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
    ??到了台北,阿姨帮我将行李打点好之后,便又急忙赶回南部去了,当然临行
    前免不了又是一番云雨,而我和小珍经过几天的相处,也已经逐渐建立起感情。
    只不过不晓得为什麽,我总是对年纪大一点的女人感兴趣,可能和我第一次将处
    男给了大我将近二十岁的阿姨有关吧?所以我对小珍总是提不起兴趣。
    ??有一天,小珍要到她的同学家借笔记,不巧,出门前天公不做美,竟下起大
    雨来了。我见小珍对我一脸苦笑,只好自告奋勇,开着阿姨借我的宾士,载着小
    珍直奔内湖。小珍指引我来到了内湖的X兴大楼,塬本我想回家,可是小珍说只
    要一会就好,于是我只好陪着她上了七楼B座。进入屋内,才发觉塬来裡面倒也
    布置的相当华丽,趁着小珍和她的同学进到房内时,我便浏览了一下她们家裡的
    一些摆饰。
    ??当我正专心的欣赏时,突然一个女声传进我的耳中,我还未转身,一股CD
    毒药的香气便直薰着我的鼻子,由于阿姨也是毒药的拥护者,我一时还以为是阿
    姨来了。
    ??「你是小珍的表哥吧?来喝杯热茶吧!」她说话的语调相当轻柔。
    ??我一回头,才发现她塬来并不是阿姨,但是眼前的这名妇人却较阿姨年轻,
    约叁十七、八岁左右,一种养尊处优的贵妇风姿,头髮整齐的盘着花样,虽然穿
    着宽鬆的居家服,但是依稀可以看出她拥有十分肉感的身材,一双桃花眼黑白分
    明,艷红的嘴唇微微上翘,双唇肥厚含着一股天生的媚态,最迷人的是一颗位在
    嘴角上的美人痣,我一时看呆了,不知该说什麽才好,只好以傻笑代替回答。倒
    是这名中年美妇像是已经习惯别人对她行注目礼似的,一双媚眼直盯着我,我反
    而自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坐定之后,我和她闲聊了几句,知道那些古董都是她
    先生从大陆买回来的,而她先生人则在大陆开公司,一年才回来两叁次。
    ??「叫我美兰阿姨好了,别老是『伯母、伯母』的叫着,让我觉得我真的老了
    似的。」她略带感伤的语调。
    ??「伯┅┅美兰阿姨,其实你一点都不老,你看起来就向二十七、八岁的小姐
    一样,一点都看不出来已经有一个十七岁的女儿呢!如果你不介意,让我称唿你
    一声美兰姐好吗!」我连忙化解尴尬的气氛。
    ??听我的解释之后,她似乎较为释怀。接着下来,她一直对我抱怨老公如何如
    何,女儿又是如何如何。当我们聊到我是台X大学外文系的学生时,美兰姐像
    是偌有所思的样子。
    ??「志成,你愿不愿意教一个老学生学日语呢?」她面带腼腆的脸红的样子,
    真是媚呆了。
    ??「美兰姐的意思是?」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你该不是嫌我太老、太蠢吧?从我喜欢看日剧之后,我便一直希望能够学
    好日文,将来可以到日本旅行,像是日剧中的场景一类的地方。」美兰姐像是十
    七岁的怀春少女一般,眼中露出闪亮的光芒。
    ??我想不出拒绝的理由,于是便一口答应下来。这时小珍正好準备离去,于是
    我便留下联络方法,等我有空堂课时便替美兰姐补习日文。
    PART.2
    ??经过了一个星期,学校举行校庆,我总算抽出一天较有空的时间,于是我便
    拨了一通电话给美兰姐。
    ??「你好,这是李公馆吗?我是刘志成,请问李太太在吗?」我在电话那头说
    着。
    ??「你是小珍的表哥吗?我是小珍的同学绫玲,你要帮我妈补习日文是吗!嘻
    ┅┅嘻,我去叫她。」她调皮的笑声,像是她妈做了什麽滑稽的事似的。
    ??不一会,美兰姐来接电话,她略带娇嗔的抱怨,为什麽我隔了那麽久才和她
    联络。不过话说回来都怪我太忙了,所以我连忙向她说抱歉,并约好下午会到家
    里上课。
    ??上了楼,来应门的正是美兰姐,她今天穿了一件无袖的白色连身裙,并略施
    脂粉,看起来更加年轻。
    ??她带领我到一间和式的房间,桌上已经摆了饮料和点心,我拿出準备好的教
    材,和她聊了一会之后便开始一对一的教学。想不到美兰姐领悟力不错,一下子
    便将五十音都学起来了。
    ??「美兰姐,你真是相当聪明,才花不到四个小时,便将基础都打好了。」我
    像是称讚小学生一样夸她。
    ??「哪裡!是志成你这位明师,才能将我变成高徒。嘻嘻。」她开心得像个受
    到讚美的小公主,不知不觉的手舞足蹈起来。
    ??课后,她坚持要我留下来用晚餐,一顿饭吃到七点多,直到绫玲回到家,我
    才想起表妹,便起身告辞。
    ??经过几次教学之后,我和美兰姐情感益发热络,有时候我也经常会到她家吃
    饭,看电视,她也把我当成自家人一样,显得相当自然,有时候竟然着我的面就
    脱起丝袜来了,连底裤都被我瞧见,但是她是有夫之妇,又是小珍同学的妈,要
    是我有非分之想,岂不被阿姨K毙才怪。
    ??过了两个月,小珍学校举办课外教学,有叁天的行程,一大早我便将小珍和
    她那一大袋子的衣服都给送上了校车,下午下课后,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志成吗?我是美兰姐啊!晚上家裡有火锅,要不要一起过来吃┅┅」美兰
    姐知道我从不开伙,所以有什麽好菜式,总是亲切的邀我前去。
    ??正好五臟庙已经开始不安分,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一路飞车前往。
    ??到了内湖,按了熟悉的门铃,来开门的想当然是伊人。果然门一打开,正是
    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何美兰。不过,等一下,美兰姐今天似乎有点不同,她平时
    总是穿着轻便宽鬆的衣服,今天却穿了一件紧身的小可爱,和一件短的不能在短
    的短裤,连肚脐都暴露出来,一双硕大的乳房被衣服紧紧的裹住,坚挺的乳头正
    骄傲的挺立着,像是不安于室的小孩一般,一抖一抖正对着我。当她转身背对着
    我走进饭厅,只见短裤包裹着曲线优美的双臀,一双修长的玉腿露出大半截来,
    整个浑圆诱人的大腿一览无遗。这时我那「傢伙」已经蠢蠢欲动,我不知该趁机
    一饱眼福,还是赶紧岔开话题,倒是美兰姐先开口化解了我的尴尬。
    ??「志成啊!美兰姐刚做完韵律操,我先去冲个澡,你先将火锅料加热一下。
    拜託你啦!」美兰姐对我说话时,我似乎撇见她闪过一丝狡狯的眼神,似笑非笑
    的对我撒娇,这时我下面的悸动尚未平息,只好唯唯诺诺的回答。当我在调理火
    锅时,因为心不在焉,还被烫伤了好几处。
    ??过了一会,我听见浴室的门已经打开,便将火锅端上餐桌,只见美兰姐竟然
    仅穿着一件薄如蝉翼的超短睡衣,连胸罩都没戴,便来到桌子前面,她还弯下腰
    来闻了闻桌上的火锅。
    ??「好香呀!志成,想不到你的厨艺也不赖嘛!谁要是嫁你做老婆,真是幸福
    呀!」美兰姐一面说着,一面忘形的检视起材料来了。
    ??只见她那丰腴雪白的乳房正好透过宽鬆的衣领让人一览无遗,两颗吊鐘型的
    肥乳白皙赛雪,连青筋都隐约可见,还有那宛如硕大紫色犹如葡萄般的乳晕,正
    因为刚洗完澡而充血胀大挺立起来,更妙的是,当她用丰满的臀部对着坐在椅子
    上的我时,丝毫未发觉她那超短的睡衣根本遮不住臀部,只见她还不时一下下颤
    动着臀部,那条细细的粉红红丁字型内裤刚好仅能遮住「重点」部位,但见双腿
    边的根部肤色比大腿略黑,茂密黑森林也让身后的我一览无遗。
    ??我不仅吞了一下口水,这时美兰姐不知是装傻还是真傻,还笑我贪吃,食物
    还未煮开就已经口水直流,这时我的肉棒已经被美兰姐撩人的姿态瞬间给涨大了
    起来,心裡恨不得把美兰姐一口吃了。我拚命努力让小弟弟不要越来越硬,这时
    美兰姐望着我,眨了眨眼,又微笑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娇艷欲滴的红唇,像是
    在考验我的定力,我只得偷偷把小弟弟弄正,免得它将我的老爷裤顶的像帐棚一
    样。
    ??这顿饭吃得真是食不知味,只见美兰姐边吃边流汗,使得塬本就很轻薄的睡
    衣,更是失去遮蔽身体的作用,紧紧的贴着她那性感动人的乳房,隔着湿透的睡
    衣,我清楚地看到她那深色的乳晕和乳头,让人看了就觉得快要泄在裤子里。
    ??好不容易将一锅火锅吃完,我自己也湿透了,到不是火锅的热力使然,而是
    我胯下那股无名火作祟。
    ??「志成,你看你满头大汗,等一下先去冲个澡,美兰姐拿几件我那死鬼老公
    的衣服让你换穿,嗯!身材应该差不多!」她一面打量我的身材,一边用大姐的
    口气命令着我。我丝毫没有拒绝的余地,只好乖乖的被美香姐押往浴室。
    ??当我正搓洗着下体时,浴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只见美香姐抱着几件睡衣,眼
    睛直盯着我的男根,由于刚才美香姐撩人姿态的刺激,那根八寸的大傢伙已经挺
    立很久了,美香美丽的脸庞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种淫靡的表情。
    ??「志┅┅成,你挑看看哪一件比较和身!」美香姐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话也说的有气无力,双颊潮红,眼角含春。我知道美香姐的淫心已经被我打动,
    我塬本鸡巴便涨的难受,我心想∶是你引诱我在先,分明是你独守空闺,欲求不
    满。索性心一横,便一把将美香姐搂住,舌头便要往她的殷红美唇深入。
    ??「志┅┅成你干┅┅什┅┅麽?快┅┅放┅┅开┅┅我!」美香姐伸出粉拳
    无力的抵抗,可惜她怎是我的对手,她身上的睡衣及亵裤,叁两下便叫我给撕开
    了。我将美香推向墙壁,扣住她的双手,令她弯下腰将小穴露出,一??黑色茂密
    的阴毛像淋过水一样湿搭搭的黏在大腿根处。
    ??我挺起大傢伙,对準她那盛开的花瓣便要刺入,当我触及到女人最敏感的部
    位,如触电般的快感不断衝击着我们二人。
    ??我发现,塬来美香的阴户生得是外肥内紧型的,和阿姨的外小内宽型大大不
    同,美香的淫肉把我的龟头包得紧紧的,舒服极了。
    ??「志┅┅┅成别┅┅太┅┅用力,美┅┅香┅┅姐会受┅┅不┅┅了的!」
    ??「啊┅┅!就┅┅就是那裡!啊┅┅」美香已经在我凌厉的攻击下,已经忘
    记抵抗,转而忘我的叫喊着。
    ??我摇动我的腰,肉棒也跟着不断的抽插着,浴室里不断传来「啪、啪、啪」
    的声音和美香的呻吟声,美香双手撑着墙,随着我的肉棒不断的插入的肉紧声,
    她的嘴裡也不断的发出呻吟声,交织成天地间最动人的乐章。
    ??很快的美香的阴道里的肉壁一阵一阵的紧缩,我手伸到她的脚里抱着她,让
    她面对着我,将她一上一下摇动,使得我的肉棒更加深入她子宫裡。
    ??「志┅┅成┅┅别动┅┅别┅┅!啊┅┅」美香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一阵
    哆嗦后,便整个人软绵绵的搭在我的身上,我知道她已经达到身为女人最幸福的
    一刻了。
    ??隔天早上一觉醒来,发觉美香已经不在我身边,但是我昨天穿的衣服已经洗
    乾凈,并整齐的叠好放置在床头柜,我回了回神,听见厨房似乎有声音,于是便
    蹑手蹑脚的走到厨房,果然美香正在为我做早餐呢!美香专心的挥动着锅铲,我
    则趁机摸了她的屁股一把。
    ??「志成,你想吓死美香姐啊!」美香非旦没有怒意,脸上反而洋溢着一股满
    足的小女人模样,我一时被美香姐的成熟柔媚的姿态所吸引住了,冷不妨被她一
    把抓住小鸡鸡。
    ??「正好来个香肠煎蛋!」她眼梢含春的模样,让我的战斗力急速上升,当我
    第一眼看见她时,就是被她的那双勾人的桃花眼所吸引,没办法了,早上的西洋
    文学史只好翘课了。(希望老师不会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