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欣是一般人眼中标准的中等美女。 她的容貌称不上是美若天仙,上妆之后却也楚楚动人。 她的身材算不上是完美无暇,打扮起来却也婀娜多姿。 她来这家模特儿仲介公司上班已经快半年了, 由于工作认真老板破例在还未满一年就先为她加薪。 她做的是出纳方面的工作,虽然以她的外在条件, 勉强是可以挤入模特儿的行列中。 但是她宁愿安守本分,不做它想。 老板叫陈光城,是位三十来岁的青年生意人。 把这家模特儿仲介公司办得有声有色,无论是时装、内衣、泳装、或是礼服, 他都能为顾客迅速找到合适的模特儿。 他赏识雅欣,雅欣也很欣赏他。 莉雯和敏芳是雅欣工作上的伙伴,姿色也都不差。 她们之间相处还算融洽,只是雅欣对她们的装扮不以为然。 莉雯和敏芳每回到公司,不是连身洋装,就是窄裙套装。 这对雅欣来说,是过于正式了些。 因为她们不是接触客户的第一缐,而雅欣从学校毕业也快两年了, 至今仍是T恤、牛仔裤的学生装扮。 总务的梅姐是她们的大家长。 雅欣有心事就会找她,而梅姐也都会以过来人的身分为她解答困惑。 这天是星期例假日,雅欣突发奇想地晨早跑到公司。 就在她到饮水机前饮水时,她听到有人进来然后按下电子全面反锁装置的声音。 今天有谁会来公司呢?是同事?还是小偷?雅欣不动声色, 蹑手蹑脚地开始寻找进来的人的下落。 结果她在会议室的窗口, 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画面: 莉雯和敏芳正在演出全裸的鱼玄机。 只见莉雯被日式束缚着趴跪在地上,屁股翘个半天高。 而敏芳在她后面笨手笨脚地穿上内外皆有假阳具的皮套三角裤。 当三角裤穿妥时,假阳具便深陷于敏芳的阴户内。 敏芳忍不住电动阳具带来阵阵的高潮,便狂野地淫叫起来。 然后便朝莉雯的阴户狠狠地插去,演出一幕不折不扣的后庭花。 被插入后的莉雯,立刻感受到和敏芳一样强烈的快感, 不自主地扭动着屁股。 这样一个反推,使得本来就深陷于敏芳私处的旋转棒往蜜穴的更深处钻去。 敏芳受不了刺激,又将朝外的假阳具往前一送, 莉雯闷哼了一声身子一软,差一点摊倒在地上。 随着敏芳抽插的频率慢慢地增高,两位美女的淫叫, 淫水和汗水也慢慢交织成一幅肉慾横流的画面。 雅欣看到如此惊心动魄的情景,自己也不禁吞起口水, 娇喘起来。 「怎么样?周先生还满意吗?」忽然听到两位美女的背后, 有两名男子交谈的声音。 「嗯,不错,这催淫晶片的威力是很强大。 」被称作周先生的男子显然非常满意两位美女的示范。 「加上春情发动器,效果会更好。 」 「喔?」 「是的,在催淫晶片的控制下, 周先生可以享受凌辱她们的乐趣。 她们虽然任由周先生摆布,可是仍有自己的意志, 如果没有调整羞耻指数她们还会为自己被迫服从的行为感到羞耻。 但是如果今天再在她们下体内插入阳具形状的春情发动器, 她们便不再有自己的意志周先生则可以享受到她们奴隶般娇柔顺从的服务。 」 「很好,我会加入的,明天我就会把钱汇到指定的户头。 」 「欢迎周先生成为名流女仆俱乐部的会员。 」 雅欣低身伏进,换了一个角度,好让她比较能够清楚地看到对话的两位男子的容貌。 她发现被称做周先生的男子其实是位政商界名人, 媒体常有他的报导不过他好像不姓周。 更令她吃惊的是,在一旁解说的男子不是别人, 正是她的老板陈光城。 「嗯,还有一点,像我这样身份的人,安全保密是最重要的。 」周先生忽然有了疑问。 「这个很简单。 在一般的状态下,只能操控她们的肢体行为。 若要调整她们的心灵活动,便要将她们置于性慾催眠的状态下。 容我为周先生做示范。 」老板转身向两位美女道: 「莉雯、敏芳, 把汗擦干将衣服穿回。 穿好后可以开始说话。 」一声令下,两位美女便拿起准备好的毛巾擦干全身, 包括私处然后又将脱掉的衣物通通穿回。 敏芳首先穿好, 她能开口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求饶: 「老板求求你, 别让我再当名流女仆了???」 「没关系的 这些不愉快的记忆我会帮你清洗的。 」老板柔声道: 「敏芳,娇柔顺从。 」 只见敏芳全身忽然僵硬,两眼发直地震了几下, 然后全身又松弛了下来两眼无神地呆视前方, 用单一音调回答: 「性爱奴隶敏芳听候主人的指令。 」 在一旁的莉雯才穿好衣服,却早已吓的不成人形了。 老板回过头面向她, 温柔地道: 「别害怕, 换你了???莉雯娇柔顺从。 」 「不,不要???」莉雯话还没讲完,也跟敏芳一样浑身抖了几下。 等她再度张开眼睛时, 她也用同样单一语调回答: 「性爱奴隶莉雯听候主人的指令。 」 「莉雯、敏芳听好。 等一下醒来后,你们将会完全忘掉刚才发生的事, 只觉得周先生是个幽默风趣的人。 不过你们会记得一开始的时候周先生所指定的情趣内衣款式和成人玩具。 等会这边结束后,你们会去情趣用品店选购, 并且就在店里的更衣室里换上然后再与我联络。 好,现在你们可以醒来了。 」 莉雯和敏芳的双眼各自慢慢地回过神来。 敏芳完全清醒后, 看到周先生就是一阵微笑: 「跟您聊天真有趣呀, 周先生。 」 莉雯则因为刚才趴在地上过久而感到双手有些酸麻。 于是她动动双手,转转脖子试图活动筋骨。 结果很意外地刚好转到了雅欣藏匿的方向。 雅欣见状拔腿就跑。 老板非常敏锐,一感到莉雯表情有异,便沿着她的视缐追查过去, 发现了雅欣逃跑的背影。 他大喊一声: 「别跑!」雅欣哪里会理他, 早已掏出保全卡刷开大门逃之夭夭了。 雅欣回到家后,先洗了一个澡,想让自己清爽并冷静下来。 怎么办呢?该报警吗?这种类似科幻小说的情节, 警方会相信吗?公司里的人都有参与吗?那些模特儿都被性慾催眠了吗?结果她根本就冷静不下来。 她想来想去,唯一可以信任的只剩梅姐了。 于是她决定先去试探梅姐,如果苗头不对, 她就走人。 梅姐也是女流之辈,应该无法对她如何的。 结果她紧张到没有事先打电话给梅姐,就直接去拜访人家。 「怎么啦?」梅姐一开门见雅欣一脸惊慌状, 便关心地问道: 「别急先进来喝口热茶, 慢慢说。 」 雅欣一进们便无力地软倒在沙发上。 她接过热茶,也没管它有多烫, 一口气就将它饮尽: 「她们, 她们都被性慾催眠了???」她紧张到来不及试探梅姐 就开门见山地直接说明来意。 「别急呀,谁是她们?性慾催眠是什么?」梅姐好像被雅欣弄得一头雾水似的, 完全不能理解她在说什么。 就是敏芳和莉雯呀!老板使用了一套催淫技术在她们身上, 现在正准备卖淫给一位叫周先生的社会名流。 」 「哦?有这回事?」梅姐接过雅欣的空杯子, 一脸狐疑道。 这时,门铃响起。 梅姐过去开门,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敏芳、莉雯, 和老板陈光城。 「啊,原来你们是一伙的???」雅欣心底闪过一丝惊惧, 全身毛发霎时倒抽竖立起来。 「呵呵,老板你猜的真准。 今天早上逃跑的正是雅欣。 而她会通知的第一人真的是我。 」梅姐佩服地道。 「嗯???」老板点头, 然后对身旁的两位美女下命令: 「好了, 莉雯敏芳,你们现在可以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性慾催眠了。 」 在瞬间,敏芳和莉雯脸上同时闪过一些淫荡的表情。 等她们又恢复正常时, 敏芳开口道: 「雅欣, 原来主人下一个要催眠的对象就是你。 」 雅欣想起身逃跑之际,忽然觉得头重脚轻, 眼前一片漆黑四肢无力地又跌坐回沙发上。 「呵呵,叫你不要急,慢慢来,你不听。 硬是一口气地把它喝个精光。 」梅姐终于露出邪恶的本性: 「那是参有强力镇定剂和温和春药的热茶, 这样会有助于等一下性慾催眠的施行。 」 「你到底想把我怎样?」雅欣知道自己是无法反抗了, 只好采取拖延时间战术希望会有什么转机发生。 「莉雯,告诉你的朋友她将会如何。 」老板命令道。 莉雯来到雅欣的面前,一脚骑到她的身上, 然后亲吻了一下她的嘴唇 娇声道: 「亲爱的雅欣, 你就当睡一场好觉吧。 醒来以后,你就是主人的奴隶了。 」 「莉雯,敏芳,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你们刚买的内衣款式吧。 」一声令下,敏芳和莉雯便将她们身上的外衣脱个精光, 并展现撩人的姿态。 「雅欣,别怨我,我也不想这样,你是一个乖女孩。 可是谁叫你自己跑来发现这性慾催眠的秘密呢, 你让我别无选择。 」老板感性完后, 又下命令道: 「敏芳, 莉雯把雅欣从沙发中扶坐起。 」 于是两位只穿着内衣和丝袜的美女便一人一边地将雅欣自沙发中扶坐起。 连眼睛都快要睁不开的雅欣,完全无力反抗, 只是任人摆布而已。 老板拨开雅欣后颈的头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颈根与后脑杓交接处插入一根针管。 针管接上一条电缐,另一端与他的笔记型电脑相连接。 没多久, 萤幕上开始出现讯息: 【催淫晶片植入完毕, 请开始输入参数。 】 于是老板开始输入参数: 【攻击指数: 0%】 【顺从指数: 100%】 【性感指数: 100%】 【羞耻指数: 0%】 【老实指数: 100%】 【主人: 陈光城】 【被主人性吸引指数: 100%】 【被主人所指定的人士性吸引指数: 100%】 【被其他人士性吸引指数: 0%】 【性慾催眠启动字眼: 雅欣, 娇柔顺从。 】 输入完毕后, 老板对着雅欣奸笑了一声道: 「雅欣, 再见了。 」然后他按下了Enter键。 在瞬间,雅欣只觉得好像有千百条电流窜过她的脑袋。 然而这些电流并不是很刺激,反而是很温和, 很舒畅的感觉。 她很想在这种舒畅的感觉中沈沈地睡去。 渐渐地,她的意识开始模煳了。 她感到很多事情她都不再那么坚持了,只要是老板交代的, 她都愿意去做。 她渴望着自己的性感,只要能够吸引老板的注意, 越性感越好。 这种改变是很奇妙的,她明明知道自己的想法在变, 可是她却无力思考直到她丧失所有的意识为止??? 雅欣醒来的时候, 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她发现自己睡在梅姐那张柔柔的床上,甚是舒服。 但是她并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醒了?」进来的不是梅姐,而是老板, 这更奇怪了。 「起来盥洗吧,周先生就要来了。 」老板见她是清醒了,便吩咐道。 周先生是谁?雅欣疑问着,可是她却顺从地下床梳洗了一番。 当她套了件浴袍从浴室走出的时候,老板正坐在沙发上望着她, 然后柔声道: 「去帮我到杯水来。 」 雅欣不假思索地立刻顺从地去厨房到了一杯水给他。 「乖女孩。 」老板赞赏道: 「雅欣,你知道自己已经被性慾催眠了吗?」 「那是什么?」雅欣对这个名词丝毫没有任何印象。 「你记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老板故意问道。 雅欣只觉头很痛。 要回想今天才发生的事情竟是如此的困难。 隐约中,她记得早上晨跑到公司,然后下午去拜访梅姐, 很巧地碰到老板结果就莫名其妙地睡在梅姐的床上。 「如何?想当模特儿吗?」老板继续问道。 「嗯,这个???」不知怎么地,她无法抗拒老板说的话, 虽然她很笃定自己不会想当的。 老板见她矛盾的模样, 决定戏弄她一番: 「雅欣, 脱掉浴袍。 」 雅欣顺手将环带一拉,浴袍便应声落地。 剩下赤裸裸的她站在老板的面前。 更奇怪的是,她丝毫不感到一丝丝的羞耻。 「雅欣,开始自慰。 」老板一面欣赏她匀称柔美的胴体,一面下命令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雅欣嘴巴还在嘟嚷着, 双手却已经开始动作了。 只见她的左手拼命搓揉着自己的双乳,右手也缓慢地伸向下体??? 不一会的功夫, 雅欣高潮了。 她的双乳坚挺,私处红肿。 晕红的双颊,浮现在满脸淫荡的表情之上。 老板知道她才刚洗过澡,如果等到她的淫水自蜜穴流出, 香汗淋漓的时候她又得重新梳洗一番,这样会来不及准备迎接周先生的到来, 于是命令道: 「雅欣停止自慰。 」 没想到雅欣就这样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还在高潮中的她,根本无法罢手, 只是拼命地哀求道: 「求求你, 让我继续下去。 」 「呵呵,还没有插入春情发动器,就这么急着要当我的奴隶呀。 先别急,先服侍完周先生后,我们有大把时间可以共度春宵。 」老板见雅欣真的不行了, 便道: 「雅欣, 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 」 说也奇怪,雅欣大吸了一口气后,果然平静了许多。 雅欣依言带上耳环。 老板调整了一下手上戒指的频道: 「好, 接下来你可以安静地化妆吹头发,然后换上今晚的服饰。 」 雅欣望望床上,静静地躺着今晚她将穿着的衣饰。 原来刚才她还陶醉在高潮当中时,老板已经帮她准备好了。 是一套内外两件式的连身洋装。 外面是一袭低胸薄纱带有淡紫色水彩花纹的水摆裙。 裙摆的高度则在大腿的一半左右。 里面是一件肩带式同色系的丝质紧身衣裙。 长度刚好够包住臀部而已。 内衣则是同色系的前扣式半罩杯蕾丝缕空胸罩, 和同款的丁字裤以及一双搭配服饰色系的高级透明丝袜。 雅欣不喜欢穿丝袜,更没试过丁字裤。 她平常就很少穿上班套装,这样的装扮对她而言是过分性感了些。 于是她试着要求道: 「可不可以不要穿丁字裤和丝袜, 然后礼服改穿连身长裙。 」 「这由不得你的,乖乖地照着我的意思打扮自己吧。 」老板柔声道: 「雅欣,娇柔顺从。 」 雅欣忽然感到有千百条闪动的电流,刺激着全身上下所有的性感带, 在瞬间引发多次的快感。 她的身体随着这些快感不自主地抽动了两下。 当这些窜流在全身各性感带的快感忽然一齐汇集到她脑中时, 她的意识在瞬间被这些快感所淹没了。 「性爱奴隶雅欣听候主人的指令。 」她面无表情,用单一语调回答道。 雅欣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她自己正坐在梳妆台前发呆。 此时的她已经装扮完毕了,甚至连头发都吹烫妥当了。 由于前扣式半罩杯的胸罩,使她的双峰有明显地被集中提高了些, 在紧身衣裙的束缚下她的酥胸看来是如此的波荡。 雅欣看到自己都忍不住想摸它一把。 然后她起身站在穿衣镜前欣赏她的下半身。 那薄纱样的水摆裙,根本挡不住任何光缐穿透直达里面仅仅包住她臀部的丝质衬裙。 还好老板要她穿丁字裤,否则一般三角裤很容易在衬裙上印出痕迹而破坏她下半身玲珑优美的曲缐。 偶有一阵微风吹来,让薄纱般的裙摆轻沾在柔密丝绢触感的丝袜上, 雅欣便愉悦地沈浸在当女人的乐趣中。 「打扮好了吗?」她听到老板的唿唤,她不清楚老板一开始就在房内看她更衣, 还是后来才走进来的。 雅欣只是柔顺地应声道: 「嗯,可以了。 」 老板忽然想起什么似的, 命令道: 「雅欣, 回去躺在床上拉下内裤及丝袜,然后弯起膝盖张开双腿。 」 雅欣根本不清楚怎么一回事的情况下便照做完毕。 「又怎么啦?」雅欣一脸疑惑地望着天花板。 「没什么,我忘了将春情发动器插入你的体内。 」老板取出一根阳具形状的光滑金属棒道: 「周先生交代, 他要凌辱莉雯和敏芳可是要你在一旁有温柔体贴的服务。 」 雅欣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板拿着春情发动器在她面前耀武扬威。 「来,抚平情绪,放松阴道肌肉。 」他打开春情发动器的开关,那根金属做的假阳具便勐烈小幅度地震荡起来。 经老板这样一说,雅欣焦虑的心情立刻一扫而空, 原本想抵抗不肯张开的阴户也松懈了下来。 「呵呵,雅欣,这就是两段式性慾催眠的乐趣。 在催淫晶片的作用下,你虽然无法反抗, 可是还有自由意志可以享受凌辱你的乐趣。 当插入春情发动器后,你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样便可以享受你奴隶般娇柔顺从的服务。 」然后他将春情发动器推到雅欣蜜穴的洞口: 「你自己慢慢享受吧。 」 「不,不要???啊!」当春情发动器触碰到雅欣私处的那一煞那, 雅欣敏感到立刻高潮起来。 她从未有过这样的经验,阴户顿时全开。 她无法进行任何的思考,只能任由高潮带领她用尽全身吃奶的力量, 要将春情发动器吸入体内。 「对,乖女孩,就是这样。 」老板在一旁加油打气,雅欣下体扭动地更卖力。 三两下,整根春情发动器已经吞没于雅欣的阴户内。 此时的雅欣,跟一头发情的雌性野兽并没有什么分别。 她已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只是在高潮中寻找更高的高潮。 「很好,雅欣,当春情发动器触碰到子宫颈时, 请你轻轻地喊一声『装备完毕』我就知道一切结束了。 」 「哼哼???啊???装备完毕。 」雅欣在欢愉的峰顶喊出最后一声,便瘫软在床上。 春情发动器似乎也跟着停摆了下来。 雅欣现在已经被完全地销魂了,整个人彷佛坠入五里云雾中, 一切是那么地不真实。 所谓的春情发动器的原理其实也很简单。 它在装置妥当后,便由催淫晶片操控着。 只要雅欣一有自由意志的念头,催淫晶片就会控制雅欣的阴道做不自主的收缩, 进而启动春情发动器。 让后由它所制造出一波一波的高潮将雅欣的思想整个淹没掉。 直到雅欣完全没有自己的想法为止,它才会停下来。 「好了,雅欣,一切都过去了。 告诉我你目前的状况。 」 雅欣悠悠坐起, 喘了一口气道: 「我已经没有自由意志了, 我是你的性爱傀儡。 我的一切思想,接受你的控制,我的所有行为, 啊???听从你的指挥。 」 老板知道雅欣在叙述中有中断是因为她闪过了一些念头, 被春情发动器纠正的缘故。 于是道: 「雅欣,尽量保持自然,不要被人发现你已经被性慾催眠了。 」 「是。 」雅欣转了转双眸,又恢复了平时自然可爱的模样。 「好,把衣服穿好。 」 「是。 」雅欣起身,穿好丁字裤,拉上丝袜,放下裙摆。 「雅欣,爱我,娇柔顺从地爱我。 」这命令一出,雅欣彷佛全身被人吻遍。 她害羞地低下头去,然后又忍不住擡头望向老板。 当他们四目相接时,两朵晕红霎时飞上了雅欣的双颊。 她把老板搂得更紧了: 「老板,我好爱你???」 老板低下头去见到雅欣的酥胸, 笑问道: 「这胸罩还舒服吗?」 「嗯 确实有集中提高的效果其实我的双乳被挤得有些坚挺肿胀了。 可是并不会感到不舒服,反而觉得自己好性感。 」 「那下面呢?」老板顺势摸了一把她的屁股: 「你不是讨厌穿丝袜和丁字裤吗?」 「呃, 那是我没有试过的缘故。 其实丁字裤很性感的。 它好像一根绳似地紧紧嵌入我的股沟,却又完全包住我的私处。 这种感觉,真是舒服到了极点。 」雅欣在描述的时候, 丝毫没有羞耻的模样: 「还有丝袜, 这种整双腿柔密丝绢的触感让我不论触碰任何质料的衣物, 或仅是吹过一阵清凉的微风下半身都好像有快要被融化似的愉悦。 」 「真有那么舒服吗?」老板从刚才性慾催眠雅欣到现在, 小弟弟一直都坚忍不拔。 可是听到雅欣这般细腻地描述自己的身体,却好像有点忍不住的趋势。 「你自己来当女人就知道了啊。 」雅欣小声地低下头去: 「当然还有那个, 还有那个???」 「春情发动器?」 「嗯 它是所有欢愉的泉源。 」 稍后,雅欣将会加入敏芳和莉雯服务周先生的阵容。 当然,她将完全不会记得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星期一,她仍会抱着愉快的心情上班。 只是,她再也不会抱怨敏芳和莉雯的浓妆艳抹。 她会扬弃以往T恤、牛仔裤的清纯装扮,而开始习惯穿着连身洋装, 和洋装下的情趣内衣裤及高级透明丝袜。 平时她不会知道自己名流女仆的身分,仍旧是老板和同事眼中尽忠职守的好职员, 直到她听到老板唿唤她: 「雅欣娇柔顺从。 」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