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叫韩倩怡,在一家美容院工作,虽然38岁了,但是保养得非常好,白
    白的皮肤。由于在美容院工作,老闆要求员工每天上班都要穿着套裙,腿上还要
    穿着薄薄的肉色的或者是薄薄的黑色的连裤丝袜,显得妈妈美腿特别漂亮。
    爸爸姓张,个子不高,身材瘦小,在医院工作。我也不清楚当年爸爸是怎么
    娶到妈妈这么漂亮的美女的。
    妈妈有一个很要好的同学王阿姨,王阿姨的老公姓李,长得高大威勐,是很
    让女人喜欢的类型,李叔叔的形像应该是女人们意淫的对象。妈妈和王阿姨的关
    係很要好,所以我们两家的关係就很亲密,经常聚会一起吃饭,偶尔我会发现我
    妈妈经常是和李叔叔对视的,感觉双方的眼神很是暧昧。
    这天早上妈妈送我去上学,妈妈穿的一身黑色紧身的套裙,上身是低领的,
    裙子紧紧包裹着肥翘的臀部,腿上还包裹着薄薄的肉色连裤丝袜,脚上穿着一双
    黑色细带的凉鞋,显得特别性感。
    公车上人挤人的,根本没有挪动的空间,妈妈被挤到一个靠窗边的座位旁,
    一个中年男子坐在那。由于被人挤的,妈妈被挤得紧紧地靠在那男人的旁边,那
    个男的看到妈妈性感的装扮,眼神开始偷偷的上下打量着妈妈,最后眼神落在妈
    妈性感的丝袜的腿上盯着看,露出了贪婪的眼神。
    终于男人开始躁动,他把手挪到了下面,正好能够碰到妈妈的丝袜腿。开始
    这个举动并没有什么,但是渐渐地男人开始用手抚摸起妈妈包裹着丝袜的腿,妈
    妈的身体惊动了一下,想要移开,但是人太多,实在是挪动不了,妈妈又不好意
    思说出口,只好忍受着男人的骚扰。
    终于车到站了,妈妈送我去了学校就去上班了。
    放学后我走出教室,看到妈妈在门口等我,我急忙跑过去:「妈妈,今天怎
    么来得这么早啊?」
    「儿子,今天晚上李叔叔和王阿姨邀请我们吃饭,但是爸爸晚上要值班,所
    以妈妈就只能带你去了。」
    我高兴的和妈妈来到预订的饭店,吃饭时妈妈和王阿姨、李叔叔高兴地唠着
    家常,王阿姨开玩笑的看着我说:「小伙子长得够快的啊,几天没见好像又长个
    了,不像你爸爸那小身材,长大了肯定像你李叔叔一样强壮。」因为王阿姨和我
    妈妈的关係很要好,她们在一起也是经常开玩笑。
    王阿姨又对我妈妈开玩笑的说:「诶,倩宜妹妹啊,到底是不是老张亲生的
    啊?我看不像老张啊!」
    妈妈瞪了王阿姨一眼:「一边去!儿子在这呢,别说些不正经的。不是老张
    的,难道还是老李的啊?」妈妈说完看着李叔叔笑了笑。李叔叔听完哈哈的大笑
    起来:「我看也像我播的种。」
    王阿姨说:「这么看,你们叁个倒是像一家人,我在这有点多余啊!」因为
    是玩笑的话,说说笑笑就过去了。
    吃过饭后,李叔叔和王阿姨开车送我和妈妈回家,「王姐,我坐后面会晕车
    的,我就坐前面了。」妈妈对王阿姨说。
    「嗯,倩宜啊,你就坐前面吧,正好看着我们家老李慢点开车。」
    就这样,李叔叔驾驶着汽车,妈妈坐在李叔叔旁边的副驾驶的位置上,王阿
    姨带着我坐到了后面。
    路上王阿姨对李叔叔说:「老公啊,一会路过我的单位等我一会,我要去取
    点东西带回家。」
    「好的。」李叔叔回应着。
    「王姐啊,单位又发东西了啊?真好。」妈妈笑着说。
    到了王阿姨的单位,王阿姨下车进了单位,李叔叔和妈妈还有我就在车子裡
    等。
    「小韩妹子啊,天天在美容院上班累不累啊?」
    「还好啦,不会很累啊!」
    「有时间我也去你们美容院,你给我也美美容。」
    「嗬嗬,李哥,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要美容啊?」
    「我是想去试试,看看你的美容手法怎么样,能不能把我美得年轻点。」
    「呦,你还想年轻点啊?那得更多的小姑娘看上你。」
    在车裡,李叔叔和妈妈閒聊着打趣。
    「还说我呢,你看你小韩,天天打扮得这么漂亮,老张能放心吗?」
    「老张管不了我,我这也是工作的需要。李哥,有时候我真羡慕王姐能够嫁
    给你,你这才叫男人呢,我们家老张不行。」妈妈突然有些严肃却又稍微显得有
    些伤悲的说。
    李叔叔也转过身去打量起妈妈说:「老张不行?那你行不行啊?你看看我行
    不?」说完李叔叔就哈哈的笑了。
    「去你的,李哥,你想什么呢?真不正经,我们家小明还在这呢!」
    当时我也还小,并不太能听懂妈妈和李叔叔说的什么,看他们嘻嘻哈哈的觉
    得很融洽。
    这时妈妈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正好把脚伸到李叔叔旁边,还把凉鞋带
    解开,用脚趾头勾着凉鞋。李叔叔盯着我妈妈包裹着薄薄的丝袜的脚说:「小韩
    啊,你这天天都穿着丝袜,脚臭不臭啊?就伸到我这裡来。」
    「去你的,李哥,我天天穿的都是凉鞋,在美容院都不怎么走动的,怎么会
    臭呢!再说我的丝袜都是天天换的,不信你闻闻。」说着,妈妈又把脚往李叔叔
    的身上伸了伸。
    李叔叔这时真有些慌了:「小韩啊,你就别逗你李哥了,快把鞋穿上。」说
    着李叔叔抓起妈妈丝袜脚把凉鞋给妈妈穿上,「你王姐马上就回来了。」李叔叔
    说着给妈妈穿好鞋,向外面看了看。
    「呦!李哥,害怕了?嗬嗬,我不告诉王姐你刚才摸人家的脚。」说完妈妈
    就笑了,把脚收回来。很快王阿姨就回来了,之后送我和妈妈回了家。
    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我听妈妈和爸爸聊天时说起王阿姨和李叔叔离婚了,具
    体什么塬因我也就不知道了,这种事情大人也不会和我这小孩说的。倒是离婚后
    我们家和李叔叔、王阿姨的联繫也少了。
    有天放学妈妈照常接我回家,突然路上碰到李叔叔,李叔叔显得比起前苍老
    了许多,但是身材还依然的健硕威勐。由于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再加上李叔叔
    现在住的地方就在车站附近,李叔叔就邀请妈妈带我去他家裡坐坐。
    进了李叔叔的家裡,房间倒不是很大,但是显得很温馨,一个客厅、一个卧
    室,房间裡全部是地毯,但毕竟是一个大男人住的地方,所以房间裡有些杂乱。
    「屋子有些乱,你随便坐哈。」李叔叔招唿妈妈和我。
    「你一个大男人当然不擅长家务了,家裡没个女人怎么行呢!诶,李哥,你
    今天让我来你家,不会就是想让我帮你收拾屋子吧?」妈妈开玩笑的说着。
    「哪裡啊,小韩,屋子这样我早习惯了,跟你也就不见外了。」
    「那既然来了,我就帮你收拾收拾吧!小明,你在客厅看电视。」说着妈妈
    就开始帮着李叔叔打扫房间。我高兴的答应了,妈妈真是个温柔善良的好女人。
    走的时候妈妈对李叔叔说:「李哥,你一个大男人自己住也不容易,没事的
    时候你就找我,我来帮你整理整理家务。」李叔叔听见妈妈这样说,高兴的答应
    了。
    自从上次我和妈妈见过李叔叔之后,不知是凑巧还是怎么,妈妈接我放学回
    家遇见李叔叔的次数逐渐增多,可能真是李叔叔家住的地方离我们上车的车站近
    的缘故吧!
    那天正巧我和妈妈在路边等公交,李叔叔的车停在我们面前,于是我和妈妈
    就上了李叔叔的车,搭一段车回家。妈妈一上来,顿时一阵诱人的体香就充满了
    整个小车,我估计李叔叔心中一阵荡漾。斜眼看了看我妈妈,透过露出内衣的缝
    隙,一对傲人的乳峰,肩膀处黑色的乳罩吊带都漏了出来;再往下看,妈妈斜腿
    而坐,西裤下露出水晶肉色丝袜的小脚面。
    李叔叔对我妈妈说:「小韩,今天怎么没穿裙子,穿上裤子了?少见啊!」
    「哎,别提了,李哥,今天喝咖啡时洒在裙子上,就临时换了条裙子。」
    我突然想到妈妈腿上还穿着丝袜的,便问妈妈:「妈妈,那你穿两条裤子不
    会热吗?」
    妈妈转头对我说:「那不是两条裤子,妈妈穿的那是丝袜,而且是很薄很薄
    的,不会热的。」妈妈说完后突然想到旁边还有李叔叔在,脸上微微有些泛红:
    「小孩子不懂别瞎问。」
    李叔叔听完妈妈说完,更是不时地斜眼瞟着妈妈的丝袜小脚面。叁个人在车
    裡沈默了一段,气氛有些尴尬,李叔叔开口对妈妈说道:「小韩,你不是说有时
    间帮李哥打扫屋子吗?你可有段时间没来了,一会路过我家上去坐坐啊!」
    「我可是没有说假话,反正今天也没事,时间还早,老张还没到家呢,去就
    去呗!」于是我便又一次和妈妈到了李叔叔家裡。
    这次房间是整洁了不少,倒是有不少衣物没有洗,妈妈便忙活着把李叔叔的
    衣服给洗了,还包括李叔叔的内裤。
    忙活了半天终于洗完了,「可把我小韩妹子累坏了,快坐沙发上休息休息,
    吃点水果。」李叔叔边说边把洗好的水果给我妈妈拿来。
    妈妈吃着水果说:「诶,李哥啊,你可别忘了你妹子我的好啊!」
    「那当然不会了,你对李哥最好了,我来帮我妹子按摩放鬆一下。」李叔叔
    说着便走到妈妈身后给妈妈按摩肩膀,虽然动作不算亲密,但是我觉得也不好,
    这是继上次李叔叔给妈妈穿鞋后第二次碰我妈妈了。
    这一段日子我感觉到妈妈对李叔叔已经好过了爸爸,而且妈妈和李叔叔的关
    係好像也走的很近了,彷彿像是夫妻一般。
    这週爸爸出差,週末没事妈妈给李叔叔打了个电话,李叔叔也在家呆着,妈
    妈不放心我一人在家,便又带着我去看李叔叔。妈妈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低胸小
    衫,一条红色的紧身短裙,腿上穿的是一条薄薄的黑色的连裤丝袜。妈妈脱了鞋
    没有穿拖鞋,直接走在地毯上,露出那薄如蝉翼的丝袜包裹的美脚。
    「大週末的,你一个大男人连被子都不叠好,你说让我这个客人怎么看?」
    说着,妈妈走进了李叔叔的卧室给李叔叔叠被子。「还是我妹子对我好,週末都
    来给我叠被。」李叔叔也随妈妈走进了卧室。
    因为来李叔叔家已经很多次,我也不见外了,在电脑旁自顾自的玩着游戏。
    卧室的门只是被李叔叔随便的带了一下,并没有关严,我不时的能看到妈妈弯着
    腰,翘着臀,跪在李叔叔的床上正在叠被子,由于裙子不是很长,李叔叔在妈妈
    的后面都能看见妈妈裙子裡被薄薄的黑丝包裹着得蕾丝内裤,妈妈的整条黑丝美
    腿跪在李叔叔的床上,如果李叔叔在妈妈的前面,都能从妈妈敞开的领口看到妈
    妈那34D的丰满挺拔白嫩的双乳,我发现李叔叔看着妈妈眼睛都发直了。
    妈妈整理好床之后下来转身正好撞到李叔叔的怀裡,妈妈一个没站稳,「哎
    哟」一声坐到了地上,「怎么样,没受伤吧?」李叔叔赶紧扶着妈妈起来坐到床
    上,关切的问道。
    「没事,李哥,就是我的脚崴了,有些站不稳。我整理了半天,身上也出汗
    了,先在你这冲个澡吧!」说着妈妈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往卫生间一瘸一拐的走,
    李叔叔见状忙起身扶着妈妈:「我妹子给我收拾屋子受伤了,我得扶着你走。」
    妈妈进卫生间冲澡,李叔叔给我洗了些水果。等妈妈冲完澡穿好衣服裙子和
    丝袜,打开门出来,李叔叔忙又上去扶着妈妈进了卧室,并把门关上了,但是没
    有关严,我还是能从门缝中清楚的看到裡面。
    关完门,李叔叔又坐到妈妈身边,妈妈被李叔叔这一举动弄得有些吃惊,问
    道:「李哥,你怎么还把门关上了?」
    「小韩啊,你说我和老张比,你更欣赏谁?」李叔叔看着妈妈问道。
    「这个嘛,其实说实话,我还是比较欣赏李哥你这样有才华的男子。但是老
    张也挺好的,老实善良,不过跟李哥你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妈妈说完笑了
    笑。
    「哈哈,妹子,你可别看李哥离了婚,说好听的安慰李哥。」
    「当然不是了,只能说王姐没有福喽,不适合你。」妈妈回答的说着。
    「哎呀,我的好妹子啊,还是你对李哥好。」说完,李叔叔又把手放到了妈
    妈的丝袜腿上,这回李叔叔竟然抚摸起来了。
    妈妈显得有些尴尬,把腿收了收说:「李哥,别这样……你别自暴自弃啊,
    多少女人喜欢你这样的男人呢,别放弃嘛!」
    李叔叔不但没有收手,还顺着妈妈的丝袜腿摸到了妈妈的丝袜脚:「小韩,
    李哥今天来闻闻你的脚穿丝袜臭不臭。」说着,李叔叔双手捧起妈妈的丝袜脚用
    鼻子闻了闻,说:「嗯,果然不臭,还有点香气呢!」
    妈妈忙把脚收回来说:「李哥,快别闹了,上回那是开玩笑呢!你我都不是
    小孩了,我家小明还在外面呢!」
    「我都把门关上了,没事的。小韩啊,李哥离婚这么长时间了都没碰过女人
    了,你说我这个年龄正是好时候,怎么受得了?」
    「李哥,那你也不能欺负你妹子我啊!」
    「我是对你有好感啊!小韩,再说李哥的厉害你不想试试吗?」说着,李叔
    叔压上了妈妈的身体,把妈妈压在了床上,妈妈慌乱的想要推开李叔叔,却奈何
    李叔叔实在太强壮了,妈妈显得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李哥,李哥,求求你了,快别和妹子开玩笑了。」
    「倩宜啊,你就试试吧,李哥的那个可是不简单啊!」李叔叔说着拉住妈妈
    的手去摸自己硬起的下体,妈妈也是在李叔叔的压迫下不安的碰了碰,「李哥,
    你真坏。」妈妈略显撒娇的说,白嫩的皮肤已经泛起了红晕。
    这时李叔叔的大嘴终于吻上了妈妈红嫩的香唇,两人激烈的亲吻起来,李叔
    叔的大舌头伸进了妈妈的嘴裡,在妈妈的口中不停地搅动着,两人相互交换着唾
    液。李叔叔从妈妈的香唇吻上了妈妈白嫩的脸颊,又吻向了妈妈性感的锁骨,一
    边亲吻着妈妈,一边自己脱掉了衣服和裤子,露出了自己那根足有20公分长、
    5公分粗,像大木棒一样的大阴茎。
    「啊!好吓人。」妈妈吃惊的叫了出来。
    「哈哈,倩宜啊,马上李哥就让你嚐嚐我的这个东西,没让你失望吧?」李
    叔叔说着拉住妈妈的手,让妈妈握着自己硕大的阴茎。
    妈妈躺在床上,纤细的小手在李叔叔的阴茎上轻轻的套弄起来。李叔叔也没
    閒着,忙着解开妈妈的衣扣,脱掉妈妈粉色蕾丝的胸罩,妈妈那丰满挺拔的34
    D双乳呈现在李叔叔面前,李叔叔疯狂的扑向妈妈的双乳,大口大口吮吸起来,
    妈妈不自禁的瞇起眼睛,不时地小声呻吟着。
    李叔叔品嚐完妈妈乳房后,又把妈妈的短裙推到了腰际,抚摸起包裹着红色
    蕾丝内裤和薄薄的黑色的丝袜下面的小穴处和大腿根处,还不时地伸出舌头狂舔
    起来,妈妈流出的淫水混合着李叔叔的唾液染湿了妈妈的丝袜。
    这时李叔叔勐地把妈妈小穴处的丝袜撕破,再把妈妈的蕾丝小内裤拽到了一
    旁,握着自己的大阴茎对着妈妈的小穴口处摩擦。
    「嗬嗬嗬,李哥,好痒啊,不要闹了。」
    「哈哈,小韩,我要进来喽!」李叔叔淫笑的说着就身子往前一挺,把自己
    的阴茎上那颗硕大狰狞的大龟头插进了妈妈阴道裡去。
    看到这裡我都已经紧张到了要死,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唿吸。第一次看到男欢
    女爱的这种场景,而且那个女人是自己的妈妈,操妈妈的那个男人竟然不是自己
    爸爸,而是另外一个男人,我是又害怕,但又有些小小的兴奋在自己心裡的最底
    层诞生。
    李叔叔的这一插,插得妈妈大叫了一声,马上就用手握住了自己的嘴巴,之
    后又小声说着:「李哥,轻一点,我怕会受不了。」
    「嗯,放心吧,李哥有经验。」说着,妈妈把包裹着丝袜的腿搭在李叔叔健
    壮的双肩上,李叔叔抱着妈妈的美腿,开始慢慢地抽插起来,就这样「噗嗤、噗
    嗤」的让自己的大阴茎在妈妈的阴道裡进进出出,还不时地双手与妈妈的双手十
    指相扣。
    慢慢地,妈妈的淫水流得越来越多,「怎么样,倩宜,是不是已经适应?这
    回我要努力地耕耘你了。」李叔叔淫笑着说,抽插得更滑熘了。
    「讨厌啦,李哥……」妈妈掩着羞得红红的脸蛋,撒娇的说。
    李叔叔看着妈妈的表情就更是兴奋,开始大张大合,让自己硕大无比的大阴
    茎在妈妈的小穴裡勐烈地进进出出,每一下都能狠狠地顶到妈妈的花心,撞击着
    妈妈的子宫,还不时弯下身去与妈妈亲吻。妈妈儘量不让自己叫出声音来,只能
    捂着嘴巴,大口的喘着粗气,发出的「呜呜」声和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形成强
    烈的对比。
    可能李叔叔太长时间没有操女人了,和妈妈性交时间并不长就要射了,在要
    爆发的前夕,李叔叔更是加大了力度更加勐烈地操着妈妈。就在精液要喷发出来
    的时候,李叔叔把他的大阴茎从妈妈的身体裡拔了出来,一股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射了妈妈一身,还不停地顺着妈妈薄薄的黑色丝袜丝袜往下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