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萍虽然是个女孩,但自小就喜欢出风头, 权力慾特强。 小学时为了竞选班长,她和男同学打得头破血流;中学时为了争社团干部, 她不惜让对手摸她的小屄、小奶以换取对手自动退让;到了大学, 她手段可更高了。 她充分利用自己的美色,引诱教授,情挑党团干部, 结果毕业时成绩果然全校第一并且获得特殊待遇, 优先分发中央机关服务。 如今机关接获指示,要推荐年轻有潜力的干部加以培训, 她得知消息立即使出浑身解数积极争取,谁知领导孙大炮素有怪癖, 对年轻貌美的她竟丝毫不假辞色。 孙大炮看着刻意坦胸露腿,卖弄风骚的王萍, 心中可真是倒足胃口。 老实说,王萍年轻貌美,身材惹火,长得还挺漂亮, 但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行事风格却让老于此道的孙大炮兴趣缺缺。 他玩女人一向自己挑选,主动送上门的, 他可从不稀罕。 况且要激发他强烈的肉慾,唯有成熟美貌的已婚妇人, 像王萍这种二十出头的嫩货他根本就毫无性趣。 「呵呵……王萍啊!你可一点也不像你妈啊!」「啊!主任, 您和我妈很熟吗?那您可要多关照啊!」孙大炮拿起一堆人事资料 嗯嗯啊啊的道: 「你的条件虽然符合但毕竟到职还不满半年……你看看, 各级长官的推荐信这么多……我要是将你报上去……呵呵……还不知要惹出多少闲话呢…嗯……我和你妈是老同事……这件事……我看……还是让你妈来跟我谈吧!」权利熏心的王萍 满脑子都是如何平步青云孙大炮对她不假辞色, 实是令她大受挫折如今听孙大炮这么说,她不禁心中一动。 她心想: 「听他的口气,好像和妈妈很熟……哼!传言果然不假……这孙大炮喜欢啃老草……嘻嘻……妈妈虽说年已四十, 但模样还是挺标致的看来孙大炮对妈妈很有意思……说不定过去他俩就有过一手……嗯……我不如回家, 找妈妈想想办法!」她下班回去跟妈妈雅云一说 雅云皱起眉头道: 「唉!那个孙大炮啊!妈是认识……不过……这家伙是个有名的色鬼 妈去找他恐怕不太妥当吧?」王萍一听, 连忙央求道: 「妈!这一推荐上去前途就打了包票, 否则在单位里死熬活熬 那要熬到那一天啊!妈!你就替我想想办法吧!」雅云叹口气道: 「唉!你年轻不懂事, 这个人惹不起啊!过去……他就想打妈妈主意……妈去找他……岂不是羊入虎口?况且以妈的年纪身份……再去低声下气的求他……那不是羞死啦?」雅云边说 脑海中边浮现出孙大炮那瘦削猥亵的形象想到过去他下流低级的挑逗, 雅云浑身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其实孙大炮的为人,王萍早已打听清楚, 这孙大炮不但性好渔色并且还有怪癖。 他对年轻小姐毫无兴趣,却专门喜欢勾搭成熟貌美的已婚妇人, 若非如此王萍早就和他搞上了,那里还需要央求妈妈出面呢?据说孙大炮之所以喜欢已婚妇人, 是因为他有根特大号的巨X老喜欢和别人的老公比大小。 每当妇人被他搞得要死要活时, 他就会兴奋的问道: 「怎么样?舒服吧?你老公的家伙没我大吧?」由于他那玩意确实厉害, 因此妇人在尝到滋味后不但不愿声张,有些反而还主动送上门去。 就因为他有这项特长,所以才博得孙大炮这个一语双关的外号。 「妈,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你怕他什么?了不起让他吃吃豆腐, 有什么大不了嘛!妈你就帮帮我嘛!」雅云见女儿不知好歹, 话又说得下流露骨不禁脸色一沈, 怒道: 「你这是什么话?哼!书都读到那去了?……自私自利……连妈妈都能出卖……你先去问问你爸……看他肯不肯!」王萍嘻皮笑脸, 无所谓的道: 「妈!你不要为难我嘛!爸爸在大庆油田 两三个月才回来一趟我就是真想问他,也得等他回来嘛!」面对厚颜无耻的女儿, 雅云脸色惨白几乎气晕了过去。 王萍瞧着雅云怒气冲冲,清丽脱俗的面庞, 心中不禁暗揣: 「妈妈真是丽质天生, 都已经四十岁了还一点也不显老!嗯……只要妈妈肯出面, 这件事肯定马到成功。 」她死缠活赖的磨了老半天,雅云虽说气恼, 但到底爱女心切。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唉……你这个讨债鬼啊!……真是上辈子欠你的!」雅云的个性和女儿王萍截然不同, 她老实本份洁身自爱,素来不喜与人东拉西扯。 由于她面貌姣好,皮肤白晢,体态丰腴,外型亮丽, 因此经常惹来一些非份的觊觎。 尤其是某些作风不正的领导,更是利用权势威胁利诱, 老想哄她上床。 不过她始终坚持原则,不肯屈身相就,因此她虽然陞迁屡受影响, 但终究还能保持清白之身。 女儿王萍要死要活,非逼着她去找孙大炮说项, 她耐不住纠缠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雅云薄施脂粉,精心打扮,看起来真是雍容华贵, 仪态万千。 当她走进孙大炮办公室时,孙大炮目瞪口呆, 竟然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他勐地站起身来,色眯眯的殷勤出声招唿。 「哎呀!是李书记啊!什么风把你这大美人吹来啊?欢迎……欢迎!」「嗨!孙主任!你真是官越大, 嘴越甜啊!我都四十了还什么大美人啊?」雅云端庄大方, 轻言浅笑举手投足尽是成熟妩媚。 孙大炮只觉下体一热,骨髓似乎都沸腾了起来, 当下慌忙伸手朝沙发上一让 说道: 「来!李书记, 咱们坐下再谈坐下再谈……」雅云莲步轻移, 朝沙发上一坐那双修长丰腴,均匀圆润,穿着浅灰色透明丝袜的美腿, 立即对孙大炮形成不可抗拒的诱惑。 孙大炮色眼熘熘,极尽目力向雅云股奥之间窥探, 但雅云两腿交叠坐姿端正,除了裙下珠圆玉润的小腿外, 其馀曼妙之处却硬是朦胧难窥。 但越是如此,孙大炮越是心痒难耐,他那根巨X哆嗦着逐渐奋起, 色眯眯的眼神也更形猥亵。 一阵无关痛痒的寒暄后,雅云开始切入正题, 孙大炮不着边际的敷衍 心中却暗自窃喜: 「哼!既然你有求于我, 呵呵……看你待会还能端什么架子?」「李书记 现在快下班了咱们先去吃个便饭,再慢慢谈吧!」孙大炮似乎是这家日本料理店的常客, 老板特别为他准备了一间雅房。 进了房间,孙大炮脱了鞋,宽下外套,在塌塌米上舒服的盘腿一坐, 雅云见状不觉深感为难。 自己身着窄裙,要是盘腿一坐,那裙下春光不是一览无遗?她思索着脱下短大衣, 心想: 「没办法只好用大衣盖住腿啰!」谁知孙大炮竟殷勤的接过短大衣 顺手就挂在身后的衣架上雅云一时不知所措, 只好用手撑着塌塌米曲着腿斜依着坐下。 这姿势既尴尬,又难以持久, 孙大炮见状不禁笑道: 「李书记!这么着你不累啊?要不你学日本女人, 跪着吧!」雅云心想: 「没跪习惯同样无法持久, 嗯……反正自己裙下还有裤袜、内裤又不是光着的……」便也羞涩的盘腿坐了下来。 浅灰色的透明丝袜,更衬托出雅云双腿的圆润丰腴, 孙大炮两眼直勾勾的盯着雅云腿裆窥视她裹着白色三角裤, 微微隆起的阴户。 那儿沟壑分明,丰满成熟,正是他大X最向往的地方。 灌了几杯酒后,孙大炮逐渐兴奋起来,他往雅云身旁紧挨, 开始动手动脚乱吃豆腐;雅云有求于他只能东闪西躲强颜欢笑。 「唉!孙主任,你手还真忙啊?歇一会, 再干一杯嘛!唉呀……你怎么这样……讨厌啦……」孙大炮在雅云挺耸的大奶上捏了一把 笑道: 「呵呵……李书记你真是怎么看都好……生气有生气的美……害羞有害羞的俏……唉!你那个宝贝女儿啊……比起你来……可真是差得远啰!」雅云原本气得要翻脸, 但听他提到女儿那股气却又萎了下去。 「孙主任,王萍的事,你可一定要帮忙啊!」孙大炮仰头喝了杯酒, 暧昧的道: 「李书记我说句实话,你听了可别难过。 你女儿为这事已找我好几次了……呵呵……她还主动投怀送抱……不过……我可没碰她一根汗毛。 咱们是老同事,你也知道我的毛病……呵呵……我可是想你好久啦……嘿嘿……只要你答应我……王萍这事我可以拍胸脯, 打包票……嗯……你怎么说啊?」雅云一听 整个人全蒙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 竟然会无耻到这种地步。 她颤声问道: 「你……你说王萍……主动找你……可是真的?」孙大炮叹口气道: 「李书记, 现在的年轻人可不比我们那时啊!他们在家全是宝, 出门就乱搞……像王萍起码还知道力争上游还算是有手段的佼佼者啦……呵呵……我看过她大学考核数据, 简直是无懈可及就像是她自己写的一样……嘿嘿……由此可见, 她干这档子事绝对不是第一回啊!」他边说边伸手搂住雅云, 雅云痛心疾首心乱如麻,根本失去应有的戒心, 她低着头只是发愣对孙大炮抚摸大腿的淫手, 竟似毫无所觉。 雅云的大腿柔嫩光滑,孙大炮一摸之下慾火狂飚, 他缓缓将雅云放倒在塌塌米上手掌迅速熟练的探入窄裙, 一把便摀住雅云的阴户。 雅云勐地惊觉,慌忙奋力挣扎,但孙大炮左手兜住她的脖颈, 一翻身已压在她身上。 充满酒臭的大嘴,强吻上她的芳唇,摀住阴户的淫手, 隔着内裤拨弄她成熟的蜜穴。 一阵混乱纠缠,雅云「啪」的一巴掌,狠狠打了孙大炮一记。 孙大炮摀着脸放开雅云, 笑嘻嘻的道: 「对不起啊!李书记, 我喝多了你这一巴掌,可把我打醒了!」雅云惊魂未定的喘着气, 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