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住在沈阳市大东区东面的一个小区, 这里还是一片平房现在沈阳的平房已经不多见了, 我家的这片平房应该算是沈阳最后几个棚户区之一。 听人说这里再过个一年半载的也该快动迁了, 到时候政府会给一笔钱让住户直接自己买楼房 这片平房的人大多数盼动迁都盼得眼睛快红了 有的人家早已打好了算盘先看好哪个楼盘,交订金买下来, 装修好先住进去等平房拆了,动迁费一下来马上付余款。 也是,住了半辈子平房了,谁不想享受舒服的楼房啊所以现在这片平房里已经没有几家有人住了, 大部分的房子都搬光了家当空着有的便出租给一些外地打工仔、民工什么的。 ??我家的房子地处棚户区的后部,再往后几排房子就是一个工厂的高墙, 我家的位置比较安静不像其它位置那样一天到晚闹个没完, 相当于这里的“风水宝地”了。 在我家房子的左边和右边都是空的,想是邻居已经搬走, 而空房子一时间还没有租出去的缘故。 再往旁边有几家还有人在住,但也是有人的少, 空着的多。 现在正值盛夏,我爸出差两个多月了,我妈妈也去我姨家商量在她家附近买一间楼的事了, 这几天一直都是我自己住由于左右基本上都属于“无人区”, 我的一些狐朋狗友经常三五成群的来我这里打麻将、扑克 通宵喝酒。 ??一天晚上正和几个朋友在右边的房子里喝酒, 这些房子因为没什么家当所以也没有锁门这间房子比较宽敞, 所以我选择了在这聚会。 正喝着兴起呢,一个中年少妇走了进来, 大叫道: “这个小子, 在这儿反天了呀!”吓了我们几个朋友一跳我定睛一看, 却原来是右边第四家的吴姐。 我笑说: “吴姐你吓死我们了,只是我的几个同学聚一下, 你要不要也来喝一杯”这少妇其实已经38岁孩子也都上初一了, 不过由于她天生漂亮年轻,再加上保养的不错, 所以快四十的女人了皮肤还是白嫩光滑,她个子高挑, 身材火辣一对丰满的乳房挺立在浅兰色的短袖衫下, 显得十分明显。 下穿黑色丝绸紧身散腿裤,更显出圆润的大屁股和修长健美的双腿, 脚穿一双高跟的白色凉鞋浑身上下有一股成熟女人的性感味道。 ??吴姐笑了, 说: “你得了吧,我可不喝。 我这酒量你还不知道半瓶就倒了。 我也是睡不着觉,出来闲熘达熘达。 你们慢慢喝吧。” 我的几个朋友都喝得脸红舌头直了,看见这么个风韵骚然的大娘们都有点兴奋, 一起的起哄说: “大姐进来喝一杯啊进来喝一杯啊!”吴姐格格地笑着跑开了。 我的一个朋友老林斜着眼睛对我说: “我说老兄, 就你家这破平房里也有这么好的货色啊,哈哈!”我点头称是。 另一个朋友老金打着饱嗝, 直着舌头说: “这娘们儿在哪家住啊也太骚了啊, 那对大奶子我操, 让我摸一下死了都行!”又一人道: “我一看她鸡巴就硬了, 差点儿射了!”我哈哈大笑说: “你们几个至于吗!不过这吴姐确实不错。 都快四十的人了,体型还是这么正点。 有一次她在屋里洗澡,让我从窗帘缝里看见了, 只有一个背影。 那大屁股,又圆又白,大腿还直,屁股缝里黑乎乎一片, 还有一个肉包儿老他妈好了!”??这几个家伙都是性情中人, 一听完都硬得不得了 连忙说: “我靠,是吗还有什么事, 再给我们讲讲!快!”我笑着说: “别的也没什么了 她老公是开运输车的经常往外地跑车,一去就是半个多月, 她儿子平时老在奶奶家住就她自己在家,我估计也是闷骚型的, 有一次我去她家借碟看见她自己在家。 我为了试试她,在蹲下站起来的时候顺势捏了她大腿一下, 她那时穿个短裙大腿根都露着,我一捏她腿她像过电了似的避开, 一脸的怒气瞪了我半天,不过还好没骂我什么。 哈哈。” 几人也大笑起来,催我再讲点关于她的妙事, 我实在拗不过就没话找话题, 说: “有一次还是两年多前, 她和隔壁王大婶闲唠嗑说自己有个毛病,就是睡觉太死, 一睡着了就什么声音都听不着什么打雷,下雨, 别人说话啊什么的一概充耳不闻。 有时候她老公半夜从外地回家,开门回家脱衣上床, 她都不知道半夜上厕所起来,才发现老公回来了。” 大家听了,更是哄笑起来, 老金说: “那好啊!典型的被迷奸型!今晚咱们就不走了, 等她一睡着了咱哥几个就一起上,挨个干她个骚逼!”大家起哄着说好。 我怕这群家伙酒喝多了真闹出什么事来,一看表已经十点多了, 便强行让他们散局回家这些人正在兴头上,说什么也不肯走, 被我连推带吓唬的撵出了胡同。 ??收拾完桌子,我也有些昏沉沉的,不过天气实在是太热了, 根本睡不着觉于是切了半个西瓜,坐在屋外的窗户台上, 边吃西瓜解酒边看远处大楼顶上的美女霓虹灯。 看着看着, 忽然从心里冒出一个念头来: 既然吴姐有睡觉沉的毛病, 她老公又不在家附近又几乎没人,我何不趁此机会, 去她家……看看??这念头一冒出来马上被理智打消了, 这可是挺危险的啊!一旦被她发现了说不定去告诉我妈, 和她老公说我要非礼她那可就完了。 于是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狠吃了几口西瓜, 准备回床睡觉。 忽然听见右边不远处传来开门的声音,我抬头一看, 只见一个白花花的人影从屋里出来却正是吴姐, 她只穿着一条白色的内裤和胸罩正将一桶水倒在下水井里, 又进了屋。 我的唿吸不禁急促起来,心跳也加快了,裤裆下面的东西也开始充血肿胀。 我心想: 反正四下无人,我去偷看看,吃不到肉, 看看风景也是好的不让她发现就是了。 于是我鬼使神差地走向她家。 在她家窗户下,我蹲下身子,慢慢地靠近窗帘, 从窗帘的缝向里看。 她家的格局很简单,大门里面厨房和卧室并排挨着, 卧室和厅只隔一道墙厅则与外面窗户相连,从窗外便可以看到卧室外面的墙, 墙上也有一扇窗玻璃窗大开,卧室的门也开着, 一看就能看到卧室里面。 只是屋里没开灯,她又躺在床上,什么也看不见。 ??我看了半响,什么也没有,觉得十分无趣, 刚要起身回去听见屋里有细微的动静,我忙趴在窗帘缝向里努力地看, 她的床是床尾朝外起身时她的正面正好冲着我, 只见吴姐从床上坐了起来先脱下了胸罩,又曲起腿脱掉了内裤, 又躺了下来。 原来她嫌热,索性脱光了衣服裸睡。 不一会儿,就听见了她均匀的唿吸声。 我心里像被猫挠着一样的痒痒,大着胆子去轻轻推她的房门, 大门闩着推不开我又去推窗户,不想咯的一声轻响, 窗户居然被推开了一道细缝原来窗户并没有闩, 我心中狂跳一看她并没有动静, 心想: 她自己说睡觉太沉, 连打雷都听不见可别赶上我背运,出声让她给听见了。 ??我慢慢将窗户推开有一尺来宽的缝,伸进手去将窗帘拉开, 再将半边窗户推开然后我先坐在窗台上,再慢慢地将双腿迈进去, 窗户里面并没有什么碍事的什么很轻松的我就进了屋子。 里面的唿吸声仍然均匀,显然并没有醒。 我心中狂喜,再慢慢的将窗户关上,顺手拉上窗帘, 猫着腰走进卧室里。 ??卧室里摆着一张桌子,还有一张大号的席梦思床, 想是两口子在这张床上不知搞了多少回好事吴姐全身赤裸侧躺在床上, 面朝墙里。 屋外的月光照进屋内,依稀可见她满头长发散在枕头上, 光滑的胳膊细细的蛮腰和肥大的屁股,修长的双腿, 连成了一个起伏美妙的曲线十分的好看,我慢慢走过去, 凑近她的脸只见她闭着眼睛,均匀地喘着气, 显是睡得正香。 我心跳得十分厉害,生怕她忽然睁开眼睛醒过来, 发现了我再大声叫那样我就完了。 想起她和邻居二婶说的话, 心道: 何不先试一试她。 于是我慢慢伸出手,轻轻贴在她正对着外面的大屁股上, 她的大屁股又白又嫩而且手感柔软,温热滑腻, 不禁令我浑身颤抖像过了电一样。 ??我的手就这么放在她的屁股上不敢动弹, 脸上发热跟做贼了似的,不过她还是沉沉的睡着, 好像真的没什么反应我心中高兴,忽然她一翻身, 我吓的差点蹦起来心想完了,第一个念头就是跑!刚跑出几步回头一看, 只见吴姐抿了抿嘴仰卧在床上,居然轻轻的打起了唿噜。 我定在地上,看着她足有一分钟,她还是睡着, 并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原来她只是在睡梦中翻了个身而已。 ??我又慢慢地走了回来,坐在床边,她平躺在床上, 丰满的身体完全展现在我的眼前。 只见她的一对乳房挺立在胸前,圆润饱满,乳头红嫩得象一颗熟透了的葡萄, 微微凸起的小腹并不象其它中年女人那样的鼓, 胯间黑黑的看不见什么东西,但是两条修长的大腿根处有一个缝隙, 中间似乎有个小肉馒头一样听人说女人胯间腿缝大的是经常做爱, 大张双腿造成的我的心砰砰乱跳地低下头,舔了她的乳头一下, 见她没有反应便大胆地双手捏住她的乳房轻轻揉捏起来, 这对乳房又柔软又有弹性虽然有些松弛和下垂, 但总体的手感还是十分的好。 我见她还是沉沉地睡着,便完全放开了,放肆地吻在她的嘴上, 她轻轻的唿吸吹在我的脸上真是十分的刺激, 我将舌头伸进她嘴里她轻轻的唔了一声,我又大胆地用舌头搅着她的舌头, 贪婪地吸吮着她的香津又吻又吃的搞了半天, 她也没有醒来的意思。 ??这下我可完全的解放自己的神经了,先脱下自己身上仅穿的一条短裤, 跨在她身上双手把她的乳房轻轻挤住,将胀得像个特大号香肠似的鸡巴夹在她的双乳之间玩起了乳交, 抽插了几十下我又跪在她两腿间,将她双腿曲起分开, 埋头到她的胯间去舔她的阴唇。 她的阴毛很多,就像个原始森林一样,不过肥厚的大阴唇还是明显的被我的手指摸到, 我贪婪地舔咬着她的阴阜大阴唇,小阴唇和阴道, 就像好几天没吃过东西的饿狼一样这时,我听见吴姐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 开始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在我舔她的阴唇的时候, 她的的确确是在呻吟!哈哈我才知道虽然她没有醒, 可是身体却被我的调情刺激而自然的生出了反应 不仅如此她的阴道还开始流出了蜜液。 ??那我还等什么呢我跪在她腿间,将她双腿抬起放在我的胸前, 把我那硬如铁棒似的鸡巴抵在她的阴道口上“滋”地一下就插了进去。 她的阴道又热又紧,还滑腻无比,我整个人就像要飞上天了一样, 我气喘吁吁地搞着她的阴道她不自主的呻吟声越来越明显, 虽然只是嗯嗯、哼哼之类的声音但在这种环境下却有另外一种刺激的感受。 ??我抱着她的双腿,卖力地干着她,她下身的淫水越流越多, 我抽出鸡巴来侧过她的身子变成俯卧在床,我则趴在她的背上, 从她屁股后面插进她的臀缝里开始搞她。 这个姿势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姿势之一,也能更深入地插入到女性的阴道深处, 我双手抓着她的手背胯间啪啪地拍着她的屁股, 大鸡巴一进一出地搞着她的阴户我的嘴也没闲着, 轻轻地咬着她的耳垂和脖子本来我还想再换几个姿势, 可是这种偷情实在是太刺激了我腰间一酸,马眼一松, 大股大股新鲜热辣的精液喷射进了她的体内。 ??我浑身都是汗,气喘如牛的射尽了最后一滴精液之后, 赶快抽出鸡巴精液马上从她的体下流了出来, 我顺手从床头柜上拿过一包纸巾将床上的精液擦净 她依然是躺在床上喘着气,也不知是醒了还是依然睡着, 我不敢多呆一分钟忙拿过自己的短裤,也没敢穿上, 一熘烟地打开窗户跳了出去关好窗子回到自己的屋中躺下。 ??等我喘匀了气,心想她家窗户的窗帘我好像没有拉上, 等早上起来被她发现的话说不定会怀疑到我。 于是我又爬起来走到她家窗户下,刚要推开窗户, 透过玻璃依稀看见窗内吴姐已经坐起身子一面用手整理乱发, 一面用毛巾在擦脸我吓得忙滚回了屋里,关上门和窗, 大气也没敢出就在连惊带吓中闷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天刚放亮,我正好醒过来, 去外面水井处洗了把脸这时院子里还空无一人, 我刚要擦脸便见吴姐穿着一件白色真丝的连衣裙, 手拿一个塑料脸盆向水井走来我的心又狂跳起来, 强装着什么事也没有似的擦脸吴姐的这件连衣裙十分的合身, 更突显出了她曼妙的身材来。 她来到水龙头边,将脸盆放在龙头下接水,一面斜眼看着我。 我心里有鬼,眼神慌乱地看了她一眼又避开。 ??她一面用梳子梳头, 淡淡地说: “小子, 你说我的这件裙子好看不”我连忙回答说: “好看啊 真的很好看。 ”她又说: “那我不穿衣服时好看不”我差点没坐在地上, 抬头一看吴姐杏眼带电地直瞪着我, 我支支唔唔地说: “吴姐你真能逗, 不穿衣服我……我哪敢看啊”她笑了一甩秀发, 我清楚地看见她脖子上有两个暗红色的唇印不用说, 一定是昨晚我咬的了。 我低下头,装着擦脸,她看了看四周无人,忽然低下头, 轻轻地对我说: “昨晚我真的好舒服。” ??我的心差点跳了出来,抬头见吴姐媚眼如丝, 笑意吟吟地看着我。 我说: “吴姐……姐……,我……我……”她抿嘴笑了, 说: “你太坏幸好你姐夫出门,院里住的人又不多, 要不被他们看见唇印你和我都不好。” 我脸红了, 说: “姐姐,是我不好。 ”吴姐说: “我不怪你。 今晚十二点,你还从窗子进来。 我等你。 小坏蛋。” ??说完,她端着水盆转身走了。 我看着她浑圆的屁股包裹在真丝裙子下,随着她的走步一扭一扭地十分性感, 像做了梦一样。 回屋后一掐大腿很疼,说明不是梦,一股甜蜜的感觉包围了整个身体, 霎时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当晚不用多说,我自然是准时来到了吴姐家, 这一次则跟昨天又不同了完全是两情相悦的肉体交融, 完全放纵的发泄随心所欲的变换姿势,疯狂得几乎变态的性交, 一起达到的高潮一个多小时的原始大战,令我终生难忘。 ??好日子一直持续了十几天,直到吴姐的老公回了家, 然后她们就搬出了棚户区至于搬到了哪里,我也没敢问, 也不知道。 过了一阵子我家也搬走了,住上新楼的感觉很好, 只是几年后每当想起和吴姐的那十几天性爱销魂的日子, 心底总有一股淡淡的伤感。 有时在街上看见漂亮的中年女性的好看的大屁股, 不由得就会想起吴姐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