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从美国探亲回来时,我一个人坐在经济舱的最后段, 在机上唯一能做的消遣就是睡觉虽然我一人坐三人的位子, 但对我来说还是很小所以睡也睡不好,常常半梦半醒。 当我从不知道是第几段的梦中醒来时,想去上个厕所, 在厕所前看到一位尼姑身高大约170上下, 可是我向来不太喜欢宗教和政治加上灯光昏暗, 也就没理她。 上完厕所,她也刚好出来,才藉着厕所前的灯看到她的真面目;虽然理个大光头, 可是有对漂亮的杏眼嘴唇也是性感的恰到好处, 衣服虽然灰的不好看但胸口的两粒也不小,而细致的皮肤也散发出一种成熟的气息。 突然我想她为什么要出家但还来不及仔细想飞机就突然的摇晃一下, 她重心不稳就倒在我身上。 当下我赶紧抱住她的腰,她的乳房也在我胸口弹了一下, 嘴里不经意的"啊"了一声她头抬起来看我我才更仔细的看清楚。 她大概只有二三十岁吧,再加上她散发出的成熟体香, 让我的小弟瞬间站起来。 我看她的脸红通通的,我才惊觉她的大腿夹在我的跨下, 而小弟正在她腿上摩擦顶撞我赶快放开她,但手却不小心滑过她屁股, 我又发现她屁股也是很有弹性的。 她尴尬的赶紧道歉离开,而我则有点恍惚。 她忽然回头看我,我觉得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可是我也不好意思多问就赶快回坐。 又过了几个小时吧!再度醒来后又去厕所, 在飞机上去厕所短短几公尺反而成了不可多得的运动。 自我解放之后伸伸懒腰、洗个脸、深唿吸,想到剩下的时间不知如何打发就有种无力感。 当我认命的打开门时,突然有条人影窜进来, 推我一把害我撞到隔间版,我马上要一拳挥出, 但我也看清楚"敌人"就是那尼姑。 我说: 「你想干什么」虽然我声音很镇定, 但心里还是很慌;因为跟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在一个狭小空间中〈真的 一个人转身都有点嫌小〉而对方给的见面礼又不好。 当然有点手足无措。 她也不回答,只是用种奇怪的眼神看我, 给我很不舒服的压迫感。 我看她不回答,就想推开他出去。 但她却一把抱住我。 左手霸道的抚摸我的屁股,右手则把玩着我的鸡巴, 隔着牛仔裤我的凶器越来越粗大。 她的身体则一直在我身上摩蹭,两粒很有份量的大奶在胸口摩来摩去, 还不时舔我的脖子、脸和耳朵。 我的感觉越来越爽,但我突然想起我一直告诫自己, 天外飞来的艳福很危险就马上推开她。 我用正经的口气对她说: 「请放手, 我要回座位」〈我也很高兴没有因为刚才的快感而变调〉 接着推开她。 可是马上又被拉回去,她双手很饥渴、很用力的抚摸我胸口, 还用种充满魅力的声音在我耳边说: 「你一定以为我是尼姑吧!」我有点生气的说: 「废话 不然你是和尚吗!」 「真可爱你的大鸡巴好像很舍不得我呢呵呵…如果没有我, 小心你的小弟会叛变喔嗯??」她最后几句任何人听都知道充满了肉慾, 我心里又是满满的紧张不过我真的有点心动就是了。 「你是处男吧这么容易就脸红,八成是。 再不然就是没多少经验对不对呀」说完手又在我胸口一抓, 然后滑到我鸡巴上。 「就算我是处男也不关你的事,我不想跟你这种荡妇有关系。 」我越来越难控制我的音调了,可是我还是很坚持。 「告诉你吧!我是因为老公工厂倒了才假扮尼姑躲债, 那死鬼把人家教成这样可是我还是只跟我老公做而已喔!他也没在外面乱搞, 所以人家的小洞洞可是很干净的呢!」 「哼 我又不认识你谁知道。 」我的喉咙好干,我的内心也越来越挣扎。 我小心翼翼的吞口口水,但还是被看到了。 他细嫩的手指滑过我的喉结,「嗯, 都已经把持不住了还硬撑让大姊姊给你菩萨的祝福, 让你爽上天」说完她已经开始拉我的拉链。 「可是…」我还是有点犹豫,但没有阻止她的行为。 「别怕,我又不是真的尼姑,干了我也不会倒楣的。 」说完,她已经把我的鸡巴拉的出来把玩,「呵呵, 不小吗!这么有精神待会让姊姊好好爽一爽, 我已经有一年多没被人家操我的屄了呵呵呵…」 我的唿吸渐渐地急促, 心里的反抗军也差不多被歼灭了。 她把我转过身,「结实的屁股,肌肉也很匀称, 鸡巴又大实在太完美了!我爱死你了!」她的心情越来越亢奋, 「快快把我的衣服也脱了,保证你吓一跳。 」 我就抱着一丝丝的期待脱她的衣服, 我原本以为也不过是什么性感内衣一类但脱完之后真的吓我一跳, 她里面穿的是A片里的那种紧身皮衣加上吊带丝袜;而乳房部分还挖空 两粒大奶子晃呀晃的阴部则被皮衣深深的崁入, 而且已经泛着亮亮的水光。 我心里满是感动,想不到A片女主角淫水流满床的场景真的被我遇到, 而且我待会就要插进那淫水直流的洞里了。 之前的坚持对现在来说根本是个屁。 她看了我的样子笑着说: 「今天真幸运, 给我吃到童子鸡」紧接着就把我衣服扒光跪在我脚边舔我的鸡巴, 一会儿轻轻舔我的龟头一会儿又深深的含在口腔深处, 从各种方向施加各种技巧。 我则抓着她的光头前后摇摆,她的光头让我慾火高涨, 鸡巴也就更长更硬她痛苦的发出"嗯嗯"的声音一边继续口交, 几分钟后我全身被快感笼罩低吼几声就射精了, 因为有两天没手淫了所以量也就很多。 她皱着眉头把我的"雄性牛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