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凤凰市,无论黑白两道,对于五毒书记陈太忠, 都是惧怕不已即便是比他位高权重者,也是头痛这家伙闯祸的性格。 而对于挂靠在他名下的歌厅,幻梦城,也是无人敢惹, 生意自是火爆非常。 毕竟,敢惹的人也都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了。 不过,今日与以往不同,陈太忠被发配去了北崇, 做他的县委书记而的女人们也个个有钱有房又有产业, 这名为歌厅实为妓院的小小幻梦城自然交由属下去管理了。 不过后来不知为何又关掉了这个地方,那是陈太忠去巴黎后的一段时间出现的改变。 可是今日,在这个连妓女都回家不来的时间, 空荡荡的幻梦城却迎来了自己的老板刘大堂及一帮陈太忠的女人 这群莺莺燕燕的女人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此时的陈太忠明明在北崇, 距过年之类的陈太忠回来的日子还早,而这帮女人之间也很少像这样, 几个部分共同来到这里毕竟,陈太忠的女人有这好几个团体, 各部分之间互不顺眼的说。 可是,今日竟都在这黎明的前夜聚集在这夜总会之中了。 刘大堂拿出钥匙,推开被废弃一段日子的铁页门, 里面并非想像中的脏乱反而很是整洁。 「呵呵,陈太忠终于走了,这凤凰就是我得天下了。 」大厅中刘唐(好吧,我没找到适合人选, 书太长了泪奔)回忆起当年自己在巴黎就因为一点强奸妇女的小事, 就被其灭杀至肉体不复存在要不是当年陈太忠得罪天上仙神太多, 有人私下用回转之力是自己重生自己如今恐怕已在地狱中做那孤魂野鬼了。 而如今,那神仙不仅替自己蒙蔽了天机, 使陈太忠无法察觉自己对其不利之行为又传自己几招仙法, 使自己有可能制住陈太忠使其成为自己的傀儡。 而如今前来的陈太忠的女人,便是靠这一仙法变成自己的傀儡, 平日不会如何仅在自己的命令与其本身一直相冲突时, 会以自己的要求为标准。 就像是催眠术,不过是永久的罢了。 呵呵,一想到此处,刘唐不禁呵呵大笑,从前因为陈太忠在天南, 蒙蔽不能达到最好效果也怕出现意外,自己一直小心, 不敢真的动这些女人因为他了解陈太忠得厉害, 一旦发现自己动过的女人那么很有可能推算出被掩盖的天机。 所以,小不忍则乱大谋,自己通过这些女人给的钱另外找人把这个藏身之所变成自己的淫窟。 而今,陈太忠已走,刘唐便迫不及待把所有女人叫来, 要为陈太忠戴顶绿的发亮的绿帽子以泄心头之愤。 刘唐自仙人那学来的可不光一个小小的傀儡术, 另外还有一个让他身体更加强健的术式使其夜御百女, 不仅不累反而会更加强健,法力增加,只是那些女人被此术所扰则会造成身体力量下降, 机体暂时性提升数年但只是作为药炉,之后会更快的衰老, 死亡。 但刘唐可不在乎,只要有足够的力量,这个世界将是他为所欲为的地方。 「刘大堂,去教教我们的女老师和女校长, 这脱衣舞该怎么跳。 」刘唐一边指挥着交际花刘望男做指挥, 一边搂过来李凯林和丁小宁这两个年轻的女孩 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她们的娇嫩的乳房而其馀众女则围绕着刘唐, 一起走向舞台前方的酒桌。 刘唐自然坐在酒桌正中,众女依次坐在两旁, 而几个没做的则站在刘唐身后,弯腰垂乳, 期待刘唐垂幸自己。 没过几分钟,刘大堂已经准备好了,亲自调试音响, 放起那狂野劲潮的音乐本来明亮的灯光变得昏暗起来, 两束光柱突兀的打在了台上两根光棍上而任娇和蒙晓艳则已经站在了这两根柱子旁边, 此时二人的衣服已经略显暴露短袖短裙, 小马挂。 二人一边抚摸这钢管,一边绕这钢管转圈,每圈抛次媚眼, 两圈扔件衣服虽说动作僵硬,跳的也不好, 可是对初次如此的人来说已是不错。 然而,刘唐却丝毫不顾虑这些, 直接说到: 太烂了, 要罚众女一听纷纷开口要罚她们,吴言提议要当坐骑被刘唐所采纳, 二女在刘大堂拿来的一些器具装扮下自然成了两只小狗 脖带项圈嘴巴被束口球塞住,后面插根狗尾巴, 异物插进肛门的不适感使二女不断来回摇晃屁股, 而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则是在一旁不时插上一下, 以防不够紧而调出来。 刘唐已经有点急不可耐了,所以这次除了让两名真有经验的嫩模上去跳钢管舞, 还让吴言和锺韵秋过来为自己口交两名嫩模就比教育系统有经验的多, 两人不断抚摸全身口中呻吟不断,不是来上一个倒挂金钩, 露出小内裤不断勾引现场人们的情慾,而那市长加秘书的绝佳配合, 一同跪在自己面前刘唐也得承认别有一番刺激。 而当吴言用嘴和牙齿拉开刘唐的拉链时,那硕大的肉棒迫不及待的隔着内裤与吴言的脸来了次亲密接触, 而吴言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一种淫荡的贪慾, 和锺韵秋一起用舌头把内裤剥下来望着那粗如儿臂的黑色肉棒 两女扑着争夺肉棒尖端的位置两只舌头在肉棒上来回舔动。 而刘唐的双手也没闲着,此时已经从两女的乳房上下伸到两女的阴户上, 手指不断插入两女也跟着不断呻吟,那花心的潮热与紧凑使刘唐越加满意。 而此时台上,伴随衣物将近脱尽,两女之间的互动也开始增多, 最终两女开始虚鸾假凰起来更是刺激着台下诸女们, 情慾高涨都看向沙发正中,正在众美环绕之中的刘唐, 渴望在他身旁的是自己而不是他人。 终于,半个钟头后,流淌终于射出今天第一发, 喷的吴言和锺韵秋满脸白色两女淫笑着互相舔舐对方脸上的精液, 而此时的龟头则是被凯瑟利所占据刘唐双手动作未变, 而身上的凯瑟琳自己一上一下是他享受万份。 「啊啊啊啊,」凯瑟琳被刘唐的巨大所充满, 又自己用力起身慢慢拔出,又充满,那种享受使她几乎忘记一切, 只剩下本能的追求这种快感了而台上的两女此时已经累趴在地上, 只从那浑身的香汗上便能看出刚才的舞跳的是多么劳累了。 此时的刘唐却顾不上奖赏她们的贡献,因为他最后的那张嘴也被交际花刘大堂那高超的吻技所占据, 连手上的动作都忘记了而两个慾求不满的年轻姑娘则只好自己做动作是手指插得更深一些。 这样享受了一会后,凯瑟琳终于不支,倒在一旁大口喘息, 而刘唐则决定大家都去卧室大床,他要好好享受每个女人了。 伊丽莎白扶着凯瑟琳这位老板,刘大堂一边吻着刘唐, 一边抓起缰绳让任娇和蒙晓艳一起载着刘唐, 而两名嫩模则有田甜和马小雅搀扶前去。 进了卧室,两名嫩模先被放倒在床上,两人面对面的交叠在一起后, 刘唐便让吴言拿着肉棒来回插入两女的肉穴, 而他的双手则抓向马晓娅和田甜两名女主播的身上。 两名美艳女主播让他随意玩弄,是身下的肉棒更加粗硬, 不仅手握肉棒的吴言被插的两女的叫声也越来越高亢。 「啊啊啊啊,快快,操我操我。 」两女争相发出淫荡的喊声,希望肉棒在自己体内多差几次, 但吴言却还是冷静的来回一次此时的吴言只是具傀儡, 发酸的手不知到停一下终于,两女轮流高潮了, 而且大量的淫水洒在了吴言的手上。 两女被迅速推到一边,伊丽莎白和林莹两女凑了上来, 争相舔舐那只充满淫水的肉棒接着,伊丽莎白仗着自己身体的特别好, 将小腿举过肩诱惑者刘堂。 她成功了,刘唐对这幅美景特别满意,但是这次他走的不是正道, 而是旱道那里的紧凑,是这次的爆菊给刘唐一种别样的享受。 而之后,刘唐选择站的稍远的唐奕萱勾勾手指, 唐奕萱就如同小女孩被妈妈召唤似的开心的跑上床, 脱下外套还没来得及脱下里面,就被刘唐反手抓住, 刘唐一个念头本来正准备逆来顺受的唐奕萱开始拼命的反抗起来, 而其他女人则开始帮刘唐摁住唐奕萱。 「住手,求求你,不要啊,我是前省书记的老婆, 你不能这样对我!」越说越是激动反抗也就越是激烈, 但是终归寡不敌众唐奕萱最终失守了自己的节操开始呜呜哭泣, 可随着刘唐大肉棒的不断抽查哭泣声逐渐变低取而代之的则是压抑的呻吟声。 终于,伴着一声压制不住的呻吟,两人双双高潮。 刘唐看看四周,嘿嘿一笑,他知道今夜还很长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