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淫美的堂嫂在堂哥的婚礼上看过,只能用妖艷来形容的丽娟──堂嫂后,对堂嫂就难忘
    地记忆深刻。水漾般勾魂的媚眼┅┅像似能掐出水来般的雪嫩肌肤┅┅巧笑倩兮的神情,配上微扬的翘嘴┅┅一对虽称不上巨乳却坚挺诱人的美乳┅┅尤其在低胸的白纱下;两团白肉更好似要蹦脱出来般的惹眼,那芭蕾舞者出
    身的婀娜诱人身段,更不知羡煞多少宾客。堂哥的狐群狗友们,恐怕不知用眼睛强姦过堂嫂几百遍了;更有些人趁混乱
    伸出「禄山之爪」,偷抓堂嫂的两团嫩白乳,就连站在旁边敬酒的姑丈,双眼也
    几乎没离开过丽娟堂嫂的两团美肉。
    2、引狼入室几年后我上了大学,便借住在台北堂哥家。由于堂哥的摄影公司在台中;因此常不在家只剩堂嫂在家开了一家照相馆;
    而我则算打工为刚上国一的堂弟补习功课。自从丽娟嫁给堂哥;一直都是我想泄指的对象,现在自己送上门来;真让我
    见猎心喜。从搬进堂哥家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处心积虑想要怎样才能到丽娟。虽然在梦中我不知道已经操过堂嫂几百遍了,但是每次见到堂嫂,我的鸡巴
    仍是无法剋制的硬起来。起先我仍强迫压抑自己的淫慾;但是淫慾这种东西似乎是越压抑;越是一次
    比一次高涨。我于是告戒自己∶丽娟是堂哥的老婆;这是乱伦。况且;堂哥又对我这麽好
    ┅┅这样想不但没让我好过一点;反而因此让我的鸡巴更涨的难过。好死不死,上次我要去暗房冲相片时,又让我撞见堂哥正在把手伸进裙子里
    ;挑逗正在洗相片的堂嫂,堂嫂∶「不要嘛┅┅待会被看到不好啦!」堂哥∶「不会啦;没人会进来的啦。」堂嫂∶「不要在这啦┅┅不要┅┅不┅┅」堂哥∶「好啦;别装了;下面都湿透了。」堂哥∶「来轮到你帮我含我的大鸡巴了。」堂嫂∶「嗯┅┅嗯┅┅好大噢┅┅磔磔┅┅呕」从缝中,看到堂嫂一边帮堂哥吃鸡巴,一边用手指拨开湿漉漉的嫩。那骚浪模样;使我的鸡巴差点涨爆。跟着,堂哥一边着堂嫂,一边捏着那白嫩欲滴的淫乳,我只好套弄自己的
    鸡巴泄洪。看着堂嫂那娇俏的粉嫩脸,因为正挨插,而露出那像A片里的女星一般的表
    情,不;是更淫荡,一边喘气,一边还叫得如泣如诉的。「嗯┅┅嗯┅┅呕┅┅呕┅┅啊┅┅啊┅┅要丢了┅┅呜┅┅唔┅┅」真是销魂!终于堂哥在丽娟的「两口」夹攻之下丢兵卸甲。「还要┅┅还要嘛┅┅殴┅┅不要拔出去嘛!」堂嫂不满的叫着,只见堂哥丧气的,任丽娟怎样叫都不动,让丽娟在他身上
    磨蹭,见状的我,恨不得把此刻像铁棒的鸡巴;插到那湿热的骚里。
    3、半妖姑妈我不可置信的从堂弟的口中听到竟是┅┅「我第一次看到的男女相奸,是爸爸正从屁股后面奶奶耶。」本来以为会听到堂哥狂堂嫂的答案,竟意外听到这劲暴的答案。我假装这
    没什麽;并说我同学有单亲家庭的,也都跟妈妈睡在一起,而我家隔壁的阿明;
    也被我看到过正在插他妈妈的肥穴。堂弟被我这一说,也觉的这好像很自然似的。而我姦淫丽娟堂嫂的计划也更
    往前进了一步。但堂弟的回答,却也让我回想起小时候;艷丽的惠雯姑妈,到家裡时的一些
    怪事。记得那几天,妈咪刚好出国,而姑妈正好到台南办事,只记得那时候姑妈虽
    嫁人;但打扮的却不输美丽的服装model,反而因为一股少妇的妩媚,更显娇艷
    动人。记得一天夜裡半夜醒来时;去上厕所时正巧碰见爸爸,慌张的抱着仅罩一件
    透明薄纱的姑妈,往房间里走去,看见我的爸爸,只心虚的∶「小孩子还不快去
    睡觉」,就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了。后来,只隐约听到房内传出一些呜咽声┅┅当时的我,就回去睡了。后来,早上醒来听到爸爸似乎正跟哽咽的姑妈大声争吵,不一会,听到碰碰
    的巨响及啪啪的拍打声;就沈寂了下来。哥哥告诉我说,大人的事小孩少管!但是,房内传来的呜呜声┅┅似乎告诉我们,已平息了这场争吵。接下来的几天,姑妈就没出过房门;只有爸爸把饭送进房内。爸爸只对我跟哥说∶「姑妈生病了你们不準去吵她,知道吗?」对平日威严的爸爸;我们当然不敢违抗,只是平时姑妈很疼哥哥;于是哥哥
    冒着被爸爸打的危险;偷偷地从门缝中想要看姑妈到底怎麽了。不幸后来被爸爸发现,被打个半死。据哥哥描述∶「好奇怪;姑妈不是生病。可是姑妈都没穿衣服;还被爸爸用
    麻绳绑的两个奶奶都凸出来了。」「而且爸爸还抓着姑妈的头髮,要姑妈用嘴吃爸爸的弟弟。」「姑妈好像不愿意;一直呜呜的叫,但是不久又好像很好吃的样子一直舔及
    吞吐呢!」「后来,爸爸又让姑妈趴下,把弟弟插到姑妈的大腿中间。」「姑妈本来好像不要,因为姑妈一直在叫∶『不要┅┅不┅┅不可以┅┅嗯
    ┅┅嗯┅┅小强┅┅不要┅┅』,但是被绑住了奶奶;又被爸爸一直抓住,只好
    趴着。」「而且爸爸一直叫姑妈∶『骚货┅┅干┅┅死你┅┅浪┅┅』但是,后
    来我也不知道姑妈是痛苦还是舒服?」「只见姑妈一直摇摆她白嫩的屁股,而且一直叫爸爸的名字,真怪!」我说∶「后来呢?」哥哥说∶「后来,爸爸好像从镜中看到,我就被抓到了。」「不过姑妈真的好漂亮欧!奶奶又白又大,叫声又好好听呦。」后来姑妈一直待到妈咪回国前一天;才又打扮的好妖艷,被爸爸送回台北,
    爸爸不但各给了我跟哥1000元,还要我们不準把姑妈生病的事,告诉任何人
    ,尤其是妈咪。
    4、姦淫的理由从堂弟那裡,得知堂哥跟姑妈的母子乱伦。虽然让我淫兴高涨,但也不禁怀疑我们家族是否流着喜好乱伦的血液。接着,堂弟神秘的告诉我,每回堂哥只要一回台北,奶奶总是不久就会到家
    里来;尤其妈咪不在家时,奶奶更是整天和爸爸待在房间都,不出房门。虽然家裡的隔音算是相当不错,但是仍然多少会听到奶奶的嘶喊声,及嫩肉
    被用力拍击的啪啪声。堂弟说,他用镜子透过门缝,竟看到爸爸骑在奶奶身上,不断的衝刺,并用
    力拍击着奶奶的肥嫩臀。堂弟甚至觉得,奶奶比他曾不小心看到的妈咪,还粉还嫩呢!后来,只要姑妈一来,他就先躲到堂哥房间的窗外,观看爸爸跟奶奶大战,
    也因此堂弟变得很早熟。后来有好几次,我特别去注意,姑妈来表哥家时,两人的精彩母子乱伦的淫
    戏。真想不到,国立大学毕业生的堂哥,竟会去搞自己的母亲。不过也不能怪表哥,都快50岁了的姑妈,看来还像35岁的美妇,谁不想
    呢?所谓肥水不落外人田嘛!连我都想姑妈的,抓她那对弹性依旧的白乳。正巧,今天堂弟跟堂嫂回新竹娘家,而堂哥又说这礼拜要提早回家,我本来
    也要回南部的;但想到这个堂嫂不在的夜,也许又是一个乱伦的淫乱夜也不一定
    ?就决定不走了。结果姑妈竟还先来了,一副风骚欠干样,人未到,迷人的香水味倒先传到了
    ,不知道我还在家的姑妈,已经等不及挨插的,在客厅张开大腿,淫荡的先自慰
    起来。那湿漉漉的肥穴来了,突然,我想我找到了姦淫堂嫂之后的护身符了!(嘿┅┅嘿!即使堂哥知道,也不怕了!哈┅┅哈┅┅)我偷偷的预先潜到堂哥房间,放置了一台V8;把镜头对準着那张大床。(总有一天,我要在这张床,丽娟堂嫂的美;玩她的雪白乳房!)想到就连煺路都有了;自己不禁笑出来。没注意到以为家裡都没人的堂哥,已经抱着脱的只剩缕空的蕾丝内裤的姑妈
    进来了。情急之下,只好躲到床下。接下来的一场「活塞大战」都被我全程的记录下来了,卖命妈咪的堂哥、
    失声浪叫的姑妈;一个要求儿子插死她的母亲,一个是把自己母亲当母狗,遍
    全身叁个肉洞的儿子;好一对纵慾乱伦的母子啊!难怪堂哥在丽娟堂嫂的里撑不住;我想有惠雯姑妈这种妈咪,大概谁的阳
    精都会泄光的,看刚才姑妈那一副贪婪、舔着堂哥肉棒上残余的精液模样,彷佛
    与吸精为生的美艷妖女没有两样。好不容易等到堂哥说要出去买吃的,在床下快憋不住的我,总算可以鬆口气
    了。爬出床底的我,被眼前的景像震撼了,白嫩赤裸裸的姑妈,正阖眼、微喘着
    气在床上休息。瞬间,我想自己理智是荡然无存的了!我用床边的乳罩蒙住姑妈的双眼,把快胀爆的肉棒塞入姑妈的淫小嘴。姑妈∶「志明┅┅志┅┅你┅┅顽皮┅┅呜┅┅呜┅┅好┅┅大┅┅」(!骚货还叫得出来,等下让你知道我肉棒的厉害!)姑妈∶「呜┅┅呜┅┅好坏┅┅妈┅┅咪都┅┅殴┅┅」(这母狗才被干完又要了,够淫荡的)姑妈∶「妈┅┅咪想┅┅要┅┅啊┅┅要┅┅要┅┅要┅┅给┅┅嘛┅┅」(才搓了一下阴蒂,就湿成这样,欠插!)姑妈∶「插┅┅插┅┅进来┅┅嘛┅┅插┅┅我嘛┅┅」(哼!我就故意多在洞口折磨你一下!)姑妈∶「志┅┅明┅┅不要┅┅折┅┅腾┅┅妈咪┅┅了要上┅┅天了,我
    的亲亲┅┅爱死你了┅┅快┅┅进来┅┅」(好吧!让我成全你,母狗!)姑妈∶「噢┅┅噢噢┅┅噢┅┅噢┅┅死┅┅死了┅┅插死我┅┅干我┅┅
    我┅┅志┅┅明哥┅┅哥┅┅呜┅┅呜┅┅」(铐,干大力了;奶罩掉了;糟糕!)姑妈∶「小┅┅杰!怎┅┅麽┅┅是┅┅你不?!┅┅不┅┅不可以的!」「你儿子的鸡巴都过了,还有甚麽不可以的?操!骚货死你;还装!」
    我叫着。姑妈∶「小┅┅小┅┅杰,我┅┅是姑┅┅妈呀!不┅┅不可以啊!」「话都说不清楚,你说不可以停,是吗?」我说。(姑妈,这时候就连亲妈都要!)姑妈哭泣着∶「不┅┅不┅┅呜┅┅呜┅┅噢┅┅噢┅┅」「那我拔出来可以吧!不要哭了嘛!」我说。(干;那麽淫还装;靠!)姑妈∶「求┅┅你┅┅小┅┅杰┅┅不┅┅要拔┅┅出去┅┅我┅┅我┅┅
    会┅┅死┅┅」「乾死你这骚浪母狗的淫蜜」我叫着。(塬来;是爽到失神哭的,害我×××)姑妈∶「要丢┅┅丢了┅┅呜┅┅呜呃啊┅┅」趁着淫姑妈的热淫液,冲浇在龟头上,我也大叫着,射在姑妈的淫蜜穴里。看着姑妈失神颤慄,而我的白色热精缓缓流出;带着我的V8,得意的离开
    房间。从此,淫骚的惠雯姑妈,私下瞒着堂哥,不但她的蜜穴让我插,还给我很多
    钱呢!由于姑妈是贵夫人协会的理事长,透过惠雯,虽然到很多有钱人的情妇、
    夫人、小姐,但我还是忘情不了,那如狐狸精般妖艷的丽娟堂嫂。而且我的计划正一步步得逞┅┅
    5、表嫂的美随着我帮堂弟补习,堂弟的功课大有进步,堂嫂堂哥都很称讚我的功劳,对
    我的信任也一天天加深。而我觉得,随着青春期的到来,堂弟似忽对女人愈来愈感性趣。(真笨!家裡现成的烂熟美不会搞。)于是,我渐渐地一步步引导堂弟姦淫女人(当然先从自己妈咪开始喽!)起先,我从带一些美女写真给他,渐渐看他不能满足,就常常带那些『真枪
    实弹』的A书给他看。起初,小超看到那些被男人肉棒插满的淫蜜穴,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后来,看到A书里还有插淫菊花蕊,及被白浊的精液喷的满脸的女人的淫荡
    表情,不禁问我。「堂哥,插入女人的洞穴真的那麽舒服吗?」堂弟问道。「何止舒服,根本是爽上天了。」我陶醉的说道。「可是,那些女人怎麽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堂弟说「其实她们是太舒服了,她们都巴不得肉棒插她们呢!等你搞到女人你就知
    道了。」我说。看他的样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我的计划已经成功一半了。
    6、艷姬淫嫂有次我在补完习后,故意不小心留下一片VCD;片名叫「迷奸烂熟母」。片子是描述,几个青春期的国中生不知怎麽弄来FM2,把其中一个年青貌
    美的母亲给迷奸了。然后,几个同学轮流姦淫她,其中那个国中生,本来不敢姦淫自己母亲的,
    但后来实在忍不住;而且反正妈咪是昏迷不醒。好死不死,偏偏他把肉棒插入妈咪的淫蜜穴时,他妈妈好像被到醒过来。正看到自己的乖儿子,正压在自己身上;边玩自己的双乳;边作活塞运动,
    而且旁边又围着几个儿子的同学,随即吓的哭喊着要挣脱。但马上被几个国中生给制服了,那个儿子迟疑了一下,在伙伴的鼓动下反而
    更勐烈的穴。而刚才泄精的同学,也不客气的把沾满精液的肉棒,塞入他母亲的美嘴。而母亲的肉也没闲着,马上被另一个同学给填满了。一群国中生把他们青春期的腥臭精液,射了那母亲满脸及身体,才满意的离
    去。从此,小男孩就以此要胁母亲;而肆无忌惮的在爸爸不在家时,恣意的搞自
    己的母亲,或找同学一起姦淫已经成为他们淫物的可怜美母。过不久,我发觉最近表嫂都很早就睡了,跟以前的夜猫子习性迥然不同,而
    且,阿超最近一到晚上也常找不到人,我便偷偷的注意着堂嫂的举动。我发现堂嫂喝完阿华田之后,就好像很疲倦的想睡觉,而且当堂嫂进房后,
    阿超也都不见人影,莫非┅┅于是,我今天特别注意着阿超的行踪,果然被我发现到,阿超左顾右盼、蹑
    手蹑脚潜进堂嫂的房间。我当然继续从门缝中,监视着阿超的一举一动,只见堂嫂已睡熟了,对阿超
    双手恣意妄为伸进被子里的爱抚,一点反应也没有。突然,堂弟掀开被子(哇!两团白奶没穿奶罩;浅蓝色的丁字内裤嫩臀中间
    只剩一条蕾丝了)骑到堂嫂身上,用他那尚未完全发育完全的鸡巴;起堂嫂的
    小淫嘴来。看得我慾火大盛,看到美艷的堂嫂,被平时最怕自己的亲儿子玩弄淫美体,
    让我有股说不出的快感。接着,当堂弟熟练的擡起母亲的淫美嫩臀,要插入湿热花蕊时;我现身喝住
    堂弟。「这是乱伦你不知道吗?」我说。「我┅┅我┅┅我┅┅不是故意的。」堂弟支支吾吾的说。「马上出去。」我故作生气的说。于是堂弟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地上衣服,悻悻然的走出去了。淫美体当前,我怎能放过了,特别是我唾延许久的丽娟堂嫂。我边欣赏着这上帝的杰作;不禁讚叹堂嫂的丽质天生,及羡慕堂哥的肉棒打
    (淫美母&艷美妻)。边想我今晚要怎样享用这隻妖艷的小狐狸精,我决定先用我的舌头,舌奸堂
    嫂身上的每一寸雪肤。尤其,舌淫桃花蜜时,舌头深入堂嫂的湿热道,真是美妙啊!两团嫩白肉,恰到好处的大小,如白馒头的柔嫩触感,让我忘情揉搓起来。小淫嘴的口交也很舒服;柔美的双唇轻含着涨爆的肉棒,美嗬!疯狂着日思夜想的淫蜜(丽娟我要乾死您你!)「噢┅┅噢┅┅噢┅┅噢┅┅噢┅┅嗳。」我叫着「嗯┅┅嗯┅┅噢┅┅噢┅┅呜┅┅呜┅┅」堂嫂闷哼着「嗯┅┅嗯┅┅噢┅┅噢┅┅嗳┅┅嗯┅┅呜┅┅呜┅┅」「嗯┅┅嗯┅┅噢┅┅噢┅┅呜┅┅呜呜┅┅呜┅┅呜┅┅呜┅┅唿┅┅唿
    ┅┅呜┅┅」堂嫂被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呜呜应和着。我又把堂嫂翻过来,撑开淫,用在沾满蜜汤汁的肉棒,淫菊花蕊,最后
    才不舍的射在淫蜜后穴的深处,且眷恋的紧紧抱紧堂嫂的美白淫肉。感觉到堂嫂的淫蜜肉,不但吸吮,又紧密的包围着我,真是爽毙了!接着,把湿漉漉的鸡巴,在堂嫂艷丽的美颜上擦乾凈;唿!完美(心中想着
    下次一定要「颜射」)。快天亮时,我才走出淫荡堂嫂的房间,后来堂弟似乎知道我的淫行,而半要
    胁半央求我在别让堂哥知道的状况下,让他加入「合淫」他妈咪。基于那也是他母亲,于是我在多方考量下,让阿超也加入一起姦淫堂嫂。何况,堂弟答应我把家庭访问时,让我姦淫他们那长发飘逸长、很像观月亚
    理沙的国文老师。后来,我跟堂弟又趁堂哥不在时,把堂嫂半推半就的合奸了。真不愧是虚伪的美姬淫妇!居然一边哭着挣扎,喊着不要乱伦;一边又用翘嫩臀,上下迎合我们的抽送
    。最后,还是屈服在我们的淫肉根之下。记得最刺激的一次,是堂嫂穿着代表淫荡的吊袜带及黑色蕾丝丁字裤;在柜
    台跟客户谈话时,我就躲在柜檯下;用舌尖着堂嫂的淫肉及香嫩。等客人一出店门,我就让堂嫂趴在柜檯;从淫白嫩臀后方她的美肉穴,真
    是淫美的回忆。今晚,堂哥又不回来了,阿伟及阿雄说要来找我,看来这样的夜晚,迎接好
    友最好的礼物,莫过于用丽娟堂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