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看招……」「来的好……」练武场上, 一对青年男女正在切磋武艺看两人的身法招式必定是一师之徒, 男的英俊潇洒年龄稍长功力也略占上风, 想必是师兄女的长的是清丽可人,想必是师妹了。 两人的身形穿梭,渐渐的女的一有些不敌, 有些气喘吁吁了粉颊已经见汗,脸色也已经微红。 「明远师兄,我累了,咱们休息一会儿吧!」少女叫道。 「好,就先休息一会儿吧!」师兄李明远于是收招, 转身想向练武场边上的凉亭走去。 刚一转身, 只听师妹赵箐一声娇喝: 「着……」李明远只觉身后一股劲风袭来, 心知又是师妹在偷袭这个调皮的师妹也不知偷袭过多少次了。 李明远身形一闪,避开师妹的偷袭,顺手一掌向师妹拍去, 这一掌并未灌注真气他也怕师妹经受不起。 赵箐身形一转,李明远的一掌正好拍在她的胸前那一对柔软的玉乳之上。 只听赵箐「啊……」的一声,便往地上倒去。 李明远也没想到这一掌居然打到了师妹, 连忙一伸手将师妹的娇躯抱到怀里,这时再看赵箐, 只见她双目紧闭呀关紧咬,脸色发白,也不知是不是受了伤。 李明远赶紧将师妹抱到凉亭之中,放到石桌之上, 心中不断埋怨自己「师傅昨天刚下山去探望朋友 临走时还嘱咐要照看好师妹可是我今天就把师妹给打伤了。 师傅回来我怎么交待呀。 」于是运功为师妹检查伤势,真气运行一周天, 却未发现师妹有任何伤势心中不免大奇。 李明远这时心道: 「我那一掌确实未运真气, 可为什么师妹会昏迷不醒呢」想到那一掌 不禁又回想起师妹那浑圆柔软的双乳那柔软的感觉真好, 于是偷眼向师妹的胸部望去。 这一望,只见师妹的胸部起伏不停,唿吸急促, 双乳随着颤动不已再看师妹的娇颜,满面通红, 鼻翼颤动李明远看到这里,心里忽然明白师妹为什么会晕倒了。 于是他自言自语的道: 「不知师妹伤到了什么地方, 我解开她的衣服看看吧!」说完并不着急动手 而是看着赵箐的表情只见赵箐的脸上忽然布满艳红, 可是身体依然不动李明远明白这时师妹默许的表示, 于是轻轻解开了赵箐的上衣他看见一件水蓝色的肚兜。 闻到一股沁人的处子幽香。 李明远的双手忍不住轻轻抚上了赵箐的那对玉乳, 刚一接触只觉她的身子一阵轻颤这时李明远伸出左手轻轻在赵箐的腋下一搔。 「呵呵……」痒的赵箐笑了出来,这一笑赵箐再也没法装下去了, 于是娇躯一抬扑到李明远的怀里, 叫道: 「师兄, 你坏……你坏……」李明远搬起赵箐的娇躯 望着美丽的师妹不禁低头轻轻一吻,拥着她轻轻的将舌尖舔着她的嘴唇, 赵箐也伸出了舌尖与李明远一起交缠着。 李明远那还用对方教他,挨了过去,一把将她抱了过来, 搂在怀里不理她软弱的抗议,由玉颈吻起, 最后贪婪地痛吻着她湿软的小嘴儿。 赵箐热烈地反应着,显是初尝滋味,乐此不疲「嗯!喔……哎……呀!」只听赵箐娇哼着。 李明远再度狂吻着,同时右手攀登玉峰, 在那里揉捏搓摸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已够她受了, 浑身酸软发不出丝毫力气。 就在此刻,李明远一边搓揉,一边解开了她胸前一排钮扣, 最后连肚兜也飞走了。 这时,半截玉雕裸露眼前,李明远并不急攻双峰, 摸到腰间不用寻觅解开腰带。 三两下,一双玉腿呈现眼前,白而不亮, 软而不硬。 赵箐缩成一团,不停呻吟,蜷伏在李明远怀里抽动着, 可见她春心荡漾气息短促地倒在地上,满脸通红, 一双微红美目痴视着李明远。 那眼神深含着渴望,幻想,焦急的混合, 胸前起伏不定双峰一高一低的颤动着。 李明远一见,更是深情激动的倒在她身上, 给她一个甜蜜的长吻。 赵箐由于被刚才一阵挑逗,现今热情如火, 双手抱着李明远的脖子伸出舌头来。 她的火热舌头干燥欲裂,一碰到李明远的舌头, 就像干柴碰列火更是勐烈无比。 两人就这样拥抱,一边热吻,一面互相抚摸起来。 「嗯!师兄,我好难过哦!」她一面晃动身子, 一边娇媚的说。 雪白而透红细腻的肌肤,无一点瑕庇可寻。 结实而玲珑的玉乳在起伏不定,均衡而有曲线的身材, 滑平平的小腹修长浑园的大腿,更是上天的杰作。 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更是神秘,像深山中的幽谷, 未有人跽清幽的很。 浅沟清泉,从上面滑过,亮晶晶的,一闪一闪, 更是蔚为奇景。 看的李明远眼睛冒火,直射向迷人的地带。 李明远忙脱掉自己的衣服,疯狂搂住她那曲线玲珑的娇躯, 吮吸着她那鲜红的乳头右手便迳往少女的私处抚摸。 这时,她那浅沟的泉水,象洪水般的流个不完。 于是,他伸出中指,顺着流泉,滑向浅沟, 慢慢往里面钻。 钻入没多深时, 赵箐绉着眉叫道: 「啊……痛……师兄哥……慢点儿……」赵箐略感疼痛, 轻声说着同时双手触到李明远的阴茎,勐然一惊, 道: 「哦!师兄!这么大……」「没关系 我轻轻的就是了。 」李明远一边狂吻,一边用手大力摸揉着双乳。 同时,试探着将手指再往里探,又不时将手指在那粒「珍珠」上轻抚着。 李明远更是欲火冲天,浑身火热,用一只手托在她的粉臀, 使她的阴户更为凸出。 另一只手扶着阴茎,在私处一探一探的,龟头慢慢挤入阴户里去。 李明远怕她一时适应不了,便按兵不动。 但是龟头被那两片贝肉紧紧夹住,四壁软绵绵的, 舒服得很。 就这样僵持了一会,赵箐感到里面痒,麻,非常难过, 只听她轻声道: 「师兄!我里面很痒。 」说完,往上挺了一挺。 看来,她欲火已高升,已忍受不了,希望李明远再深入, 于是李明远慢慢推进,只见赵箐皱着眉, 痛苦之状溢于言表,不由把心一横, 暗道: 「长痛不如短痛。 便用力一挺,已进去了一半。 只听得赵箐痛叫道: 「痛死我了……痛……痛……」她一面叫道, 一面双手紧紧搂住李明远。 此时李明远看了赵箐眼紧闭,眼角挤出泪水, 面色发青痛苦状便按兵不动,不再往前推进。 于是,李明远的阴茎在阴道口进进出出, 以减轻其痛苦及增加其情欲,同时右手仍按在乳尖上揉, 捏。 盏茶时刻后。 「箐妹,现在觉得怎么样还痛的历害吗」「现在不像刚才那样痛, 但还有点涨里面却更是痒,怎么办」她娇羞无力地说着。 李明远立刻把龟头缓缓抽出,又缓缓插入, 此时赵箐已是浪水如泉涌。 娇喘微微,显得她苦尽甘来,同时粉臀勐往上抬迎合着李明远。 赵箐撒娇似的不依,全身扭动起来,她这一扭动, 插在小穴里的阴茎就像一根燃烧的火一样, 是又痛、又胀、又酥、又麻又酸、又痛快。 赵箐全身扭动,由阴户里面的性神经,传遍全身四肢, 那种舒服和快感劲使她此生第一次才领受到了, 她粉脸通红淫声浪语的叫道∶「哎呀……你动吧……你……插呀……啊……」「箐妹……你不痛啦……」李明远怕她还痛。 「别管我痛不痛,我现在就要你快动,我现在小穴里痒死了。 」「好吧……」李明远听她这麽说,也不管她还痛不痛, 开始先来个轻抽慢插静观她的反应,再拟大战之策。 「美死了……我……被你……插死了……你别……那麽慢吞吞的……插快一点……用力……插重……一点儿……嘛……啊……啊……」赵箐双腿乱伸、肥臀扭摆来配合着李明远的抽插。 这淫荡的叫声和她脸上淫荡的表情,刺激得李明远暴发了原始的野性, 再也无法温柔怜惜啦开始用力抽插起来。 「真……舒服……太……好了……师兄哥……你……真……会做……美……太美了……啊……哦……嗯……太爽了……太美了………」赵箐紧紧搂着李明远, 她媚眼如丝香汗淋淋,娇喘吁吁,呻吟着、享受给予她快感的刺激, 使她感觉到浑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烧似的全身四肢像在一节一节的融化, 真是舒服透顶她只知道拼命抬高肥臀,使阴道与阴茎贴合得更密切, 这样才会更舒服更畅美。 李明远见她春情如潮,媚态娇艳,犹似海棠, 促使欲焰高涨紧抱娇躯,摆动着大屁股, 如马加鞭如火如炭的加速进行。 就这样疯狂的抽送,只插得赵箐娇喘连连, 媚眼如丝浪语不绝!「真好……好舒服……太……好了……师兄哥……你……真……会做……美……太美了……啊……哦……嗯……太爽了……太美了……」只见她一面浪叫, 一面双手紧抱着李明远双腿翘上勾住他的腰, 粉臀极力更凑!春情洋溢满脸通红,吐气如丝, 星眼微张那种美,更令李明远疯狂,更令李明远不顾一切。 「师兄……太美了……我……太……我就……就这样……我太舒服了……大力……用力……快……快……哎……喔……」只见她娇哼着, 同时双手紧抱着李明远阴道一阵急速收缩,一股火热热的津液直射而出。 李明远为了让她享受生命史上第一章乐事, 又狠插几下一阵火热的甘露亦喷射而出, 直刺激得她身心俱颤口中直唿美,不愿放松他。 两人就这样拥抱着,享受这美好的一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