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自婆婆走了后的半年,情绪就开始变的喜怒无常, 常常莫名其妙的发火。 老公是个大孝子,总是百般顺着老爸。 在一次单位体检中,医院让公公复查,说是肺部有问题, 后来托了姜丽找医生结果是肺癌早期。 医生说,虽然是早期,因为位置不好,动不了手术, 只有让老人性格开朗些这样或许还有希望。 这一切都瞒着公公的,外面只有姜丽知道。 托人从国外带来的抗癌药,我们骗公公这是营养品, 每天必须按时服。 一天,晚上一点多,公公还没回来。 一般即使单位请客也不会玩的那么晚啊?于是老公放心不下给公公电话, 结果接电话的是派出所的警察说是公公犯强 奸罪准备拘留。 我和老公一听头都炸了,老公深更半夜赶紧发动所有的关系把公公捞出来, 否则明天一定性,就难办了。 托到关系后,我们赶紧去派出所。 警察简单介绍了案情,说公公在KTV被女孩子报警110, 目前据女孩子交代你父亲强 奸成功,明天把女孩子提交的证据做个鉴定, 就可以批捕了。 老公问可以见一面父亲吗?警察说你们已经托人了, 可以见面明天进入司法程序以后,短期就见不到了。 我和老公在派出所的小房间见到了戴着手铐的父亲, 老公忙问父亲怎么回事?父亲郁闷的说晚上在唱歌时, 看着丫头挺漂亮的小姑娘说5000块就可以做, 父亲等客人走了就把小姑娘拖到包厢的洗手间里做了。 完了后,一摸口袋只有3000多,没那么多现金, 说是刷卡。 小姑娘不同意刷卡,这需要付现金的,小姑娘见父亲实在没那么多钱, 说是手表也可以。 父亲戴的是百达翡丽对表,与过世的母亲一人一只。 小姑娘一说要手表,父亲火了,顺手就「啪」的一耳光把小姑娘打趴在地下, 父亲已经意识到会有麻烦在与小姑娘商量时已经用手机录下了双方的谈话。 但手机被小姑娘抢去了,和警察讲,警察都认为小姑娘是弱者, 一个协警还打了父亲根本不信。 父亲非常委屈的,像一个小孩子在诉苦。 老公听父亲怎么一讲,「噌」的火冒三丈, 转身就出去了。 「我父亲的手机是不是在你这里?」警察说: 「是, 被害人小姑娘交过来的」「小姑娘呢?」警察说: 「刚做完笔录还在隔壁 天亮上班后带她去做鉴定」「把我父亲的手机还我 这不是作案工具吧」警察正支支吾吾想回答时 老公看见桌上的手机就是老爸的起步抢到了手上, 警察正想阻止我站在了警察前面挡住——老公打开手机找到录音系统, 打开录音双方的对话,即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非常清楚的展现出来。 警察听了,发呆——「来人」警察喊道, 这才知道这警察还是个副所长。 几个警察与协警应声而来。 「把那个报强奸的小姑娘烤起来」其他几个警察有些不知所措——「虚报假案, 明明是卖淫嫖娼却说成强 奸」「把手机给我, 这是证据」警察说道。 这时,警察是手机响了,警察对着电话说, 正在处理是小姑娘报假案。 我知道是老公的朋友托人打过来的。 警察顿了顿说: 「这事情,还是要处理的, 但性质变了属于嫖娼教育为主,交1000块罚款, 再重新做个笔录你把老人带回去」这时,警察的口气明显发生了变化。 老公正在火头上, 不依不饶的说: 「我要见那小姑娘」警察犹豫了下, 同意让协警带我们去见。 那个刚才关父亲的小房间,父亲已经被带去做笔录了, 一个非常漂亮时髦的小姑娘被烤在椅子上发抖。 老公走上去,二话不说,一脚朝女孩子胸脯踢过去, 要不是我和协警赶紧拉住非出人命不可,老公的脸都气的发紫了——我不知道老公这脚踢的有多重, 女孩子应声倒在椅子上声音都没了——这时警察都赶过来挡住老公——事后 老公被留在派出所我带公公回去了。 女孩子经过医院检查,二根肋骨骨裂,介于轻伤定性的临界点, 本来老公也要处理的因为托了人,所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陪了小姑娘医药费。 事后知道,小姑娘在交代中涉及吸毒、报假案、卖淫, 被刑拘——自这件事发生以后我们一到晚上把老爸管的严严的, 但老爸的脾气越来越火爆——一天老公和我商量, 这样下去也不是回事但找外面的小姐,风险太大, 万一染上什么病来也不好。 老公的意思,是让我去物色合适的女性, 钱对我们不存在问题。 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有次和老公爱爱后, 老公竟半真半假的跟我商量: 「其实 合、合适的时候你帮老爸解决下 我也没意见的——」当时我以为老公说疯话——还笑嘻嘻的说: 「只要你愿意, 做什么都可以——」这二年在我的努力下,我周围漂亮的同学以及同学的朋友, 在高回报下被老爸睡过的至少有四位了,有的, 现在长期与老爸保持关系。 好在老爸样子好,一点也看不出是五十多岁的人, 被老爸睡过的人几乎都夸老爸的身体好,待人也有修养, 不让人拒绝反感但往往第一次睡,总是别扭的——但有一次, 应该是最后一次让我感到了尴尬。 约好同学单位的同事,叫李洁。 事先让老爸在宾馆等,可我新约好同学的同事迟迟未来?是个刚结婚不久的少妇, 打电话也不接急的我在大厅里不知如何是好?知道这样上去, 老爸又要发脾气唉!我给老公打电话,老公说, 真不行去找个鸡也可以可大白天的,夜总会没上班啊?后来, 老公也火了 电话里直嚷嚷: 「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吗」无奈, 我只有硬着头皮去跟公公解释。 公公在房间里等了很久,一看进来是我, 一脸的不高兴我说明情况,公公起身就想走。 「爸,别生气啊,这样会坏身体的」「要、要不、我、我用手帮你缓、缓解下」我也不知怎么会对自己的公公说出这样的话?公公气的直瞪住我的眼睛, 吓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爸、爸,您这样要憋坏身子的,房间开了, 干脆我给您搓下背怎么样?」说着我放下包包, 拖着公公去浴室——「怎么搓?媳妇给公公搓背?像什么话?」公公嘟囔着转身要出去。 「爸,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再说,媳、媳妇帮公公搓背也是应该的, 而、而且男人都不是一样的,我又、又不是没见过——」公公在我的劝导下开始犹犹豫豫的, 我顺手就脱下公公外套公公配合着扭动身体。 公公犹犹豫豫的,可能想想也不对,还想出去——「爸, 我们不干那事就是搓、搓背」说着,我麻利的把公公上衣脱了, 在脱公公裤子时我迟疑了会,然后坚定的一下扒下公公的裤子, 包括内裤——公公的鸡巴在我的注视下渐渐翘起 吓我一跳「爸 你的咋那么大啊?」这时公公的口气开始缓和下来: 「天、天生的」公公也许也觉得尴尬, 给自家媳妇看到了鸡巴说话都结结巴巴的——其实, 我真没什么邪念只是想用手把公公射出来,真的!把公公脱关以后, 发现公公的身体比老公魁梧多了都这把年纪了, 鸡巴硬的都翘的高高的内心有种冲动,想去摸一下到底有多粗, 但没敢。 由于给公公搓背洗澡,怕弄湿自己的衣服, 所以我让公公背过身自己把外套脱了。 里面只穿了三角裤和胸罩,系上浴巾。 我先把浴缸洗干净让公公坐进去,自始至终, 公公的鸡巴一直翘着我都能闻到男性阴茎散发出的那种特有的骚味——我的心一直跳着, 剧烈的跳着自己都听得出,讲话声音都是颤抖的——小小的浴室, 公公赤身露体还翘着鸡巴媳妇系个浴巾也近乎于半裸状态, 唉!公公坐在浴缸里我二头都放着水,一边用莲蓬头浇洗着公公的头, 等他泡会再给他擦背。 二个人在浴室里大多数时间是沉闷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水放好后 我开始把二个胳膊都搓了: 「爸, 你身上搓出好多泥哎」公公笑而不答。 然后我让公公坐在浴缸的边缘,开始搓公公的背, 公公的肌肉非常结实而且还有胸肌——我延着公公的背、腰、臀部、屁眼一直到后面的大腿——然后让公公站在浴缸转过来面对我, 公公的鸡巴对着我毫无顾忌的翘着我尽可能不去看它, 我把公公前面洗的干干净净就是没碰公公的翘起的鸡巴, 当我蹲下去搓公公大腿时公公翘起的鸡巴几次碰到我的鼻子和眼睛、嘴巴——我心跳的厉害, 反正不抬头公公也看不到我。 心想,一口咬掉就没那么多麻烦了,但, 我敢吗?全部洗好后就剩公公的鸡巴时 我对公公说: 「爸, 就这块地您自己洗吧」我不是不洗,想想还是下不了手, 自己的公公哎——突然想起老公那天开的玩笑 脸烧烧的下体涌出一阵热流——公公有些被动的侧过点身, 撸下包皮我则拿着莲蓬头对着鸡巴浇着——「好了」公公说于是我拿块大浴巾先把公公背后擦干, 再把公公前面擦干等最后到公公鸡巴时,我犹豫了下, 一咬牙开始擦公公的鸡巴,隔着浴巾,也能够感受公公硬邦邦的大鸡巴, 刚碰到时公公身体抖了下下——我隔着毛巾捏着公公的鸡巴, 忍不住问公公: 「爸您都挺那么久了,不累嘛」「不、不累, 就是难、难受」公公的声音也是微微颤抖的——我牵着赤裸裸的公公到了房间 二人再次尴尬明明知道要干什么,就是说不出口。 「爸,您盖块毛巾先躺下吧」我打破这别扭的状态。 「嗯」于是我回到浴室对着镜子,整个脸都绯红绯红的, 深吸了口气理了理头发再回房间,公公闭着眼盖着毛巾毯——走出浴室, 公公知道我站在他边上就是不说话。 我颤颤的说: 「爸,我、我给你按摩一下吧」「嗯」于是, 我颤抖的手掀开公公下半身的毛巾毯公公乌黑的鸡巴再次暴露在我眼前——我再次做了个深唿吸, 开始像小猫挠痒时的方法按摩公公鸡巴周围所有地方——这手法是跟美容院的小姑娘学的 我生理期时老公非常享受我这样的按摩美容院的小姑娘说, 这叫粉推——就是手指尖诺有诺无的触摸身体的皮肤 怕痒的人绝对受不了。 开始触摸公公时,公公整个人都抖动起来, 我问公公是不是不适应公公却说「很好、很好」由于我是蹲着床边的, 有点累: 「爸我爬上来做,这样太累」公公没吱声。 我上床坐在公公的腿上,耐心的在公公鸡巴周围轻轻重重的「粉退」公公被我刺激的拳头捏的紧紧的, 我却调皮的让公公放松、放松、再放松——中间好多次 公公无意识的顶了顶中间的鸡巴我知道公公渴望着我直截了当的刺激他的阴茎, 我看到公公鸡巴中间的马眼上渗出亮晶晶的液体 我知道那是精液——我拿了餐巾纸,用手直接捏住公公鸡巴头, 公公抖了下我把渗出的液体擦擦干净,接着仍旧刚才的手法——慢慢的, 发觉手下公公的身体渐渐变的越来越不安分、越来越急躁——而我的内裤早已被分泌出来的爱液打湿——既然这样了 再开放些又如何?想着 就轻轻的对公公说: 「爸, 给您来点刺激的好吗?」公公急不可耐的点了点头。 我轻咬着嘴唇,在公公的大腿上向前移动了自己的身体, 慢慢移到公公翘起的鸡巴前坐下去用阴部直接刺激公公的阴茎。 尽管我外面系着浴巾里面还有三角裤,但这样, 公公舒服隔着毛巾短裤我也能够感受到公公鸡巴对我阴部的刺激。 大家都舒服。 我的手仍旧「粉推」公公的上半身,但臀部开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的扭动起来, 公公的鸡巴在我的阴部或左或右或前或后串动着 公公的嘴里开始发出满意的呻吟——其实我坐在公公的鸡巴上 也是舒服无比——过了会发觉公公的鸡巴怎么碰到我的腿跟了?低头一看, 浴巾早跑到二边我的阴道与公公就隔了条薄簿的短裤——我也没再遮挡, 由它去吧——我继续在公公身上摇晃着阵阵刺激从阴部传来, 酥酥痒痒的感觉——公公的鸡巴比老公的粗关键是硬, 磨蹭起来非常有感觉——「喔——」公公嘴里发出一阵不快的声音。 「怎么了爸?公公指了指下面。 我一看,估计是我短裤外的花边弄疼了公公的阴茎。 这时我已无所顾忌的捏着公公的鸡巴仔细看了看, 没发现什么硬的像铁棍一样, 我的小手一把还不能完全把握住——我嘻嘻一笑: 「爸, 再来点刺激的啊」于是被情欲激发起来的我脱下内裤, 直接用阴部接触到公公的鸡巴我想,不插进去不算乱伦的。 公公也一定能感觉到他的阴茎系统已经直接接触到媳妇的阴道周围, 公公的阴茎与媳妇的阴毛纠缠在一起公公明显被我刺激起性欲——拳头, 捏的更紧了——我的阴部贴着公公的鸡巴来回移动着 努力想让公公的阴茎更强烈的刺激我的阴蒂——阴道里流出的水越来越多 身体也越来越热——「噢爸——」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公公在身下也配合着移动——突然我「啊————」的失声叫了起来, 公公也睁开眼张大嘴——公公的鸡巴不知怎么地 大半个龟头已经插入我的阴道里——瞬间二个人一动不动, 我不知如何是好?阴道含着公公的龟头人一下充实了许多, 这时什么想法都没了下半身的情欲战胜一切。 我打破沉默的说: 「爸,进来了,就让它待会吧, 你千万不能射的喔」公公懂事的点点头——于是我含着公公的鸡巴头 继续、定向的移动着——并稍微抬起臀部——慢慢的、慢慢的 公公的龟头、阴茎正式的插入我的阴道——公公的阴茎不长, 但实在太粗壮了进去后把我的阴道塞的满满的, 瞬间整个阴道都被公公的鸡巴胀满了阴道里散发出来的刺激, 像微电流渐渐遍布全身那种感觉从来不曾有过, 简直太美妙了——我试图慢慢在移动中抬起身体 让公公的鸡巴主动在我体内动起来公公懂事的慢慢的轻抽慢插起来——公公的鸡巴往外抽的快些, 有种阴道也随他的阴茎带出去的感觉进来,整个阴道壁又是胀胀、满满、痒痒的, 像无数条小虫虫在阴道里爬呀爬——公公没抽几分钟 阴道便传来阵阵麻酥酥的感觉首先沿着腿根散开, 我知道那是高潮的前奏——公公似乎已经体会到我阴道在抽蓄、痉挛, 我麻麻的坐在公公身上不在晃动体会着公公抽动所带来的快感——「唔, 爸——爸——」一阵麻酥酥的感觉开始从阴部向全身蔓延——我不再羞耻 趴在公公身上紧紧的抱住公公的脖子、寻找公公的嘴巴——公公的鸡巴在我体内抽动的越来越厉害, 我浑身麻麻软软的、一点点力气都没了——公公把我从一个顶峰带到另一个顶峰 中间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我那曾有这样性爱的体会——过了好久, 我趴在公公身上才缓过神来 我抱着公公的身体说: 「爸, 您实在太棒了——」说完我亲了公公的脸颊——「来 孩子你躺下,我来」「啊,爸,您还没完啊——」我惊叹的说道「爸还没过瘾呢, 放心爸不射的——」说着,公公翻过我身子, 张开我的双腿慢慢的把鸡巴又插进我的体内——这时, 阴道里没了刚才的那种刺激好像被公公插的有点麻木不仁了——我配合着努力张开腿, 把自己的阴部完全向公公打开——尽管瞬间会有那么点小小的羞耻感 脸上滚过一阵发烫的热流——阴道在公公鸡巴的刺激下 渐渐又传来酥酥痒痒的电流——这时电话响了, 公公停了下来示意让我接,一看, 是刚才约的少妇李洁打来的: 「对不起, 刚才送老公出差不方便接电话,我现在来,还晚吗?」顿了顿, 她又说: 「这笔钱对我很重要真的很重要」听她的口气, 好像有点着急。 公公听到了少妇的表达,示意我让她过来。 我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公公,忘了应该对少妇说什么?公公挺了下在我阴道里的鸡巴, 我才缓过神来看时间, 现在是下午一点半: 「嗯, 你过来需要多久?」「半个小时吧」我说: 「好的 在大堂等你」说完还没挂上电话,公公使劲的趴在我身上插了起来, 大约连续插了五分钟刚有再次的高潮,坏公公突然拔出鸡巴, 我的魂都被公公瞬间拔出的鸡巴带出窍了 而公公像没事一样拍了拍我的屁股说: 「快, 孩子洗洗,穿好衣服下去,否则来不及了」我努力的支撑起被公公折腾的疲惫身躯, 公公突然又勐的提起并且打开我的双腿低下头亲吻起我的阴部——「啊, 爸别、别——」公公在我阴部勐烈的吸着,仿佛子宫都要被吸出来——我使劲推着公公的脑袋, 我真的再也受不了这样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