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3年前秋天的一个下午,我独自坐在宿舍看书。天气一片灰濛濛的,实
    在说不上是个好天。我今天的心情也很不平静,因为我刚接到高中的同学颖的一
    个电话。
    这个漂亮女生是我高中时候的同学,高中的叁年我们坐的是前后桌,关係很
    不错,我暗恋了她整整叁年,从来没有表白过,但是她也是明白我的心意的。她
    曾经有意无意的说过,现在不是谈恋爱的时候,必须要学习,要考大学。所以我
    只能坐在她的后桌默默地看着她。
    有几次,其他同学要和我换座位,但是我从来都没同意过。因为太捨不得她
    了,虽然不能好好相处,但是能坐在她的后桌,天天看到她那一头黑黑的柔顺的
    秀髮,时不时的听到她的说话声音,对我来说就已经很幸福了!高考完成后,颖
    和我分别到了不同的城市上大学,其间偶尔联繫,并不频繁,但是我还是忘不了
    那叁年裡颖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今年是大学的第二年。刚才的电话内容很简单,就是说叁天后她要到我所在
    大学的城市裡某汽车製造场课程实习,为期叁个月。电话放下后,我心裡涌起了
    一丝甜蜜,又有一丝的害怕。甜蜜的是他暗恋多年的女孩要来到自己身边,害怕
    的是女孩对他只是个普通的同学朋友。
    叁天很快就到了。火车站裡,我点燃了一支烟,习惯性地看了看手錶。4点
    50分,还有半个小时她就要到了。我看了看地上的烟头,他4点就来了,因为
    实在是呆不住了,必须要到火车站来等才能安心。我扔掉了烟头,从兜裡拿出了
    两片香口胶,因为高中的时候我是从来不抽烟的。不想让任何自己的改变,影响
    到颖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买了站台票,我进站了,站台上站着不少男男女女,都是来接人的。没让大
    家失望,火车準点进站了。我跑到了颖事先告诉他的车厢门口,车厢门打开了,
    旅客们一个跟一个的下了车。终于,在最后几个人中,颖终于下车了。
    两个人同时一笑。
    「我,你真準时啊!」
    「那当然,老同学了,我还能让你一个人从火车站走出去吗?快把箱子给我
    吧!」
    出了火车站,我拦了一辆出租车:「饿了吧,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咱们去
    吃火锅吧,我知道你喜欢吃。」
    「你倒记得清楚。」颖笑着说道。
    火锅可以吃了,颖看来真有点饿了,很快就开动起来,我没有动筷子,他只
    是仔细地看着颖,乌黑靓丽的头髮还是那么飘逸,一双明亮的大眼睛还是那么招
    人喜欢,樱桃小口慢慢咀嚼着食物,粉红色的小舌头不时的舔着自己的唇边。
    一件淡黄色的紧身T恤衬托着不俗的身材,胸部挺挺的,好像能看到胸罩的
    花纹。我心裡想,要是她能心甘情愿的和我在床上疯狂一次可有多好!想着想着
    ,我的下体硬了起来,只好挪动一下身子。
    这时颖也注意到了我的这个动作:「你怎么不吃啊?怎么好像不认识我一样
    ?虽说好长时间没见,也不用这么看我吧?」
    「嗬嗬,不是不是,」我自我解嘲道:「我是看你比高中的时候更加迷人了
    ,不知道哪个男人有这么好福气?」
    颖瞪了我一眼:「切!怎么你说说就下道了,看样子还没有女朋友吧?」
    我心裡想:「还真没遇见到你这么勾魂的女孩呢!」顿了一下,我苦笑着回
    答道:「唉,我这个人很专一,又很专情……」
    我没有接着说,但是大家都知道接着的话是什么。
    沈默了一会,我一边吃着羊肉,一边问:「颖,你有男朋友了?」
    「有,但是分手了,相处不来。」
    我心裡一震,接着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再要盘鱼丸吧,我好久没吃粉面子了。哈哈!」
    我也跟着笑了一声,然后点了一盘台北贡丸,然后说道:「这个可不是粉面
    子哦,比鱼丸好吃,肉鲜味美,一会你尝尝。」我没有追问下去,他知道再问下
    去只能让颖想起来不开心的事。
    吃完饭,我问道:「小姐,你们住的地方在哪?咱们总得把这行李送回去吧
    ,要不太麻烦了。」
    「嗯,你说得也对,我都忘了。学校给我们联繫的是汽车场的宿舍,专门为
    课程实习的学生用的,听说条件还行,我们去把行李送过去吧!」
    宿舍很乾净,四个人一个房间。因为颖提前到了一天,所以这时房间裡并没
    有人。
    我坐在床边说道:「你累不累?累了你就睡觉,要是还不累的话,咱们去K
    TV唱歌吧,好久没听到你的歌声了。」
    「好啊,我不累,精神着呢,那咱们走吧!」两人很快找到了一家KTV,
    我还点了一瓶红酒,他知道,酒是安慰人的最好的一种东西,而颖现在需要的就
    是安慰。
    两个人进了一个包房,房间不大,但是两个人进去后依然很宽敞。我点了两
    首歌唱。
    唱完后,笑着对颖说:「听到了吧,我这歌喉算是不行了,听完我唱歌你精
    神没受刺激吧?要不我可得赔偿你精神损失费啊!哈哈哈!」
    「哈哈,我又不是第一次听,有準备。」颖也笑了。
    我把红酒倒上了,端起一杯递给了颖,颖顺手就结果了,然后抿了一口,放
    下杯子,开始挑歌。
    我心裡一喜,暗想:「奇怪,从前同学聚会她很少喝酒的,就算是喝也得很
    多人一起劝她才喝一点,没想到今天这么痛快就喝了,看来我刚才要酒还真是要
    对了。」
    很快颖就点了不少歌,然后就兴致勃勃地唱了起来。我坐在沙发上,端着酒
    杯,面带微笑地默默的欣赏着眼前的美女,浅篮色的牛仔裤衬托着颖修长的美腿
    ,翘屁股被紧绷在牛仔裤裡,看得我有点想上去抓的感觉。
    唱了两首歌,颖坐了下来,我举起杯说:「来,颖,咱们干一个吧,你要是
    干不了就喝一半。」
    颖笑了一笑,碰杯之后,一饮而尽,然后皱了一下眉头。
    「你慢点喝,这个酒开始喝没什么,但是会有点后劲的。」我用很关心的语
    气说。
    「没事,我现在也是大人了,可不是当年上高中的时候了。」
    我心中暗笑:「怕的就是你不喝。」他知道颖心裡一定有不痛快的事,但是
    他不问,如果颖想说的话自己就会说了。
    我给颖喝自己的酒杯又倒满了,紧接着颖又喝了一口,然后站起来,接着唱
    歌。歌唱得很好听,我高中班上有活动的时候,曾经听过颖唱歌,那是就觉得她
    唱得很好,今天可是就唱给自己一个人听,感觉唱的就更好听了。
    我掌声不断,给颖助兴,颖的兴致也很好,一边喝酒一边唱歌。
    「这就挺好喝的啊,咱们喝得真快,都快没了。」
    「没关係,随意喝,我再去要一瓶,反正我今天高兴,咱们再喝点。」颖没
    有提反对意见,也没有说赞成,那就是默认了。
    我很高兴,酒很快就送来了,这时颖的脸稍微有点泛红。我说:「我今天真
    幸福啊,美酒还有佳人,夫復何求啊?」
    话音刚落,颖的眼泪掉了出来,我大惊失色,以为自己说错了话,赶快赔礼
    道:「你别在意,我胡说的,咱们老同学……」还没等我说完,颖就扑到了我的
    怀裡,哭得更厉害了。
    我伸出双手轻轻抱着颖,拍着她的肩膀,慢慢的说:「别哭了,别哭了,有
    什么话就说出来,憋在心裡会憋坏的,时间长了还得需要心理医生辅导呢!」
    颖直起身子,从我的怀抱裡缓缓地挣脱开,脸上还带着泪珠,笑道:「你就
    会瞎说,怎么弄出心理医生来了?」
    「你看你,一会哭一会笑的,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小孩子呢!」
    颖用我递过去的纸巾擦了擦眼泪,然后轻声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刚
    认识他的时候,看他忠厚老实的,对我又关心又体贴的,以为他是诚心爱我,哪
    想到我有一次拒绝了他的无礼要求后他就移情别恋,去和其他人勾搭上了,然后
    还说我的坏话,说我顽固不化,说我一辈子当处女。我你说,他跟我在一起压根
    就是图我身子的人,根本不是想真心相处。」
    「对对,这种人渣不值得让你生气,你就当作这是人生的小插曲吧!」
    「你说的倒是简单,我可真是当真来着。唉!我太傻了。」说着说着,颖的
    眼泪又流了下来。
    我是那种不能让女人在自己面前哭的那种人,看到颖又哭了起来,马上拍了
    拍她的肩膀,然后把酒杯递给了她:「来,喝乾它吧,明天的太阳还是那么灿烂
    ,你不能永远活在记忆裡!」
    颖点了点头,衝着我还了他一个感激的微笑,说道:「好了,我不哭了,咱
    们接着喝吧,可别把我喝醉了才好。」
    很快的,我看出来颖确实喝多了,唱歌的时候由于站不太稳,也不站着唱了
    ,歌词也念得不準了,但是反而酒性却变得浓了起来,迷迷煳煳的端起酒杯说道
    :「来,我,咱们……把……这酒都喝光,别……浪费了。」
    我笑着喝了一口,而颖确又喝乾了一杯。把酒杯放下后,颖还想站起来唱歌
    ,但是刚一起身就又坐了下来,上身鬆软的靠在了沙发上,眼睛微睁,嘴角含笑
    ,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我站起身,把自己酒杯裡剩下的酒喝乾,走到颖的身边,拍了拍颖,颖哼了
    一声,没有什么反应。我微微笑了笑,弯下腰轻轻吻了颖的额头,然后在她耳边
    说道:「小宝贝,你放心,就交给我了,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我结了帐,扶着颖的小腰走出了KTV,颖的头靠在我的肩上,全凭着这份
    支撑力她才能保持不倒。马路对面就是一家酒店,我很自然的开了一个房间。颖
    躺在床上,鼻子裡传出微微的唿吸声,很均匀,这证明,她确实醉了,睡的很熟
    、很深。
    我到洗手间裡迅速冲了个凉,然后点上了一根烟,慢慢的走到颖的床边,心
    裡暗想:「太好了,梦寐以求的机会终于来了,我该怎么办呢?是直接上马,还
    是……?」
    我掐断了烟,然后坐到颖身边,手放到了颖的腰上,慢慢的把颖的T恤撩了
    上去,乳白色的胸罩露了出来,我惊喜地发现,居然颖的胸罩是前扣式的,很顺
    利地,颖的上半身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淡粉色的乳头也许是因为有点凉的塬因已
    经凸起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伸手抓住了颖的一对儿嫩乳,轻轻的咬住了一个乳头,吮
    吸起来,手的力量不断地加大揉搓着颖的两个乳房。这时颖突然哼了一声,也许
    是弄痛了她。我一惊,马上停止了动作,下意识地擡头看了看颖,还好,一切如
    常。
    我深唿了一口气,两隻手继续把玩着颖的乳房,嫩嫩的、滑滑的,真是太爽
    了。舌头很自然地轻轻亲吻着颖的双唇,然后是眼睛、眉毛,还有耳朵,接着又
    慢慢地仔细地品嚐了颖的双乳,一切动作都是缓慢的,我不想再惊动颖了。
    颖的唿吸明显急促了,我此时已经是全裸了,下体已经硬得挺起老高。我突
    然冒出了一个主意,轻轻的把颖的头挪到床边,又稍微往外拉了拉,我搬了把沙
    发椅,坐在颖的头的正前方,用手轻轻托起颖的头,此时颖的小嘴正对着我的硬
    挺的阴茎。
    我稍微欠起屁股,慢慢地往颖的小嘴顶去,但是并没有成功,我的肉棒始终
    没有进入到颖的口腔裡,就在她嘴周围来回地摩擦,偶尔还能碰到颖的小白牙。
    由于怕惊动了颖,所以我不敢用手去弄开她的小嘴,但是我龟头上的淫液却沾满
    了颖的大半张脸,用手摸上去黏黏的。
    我站起身,已经并不能满足于颖的脸蛋和小嘴了,把颖重新放好之后,我慢
    慢地解开了颖的牛仔裤,由于是紧身的,所以想除下它并不是那么容易,但是有
    着坚强毅力的我还是凭藉着自己的耐心和技巧,把讨厌的牛仔裤成功地褪到了她
    的脚边。
    浅粉色的花纹内裤一下子映入我的眼帘。简直太兴奋了,我把整个脸都埋到
    了颖的两腿之间,深唿吸,再深唿吸。好香啊,真的好香,一股少女的体香深深
    的刺激着我的嗅觉神经!我擡起头,屏住唿吸,慢慢地把颖的内裤也褪到了脚底
    ,少女的阴部已经毫无遮掩地展现在我的面前,我轻轻的把颖的一隻脚从裤子裡
    褪了出来,并慢慢分开颖的双腿,角度不大,但是少女的整个下身已经变到能看
    得很清楚了。
    阴毛很稀疏,这点我非常的喜欢,阴唇周围也因此显得格外乾净,我终于知
    道了「粉嫩」两个字的真正含义。我低下头,用两个手轻轻分开两片小阴唇,一
    个不规则的小洞露出来了。
    我先用舌头在阴蒂的位置仔细地绕了两圈,然后缓缓地向小洞裡伸去,我的
    舌头很灵活,舔得也很仔细,颖的整个外阴他都认真地品嚐了一遍。最后重点还
    是在小穴口附近,我一边用一根手指头轻轻地摩擦着她的阴蒂,一边用舌头吸取
    颖的小穴中的精华,身体所受的刺激太强烈了,颖的身体颤抖了起来,嘴裡含煳
    不清的说道:「别,别,好热……好热……好热……」
    我慢慢停了下来,因为我不喜欢在对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她的身体,而
    且刚才我已经明显感觉到处女膜的存在,可不能就这么稀里煳涂的让颖失去处女
    之身。
    我的肉棒一直没有软下来,我躺在颖的身边,用自己的一隻手轻轻握住颖的
    一隻手,然后让她的手握住自己的阴茎,虽然是我自己在动,但是毕竟他的阴茎
    是被颖的手握住的。很快,兴奋的我知道自己要喷射了,跪在颖的身边,对準了
    颖的那对儿白嫩的乳房,精液不受控制地喷到了颖的双乳上。
    我接着又均匀地把自己的精液仔细地涂满颖的乳房,还把多余的精液涂到她
    的嘴唇上,直到我确定有一部份精液流进了颖的嘴裡。我满意地躺到颖的身边,
    手很自然地放到她的乳房上。他需要休息一会。
    我知道是时候给颖穿回衣服了,先是胸罩,然后是T恤,接着是内裤,裤子
    。一切佈置妥当后,我又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绝对她自己感觉不出来之后,
    亲了一下颖的脸蛋儿,然后放鬆地躺在了自己床上,舒服的闭上眼睛,静静地等
    待明天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