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

  淩青雲看著女友田曉雲義無反顧的撲向另一個男人的懷抱,心?已經沒有疼

  痛,而是覺得自己很可笑。曾經天真的以爲自己會跟女友過一輩子,相濡以沫。

  沒想到到頭來她竟會抛棄自己投向另一個男人的懷抱,不就是有倆臭錢嗎,長得

  那麽老又那麽醜!想著女友那無情決絕的話「我就是爲了錢又怎樣,跟著你有什

  麽前途,長得帥能當飯吃嗎?」淩青雲真的感覺自己一無是處,真想就此沈淪下

  去,一勞永逸。

  淩青雲自從懂事以來就被人誇獎長得帥氣、漂亮,上大學後更是被公認爲校

  草,多少女生對他青睐有加,想做他的女朋友,其中不乏一些有錢有勢的千金小

  姐。但是淩青雲有自己的原則,作爲從農村走出的鳳凰男,他深知自己肩負的使

  命,對于那些千金小姐他是想都不敢想的,覺得這樣的組合結局一定不好。他還

  是喜歡跟他一樣從農村來的女生,覺得淳樸、善良,有共同語言,所以他才選擇

  了現在的女友田曉雲。二人畢業後留在了現在這個城市打拼,雖然條件艱苦,但

  是淩青雲一直覺得很幸福。有時候跟女友看到媒體上一些年輕男女爲了物質而分

  手的事情,淩青雲和田曉雲還會嘲笑他們物質、膚淺。誰知道這樣的事情也落到

  了自己的頭上,難道如今的人都這麽現實嗎,難道這個社會已經唯利是圖了嗎?

  懷著滿腔的憤懑與不解,淩青雲離開了原來租住的地方,來到了這個名爲幸

  福人家的小區,這是他新的落腳點,他在網上選好的,找了一個兩居室的單元房

  先付了半年的租金。望著小區大門口「幸福人家」的字樣,淩青雲心?想著自己

  別太悲催就好,幸福是不敢奢望了!

  雖然情場失意,但是生活還得繼續。淩青雲簡單收拾了一下心情,投入到了

  工作中去,想通過埋頭苦幹淡化被女友抛棄的痛苦。就這樣,淩青雲在幸福人家

  渡過了自己的頭一個月。

  7月中旬的一天,淩青雲下班回來,快到小區的時候,發現有一個小女孩蹲

  在路邊哭,嘴?不停的喊著「找媽媽」。淩青雲看那小姑娘也就4、5歲吧,穿

  一身紅色的小裙子,很是粉嫩可愛。這麽可愛的小女孩在哭泣竟然沒人管,淩青

  雲覺得不可思議,難道現在的人情冷漠已到如此地步?

  他快步走到小女孩面前,蹲下去問道:「小妹妹,爲什麽哭呢?」

  「我想媽媽啦!」小女孩邊抽噎著邊說,清脆的童音非常的悅耳。

  「你媽媽呢?她把你一個人丟在這?不管啦?」聽完小女孩的話,淩青雲不

  由得對這個未見面的媽媽心生惡感。

  「媽媽回外婆家了,我跟爸爸在一起玩,後來爸爸有事出去了,說一會兒回

  來。」小女孩的表述有點亂。不過淩青雲大緻聽出了什麽意思,大概是爸爸辦事

  一直沒回來吧,她的媽媽也沒回來呢,小女孩想他們了,所以才哭。

  「別哭了,小妹妹,你看你哭的眼睛都紅了,這樣就不好看啦。」不知爲何,

  看見這個小女孩後淩青雲心?特別柔軟,可能是他喜歡小孩子的原因吧,更大的

  原因是跟女友在一起時沒少憧憬過自己將來孩子的模樣。今天看到這個小女孩,

  他竟然産生了很強的父愛。淩青雲也隻能用這個詞來表達自己的感受,很想照顧

  這個小女孩。

  「那你告訴哥哥家住哪?啊?哥哥帶你去等爸爸媽媽。」淩青雲細聲問她。

  小女孩漸漸停止了哭泣,應該是覺得淩青雲長得比較帥氣,然後態度和藹可

  親吧。「我家就在那?呢!」小女孩伸手向不遠處一指。

  順著小女孩的手指看去,淩青雲發現那是一個幸福人家小區一樓對外出租的

  門面房,上面寫著「青稞酒專賣」。哦,原來就在自己住的單元的下面啊,有這

  麽巧嗎?淩青雲心想。「沒事啦,小妹妹。哥哥陪你等爸爸媽媽回來,好嗎?」

  淩青雲面對著如此一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孩實在是感到非常的喜愛,願意陪她等著

  家人的回來。

  小女孩聽淩青雲這麽說,顯然很開心!她誇張的用力點下頭,「嗯」的一聲,

  拉著淩青雲往那個門面房走去。推門進去,淩青雲看見這是一個前後兩開間的設

  計,前面的一間在左右兩側各放著一個陳列櫃,上面擺滿了各種酒,不單是青稞

  酒,也有別的白酒品牌。靠?側是一張辦公桌,上面放著一台電腦,應該是收銀

  台的作用吧。後面的一間淩青雲沒進去看,一來主人不在,自己這樣進去顯得不

  禮貌;二來淩青雲也不是一個喜好窺探別人隱私的人。但是據他猜測應該是倉庫

  兼臨時臥室吧。

  淩青雲很喜歡跟小孩子玩鬧,覺得他們純真可愛,見到這個小女孩後更是絞

  盡腦汁逗她開心。一時間房間?充滿了小女孩的歡聲笑語。

  大概等到晚上8點左右的時候,淩青雲正在跟小女孩講故事,玻璃門突然被

  推開了。一個風姿綽約的少婦走了進來。看到是淩青雲在陪著小女孩玩,臉上唯

  一錯愕,「你是?」聲音很是溫婉,帶著少婦特有的柔情。

  淩青雲想著這個女人十有八九便是小女孩的媽媽,本來還對她印象不佳,不

  知爲何待看到是如此一位風情的少婦後竟然有些意動。「你是她的媽媽吧?我叫

  淩青雲。」當下淩青雲便將來龍去脈說了出來。

  那少婦聽到淩青雲說小女孩的爸爸說有事出去至今未歸時臉上不由得露出一

  絲淡淡的哀怨,得知這一段時間都是淩青雲陪伴著她的女兒時,趕緊拉住小女孩

  的手說:「瑞歌,還不謝謝叔叔!」聲音帶著一種冷峻又迷人的味道。

  聽到少婦讓小女孩喊他叔叔,說實話淩青雲心?還是有點別扭的,他還不想

  跨入叔叔這個級別呢,但是他的年齡是叔叔啊。淩青雲不由得感到悲哀,自己連

  個女朋友都沒有,竟然已經成了別人眼中的叔叔了。但這樣的心情不能讓眼前的

  少婦看到,趕忙打起精神,堆起笑臉,「原來叫瑞歌啊,名字真好聽!」他伸手

  拍拍瑞歌的後背,努力做出一個長輩小輩的關愛姿勢。其實心?早已憋著一股笑

  意,但是爲了維護這個「叔叔」應有的尊嚴強忍著。那少婦估摸看到了他臉上的

  神情,肯定多少猜到了他的心思,不由得一絲笑意浮上臉龐,馬上冷峻之中帶了

  一抹嬌豔!瑞歌聽到媽媽讓她喊淩青雲叔叔,心?也是不明白爲何面前這個大哥

  哥就變成叔叔了呢,但是母親之命不敢違,躲在少婦腿邊嬌聲嬌氣的叫了聲「叔

  叔好!」

  這一下淩青雲可是再也憋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非常的暢快!那少婦

  看他忍了許久的笑意終于憋不住,不由得莞爾一笑。瑞歌看淩青雲跟她媽媽都在

  笑,擡頭問道:「媽媽,叔叔這是怎麽啦?」少婦似乎正在想著如何給她解釋,

  淩青雲開口道:「因爲叔叔看到媽媽來了高興啊!」話畢覺得中間頗有語病,容

  易讓人産生誤會,趕緊又說:「這樣你就不用叔叔陪了,陪你玩好累的!」

  少婦聽淩青雲說到前半句時臉上有點不自然,似乎說這人說話怎麽這樣,聽

  他說到後面時終于緩和下來,可能想到淩青雲是無心之語,但是那種若有所思的

  神情非常讓人癡迷。

  淩青雲看瑞歌的媽媽也回來了,想著自己再呆在這?也不方便,便說:「那

  我就回去啦!」少婦連忙送他出門。淩青雲走了大約十幾米隱約聽到後面母女二

  人的笑鬧聲。這才是幸福人家呢,哪像我,孤家寡人一個,多麽淒涼!淩青雲不

  由得自苦又自憐道。

  第二天淩青雲下班回家,老遠就看到瑞歌在小區大門前的路邊玩耍。心想回

  去也是一個人,沒意思,還不如逗瑞歌玩呢。便跑了過去。瑞歌看到淩青雲過來,

  也是很開心,蹦蹦跳跳的跑過來抱住他的腿。淩青雲抱起瑞歌,「怎麽?又是一

  個人嗎?爸爸媽媽不在嗎?」

  「媽媽在呢,爸爸出去了!」瑞歌奶聲奶氣的童稚聲很是悅耳。話音剛落,

  一陣淡淡的香水味伴隨著少婦的聲音傳來「瑞歌,又在跟叔叔胡鬧了,趕緊下來!」

  聲音是那麽的美妙,真的是集溫柔與動聽于一身啊。

  昨晚初次見面沒有心思細看,今天才發現瑞歌的媽媽絕對是迷人少婦啊。身

  材很是修長高挑,身高有165公分吧,穿著一件黑色的連衣裙,更加顯得端莊

  大方,腳上踩著一雙坡跟的涼拖,中和了黑色連衣裙的嚴肅。此時她的臉上滿是

  笑意,「不好意思啊,青雲,瑞歌就是愛玩鬧!」

  「哪?哪?,小孩子我最喜歡了,沒事的。你怎麽知道我叫青雲?」淩青雲

  疑惑的問。

  「昨晚你不是已經自報家門了嗎?」少婦面帶微笑的說。他才想起來昨晚剛

  見面就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心中感慨自己真是健忘啊!

  「哦,這兩天單位事忙,腦子有點暈啊,你別介意!」淩青雲爲自己辯解道。

  這時隻見瑞歌不住的扯少婦的裙子,淩青雲覺得奇怪,這是要幹什麽?少婦

  臉上發紅,不住的拉瑞歌的手,瑞歌更加用力的扯少婦的連衣裙,少婦露出無奈

  的表情。淩青雲看在眼?,心說這母女倆要鬧哪出?

  他用眼神詢問著少婦,少婦看拗不過瑞歌,臉上微帶歉意說道:「這孩子,

  又想著表演節目了。」

  表演節目?淩青雲一時沒明白過來,隻得又用眼神詢問。少婦看他不解,接

  著解釋道:「瑞歌在幼兒園學會了翻跟頭,每次都要纏著我翻跟頭。」

  聽說是翻跟頭,淩青雲心中疑惑更甚,這跟他有什麽關系。少婦像是要解除

  他心中的疑問,「我想瑞歌是要在你跟前表演一下才行。」

  「嗯,我想讓哥哥看看瑞歌翻跟頭!」瑞歌也大聲說。原來是這樣,淩青雲

  想道。估計是小孩子想表現一下,聯想到自己小時候會點啥還想著賣弄呢,心?

  便釋懷了。

  「好啊,哥哥也想看呢。不過咱們得到一邊去,站在路上也不方便啊。」淩

  青雲以爲翻跟頭肯定是那樣的頭上腳下的滾幾圈,心想路上可不行,估計得到床

  上。想到床上心中一陣奇異的感覺湧上來,那不是瑞歌媽媽睡覺的地方嗎?霎時

  間一陣熱流襲來,胯下一陣沖動。但是趕緊壓下來,自己不要胡思亂想,人家可

  是有老公的。

  進了青稞酒專賣店?,母女二人站定,淩青雲也站好了不動,等著下面的表

  演。瑞歌看他一臉期待的樣子,大笑著說道:「你看好了,哥哥!」他無奈的看

  了少婦一眼,意思是說非要叫哥哥那就算了,他不在意的。少婦也是一副無可奈

  何的樣子。

  就在這時隻見瑞歌翻身對著少婦,然後二人雙手互握,少婦微一用力,瑞歌

  便雙腿向上倒反過來。不過不知是由于少婦沒有做好準備還是瑞歌賣弄的動作太

  大,竟然將少婦的連衣裙帶著翻了上來。瞬間少婦的下面完全展現在淩青雲面前。

  雪白的一雙長腿,筆直勻稱,一條藍色的內褲緊緊包裹著少婦的私密處,將那肉

  丘勒的鼓囊囊的。而且少婦的陰毛很旺盛,淩青雲都看見有幾根俏皮的露出了內

  褲,非常的誘惑。

  少婦一看裙子被翻了上來,臉上一陣滾燙,趕緊放下瑞歌,落下裙子。淩青

  雲一看竟被他看到如此尴尬的一幕,心?覺得既意外又刺激,畢竟少婦的條件在

  那兒放著呢,如此成熟美豔的肉體出現在眼前,哪個男人不動心?不過他這樣的

  想法一閃而過,被女友抛棄的傷害以及少婦有夫之婦的身份讓他明白這隻是癡心

  幻想。淩青雲趕緊換過一副什麽都沒看見的表情說:「哎呀,真是太好看了!」

  說完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怎麽沒了女友後話都不會說了,什麽好看,少婦的身

  體嗎?

  但他沒有繼續解釋,因爲此時的氣氛很微妙,解釋反而更顯得淩青雲想要掩

  飾什麽。少婦的臉越發紅潤,估計也是有點措手不及。正好瑞歌說話了,「媽媽,

  怎麽不繼續了,還想讓哥哥再看呢?」淩青雲一聽趕緊就坡滾驢,「瑞歌跟頭翻

  得很好,哥哥很喜歡,但是哥哥還有事要走了,以後再看好嗎?」少婦聽他這麽

  說也在一旁幫襯道:「就是,叔叔還有事呢,小孩子不能耽誤大人的事哦。」母

  女倆一個說哥哥,一個說叔叔,淩青雲感覺很是奇怪。瑞歌聽到他二人二人都這

  樣說,隻得作罷,不過滿臉的不情願。

  往後幾天每次路過少婦的青稞酒專賣店,瑞歌都會纏著淩青雲表演翻跟頭。

  隻不過再也沒有出現少婦裙子被翻上來的事情,少婦那誘人的下體也漸漸在淩青

  雲腦海?失去了印象。在這些天?,他跟少婦的交流漸漸多了起來,可能由于他

  在瑞歌爸媽都不在的時候陪她玩兒的原因吧,但是淩青雲自己覺得更大的原因還

  是少婦被他看到了比較隱私的下面而心理發生了變化吧。既然下面都被他看過,

  那還有什麽不能說的呢?人們好像都有這種心理,就像一個女人被強迫之後就會

  很順從,這樣的心思變化很奇妙的。

  少婦叫王芬,29歲了,比淩青雲大2歲。淩青雲便說要叫她嫂子,她不同

  意,說要不就叫姐,要不直接喊名字。他也沒想那麽多,便喊她芬姐!少婦聽了

  很是高興,仿佛真的當淩青雲弟弟一般。淩青雲間接問過芬姐的老公的事情,她

  似乎很不耐煩說關于她老公的事情。淩青雲也不是傻瓜,明白芬姐跟她老公之間

  關系肯定不好,不然不會總不見她老公的人影。他也想過這樣跟芬姐說話會不會

  給她帶來麻煩,畢竟現在的人心思難猜,說不定誰心懷腌臜背後賣弄是非呢。但

  是芬姐告訴他說沒事,因爲這個小區的人都不關心別人的。想到自己的前女友田

  曉雲的無情抛棄,想到瑞歌一個小女孩孤零零的一個人哭泣都沒人管,淩青雲心

  中覺得這個社會太冷漠了。自己跟芬姐隻是說說話而已,二人光風霁月,有什麽

  好擔憂的。想明了此節,淩青雲便覺得心中再無擔憂,也很大方的跟芬姐說出了

  自己被女友抛棄的事情。當王芬聽說淩青雲是被田曉雲甩掉時很是驚訝,按她的

  話說「你這麽優秀帥氣的人竟然有女生不知道珍惜,真是有眼無珠啊!」淩青雲

  聽到王芬這樣說隻是略帶苦澀的一笑,感慨社會的世態炎涼,人情冷暖。此後淩

  青雲跟王芬的關系更加親密,真的猶如姐弟倆一樣。不過淩青雲心中可沒有對王

  芬的非分之想,有的隻是感激,再這樣一個社會會遇到一個如此對他的姐姐。而

  王芬每次面對淩青雲時也很開心,但是眼神中的某些變化恐怕淩青雲也未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