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的我塬本是省医学院的外科老师,由于性功能旺盛导致在医德方面出了
    问题,被医学院开除了。又离了婚。现今自办了个诊所,雇了一个临床老护士,
    由于收费价格便宜,来看病的很多。
    一天下午,一个20岁的小伙子背着一位18岁左右如花似玉的姑娘闯进诊所,
    “大夫,您好,我妹肚子疼得很厉害,您给看看吧。
    我经过诊断后,确定是急性阑尾炎。
    “她需要马上手术,我建议你们去大医院做。我这儿条件间陋,只有一个病
    床……”
    “哥。我们班一个女生也是急性阑尾炎,就在这儿做的,我不去大医院做。”
    面色苍白的小姑娘虚弱地说。
    “我们是家在外地的学生,经济力量不行,您给价格便宜些。就在您这儿吧。”
    小伙子着急的说。
    “好吧。你签字,交1000元押金。马上手术。”我其实也早想留住这单纯的
    美丽小姑娘。
    “大夫,我没拿那么些钱,先交400元押金,随后给您好吗?”小伙子不好
    意思的说。
    “你赶紧急通知家裡多送些钱。要7天后才能出院。”我不耐心的说。
    手术做了近两个小时,很成功。赤裸裸的美少女被我看的清清楚楚。
    “武大夫,我儿子这几天要高考了,想请几天假。你看行吗?”老护士说。
    “刘姐,你赶紧忙儿子高考的事,给你一星期的假期。这儿只有一个病床,
    这女生等拆了线要7天后。我就不接其他病人了。”
    我高兴地差点说出{你赶紧从地球上消失才好呢。}
    老护士把美丽小姑娘的赤裸身子清洗消毒后,盖上白单子。我们3个人把她
    从手术臺上擡下到担架上。小心擡到单间病房的一张病床[其实是产床]上。
    小姑娘的衣服袜子鞋子都放到床下的大盆裡。
    “武大夫这几天您受累,给她输液体吧,药房的钥匙我给您留下。”老护士
    安顿完就走了。
    ***************
    我头也不擡地边写处方边吓虎她哥。“急性阑尾炎手术后3天不能吃饭喝水,
    要等她通气后,才能吃喝,所以全靠输液体,而且是她炎症很重,需要输好的消
    炎药,你赶紧急通知家裡多送些钱要5000元吧。去大医院做至少要7000元。”
    {要花这么多钱?!前年俺爸得癌死了,在省医学院花了好多钱。现在就我
    妈一个人上班,供我兄妹两人上学。要不是没钱我妹也不会拖到现在厉害了才来
    找您呀……}小伙子带着哭泣说。
    我一边给小姑娘扎输液针,一边和小伙子聊天,才知道小姑娘叫张紫薇,哥
    哥叫张力航。张紫薇18岁今年刚考上省戏剧学校,学的是越剧花旦。张力航20岁
    去年考上省轻工学院。她的妈塬是本省李县越剧团的名花旦,后来越剧团倒闭,
    到一家县城文工团跑业务。
    “张力航,你拿上处方到省医学院药房把这几种药买回来,给你妹妹输液。”
    我顾盼地要把他支开。
    “妹子,你一个人行吗?哥去给你买药去了?”哥哥叫醒昏沈中的张紫薇关
    怀地说。
    被局部麻醉的张紫薇由于手术后体力消耗大,一会清醒,一会昏睡。
    “哥你去吧,我醒了,要给县城文工团打电话,叫咱妈快来。”面色苍白的
    小姑娘虚弱地说。
    {张力航终于走出诊所}
    ***************“谢
    谢您,武大夫。”小姑娘露出天使般迷人的笑容。
    “不客气,在我的精心治疗下,你会很快康復的。但是我要求你对大夫不要
    难为情,在我眼裡不分男人女人,只有正常人和病人……”我那一套淫女病人台
    词背的相当熟练。
    “大夫,我的小腹部涨的厉害,想小便也不会尿了,好难受啊。”张紫薇羞
    涩地对我说。
    “哦?我看看,是不是该通气了。”我自信的说。{其实是手术后12小时内,
    病人是不会自己尿了。我没给她插导尿管,一直输液体,能不涨吗?!}
    我把白单子拉下来,一对坚实的圆润乳房高耸地挺直着,看着小姑娘那曲线
    玲珑的身段,不禁心中暗暗讚美,她的娇躯实际上比所想像的还要美丽得多。
    我用手摇动病床[其实是产床]下的手柄,张紫薇的修长大腿被托起成90度,
    然后被左右分开,好象我把她雪白双腿扛在肩上似的,
    臀部更增丰盈的她,脚长得很是秀美白嫩,看着张紫薇可爱的样子,真想忍
    不住舔她翘起的秀美白嫩的玉趾……
    我的手又伸到她的下麵,直插她的阴部,哪!我摸到了,摸到她的阴毛了,
    阴唇夹得很紧。
    “啊……不要摸那儿……难为情……不要摸……”张紫薇象小孩子似的娇气
    的说。
    “现在看来马上得给你从阴道通气了,否则会肠梗阻。你是处女吧?这次处
    女膜怕保护不了,需要用一根粗管子插入你阴道通气。”我开始诱骗她。
    张紫薇点头同意,清纯明亮的大眼睛充满信任。
    我站在她的双腿中间,用两手将她的两条腿往两边用力撑开,雪白的大腿残
    忍的分开,暴露出肉缝,阴道口立刻被最大限度的张开。
    我又把手往下伸,手触摸到她的小缝,我伸出一个手指,插入她的非常紧窄
    的阴道裡,在裡面的来回划动,食指在火热湿润的裡面抽插,每一次食指进攻,
    她就会轻轻的颤抖一下,嘴裡还发出的喘息声,没一会儿,我的手指粘满了她的
    淫水。忽然我发觉清纯的张紫薇脸红了,羞涩的看着我,眼睛也象有神了。
    我蹲了下来,拨开了她稀疏的阴毛,她的淫液在粉红色的穴口闪闪发着亮光
    ……
    [这种样子特别好看哟!太刺激了].让我忍不住要干她。
    ***************
    我赶紧到隔壁我的办公室,把叁角裤脱了,光屁股穿上裤子,外套白大褂。
    动作虽然迅速,但有些紧张,必经这次干的是天使般飘亮的小姑娘。
    [虽然我心裡也很受谴责,但是如果不干她,还不如让我去死!]
    我回到小姑娘的病房,给她身上盖上专用白被子,一直盖到她弯曲的膝盖上,
    用被角上的布条把她的膝盖绑住,这样一来,张紫薇看不到我在她两条腿之间干
    什么。
    我把一台自动输氧机放在床边,装模作样的把一根粗管子接上输氧机,拿住
    另一头站在她的双腿中间,我解开裤子扣子,掏出阴茎。把管子轻轻放在地上。
    我的阴茎胀大起来,胀得又热又硬,像一支20cm长的铁棒,突出在两条大腿
    中间。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摆在眼前的这个两腿被产床擡起大分开的美丽少女,
    就是专为我预备的美食,我的脸上流露出一股垂涎欲滴的表倩。
    我一手抓住了我的又硬又热的阴茎,一手扶着她的丰臀,只觉得我的龟头被
    湿滑柔软的肉穴慢慢吞食,一阵紧绷感,有一种被堵截的感觉,
    再对準桃源洞口往裡用力一插,“唧”的一声,便捅了进去。
    听见“啊”的一声张紫薇尖叫。我惊惶的感受涌上大脑……
    “大夫,你的管子……太粗了,好硬………捅死我啦。快拔出来呀。”张紫
    薇疼痛的眼睛裡满是泪花。
    “再坚持一下就好了”我鼓励着她。
    过了一阵紧绷感,有一种豁然畅通的感觉,我的阴茎一半插入她的非常紧窄
    的阴道裡,在裡面轻轻的来回抽送。小姑娘的疼痛呻吟声连续不断……阴道缩紧
    好像不肯放鬆的样子。
    “妈呀……疼死我了……大夫你轻点捅我”张紫薇哀求的说。
    我不理会她。屁股开始一前一后地动着,粗长的阴茎在她阴道裡不停抽送。
    阴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少量的血水在嫩皮和阴茎交
    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
    张紫薇捂住脸庞,雪白的肩头开始颤抖,虽然没有声音但知道她的心在羞耻
    地哭泣。
    随着我的不停抽送,玩弄。能感觉出她膨胀的阴核,我的粗长的阴茎沾满了
    她的淫水,我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么舒服的阴道,柔软而富有弹性。阴道的肌肉缩
    紧好像不肯放鬆,有力而均匀地夹着我的鸡巴。
    她的淫水好多,我几乎把持不住要射精,咬牙强忍着,不能这样无用,我要
    好好的享受一次,以后才会有更大自信。随着肉棒的抽插发出淫靡的声音。张紫
    薇的呻吟声连续不断……使劲下插时碰到子宫上,能感受到裡面的肉在蠕动。
    我一边不停的缓慢抽动,一边用五根手指插入她湿润的秀美白嫩的玉脚趾缝
    中,紧握住她的脚掌……
    清纯的张紫薇脸羞涩的通红了,「啊……唔……」18岁小姑娘的呻吟。
    我要仔细看她的表情,要分出是疼痛呻吟还是性欲的叫声。
    [问:各位看官处女被奸有快感吗?]
    [咚……咚……大夫开门!!!}
    糟糕!张力航买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