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全球化的深入,我们这样的小公司也不可避免地卷入了全球化的浪潮之中。 公司的领导经过几次考察越洋考察之后,感觉北欧的市场大大有利可图。 我们做的这种产品,丹麦市场有,但是价格极度昂贵, 老板就想着给这里生产该产品的公司做贴牌生产 同时逐步推销自己的产品以逐步扩大海外市场。 在这种背景下,就派我来到了丹麦的这家公司, 熟悉业务尤其其生产缐的操作规程,以方便以后回国孵化产品。 领导给我外派这个任务,我开始感到极度兴奋,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出去开洋荤而且这也是公司领导层对我重视和提拔的前兆。 直到弄好了签证,买了飞机票准备出国时,才渐渐冷静下来。 临行前的下午,老婆特地请假在家,和我畅快地做了一次。 当我事毕摸着老婆湿淋淋的阴唇时,才想到这一出去, 就意味着削发为僧青灯古佛一年了。 且说到了丹麦之后,公司给我安排了住处, 还给我配了一部宝马供上下班之用。 有天在公司处理文件比较晚,在街上买了一份匹萨之后, 才匆匆往住处赶回。 车行至一个空旷的路口时,风刮得很紧,雪花飘着, 让人增添了几分早点赶回家的急切心情。 这时我透过窗口,发现路边一个女孩,好像是亚洲的, 正在寒风中抱着清秀的肩膀在不停地跺脚取暖。 我顿时产生了恻隐之心,在她的旁边停住, 很友好地问她是否需要搭乘。 她起初有些犹豫,但是寒风的刺激,还是让她鼓起了勇气, 上了我的车。 上车后,我问她住在哪里,才知道她居然住在我隔壁。 大概我一直是开车,没有注意到这些。 随后问问她是哪国人,才知道是自己的同胞, 顿时心里距离大大拉近了。 原来她是北京某大学和哥本哈根大学联合培养的工科博士, 今天上街回来坐错了公交车,一时不能回家。 这样我们就一路交谈着,然后把她送到了家。 从这以后,我们就熟悉了。 她有时做点中式的点心,还送过来让我尝尝。 我有时候也开着车带她出去兜风,逛街。 一来二去,就非常熟悉了。 而且在异国那种环境,孤身男女之间的某种模棱两可的关系, 无需言语就逐渐地明朗化了。 我本身的条件也不错,将近一米八的身材, 棱角分明的脸庞挺拔的身躯,浑身上下散发着三十多岁男人的成熟和潇洒。 她长得也还行,都说工科无美女,但是身材还是凸凹有致, 瓜子脸就是眼睛稍微小了些,皮肤蛮是白皙。 俗话说一白遮三丑,白皙的皮肤让她看起来更有种知识女性的优雅和文静。 每次当她上了我的车子时,一种陌生又熟悉的异性气息就扑鼻而来, 我总是稳稳神才开始发动汽车。 而她看着我的眼神,从中我也能看出那种依恋还有赞许。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差不多两个月的近似恋爱的时光。 哥本哈根的冬天很漫长,长夜漫漫,看看电影就是最好的打发无聊时光的方法了。 那天恰逢周末我下载了一部好莱坞影片,看着介绍情节不错, 就打电话让她过来一起看。 她过来了,我们并排坐在沙发上一起看。 看着看着,夜色就更深了,室内朦胧的灯光, 让人倍感温馨。 我侧眼望了一下她,她似乎也好像在想着什么。 我立刻产生了一种想法,心里顿时蹬蹬地打起鼓来。 深吸了一口气,我迅速地抓住了她的小手。 她似乎已经知道这会发生,没有把手抽开,一任我将她的手放在掌心轻轻摩挲。 我彷佛得到了嘉许,胆子渐渐地大了起来,靠近了她, 把另一种手搭在她的肩膀差不多就相当于把她搂在怀里了。 这下我感觉她也有些紧张了,高耸的胸脯起伏节奏明显加快。 我再也忍不住了,将她一把搂进自己的怀里, 轻轻地吻上了她的睫毛。 她闭上了眼睛,唿吸加快,手心也在出汗。 我的胆子更加大了,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 她的舌头立即和我的舌头绞在了一起。 接下来一切就顺利成章了,我放平了她, 解开她的乳罩脱下了她的上衣。 一对如凝脂般的乳房傲然挺立在我的眼前。 我再也忍受不住,含住了乳头,疯狂地吮吸起来。 她也闭上眼睛,呻吟的声音渐渐地大了起来。 我腾出了手,伸向了下边。 感觉下边好深的阴毛,两片阴唇之间已经是汩汩泉水, 不断涌出。 待我准备解下她的裤子时,她拽住了我的手。 我知道对这类知识女性来说,不能硬来,必须拿出绅士般的风度来征服她。 于是我停止了攻城掠寨,只是用手指轻轻地拨弄着她的阴唇。 良久她才渐渐平静下来,扣好衣服,说太晚了她该回去了。 自这以后,我们的关系明显又进了一层。 她到我的宿舍的时间越来越多,而且我们一见面, 第一件事就是疯狂地接吻。 两个周之后的一个周末,她再次来到我的宿舍, 兴奋地告诉我她的第一篇论文已经被杂志接受了 然后她怕我不懂很仔细地解释了论文发表的意义何在。 我三心二意地听者,手很仔细地在她的阴阜上抚摸着。 当她说完之后,我盖住了她的嘴,将整个身子都盖了上去。 这次我有了经验,只穿了运动裤,里面没有穿短裤。 我们疯狂地接吻,我褪下了裤子,将自己已经涨得生疼的鸡巴, 在她的两腿之间不停地撞击着。 她的眼神逐渐迷离起来,双腿也渐渐地合拢到了我的腰后, 昂起了头大口地唿气。 我知道她已经情动了,再次尝试地拨开她的裙子, 这次她只略作反抗就放弃了挣扎。 我将她的短裤褪下了,拨开了她的双腿,她的黝黑的阴毛, 浅紫色的大阴唇就展现在我的面前。 已经禁慾几个月的我,彷佛找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我贪婪地将嘴贴近她的阴唇在她的阴蒂上很熟练地舔起来。 她呻吟得更疯狂了,看到整个身子都在扭曲, 手也深深插进了我的头发中。 看着身下的女人近乎癫狂的状态,我这时反倒冷静了。 手持着硕大的鸡巴,毫不犹豫地用力塞入那个我朝思暮想的最深处。 甫一交合,她禁不住哼起来了,双手死劲地抱住我, 我加大了抽送力度有节奏地撞击着她。 她终于喊出来了: 「使劲,使劲!」我再也不肯犹豫, 几个月的禁闭刹那间爆发出来千子万孙射向她的桃花洞中。 大概磙烫的精液刺激了阴道壁,她全身抽搐, 抽噎起来了。 事后我才知道,她(泓)在大学时就已经「光荣献身」了。 我对这个本不是太计较,能有这样的艳遇已经让我够高兴了。 自从这一次之后,她基本上每个周三、周五和周六晚上都在我的床上度过, 我们经历了无数次的癫狂疯狂地从彼此身上索取着生理上最基本的需求。 这种状况直到我遇见另一个人才有所改变。 这个人就是她的室友,「幽」,也是一个中国女孩, 据说她家挺有钱的其父母是某个地方的首富。 但是这个女孩本身也很聪明,从复旦毕业之后, 就直接考取了这里的研究生。 她的身材高挑,乳房不是太丰满。 但是修长的大腿勾勒出的少女曲缐,还是让我这种三十多岁的男人浮想联翩。 起初泓只进我的宿舍,从不将我带进她的宿舍做爱。 我因此鲜有机会接近她。 直到有一次,她们一道上街买衣服,让我驱车去接她们, 我们一起吃了一餐饭才彼此认识。 幽和她的名字正好相反,是个活蹦乱跳,非常活泼的女孩。 我提着她们的衣服,走在她们的身后,无限遐想。 但是一直找不到和这个女孩单独接触的机会。 但是艳遇是什么也不能阻挡的。 哥本哈根真是我的性福之地。 在我和泓经历无数次的癫狂之后,我们开始借助A片, 来获取更大的刺激。 有次看到一个3P片子,泓似乎特别激动,那天到了几次高潮。 我有些诧异,就问她,如果我和另外一个男人同时插她, 她是否能接受。 她似乎还没有从高潮中醒过来,只是问我那样是否会很痛。 这句话其实无形中就默许了3P。 我对现在的女孩,尤其是85后的女孩对性的态度, 着实感到诧异心中感叹中国传统女子伦理道德的逐渐丧失。 随后,我小心翼翼地问她,是否会接受我同时和两个女人干。 谁料她没有生气, 只是轻蔑地看着我说: 「你能行吗?」我心里狂喜, 有戏!我鼓起了勇气 说: 「要不试试?」她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 白了我一眼 说: 「你是否打上了幽的主意?你们男人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 吃着碗里望着锅里。 」我说: 「男人要是不是这么积极主动, 这个社会还能繁衍下去嘛?」我以为她会坚决地否定我的想法 孰料她很认真地告诉我: 「我和她谈谈也许行, 她也寂寞。 」这下我真的张大了嘴,什么也说不出了。 事后很久,还是幽告诉我的,她们刚开始一人一张床, 分开睡的。 但是晚上一个人睡着到半夜,女孩子身上火气小, 就很冷了。 所以两人后来就睡到一个被窝里去了。 毕竟都是青春年少,两个怀春的少女穿着薄薄的内衣挤在一个被窝时, 心中居然有些莫名的躁动。 这种躁动终于在朦胧中得以实现。 幽大概做了什么梦,然后半夜从泓的背后抱住了她, 手摀住了对方的乳房揉搓起来也将自己的乳房贴在对方的背上摩挲着。 泓被惊醒了,但是感官上的满足和同性接触的禁忌感, 让双方都倍感刺激终于走出了关键的一步。 俩人索性脱掉所有的衣服,紧紧抱在了一起。 俩人疯狂地接吻着,然后互相吮吸对方的乳头, 然后居然玩起了69有时还有一个人斜跨着骑在对方身上, 通过阴阜的相互挤压获得性的满足。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我进入泓的身体为止。 泓这时才发觉,只有男人的身体才能带来最大的快乐。 但是昔日面对昔日密友的请求,也不忍拒绝。 所以,每周她几乎是周三五六和我在一起,而周一二四日则和幽在一起渡过。 泓之所以同意我的想法,就是基于她们这种已经有了性接触的现实。 有天我正在公司吃午餐,泓打电话告诉我, 那个事成了。 我兴奋得不行了,因为这种3P,只能在A片里面才能看到, 而且那还是假的专门做给人看的。 自己居然要真实体验这种3P,那简直是做梦都想不到的。 于是我们选择了一个周五晚上来进行。 我为两个女孩精心准备了一份浪漫昂贵的礼物。 当我们用完晚餐时,突然大家都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于是建议两个女孩先去洗澡,我收拾餐桌。 两个女孩嘻嘻哈哈地从浴室打闹到了她们的床上, 我随后也洗了澡进入了她们的房间。 两个女孩并排坐在床上,只披着浴巾。 看到我进来,她们安静了下来。 我披着浴巾,进了房间。 望着床上的两个可人儿,心花怒放。 于是取下了浴巾,将三十多岁男人成熟壮美的身体展示在她们面前。 泓的表情有些滑稽,而幽是第一次看到我的身体, 我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渴望。 她的眼光开始停留在我的眼睛上,随后下移到我的鸡巴上, 就再也没有离开。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钻进了两个女人的中间。 幽起初还有些难为情,我拉住了她的手,放在我的鸡巴上, 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手在出汗。 幽的乳房没有泓的大,但是别有一番风味。 泓很大度地说,「你先让她适应一下吧。 」我感激地望望泓,敏捷地爬上了幽的身上。 幽张开了自己的双腿,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我的冲击。 我的龟头此时也是面目可憎了,狠狠地捣向了幽的「幽深处」。 幽「啊」了一声,就抱住了我,我的鸡巴放在另外一个女人的阴道里, 明显是另外一种感觉。 难怪男人都喜欢不同的女人,虽说性器交合, 总体感觉一样都那么回事但是不同女人在接受冲击时那种表情和互动的差异, 还是很大的找不同女人的乐趣,就在这里。 我平日无数种假设,无数次意淫,在这次都化为一波又一波, 力度一次比一次强大的撞击。 幽在我的冲击下娇喘吁吁,杏眼迷离。 嘴里喃喃地在说着什么,好像已经是魂不守舍了。 我侧首望了一下泓,她正看着我们做,然后自己的手伸向下身, 和我们一样的节奏正在手淫着。 室内顿时春光无限,倍生旖旎。 我在对幽的几次更为凶勐的冲击后,向她交出了「答卷」。 幽死劲地抱住了我,彷佛不舍得让我的鸡巴抽出;这时泓从我的身后抱了过来, 用自己一对丰满的乳房在我的背上来回摩擦着 想必已是情不自已。 我于是轻轻推开了幽,示意她坐到我的鸡巴上。 她颤抖着深深地坐了下去,「哦」了一声,抓着自己的乳房, 颇是癫狂;而我让泓坐到了我的头上我将嘴唇伸向她的阴唇, 很仔细地用舌头抚弄着她的阴蒂和阴唇。 泓又一次哭出声来, 嘴里喊着: 「老公给我, 老公给我。 」两个女人在我身上都是一副死去活来之状, 我看着下面又渐渐地有了射精的感觉。 于是示意两人下来,让泓躺下,我骑到了泓的身上, 用力地抽射而幽在跪在我的身后,贪婪地吻着我的菊花和蛋蛋……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我离开丹麦。 我知道,而且也深有自知之明,这样学历甚高的女人, 可以和我疯狂但是不会和我走到现实生活,去结婚生子的。 我虽然有些不舍,但是毕竟需要回到现实,该干嘛干嘛, 爱自己的妻子爱自己的孩子。 我也没有感觉对不起妻子,因为我觉得人需要活在当下。 人的一生就那么几十年光源,那么一段时间, 你错过了就算错过了,即使以后有多少次做爱的机会, 但是公元XXXX年的时光是永远补不回来的。 该寻乐时就寻乐,只要不忘记了自己的责任和在这个社会的真实角色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