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家住偏僻的乡下,为了念当地的明星高中(自以为的),每天都必须搭一个小时的车去上学,早上五点多搭上车时根本都还是睡眼惺忪。某一个冬天早上,我上车后立马找到了好位置,準备闭上眼睛时,一个女中的学生把书包丢在我对面:「ㄟ,我坐你对面。」
    「OK啊,随便你」我心想,然后点了点头,继续睡去。
    后来就因此常跟她一起搭车时聊天~后来我开始住宿以后,每个星期才会遇见
    她一次。那时候其实也很虚荣,朋友都很好奇为什么我可以跟一个女中的学生
    一起搭车聊天~而且她早上都还会帮我带一份早餐(她家开早餐店),反正我也
    乐的沈浸在这种被误会是有女生缘的错觉裡。
    忘了介绍她。她是当地某一所女中的学生,大我一届,皮肤白皙~马尾~约168公分~平时穿着制服~看起来就是位白皙有气质的女孩儿。直到某一天,学姐因为跟家裡吵架,当晚放学后负气地跑来我的租屋处说要借宿一晚。那天她盥洗完后换上轻便的衣服,我才知道她的身材其实还蛮厉害的。我真的很君(ㄅㄞˊ)子(ㄔ),让她睡床,然后我睡地上。
    学姐毕业后,我还是跟她在手机上还是维持着简讯的联络。她没有继续升学,而是先去工作。我大学学测结束那天,学姊说她工作有些积蓄了,刚好我也考完大考,说要请我吃个饭,慰劳我準备考试的辛苦。她在简讯的尾端还说了:「如果吃晚比较晚的话你就睡我这吧,反正我一个人住而已,无妨。」
    「如果吃晚比较晚的话你就睡我这吧,反正我一个人住而已,无妨。」
    「如果吃晚比较晚的话你就睡我这吧,反正我一个人住而已,无妨。」
    「如果吃晚比较晚的话你就睡我这吧,反正我一个人住而已,无妨。」
    天知道这句话在我当时的脑海裡转了几万圈!日也转、晚也转。
    如果这不是诱惑,那什么才是诱惑?!
    同班的男生一致认为这是个不单纯的邀约,要我作好準备。
    而一向听话乖巧的我,当然也就去赴约了,带着两个跟老爸偷来的保险套。
    那个晚上,学姊请我去吃了火锅。相当食之无味的一餐,因为我在内心跟自己打架。看着学姊的脸,我觉得我自己好差劲,居然幻想着学姊是在诱惑我,烂透了!人家一工作赚钱,马上就想到要请我吃饭。想到这裡我就好汗颜。于是我下定决心吃饱后就请她带我去车站,我要搭车回租屋处。我真的下定了决心!
    「ㄟ,陪我看电影好不好?看完再走…」学姊吃完火锅后这样对我说。
    「这样不会太晚吗?」我看了看手表,看完电影至少也要十一点了。在乡下,十一点差不多也就是只剩下街灯还醒着的时候了。
    「不会啦,应该还有车吧?陪我嘛~~~」学姐有点撒娇的说。
    「好…好吧。」于是跟她骑机车到电影院的路上,我又开始乱想了。这不就是分明要我住在她家吗????这个幻想直到学姊选了电影后,我又觉得应该是误判。我们两个坐在空无一人的电影院裡,看着就算不用钱我也不会去看的成龙的科幻片「燕尾服」(可以开始推算我的年代了)
    两个小时左右的电影,我们安静地…安静地…给她这样规规矩矩地看完了,我看到差点睡着。
    终于结束了乏味的电影后,学姊终于满足地载我到了车站。到车站的时候,车站的铁门缓缓地放了下来…这真的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看到车站铁门给我放了下来。就在我傻眼之际,学姐说话了。
    「那住我那吧」学姊眨了个眼,吐了吐舌头。大概就只差没讲出「啾咪」了。
    到了她的住处后,她住的是小小的套房,其实我还蛮紧张的。平常跟朋友嘴砲很厉害,真正到了女孩子的房间后,真的真的很害羞,连床都不敢坐,而是坐在地板上。
    学姊在洗澡的时候,虽然房间电视声音很大,但哗啦啦的淋浴声佐以从门缝底下冒出来的热蒸汽,我居然给他起了生理反应….。害我只好赶快转台到国片的鬼片~免得学姊出来后我无法起身见人。好不容易学姐洗好了,换我进去洗澡。
    乖乖不得了。
    我在浴室撞见了学姊的内衣与内裤,虽然从小我在家就专职晾衣服,但看到其他女生的贴身衣物,我整个快爆炸了。那是整套苹果绿蕾丝内衣裤,而从内衣的罩杯就可想见学姊的Size有多惊人…这时候我真的受不了了,看着学姊的贴身衣物~在满脑子的幻想中狠狠地打了两枪!
    「嗯!这样也好,至少出去之后不会做乱。」我给自己一个合理的理由。
    当然,事情不是像傻子想的那样。而我就是那个傻子。
    那个晚上,我还是自愿睡地上。只是睡到了半夜,我居然听到了类似水声的声音。那声音很奇特、不是浴室的水声。间断间断,而且好像是从床上传过来的…然后伴随着学姊闷哼的声音。
    「靠杯!到底是要怎么办啦?」我慌了!完全地乱了阵脚!如果在这装傻岂不真的是个傻子?如果贸然上床,学姐只是在挖喉咙而闷哼呢(这啥?)
    但事情总是会有自己的发展,就在我闭着眼睛犹豫时,我的被子被掀开了…一阵女生特有的清香窜进了被子裡…
    「学弟,你睡着了吗?」真的很没礼貌!学姊钻进被子后,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这样说。
    「恩…有一点点。」我实在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好阿,那你先睡」正当我既失望却又鬆一口气之际,学姐又开口了。
    「那我可以靠你近一点点睡吗?」她问假的。因为我还没回答,她已经把脸转向我,然后一隻手环抱我的腰。
    事情至此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学姊吻了我的唇,而已经爆炸的我当然也回应了她。我的双手轻轻地触摸她的胸部,God!我的手整个无法掌握,而且学姐根本没有穿内衣…涉世未深的我在那当下差点就因刺激过度而晕倒。但学姊更扯,她将手直接伸进了我的篮球裤、四角裤,轻轻地抚摸我的弟弟…非常诚实反映的弟弟。
    「你不会生气吧?」学姐又露出了那该死的甜甜的笑。
    「不…不会」但我怕这样多玩几次,我会惊吓到生病。
    学姊的抚摸从她的手掌心传递了温温的掌温,然后从抚摸变成握住我的弟弟,开始快速的套弄。由于刚刚已经偷偷打过枪,所以也不太容易被弄出来。学姊开始有些娇喘、而她的香气也和着汗水的味道传到了我的鼻子。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不才的小弟就这样给他缴械了…。这大概就是高中男生的天赋异禀,明明两个小时前才打了两枪,没想到还是能够射出个莫名其妙的液体。
    我记得学姊握着我的弟弟,和着湿热黏腻的精液,好一会儿之后才起身去洗手。
    那个晚上我们一直抱着睡到天亮。
    至于跟学姊之后的状况,等我有空再继续分享。今天可是可怕的论文口试,要来去补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