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刚认识她时我们都未上小学。 那时,她住在我们家隔壁,中间只隔着一条两人多宽的小胡同, 每每夏天这个胡同的阴凉都会给我们这些顽皮的孩子带来了无尽的惬意。 第一次看见她时的印象已经略有模煳,只是记着她瘦瘦的, 锁骨很明显连手指都细长的出奇,黑黑的皮肤, 不好看也不觉得难看反而有种很阳光很开朗的感觉。 但是单薄的身体,仿佛一阵风就能轻易把她吹到天上去, 她不太爱说话遇事遇人都会代表性的微笑一下, 然而她的笑给人的印象却很深彷佛像是空气里充满了水一样, 舒适、留恋。 她很礼貌,很会与大人交谈,这让我们这些要麽调皮捣蛋要麽沈默寡言的小孩儿们羡慕不已, 也让这个不到6岁的女孩给人一种很安静的错觉。 到了上学的年纪,我们上了同一小学,每个清晨都会习惯性的听到她喊我去上学, 然后一起踏上一条熟悉的路上去往学校家门口的石子通常会被我们两个一直踢到学校的门口, 有时嬉笑又时而沈默。 时间埝基着友谊一步步的走着。 长大后,我们都有了一些改变,因爲家庭因素, 我变得越来越沈默寡言但是她却女大十八变, 就像丑小鸭一样黑瘦黑瘦的小姑娘蜕变成了美丽温柔的校花。 一个独来独往,一个周围总是围着很多朋友。 但是,不管如何,我们依然一起上学一起回家, 风雨无阻。 大学,她在长春,我在太原,距离远了, 但是联系并不少。 她总会对我说她的事情,说她被班级同学评爲班花, 说今天她去球场看到一个白衣帅哥说她和那个白衣帅哥谈恋爱了, 说她和那个白衣帅哥上床了……那天我喝多了……大一春节放假回到家, 在qq上面我们聊天聊着聊着,不知道是什麽原因, 也不知道是什麽心理我们聊到了「性」。 她说她已经和白衣帅哥分手了。 分手原因很狗血,有点像韩剧,因爲他噼腿, 而且噼腿对象还是她最好的朋友。 我安慰她一阵之后,她问我,这半年你就没有谈恋爱麽。 我回道,「没有啊,哪有女孩儿看得上我……」「那也就是说你是个小处男喽?嘿嘿……」「当然……」我无语的回道。 但是,当时的我鬼使神差的又多打了一句「哪像你, 呵呵要不你教教我?」她沈默了几秒锺, 「行啊叔和婶没在家?」「恩,今天他俩都去外地没回来……」我无意识的敲打着键盘。 「我现在过去,给我开门!」她来了, 还是那麽漂亮从开门见到她的第一样开始,我的眼睛就没有离不开过她。 敞开的白色的羽绒服下那遮掩不住的坚挺的胸部和纤细的小蛮腰, 下身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将两条修长的大腿和翘挺的臀部修饰的淋漓尽致。 头发有点湿湿的,像是刚洗过的样子,精致的脸蛋未施粉黛却艳到极致, 大大的带有灵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瞅着我「看啥!再瞅我走了啊!快点进屋!」很明显, 她被我瞅的有单吓到了「你不去洗个澡麽,我刚洗完在家!」我神情恍惚的洗了个今生最速度的澡, 回到我的卧室她已经自己爬到床上了,手里玩着手机, 厚厚的鸭绒被只覆盖了她部分的身躯其馀大部分都裸露在外。 眼前白花花的海洋让我意乱神迷,时间仿佛定格住了, 我一动不动也许是不敢动,也许是当时真是忘了该如何开始。 「傻样,先上来啊!!」她有点害羞, 白皙的脸蛋上面彷佛被点上了两笔红妆撒娇般的语气让我的鼻血一泄如注, 一团燥热无比的火焰自下腹燃烧起来一直烧到了我胸腔、大脑。 我像是个刚学会走路的婴儿一样,蹒跚的爬上了床, 钻进了被窝「嘶……」一手握着那团柔荑, 第一感觉就是啊,原来摸女人的乳房是这种感觉。 虽然我是第一次,但是sis论坛我还是常逛的, 因此接下来该如何做我还是知道一些大概流程的, 慢慢的压上了她的身体看着她的眼睛,害怕压疼她, 膝盖还略微撑着床有些生疏的亲吻着她的脸庞, 慢慢的往下移往下移,亲吻到她那坚挺的胸部, 含着他粉色的乳头眼睛像上面瞅着,看着她的脸, 那朝思暮想的美丽脸庞。 视缐继续往下面一动,只见她阴部微微隆起, 阴阜上生着爲数不多的毛发下面是两片厚厚的阴唇, 中间的小阴唇顔色粉红的微微朝两边敞开。 「不要看!」她彷佛突然惊醒一样, 双手捂住下体侧过身去。 我深吸一口气,说道「不是你要教我麽……」她沈默了一小会儿, 转过身来娇嗔道「看你挺熟练的啊!你说你没有过 你骗我的是不是!」「没啊我这是没吃过猪头没见过猪跑麽!日本的爱情动作片也看了不少了好不啦!!」我急忙澄清道。 「好吧,那……那你自由发挥吧……」说完, 她闭上了眼睛一副任君采拮的娇羞模样。 我又重新压了上去,还是小心翼翼的,亲吻着她的脸、她的耳垂, 含着她的乳头轻轻的、慢慢的揉动她那白净的乳房, 慢慢的刺激着她。 「可以进去了麽?」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问。 「恩!」只见她一双轻合的骄眸和美丽的睫毛在微微颤抖, 晕红飞染了双颊和粉颈娇羞地轻哼一声。 我跪在她的身下,轻轻分开她那修长细美的白腿, 看着雪白的大腿间在稀疏阴毛的掩映下,是一个羞答答的枣核状的小肉蕾, 和我看过的小电影中的少妇人妻都不一样白嫩嫩粉扑扑娇滴滴的, 两片阴唇小小的几乎没有羞答答的分在两端, 而中间是粉红色的肉洞已然在洞口已经有湿滑的印记了。 当然,在这个甘愿把身体交给自己有这麽漂亮好身材的少女面前, 任何语言都是乏力的。 轻轻的,对准她的小穴,慢慢的进入,我感觉到我进入到了一个多麽温暖的地方。 「慢……慢点……」娇喘着,她有点抗拒的轻推了一下我, 进去了彻底的进去了,彷佛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 我前后不由自主的抽插着。 渐渐的,她主动抱紧了我,细长的美腿缠在我的腰间, 任由我压在她的身体上做活塞运动肆意玩弄身体的每一部分, 「啊……哼……嗯……啊~啊~啊~啊……啊……!!!!」她仰着头闭着眼, 轻轻的呻吟着叫床的声音从她那略带鼻音的声音中喊出, 虽然不像一些女孩子那麽的莺莺之音柔美好听, 却有着另一种勾人的效果。 她的叫床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而身体颤抖的频率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快。 我看着她的表情,不知道怎麽的,突然感觉入迷一样, 忘记了自己在做什麽只是看着这张脸,压在我身下的这张脸。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突然背部一麻,不受控制的将我的精华射进她的身体的最深处, 丝毫没有一点避讳。 我紧紧的抱着她,她也紧紧的抱着我,忘乎所以的剧烈颤抖着, 想筛糠一样。 我从来没有过这种超出所有感官的巨大快感的感受, 飘飘欲仙的快感让我欲罢不能彷佛一秒锺就飞上了天, 一秒锺又沈入了海在高低之间飞转,在冷热之间转换, 是脑垂体分泌出的激素发散全身的效果更是人类最原始也是最本真最彻底最激烈的快乐所在。 女人的快感持续时间稍长,但也长不过漫漫人生。 感觉不到我们抱着对方有多久,直到我软软的从她身体里面出来, 她拿着纸做了清洁之后又抱到一起,俩人没有说话, 也没有任何的眼神交流就是这样闭着眼睛抱着, 这样的抱着!第二天她走了很早很早就走了, 早到我都没醒等我醒来,身边只剩那尚有馀温的床单。 以后的日子一切正常,我是我,一个人, 她是她一个人。 我们还是发小,我们还是朋友,但是见面的偶然一笑彷佛都知道对方在自己心中是那样的不同。 但是,彷佛因爲那次的一夜情,让我开了窍。 之后的日子我再也没有单身过,身边或多或少都会有几个女性朋友, 有的时候我会当做玩笑话跟他提起「啊,今天我又找了一个女朋友!」她会很不屑的说「啊, 又换了啊……照片给我看看!看看你这次找的质量如何!有没有我好看啊」而他偶尔也会跟我提起又在球场上、自习室看到了什麽什麽样子的帅哥 今天又被谁追了明天又想分手了,而我也会很不屑的说, 「有没有我帅啊!」不过不知道爲什麽, 默契的是我们再也没有聊到过任何有关「性」的话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