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7w

  感谢燦箬郡主提供创意,感谢九叔林笑天帮忙修改。

  本书于2018年1月31日写完,并未上传至任何网站,首发第一会所。

  第一章归来

  首都机场,晚秋某日。

  刚下飞机,记忆深处那熟悉的空气迎面扑来,冷冰霜不由皱了皱眉头,她下

  意识揉了揉自己精致高挺的鼻梁,戴上了口罩。

  在望月小筑幽居的日子,劣质空气肆虐得猖狂,她有些不适应。

  好在这些都影响不到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冷冰霜快回家了,到家便能见到那个人,虽然那个人最后选择了别的女人,

  可是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见到他更重要,就是爱子小吉也不行。

  为了给那人一个惊喜,不愿劳师动众,冷冰霜只身一人从昆仑山天宫返程。

  走出机场,戴着墨镜的冷冰霜径直朝着路边走去,一袭白色修身灯笼袖的风

  衣着装格外引人注目。而那脊背挺直,宛如永不弯折的青松,不少人停驻了脚步,

  以为又是哪个明星的机场秀。

  墨镜以及口罩遮住了冷冰霜大半的容颜,但白皙的肤色、凹凸有致的身材以

  及个人独特的韵味,还是令一些好事者想要上前一步期待浑水摸鱼的机会。

  就在这时,白色高筒靴撞击地面的声音戛然而止,冷冰霜摘下眼镜。冰与火

  交织的眼眸环视周围,空间突然安静了许多。

  「那女的是谁啊?怎么没见过这一号女明星?」

  「对啊,刚刚还想着她周围没人,助理既然不在,肯定要蹭过去合影留念啊,

  可突然……」

  「你也有那种感觉?」

  「嗯,突然间就觉得有些压抑,感觉再上前居然会有什么危险似的。」

  「明明是个大美人,可瞬间给人一种绝世凶兽似的,真可怕……咦,你怎么

  有些眼熟?」

  「是你!虹桥一姐怎么跑到首都来了?!来来来,咱们合个影先……」

  冷冰霜没有过多的停留,更没有关注身后的闲言碎语,刚刚她只是感觉到有

  了些许麻烦,下意识的反应过后,才感觉到自己过分敏感了。

  走到街道口,她将纤细白皙的手朝空中挥了挥,一辆出租车正好停在她面前,

  不偏不倚。

  坐在后车坐上,冷冰霜听到后方传来一阵阵鸣笛声。她朝后方探了探头,原

  本开阔宽敞的机场大道此刻水泄不通。

  「怎么机场都能堵成这样……」,冷冰霜喃喃道。

  「哈哈,姑娘,那是他们想抢着那你搭他们的车,好巧不巧,让我给赶上了。」

  中年司机一直通过反光镜看着后方,见到有机会搭个腔,便使出浑身解数,

  幽默风趣的调侃。

  然而后方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司机又隐晦的朝后方瞥了一眼,那镜中的绝美

  女子陷入了沉思。

  七岁那年,小冷冰霜外出游玩,不慎落入深山陷阱,好在她命不该绝,一个

  少年救了她。

  「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我……呜呜……」

  「别哭别哭,你看,这不还有哥哥在这吗?」

  小冷冰霜抽泣着,她看着眼前大哥哥真挚的眼神,慢慢的恢复了平静,惊慌

  无助的眼神里闪烁着不可磨灭的烙印。

  「谢……谢谢大哥哥,你是个好人。」

  「哈哈哈,趁着天没黑,我把你背出来吧,免得你家里人担心。」

  归途中,小冷冰霜扬起那美人胚的面容,略带好奇的目光注视着身前,坚实

  的后背令她心安的大哥哥。

  「大哥哥,你叫什么?」

  「问别人叫什么之前,是不是应该先自报姓名呢?」

  「我……我叫冷冰冰!」

  「咦?可你笑起来就像春天般温暖,怎么起的名字这么反差?」

  男孩停住了脚步,好奇的回过头看向小冷冰霜,同时反手揉了揉那秀气的小

  脑袋。

  「因为……因为……」

  小女孩道出缘由后,男孩再一次停驻下来,他伸出双手捧着女孩那娇嫩的脸

  蛋,说道。

  「你看,你就像一朵朝阳中的向日葵,一点都不冷,特暖人。还有,记住啦,

  我叫徐建。」

  滴滴滴——

  出租车开到三环附近的时候,突然停滞不前,四周围此起彼伏的鸣笛声透露

  着司机们的宣泄,也惊醒了某辆车中的冷冰霜。

  「姑娘,你醒了?你看看,这周围都堵了,你赶不赶时间,如果不急的话,

  那就等等吧。哎,这交通部门干什么吃的,一群吃饭不管事的王八犊子……」

  司机再一次把握住机会,自来熟又热心肠的唠起嗑来,似乎能和这位乘客多

  待一小会,也能使他的心情好上许多。

  此时此刻,往日里的思绪让冷冰霜烦躁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她却觉

  得度日如年。

  「哎,姑娘,你下车也解决不了问题啊,这高架上堵了,那就是一移动监狱

  啊。」

  更令中年司机吃惊的是,那位美似天仙的女人下车后,径直走上高架边缘,

  随后纵身一跃。

  「噗……救命啊,快来人啊,有人跳高架了。」

  原本悠哉乐哉的司机正品着农夫山泉,猝不及防看到眼前这一幕,他一口水

  喷向前窗挡风玻璃。

  随即,他手忙脚乱拧好水瓶,慌忙下车,朝着高架探了探头,下方空无一物,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得。

  「难道……我撞鬼了?」

  司机喃喃自语道,四周围赶来的人群更是一阵莫名其妙。

  司机走向属于自己的那一方空间,似乎将安全带系上能给予他安全感一样。

  他将头伸向后方,后座空无一物。

  好在,他闻到了一阵暗香,这似乎证明了那女人的曾经存在,可又……

  司机有些思绪混乱,他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自己没有理清楚。他在此回

  过头来,顺手喝了口水压压惊,同时习惯性的看了看后视镜。

  「噗……我的镜子!!!」

  不知不觉中,原本完好无损的镜面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痕。从司机的角度朝后

  方望去,恰好是之前那女人坐过的地方。

  司机陷入惊恐之中,仿佛大白天撞见鬼一样,一愣一愣的。就在这时,车水

  马龙再次忙碌起来,后方连绵不绝的鸣笛声将他拉回了现实。

  他熟练地点火,踩着油门,出租车缓缓前行。突然间,他想到了什么,猛地

  将双手拍向了前方的方向盘。

  「操!打车费还没有给我呢!!!」

  熙熙攘攘的车流中,鸣笛仿佛是一个人在撕心裂肺嚎叫,显得格外刺耳。

  第二章噩耗

  在某栋公寓门前,冷冰霜伫立许久,聒噪的门铃响个不停,却没有任何回音。

  站在门外,死死的盯着前方紧闭的大门,忽然间她的眼角瞥到了什么,原本

  还有些愉悦的心情转瞬即逝。

  冷冰霜伸出纤指,轻轻摸了下身边迎宾的万年青叶子,留下了一抹痕迹。

  万年青竟然积了些灰尘,她知道那人是极其爱干净的,联系到紧闭的房门,

  冷冰霜有些疑虑。

  随即,她掏出电话,按上熟悉的号码。

  嘟嘟嘟——

  冷冰霜再次换了个号码,铃声还没有扬起,电话那边就已经接通。

  「咕嘟」一声,电话那头艰难的起了个头,生怕触碰到她的眉头。

  「您回来了?现在在哪,我派人去接您?」

  「……」

  「梁雪那丫头也已经回来了,大伙都在等着您。」

  冷冰霜拿开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时间快到一分钟了,她轻启朱唇。

  「过来吧,顺便通知其他几个,看来你们瞒着我的事还挺多啊,呵呵。」

  冷冰霜轻言细语,三两句却已经让电话那边的人如临大敌。

  「宫主,这事我能解释……」

  嘟嘟嘟——

  冷冰霜早已挂掉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一位风韵犹存的少妇紧锁着眉头,好似天要塌下来似的。

  「局长,根据天眼地听系统的反馈,已经查到这个号码目前人正在这所公寓。」

  技术人员朝着屏幕一指,坐在办公桌前的女人立刻发出了系列指令,原本寂

  静冷清的安全局瞬间忙碌了起来。

  约莫三十分钟,冷冰霜来到这间秘密情报分部,映入眼帘的五六个熟悉的身

  影并没有使她停下脚步,那冷若冰霜的面容也让想要上前迎接的玲珑身躯僵硬在

  寒风中。

  「进来吧。」

  门口众人如临大赦,赶紧朝着门内走去,紧随着前方的那一尊神祇.冷冰霜

  推开某间屋子,映入眼帘的是一方桌椅,椭圆形的实木材质会议桌分开两边,左

  右依次设有六个造型古朴的木椅,围绕着会议桌,沿着两侧墙壁的两排座椅,全

  都虚位以待。

  冷冰霜坐在首位,看着众人,一言不发。

  众人似早就习惯了,拿出特制会议眼镜,纷纷就位。

  一般情况紧急,人员无法就位的前提下,这类三维投影眼镜便能起到很好的

  作用。

  冷冰霜戴上眼镜后,睁开明眸的瞬间,原本还有些冷清的会议桌前都已纷纷

  满席。

  这次临时会议,事出突然,安排上的考量也只有十二凤钗列席。

  说到凤钗,不得不提冷冰霜一手创建的组织编制,在那个略带古典色彩的教

  派,注入二十一世纪的新鲜血液,在她的手上脱胎换骨,逐渐壮大,在黑暗世界

  中俨然成了世界霸主。

  冷冰霜麾下十二凤钗,掌控左右二使,四大天王,八大护法,二十四堂主,

  三百六十香主以及众多分布全球的成员。

  至今为止,那个教派都未曾在世人眼中展露她真正的轮廓,一方面因为国家

  机器在一旁虎视眈眈,另一方面则是她们自己所肩负的使命,在此不一一赘述。

  此时,会议室上空悬挂着七彩水晶吊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笼罩着下方众

  人,除却冷冰霜以及五个实体人物,其余七人均是虚拟投影。

  戴上眼镜的冷冰霜看着眼前的一切,众人屏息,同时也看向着她。

  冷冰霜稍微瞥向左方那个熟悉的女人,看来我不知道的事还挺多的。

  呵……想到这,冷冰霜不由得冷笑,冰与火交织的双眸里,寒光一览无余。

  列席此次会议左手第一位次的女人,名叫梁雪,在教中代号「玄女」,时年

  二十四岁,冷冰霜贴身侍女,传说中相思剑的掌管者。

  作为冷冰霜最为亲近的人,平常在教内的地位不可谓不高,古代以左为尊,

  也是她身份的显示。

  然而此刻的梁雪不复往日里的淡定如水的修养,有些乱了方寸,那双熟悉的

  眼眸里投向她的目光,简直让她想找个洞钻进去。她刚想要解释,冷冰霜已然将

  目光投向右手边的虚影。

  列席此次会议右手第一位次的女人,叫做秦丫头,在教内代号妈祖,掌管情

  报信息,此前也是她通过天眼地听系统定位到冷冰霜所在地,及时将其接回,是

  教内不可多得的技术型人才,现实中担任京城安全局局长。

  感受到那一位投来的目光,秦丫头略微低了低头,随后开始了本次的会议报

  告。

  「一个月前,徐建消失了……」说到这,秦丫头不经意抬起头看向宫主,此

  时的冷冰霜早已阖上双眸,这种细微的动作比杀了她还难受。

  秦丫头略微蠕动喉咙,调整自己紧张的心态,继续说道。

  「一个月前,徐建前往非洲刚果,而早在一个多月以前,徐建的……」,秦

  丫头突然觉得自己真的紧张了,差点就说错话,连忙改口道,「张可心于两个月

  前办理了签证,一个多月前有她飞往刚果的航空记录。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料想到

  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以为他们这是旅游散心。」

  「可技术部门一个星期前反馈来的信息显示,这趟远行有去无回。通过调取

  我们在世界各大洲的情报部门关于徐建本人的航空、轮渡、汽车以及银行卡等使

  用记录,都是一个月前到现在都是一片空白,也就是刚到非洲就没有使用任

  何货币,居住任何旅馆。这也意味着……「

  秦丫头小心翼翼的说道,「徐建消失了!」

  说到这,冷冰霜猛地抬起了头,双眸中煞气逼人,秦丫头顿时感到头皮发麻,

  顶着压力继续说道,「按理说,被人绑架的话,他的父母或者亲朋好友会收到相

  关的信息,但我们日夜监控下,并没有此类信息,可既然是刚下飞机就没了任何

  活动的记录,也就表明这是一次有预谋的作案。」

  「对此,我们查到了张可心出国前的乘坐飞机的视频,发现了还有一人随同。」

  秦丫头随即划了划桌前的屏幕,顿时一段简短的监控视频浮现在会议室中央。

  第三章动员

  画面中,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和一个略显落寞的青年并肩而走,仔细看去,

  两人的手臂勾搭在了一起,那位精心打扮的美少妇不时朝着青年说些什么,试图

  令对方开心,但后者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仍然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

  两人看上去极其不协调,但他们并未在意旁人的目光,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一同坐了下来,女人仍在同身边的青年说着悄悄话,在看到自己逗乐了后者,那

  画面中的女人双颊一阵绯红,不知情的乘客还以为是刚陷入爱河的情侣。

  冷冰霜肯定不是这样想,画面中的两个人她都认识,那位少妇便是张可心,

  那个让她羡慕不已的女人,而旁边的青年叫做思建。

  说起来,冷冰霜还和他打过交道,他小名叫做小黑,是徐建初恋凤君的儿子,

  徐建的养子。

  某日,冷冰霜撞见他在徐建家中调教张可心,一怒之下,自己将其给骟了,

  让他滚回他的非洲老家,否则,下次就不是这般下场。

  冷冰霜想了想,那是在两个半月前发生的事,而在一个多月前的某天,好巧

  不巧的是,在前往昆仑山天宫望月小筑的途中,遇到了鬼鬼祟祟的小黑。

  冷冰霜自然不会跟他客客气气,不等他聒噪,随手将其打昏,扔给下属,流

  放野外荒岛,任其自生自灭,免得祸害苍生。

  想到这,她又抬起颔首,既然小黑、张可心、徐建都出现在了非洲,那么那

  个女人肯定不会让他出事的。

  现在的冷冰霜已经冷静下来,不过他想继续听听看她的部曲们在这一个月的

  时间里做了什么,有没有让她失望。

  「我们检索到这个青年的相关信息,恰好他的生母本人恰好也在非洲,而且

  来头不小,因此,我们当时决定派出小分队收集情报再做打算。」秦丫头及时将

  目光转向斜对面端坐着的虚影,大大的眼睛里无助的眼神格外明显,似乎快要虚

  脱一般。

  那道穿着白大褂却仍不失风韵的虚影,名唤洪飘飘,真人远在非洲刚果河流

  域,代号「电母」,jx省卫生厅厅长,世界有名的心脏医学专家。不久前,曾接

  到组织内部最高级任务,让她在刚果河流域一带寻找一个人。

  她也就顺坡下驴,加入了国家卫生部关于入驻非洲刚果的人道救援医疗队伍

  当中,白天白衣天使,夜晚黑衣夜行,在短短一个周便建立起了教内刚果分部,

  此后便是她和总教保持联系,以及执行相关在刚果河流域的行动。

  看着好友那令人垂怜的目光,洪飘飘不露声色的接过了话茬。

  「我凭借着国家卫生部高级干部的身份,在非洲刚果河流域相关进展还挺顺

  利,直到……」

  洪飘飘似不愿回想,过了一小会儿,感受到前方那道凛冽的寒光,硬着头皮

  继续作报告。

  「我们分部的眼线有看到徐建最后出入的场所是非洲王的地盘,就是刚刚我

  们看到的那个短视频中的青年的母亲。」

  话音刚落,会议桌上方出现了一个小麦色肌肤,黑头卷发的女人。

  「非洲王,真名凤君,女,华夏人民共和国公民。」

  「数年前,因走私军火罪后假死而远遁非洲,多年经营下,现在刚果河流域

  黑暗世界最大的王已经是她。」

  「非洲王麾下十大战将,拥有一支三千人的现代化精锐部队,暗地里资助地

  方反政府军最大的头目,属于极度危险的人物。」

  「在我们确定徐建和凤君曾经有所瓜葛,便将重大嫌疑人锁定在非洲王身上。

  然而我们每一次派去的人员都有去无回,甚至于出现了挑衅的行为!「

  「哦?怎么个说法?」

  「对啊,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些事发生。」

  会议厅中,一个清脆的声音出现,刚准备转移下愈加凝重的气氛,另一道顽

  皮又略显青涩的声音却又使得众人更加沉默。

  「桃夭夭!你他娘的给我闭嘴!」苏子煜有些恼怒的望向身边的女人。

  「嘻嘻,谁让你们不告诉我来着,要是我在的话,这些都不是问题啦。」桃

  夭夭不嫌事大,继续叫嚣着。

  苏子煜,代号「大仙女」,家族是qd市造船业巨头,负责教内相关敏感物件

  的运输以及日常经济运营。

  桃夭夭,代号「小仙女」,家族是qd市国企巨头,苏子煜身边永远的影子,

  娇小的外表下,是教内战力值前几的风云人物。

  两人并称为qd市双子星,公开的百合关系。

  两姐妹这一出闹剧,原本还紧张兮兮的氛围倒缓和了些,众人莫名的松了口

  气,不约而同朝着她们俩报以感激的目光。

  桃夭夭原本还笑嘻嘻的,可不经意间瞥到冷冰霜之后,下意识的躲到了苏子

  煜的身边。

  「咳咳……这一个月以来,我是负责输送重要物资到刚果分部的。」苏子煜

  解释着,「恰好前天,我去交接手头的物资转运,和飘飘一同下榻了四季酒店,

  不曾想,当天晚上,隔壁传来一阵尖叫。」

  苏子煜顿了顿,继续说道:「有人将鸡巴散落在飘飘的床上,操,简直就是

  孙子!而且大概是不嫌事大,临走之前,还留有一封信件,说是把你的小老鼠们

  都还给你,还说……」

  苏子煜有些结巴,似乎在考虑措辞。

  冷冰霜未等苏子煜说完,啪的一声将手拍在了会议桌上,会议桌瞬间被拍的

  粉碎,众女都摸了摸鼻子心中大呼:完蛋了,那一位是真的怒了,能够如此失态

  的把愤怒直接表现出来,这一次不知有多少人要遭殃了。

  「怎么苏姐姐今天也不利索了,有什么就说吧,还有我们呢,怕啥?」感觉

  气氛尴尬而又窒息,苏子煜另一边的虚影安慰地说道,她也是头一次听说敢这么

  明目张胆的挑衅组织的人。

  「信……信上说,把这些探子们的鸡巴拿去给你们的主子享用吧,不够的话,

  来刚果,姐姐我再招待你。

  刚刚还安慰人的陈小音听完后也是目瞪口呆。

  陈小音,代号「织女」,其父是西南某省黑道大佬,典型的南方女子,纯洁

  可爱又伶俐的外表下,有着不弱于桃夭夭的战力。

  陈小音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如此挑衅那一位的,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

  写。她暗暗的看向了冷冰霜。

  十二凤钗的目光同时聚焦在冷冰霜身上。

  愤怒、惊恐、不解、困惑……

  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期待着她们的主心骨有所回应。

  「那就战吧,本宫将与你们一起血洗非洲!」冷冰霜轻描淡写的说道。

  第四章点将

  简简单单十几个字,众人心中的怒火仿佛得到了宣泄,紧接着,冷冰霜下一

  句话却又浇灭她们昂扬的斗志。

  「是谁瞒着本宫?」

  「倘若本宫现在还在望月小筑,你们是不是就不说了?」

  「这个家,本宫还当不当得了主?」

  冷冰霜环视众人,从梁雪、闫桃、陈小音、苏子煜、桃夭夭、白玉萍到秦丫

  头、洪飘飘、沈紫昕、李蓝蓝、洛诗诗、水多多,十二凤钗的表情瞬间变成了不

  知所措。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室内分针走动的声音一下下敲击着她们的内心。

  可她们不会辩解,因为她们很清楚这是没有用的。

  到底该怎么办?

  「下不为例!」冷冰霜看了眼梁雪,缓缓说道。

  呼~

  众人不顾形象,瘫坐在桌椅上,大口的喘息着。

  虚影的闫桃争取给姐妹们一些休息的时间,她朝着冷冰霜说道。

  「杨葡萄现正担任非洲撤侨指挥官,通过他提供的军方情报,我查到了非洲

  王一个秘密据点,那是她和她的男宠幽会的住处,防守薄弱,闪电行动的话,可

  以做到毕其功于一役。」

  闫桃,代号「女娲」,时年二十五岁,时任西南航空公司乘务长,其父西南

  某省委副书记。

  杨葡萄是她的丈夫,时年三十岁,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非洲维和部队中队

  长,因为刚果部分地区发现动乱,同时肩负非洲撤侨指挥官,其父西南某省军区

  司令。

  「在得知这一重要情报,我们本决定于今天采取营救行动,结果……」

  冷冰霜难得接着话茬,却差点让众人噎着。

  「结果本宫不请自来,是吧,梁雪?」

  「你们考虑过如果现在动身,该怎么全身而退吗?」

  「十大战将,三千卫军,呵,你们打算死几个?」

  likenanji,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