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她的时候是冬天。 记得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我加班处理完公司事务后下楼来到街上, 准备打车回家。 我在街边等了好久也没挡到一辆空车,出租车的生意在这种天气下总是那么好。 我无奈的顺着马路走着,凛冽的寒风驱逐着鹅毛般的雪片在空中飞舞, 我竖起大衣的领子风还是往头颈里灌。 就在我路过一个路灯杆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人蜷缩在地下, 大雪在他的身上盖了厚厚的一层不注意还以为是个雪堆呢。 我赶紧蹲下将那人身上的雪拂掉,并把他扶坐起来, 这时我看清了这个人的脸原来是个面容姣好的青年女子, 大概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此时她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已昏迷多时了。 我一看情况紧急,赶忙到马路中间拦了一辆车, 把这个女子送进了医院。 后来在医院里我们的聊天中,我知道了她是本市某报社的记者, 名字叫小雯二十九岁,那天是因为和老公闹矛盾他老公打了她而负气出走, 后来由于又累又饿情绪又极度低落,就昏倒在了街头。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不断的来往,一起吃饭、逛街……随着交往的深入, 我对她的了解也越来越多。 她非常喜欢自己的工作,而且非常投入,有时就顾不上家了, 在这一点上老公慢慢的忍无可忍了结婚四五年来由开始的吵吵闹闹到后来的大打出手, 以至于感情越来越淡。 每每谈到这里,她满脸凄苦无助的神情总使我产生一种无限爱怜的感觉。 第二年六月的一天,小雯打电话约我。 下班后我去报社接她,她一见到我眼圈就红了, 却什么话也没说挽了我的胳膊就走。 我们来到一家常去的酒吧落座后,她终于忍不住扑进我的怀里哭了起来, 我怜爱的抚摸着小雯的头发轻轻问“是不是他又打你了?”小雯哽咽着点点头, 我长叹一声却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只是把她娇小的身子紧紧的搂在怀里。 她在我怀里啜泣着,把无限的无奈和委屈尽情的宣泄着。 稍后,小雯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突然意识到什么, 使劲挣出我的怀抱羞红着脸, 怯怯的望着我说: “对不起啊, 我有些失态。” 我宽容的一笑说: “呵呵, 现在心情好点了吗?”小雯感激的说: “恩, 这会好多了。” 我握住了她的手, 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说: “小雯, 真难为你这些日子是怎么过来的。” 她长出一口气, 甩甩头说: “不说这些伤心事了。” 然后抬起头认真的说: “能够认识你真好, 和你在一起我觉得有一种难得的放松和安全感。” 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她继续说道: “我们认识交往的这些日子里, 你对我的关心和呵护使我永世难忘我也知道你很爱你的妻子, 我真羡慕她。” 我静静的看着她, 问道: “小雯, 你打算和你老公就这么凑合着生活下去吗?”小雯望着天花板说: “那我又能怎么办呢?”她又说道: “这种日子我真不想再过下去了 可是孩子怎么办啊他才3岁啊。” 我沉默着, 小雯接着说: “孩子需要一个完整的家, 需要爸爸妈妈的爱护和关心我不能让他失去其中的任何一条。” 我长叹一声: “只是苦了你了。” “算了,不提了。 我们喝点啤酒吧”离开酒吧的时候,我们都有点摇摇晃晃, 她紧紧的挽着我的胳膊嘴里咕咕哝哝的说: “今天晚上真开心。” 是啊,难得放松一回,每天的神经都绷的紧紧的, 真累啊!“她哈哈的笑着: “你也觉得累啊 真想不到!我还以为你百毒不侵呢。 ”我苦笑一声: “我也是人啊!也摆脱不了人的烦恼啊。” 我又说: “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小雯使劲的摇着头说: “不回家, 今天说什么也不回家。 ”我说: “不回家怎么行呢,你老公会着急的。” “我就是要让他着急,他老是欺负我, 也得给他点教训了。 你给我到酒店开间房好吗?”我还是继续坚持着让她回家。 “好不好嘛,求求你别再让我回家了,帮我定间房子嘛。” 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我也只好照办了。 我扶着小雯跌跌撞撞的打开了客房的门, 随手锁住。 小雯一头倒在了沙发里,我泡了两杯浓茶,坐在她的身边, 说道: “小雯起来喝点茶水会舒服一点的。” “不嘛,我头晕的要命,天旋地转的。” 她又说: “等会你回家吗?……你别走嘛, 你陪着我好不好啊。” 我看着小雯因酒精的作用变的红红的嫩脸, 正用期盼的的眼神望着我。 真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在这里。 就微笑着点了点头。 突然小雯象小孩子似的勐的坐起来搂住我的脖子, 在我的脸上狠很的亲了一口 说: “你真好。” 我浑身勐的一颤,一种异样的感觉慢慢升腾起来。 她紧贴在我的身上,我能清楚的感受到由她身上传来的温热, 她饱满坚挺的胸部正压在我的肩膀上耳边她吹气如兰……男性的本能使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体内一股热流慢慢涌动起来逐渐汇聚积蓄着, 下体急剧勃起膨胀起来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冲动。 “我的头好疼啊,你帮我揉揉好吗?”她对我说。 我当然不好拒绝,就让她平躺在沙发上, 头枕着我的大腿我的双手揉按她的太阳穴,她闭上眼睛享受着我的按摩。 我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脸颊,两只大眼微闭着, 长长的睫毛不住的抖动。 白色的紧身长袖T 恤清晰的勾勒出她那迷人的曲线, 高高耸起的胸脯随着唿吸上下起伏着我的心跳慢慢加快了, 这时她的头扭动了一下脸蛋正好靠在了我的勃起之上, 我顿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揉着她的头的手不由自主的把她的头更有力的压向我的勃起。 我的手指在深深的峡谷之中不断的探索, 终于让我发现了一个桃源秘洞指肚在洞口按压试探着, 并慢慢企图进入小雯的臀部挺的更高了,一条腿放到了沙发靠背上, 另一条腿放在沙发外这样,大大分开的双腿就将神秘之谷完全的暴露了出来, 在峡谷的上端一颗硬硬的小豆骄傲的挺立着, 我的拇指轻柔的揉按拨弄着它秘洞也在我的揉弄之下流出了更多的汁液, 中指就着滑腻的情液一插而入,轻轻的抽动起来我看到她高潮来临的激动表情, 在她小手大力快速的套弄之下涨的快要破了的阳具之后, 身体内部突涌一阵寒意鸡皮疙瘩起满全身,然后感到一股极度冲动由下腹部冲向阳具, 我使劲挺起我的阴茎在她的手中前冲,再前冲, 小雯的手一松一紧一松一紧的快速按摩着阴茎终于一阵跳动, 一股精液自龟头激射而出极端的快感使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我抱起小雯走向席梦司, 我知道今晚我们将会度过一个终生难忘的激情夜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