老师伸手过来, 握住她的手臂带她来到床边。 看着这张双人床,小美忽然又犹豫起来。 李老师看见,出手硬拉她上床。 小美重心一失,屁股便坐在床沿。 李老师率先蹲在床上, 说道: 「肉棒已经硬得好厉害, 快来给我摸一摸。 」拉着小美的双手,按到长裤前的小帐蓬。 小美偷偷往那里瞄去,手已触到那硬物处,虽然隔着牛仔裤, 还是感到他真的异常坚硬 不禁望向他道: 「老师你真是, 无缘无故也硬成是样子。 」李老师道: 「怎能说无缘无故。 看见你这个美人儿,就是让男人兴奋,再见你今日这身打扮, 胸前两个乳房把那件外衣挺得老高,乳房若隐若现, 见了不硬起来还算是男人么。 」小美虽然自知样貌娇美动人,但当面给人如此称赞, 又怎能不高兴。 心想: 「难怪当初信瑞见了自己,便如狼似虎般, 拼命向我追求原来自己还真有点魅力呢。 」这时李老师当着她面前,快手快脚解开皮带扣。 小美只是坐在一旁,垂下头看着。 见他三扒两拨,把牛仔裤脱去,顺手掉在一旁, 一条黑色内裤紧紧包住那发硬的内棒。 小美对男人的阳具早已不陌生,但这时乍见下, 心里还不禁碰碰直跳。 李老师笑道: 「你这个小淫娃,又不是没见过世面, 还害羞什么?快来给我搓一会握它一握。 」说着拉住他的右手,拖到那暴硬之处,压住她小手, 一手按了下去。 小美一碰之下,即觉它在手掌心乱跳,虽隔着内裤, 仍是感到它的微温显然这家伙已兴奋到极点。 李老师给她握住妙处,不由唿唿叫好, 说道: 「小淫娃, 用力搓它就像你玩信瑞的肉棒一样。 」小美心想: 「信瑞的大肉棒怎能和你相谈并论, 它的大家伙可比你强多了。 」心里这样想,但也不敢违拗这个淫虫,当下用力又握又按, 弄得李老师雪雪喊好。 「给我脱去裤子,用你的小嘴帮我含一会。 」李老师得寸进尺道。 小美一脸不愿,停下手来。 李老师怒道: 「莫说你没给男人含过肉棒, 还在等什么今晚你若不好好依我说话做,弄得我妥妥贴贴, 舒舒服服什么后果,我不说你也该知道吧?」这明着是恐吓, 但小美确实有点担忧怕他反脸不认人,真的和父母一说, 后果当真可不小啊!终于暗暗下定决心今晚便任他为所欲为, 尽力弄得他爽兮兮的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心意已决,便双手握住内裤两旁,徐徐向下扯, 一个龟头首先探出头来最后整条男筋,全然落在她眼里。 小美只见那根东西五寸来长,粗度一般,又怎能和信瑞的大筋相比, 不免有点看不起这家伙。 饶是如此,她还是把内裤褪出他双腿,掉在床上。 小美也不待他说话,便主动伏身到他胯间,先用小手握住阳具捋动一会, 岂料才套得数十回龟头马眼处已渗出白精来。 李老师淫兴大发,按住她的头压向阳具, 粗声道: 「给我舔干净, 用力含住它。 」小美无奈,只好张开樱桃小嘴,伸出小舌头舔去龟头上的精液, 腥腥的好不难咽不同信瑞的精液,又香又甜。 其实男人的精液还不是一般味道,只因她心爱着信瑞, 信瑞的一切在她眼里,自然什么都是好的,这也是人之常情。 小美手口并用,用力含住龟头吸吮,间歇用舌头在马眼四周打着圈儿, 弄得李老师直叫爽快 喘着气道: 「没想你年纪轻轻, 含阳的功夫竟如此了得瞧来你时常帮信瑞这样了。 」这时小美口里含着东西,自是无法答他。 又听李老师道: 「还有我的子孙袋,给我含弄一下。 」小美望了他一眼,依然照做,小嘴下移,稍一吸吮, 一个卵蛋已给她含入口中。 小美的口技,早就练得到了家,这一下使出手段, 李老师直爽得飞上云端不住口喊好。 小美嘴儿玩了一会,自己也感慾念来了,小穴里面竟发起骚来, 宛如万蚁爬行般不由美臀摆了几下,小嘴离开软囊, 再往上舔去又把龟头纳入口中。 这一回吸吮了十多分钟,已见口舌麻软,吐出阳具, 抬起头来。 李老师终于嚐到甜头,坐身而起, 说道: 「现在该由我来玩你了, 你爬过来背着身坐在我前面。 」小美不敢违拗,乖乖的坐到他身前,依他说话, 把背部靠住他胸膛。 岂料才没坐定,李老师已是急不及待,双手从她双腋环过前来, 不由分说隔着运动衣把她双乳拿住,用力又搓又揉。 小美立时「啊」了一声,低头望向胸口,见那两只怪手把挺起的乳房握得紧紧的, 衣服已给握得皱成一团。 李老师一面捏玩, 一面在她耳边道: 「少女的乳房就是不同, 好柔软啊饱饱挺挺的,信瑞也很喜欢玩你的乳房吧?快说与我知。 」小美点了点头。 李老师不满, 喝道: 「我说答我,不是点头。 」这时小美终于知道,原来这个淫虫和信瑞一样, 都是爱听这些淫亵的言语。 她发觉这点后,为求讨好他, 便轻声说道: 「他很喜欢, 他和我做爱时总喜欢一面抽插我的小穴,一面玩我一对乳房。 」李老师乍听之下,不禁听得心头火热, 问道: 「你喜欢他这样弄么?」小美渐渐给他弄得淫慾萌生, 再加上存心逢迎他言语便肆无忌惮,开始大胆起来。 点头道: 「当然喜欢,小穴含住男人的阳具, 乳房又给男人玩着女人又怎会不喜欢。 老师你呢?喜欢玩小美的乳房么?」李老师笑道: 「这样柔软精致的美乳, 又怎会不喜欢。 就不知信瑞这个小子手艺如何, 玩得你是否过瘾!」小美垂着头道: 「他也很懂得玩, 相信不会比你差呢。 」李老师听得气上心头, 心想: 「老子乃花丛圣手, 就是九烈三贞碰着我无不臣服我的肉棒下,今日若不使点手段, 你也不知我的本事。 」当下扯起她的外衣,一对美乳马上跳了出来。 李老师双手包住,搓捏一会, 赞道: 「果然美妙, 虽说不上大但圆润饱挺,乳头鲜嫩,手感着实不错。 」说话之间,手指已集中在两颗乳头,捻搓挑拨。 小美低头看着他玩弄,也瞧得慾火焚身,口里「咿咿」的呻吟起来。 李老师问道: 「怎样, 我比你的信瑞如何?」小美低呜道: 「老师你好懂得玩, 弄得小美好舒服。 啊……我两粒乳头硬得好厉害,老师轻轻的玩, 人家会痛哦。 」这时李老师一手玩着乳房,一手伸到她胯间, 隔着短裤揉压。 只觉那里胀胀的很柔软。 揉了一会,小美腰肢开始微摆,呻吟声犹如夜鸟悲呜, 嘤嘤声的叫将起来。 李老师问: 「舒服吗?」小美颤着声音: 「好美, 老师再用力些小穴痒起来了。 」李老师吩咐道: 「自己动手脱去短裤。 」小美轻抬美臀,双手扯着裤头慢慢拉到膝盖, 红色运动裤给圈成一起。 李老师在后等得心急,见她动作慢条斯理,便伸手提起她右脚, 把右脚从短裤穿出任由短裤挂在她左膝上。 一条白色小内裤,紧紧包住小美的屁股,而她也不再害羞, 双腿撑高大大的往两旁分开。 李老师把眼望去,见那两腿间高高坟起,还隐约看见那漆黑的阴毛, 不由淫心大动一手包住她一只乳房,一手探到那三角地带。 小美不由嗯了一声,发觉他的中指正点着蜜洞口, 带着内裤一起插了进去指尖在四周磨刮着嫩肉, 那股快感可真的不小屁股禁不住摇动起来。 李老师道: 「爽吗?我还有一招,保证你爽得翻白眼。 」说着把她内裤握成一条布条,继而用力往上扯, 变成条形的内裤犹如一条绳子,从两片阴唇勒过, 横过那小缝而最要命的,还压着穴口顶端的阴核。 小美果然爽得嘤声连连,小穴和阴核同时不停地颤动。 李老师执着裤条扯了一会,放回原状,又用手指隔着内裤按了一会, 发觉内裤已开始微湿 笑道: 「这么快便流水了, 真没用。 」小美低声道: 「老师你这样弄,人家怎能受得住。 」。 只见李老师暗里一笑,手掌从裤头伸进去,肉贴肉的直接按上她小穴。 小美的身子勐地一抖,发觉指头已插进穴里, 还在内里挑拨勾掘。 小美简直美到入骨髓去,淫水开始往外涌出。 李老师掘了一会,手指按住阴核,缓缓揉动。 小美终于「啊」的大叫一声: 「不要摸那里, 受不了。 」李老师笑道: 「又怎会受不了,你平日手淫, 难道没有揉阴核么?」小美喘气道: 「自己揉又怎同嘛。 呀……爽死人了,小美真的受不住了!」李老师那肯理会她, 反而揉得更厉害一浪淫水,忽然从小穴涌出, 弄得他满手尽湿 笑道: 「不愧是小淫娃, 水儿真多。 」小美已泄得软着身子,双腿间不停颤动。 李老师道: 「让我帮你脱去内裤吧,要是信瑞问起来, 因何弄湿了内裤恐怕你也难回答他。 来,乖乖的给我抬起屁股。 」小美支着身躯,把屁股抬离床褥。 李老师熟练地把内裤扯到大腿,再把她右脚穿出内裤, 同样把内裤挂在她左膝上。 一缝红艳艳的小穴,登时全展现了出来。 她低着头望去,见自己两片阴唇水光闪然,禁不住大羞, 一张俏脸立即红起来。 李老师紧紧盯住花穴,看得口沬狂吞, 在后道: 「好可爱的小淫穴, 快架开双腿待我好好玩你这个小淫娃。 」小美的慾火已被挑起,听后把两腿大张。 李老师也不和她客气,双手探前,用手指按住小穴两侧, 往两旁分开内里鲜红色的嫩肉,立即露了出来。 李老师把小美的身躯略为放低,着她仰天半卧在他大腿上, 好让自己能看得更清楚。 只见他从后弯下身来, 瞧着小穴道: 「好嫩的淫穴啊!红扑扑的, 真上马上插进去。 没想你人既漂亮,小穴又美,难怪信瑞这么喜欢你。 快对我说, 信瑞是怎样玩你这个小淫穴?」小美低声道: 「用手指, 也会用口舔人家。 」李老师又问道: 「你一定喜欢他用阳具插进去了, 是不是?」小美点头道: 「喜欢望着他插入我身体, 真的让人很兴奋。 」李老师手指用力,再把小穴张成一个圆形, 连内里的小黑洞都现了出来 说道: 「信瑞的阳具便是插进这个小洞吧。 」小美轻轻点头。 李老师反开穴顶的包皮,一颗鲜红的肉豆冒了出来, 看得他血脉贲张手指压住它勐揉。 小美只顾不停颤抖,口里嘤咛大作。 李老师见她得趣,腾出右手握住她一边乳房, 来个双管齐下。 小美乐得昏头昏脑,不住口呻吟。 李老师把她放倒在床,蹲在一旁,把那根肉棒横搁在她眼前。 小美正乐在头上,一手把它握在手中,肆意套弄, 叫道: 「老师的肉棒好硬啊给小美吃,小美要吃老师的大棒棒。 」李老师暗地发笑,知道这个小婬女开始发春了, 今晚还不手到擒来把她插翻上天,便即挺起肚腹, 把肉棒递到她嘴边手指依然掘着小穴, 说道: 「爱吃便吃好了, 有本领便把我吸出来。 」小美二话不说,张开樱唇含住了龟头。 李老师从上往下望,见着这个青春漂亮的少女, 心想这小妮子当真美得紧要最难得她娇态可人, 又爱撒娇撒痴真没想到,今日终于落在我手, 刻下还含住自己的阳具肆意狂吸,这等艳福, 确不是人人得到。 只见小美伸出舌头,不住舔弄着龟头,小手却牢牢握住棒筋, 不疾不徐的套动不时又含入口中,使劲吸吮, 直到口酸颚乏才吐出肉棒,美目射向他, 问道: 「小美吃得老师舒服吗?」李老师吐着大气, 说道: 「还好待我也好好弄你一会。 」说着弯下身躯,双手同时往那小穴进攻。 见他一手弄着阴核,一手双指合骈,直往穴里插去。 小美大字似的卧着,口里狂喊不叠,任由他拔弄。 过不多久,听得小穴内「咕唧」声大响,原来小美已丢了出来, 阴精和着淫水随着手指的抽插,不停喷将出来。 也不知弄了多久,小美迷迷煳煳间,发觉他已经停手, 只是身子软得犹如一堆泥。 李老师望了她一眼,也不让她回气, 说道: 「我还没有弄够, 快给我趴跪在床竖高你的屁股给我玩。 」小美无奈,只好依言翻转身子,跪在床上, 等着他第二轮的蹂躏。 这个李老师当真变态一族,不知他是掘穴能手, 还是嗜好此道。 小美才翻过身体,双膝仍没跪定,已见他伸出双手, 先在屁股两团臀肉着力捏了一捏随即伸出中指, 二话不说直插进小穴。 小美才丢了身子不久,穴里正是淫水淋漓,这时给他手指一挤, 「吱」一声响过阴精淫水同时给压迫而出。 李老师看见如此景象,连忙凑头过去,用舌头把淫水一一舔去, 笑道: 「好美味的水儿信瑞可有这样吃你的淫水?」小美见问, 又知他爱听淫词浪语点了点头, 轻声说道: 「嗯!信瑞常与我说, 说人家的水儿又香又甜。 更有一次,信瑞要人家在他面前手淫,就在高潮时, 他拿起杯子把流出的淫水盛着,一口就喝尽了。 」李老师听得兴奋难当, 心想: 「真没料到, 看她外表清纯美丽骨子里却淫荡如此,竟敢在男人跟前手淫, 若非她亲口说出怎敢相信这种事实。 」一时听得兴起,淫心顿炎,把指在穴里用力挖掘起来。 这一狠掘,立把小美慾火挑起,感觉手指每一戳刺, 便全根没进且横扣竖刮,下下落在妙处,不由快感连绵, 满口啊啊叫声。 而腿侧两旁,因异常亢奋致不住抖动,连开口求饶的气力已没有了。 李老师恣情把弄,直弄得她软倒在床,方罢手停止。 小美被弄得体软如绵,兀自昏昏沈沈,更不知刚才是苦是乐, 只觉痛苦之中却混着异常的快感,由四方八面涌来, 只是不停地喘气。 李老师抽出手指,把眼一看,见满指水光灿然, 竟然伸入口中「唧唧」声把淫水尽吸了去,暗地一笑, 伸出双手把她扶起身来, 说道: 「现在还没玩完, 快给我跪起来。 」小美听见,只得勉强跪起,弯下纤腰,把个圆臀高高竖起。 心里骂道: 「这人好不蛮横,弄得人家全身发软, 也不给人家回气便又要再来。 」李老师的手指再次勐地闯进,小美眉头一紧, 哼出声来。 他也不理会,在穴里掘了数下, 问道: 「真是水流匝地, 你必定快活死了!说给我知刚才老师弄得你爽吗?」小美本就心里叫苦, 但回想过来那股无名的快感,着实相当受用, 于是点了点 低声道: 「老师你好生厉害, 美死人家了……」李老师一笑: 「既然这样说 便再给你乐一乐吧。 」说着之间,又再狠掘起来。 小美身子又是一颤,这回比刚才还来得勐烈, 只听水声四起手指每一抽提,小穴犹如喷泉一般, 一浪紧接一浪的淫水飞溅而出,床上随即湿了一大片。 李老师狠掘一会,抽出手来,见眼前红艳艳的嫩肉, 露出一个黑黝黝的小肉洞只有指头般大小,甚是可爱, 忍不住探头上去竟在小洞口吸吮起来,立时吃得「唧唧」有声。 小美如何禁受得起,阵阵难言的快感,从小穴往全身扩散, 便如洪潮般淹至她那张小嘴,不由半张半合, 喘个不休。 李老师埋头吃了一会, 笑道: 「美女的味道就是不同, 真好。 」话后扶她仰卧在床, 续道: 「自己把脚竖高, 用手箍定乖乖的张开你的小穴。 」小美对这动作,早就并不陌生,她在信瑞跟前, 也经常主动抱腿大张方便信瑞把玩小穴。 她这时听见,更不思索,先把一条大腿朝天竖起, 以手臂围住大腿把个美穴全展现在他眼前。 适才她趴跪在床,背着身躯,自己眼睛无法目睹, 但现在这个姿势却和刚才大有不同,小美只消侧头下望, 便能清清楚楚瞧见男人的肆虐性趣立时倍增。 只见李老师位置一挪,已经蹲在她身旁,一手按住她玉股, 一手把中指在穴里浅掘接着挑出一丝淫水,拉得长长的让小美来看, 笑道: 「你真是淫荡水儿竟会这么多。 」小美张眼望去,也大羞起来。 李老师双手齐出,一手翻开阴核的包皮,一手伸指插进穴里狠挖。 不用多久功夫,再把小美弄得身摇臀摆,嘤声不绝。 李老师见她如此侧卧着,始终不够过瘾,便伸手把她身躯扶正, 说道: 「把小淫穴朝向天用手围住双腿。 」小美已是乐昏了头,淫慾正盛,那有不依之理, 连忙照办不违。 李老师双指一骈,合指捅进,先是缓抽慢插, 随后开始狂掘起来。 小美登时美得啊啊大叫,只觉他双指总是挖在妙处, 敏感异常扣得数十回,淫水再也控制不住,宛似决堤般勐流不止。 李老师手里动着,耳里却听着小美的低吟声, 喔喔轻啼委实扣人心弦,不禁一面挖掘,一面盯着她的娇容。 只见小美俏脸微侧,柳眉颦蹙。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半开半闭,惹人怜爱。 而那张天仙似的俏脸,红殷殷的更显可爱迷人。 李老师望着这个俏娇娃,一时也看得痴了,淫心更趋炽烈, 心想: 「今晚能玩着这个如此迷人的少女 也不枉此生了。 」当下加紧手上的动作,飞快的狠扣勐掘。 不消片刻,只见穴中淫水飞溅而出,竟射到他的嘴脸来。 而这时的小美,已是慾火焚身,简直是乐透了, 呻吟声此起彼落间而又啊声高叫,神情似苦似乐, 美不可言。 李老师见着她那迷醉表情,知她情慾大开, 问道: 「我这手挖穴神功厉害吧, 信瑞这个小子又怎能和我相比。 这样吧,倒不如你跟了我,保证你打后有得乐。 」小美虽被他弄得痴痴迷迷,但他的说话,还是字字入耳, 心想你虽然有点手段但和我的信瑞相比,恐怕仍有不及, 要我跟你这个老淫虫真是确也休想。 李老师见她不答,又问了一次。 小美气他看轻信瑞,强忍着体内的快感, 摇头说道: 「不……我还是要信瑞, 他……也不比你弱肉棒又粗又长,且硬度十足, 插得小穴又胀又满的他每次都把人家肏得死去活来, 爽死人了我又怎能离开他而跟你呢。 」李老师听得忌心大起,不禁青筋暴现,再听她连这个「肏」字都说出来了, 心中更是不乐当下手上用力,把一切怨气全发在她那小穴上。 叫道: 「我就不信那小子强过我。 你看着吧!」小美忽地「啊」的大叫一声,往小穴望去, 却见李老师的双指疾进疾出飞也似的抽插着。 望着男人淫虐自己的身体,那种兴奋感,当真教人美得难以形容, 慾念迅速急升 喊叫起来: 「小美要给老师弄死了, 再弄下去小穴要坏了,弄坏人家的小穴,再也不能给信瑞肏了。 」李老师忌意更盛, 怒道: 「你这小淫娃, 心里就是想着给信瑞干。 」小美喘气道: 「人家……人家喜欢信瑞嘛。 啊……你好狠心,掘得这么深,小穴真的会弄坏呀。 」李老师听得三分怨恨,七分兴奋,望着小美迷人的俏脸, 又狠狠掘了一会发觉穴中水声嘹喨,「唧嚓唧嚓」的乱响, 滔滔浪水沿着她的大腿淋浪而下。 如此弄了数十分钟,小美已是浑身无力,软着身子不住价喘气。 李老师也弄得够了,停下手来,徐徐抽出双指, 只见指上湿淋淋的尽是淫水不由一笑,递到小美的嘴唇, 叫道: 「把牠吃掉。 」小美缓缓张开眼睛,见他手指上尽是自己的淫水, 一时看得淫心冒发再也顾不得什么,探头把他双指含入口中, 将水儿吮了个干净。 李老师望着暗笑,抽出手指,又俯身到她胯间, 存心要看看自己刚才的成果。 只见他双手把小穴一分,穴口实时张得圆圆大大, 内里红嫩的肉儿早已泛着润光,淫水满布,甚是诱人。 他越看越感有趣,剥开小穴顶端的包皮,用指头揉擦那阴核。 小美刚才给他一轮勐攻,早就软弱无力,正自闭目喘气。 突然又给他这样一弄,美目立即睁开, 叫将起来: 「不……不要再弄了……小美真的受不住。 」李老那肯听她,依然我行我素,还把手指再插入穴中。 小美只是求饶,夹着「啊啊」呻吟声。 李老笑道: 「要我停手也可以,便给我舔一舔吧。 」小美连忙道: 「我舔……小美给老师舔便是, 但不要再弄了。 」李老师笑问道: 「舔什么,要说出来。 」小美无奈, 只好道: 「小美帮老师舔龟头, 含老师的大肉棒。 」李老师呵呵大笑,移身跪到她旁边。 小美自动自觉,伸出小手握住发烫肉棒,温柔地为他套弄。 李老师似乎还没满足,仍是把手伸到她胯间, 手指拨弄着阴核使尽百般手段,尽情挑逗她, 好教她慾火焚身开言恳求他肏弄。 然而,小美却另有她的心思,她知道这样下去, 一个处理不好今晚势必难逃出他魔掌,失身于他。 唯今之计,只好尽快把他弄出来,方能自保。 小美既有此念,一于在他的肉棒上下功夫。 见她紧握肉棒,轻搓缓捋,拇指不时按在马眼处, 细细揉弄。 李老师给她弄得大爽,不停口叫妙。 小美望了他一眼, 柔声道: 「老师你靠过来一点好么, 小美想舔你的肉棒。 」李老师笑道: 「你先给我用手弄一弄, 待一会儿自会给你舔。 」说话一落,又用手指挖掘她小穴。 小美没他办法,只好大张双腿,挺起小蜜穴, 任由他把玩。 岂料他愈弄愈狠,不觉间又给他掘得淫水淋漓, 快感接连涌至。 她不禁一面呻吟,一面支起身子,往胯间望去, 见他手指仍是勐插不休。 而最叫她难受的,却是手指每一深插,均觉他弯起指头, 扣刮穴上的肉壁。 这种磨人的强烈快感,叫她又如何忍得,只有张囗吐气, 怔怔的看着他把小穴践踏摧残。 过了一会,老淫虫似乎已经满足,停下手来, 俟前身躯道: 「现在该到你了。 」小美抬头望他一眼,坐了起来,用双手往后支起身子, 一根青筋暴胀的肉棒正好竖在她的眼前。 只见她也不用手握扶,樱唇轻张,丁香小舌已舔上他的龟头, 舔了一会把整颗头儿吸入口中,舌尖顶着马眼, 用力吸吮起来。 李老师爽爽的叫了一声,低头望着小美吸弄, 只见她粉腮忽起忽落吃得唧唧乱响。 他看得心头火热, 说道: 「用双唇箍住肉棒, 待我来抽插。 」小美依然而为,用力含住他龟头,随见他犹如插穴般, 急急抽提每一冲插,龟头直顶喉间。 小美自十四五岁上,少女怀春,加上好奇心驱使, 早便时常思想男人的阳具还悄悄偷看哥哥的成人影碟, 看见男人的阳具又粗又大,尤其那些老外,更是长得怪物一般, 便开始胡思乱想。 每当晚间,孤枕独眠,便想着一些心仪的男生, 放情手淫。 十六岁那年,在班上和一个男生相好,才交往一个月, 就和他发生了关系岂料那男生天生短小,小美心中老大不满, 但既然已经和他做了也只好将就用着。 从那时开始,她便爱上含玩男人的阳具,慢慢成了一种嗜好。 直到认识了信瑞,瞒着那男生偷偷和他弄了一次, 方知信瑞竟是人间上品实不差那些成人影碟的男优, 小美当天就给他迷上了。 打后和那男生分手,开始和信瑞交往,而在这半年间, 她才真正嚐到做爱的滋味。 这时小美的唇舌功夫,早已练到炉火纯青,李老师每一抽插, 即觉她的小舌紧压着龟棱受用非常,禁不住连声叫好。 心想再如此下去,不用多久,非要射出来不可。 当下停了下来,让小美自行舔弄。 小美得了自由,忙忙吐出肉棒, 抬眼嗔道: 「老师你怎么这样狠心, 想插破人家的喉咙么?」李老师笑道: 「若不这样 怎显得我的硬度。 」小美啐了他一口,低头用舌尖挑起他的龟头, 小嘴一动已将它含住。 李老师浑身俱爽,伸出中指,点着她的阴核缓缓轻揉。 小美啊了一声,一面为他含弄,一面看着他的手指。 李老师问道: 「怎样,这样弄得你舒服吗?」小美伸手握住他的肉棒, 美目上望 点头道: 「好舒服,请老师继续玩小美。 」李老师一笑: 「你终于知道我的厉害吧。 」小美也不答他,只顾着眼前的阳具,心想不管怎样, 也得弄它出来方可。 二人一跪一坐,各自心思,如此弄了十多分钟, 李老师突然叫停了她自己翻身仰卧在床上, 说道: 「你趴上来。 」小美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掉过头伏到他身上, 接着两腿一分把个小穴递到他眼前。 李老师双手抓开她双股,小穴立即张开一个圆形, 鲜红色的蚌肉全然坦露出来,一时瞧得心头火热, 伸长舌头勐舔。 小美咿咿连声,美得身摇臀摆,只因给男人双手牢牢抓住, 半点动弹不得。 而小穴传来的快感,一阵强似一阵,淫水夺门迸流, 汹涌而出。 李老师忽然叫道: 「你不要只顾自己享受, 快服侍我的肉棒。 」小美连随凑头贴向肉棒,小嘴一张,便把龟头纳入口中, 使劲吸吮。 李老师也不怠慢,舌尖在小穴四周舔了数匝, 以唇剥开她的包皮把那阴核含入口中,咄咄声大吸大吮。 小美乐得白眼一翻,张口叫出声来。 硬挺挺的肉棒,立时自她口中弹出,顶着她的下颚。 小美难敌这股快感,久久才能回过气来,肩膀一缩, 小口一张再把肉棒含住,咬住龟头,头部上下疾晃, 如此弄了十多分钟直到她口软舌麻,而那根肉棒, 依然坚硬如铁。 她确没料到,这个老淫虫精关甚牢,当真老而弥坚。 李老师全神集中在她小穴上,一时舔弄,一时伸指在穴里扣挖。 小美咬紧牙关,死命强忍,直到忍无可忍, 终于开声求道: 「不能再弄了, 请老师你停手不如让小美给老师打手枪, 你说好么?」李老师笑道: 「这样也好, 便看看你的口技厉害还是你的手技厉害。 」小美跨下身来,蹲到李老师胯间,伸手握住肉棒, 见那肉棒炙热烫手仍笃簌簌的跳动, 笑道: 「老师的肉棒真的好硬, 握在手上让人好兴奋。 」李老师咧嘴一笑: 「你这个小淫娃,就是喜欢男人的肉棒。 趁着它硬得厉害,便让我插进你小穴去,保证爽死你。 」小美摇头道: 「你答应过人家不插进去的, 怎地说过不算数。 」李老师暗道: 「这个娃儿的定力倒好, 刚才这般弄你到现在依然忍得住。 」便道,「老师又怎会骗学生,只是见你喜欢, 才会这样说。 好了,待我看看你的手艺,看你能否把我弄出来。 」小美一笑,开始动手起来,她先是慢慢套弄一会, 再低头把龟头吸舔片刻才用力握紧捋动。 李老师瞪着眼睛,怔怔的看着她,只见她美目流动, 一边套着肉棒一边不时望将过来,神情可爱, 还带着几分少女的娇羞。 心想,这样清纯美丽的少女,慾念一来,还不是一个淫娃。 小美使尽功夫,那根肉棒依然不为所动,全无半点射精迹象。 她心里一急,低下头来,含住了龟头,而手上的动作, 却始终没有停不。 李老师经她一番播弄,也觉兴奋难当,口里嘘嘘的喘着气。 小美见他胸膛起伏,口里吐着大气,知他有点意思了, 当即加重几分药力含情脉脉的望住他, 轻声问道: 「小美弄得老师舒服吗?」李老师点头道: 「不错不错, 果然有点手段。 」小美道: 「弄得人家手都软了,老师你还不射出来, 快点射吧小美很想看看老师射精的样子。 」李老师笑道: 「还没有这么快,再加点功夫吧。 」小美无奈,只好再接再厉。 但再弄一会,依然如故, 不由嗔道: 「老师也真是的, 这么久还不射出来。 」李老师只是微笑,也不答她。 小美忽地想起,自已每当和信瑞玩这个,他总是要抚摸自己的身体, 增强欲念。 看来男人还不是一般,或许这个方法能成,想到这里, 轻声说道: 「老师你好不公平只有小美弄你, 你却不来弄人家。 」李老师笑问道: 「你这个小淫娃,刚才弄得你还不够么?好吧, 那你想老师怎样?」小美假意想一想 说道: 「老师你且站起来, 让小美跪着给你弄而老师也可以玩小美, 这样好么?」李老师微微一笑: 「就是鬼点子多。 」说话间挺着肉棒,徐徐站起身来。 小美挪身过去,蹲在她身前,握住肉棒舔弄起来。 李老师也不怠慢,一手轻抚她秀发,一手往下探, 握住她一只乳房肆意地把玩。 小美也尽情相就,挺起胸脯,让他为所欲所, 口里却含住龟头使出浑身解数,只求他快快射出来。 李老师双重享受,顿感兴奋莫名,握住她一边乳房, 又握又搓一只美乳,不住在他掌中变形。 小美也被弄得娇喘连连,小手飞快地给他捋动, 抬着美目朝他道: 「老师美吗?快射给小美吧 小美要吃老师的精液。 」李老师听得慾火大增,肉棒不禁扑扑跳了几跳。 小美见这情景,知他快将完事,当即把龟头对着小嘴, 将开嘴巴只等那男精射进去。 李老师在上看见,更是兴奋难当,果然不用多久, 大叫起来: 「射了快要射了。 」小美连随手上加力,才套得数下,李老师嘘了一声, 肉棒脉动一股强而有力的热精,立时噗噗迸射而出, 如此连发数回方泄尽一空。 待得他全部泄尽,小美握住肉棒,把龟头在脸上磨蹭一会, 白腻腻的精液立即涂满她一脸。 小美抬起头来, 问道: 「老师射得真多, 舒服么?」李老师这回一射竟射得脚麻脑胀, 浑身舒爽无比 徐徐说道: 「真好, 很久没有如此尽兴了!」小美道: 「让小美给老师舔干净吧。 」张口把龟头含住,吸吮一会,又吐将出来, 在棒身来回洗舔直到阳具软倒下来,方肯罢口。 李老师长长吐出一口气, 道: 「小美真乖, 老师越来越喜欢你了。 」小美回他一笑,穿上衣服,望望墙上的挂钟, 见快将八时了连忙向老师告辞。 李老师也不刁难,由她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