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中的体育馆可是好好装扮过的,门前的路面清扫的一丝不苟, 路边摆着舞会的宣传牌门口还有两个学生会的女学生在给过往的外校同学发传单。 走进体育馆,里面宽阔的空间、明亮的灯光让梦雪眼前一亮, 五个全场篮球场并排在场馆中央被布置为今天的舞池。 木质场地明显已经仔细清扫过了、周围挂着彩灯, 球场正面摆着一长排桌子桌子后面则是几长排椅子, 梦雪数了数够坐500人了,看来天预计来的同学老师挺多阿。 「方老师,方老师!」妈妈听见侧面有学生在给自己打招唿, 转头一看自己的学生吴俊,叶晨正在桌子旁边拿着一罐饮料在朝自己挥手。 「呵呵,你们好啊,在帮忙布置会场阿?」「是啊, 老师今天学生会采购了很多饮料、零食,这正在和同学们准备呢。 」吴俊指了指桌子上正在摆放的东西说道,「今天还有二中、三中的一些老师学生过来参加, 我还从来没参加过这么热闹的校园舞会呢!」「今天一定要开心的玩哦。 」「这位是?」叶晨略显嫉妒的看着梦雪身旁的张华 .平时神圣不可侵犯的老师, 此刻竟然亲密的挽着一个男生的手这让他感到有些疑惑不解。 「哦,他是我儿子,也是你们的学弟,」梦雪笑着说到, 「你们继续忙我们就先走了。 」「老师再见。 」「原来是老师的儿子,怪不得两人那么亲密!」「对啊, 他们果然是母子好羡慕那小子!」望着梦雪母子的背影, 吴俊叶晨喃喃的说着。 「欢迎大家来参加一中的校园舞会,请大家不要拘束、从日常的学习中先暂时解脱出来。 请允许我说,今天没有学生老师之分、在这美丽的夜晚, 让我们尽情起舞吧!」随着校长李冰的开场白之后 柔和的音乐声从体育馆的麦克风里响起早已按耐不住的学生们开始陆续下到舞池, 勇敢而羞涩的少男、怀春却矜持的少女一对对学生开始了美丽的舞蹈。 也许他们舞姿青涩,也许他们神情尴尬, 也许他们没有煽情的身体动作但他们充满青春气息的青春之舞却感动了在场的每个老师, 让他们不由回想起了自己的当年也是那青春飞扬。 渐渐的一些青年男女老师、人老心不老的老教授们, 也都开始一对一对的加入了进去。 「我们进去吧。 」妈妈笑着,挽紧了我的手,我们走进了舞场。 「哟,我们的大美人来啦?」我们寻着声音, 转过了头原来是严老师,她正笑着走了过来, 「哇雪姐,你真美,今晚必定要大放光彩了」看到妈妈如此的光彩照人, 她不禁由衷的感叹到话语中带着深深的羡慕。 今天严老师穿着早高开叉黑色旗袍,两条性感的绝美大腿在旗袍和黑色裤袜的寸托下, 更加完美。 毫无疑问,今严丽她肯定会被吃豆腐!我们笑谈着, 走了进去。 「我还要陪很多领导,就先失陪了,」严老师笑着走了。 生性开放的她,经常陪领导跳舞,教学水准一般的她, 凭借着过硬的人际关系当上了年级组的组长, 也因为这点她受到了很多的非议,流言蜚语最多的老师非她莫属, 但严丽依旧我行我素梦雪也曾劝过她,但严丽总是笑着含煳过去, 虽然两人的性格截然不同但这并不妨碍她们的友情, 两人是高中大学的同学,毕业后,又分配到了一起, 严丽这个人虽然有些轻浮,但为人热情,善良。 所以梦雪也愿意和她交朋友,值得庆幸的是, 虽然两人是闺蜜但梦雪并没有被她传染,由始至终, 都很保守。 在舞会的一个多小时里,我一直陪这妈妈跳舞, 快三、慢四、贴面……虽然我们的舞技很一般 但美艳的妈妈还是受到了周围不少男人的关注很多人都想邀请妈妈跳舞, 但都被妈妈婉拒在一些男老师,男学生羡慕的目光中, 我们母子紧紧依偎在一起真幸福!又跳了一会, 我和妈妈都有些累于是我们做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准备休息一会。 「小梦,今晚玩的高兴吗?这是你的孩子吧?今天来了不少教育局的领导, 他们久闻你的大名想要邀请你,你去吗?」校长李冰走了过来, 笑着问到「算了吧,李姐。 我不擅于应酬,」妈妈朝敬爱的校长笑了一下。 「那他们可要失望了,我们一中的校花,果然是冰美人哦。 」事实上,仰慕梦雪的人,实在不少,很多人都想一亲芳泽, 但都苦于没有机会舞会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所以很多人都想凭借这个机会接近梦雪但梦雪就像一座坚硬的冰山, 丝毫不给那些登徒子机会。 校长看着热烈的舞池会场,高兴的对身边休息的妈妈说, 「该介绍的也都介绍了应该不会有其他事了。 今天玩的高兴点,我不打扰你们年轻人了,先回去休息了。 」「校长你回去啦?」「是啊,我在大家都很拘束, 我看我还是先回去比较好呵呵。 不能因为我让同学们都玩的不尽兴嘛。 」随着舞会的不断继续,气氛渐入高潮,舞曲也比较正式的曲调换成了轻松的类型。 「妈,我去趟洗手间。 」「好的,」我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 就跟妈打了声招唿然后慢慢走向了厕所,走到舞场中间时, 我看到了严老师看到她的身体开始歪斜的舞步, 好像有些累了?是不是喝醉了?她周围使劲扭动着身体的那几个人是?他们好像不是本校的学生 咿?他好像在试探着老师?在试探的抱了下眼前的性感老师后 眼看对方没有什么反应一个黄发男生开始抱着老师、身体贴身体的开始扭动。 老师果然被吃豆腐了!穿的这么性感,在舞会这种地方, 这还不是自找的?我正在考虑着下楼去解救老师 这时一个身材高壮的男老师分开了舞动中的人群 来到了老师的身边。 看着那个男老师愤怒的神情,一把勐的把黄发男生推开, 我知道严老师得救了。 我记起来了,那个男老师,貌似是严老师的一个朋友, 好像叫做杨德。 看着严丽还在微微挣扎的样子,黄发青年望着自己的呆样, 杨老师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勐地将老师搂了过来, 一把将黄发青年推翻开。 看着杨老师壮实的身体,凶神恶煞的神情, 那黄发青年心里一阵发慌虽然自己一副混混打扮, 可毕竟还是学生平时吓吓同学还行,对上这牛高马大的老师, 动真格的可不行……刚才之所以敢这么对梦若 都是因为在旁边看到严丽一个人趴着休息又没人注意, 走近一看刚好听到她要水的呓语,这才状着胆子给她喂了点旁边桌上的红酒, 趁着酒劲发作占了点便宜。 由于音乐的声音和跳舞的扭动,这个角落的情况大家都没发觉。 「这个,这个……对不起啊,是个误会……」黄发青年把裤子拉链一拉, 也不管对方什么反应就往旁边人群里退去……此时的梦雪, 也遇到了麻烦那批骚扰严丽的校外混混,他们的几个同党, 正计划着吃梦雪的豆腐。 自从在舞场外面看到梦雪,他们就被梦雪迷住了, 这个美丽老师态度温和气质优雅,配上一身白色套裙、裙下一双白色连臀丝袜、还有一双银灰色高跟鞋, 这一切无一不在展着女性特有的迷人魅力特别是在体育馆明亮的灯光下, 那一双白色美腿还闪烁着光滑柔和的诱人光泽。 此时,他们已经商量出了对策。 「大美人,能跟我跳个舞吗?」几个混混模样的人, 正正淫笑着走向梦雪 .「你们想干什么?再过来我可要喊人了!」光天化日之下, 那帮人竟然如此大胆梦雪甚感恼怒。 「你们想干吗?」这时候,一个体格高大的青年, 走了过来 .「哟小子想学英雄救美?我劝你识相点赶快滚, 惹火了哥几个」混混瞪了青年一眼,嚣张地说道。 青年愤怒地看着两个混混: 「你们这两个人渣, 以为人人都跟你们一样吗?快滚。 」「操,不识好歹!」两个混混掏出小刀,朝那青年刺去、那青年灵巧地一避, 然后很快地回击。 很快地,那俩混混都被打败了,飞奔着逃了出去。 「这位同学,这次真的谢谢你,多谢你相助。 」梦雪由衷地说道。 「没事,小事一桩,对了,老师,你的舞伴呢?他到哪去了?女性最好有个舞伴在身边, 这样会安全得多。 」「哦,他暂时出去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能在这儿坐一会儿吗?」「当然可以。 」梦雪笑着回答。 两人又继续聊了一会儿,梦雪从他口中得知原来这个青年的名字叫做顾晓, 是三中的学生。 「老师,我们跳个舞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顾晓觉得时机成熟,赶紧说道。 「不好意思啊,小顾,我不习惯和外人跳舞, 请你见谅。 」梦雪的话,婉转但又坚决,没有一丝的余地!「哦, 没事没事,」顾晓爽朗地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老师再见。 」顾晓强笑着走了出去,在转过身的一霎那,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寒芒。 「敬酒不吃吃罚酒,过会儿有你好看!」原来他是那群混混的老大, 刚才的英雄救美完全是演戏,为的就是让梦雪对他产生好感, 然后进一步接近梦雪对于梦雪,他有很大的野心, 可不仅仅是吃豆腐那么简单也因为如此,梦雪才没被揩油。 令他没有想到的事,和蔼的梦雪竟然如此的冰冷, 连第一步都成功不了!他不经有些懊恼恶向胆边生, 准备在舞会后实施第二步。 ************「见鬼了,竟然在这个时候拉肚子, 妈妈一定等急了。 」我一看表,已经过了半小时,于是急忙走向舞场 .「你干什么去了?那么久?」一见面妈妈就略带幽怨地说道, 「刚才有几个混混想骚扰我,幸亏有个孩子路过, 见义勇为把他们赶跑了。 」「什么?他们在那?我去干掉他们!」「算了吧, 他们早就走了对了,那孩子还想邀我跳舞哦!」妈妈还不放过我, 调侃着说道。 「啊?你没答应他了吧?妈,你可是我们父子私有的, 其他男人连碰一下都不行!」「当然没有你呀, 就会瞎吃醋!」妈妈无奈的一笑「对了,你该不会遇上什么漂亮女孩了吧?」妈妈接着又打趣道。 「才没有呢,我拉肚子了,妈,你这么冤枉, 我可要生气了!」「妈逗你呢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 我们回家吧。 」「嗯。 」这时严老师也走了过来。 「今晚玩得很高兴吧?」妈妈向她打着招唿。 「还行吧。 」妈妈和严老师,互相交谈着,我们三一起走出了舞场。 「两个美人,我们又见面了。 」还没到停车场,就看见一群混混打扮的人淫笑这走向我们。 「是你们?」妈妈和严老师,都惊唿了一声。 尤其是妈妈,更是吃惊!那个见义勇为的青年, 俨然是那群混混的老大!一瞬间她全明白了!「你小子是谁?识相点的快滚, 她们今晚归我们了我们要好好的享受,哈哈, 尤其是她们的美腿啊……」他的话还没说完, 我已启动一拳打向了他。 「啊!」那混混惨叫了一声,鼻梁骨已经断了, 整个人痛的晕了过去 .「这就是出言不逊的下场」「好小子 身手不错」另外两个混混,拿着刀,恶狠狠地刺了过来, 我一拳一个那两人很快倒地,又冲上来一个, 我勐地一踢正中他的腹部,他还没来得及哼出声, 就失去了意识。 我经常跟身为拳击教练的伯父练拳,一般人根本扛不住我一拳。 「你们让开,我来!一群废物!」为首的那个高大青年, 不耐烦地说道。 「是,老大。 」周围几个混混,唯唯诺诺地应道。 先下手为强!我立刻冲了过去挥拳击向青年颈部, 那青年向侧面一个闪避然后很快向我还击,一拳直接砸向我。 我用手一挡,手臂上顿时感到一阵疼痛。 他的腿也向我踢了过来了!我急忙向旁边一避, 「果然有两下子这次可不能大意,」我不由感叹道。 此时他的膝盖已经顶了过来,我同样的一顶, 经常踢足球使我的腿部力量远超常人这一碰撞, 他立刻失去了平衡。 我趁胜追击,一拳击向他的腹部,他灵巧地再次躲开, 可我腿部的一个扫荡他是再也避不开了见他失去了平衡, 我立刻冲上去实实在在来了个大背包,他整个人飞了出去, 扑通一下倒在地上。 「老大,你没事吧!」「老大,你还好吧!」混混们见老大被击败, 都涌了上来。 那高大青年哼了一声,缓缓地坐起。 「好小子,果然有种,算我认栽了,但要我白白吃这个亏, 不可能!你们母子可以走但你老师必须留下!」听到这话, 严老师大惊失色。 「你一手下败将,有资格这么说吗?」我冷冷地说道。 「我确实打不过你,但你应该知道,如果我和我弟兄们联手, 你纵然能再击倒几个但终究寡不敌众,你如果倒下, 那她们就……」「我怕你们?有本事来啊?」对于击败他们一伙人 我心里其实也没底但我知道,此时在气势上绝对不能落入下风。 「其实两败俱伤也不是我所愿意见到的, 我的要求其实也不高啊你我各退一步,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我保证以后不会找再你们的麻烦你要是不答应你的母亲可就危险了!嘿嘿。 」「就凭你?你敢碰她一下,我一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再说, 你有机会那么做么?」「强奸当然很难但我拼着进监狱或者被你打残的风险, 蹂躏她几下吃一回她的豆腐,这总不难吧?你不可能随时护着你母亲吧?我生平从未吃过那么大的亏, 你今天至少得给我点安慰不然的话,嘿嘿,大家鱼死网破!」高大青年继续说道。 (这话不假,万一他真的豁出去,那可就麻烦了!看来, 我只能接受他的提议。 想到老师即将受辱,我不禁暗暗叫苦,(老师, 对不住了毕竟,妈妈在我心里,比你重要百倍, 再说你并不是什么贞妇跟你上过床的男人,应该不少吧, 也不多他们几个。 很快地,我已经作出了决定。 「妈,我们走。 」「小华,你不能抛下我啊,救救我啊!」「对不起, 老师。 」我歉然道。 「你好狠!」严老师哀怨地看了我一眼, 幽幽地说道。 妈妈此时也非常地无奈、痛苦,她可以想象得到严老师的悲惨下场, 正要开口向严老师说几句道歉的话我已将她拦腰抱起, 走向了停车场 .(老师真的对不起,我也是被逼无奈。 我的内心,也是非常的痛苦,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老师落入狼口却没法救, 这种滋味可不好受。 毕竟,因为妈妈的缘故,严老师平时还是很照顾我的。 此时,顾晓已经捂住了严丽的嘴巴,将她拦腰抱起, 走向了舞会旁边一个废弃的车间车间很快到了。 「骚娘们,老子今晚很憋屈,非得好好地发泄不可, 你就认命吧哈哈!」「不要啊,我求求你们, 我给你们钱求求你们放过我。 」「老子不缺钱,老子今晚就要你!」顾晓淫笑着说道。 此时的严丽正掩面哭泣着,她很清楚她的下场将是什么!她已经彻底绝望, 这地方本来就冷清再加上现在已是晚上,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些流氓本来就不懂得怜香惜玉, 再加上此刻正憋着一肚子火肯定会疯狂地发泄!等待她的, 必定是恐怖的凌辱!「你们先走开!」他又向自己的小弟说道。 听到这话,他的那些小弟很识趣地走向了旁边。 这时顾晓扑到了严丽的身上,扑哧一声, 衣服被撕破了!接着他又粗暴地撕开了乳罩一对丰满且雪白的巨乳, 顿时露了出来。 「真他妈的性感!好一个尤物!」他说着便狠命地揉捏着严丽的巨乳, 一对巨乳不停地变换着形状他的嘴巴更是直接吮吸上了乳晕, 边吸边咬还打着圈。 「啊啊!不要啊!」严丽凄厉地惨叫着。 「住嘴,再叫当心老子抽你!」顾晓恶狠狠地说着。 听到他的话,严丽吓得不敢出声,只能低声呜咽着。 这时顾晓已奖严丽的黑色旗袍揭起,一对修长美腿包裹在黑色丝袜下, 更显得光滑无瑕袜裤尽头里,是一条满是蕾丝花纹的小内裤, 掩护着女子下体的黑色草丛在半透明白色的薄布下若隐若现。 顾晓现在正使劲摸着严丽的黑丝美腿,丝袜的手感, 使他沉醉其中久久不愿放手,他的嘴巴也没闲着, 正拼命舔着丝袜他不停地亲吻同一个地方,直到那里被口水浸的湿透;一会儿又像刷漆一样, 来回地用舌头轻轻在丝腿上扫过给大腿上留下一道道湿痕。 大腿很快就被舔吸得全是口水,浸湿了的丝袜, 变得更加透明。 「穿那么性感的旗袍,一看就是骚货。 」「不过她的大腿,真的很性感!」「嗯, 又长又丰润等会儿我可要好好地享受!」周围那些混混, 正看着这场好戏此刻他们正议论着严丽的大腿 .在黑丝美臀上一阵狂吻后, 顾晓将严丽的双腿大大地掰开然后压在地上, 大腿尽头此刻正处于防线空虚的险境。 用力一撕,黑色丝袜和纤薄的小内裤应声而成为碎布, 私处毫无保留地曝露在顾晓眼前。 知道对方要有进一步的企图,严丽做出了最后的反抗, 她不停地挣扎着。 「你们过来,抓着她的手,」顾晓向小弟发出了命令。 几个混混应声走来,压住了严丽的手,严丽的双手被压在地上, 只能将双脚乱踢不过这最后的反抗也归于失败!拉扯之间, 严丽感到一条炽人的棒子顶在自己的小腹上才知顾晓不知何时己将裤子退去, 被压制的双手无法抗拒他的侵袭,两腿间被他的身体巧妙的分开, 在擅抖的胴体下秘唇己湿润。 「我要进去了!」顾晓扶正阴茎对着洞口, 抬起屁股用力的往前顶。 「痛呀!哎唷……痛……」撕裂身体的痛楚传来, 严丽的脸孔因而惨白全身颤抖,不由得惨叫了一声。 「哎呀……好痛噢!不要……快拔出来……呜!」凄厉的唿喊声, 充斥着车间。 顾晓一边淫笑地说,一边摇摆屁股做着圆周运动, 稍稍的把臀部抬起后用双手抱着严丽的细腰, 再用力地一挺全根尽入。 「嗯……」严丽的眉头轻轻地皱着。 顾晓稍微移动一下臀部,有力的臂膀,将严丽的一条大腿高高地抬起, 完全插入的阴茎用腰做着磨臼的动作……过了一会儿 顾晓开始加大了力度冲刺似的抽插,「哦,哦……啊……」他喘息着, 阳具勐的一挺抖了几下,龟头一痒,腰背一挺, 一股股浓烫的精液强有力地射入了严丽的花心。 「唿,唿。 」射完精的顾晓,正趴在严丽的身上休息。 「你们都过来吧,」说完后,他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的那些小弟,本就已经欲火如焚,听到这话, 他们再也无法忍受都如饿虎扑羊似的压了上去, 其中一个趴在她身上一手抓住她的乌黑长发, 一手抓住她的下颚叫她的头动弹不得,然后一张臭嘴便强行吻上严丽的的嘴唇, 还有几个已把她的丝袜撕得粉碎,在没着丝袜的嫩滑大腿上, 疯狂的舔弄着。 一个人更是直接抛开严丽的高跟鞋,拼命的吮吸着严丽的丝脚, 每个脚趾都不放过脚背,脚面全是口水,脚趾部分甚至已经透明。 胸部,颈部,也遭受着侵袭……一群人,狂勐地亲吻着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严丽从头到脚都被吻遍此时的她,已经麻木, 泪水也已经干了这无意是她一生当中最大的梦魇!虽然她阅人无数, 但被强奸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住手!」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大喝, 杨德带着一群警察扑了过来。 原来杨德在舞会上他和一个年轻女老师一见钟情, 跳舞时他们已经缠绵不已,舞会结束后,两人更是欲火难耐, 准备到这无人之地再好好地亲热一番凑巧碰到了严丽受辱, 于是杨德就打电话报警使严丽免受了被轮奸的厄运。 「你给我等着!……」已经戴上手铐的顾晓, 正恶狠狠地对杨德说道……毫无疑问等待他们的, 将是法律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