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春花她们互换一个眼色,便一起来到洪大伟的麵前。
    莉莉道:「我们大家一起乾杯吧!」
    众人一起举杯,互相碰杯子,把酒喝光。
    洪大伟也喝光了酒,笑道:「这杯酒好像有点不对,是不是加上了别的东西。」
    香香道:「你以为加上了什么?」
    洪大伟道:「是加上了另外一种酒,是不是呢?」
    莉莉十分得意,她道:「等一会你便会有答案了,来,我们跳舞!」
    洪大伟道:「好!我从未试过天体跳舞的呢!这倒十分有趣。不过,我有一个提议,不知妳们同不同意?」
    莉莉问道:「你有什刺激的花样?」
    洪大伟道:「改播旧音乐,我们隻跳狐步舞,或是华尔滋,如果新潮的话,摇摇摆摆妳们身上少了一件东西,我却不同,那是有失公平的。」
    她们起先不明白。
    洪大伟摇摆给她们看,她们才哈哈大笑。
    塬来,洪大伟的特大肉棒,摇来晃去的,很是奇观。
    莉莉笑道:「好吧!虽然我很喜欢看,但你即然不舒服,隻有播旧音乐了。」
    她低声的对小燕她们说:「暂时依照他的话去做吧!不会多久药力发作,我们便会有好戏看了。」
    她们看着走去更换唱片的洪大伟,一起在偷笑。
    春花对洪大伟,早已着迷。
    她虽然在笑,但心中不忍,她觉得不该在他的酒中下了迷幻药,这么好的一块料,为什么大家不利用来享乐一番呢?
    音乐播出慢步的音乐。
    小燕抢先和洪大伟起舞。
    她紧紧的把丰盛的胴体,贴住洪大伟跳舞,低声道:「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不对,是不是?」
    她十分关怀洪大伟。
    洪大伟笑道:「当然有点不对了,妳应该感觉到,我是不是很失礼,太没有礼貌!」
    小燕一笑:「你的生理上的自然反应,如果没有反应,我们两人都不对。」
    洪大伟问道:「什么两人都不对呢?」
    小燕道:「一方麵,我没有吸引力,你才没有反应,另一方麵你没有反应,那你可能是无能了。」
    洪大伟哈哈大笑。
    这时,莉莉和香香共舞,而芳芳和春花,她们都觉得有种新奇的感觉,因为她们虽然以前也常常裸体共舞,但都是跳新潮舞。如今,肉体接触的虽然都是女人,但总觉得有奇异的刺激。
    一支音乐完了,接着第二支音乐。
    突然,莉莉吃吃的笑,说道:「真有趣,我们都好像要飞上天了。哈哈哈!真有趣。」
    这使众人讶异万分,向莉莉看去。
    莉莉竟然一边笑,一边拥吻着香香。
    香香推开她道:「莉莉,妳怎么了!妳做什么?」
    莉莉哈哈大笑道:「洪,你不要躲啊!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洪,你不能离开我,我们两人双双在云层上,你不怕跌下去吗?快过来抱住我!哈哈哈哈!」
    芳芳惊讶地问道:「莉莉,妳怎么啦?妳脱了线吗?」
    莉莉摇头笑道:「我没有脱线!」
    芳芳道:「那么,妳知道我是谁?」
    春花也问道:「妳看看我们是谁?」
    莉莉笑着,用手指向她们数着说道:「妳们是天使,一二叁四个天使,哈哈哈!妳们走开吧!不要看着我和洪,走开,回到妳们的天堂去吧!」
    小燕讶异地看着洪大伟,心中想!奇怪,洪却没有反应,倒是莉莉像吃了迷幻药似的。
    洪大伟对莉莉道:「妳不停的叫洪,洪是什么人?」
    莉莉笑着指指搂住的香香道:「妳问她吗?他是洪,是我心爱的男人,我爱他爱得要发疯了!」
    小燕对洪大伟道:「奇怪,莉莉为什么脱了线,她把香香当作你呢?怎么搞的?」
    洪大伟道:「她好像吃了迷幻药了,为什么好好的吃迷幻药?」
    这时,香香、芳芳和春花,都向洪大伟看。她们心中都在想,奇怪,为什么洪大伟还那么清醒?
    小燕这时突然轻轻噢了一声,瞪大眼睛向洪大伟看,便娇媚的一笑,低声道:「我从未试过站着玩,而且还是跳舞。」
    莉莉却拖住香香,要入房内。
    香香奇道:「莉莉,妳怎么啦?我不是洪,洪在后边,妳看见吗?」
    莉莉笑道:「妳以为我喝了酒,洪,不要和我开玩笑,这裡人多,我们不要做样本给她们看,我们到房裡去。」
    芳芳在香香耳边低声的说:「妳陪她进去,真奇怪,为什么她会这样,而洪却没有事,会不会刚才的酒摆了乌龙?」
    香香点点头道:「也许是吧!」
    莉莉已把香香拖入房内。
    春花对小燕道:「这怎么办?」
    小燕这时却是媚眼如丝,娇喘连连。
    这使春花诧异万分问道:「妳怎么啦?有气无力的,妳在做什么?」
    小燕道:「洪,太好了!」
    芳芳也十分奇怪,她向小燕看去,由上向下看,马上哎呀一声,说道:「小燕一边跳舞,一边偷食。」
    洪大伟哈哈大笑,说:「你们叁人喜欢这样和我跳舞吗?如果不反对,我们轮流玩吧。」
    春花和芳芳都齐声说好!
    洪大伟笑道:「但是,妳们要对我说实话,为什么莉莉会变成这样子?」
    小燕道:「妳们告诉他吧!」
    春花道:「我们都是来协助莉莉对付你的,她暗中在那杯酒下了迷幻药,但不知为什么,她却变成了服食迷幻药,两你却竟安然无事。」
    芳芳道:「刚才,你不是喝了迷幻药酒了吗?为什么你好像没有功效,为什么?」
    洪大伟哈哈大笑,说道:「我也不明白,不过,医生告诉过我,我的胃有一种特别的酸素,是可以化解迷幻药这一类的毒药的呢!便安然无事,不起作用的。」
    小燕道:「塬来如此,怪不得你没事。」
    洪大伟道:「如果有事,妳们就麻烦了,医生对我说过,如果我服了迷幻药有事,便会兇性大发,会杀人的呢!我会把你们五个人都杀了。」
    春花道:「你杀了我们五个人,你就变成杀人犯了。」
    洪大伟道:「我不会有罪的,我在迷失了本性的形态杀人,而且,迷幻药也是你们暗中下的!与我无关,妳们是自取其咎。」
    小燕一征道:「刚才,你喝了那杯迷幻酒,不知有没有事,万一你的胃不能化解,等一会妳不是会发狂杀人吗?」
    洪大伟点点头道:「不错,我会杀人。」
    她们叁人都大惊失色。
    小燕忙推开他,说道:「洪,如果你药力发作,第一个便会杀最接近你的人,那便是我了?」
    洪大伟点点头,突然,他跌跌撞撞,像喝醉了酒,他道:「糟了,我的胃今天无法化解迷幻药,你们在我的酒中,下的迷幻药一定很多,我很快便会发狂,会杀人了!你们快点逃走!快点!也把莉莉带走,否则,我一失去理性,便会杀人!快走!」
    叁个女人,大惊失色,隻见洪大伟此刻倒在沙发上喘息!
    芳芳忙对众人道:「快,快去穿衣服。」
    她们匆匆穿回衣服。
    走入房内,莉莉正在纠缠香香。知道了塬因,也大惊失色,她推开莉莉,去穿回衣服,小燕她们也替莉莉穿衣。
    这五个女人,急急忙忙,夺门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