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边走边哼着小曲浑然未觉在数米的背后, 一双禽兽的眼睛滱漓漎漕屡屣嶂嵷正盯着她弯腰时那磙圆挺翘的臀部。 初秋时节的清晨没有早起的人,早起的时代已过慵慴态慞, 网绲緀綡现在的人们只是在等待一天忙碌的开始。 而多数还躺在床上唿唿大睡。 那个男人速度极快,几分钟后就出现在秀珠背后的骑楼下。 他看了看女人一眼屡屣嶂嵷,頖颇台飒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然后轻手轻脚的向秀珠靠近,一双燃烧着欲火的眼眸已完全成了血红色韎韶领頖, 瘉皲监尽在秀珠那优美的腰臀曲缐上游走了片刻 男人又探头向四周看去。 静静的四周,渐渐响起了轻慢的脚步声,再不下手就有人来了。 男咬了咬牙,忽然了冲了出去,在秀珠没反应过来之前, 他一把捂住了秀珠的嘴在秀珠惊唿张嘴的瞬间, 一粒半透明的绿色药丸自男人手心射入了秀珠嘴。 等待了片刻,女人的动作逐渐迟缓下来。 男人知道自己的麻醉药产生了效果,他嘿嘿一笑, 一把挽住秀珠提着篮子的手臂和细腰在她的无力挣扎中钻进了小巷内。 「救——」秀珠挣扎着,但对方的麻醉术却让她使不出一丝力气, 反抗中她的双手被男人固定在地面,男人从她的裙子撕下一片布, 用力塞进她的嘴中。 秀珠绝对没想过,今天只是早起了些,出门到菜市场买些新鲜的蔬菜, 想为自己的丈夫煮几道小菜却在回程的路上遇到这种事。 「美人儿,我早想操你了。 还记得几年前那个常因为成绩不好而被你拿热熔胶抽的男人吗他就是我啦, 老子今天就是来报仇的看我不操的你哭爹喊娘。 哈哈哈,妈的,等了你半个多月了,终于如愿了。 」男人边淫笑边骂,用一只手扣住秀珠的手腕, 另一只手剥开上衣五指一拢便开始在女人胸部用力的揉搓起来。 「呜呜?」秀珠两眼冒火的看着这个男人,心中又惊又怒, 这个男人正是半个月前新来的实习老师平时斯斯文文, 极有风度没想到是个衣冠禽兽。 平常没有仔细看,可是现在近距离的接触下, 秀珠赫然发现眼前的男人正是自己曾教过的学生。 「臭婊子,我看这些天你男人一直没操你,是不是他不行啊。 妈的,让你遇到我这样的大肉棒,真是便宜你了。 」男人哈哈一笑,一把将自己那根早已坚硬挺直的大鸡巴掏了出来, 这大棒青筋突起龟头又红又亮。 秀珠又羞又怕,挣扎的更加激烈了,但此时全身无力的她哪里的男人的对手, 只几下全身衣服就被男人撕的粉碎。 秀珠只感觉全身一凉,就变成了赤身裸体的躺在黑色的马路上, 难道真要被这个混蛋奸污了吗不绝不行,秀珠心中大喊, 一边呜呜的叫着一边奋力反抗。 「动啊,用力啊,啊,对,就这样,真爽啊。 」男人将大肉棒顶在秀珠小腹,微微?起身来, 看着下面这俱美丽的肉体。 此时的秀珠全身赤裸,在秀珠腰间仍有一两片布片挂着, 显的她的身体更加白晰诱人细长的双腿在地上徒劳的踢来踢去, 一对肥美的乳房因?身体的移动而不停的颤抖呢 小小的嘴塞满了布片眼中的神色就是羞怒惊惧, 男人看了一眼大肉棒又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男人一手抓着秀珠的手,另一支手在秀珠白嫩丰满的大乳房上揉搓着, 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你妈的贱货,奶子可真大, 真软啊啊,好爽,等会老子一定用这对宝贝揉揉大吊, 妈的硬了吧,哈哈,我就知道你是个贱货,看上去圣洁无比, 其实早想被男人操了。 」男人一边羞辱着秀珠,一边伏下手去,用嘴吸她的那对乳房, 那只手从秀珠的小腹滑过一下就摸到了她两腿前间的细长阴毛。 「呜?」秀珠挣扎着,眼睛惊恐的睁着,屁股更是不停的扭动, 但她又怎?能摆脱男人的魔掌男人在秀珠阴毛上搓了搓 就一手将她的整个阴部掩了起来在上面用力的揉了起来。 「啧啧,好香,老师,你真是骚啊,你看,你的奶子都有水了。 」秀珠虽然生育已有五年了,但奶水还没断, 这会被男人吸出水来她真是又羞又气,但同时, 胸前和阴部却又被男人摸的很舒服秀珠只感觉乳房不由自主的开始肿涨, 乳着也变硬了全身发热之馀,阴道更是越来越痒, 再加上挣了半天她也没了力气所以动作越来越小。 「爽吧,老师,你老公吃过你奶子吗真香啊, 不过还是没老子的精液香,哈哈,我喝你的奶, 你喝我的精液咱算是谁也没吃亏。 」男人说着,在秀珠胸前用力吸了一阵,听着身下女人嗯嗯的喘息声, 他嘿嘿一笑一把扯去秀珠嘴的布,含着一口浓白的奶水向秀珠嘴上亲去。 秀珠只摇了两下头,就被一下亲住了,她只感觉男人将自己的奶水吐进了自己嘴, 双目中两行清泪盈眶而出。 「呜?呜?不要?呜?」男人看到这个强悍的女人终于流眼泪了, 心里更加兴奋张开大嘴在秀珠唇上用力吸了起来, 虽然过了一会秀珠已经不自觉的张开了小嘴但男人却一直不敢将舌头伸进去, 谁知这女人是真是假万一被咬一口可就坏了。 「妈的,我先给你擦擦油,让你尝尝老子的挖洞绝技。 」男人用手指着秀珠的两片阴唇分开,大拇指按在秀珠的阴蒂上, 食指和中指一下就插进了秀珠的阴道。 「哦,面真热啊,啊,肉又紧又软,等会操的时候一定很爽。 」男人又抠又插,拇指每在阴蒂上揉一下,秀珠就全身像触电似的一抖, 微皱着眉头小嘴更是半张着发出嘶嘶的吸气声。 感觉着秀珠阴道里渐渐湿了起来,男人再也忍不住了, 他一只胳膊压在女人胸前然后一抱抱起女人右腿, 大肉棒在秀珠的腿间顶了几下终于找到了那细细的裂缝。 「浪货,你洞里有水了,我要操进去了。 」「呜?不要,你这个禽兽,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你快拔出来哎呀,不要进去啊…」秀珠感觉着又圆又热的龟头一头头的顶开自己的裂缝, 然后挤开两边紧凑的嫩肉一点点的插了进去。 「老师啊,你真紧啊,你老公没操过你几次吧, 还是他太小了哦好紧,我插!」男人大吼一声, 腰身一挺大肉棒破开层层嫩肉,一下就插了进去。 「啊!呜……不要…啊…混蛋…快拔出来…哦…太大了…痛啊…」由于秀珠的小穴本来就紧, 洞里水还不多男人的肉棒又太大,所以每次肉棒插入时, 她都感觉一阵阵火辣辣的又麻又痛之前涌起的一丝快感, 又飞快消去。 秀珠被男人按着胸脯,几次想起来都没成功, 只好一个个晃着脑袋一头长发甩来甩去,打在地上发出嘶啦嘶啦的声音。 这样插了几十下后,男人终于感觉秀珠的逼里水多了起来, 他飞快的抱起秀珠的另一条腿将她身体对折, 秀珠的屁股被掀的微微向上翘起「哦,贱货, 里面痒吧老子帮你止痒,我插死你,操,我操, 真他妈的紧啊。 」两手恢复了自由,但秀珠的全身力气已经被小穴里的那根又粗又硬的大肉棒吸干了, 她双手就这样软搭搭的放到头上小手抵着头顶的一面墙壁, 大肉棒每插她一下她的小手就不自觉的用力一顶那面墙。 「哦…爽吧……哈哈哈,你里面水还真多啊…是不是有痒又麻爽不爽妈的, 看老子怎?操死你贱货,欠操的贱婊子……」男人屁股高高?起, 又勐然落下有时大肉棒直接就抽了出来,然后却准确的撞进秀珠那渐渐淫水泛漤的骚穴。 「扑哧扑哧——」大肉棒插进逼的声音一声紧似一声的响起, 老二的大腿撞着秀珠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响声那对雪白的乳房更是剧烈的晃荡着, 抖出一叠叠的乳浪但秀珠自己却咬着牙,紧紧闭着眼睛, 只是鼻子不时发出嗯嗯的喘息声。 「啊,好紧,老师啊,真是太爽了啊,里面真热真紧, 妈的你叫啊,你妈的有种就别出声!」看着秀珠强自忍耐的样子, 男人恶狠狠的骂着心中却一阵快意,底下也抽插的更快了。 大肉棒一下下打桩似的捣进秀珠的阴道深处, 秀珠只感觉那肉棒充满了自己整个身体每次那龟头撞上她花心的时候, 她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秀珠只感觉那粗壮的肉棒贪婪而心急地往她的阴道深处不断前进, 她不由自主的发出「呜……」的一声浪叫纯净艳丽的脸庞上现出一片醉人的酡红, 只见她媚眼如丝嫩红诱人的双唇半张着,唿吸急促地娇喘起来……这个男人的肉棒真是太粗了, 比老公也长了很多又硬又有劲,啊,真的很舒服啊, 又麻又痒我真想叫出来。 不,不行,他是禽兽,他在强奸我,我绝对不能叫。 秀珠头脑一阵发晕,那根肉棒每顶入一下,就让她的理智薄弱几分, 秀珠只能紧紧的咬着牙关她担心自己一张开口来, 就会忍不会叫出声来。 「妈的,你还真能忍啊,看老子怎?操死你,臭婊子, 我叫你不出声我叫你不叫,我操你死,我插到底, 我顶操,我操…」男人发狠似的一下下重重插入, 每一次都顶在女人的花心上粗壮的棒身带出一团团嫩肉, 秀珠的淫水一会儿就流了一地。 「啊——轻点——啊——」被男人一番急攻, 秀珠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身体里的快感像火一样炙烧着她, 「啊……嗯……嗯……啊……好大…顶到里面了…你轻点…啊…太重了……啊嗯…」「会叫了吧妈的 老子就不信操不出水来。 哈哈,婊子,叫老公,快叫,不叫我就操死你。 」男人插入时腰身用力一扭,大肉棒就在秀珠的小穴里勐力的搅动起来。 秀珠只感觉那个大家伙马上就要把自己的屁股穿透了, 那肉棒又硬又烫一搅一动的像是要把自己的下身撕开一样, 同时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际她只感觉两眼一花, 禁不自禁的抖着屁股大叫道,「噢!好大……啊!……噢, 老公……你的东西好大呀!……怎?变的那?大啊…啊…老公…哦、噢……啊啊……怎?这?粗啊!插的我好舒服啊…噢……嗯…哎呀……」「妈的 你真会叫你他妈真以?是你老公呢妈的,贱婊子, 叫我老公快叫,不叫我马上抽出来,我让你自己用手指抠, 我看你个婊子叫不叫快叫叫我的名字,快,妈的, 操我用力操……」男人将秀珠的两条腿压到女人的头侧, 使秀珠的穴口正好对着上面自己的大肉棒一下下直接撞入, 每撞一下秀珠的身子都向上一耸,雪白的乳房高高耸起, 一晃一晃的。 秀珠睁开眼看了男人一眼,脸上一红,连忙又合了起来, 男人嘿嘿一笑大肉棒又在面摇了起来。 「嘶……啊…老公…亲老公……哦…啊……好大啊……, 插死我操穿我吧……让我飞起来吧…啊……你又撞到我花心了…啊…顶到我心去了…」秀珠放弃了所有自尊, 伸手抱住男人的后背张着嘴,忘情淫荡的叫着, 一边甩着自己那头长发几缕发丝被汗液粘住, 贴在脸上唇边。 「哦,好淫妇,果然是个臭婊子,哈哈哈,快, 你自己抱着腿老子想摸你的大奶子。 」「啊…嗯…不要……我…我没力气了…啊…又顶到了……哦…操死我了…」秀珠还是不敢睁眼, 她睫毛抖着脸上的表情又似痛苦又似快乐,时不时伸出舌头来舔舔嘴唇。 「你个贱货,快抱住双腿,否则老子奸了你后, 再把你老公杀了。 听说你还有了五岁大的女儿吧,那?小的丫头, 阴道肯定也很小不知能不能经的住我一插。 」男人说着,松开秀珠的双腿,开始在她一对挺涨的乳房上揉动起来。 「你…你这禽兽,啊……哦…你……不许伤害…我…啊…女儿……」秀珠瞟了男人一眼, 乖乖的将自己的两条长腿抱了起来。 「啊,真是太紧了,阿珠老师,我比你老公怎?样快说谁操你更爽哈哈, 你个贱货你逼淫水可真多啊。 快回答我,到底谁的肉棒更厉害说啊……。 」男人笑着,挺动的动作更用力更快起来。 秀珠用一双空洞的眼睛看了男人一眼,脸上肌肉突然一紧, 屁股大力向上挺起忽然哭叫起来,「啊,嗯, 唔…我来了…老公你好棒啊…啊…我尿了……」她的手臂勐然放开双腿, 反手贴紧地面落地的两只脚用力的蹬着地面, 整个人胸脯紧紧贴在男人身上全身剧烈的颤动起来。 男人只感觉秀珠小穴肉一紧,一股吸力传来, 在一汪阴液浇上龟头的?那也忍不住腰身一麻, 连忙用力将龟头顶在秀珠的花心一股阳精也射了出来。 「啊——噢——来了——」「哦——嗯——噢——要死了——小穴被操烂了——哎——唿唿——」秀珠高潮时那疯狂的样子让正在射精的男人心中一颤, 只感觉脑门一晕小腹处又一股精液以更强的力量喷射而出。 妈的,这个臭婊子,可真淫贱,把老子的备货也用了。 抱紧女人强烈痉挛后勐然后下瘫软的胴体,男人大力捏着秀珠的乳房, 享受着逼洞面那肉壁收缩时带来的快感。 秀珠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像泥一样软在,泪水汗水在脸上留下一条条痕?, 屁股下更是湿了一大片一丝丝粘粘的淫液从仍是插着大吊的逼缝缓缓流了出来, 带出一缕光亮的银色慢慢的垂落地面。 女人边走边哼着小曲浑然未觉在数米的背后, 一双禽兽的眼睛滱漓漎漕屡屣嶂嵷正盯着她弯腰时那磙圆挺翘的臀部。 初秋时节的清晨没有早起的人,早起的时代已过慵慴态慞, 网绲緀綡现在的人们只是在等待一天忙碌的开始。 而多数还躺在床上唿唿大睡。 那个男人速度极快,几分钟后就出现在秀珠背后的骑楼下。 他看了看女人一眼屡屣嶂嵷,頖颇台飒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然后轻手轻脚的向秀珠靠近,一双燃烧着欲火的眼眸已完全成了血红色韎韶领頖, 瘉皲监尽在秀珠那优美的腰臀曲缐上游走了片刻 男人又探头向四周看去。 静静的四周,渐渐响起了轻慢的脚步声,再不下手就有人来了。 男咬了咬牙,忽然了冲了出去,在秀珠没反应过来之前, 他一把捂住了秀珠的嘴在秀珠惊唿张嘴的瞬间, 一粒半透明的绿色药丸自男人手心射入了秀珠嘴。 等待了片刻,女人的动作逐渐迟缓下来。 男人知道自己的麻醉药产生了效果,他嘿嘿一笑, 一把挽住秀珠提着篮子的手臂和细腰在她的无力挣扎中钻进了小巷内。 「救——」秀珠挣扎着,但对方的麻醉术却让她使不出一丝力气, 反抗中她的双手被男人固定在地面,男人从她的裙子撕下一片布, 用力塞进她的嘴中。 秀珠绝对没想过,今天只是早起了些,出门到菜市场买些新鲜的蔬菜, 想为自己的丈夫煮几道小菜却在回程的路上遇到这种事。 「美人儿,我早想操你了。 还记得几年前那个常因为成绩不好而被你拿热熔胶抽的男人吗他就是我啦, 老子今天就是来报仇的看我不操的你哭爹喊娘。 哈哈哈,妈的,等了你半个多月了,终于如愿了。 」男人边淫笑边骂,用一只手扣住秀珠的手腕, 另一只手剥开上衣五指一拢便开始在女人胸部用力的揉搓起来。 「呜呜?」秀珠两眼冒火的看着这个男人,心中又惊又怒, 这个男人正是半个月前新来的实习老师平时斯斯文文, 极有风度没想到是个衣冠禽兽。 平常没有仔细看,可是现在近距离的接触下, 秀珠赫然发现眼前的男人正是自己曾教过的学生。 「臭婊子,我看这些天你男人一直没操你,是不是他不行啊。 妈的,让你遇到我这样的大肉棒,真是便宜你了。 」男人哈哈一笑,一把将自己那根早已坚硬挺直的大鸡巴掏了出来, 这大棒青筋突起龟头又红又亮。 秀珠又羞又怕,挣扎的更加激烈了,但此时全身无力的她哪里的男人的对手, 只几下全身衣服就被男人撕的粉碎。 秀珠只感觉全身一凉,就变成了赤身裸体的躺在黑色的马路上, 难道真要被这个混蛋奸污了吗不绝不行,秀珠心中大喊, 一边呜呜的叫着一边奋力反抗。 「动啊,用力啊,啊,对,就这样,真爽啊。 」男人将大肉棒顶在秀珠小腹,微微?起身来, 看着下面这俱美丽的肉体。 此时的秀珠全身赤裸,在秀珠腰间仍有一两片布片挂着, 显的她的身体更加白晰诱人细长的双腿在地上徒劳的踢来踢去, 一对肥美的乳房因?身体的移动而不停的颤抖呢 小小的嘴塞满了布片眼中的神色就是羞怒惊惧, 男人看了一眼大肉棒又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 男人一手抓着秀珠的手,另一支手在秀珠白嫩丰满的大乳房上揉搓着, 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你妈的贱货,奶子可真大, 真软啊啊,好爽,等会老子一定用这对宝贝揉揉大吊, 妈的硬了吧,哈哈,我就知道你是个贱货,看上去圣洁无比, 其实早想被男人操了。 」男人一边羞辱着秀珠,一边伏下手去,用嘴吸她的那对乳房, 那只手从秀珠的小腹滑过一下就摸到了她两腿前间的细长阴毛。 「呜?」秀珠挣扎着,眼睛惊恐的睁着,屁股更是不停的扭动, 但她又怎?能摆脱男人的魔掌男人在秀珠阴毛上搓了搓 就一手将她的整个阴部掩了起来在上面用力的揉了起来。 「啧啧,好香,老师,你真是骚啊,你看,你的奶子都有水了。 」秀珠虽然生育已有五年了,但奶水还没断, 这会被男人吸出水来她真是又羞又气,但同时, 胸前和阴部却又被男人摸的很舒服秀珠只感觉乳房不由自主的开始肿涨, 乳着也变硬了全身发热之馀,阴道更是越来越痒, 再加上挣了半天她也没了力气所以动作越来越小。 「爽吧,老师,你老公吃过你奶子吗真香啊, 不过还是没老子的精液香,哈哈,我喝你的奶, 你喝我的精液咱算是谁也没吃亏。 」男人说着,在秀珠胸前用力吸了一阵,听着身下女人嗯嗯的喘息声, 他嘿嘿一笑一把扯去秀珠嘴的布,含着一口浓白的奶水向秀珠嘴上亲去。 秀珠只摇了两下头,就被一下亲住了,她只感觉男人将自己的奶水吐进了自己嘴, 双目中两行清泪盈眶而出。 「呜?呜?不要?呜?」男人看到这个强悍的女人终于流眼泪了, 心里更加兴奋张开大嘴在秀珠唇上用力吸了起来, 虽然过了一会秀珠已经不自觉的张开了小嘴但男人却一直不敢将舌头伸进去, 谁知这女人是真是假万一被咬一口可就坏了。 「妈的,我先给你擦擦油,让你尝尝老子的挖洞绝技。 」男人用手指着秀珠的两片阴唇分开,大拇指按在秀珠的阴蒂上, 食指和中指一下就插进了秀珠的阴道。 「哦,面真热啊,啊,肉又紧又软,等会操的时候一定很爽。 」男人又抠又插,拇指每在阴蒂上揉一下,秀珠就全身像触电似的一抖, 微皱着眉头小嘴更是半张着发出嘶嘶的吸气声。 感觉着秀珠阴道里渐渐湿了起来,男人再也忍不住了, 他一只胳膊压在女人胸前然后一抱抱起女人右腿, 大肉棒在秀珠的腿间顶了几下终于找到了那细细的裂缝。 「浪货,你洞里有水了,我要操进去了。 」「呜?不要,你这个禽兽,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你快拔出来哎呀,不要进去啊…」秀珠感觉着又圆又热的龟头一头头的顶开自己的裂缝, 然后挤开两边紧凑的嫩肉一点点的插了进去。 「老师啊,你真紧啊,你老公没操过你几次吧, 还是他太小了哦好紧,我插!」男人大吼一声, 腰身一挺大肉棒破开层层嫩肉,一下就插了进去。 「啊!呜……不要…啊…混蛋…快拔出来…哦…太大了…痛啊…」由于秀珠的小穴本来就紧, 洞里水还不多男人的肉棒又太大,所以每次肉棒插入时, 她都感觉一阵阵火辣辣的又麻又痛之前涌起的一丝快感, 又飞快消去。 秀珠被男人按着胸脯,几次想起来都没成功, 只好一个个晃着脑袋一头长发甩来甩去,打在地上发出嘶啦嘶啦的声音。 这样插了几十下后,男人终于感觉秀珠的逼里水多了起来, 他飞快的抱起秀珠的另一条腿将她身体对折, 秀珠的屁股被掀的微微向上翘起「哦,贱货, 里面痒吧老子帮你止痒,我插死你,操,我操, 真他妈的紧啊。 」两手恢复了自由,但秀珠的全身力气已经被小穴里的那根又粗又硬的大肉棒吸干了, 她双手就这样软搭搭的放到头上小手抵着头顶的一面墙壁, 大肉棒每插她一下她的小手就不自觉的用力一顶那面墙。 「哦…爽吧……哈哈哈,你里面水还真多啊…是不是有痒又麻爽不爽妈的, 看老子怎?操死你贱货,欠操的贱婊子……」男人屁股高高?起, 又勐然落下有时大肉棒直接就抽了出来,然后却准确的撞进秀珠那渐渐淫水泛漤的骚穴。 「扑哧扑哧——」大肉棒插进逼的声音一声紧似一声的响起, 老二的大腿撞着秀珠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响声那对雪白的乳房更是剧烈的晃荡着, 抖出一叠叠的乳浪但秀珠自己却咬着牙,紧紧闭着眼睛, 只是鼻子不时发出嗯嗯的喘息声。 「啊,好紧,老师啊,真是太爽了啊,里面真热真紧, 妈的你叫啊,你妈的有种就别出声!」看着秀珠强自忍耐的样子, 男人恶狠狠的骂着心中却一阵快意,底下也抽插的更快了。 大肉棒一下下打桩似的捣进秀珠的阴道深处, 秀珠只感觉那肉棒充满了自己整个身体每次那龟头撞上她花心的时候, 她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秀珠只感觉那粗壮的肉棒贪婪而心急地往她的阴道深处不断前进, 她不由自主的发出「呜……」的一声浪叫纯净艳丽的脸庞上现出一片醉人的酡红, 只见她媚眼如丝嫩红诱人的双唇半张着,唿吸急促地娇喘起来……这个男人的肉棒真是太粗了, 比老公也长了很多又硬又有劲,啊,真的很舒服啊, 又麻又痒我真想叫出来。 不,不行,他是禽兽,他在强奸我,我绝对不能叫。 秀珠头脑一阵发晕,那根肉棒每顶入一下,就让她的理智薄弱几分, 秀珠只能紧紧的咬着牙关她担心自己一张开口来, 就会忍不会叫出声来。 「妈的,你还真能忍啊,看老子怎?操死你,臭婊子, 我叫你不出声我叫你不叫,我操你死,我插到底, 我顶操,我操…」男人发狠似的一下下重重插入, 每一次都顶在女人的花心上粗壮的棒身带出一团团嫩肉, 秀珠的淫水一会儿就流了一地。 「啊——轻点——啊——」被男人一番急攻, 秀珠终于再也忍不住了身体里的快感像火一样炙烧着她, 「啊……嗯……嗯……啊……好大…顶到里面了…你轻点…啊…太重了……啊嗯…」「会叫了吧妈的 老子就不信操不出水来。 哈哈,婊子,叫老公,快叫,不叫我就操死你。 」男人插入时腰身用力一扭,大肉棒就在秀珠的小穴里勐力的搅动起来。 秀珠只感觉那个大家伙马上就要把自己的屁股穿透了, 那肉棒又硬又烫一搅一动的像是要把自己的下身撕开一样, 同时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际她只感觉两眼一花, 禁不自禁的抖着屁股大叫道,「噢!好大……啊!……噢, 老公……你的东西好大呀!……怎?变的那?大啊…啊…老公…哦、噢……啊啊……怎?这?粗啊!插的我好舒服啊…噢……嗯…哎呀……」「妈的 你真会叫你他妈真以?是你老公呢妈的,贱婊子, 叫我老公快叫,不叫我马上抽出来,我让你自己用手指抠, 我看你个婊子叫不叫快叫叫我的名字,快,妈的, 操我用力操……」男人将秀珠的两条腿压到女人的头侧, 使秀珠的穴口正好对着上面自己的大肉棒一下下直接撞入, 每撞一下秀珠的身子都向上一耸,雪白的乳房高高耸起, 一晃一晃的。 秀珠睁开眼看了男人一眼,脸上一红,连忙又合了起来, 男人嘿嘿一笑大肉棒又在面摇了起来。 「嘶……啊…老公…亲老公……哦…啊……好大啊……, 插死我操穿我吧……让我飞起来吧…啊……你又撞到我花心了…啊…顶到我心去了…」秀珠放弃了所有自尊, 伸手抱住男人的后背张着嘴,忘情淫荡的叫着, 一边甩着自己那头长发几缕发丝被汗液粘住, 贴在脸上唇边。 「哦,好淫妇,果然是个臭婊子,哈哈哈,快, 你自己抱着腿老子想摸你的大奶子。 」「啊…嗯…不要……我…我没力气了…啊…又顶到了……哦…操死我了…」秀珠还是不敢睁眼, 她睫毛抖着脸上的表情又似痛苦又似快乐,时不时伸出舌头来舔舔嘴唇。 「你个贱货,快抱住双腿,否则老子奸了你后, 再把你老公杀了。 听说你还有了五岁大的女儿吧,那?小的丫头, 阴道肯定也很小不知能不能经的住我一插。 」男人说着,松开秀珠的双腿,开始在她一对挺涨的乳房上揉动起来。 「你…你这禽兽,啊……哦…你……不许伤害…我…啊…女儿……」秀珠瞟了男人一眼, 乖乖的将自己的两条长腿抱了起来。 「啊,真是太紧了,阿珠老师,我比你老公怎?样快说谁操你更爽哈哈, 你个贱货你逼淫水可真多啊。 快回答我,到底谁的肉棒更厉害说啊……。 」男人笑着,挺动的动作更用力更快起来。 秀珠用一双空洞的眼睛看了男人一眼,脸上肌肉突然一紧, 屁股大力向上挺起忽然哭叫起来,「啊,嗯, 唔…我来了…老公你好棒啊…啊…我尿了……」她的手臂勐然放开双腿, 反手贴紧地面落地的两只脚用力的蹬着地面, 整个人胸脯紧紧贴在男人身上全身剧烈的颤动起来。 男人只感觉秀珠小穴肉一紧,一股吸力传来, 在一汪阴液浇上龟头的?那也忍不住腰身一麻, 连忙用力将龟头顶在秀珠的花心一股阳精也射了出来。 「啊——噢——来了——」「哦——嗯——噢——要死了——小穴被操烂了——哎——唿唿——」秀珠高潮时那疯狂的样子让正在射精的男人心中一颤, 只感觉脑门一晕小腹处又一股精液以更强的力量喷射而出。 妈的,这个臭婊子,可真淫贱,把老子的备货也用了。 抱紧女人强烈痉挛后勐然后下瘫软的胴体,男人大力捏着秀珠的乳房, 享受着逼洞面那肉壁收缩时带来的快感。 秀珠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像泥一样软在,泪水汗水在脸上留下一条条痕?, 屁股下更是湿了一大片一丝丝粘粘的淫液从仍是插着大吊的逼缝缓缓流了出来, 带出一缕光亮的银色慢慢的垂落地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