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风是个小混混,平日好事不做,成天在街上闲荡, 有事没事就以调戏女孩子为乐但其实他也不敢做下什么坏事, 并非不想这么做而是因为他身体底子弱,平常看到人家打架都要跑第一个, 更别论要做什么坏事了只怕立刻就被人制服, 送进警察局里去。 小风他正想着等等玩格斗天王时要选甚么人物好若是选草薙京, 那得好好磨练磨练自己大蛇薙的功力正想的兴高采烈, 突然从转角窜出来一个黑影小风啊的一声,闪躲不及, 被撞倒在地痛得头昏眼花。 「混蛋!你走路不看路的吗撞死人了怎么办」小风揉着自已发痛的屁股, 放声大骂。 那是一个年轻男子,只见他满脸惊恐,连忙转身离开, 小风本想追上去骂但屁股却还在疼痛,只好作罢。 「什么东西啊,居然在小巷子里面横冲直撞的……啊!」就在小风还在咕哝的时候, 那个转角处又冲出了两个人幸好这次早有准备, 让了一下让两人冲了过去,只看到对方手上拿着亮晃晃的东西, 却看不清楚是什么小风本想继续开骂,但看见这个情景, 暗自担心: 「不是在寻仇吧我还是别没事找事做的好。 」这是小风得以混到今天还平平安安的缘故, 决不无故惹事看见可能会有危险,那当然是能闪则闪了。 正躲避间,不自觉得发现手中握了个东西, 也没细看连忙跑出了巷子外面,顺手将那东西塞进口袋里面。 小风走出小巷, 拍拍胸膛道: 「唿, 还好我眼光准靠!刚刚那些人怪怪的,后面那两个不是拿枪吧黑社会寻仇吗我可惹不起……还是乖乖打我的电动, 别去理这些比较好。 」画面渐渐闪烁,一身黑衣制服的草薙京已经站上了画面。 喇叭中人物受到重击的声音不断爆出,只见小风志得意满的傻笑, 手在摇杆、按钮间不断游移草薙京一个奈落落打背, 连续几下轻脚重手重招大蛇薙发了出来,将画面上面的人物打的飞起, 血条不断的减少终于,萤幕的中央出现斗大的K.O两个字。 小风嘿嘿嘿的笑了出来,活像小人得志一般, 坐在他对面作为他对手的男子咬着槟榔 恨得牙痒痒的说: 「小鬼, 不要笑得这么嚣张!」小风道: 「闪开闪开 在这间游乐场里说到格斗天王,那就是我的天下, 没两把刷子就别来跟我打!」虽然嚣张不过这是在这边玩的人共通的说话方式, 那男子虽然长得凶狠不过倒是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如果出了这扇大门小风也没胆子这么对咬槟榔的男子这么说话。 不过看小风摇杆一甩,右手在六颗按键上游移, 眼睛也不断的瞄着周遭的人 似乎是在说: 「一群废物, 没人能在我手下走上十招。 」那种感觉,真让人气的七窍都要生烟了,不过在场的几个人的确没有半个是小风的对手, 只能装作没看见看到这样的情形小风是越来越嚣张了, 仰天一笑声音刺耳难听。 「难听死了!鬼叫什么!」随着一声娇喝, 一个女孩子排众走了出来一身短粉红T恤,下半身是牛仔热裤, 在裤管的地方撕成丝状手上带了一颗骷髅形状的戒指, 耳垂则是一对小十字架耳环眼眉涂着紫色眼影, 一头长发绑成时下流行的冲天冠造型繁复的将头发盘绕成各式形状。 女孩子一走出来,就有几人欢唿了出来, 只见女孩偏着头斜瞄着小风 不屑的说: 「就你这样的角色也敢在吉格放大话看老娘给你点颜色看看!」说着, 女孩就坐到了小风的对面对手席上投下了硬币。 小风暗自叫苦,这女孩子是游乐场有名的格斗游戏女王, 不只是现今手上的格斗天王只要是格斗类的游戏, 几乎都难有人从她手上取得一胜看她坐了下来, 小风就知道糟糕了可是刚刚自己才嚣张了一回, 想要不玩也不可能了心一横,反正也不过就是输一场罢了, 于是也投了个代币进去机器里面。 随着音乐声响起,草薙京与八神庵这对宿命的敌人就在画面中相对而视, 本来应当是伯仲之间的两人如今却变成了一方痛打落水狗的戏。 当当当当~「你想在这边称王,还嫌早了一点。 」那女孩子走到小风的面前拍拍他的脸颊, 说道: 「等你鸟毛长齐了再来找我陈茵吧。 」面对这种挑衅的动作,小风心里气得快炸了, 但旁边围着一群跟他一般的混混这时都朝着陈茵竖大拇指, 还有些人对着小风讥讽了几句此时的陈茵可不能惹, 小风心里想着要是能给他个机会,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给扒光, 让她看看自己的毛是不是长齐了!一肚子气的小风默默的走到游乐场的角落点了根菸 看着陈茵被一群狂蜂浪蝶包围起来恭维心中非常的不爽, 他心道: 「妈的这浪蹄子,如果这里没人了, 我就把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不过这当然只是心中的意淫而已, 小风这种人连打个架都不敢更何况是强奸这种事情不过能在心中奸她个十次八次的, 倒是不想白不想股间一阵肿胀,就想到厕所里去进行五只虐待一只的游戏。 「咦什么东西」小风将手伸进口袋, 不意摸到了一样硬硬的东西大约手掌大小,拿出来一看, 却是一个造型怪异的遥控器。 那遥控器作成一个沙漏的造型,不过却没有数字区, 只有暂停、播放、快转、慢动作等等功能其他的按键, 就只有一个转轴两端各是『True』、『Falsity』, 目前档位是调Falsity上头。 小风心里也感到纳闷,不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跑到自己口袋里来的, 随即想到刚刚在巷子里被撞到时那个男人似乎就是掉了这个东西下来, 然后就被自己顺手拿走了可是想想也怪,没事带个遥控器上街做什么如果是掉个几万元纸钞下来, 还比较有吸引力。 这个东西没有用,于是小风也不在意,随手按了几下, 就将遥控器收回口袋里面而后走进厕所里面去解放了。 舒畅的解放完了,小风神清气爽的走出厕所, 但他忽然一愣原来游乐场内除了电玩的声音外, 还有许多人声但不知道为什么如今电玩的声音依旧此起彼落, 可是半点人声也听不见。 小风心想,八成是外面发生什么事情,大家全去看热闹去了, 他本来就是爱凑热闹的人深怕自己没看到好东西, 连忙跑了出来。 但是当小风看见游乐场里面的情况时,还是吓了一大跳!全部的人都还在, 几个不务正业的小混混还在玩街霸那边那个紫发女孩站在投篮机面前, 做出投篮的动作陈茵也还被几个色咪咪的男子围住恭维, 一切都与小风进去厕所前没什么两样只是……全部的人都不会动了!小风揉揉眼睛, 以为自己在做白日梦但众人还是一动也不动, 晃如雕像一般站在那边小风暗骂一声, 旋又怒道: 「不过就是玩了几场游戏, 有必要这样整我吗这样有比较好玩吗」骂是骂了 但仍旧没有任何人有反应小风走上前去,手在一个男生面前晃啊晃, 他颇有分寸即使被整也不敢去看一些比较大尾的角色, 免得惹祸眼前的男生没什么攻击力,只是爱玩游戏, 常常翘课出来的普通人罢了。 他在那个男生的脸上戳了几下,却毫无反应, 小风心里冷笑: 「你们的耐心倒好。 」随即伸手在那个学生的脸上啪啪啪啪的打了好几巴掌, 谁知道这男学生不但硬是挺下来了脸上连一点表情变化也没有, 怎么样也不可能开玩笑牺牲到这种地步啊!小风惊讶的看着其它的人 想要捕捉一点异样的讯息但看了半天,却没有任何人有任何的举动, 这游乐场里面龙蛇混杂谁又会为了自己一个小混混开这么大的玩笑这时候小风才想起刚刚自己玩的那个遥控器, 好像按下了暂停键……他有些颤抖的拿出那个漏斗形状的遥控器 果然停止键被压下了,小风吞了口口水,缓缓按下播放键, 突然间整个游乐场又恢复了正常,紫发女孩手中的篮球投了出去, 刷的一声射进篮里陈茵银铃般的笑声也传了过来, 罩着这间场子的光头杰哥看着小风站在那边傻笑 不屑的呸了一口口水。 小风看在眼里,紧张的再度按下了暂停键。 声音嚘然而止,彷佛一场闹剧一般,所有的人全部都被活生生的定在原地, 不得动弹小风看到这一幕,兴奋的哈哈大笑起来, 又叫又笑的彷佛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如果不是没有人能够看见他的狂态了, 一定会有人一拳撂倒他然后将他送进精神病院里面。 小风发出嘿嘿笑声,挤进陈茵与那些围着她讨好的男生之中, 把脸贴近陈茵的面前几乎到了鼻端相触的程度, 嗤牙裂嘴的道: 「你不是很嚣张再来啊我看你嚣不嚣张的起来!」转头又看着那几个身上纹龙刺凤的小混混, 平常自己是不敢惹他们的不过这时候正是报复的好时机, 怎么可以放过他握着拳头勐力的往右边那个叫做建文的家伙脸上打了一拳, 建文立刻倒了下去身体与游戏机相撞,发出巨响, 脸上已经高高肿起还有些血从嘴角流了下来, 小风想起平常自己也没少给这些人欺负心中也不甚愧疚, 举脚就往另外两个人大腿上踢过去将两个人踢倒。 这种整个世界好像只有自己独尊的感觉, 真是太美妙了!小风张开双手彷佛正站在台上接受观众的掌声一般, 心中美妙的几乎要飞了起来。 张开眼一看,陈茵还站在那边,小风捏住她的鼻子, 恶狠狠的说: 「反抗啊反抗啊,你不是说我不是你的对手吗怎么不反抗了」他随即注意陈茵身上的小可爱, 小风吞了一口口水 心想: 「反正她都不能动了, 拉开看一看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小风看了看四周 没有人有任何动静这是当然的,但是长久以来的本能, 小风还是很不习惯在公众场合做这偷偷摸摸的事情……但也就是这样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作坏事这才更加的让他无法抗拒啊! 「小宝贝, 我现在就给你机会弥补对我的伤害啊……」彷佛是在说服自己一样, 小风这么自言自语着是啊,一切都是为了弥补眼前这个女人带给自己的伤害, 谁叫她这么高傲呢这是活该啊!浑圆鼓胀的两团小肉包将粉红T恤撑起 顺着纤细的腰身而下丰满的双股被牛仔热裤仅仅包裹着, 令人无限的遐想但陈茵最叫人惊异的却是那双美腿, 洁白修长不馀一丝的赘肉,陈茵非常的了解自己的优点, 所以穿上可以将自己的美腿充分表露出来的热裤 脚上一对高跟凉鞋将整双美腿衬托的更加的修长无暇。 看着那对美腿,小风的心脏跳得飞快,蹲下身去抚摸, 手掌刚刚触碰到那处所在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感叹女孩独有的肌肤触感如同温玉一般,凉凉的、绵软滑腻, 当手掌从小腿滑上大腿似乎没有阻力一般,甚至带起一丝香气。 小风站了起来,将陈茵的T恤轻轻的撩起, 拉到胸罩的上缘被包在紫色内衣里的一对玉兔挤出一条充满生命力的壕沟, 小风伸出食指轻轻的按在雪白的乳肉上,乳肉被挤压, 瞬间顺着那力道变化然而当手指一离开,便立刻弹了回来, 小风忍不住将手掌覆盖在陈茵的胸口上隔着内衣揉捏, 乳肉就这样的被他玩弄来回的变化着形状。 「好感动,原来这就是女人的触感……」小风露出一脸感动到想哭的夸张表情, 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减缓右手手掌沿着胸罩的缝隙钻了进去, 拇指跟食指探到了一点略略有点硬的东西那是挺立的乳头, 小风急着将乳头又搓又捏玩得不亦乐乎。 他将两只手探过陈茵的腋下,去解开她的胸罩, 由于陈茵的胸罩是有钢丝的硬式胸罩小风两指一扣, 轻易的就解下了她的束缚 小风不无得意的想着: 「原来我也是解女人衣服的天才, 把女生推倒上床是老子的本能啊!」两只乳房有如凝固的羊脂一般, 在空气中轻轻的颤动略略有点褐色的乳头有些竖起, 令小风啧啧称奇凑上脸去闻,一阵馨香扑鼻, 只觉得整个人都火热了起来想要多闻闻那种充满诱惑力的味道, 忍不住就张嘴将一颗乳头含到嘴里去。 舌头轻轻的舔在乳头上,好像吃到什么绝世珍肴一般, 对小风来说这也的确是从未曾品嚐过的好东西, 这个时候就算拿鱼翅燕窝来跟他换他也舍不得放过嘴里的乳头。 他将两颗乳头吃得啧啧有声,不时交换边品嚐, 双手在陈茵乳房上乱摸陈茵她那对小巧可爱的乳房不断被揉虐, 一下就浮现许许多多的红痕。 小风一只手沿着陈茵的身体往下滑,抚摸过柔软的小腹, 探到了热裤里面一件丝质的小内裤阻挡了小风肆虐的魔掌, 小风却不理会它将热裤钮扣打开,立时将障碍物解除, 中指伸了过去那最神秘的缝隙中却惊讶的发觉, 那处已经是湿淋淋了!他迷迷煳煳的想着: 「时间被停止的人也会湿的吗莫不是早就湿了妈的 这小淫娃跟人讲话讲一讲都会湿淋淋真他妈的淫荡!」小风这么想着, 心中却是越来越热: 「既然这么淫荡就让老子来好好惩罚你!」举起手指去闻晶亮淫液的味道, 淫靡气味中夹杂着尿骚味要是平常,小风只会觉得难闻, 但这时却反而勾起他的慾火只觉得就这么停手太可惜了, 反正没人知道不如就当场把陈茵给上了,神不知鬼不觉。 又看陈茵野艳的面孔,无限的魅惑,露在外面的可爱乳房, 湿淋淋的花蜜无一不像在对着小风招手,小风一声大叫, 终于忍不住将陈茵给推倒在地吻在她的唇上。 陈茵的嘴唇很软,虽然不会回应,却已经够让从不曾有过接吻经验的小风着魔了, 强行撬开陈茵的牙关将舌头探了进去,伸舌在她的嘴里搅动, 四片嘴唇互相贴紧。 良久,小风终于吻个过瘾了,得意的掏出早就已经硬到发痛的阳具, 直指着陈茵的花径黑亮的阴毛沾着淫水,小风心脏跳的好快, 耳边似乎都是轰隆隆的心跳声他的龟头顶在秘穴口, 用力一挺瞬间将整根阴茎强行塞了进去!「哇!好痛!」因为阳具上还没有沾满淫水, 强行塞入的结果就是皮被扯到痛的差点软掉, 但是毕竟是第一次做爱刺激实在太强烈了,才看一下下半身接合处那种淫靡的画面, 立刻又硬了起来。 陈茵的阴道软肉紧紧贴着小风的阳具,又湿又热, 舒服的小风差点忍不住呻吟起来小风轻轻的抽动了两下, 舒服的快感越发强烈直如上天堂了一般「我的天啊……难怪大家都爱上床, 这种感觉谁可以抵抗啊……」小风摆动腰部 规律的进行活塞运动感受身体下方的美躯带给自己的快感, 眼睛发直好像快要不能控制自己了一般,越动越快, 到最后每一记撞击都似乎要用尽全力口里也忍不住噫噫啊啊的闷哼, 终于在快感累积到了最顶端将所有的精华全都射到了陈茵的体内。 小风不停的喘气,整个人摊在陈茵的身上, 阳具还软软的插在陈茵的体内他慢慢的爬起身来, 随着他的动作啵的一声,阳具被拔了出来。 陈茵的下体流出了许多浓稠的白色液体, 那是淫水混和精液的结晶小风贱贱的一笑,伸手捞起流出来的精液, 抹进陈茵的嘴里面 心想: 「妈的,再屌啊!还不是给我干, 还要吃我的精液!」此时刚刚作过坏事小风心里也是很紧张, 虽然知道不会有人发现可是十几年来的惯性思考, 觉得还是快点离开的好于是帮陈茵拉好衣服, 连忙躲到游乐场外去看看游乐场里面,才按下遥控器的开始播放键。 「好痛!」「干!你干嘛压到我身上!」「啊!」游乐场内乱成一团, 有些人被打了此时痛得脸色发白,有些人则是无意间被小风推到一边, 压在其他人身上感觉最奇怪的就是陈茵了,全身酸痛, 下体又麻又黏腻好像刚刚做过一场一样,嘴里还都是精液的腥味, 恶心的想吐。 看着游乐场内鸡飞狗跳的样子,小风憋笑着逃开, 远离了游乐场以后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路人都乍异的看着他彷佛看见了神经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