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美图
    娜娜,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可以打电话通知阿森他
    们换掉你!”高速公路上,我握着方向盘偷眼看了看副
    驾驶上的妻子,她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女人今天一袭
    高开叉的露背晚礼服,两颗饱满的酥乳直欲裂衣而
    出。
    “怎麽,你舍不得了!”妻子放下手中的画册,饶有兴
    緻的看着我,她是帝都有名的交际花,一个让人疯狂
    的女人,也是我一直的骄傲。那彩色的画册上八个环
    肥燕瘦的漂亮女人站在一起,风情万种,各有千
    秋:“我如果不去,这八美图上不就少了一个了!”她
    痴痴的掩口轻笑着把画册翻了一页,同样的八个女
    人,同样的姿势,隻是她们浑身上下不着寸缕,虽然
    王朝俱乐部玩的很开放,娜娜要和不少男人玩过,但
    毕竟隻是追求刺激,拍出这种照片,我心?还是有些
    不舒服的。
    “这不就是你们男人想要的吗?”她轻笑着向后翻去,
    后面的几页是她一直没有给我看过的,彩页上,包括
    她在内的八个女人耻辱的分开双腿跪在地上,双手反
    绑在身后,丰硕的奶子敞开的肉穴向外淌着诱人的爱
    液,更爲让人感到亢奋的是她们的脸上带着诱人的绯
    红,紧接的一页,八个壮硕的男人站在她们身前,肉
    棒插进她们迷人的嘴巴?抽送。
    “隻是有点吃味!”我讪讪的道,接下来的一页,她们
    八个女人依然双手反绑在身后,却是一字排开跨坐的
    在男人身上,饱满诱人的私处被壮硕的肉棒充满,我
    甚至可以想象到娜娜那迷人的阴户,分开的肉瓣,还
    有紧紧裹着肉棒向外渗着蜜汁的肉穴。
    “其实,我还玩了很多你想不到,俱乐部也留下映像资
    料,等我成了八美图之一,你就可以随意查阅了!”她
    神秘的转过头,诱人的红唇、深深的乳沟纵然对她身
    体无比熟悉,在她这般赤裸的挑逗下,我依然心跳加
    速,像她这样的女人或许压根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
    上,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想法。
    “阿吉也到了!”阿森打开车门,炙热的目光落在妻子
    丰满的肉体上,目光中一股压抑的欲望闪动着,妻子
    的魅力向来无人能档:“娜姐今天真漂亮!”
    黑色格调的大厅?,八根穿刺杆一字排开矗立在中
    央,那最左边的穿刺杆上赫然穿刺着一具雪白的无头
    艳尸。
    大厅一边,一丝不挂的女人丰满的肉体趴在木墩上,
    衣衫不整的男女站在一旁兴奋的看着她丰腴的肉体在
    身后男人的冲击下颤栗。
    “那个是谁,怎麽这麽早就被咔嚓了!”美娜轻笑着指
    了指穿刺杆上的女人:“怎麽把人家弄的像烧鸡一
    样!”
    “上官美钥!她来的最,早也最风骚所有就被先处理
    了,砍掉脑袋的时候下面喷了好多水呢!”阿森笑着
    道:“不过论起穿刺在上面的摸样,她肯定不如娜姐!
    娜姐的肉穴比她风骚一千倍!”
    “去你的!”妻子啐了他一口,却听他继续道:“你的好
    姐妹华姐也差不多了,被操过两轮就要结束了!”
    “我们去看看!”美娜拽着我走过去,那趴在砧木上晃
    动的肉体不是漂亮的少妇华姐又是哪个,这个美丽的
    女教师丰满的大屁股在身后壮硕男人的冲击下荡起层
    层臀波,双眼迷离,雪白的脖颈挺直,嘴?发出一阵
    阵无意识的呻吟声。
    “老公,你要不要试试华姐的嘴巴,可带劲了!”美娜
    摇着我的胳膊,我心中也一动,掏出肉棒跪在这个美
    少妇面前,肉棒插进她迷人的嘴巴?,华姐配合的含
    住我的肉棒,熟练的动作配合她晃动的身体带给我阵
    阵销魂的享受。
    “美娜你来了!”穿着黑色女王套装的林雪牵着双手反
    绑在身后的赤裸女人:“我们的周心怡大律师脱光的样
    子还真性感!”她说着捻了捻女人粉红的乳头,绳子的
    束缚下女人本就雄伟的乳房颤巍巍的抖动着,分开的
    双腿之间,凄凄芳草之下粉红的肉缝上挂满了晶莹的
    爱液。
    “雪姐,你不会一会也这样玩我吧!”美娜走到周心怡
    面前,手指插进她蠕动着的下体吃吃的道:“她,不会
    还没被玩过吧!”
    “刚拍完几张留影,下一个就是她了!”
    “嘻嘻!”妻子笑着道:“她下面都已经湿了,怕是早就
    等不及了,你们几个男人谁先上!”周心怡赤裸的肉体
    被身后的男人抱住,作爲一个即将处决的女人,她识
    趣的配合男人的动作趴在地上,撅着丰满的屁股让男
    人从后面顺利的插入。
    妻子也被阿森从后面抱住,高开叉的黑色礼服被毫不
    留情的撩起,露出一条雪白诱人的美腿,隐约间,胯
    下一片黝黑可见,今天美娜没有穿内裤,阿森趁势在
    她雪白的臀部拍了一巴掌,身体一挺,壮硕的肉棒凭
    经验插进她她肉穴?,一阵诱人的潮红悄悄爬上妻子
    的脸颊,穿着高跟鞋的美腿也随着阿森的喘息轻轻晃
    动起来,这本就是个淫乱的场所,我忍不住也狠狠的
    在华姐嘴巴?抽送起来。
    华姐这个美丽的女人在我们两人的夹击下很快又一次
    达到顶点,丰腴的身体战栗起来,我从她嘴巴?抽出
    肉棒。男人中最爲雄壮的阿成壮硕的分身从后面给她
    最后一次安慰,砧木旁边,赤裸着精壮上身的刽子手
    高高举起大斧。
    这?几乎所有人都打过美丽动人的华姐的主意,更有
    不少人在活动中享受过她的丰乳翘臀,这位迷人的美
    妇让人心醉的肉体在死亡的威胁下又一次兴奋起来,
    喘息着,双手紧紧的按着地面,迷人的脚丫绷的紧紧
    的,喉咙?发出一阵阵诱人的呻吟。
    刚刚被人操过一次的周心怡爬过来含住我的肉棒熟练
    的舔舐,大斧带着一阵寒风落下,华姐迷人的脑袋滴
    熘熘的滚落在地上,她丰腴的肉体依然在身后男人最
    后一次冲击中疯狂的颤栗着,丰满的臀部摇摆着迎接
    最后一次高潮的到来。男人从她下体抽出肉棒,她无
    头的艳尸顿时仰面朝天落在地上,两条雪白的大腿叉
    开来颤栗着,一股股花蜜从敞开的肉穴中喷涌而出。
    女王装扮的林雪性感的大腿踩在她雪白的肚皮上,高
    高的鞋跟戳进她敞开的肉穴,周围的人们发出一声声
    欢唿,妻子美娜迷人的身体也和阿森一起双双达到顶
    点,肉棒从她性感的身体?抽出,乳白色的液体顺着
    她赤裸的大腿淌下。
    在林雪之后,美娜兴奋的擡起美腿踩在华姐冒着骚水
    的肉穴之上,两个俱乐部?风头正盛的美妇引来男人
    一阵欢唿。刽子手十方从后面抱住她,壮硕的阳物毫
    不留情的插入,林雪撩起她高开叉的礼服,让她两条
    雪白的大腿和插着肉棒的下体暴露在人们面前。男人
    炙热的目光落在她裸露的下体,毫不掩饰的盯着她被
    十方大肉棒充满的尻穴,几个性急的已经掏出肉棒撸
    了起来。
    “美娜也是今天八美之一,大家可有眼福了!”林雪挑
    开妻子肩带,让她雪白的酥乳随着十方的抽送跳动。
    在十几双眼睛的注视下,妻子身体越发兴奋,她扬起
    美丽的脖颈,喉咙?阵阵低沈诱人的呻吟声激起人们
    更大的热情。
    十方充满爆炸力的身体耸动几十下后双手紧紧抱住妻
    子纤细的腰肢,黝黑的的胯部紧紧贴着她雪白的臀部
    颤栗起来,两人交合,被大肉棒撑的近乎透明的肉壁
    紧紧的裹着那狰狞的巨物,甚至可以让人想象到那东
    西在她迷人的身体?充满了力量的跳动,随着白色的
    液体从缝隙中溢出,肉棒一点点从妻子饱满的肉穴中
    煺出,待到那猩红的龟头噗的一声弹出妻子的下体,
    白色的秽物从她敞开的肉穴?喷涌而出,淅淅沥沥的
    落在无头艳尸雪白的肚皮上。
    几个撸管的男人冲到妻子身旁,一个接一个的站在她
    面前对準那敞开的肉穴喷出酝酿已久的生命精华。
    沈浸在高潮中的美娜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林雪拉开她
    背后的拉链,黑色的晚礼服从她雪白的肉体上滑下,
    赤裸的身体完全暴露在人们面前,丰满的乳房,纤细
    的腰肢,淫荡的骚穴向外冒着乳白色的秽物,她迷人
    的肉体顿时征服了所有在场男人。
    从现在开始,我美丽的妻子美娜注定要在这?被砍掉
    脑袋,成爲八美图中的一个无头美人,一向长袖善舞
    的她迷人的无头艳尸要以一种无比淫荡的方式穿刺在
    大厅中央,成爲人们玩赏的对象,而她似乎非常喜欢
    这种方式,兴奋的跪在地上让一根根肉棒在自己嘴巴
    ?爆发出来。
    周心怡爲我服务之后,性感的肉体趴在地上,撅着丰
    满的屁股等待死亡前的男人的恩赐。华姐无头艳尸被
    玩赏过之后穿刺起来,当然,其中少不了拍上十几张
    写真。一丝不挂的妻子被押到挂着她名字的穿刺杆前
    分开双腿跪下,她饱满的下体依然在向外冒着白色秽
    物,负责八美图的工作人员把这一刻记录下来。
    妻子在穿刺杆前摆了各种姿势拍了十几张写真后被重
    新押回处决现场,周心怡放荡的呻吟声中,她赤裸的
    肉体任人玩赏,坚挺的双乳,性感的腰肢,高跟鞋上
    性感的大腿,还有那蠕动着的美穴。
    姗姗来迟的八美之一徐若珊深开口的V型礼服之下,深
    深的乳沟和大半雪白的乳球都暴露在空气中。“美娜姐
    身材真棒!”说话间,她手指插进妻子饱满的肉穴中,
    她身边丈夫阿强托起妻子迷人的下巴:“娜姐这样一个
    美人,砍了脑袋可惜了!”
    “我就不可惜了吗!”徐若珊娇嗔着把一根圆木棍戳进
    妻子饱满的下体:“她被砍掉脑袋的时候不知道会冒出
    多少水呢,还是先堵上好!”
    周围的人们爆发出一阵哄笑,妻子双手牢牢的反绑在
    身后,丝毫无法反抗衆人赤裸的侮辱与调笑,身体反
    而越发兴奋起来,随着雪姐握住插在她肉穴的木棍抽
    送,脸上露出动人的媚态,酥乳如浪,纤腰微摆,饱
    满的肉穴吞吐着木棍的同时泌出一股股晶莹的爱液,
    更引来人们声声啧啧称奇。
    “美娜姐还真骚啊!”徐若珊亲昵的挽住我的胳膊,丰
    硕的乳房在我身边蹭来蹭去,丝毫不顾及丈夫阿强的
    感受,她在俱乐部是出了名的“肉弹”,配上甜美的面
    容让人销魂不已,我忍不住一隻手攀上她丰硕的乳
    房。而此时,美娜坚挺的酥乳也被一双手紧紧握住,
    一些性急的男人已经掏出肉棒对準她赤裸的肉体套弄
    起来。
    作爲一个即将被斩首的女人,按照俱乐部的规矩,她
    美妙淫荡的身体可以交给任何人观赏把玩,而她似乎
    也对此乐此不疲,赤裸的肉体迎合着人们的目光骄傲
    的挺立,颤巍巍的酥乳,诱人的绯红,还有那吞吐木
    棍的肉穴无不让人血脉贲张。
    “你不怕阿强吃醋!”我凑到徐若珊耳边道。
    “那你岂不是酸死了!”徐若珊娇笑道:“美娜姐这麽受
    欢迎!”她说着紧紧贴着我的身体,一隻手抓住我怒张
    的分身套弄起来。
    美娜被阿强按在一张桌上,饱满的酥乳紧紧贴着桌
    面,她双腿识趣的分开,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饱满
    的美穴完美的暴露在身后的男人视野中,插在下体的
    木棍被阿强拔出来,春水横溢的肉穴淫荡而诱人,猩
    红的龟头对準她那诱人的妙处毫不犹豫的插入。美娜
    的肉穴紧窄而充满弹性,在俱乐部中已是公开的秘
    密,那紧紧裹着阿强分身的肉壁仿佛随时都会被撑
    破,却是多大的东西都能容纳。
    桌子吱吱呀呀的摇晃声中,她雪白的肉体也在前后晃
    动,丰满的臀部摇摆着迎合着阿强的冲进,砰砰的股
    臀相交声中,美丽的脑袋高高扬起,却被人趁势抓
    住,诱人的双唇间插进一根狰狞的肉棒。“呜呜!”她
    在前后两个男人夹击下呜咽着,浑圆的臀部,纤细的
    腰肢随着阿强的耸动震颤着,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绷
    着,穿着黑色水晶高跟鞋的美足轻点地面,随着身体
    主人的兴奋颤栗着。
    我忍不住抱紧身前的徐若珊,早已坚硬如铁的男根毫
    不留情的插入她润湿的下体,这女人两条雪白的大腿
    紧紧的盘在我身上。
    佳彤、刘玲、沈绮雯,包括妻子在内的八美已然到
    齐,沈绮雯褪掉身上的衣衫,赤裸的肉体贴在阿强身
    后研磨着。
    这是一场疯狂的肉体盛宴,美娜在两人疯狂的夹击被
    送上顶峰之后被两个壮硕的男人夹在中间,纤细的腰
    肢被身前的男人紧紧握住,肉穴和菊穴?两根硕大的
    阳具疯狂的同进同出,而我则享受着徐若珊和沈绮雯
    的双重服务。
    被几个男人玩的欲仙欲死的周心怡被扔到中央,她仰
    躺在地上,丰满的肉体抽搐着,迷人的身体止不住的
    拱起,双腿之间的肉穴?向外喷出一股股浑浊的秽
    物,黑色女王套装的林雪脚尖轻点她蠕动着的下体,
    一次次的把她送上快乐的顶峰。
    刽子手十方大斧带着一阵寒风落下,周心怡雪白的脖
    颈顿时被切断,美丽的脑袋滚落在一边,而此时,她
    地面上的身体最后一次疯狂的拱起,叉开的双腿颤栗
    着,尿液和淫汁一起疯狂的从下体喷出。目睹这一切
    的妻子美娜大腿紧紧缠住身前男人的腰部,雪白的身
    体震颤着达到了顶峰。
    周心怡无头的艳尸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才彻底安静下
    来,被工作人员穿刺在挂着自己名字的金属杆上。妻
    子美娜被绑在两米高的圆形木桩上,两条雪白的美腿
    被绑在木桩两侧的绳索吊在两边,敞开的肉穴毫无保
    留暴露在观刑人们面前,十几个男人轮流给她来了一
    次之后,一根比之前更粗的木棍戳进她饱满的肉穴
    ?。
    似乎是因爲已经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命运,她身体不
    由自主的颤动,被爱液润湿木棍闪着淫秽的光彩,随
    着肉穴的收缩摇摆。人们欣赏完她此时淫荡摸样之
    后,工作人员把她从木桩上解下,让她分开双腿半跪
    在地上。
    一阵动人的红晕爬上妻子本就诱人的脸颊,她雪白的
    身子颤栗着似乎达到了一个临界点,那双销魂的眼睛
    中布满了迷人的水雾。“美娜!”我走过去,深深的看
    了她一眼,她那双带着恐惧与期盼的眼睛瞬间坚定起
    来。
    “我爱你!”我紧紧的抱着她美丽的脑袋,壮硕的肉棒
    毫不留情的插进她嘴吧?疯狂的抽送,直到一股浓浓
    的精液射进她喉咙深处。
    锋利的斧头带着寒光向木桩噼下,林雪黑色的皮靴狠
    狠的踢在插在美娜下体的木棍上,那东西瞬间插进她
    子宫深处,林雪妻子迷人的身体疯狂的颤栗起来,一
    股股晶莹的爱液顺着木棍喷涌而出,而此时,她那充
    满了欲望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微笑。
    着就是她最后的表演吗,锋利的大斧切断了她雪白的
    脖颈,鲜血从断颈中喷涌而出,她雪白的身体也疯狂
    的蠕动起来,饱满的酥乳颤巍巍的抖动,腹压的作用
    下,插在她肉穴?的木棍和喷涌而出的爱液一起被排
    出体外,跪着地上的双腿本能的颤栗着,配上向外喷
    涌爱液的肉穴煞是淫荡。
    我的妻子美娜,美丽的交际花,千娇百媚的美人被砍
    了脑袋如此淫荡的样子让人无比兴奋。已经有人捡起
    她落在地上的脑袋疯狂的套弄起来,几个男人围在她
    无意识战栗的无头艳尸前套弄着,一股股白色的精液
    射在她诱人的艳尸上。
    “美娜!”我心中一阵莫名的兴奋,插在沈绮雯肉穴?
    的分身疯狂的抽送起来。
    美娜无头的艳尸在柱子前颤抖了一分多钟这才彻底停
    下来,一股清澈的尿液淅淅沥沥的从她下体涌出。她
    无头艳尸被人从木桩上解下,大叉开双腿躺在大厅中
    央供人观赏,好事的人把那根被她喷出体外的木棍重
    新插进她敞开的肉穴。妻子美娜本在俱乐部有些名
    气,她无头的艳尸顿时引来不少人的围观,对着它品
    头论足,比起她本人,她失去脑袋的艳尸似乎更受欢
    迎。
    “这不就是你们男人想要的!”我忽然想起妻子车上的
    话,美娜,这是不是也是你想要的。美娜这个曾经美
    丽的女人,我的妻子,此时已经变成一具任人观赏的
    无头艳尸,躺在大厅中央任人指点。我承认我曾经无
    数次幻想过她被斩首的样子,可从未想过竟是如此的
    香艳刺激。
    上官美钥、华姐、周心怡,还有我的妻子美娜,四具
    雪白的无头艳尸依次穿刺在金属杆上,叁个女人美丽
    的脑袋依次插在旁边的尖刺上,而我的妻子美娜的脑
    袋因爲太受欢迎依然在不知什麽地方爲做着口舌服
    务,可这依然不能妨碍她的美丽与淫荡。
    鲜红的断颈被刺穿,却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人们可
    能会想象她这样傲人身材的女人究竟会有一颗何等迷
    人的脑袋。反绑的双手,颤巍巍抖动的酥乳配上她纤
    细迷人的腰肢,即便成了一具穿刺杆上让人欣赏的艳
    尸,她依然如此动人。
    闪亮的金属杆穿过美娜迷人的尻穴,鲜红的肉壁包裹
    着冰冷的金属,一如它曾经包裹过无数男根一样,鲜
    艳动人,充满弹性,粉红的阴核上挂着晶莹的玉
    露,,一根闪亮的副杆戳进她屁眼?,支撑着她的身
    体让她不至于下滑,她两条雪白的大腿也被特意分开
    开用麻绳固定在穿刺杆上,除了更加淫荡之外还让她
    被穿刺的阴户完美的暴露出来她美丽的身体此时活像
    一隻淫荡的烧鸡。
    “美娜姐的样子好骚啊!”穿着吊带裙的刘玲在美娜丰
    满的乳房上摸了一把,她好奇宝宝一般拨弄着四具诱
    人的无头艳尸,一个个品评。
    “小骚货!”我忍不住一把拉过刘玲,八美中,她大学
    刚刚毕业年纪最小,娇小玲珑,风骚却丝毫不亚于妻
    子美娜,我和她玩过,深知她的脾气,最妙的是时至
    今日她现在的男友却一直把她当成乖乖女。我一把把
    她拽到怀?,这女人上身真空,透过白色的吊带背心
    诱人的凸起清晰可见,下面果然也什麽都没穿,正憋
    得邪火无处发洩的我毫不留情的从后面进入她的身
    体。
    “骚货,若珊她们呢!”刘玲紧窄的下体带给我阵阵销
    魂的享受,禁不住想起那两个尤物来。
    “也要被砍脑袋了!”刘玲喘息着:“那边的双斩断头台
    上,两个骚货一上一下被操的不亦乐乎,一会我和佳
    彤也要这麽处理!”
    她正说着,一具赤裸的肉体从后面抱住我:“猜猜我是
    谁!”
    “你奶子这麽挺,一定是佳彤了了!”我调笑道。
    “算你有良心!”美娜姐被砍了脑袋,人家怕你寂寞,
    拒绝的多少男人专门来陪你。光滑如缎子般的肌肤,
    诱人的凸起划过我的嵴背,更妙的是她一双小手竟然
    托着我的阴囊把玩,我狠狠的冲刺了十几下后转过身
    毫不犹豫的插进她早已湿润的下体。
    和两女玩了十几分钟,感觉自己要射了,我从刘玲骚
    穴?抽出肉棒对準妻子美娜赤裸的艳尸,那佳彤嘻嘻
    一笑小手握着我的肉棒套弄起来,我凝视着妻子性感
    迷人的艳尸,喉咙?发出一声深沈的低吼,浓浓的精
    液尽数射在美娜雪白的肚皮上。
    一阵骚乱之后,却是两具无头的艳尸被扔到大厅中
    央,一个充满了肉感,一个曲线玲珑,两具艳尸在大
    厅中央挣扎着,迷人上的身体时而拱起,肉穴?喷出
    一股股晶莹的爱液,雪白的大腿颤栗着,挣扎着,仿
    佛永远不会停息。
    刘玲和佳彤也被押到她们的穿刺杆下跪在地上拍了最
    后的留影,双手被反剪起来带走,她们也将在冰冷的
    断头台用自己最后的疯狂实现最后的价值。
    大厅中央两具无头艳尸停止了挣扎,她们被穿刺在冰
    冷的金属杆上——不久之前她们还双双爲我服务过。
    六具性感的无头艳尸之下,女王装束的林雪趴在地上
    疯狂的迎合着我的冲击,直到刘玲和佳彤无头的艳尸
    也被穿刺起来。
    八具性感的无头艳尸静静的穿刺在锋利的金属杆上,
    她们曾经美丽动人,风骚淫荡,曾经让俱乐部的男人
    留恋忘返。那包裹过无数男根的肉穴被一根根金属杆
    占据,性感淫荡的身体静静的在半空中供人观赏。
    灯光闪过,这一刻被永远的记录下来,作爲俱乐部首
    次八美图,她们迷人的无头艳尸将后被摆成各种姿
    势,拍出各种写真。她们性感迷人的身体做成美味淫
    荡的烤全女一起出售,而我的妻子丽娜就是其中之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