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惨了,这么晚才回家。 』翰翔一边说着一边赶忙跑到自己的车旁,突然间看到路边的椅子上躺了个女人, 翰翔走了过去想叫醒那个女人。 「小姐,小姐,你睡在这很冷而且很危险的喔。 」翰翔一边摇着女人的肩膀一边说。 「唔,我没醉?我还要喝。 」「小姐,你喝醉了拉,你住哪我送你回家好吗」翰翔看着女人一脸的醉样, 心里挣扎着到底要不要管他。 「唿?」回应了翰翔的只有一阵又一阵的唿噜声。 『算了,带他回家好了』翰翔将女人打横抱着走向了自己的车。 ......................『唿, 看这女人身材还满瘦小的没想到这么重,累死我了』翰翔边拉着自己的领子边想。 『先把这女人放房间好了,也不好意思把她丢在客厅…』翰翔将女人抱着走进自己的房间。 『害的我满身都是汗,洗个澡好了。 』正准备拿衣服的翰翔突然听到,「唔, 我想吐。 」「天阿!你不要吐在我床上拜托,我把你带去厕所, 忍一下阿。 」说完翰翔就将手边的衣服丢着,将女人抱到厕所去, 才刚进厕所女人就譁拉的全吐出来了,结果就是翰翔跟女人满身的呕吐物。 翰翔看看自己,在看看女人?『哎,算了, 好人作到底吧。 』说完,翰翔就先将女人放在厕所地板上, 自己先回到房间将脏衣服脱掉再拿了一件干净的白T, 走到厕所将衣服放在置衣篮后,便转身将女人的衣服脱掉, 只见一套黑色蕾丝的内衣出现在翰翔的眼前 翰翔将衣服放在洗手槽后将女人抱到已经放好热水的浴缸去, 手拿肥皂慢慢的帮女人洗干净身体。 「唔,下面一点?上面一点?舒服?好舒服?嗯?」翰翔看着女人闭着眼睛的脸, 心里想着她是在叫春还是做春梦啊!翰翔帮女人洗干净之后 将女人抱回房间放在地板上拿浴巾擦干净,拿好衣服转身要帮她穿上时, 『天阿刚怎都不觉得这女的身材这么好。 』翰翔脸通红的看着女人,身上的某部位反应出了翰翔的不同, 此时翰翔赶紧将女人的身体随意擦干后将衣服帮她穿上 将女人放回床上的翰翔手拿着被子一直舍不得将被子盖上。 心里想着: 『再多看一下就好,在一下就好』, 『反正她睡这么熟摸一下应该不会醒吧。 』翰翔想着想着,就将手里的被子往旁边放下, 将女人穿着的衣服往上拉到胸部的位置翰翔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38E的胸部, 忍不住的手往胸部捏了捏『天阿!好大的胸部, 整支手都握不住了』翰翔边想着手一直摸着女人的胸部。 「唔,再大力一点,再粗暴一点。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翰翔吓的赶紧将手缩回来, 头抬起来往女人的脸上看过去只见女人一直眼睛闭着的在呻吟, 似乎是在作梦看到这种情况的翰翔胆子就大了起来, 一双手继续玩弄着女人的胸部捏阿?搓阿?还不时的舔着胸前的两颗粉红色蓓蕾, 看着女人一直呻吟的脸蛋翰翔爬上床一支手继续的玩着女人的胸部, 另一支手则将女人的双腿扒开跪趴在女人的双腿之间, 翰翔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私处心里一直听到一个声音, 『来舔我吧来操我吧,来干到让我上天堂吧』当下翰翔便将头低下往私处舔去, 房间只听到女人不断呻吟以及滋滋的声音不断响起 翰翔发现单纯的舔弄已经满足不了自己了便将全身脱的一干二净, 让自己18公分长的大可恶对准了充满水的嫩穴。 「阿?」房间顿间响起了翰翔与女人的叫声, 女人在此时也了解到自己并不只是在作梦 而是在自己昏沉的时候被个陌生男人给上了女人也不出声阻止翰翔, 只一直说着「阿,阿,大力一点,粗暴一点, 把我操坏吧。 」「阿,你的穴,好紧,好热,每一下都把我吸的紧紧的, 我?我快射了?不行了?太舒服了?」「阿!射吧?都射进我体内吧 让我的淫穴都充满你的精液吧」「阿?」翰翔一下又一下 一次又一次的抽插着女人每一下、每一次都插进了最里面, 每一下都让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尖叫,喊着我还要?还要?再来?再大力一点?再粗暴一点, 最终翰翔与女人同时都高潮了。 两人在床上互相抱着享受高潮后的快感, 最后女人出声了。 「小哥你好棒阿,插的我全身都无力了, 怎么你还这么硬呢?」翰翔没说话的看着女人手也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一下玩着女人的胸部一下拍女人的屁股,逗的女人又开始了淫声连连, 「天阿你才刚射完,现在又可以继续了阿」「我可没有说已经结束了阿, 我还没软呢。 」翰翔将女人抱着在身上抽插了两下。 「阿?阿?天阿?还这么硬?」「你可满足了?我还没解放呢?再陪我玩玩吧」翰祥说完就继续的在女人的体内抽插着。 「阿,阿,好大?好硬?舒服阿?阿?」「还没完呢?」翰翔将动作停下后, 将大可恶插在女人的体内将女人转过以老汉推车的姿势背对着自己, 开始了自己的攻城掠地。 「阿?好深?你好棒阿?哥哥?操的我?我?我好爽阿?妹妹我还要?操漤我吧?把我操坏吧?」只听见女人一次又一次的淫声响起?「操, 原本还以为你是良家妇女想不到骨子里也是淫女一个, 那我就不客气啦。 」翰翔将女人转过身面对着自己后抱了起来, 当然硬可恶还是没有让它跑出来走下床边走边说。 「操,这样爽吗」翰翔抱着女人在房间里面走路。 「阿,我的小哥哥,你好棒阿,顶的妹妹我好酥阿, 我?我又要?又高潮了阿?!」接着翰翔将女人放回床上后 继续以老汉推车的姿势努力的攻城掠地一次又一次的顶入了女人的子宫口, 一次又一次的让女人爽到最高潮。 「阿?想不到?你这么浪的女人?淫穴还这么紧?阿?我要射了?」「来吧?小哥哥?射吧?射到我体内吧?让我身体充满你的味道吧?」「阿、阿」紧接着翰翔加快了自己抽动的速度, 女人也加大了自己的叫床音量最后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一同达到了高潮进入了梦乡。 「唔?」『早上了阿,现在几点了』起床后的翰翔习惯性的将手往左边的床柜上拿起手机, 看着手机时间的翰翔突然惊了一下,「阿」, 将视缐转移到自己右边的床铺上只见到空空荡荡的?似乎昨夜的一切只是个梦?『看来那个女人已经走了?』翰翔坐起身, 走向浴室刷牙洗脸后走回了衣柜换了上班的西装 将东西准备好就出门上班了。 ........................「早」, 「早安总经理」「早阿,林经理」「你有听说吗阿翔, 」林京靠着汉翔的耳朵说。 「嗯听说什么你部门又有新花可以采了」「是有新花了没错, 不过不是我的部门…是你的秘书组来了朵新花。 」,翰翔笑着说「哈哈,那你没机会了, 你的咸猪手可是不要伸到我们家来阿。 小心我拿着郎牙棒打回去」,「放心吧, 那朵花就留着给你采了我已经有花还摘不掉了, 哪有多的时间摘别的花。 」「哈哈,好啦,我先回办公室了。 」「叩叩。 」翰翔坐在办公室听到门口来的敲门声说「请进。 」只见人事室主任助理走了进来。 「总经理,今天给你们部门分了个新人,现在人就在外面, 这是她的资料。 」翰翔将资料接过手后就说「谢了,让她进来后你就可以先回去忙了, 记得把门关上喔。 」「总经理,你好」「嗯,你是?苏绮雨是吧」翰翔低头翻着资料问。 「是的,总经理」听着熟悉的声音,翰翔将头抬起看像眼前的新人。 「是你!」「阿!」只见绮雨像是见到鬼一样的嘴巴张的很大。 「你?」翰翔站起身走到门前将门锁上,并将窗帘放下, 对着绮雨道。 「你?」「你?」两人同时开口道。 「算了,我先说吧,为什么你会一大早就不见了为什么你会在这出现为什么你昨天晚上会躺在路边」翰翔说了一连串的问题看着绮雨等着她的回答。 「我?因为今天要到新公司上班报到?所以?我是今天刚来这上班的新人?我昨天?昨天?是因为?」翰翔看着绮雨说到好像快哭的脸, 不忍心的道「算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不用说了, 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希望你可以照实的回答我。 」绮雨低着头小声的嗯。 「我昨天晚上的表现,你还满意吗」「啊!」绮雨听到问题后将嘴巴张的大大的, 几乎可以吞下一个鸡蛋大小的龟头看着她的表情, 翰翔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两腿间一点。 「昨天?表现?好?」绮雨脸红着断断续续的说。 翰翔走向绮雨,看着绮雨的脸蛋,加上她今天的穿着, 听着她细如蚊语的声音翰翔抱起绮雨走向了一旁的休息室。 「阿!总经理?你?你要做什么?要抱着我去哪」「我我只是想温习昨晚的春宵罢了」说完翰翔将绮雨放在休息室的床上。 「这里是我专用的休息室,没有我的同意谁都不能进来, 你算是第一个被我抱进来的女人。 」绮雨红着脸听着翰翔的话说「总经理,我?我还要上班阿!我?」翰翔抱着绮雨吻上了她的嘴唇「不要这么怕, 我没有想对你做什么只不过是让你温习一下昨天的热情阿, 你看你现在畏畏缩缩的哪里像昨天那一个热情的女郎。 」「总经理!我?我?」绮雨看着翰翔一件一件脱光了她的衣服, 嘴张张的像是有话想说却又说不出来看的翰翔心猿意马, 再一次的吻上了她的唇「嗯?你还是跟昨晚一样的甜阿 不要紧张我不是坏人阿。 」翰翔吻着绮雨,双手忙碌的摩擦着绮雨的身躯, 一边摸?一边脱着自己的西装「放轻松?就当作是昨晚的续曲吧。 」看着紧张的绮雨,翰翔心里冒出了一小团的不舍, 将绮雨放回床上细心的将棉被盖上了裸身的绮雨, 走向了一旁的酒吧拿了罐威士忌开罐后自己喝了一小口, 走向了绮雨吻了她将口中的威士忌传向了绮雨的嘴里, 突如其来的饮料绮雨呛到了,脸更红了, 看着红脸的绮雨翰翔又有反应了,爬上床的翰翔, 抱住了绮雨吻了她可能是酒精的关系,也可能是绮雨放开了, 开始回应了翰翔的吻两人越吻越热烈,互相抱着摩擦着对方的身体, 发出了些许嗯嗯的声音。 看着放开的绮雨,翰翔放心的将手滑向了绮雨的胸部按摩着。 「嗯?好大,你还是一样的美阿」翰翔看着脸红的绮雨, 一边说一边继续的摸着绮雨的胸部时而温柔时而粗暴, 让绮雨断断续续的发出了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幸福的声音 翰翔吻上了绮雨的右边胸部温柔的吸着、含着绮雨的蓓蕾, 左手继续抚摸着绮雨的左胸右手则不安分的滑向了绮雨的私处, 「呵呵?你已经这么湿了阿看来你很敏感的麻」翰翔将沾满淫液的右手伸向了绮雨的嘴巴内, 绮雨也配合的吸吮着翰翔的手指看着绮雨的淫样, 翰翔将身体往下移到了绮雨的神秘地带伸出了舌头温柔的舔着, 「这样?舒服吗?想要吗?还是?都不要了呢」绮雨感受到在自己丝处的小舌一点一低的攻下了自己的理智 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感受到无语伦比的舒服感 「总经理我?我要?」翰翔听着绮雨的话反而不急了, 慢慢的?细细的舔着吸着绮雨的阴蒂「要什么?说阿?说的好?我会赏你的唷」绮雨感受到向了自己一波又一波的激情, 红着脸跟翰翔说。 「哥哥?我的好哥哥?我的好上司?你的小秘书小妹妹受不了了, 人家要你的大可恶阿」「喔?要我的大可恶做什么呢」翰翔用手粗暴的蹂躏着绮雨的胸部 用嘴温柔的吸舔绮雨的小穴时而舔着孤单的菊花。 「喔?好哥哥?你知道的?你欺负我阿?阿?人家?人家要你的?大鸡鸡?插进人家的?小嫩穴?让人家?舒服阿?」「呵呵, 想要拉?好吧。 」翰翔跪坐在绮雨的身前,左手持续的左右玩着绮雨的胸部, 右手握着自己的大可恶在绮雨的私处前摩擦着。 「想要吗?」「阿?哥哥?不要?欺负我了拉阿?」在绮雨说完最后一个字的同时翰翔将大可恶大力的?深深的插进了绮雨的嫩穴, 却不急着动就这样插着玩着绮雨的阴蒂跟胸部。 「阿?哥哥?不要?这样?阿?玩?我了?人家?要麻?不要这样…欺负我了?」「呵呵?」看着绮雨快哭的脸庞, 翰翔加快了自己的抽插速度依着九深一浅的速度, 一次又一次的顶到了绮雨的快里端听着绮雨的淫叫, 「阿?好?好?好哥哥?你?你好大阿?顶的?人家好?爽阿?我?我快?快高潮了?」「好妹妹?你的穴 好紧阿夹的我,好爽阿」翰翔听着绮雨的淫叫, 感受着又深又紧又温软的感觉觉得自己快射了, 便稍稍停下深唿吸了一下,将绮雨转过以老汉推车的姿势背对着自己, 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抽插「阿?阿?阿?好深?好深阿?好爽阿?阿?我又?又快高潮了阿?」听着绮雨的浪声, 翰翔加快了抽插速度跟着绮雨一同达到了性福顶端。 「经理?我?」绮雨躺在翰翔的怀里说。 「以后只有我跟你的时候叫我翔…不要叫我经理…」, 「不行阿?经理?我?我只是个小秘书…怎么可以…」「我说可以就可以…你还有什么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