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重看名着《西游记》,看到孙悟空三调芭蕉扇这一章节, 其中提到孙悟空变成牛魔王模样哄骗罗刹女交出芭蕉扇, 作者至此处未作详细描述暧昧之处,一笔带过。 大少就想: 人非圣贤,何况猴乎?面对罗刹女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 猴头能把持得住吗?读者能相信吗?因此大少在梦中与吴承恩老先生一谈, 吴老先生授权在下对此情节作一交待以解迷惑。 *********************************** 话说唐僧师徒欲过火焰山, 需求得牛魔王之妻——罗刹女的芭蕉扇儿方能过去。 孙悟空自告奋勇前去求取扇儿,不料那罗刹女心恨悟空托观音收服红孩儿, 死活不给。 孙悟空百无他法,只得趁牛魔王赴宴之机, 偷取牛魔王座骑金晴将身变作牛王模样,打着兽, 纵着云不多时,已至翠云山芭蕉洞口, 叫声: 「开门!」那洞门里有两个女童, 闻得声音开了门看见是牛魔王嘴脸, 即入报: 「夫人, 大王回家了!」此时罗刹女正坐于香榻之上暗自伤心, 夫君被那千娇百媚的狐狸精迷惑终年不归,留得自己独守空闺, 孤影自怜孩子又被观音夺去,偏又那天杀的孙悟空欺上门来, 思前想后罗刹女好不烦恼,二串珠泪顺着香腮磙落。 骤听得女童言夫君回来,罗刹女顿时心花怒放, 烦恼烟消云散她夫妻二人原本情感深厚,于是罗刹女忙整云鬟, 急移莲步出门迎接。 这牛魔王下雕鞍,牵进金睛兽;弄大胆, 诓骗女佳人。 罗刹女虽是地仙,肉眼也认他不出,看夫君容貌如昔, 风采依旧不由得欢喜,即携手而入。 着丫鬟设座看茶,一家子见是主公,无不敬谨。 孙悟空牵着罗刹女细软雪白小手, 笑言道: 「夫人久日不见, 身体可好?」罗刹女闻言 故意道: 「夫君宠幸新婚, 抛撇奴家今日是那阵风儿吹你来的?」孙悟空见罗刹女此言, 知其不忿牛魔王使其独守空闺 便越发温言相加道: 「只因玉面公主招后, 家事繁冗朋友多顾,是以稽留在外,却也又治得一个家当了。 」又道: 「近闻悟空那厮保唐僧,将近火焰山界, 恐他来问你借扇子。 我恨那厮害子之仇未报,但来时,可差人报我, 等我拿他分尸万段,以雪我夫妻之恨。 」罗刹女听得「悟空」二字,想及那毛猴三番二次前来讨取芭蕉扇儿, 钻进自己肝儿使自己吃尽苦楚,不由得泪如泉涌, 悲从心来一头扑进夫君怀中, 呜咽道: 「夫君啊, 那悟空早已来过妾身的性命,差点让他给害了!」孙悟空搂着玉人, 故意发怒骂道: 「那泼猴几时过去了?」罗刹女道: 「还未去 昨日到我这里借扇子我因他害孩儿之故,披挂了轮宝剑出门, 就砍那猢狲。 他忍着疼,叫我做嫂嫂,说大王曾与他结义。 」孙悟空道: 「是五百年前曾拜为七兄弟。 」罗刹道: 「被我骂也不敢回言,砍也不敢动手, 后被我一扇子扇去;不知在那里寻得个定风法儿 今早又在门外叫唤。 是我又使扇扇,莫想得动。 急轮剑砍时,他就不让我了。 我怕他棒重,就走入洞里,紧关上门。 不知他又从何处,钻在我肚腹之内,险被他害了性命!是我叫他几声叔叔, 将扇与他去也。 」孙悟空又假意捶胸道: 「可惜可惜!夫人错了, 怎么就把这宝贝与那猢狲?恼杀我也!」罗刹女见夫君暴怒状 芳心甚慰毕竟是夫妻同心,关怀之情,溢于言表。 忙笑言道: 「大王息怒。 与他的是假扇,但哄他去了。 」悟空连问: 「真扇在于何处?」罗刹女抿嘴一笑: 「放心放心!我收着哩。 」回过头来,叫丫鬟整酒接风贺喜, 遂擎杯奉上道: 「大王, 燕尔新婚千万莫忘结发,且吃一杯乡中之水。 」孙悟空不敢不接,只得笑吟吟,举觞在手, 与罗刹女饮将起来。 酒至数巡,罗刹女觉有半酣,色情微动,就和孙悟空挨挨擦擦, 搭搭拈拈携着手,俏语温存,并着肩,低声俯就。 俗话说: 「情为乱性之物。 」那悟空开始还假意虚情,相陪相笑,没奈何, 也与他相倚相偎。 二人猜拳行令,壶酒已尽,灯光下,悟空看罗刹女, 少妇风情仪态标致, 但见: 云鬟低挽, 脸泛红光俏丽脸蛋,似吹弹得破,樱唇频动, 鼻儿玲珑十指纤纤,犹如精雕的美玉,一对玉臂丰腴而不见肉, 美美而若无骨。 悟空本心只想骗取扇儿一用,没有想到佳酿催情, 一股邪火直腾腾从下腹窜升再衬上罗刹女久年未与夫君相好, 越发卖弄风情酥胸半露松金钮,面赤似夭桃, 身摇如嫩柳星眼朦胧,软声细语。 更是让悟空难以自持,暗自窃笑,「我老孙也有这等艳福, 如此绝世佳人老牛却不知道痛惜,让我老孙捡这个大便宜。 」悟空趁着一丝清醒, 问罗刹女: 「夫人, 真扇子你收在那里?早晚仔细。 但恐孙行者变化多端,却又来骗去。 」罗刹女听到夫君提及此事,俏脸一阵飞霞, 扭捏道: 「夫君好坏……明知人家……嗯……」话越说越细 低不可闻悟空听来却是一头雾雨,他虽然能变作牛魔王身, 却不知其夫妻情事。 看着罗刹女那如花似玉的娇容,他贪恋美色, 不由地一把扯过罗刹女搂入怀中,递过一杯酒, 令罗刹女饮一半罗刹女见夫君如此体贴,心中欢喜, 樱唇轻张啜了一口,那杯口处胭脂红让孙悟空心旷神怡, 慌不迭抑头一口落肚咂着嘴儿回味无穷。 「夫君。 好热啊……」罗刹女嗯唔着,玉鼻轻哼,悟空闻声知意, 宽去罗刹女上衣露出那酥胸玉乳。 此时悟空酒兴十分,双手捧着罗刹女粉嫩的俏脸, 低低道: 「爱死我了!」说着轻轻将嘴递过去, 吻上罗刹女那小嘴罗刹女丁香轻吐,热情的和应着孙悟空的舌头, 炽烈地交缠起来哼哼直叫。 悟空淫兴大发,下面阳物坚挺高耸,直抵罗刹女胯下, 罗刹女感受到夫君的冲动伸出小手一握,唬了一跳, 那物犹如一根火棍一般直烙得手心发热,长有尺许, 粗满一围那尘首亦如拳头般大小, 罗刹女不由惊讶道: 「冤家, 几年不曾见何时你的变的这般大物件了?」悟空本是天地灵气所生, 石猴出世那阳物怎能不壮?他见罗刹女疑惑, 忙掩饰道: 「为夫幸得一道友赠送一仙方 使得阳物壮大能日驭百女而不泄。 」罗刹女春情大发,双手抱紧悟空不放, 悟空将手探出挑开罗刹女下衣,摸那牝户,早已玉露四溢, 满手滑腻悟空已势发不可收,双手一揽罗刹女, 就往香榻行去解去罗刹女裤儿,但见罗刹女玉体雪白, 雪乳高耸玲珑似玉,洁白的双股间,那一缕青草, 晶液闪亮可爱之极,悟空分开了罗刹女玉股, 立身胯间将那阳物,照准花心一顶,只听「滋」的一声, 阳物没入。 「好痛,夫君慢点。 」罗刹女皱着秀眉,弱不禁插,双手搂于悟空腰间, 叫其暂不抽送。 缘因花径许久未经风雨,再悟空阳物甚巨,一时也适应不过。 悟空初弄罗刹女,但觉佳人花径紧贴,快美无比, 觉得舒服兴念正狂, 答道: 「知道了,心肝, 定会叫你快活。 」那管的她痛疼,忙松开她双手,腰上发力, 只管狂耸。 罗刹女见夫君情发若狂,内里虽痛,也只有咬牙忍受, 不觉已是八九百下罗刹女苦尽甘来,双眼微闭, 樱唇启开「呀呀」乱语悟空知她兴起,越发地狠命抽送, 正是「金箍捧掉进芙蓉洞————翻江倒海」。 罗刹女久旱逢甘露,柳腰频摆,玉臀上顶,不住迎合着悟空的冲刺。 孙悟空愈干愈狠,一气抽动三千多下,每次都尽根送底, 弄得罗刹女心肝亲肉迭迭乱叫。 一时间,呻吟声,嗯嗯声,在翠云山芭蕉洞里春色浓浓, 一个是大罗上仙齐天大圣,一个是千年得道, 有名地仙这一番好战!孙悟空将身紧贴, 压紧酥胸在罗刹女体内,东捣西撞,耸抽挑顶, 尽现一代棍王风采自随唐僧取经以来,何曾有如此快活, 佳人如玉春色曼妙,其中滋味,就让悟空慢慢体味, 你我看官也只能在旁边打打手枪而已。 罗刹女几年独身,贞节无比,夫君回头, 自是婉转娇啼曲意承欢,却不知失身于猴头胯下。 巫山云雨,花开花谢,被中翻淫,罗刹女牝内涌波涛, 丢之无数次罗刹女觉夫君阳物在体内,悍勇无比, 钻伸缩进堪称如意。 不由暗暗感激那位送仙方的道友,做了件千年的好事。 「夫君啊……妾身花心已碎……不堪再战……乞和如何……」罗刹女四肢瘫软酥麻, 娇喘吁吁挂出免战牌。 悟空尝此甜头,那肯收手,令罗刹女转过身, 伏于榻上然后双手提着罗刹女的玉腿,对着花心, 用力狠扎大抽大送,罗刹女娇声乱啼,禁不住又丢了几次后, 悟空方才把猴精畅甜甘美地射在罗刹女的子宫里 无数猴子猴孙也各寻各的去处。 云收雨歇,二人交胸贴股肉在一处。 「夫君,你弄得我好舒畅。 」罗刹女雨后海棠,玉容丰艳,将粉脸贴在悟空胸前, 娇声言道。 悟空情慾已泄,自是想起此行目的, 问她一句道: 「不知夫人将扇儿藏于何处, 为夫甚不放心。 」罗刹女嗔道: 「大王,与你别了二载, 你想是昼夜贪欢被那玉面公主弄伤了神思,怎么自家的宝贝事情, 也都忘了?」悟空干笑道捧着她的粉脸亲了一口, 说道: 「夫人啊为夫记性不好,说来听听, 好让为夫帮你保管以免那猴头夺取。 」罗刹女见夫君如此说,便含羞用纤指一指双股间, 口吐真言光华闪后,一个杏叶儿大小的物件从她的下身处飞落掌心, 悟空恍然没想到罗刹女竟然将芭蕉扇儿藏于如此隐秘之处。 罗刹女将宝扇递与孙悟空, 解说道: 「只将左手大指头捻着那柄儿上第七缕红丝, 念一声哃嘘呵吸嘻吹唿即长一丈二尺长短。 这宝贝变化无穷!那怕他八万里火焰,可一扇而消也。 」孙悟空闻言,切切记在心上,却把扇儿噙在口里, 那扇儿虽然放于罗刹女私处却带着一股甜香。 悟空心中一荡,回味起罗刹女的好处来。 然而思及重任在身,不能久留,把脸抹一抹, 现了本象 厉声陛︿道: 「罗刹女!你看看我可是你亲老公!就把我缠了这许多丑勾当!不羞!不羞!」罗刹女一见是孙行者, 顿时玉脸飞红羞愧无比,直叫「气杀我也!气杀我也!」看着自己赤身裸体, 榻上狼籍一生清白毁于猴头之手,愧对夫君, 直欲寻死!孙悟空也不管她死活迳出了芭蕉洞, 正是: 无心贪美色偏又寻花蕊,骗奸罗刹女, 得意笑颜回。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