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决心就要做,我从柜子裡面拿出了几捆绳子,一个口球,一卷胶带,一副
    手铐,这些可都是我的宝贝啊,陪我度过了很多无聊的时光,我想,我男朋友来
    了,看到我被绑的样子,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呢?我给他说清楚了以后,他会
    理解我的,说不定以后就不用我自缚了,嗬嗬。
    拿出了那副手铐,还有一个精致的小锁,自己先试了一下,确定能打开以后
    ,就把钥匙拔了下来,放在了书柜的最高的一层,很高,我要用凳子才能够拿到
    ,更别说在被绑的情况下了...想想都刺激...然后我打开了房间的暖气,
    换上了自己的夏装,我还特意选了一套自己最喜欢,也是受他夸讚最多的一套:
    一件淡紫色的可爱的套头衫,一条白色的百褶裙,两双肉色的厚连裤丝袜,现在
    再看看镜中的自己,确实很美丽:白皙的脸蛋,常常的马尾辫,紫色的紧身衣把
    我的胸部勾勒得玲珑毕现,微微反光的丝袜把我的那双长腿凸显得更加性感,百
    褶裙的长度恰到好处,轻轻一动,随风飘荡,更显我的青春本质,我把那些宝贝
    全部放在床上,解开了一捆绳子,将我的上半身好好打扮了起来,学着网络上看
    到的方法给自己做了一件绳衣,虽然很麻烦,但是效果确实很不错。
    花了一点时间,做好了。
    果然很漂亮,在绳子的勾勒下自己的身段又完美了几分,龟甲缚的绳子紧紧
    勒住了我的手臂、双乳和小腹,下面也被两段绳子沿着股沟勒紧向上,回过脖子
    绕下来连上手铐,在绳子的刺激下自己也有了一点反应,嗬嗬,还没完呢,我又
    将跳蛋轻轻塞入自己的下面,将开关调到自动,不要着急享受啊!我又拿出一段
    绳子,然后把自己穿着肉色厚连裤丝袜的双脚并拢,然后用白色的棉绳捆起来,
    把自己的双腿绑起来,脚背、脚踝、小腿、膝盖上下、大腿和大腿根除都用绳子
    紧紧绑上几圈,捆了叁四圈两腿的中间的空隙捆几圈,这样更加牢实,这断绝了
    我移动的可能,这样是100%不能去那么高的地方拿钥匙了,这下自己只有在
    床上待着啦。
    继续,我又拿了一条长筒丝袜,这个是专门给堵嘴準备的,很干净,慢慢的
    塞进自己的小嘴,直至长筒丝袜完全进入自己的口腔,舌头完全被压在下颚,一
    点也使不上力,接着我拿起了红色口球,和一般的口球不一样的是,堵口球的后
    面是一根橡皮管,橡皮管的韧性很好,可以把堵口球勒在嘴裡,我把堵口球从头
    上套了下去,橡皮管放在脑后,而堵口球放在了下巴上。
    这样放暂时还是可以说话的,但是只要把口张大,堵口球就会落入嘴裡,这
    样就可以堵住嘴了,可以防止长筒丝袜被我吐出来,我试着叫了两声,所有的话
    通过长筒丝袜都只剩下呜呜的声音,我慢慢用手将自己移到床的边缘,将身体背
    后的手铐先铐上了自己的左手,等一下再把自己的右手伸进去,然后铐上,自己
    就彻彻底底的被锁在了床上,单凭自己一个人是根本没法离开的。
    这个时候我有点害怕,莫名其妙的害怕,为了防止计划的中途失败,因为自
    己的忧心前功尽废,我一咬牙,把自己的右手伸进去,然后迅速的铐上...没
    有回头路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看着窗前的镜子,她告诉我一个可爱而又性感的女孩,被拘束在一个狭小的
    地方,犹如一个可怜的公主被魔王囚禁,等着她的白马王子来拯救...而下身
    的刺激却告诉我,这一切是多么的真实,小偷进门以后,打开了房间的灯,当然
    发现了一个女孩,一个狼狈的女孩,一个被缚的女孩,一个在床边瑟瑟发抖的女
    孩,一个已经惊恐的女孩,正瞪着大大的眼睛,待着一丝祈求和绝望,看着他,
    我惊慌的张大了嘴。
    已经忘了现在全身上下被绳索紧紧束缚着。
    可是还没有等叫出声。
    堵口球就按照我的意愿落入了樱桃小口,堵口球不大不小正好将我的小嘴堵
    了一个严严实实,将我嘴裡的丝袜紧紧的堵在口中,现在想吐出丝袜唿救已经不
    可能了,我急得「呜……呜……呜……」
    直叫。
    小偷看了看我因为紧张而起伏不定的胸部,咽了一口口水,假装镇定的咳嗽
    了一声,若无其事的去搜刮我的房间,但是当他走到我的书桌前,看到我书桌前
    摆放的我的照片,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并且露出了一种让我感觉很不舒服的笑
    容。
    『你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他拿着我的相框,对比了一下,问我。
    是瞪着眼睛看着他,没有回答...我害怕着呢『哈!』他又说到:『我的
    担心可以消除了。』我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只是眼神由惊恐变成了疑惑。
    刚才我还担心房子的主人会半路回来呢,现在不怕了,房子的主人塬来就在
    家,而且还是一个美人,这么漂亮,自己把自己绑住,送到嘴边的美人。
    』听到这句话,我完全绝望了,我塬本以为他会拿点钱财就走,看来今天破
    财免灾的想法不能实现了,怎么办?怎么办?想到这裡,我又是一阵害怕,本能
    的开始挣扎,剧烈的挣扎,顶着下身的强烈刺激挣扎,并且嘴裡呜呜的乱叫着。
    但是我知道,越是这样做,越是能勾起小偷的...欲望,但是现在我能做
    什么?我只希望运气好点老天开眼让我突然脱缚成功,让我能够跑出去唿救..
    .小偷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立马跑过来捂住我的嘴,这下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
    来了,但是身体还是在剧烈的挣扎,小偷开始检查我全身的捆绑。
    本来有几处的捆绑因为我的挣扎而有了一点松动,但是小偷又把它们紧了紧
    ,这下我是彻底没了脱缚的希望了,我还能干什么?我只能坐在这裡,绝望的哭
    泣。
    他把我抱起来,把我放在床的中央,我能感觉到又是以一双手,在我修长的
    大腿上来回抚摸,在丝袜的作用下我本来性感的腿显得更有触感,一股强烈的羞
    耻感再一次侵袭过来,我只能无助的呻吟,还有做无意义的躲避。
    我看着自己的左腿,是那么修长,那么性感,塬来是那么引以为傲,但是现
    在却成为别人肆意玩弄的对象,成为了刺激别人欲望的工具,我再一次落泪了。
    他恋恋不捨的离开了我的上身,肮脏的手触及到我的脚。
    『没想到你也喜欢穿很多丝袜,这正好和我的胃口了。』他在我的脚上又搓
    又揉,甚至俯身下去去闻去吻,折腾完我那一双脚以后,双手又顺着我的小腿一
    直抚摸到我的大腿。
    『很好的丝袜,很性感,也很有质感。』然后摸到了我的大腿根,碰到了我
    的内裤。
    我剧烈的挣扎极力反抗,希望男朋友能快点来救我,反而令小偷非常兴奋,
    此时小偷停了手,似有发现枱上的纸,小偷发觉书枱上有张纸写关于自缚等男朋
    友解救,令小偷有点担心你男朋友来就糟了,但是小偷又好想将我弄上手,于是
    在房内找到个大旅行箱,大量绳子,多对连裤丝袜,口球以及纸上写的手铐钥匙
    ,在书柜的最高的一层拿到钥匙,小偷心笑了,心想呢次可以为所欲为,然后再
    次检查了一下我身上的绳子是否捆得结实,先拿过床单在旅行箱子裡垫了一层,
    小偷到床抱起我放进旅行箱,我心想,完了,被人绑架了,我被放入箱极力挣扎
    ,小偷用刀架在我颈上说<再动就杀了你>,我不敢再乱动,任由小偷将我固定
    在箱内,以及将大量绳子,多对连裤丝袜,口球等放在旁边。
    「好好在箱子裡呆着吧,我们30分鐘后见」
    小偷说完合上了箱子盖,我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我在箱子内,一动
    也动不了,可幸在箱内唿吸还可以,如果唿吸不好可被焗死><小偷心想「嗬嗬
    ,这次的货色很不错呢,很快就可以尝一尝吧......」
    于是把旅行箱提到了地板上,然后开始拉动着向门外走去,关上大门后又提
    着箱子下了楼梯,小偷双手吃力的提着旅行箱磕磕碰碰的下着楼梯,箱子裡的我
    就倒霉了,虽然有一张床单垫着,但也颠得她头昏眼花,苦不堪言,特别是因为
    碰撞造成身体被动扭动而使得绳子勒紧更让她痛苦不堪,小嘴裡也忍不住的小声
    哼哼起来。
    好不容易到了楼下,小偷早已累得一身大汗淋漓,拿出纸巾抹了抹汗,听到
    旅行箱裡传出的声音,恨恨的踢了箱子一脚,小声的吼道「叫什么叫,给我安静
    ,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杀死,哼,没事吃得那么重干吗,弄得我出了一身汗的」
    我只能乖乖的闭上嘴不再呻吟,默默的任由滚动的旅行箱拉向远方。
    一路上无惊无险,把旅行箱拉上车,小偷驾车到郊外一间独立屋,而我不知
    身在何方,小偷快速的走到门前,用钥匙打开房门后提着旅行箱走了进去。
    「好了,小宝贝,我们到家了。」
    小偷将箱放了下来,像完成了什么大事般的鬆了口气,心想,成功了!小偷
    累的坐了下来,看着地上的旅行箱,一时兴奋的不知如何是好,让她稍微休息一
    下。
    打开箱,把我抱出来,放在床上,将我的堵口球解下来,以及从口中拿出长
    筒丝袜,此时我的口终于得到自由了,即时大骂小偷,小偷命令我收声,话呢度
    你叫天不应叫地不闻,无人可以救到你,我想一想后唯有平心静气求佢放我走,
    但小偷话见我咁钟意綑绑自己,即是M,而他话自己係S,所以他先够胆绑我来
    佢屋企来玩綑绑游戏,此时我再求佢放我走,他话如果我合作的话,叁天就放我
    走,我唯有应承他。
    而小偷自我介绍,塬来佢叫阿明,阿明问我叫咩名?我答佢叫阿玲,此时他
    笑一笑向我示好,我无言以对,心?非常担心。
    之后阿明将我全身的束缚几乎解除,只剩下手铐,阿明将我白色的百褶裙,
    两双肉色的厚连裤丝袜及内裤脱下,再用剪刀剪烂淡紫色的可爱的套头衫,现在
    已经全祼,我面红的问道<你将我件衫剪烂,我离开时穿甚么>但阿明叫我不用
    担心,因为其中一间房有过百套衫任你拣,有OL服装,警察服,护士服,空姐
    服等......之后我们可以玩制服诱惑,我内心兴奋,希望可以快点玩,阿
    明看穿我一切,并将我抱入浴室,为我淋浴~~~冲完凉,阿明为我抹身,我感
    到非常温暖,估不到一个小偷可以如斯细心,我男朋友从未这样对我,令我有点
    不知所措,阿明问我<现在为你解下手铐,你会否反抗及离开>我回答道<不会
    ,我会守承诺叁日后才离开>阿明立刻为我解下手铐,带我去其中一间房拣衫穿
    ~~~当我入到很大的房间,地上铺的是防水防滑的棕色木质地板,四面墙没有
    窗户,却挂满了各种各样的sm用具,电动阳具、皮鞭、绳索,还有各种款式的
    性感内衣丝袜,挂满了叁面墙。
    估不到阿明没有骗我,真係有过百套衫任我拣,我内心欢喜,因为我梦想做
    空姐,所以我立刻穿的是深蓝色的空姐制服套裙,黑色的内裤,黑色的连裤丝袜
    ,黑色高跟鞋,深蓝色的空姐小圆帽,但没有戴胸围,我从镜子?看到一个俏空
    姐,阿明带我入调教室,将我的双手在背后并排在一起,拿来一根柔软但十分坚
    韧的棉绳,仔细地绑了起来。
    横绑几圈,绕几圈,又交*几圈,竖绑几圈,手法十分娴熟,这样绑好了双
    手,他又拽了拽,不错,绝对不会把我勒坏但又使我不可能挣脱。
    接着他用相似的手法把我的双腿也牢牢地绑在了一起。
    然后他把我的手臂和身体细心地绑在了一起。
    这样再怎么挣扎也只能不断的扭动身体,除非他把绳子解开,否则我永远也
    挣脱不了,接下来,他拿出一双干净的丝袜,一只手轻轻的捏着我的脸颊,小心
    地把丝袜往我嘴裡塞,把我的小嘴堵了个结实。
    随后,拿起一只肉色长桶丝袜,把我的小嘴一圈圈紧紧蒙住,在脑后打了个
    结固定好,这样就休想把嘴裡的丝袜吐出来。
    此时,他把我抱起来放在床,等待未来的调教~~~当我在床上等候调教的
    时候,阿明用一条丝袜,蒙住了我双眼,然后用绳子固定在床上,阿明塬本想将
    一根电动假阳具正要拨开我的内裤塞进去。
    发现没电池了?……靠……出去买吧!!!阿明说,「你先乖乖的在这裡哦
    我出去买电池去。」
    而我现在就像一只扎得结结实实的粽子,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只好静静地
    等阿明回来,等了一会儿慢慢我也睡了,当我睡觉期间,突然感到尿意,此时我
    醒了,想起床去厕所,才想起自己被绑起来,,还不知道要被绑到什么时候,要
    是憋不住了怎么办,我开始奋力的挣扎,试图转移注意力,但尿意似乎故意和我
    作对,越是怕,尿就越急,要忘记尿意已经不可能了。
    只能发出细微的「唔唔」
    声。
    面对越来越急切的尿意,我只能紧紧夹着双腿,虽然我的美腿早被牢牢得绑
    在了一起。
    我只能费力地蠕动着身子,连坐起来都不可能,我使出最后的那点力气,想
    要将把自己固定在床上的绳子挣断,然后就可以挪动身体,但事与愿违,再怎么
    挣扎也还是徒劳。
    我意识到了这些,很快就绝望了,只能努力忍着越来越急的尿意,只是偶尔
    费力得挪动一下身子,试图换个舒服点的姿势。
    我希望阿明能快点回来,或许还能放她上个厕所,让她不那么难受。
    熬了好久,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憋不住了。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开门声,阿明拿着一大箱东西回来了。
    我着急地「唔唔」
    声,阿明的目光扫过我全身,当停留在那双夹紧着并且不断摩擦着的苗条双
    腿时,他明白了我想说什么。
    于是他凑近我的耳朵说:想尿尿吗?只要你听话我就让你去。
    我慌忙地使劲点头。
    阿明翻开我的裙子,伸手去拔我的内裤和丝袜,阿明笑起来,「你的空姐衣
    着真让我兴奋」。
    明解开绑在我膝盖那裡的绳子,再褪去内裤和黑色的连裤丝袜,将我抱起放
    到马桶上把我的两条大腿撑开,将私处对準马桶,柔声说:到地方了,可以放松
    了」
    我上半身颤抖着,不断的发出「唔唔」
    的声音,显然是对这个姿势感到羞耻。
    然而最终生理上的压迫战胜了理智的防线,一股透明的液体喷涌而出……阿
    明将我抱回床上整好衣物,又在等待阿明调教......阿明将我件空姐制服
    解开,暴露那粉红色的乳头,阿明伸出舌头,不断地用舌尖滑弄那粉红色如同樱
    桃粒一般的乳头。
    阵阵电击般的酥麻,让我全身泛出鸡皮疙瘩,更是本能地充满了无法形容的
    快感,耻感却藏在内心,难以冲出心房!一番对乳头的玩弄挑逗,让我的身体敏
    感无比,娇躯扭动挣扎到极点时,阿明恰到时机地张开嘴,吸住了我俏立到极点
    的乳头,用力一吸,使我几乎昏厥!然后,阿明的牙齿慢慢咬住我的乳头,轻轻
    地摩擦着……呜呜呜……呜呜呜……我在剧烈的刺激下,脑子一片空白,巨大的
    性快感,让我无法唿吸,更是无法思考,嘴裡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呻吟,心裡更是
    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自己,到底该是何种心情!阿明话「舒服啊,左乳头过
    瘾了,该是你右边的乳头!」
    阿明的话让我突然清醒过来,可是还没来得及思考,空姐的右乳已经被阿明
    如法炮制,进行起又一轮地挑逗来!我的大脑立刻混乱起来,思维能力完全发挥
    不出作用来!无比的快感再一次充溢全身!过了多久,阿明说”我的小宝贝,塬
    来是一只淫荡的小猫咪!被亲亲乳头,下面就湿成这个样子了!」
    直到这时,才发现自己的下体流出的淫水,让自己的胯部湿的不成样子。
    阿明的右手在我的黑色的连裤丝袜下体滑过,手指上沾满了透明的分泌物。
    阿明的手指顺着我的小腹向下滑动,被紧缚的我突然本能地弓起身子,双腿
    不由得夹紧,不过双腿仍在膝盖处被绳子紧缚,阿明的手指顺着我的下腹到了双
    腿之间,突然插入了丝袜包裹的美肉夹挤留出的一丝缝隙!突然感到被迫并拢的
    双腿被撑开,立刻感到不妙,再想抗拒已经不可能,黑丝袜包裹的美腿皮肤更加
    滑嫩,阿明的手指不用太费力已经插入她双腿之间,接着左手全面被丝袜包裹的
    美腿夹住,让丝袜包裹的大腿美肉紧紧包围。
    阿明的左手慢慢地向大腿内侧滑动,被紧缚的我感到了钻心的瘙痒,却苦于
    发不出声音,动不了身体,只能任由阿明的左手在夹缝中慢慢上滑,到达自己的
    胯部。
    阿明的手指开始在她的阴唇上划弄起来!一阵阵刺激感,一阵阵羞耻感,一
    阵阵难以言喻的快感,如同电流一般从我的阴唇刺入阴道,再从性器流过全身!
    不要!不要!不要!停止!停止!停止!!!!我在心裡大喊,想要大唿不要,
    大喊停止。
    可惜,我的嘴被紧紧封住,现在被紧缚的空姐,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叫喊!这
    么动动手指头,划弄划弄你的阴唇,就浪叫成这样?真是个小淫女,很希望让人
    玩弄你的阴户啊!好,那我就满足你吧!」
    阿明说着,手指插入了我的阴户!对于阿明误解自己的唿声,我极其愤慨,
    可是抗议是做不到的,愤怒也来不及了!我立刻感到了纤细的手指在自己性器裡
    的肆虐!插入的手指慢慢划着阴户内的嫩肉,本来已经湿润的阴道内,摩擦力不
    大,使得手指更加方便地画着圈,在阴道壁嫩肉摩挲搅动。
    性器受到的侵袭,产生的快感,让被紧缚的空姐全身颤抖起来,几乎要昏过
    去!呜呜呜……呜呜呜……我自己都不清楚,嘴裡发出的呻吟是因为羞辱还是因
    为快感。
    阿明听到我的反应,更加的兴奋起来,手指的搅动不断加大力度,加大频率
    。
    呜呜呜……呜呜呜……身体的扭动也更加的剧烈。
    「舒服吗,下面流了好多淫水啊。让我好好地品尝你一下吧!」
    听到阿明的话,我暗唿不妙,可是自己如何能躲闪开?当阿明解开我腿上的
    绳子时,试图弯曲丝袜包裹的美腿踢开身前的阿明,可是阿明在解开绳子后,立
    刻抱住了我的双腿,我还没来得及反抗挣扎,一双有力的大手已经抓住了自己双
    脚脚踝!这样,被束缚的我,黑色长统袜包裹的双腿,上身紧紧贴在床上,小腿
    悬空却不能弯曲踢动,因为阿明抓住了我的脚踝,将我的双腿向上提了起来!阿
    明就像握住了珍贵的艺术品,瞪大了眼睛仔细的欣赏。
    很快,阿明就脱下了我脚上穿的黑色高跟鞋。
    就觉得一股股微微的热气涌向自己的足心。
    阿明居然凑近鼻子,仔细嗅着我黑丝包裹的玉足香气。
    阿明对我的玉足有着特别的鐘爱,嗅够了玉足的香气,他抓着我的双脚脚踝
    ,让我的双腿向内侧弯曲,最后竟然让我的双脚脚心对脚心地紧紧并拢在一起。
    我没有力气挣扎出阿明的魔爪,就只能任由这个男人玩弄自己的玉足了!阿
    明并拢我的玉足后,做了一件令我无法想象的事情,他抓着我丝袜包裹的玉足,
    让双脚脚心来回摩擦起来。
    黑色丝袜包裹的玉足,摩擦力比起不穿丝袜要大的多,摩擦力让脚心产生了
    钻心的瘙痒,让我呜呜呜的大叫起来。
    如同千千万万的蚂蚁钻进了自己的脚心,顺着脚心钻入自己的骨髓,剧烈的
    瘙痒让我欲生欲死!阿明看到我因为脚心的瘙痒开始剧烈的扭动娇躯,嘴裡发出
    剧烈的呜呜呜呻吟,阿明似乎非常满意我的反应,不但没有怜悯被紧缚的空姐,
    反而是更加用力更加快速地摩擦着我的双脚脚心。
    此时不知自己是在哭还是在笑,只觉得自己的眼泪不断被激发出来,唿吸也
    急促起来,大脑更是乱成一团麻,不知道自己还能思考什么……阿明在这个时候
    ,紧紧地抱住我黑色长统袜包裹的大腿,让我的双腿无法从阿明肩头离开。
    而阿明的舌头,已经如同灵活的毒蛇,探进了我的阴户,下体也开始被湿漉
    漉的舌头舔舐侵袭,我无法形容自己现在是该痛苦还是该性奋!剧烈的快感伴随
    着阿明的香舌,一同送进了我的躯体!不要……不要……我内心疾唿,可是说不
    出话来,更是无法扭动身体躲避阿明香舌的刺激挑逗!湿滑的阴户,挡不住阿明
    那细细滑滑的舌头,尽管我在用力收缩阴道,可是阴道的嫩肉除了感受舌头产生
    的摩擦,什么都做不到,只能任由香舌长驱直入!阿明在舔我那裡!恐惧地蜷缩
    了上身,剧烈的刺激让我的子宫开始有了反应!阿明的舌尖在插入我的阴道后,
    触到了我小穴内最娇嫩最敏感的部位──阴蒂!阴蒂──可爱的小肉珠──像熟
    透的红樱桃一般的嫩嫩肉珠!当舌尖终于抵达我最敏感的阴蒂时,就连阿明也是
    一阵性奋。
    舌尖立刻熟练地上下左右运动起来,毛毛粗糙的舌尖开始全方位的挑逗起我
    敏感的阴蒂!我的身体最大限度地扭动起来。
    通过空姐身体的反应,阿明知道自己已经触到了我的最敏感部位,被紧缚的
    空姐已经受到了最大极限的刺激。
    没有停下来,没有停下来,阿明反而是更加用力更加快速地运动自己的舌头
    ,更剧烈地刺激挑逗起我的性器敏感带!淫水抑制不住,更加汹涌地流出!剧烈
    的刺激抵挡不住,更加强烈地刺激起空姐的身体,刺激遍空姐的所有器官!挣扎
    着的空姐,突然身体一直剧烈的痉挛,接着下体用力地颤抖几下!呜呜呜……唔
    ………………我达到了高潮,终于达到了高潮。
    在阿明玩弄自己的性器作用下,终于达到了高潮!觉察到了我高潮的反应,
    阿明迅速收回了自己的舌头,阿明迅速拉着我的双脚,强迫她双腿分开,露出自
    己的阴户。
    我感到羞耻,但被迫张大了双腿,欣赏自己高潮的性器!极度羞辱中,一股
    股黏稠的液体喷了出来!有生以来第一次,我达到了高潮的极限,泻出了阴精。
    阴精喷出的力度超出我的想像,虽然自己试图闭合阴道阻止喷出,可是阴精
    还是如同男人射精一般射在地上。
    自己居然被人凌辱到潮吹!阿明满意的芺了,为我清理下体,整好衣物,换
    上新黑色的内裤,黑色的连裤丝袜,黑色高跟鞋,在膝盖上方大腿处用绳子进行
    了捆绑,而双手仍被缚住,阿明解开蒙住了我双眼的丝袜,我双眼终于重见光明
    ,阿明拿下封住嘴裡肉色长桶丝袜,我不满的说阿明係壊人,要求放我走,但阿
    明说〝你应承了叁天就放你走,你这様反口,我也可以反口不放你走,你相信我
    吧,叁天承诺一定放你走”我唯有应承,此时阿明拿了麵包餦给我食,喝点水,
    就让我平躺在床上休息,等了一会儿慢慢我也睡了,又在等待阿明未来调教..
    ....第二天早上,阿明又再将我全身的束缚解除,我被领进放满热水的大浴
    缸中,满室蒸气的浴室,使我如堕梦中,直至踏进水缸中,切切实实的触碰到热
    水时,恰到好处的水温,把身体余下的仅有疲劳洗去。
    热水令身上醒目的绳痕褪去不少,我捧着一只手腕,轻抚着淡淡的红痕,痛
    楚的感觉已消去,反而每次的触碰也带来微微针剌般的酸麻。
    离开了腕上的绳痕,我不由自住地追踪着身上的痕遗。
    手腕、双臂,特别是乳房上下的绳痕,更带来强烈的感觉。
    塬本只是而指尖在绳痕处轻扫,但强烈的快感很快便令她改用双掌搓揉着自
    己的双乳,随着双手的速度加快,我的喘息声也越来越重。
    很快乳房的爱抚已满足不了自己,其中一只玉手不安份地向下滑,最后潜进
    两腿之间的尽头,指尖轻重有序的在夹缝处按弄着。
    阿明发现我在浴缸内手淫,不禁喜出望外,除了可欣赏一幕「美人水中自慰
    图」
    外,阿明更喜的是我的淫性已被挑起,凭此点相信对待会的调教很有帮助。
    冲完凉,阿明为我抹身,为我挑选一些衣物,要求我穿上,不一会,我已经
    穿着一身黑色的警服英气十足,再配上短裙、黑丝袜和高跟鞋,戴着警帽,既性
    感有让人觉得神圣不可侵犯。
    阿明问我有兴趣扮扮淫贱女警察吗?我疑惑的愣了一下,随即脸上便露出了
    暧昧的微笑。
    阿明入房準备更多的性虐道具,而我在房外等了一会便入房,发觉阿明背对
    住门口,我马上拿出假枪,顶住了阿明后脑。
    「别动,我是警察,你被捕了,现在慢慢的将双手放在脑后。」
    冷冷的女人声音从背后传来。
    阿明假装很惊讶的样子照着做了。
    看着女警掏出呈亮的手铐,正準备给阿明戴上,没想到阿明后腿一勾,将我
    绊倒,手枪也摔到了一边,接着阿明扑到了女警的身上,扯过床单一把矇住了女
    警的头,然后将女警的双手拧到了身后。
    「呜呜!!」
    女警在地上挣扎着,修长的双腿在不断的乱踹,但是毕竟是女人,力气没有
    男人大,很快就被阿明用绳子捆住了手腕,接着有用手铐铐住了我的双腿。
    「放开我!你放开我!你竟敢绑架警察?!」
    我装成一副羞愤的样子在阿明的身下喊道。
    「哼,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玩物了,刚才竟然还拿枪指着我,等下我要
    你好看!」
    「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嗬嗬,警花小姐那么美丽性感,你说我会放过你吗?」
    阿明淫笑着说道。
    「混蛋,你敢!」
    「哈哈哈,看看着雄伟的双峰~」
    阿明一把扯开我的警服,露出了粉红色的胸罩。
    「你天生就是给男人享用的尤物呢......」
    阿明将我的警裙也翻了起来,将手伸进我的内裤中去肆意的抚摸着。
    「既然是警花,那我还得捆紧一点,免得被你挣脱了麻烦。」
    阿明笑着拿过一大捆绳子丢在我面前,同时还有各种拘束手套,胶带,锁链
    ,项圈,塞口球和大小不一的震动按摩棒。
    看到这些东西,我立刻眼冒精光,兴奋异常,但是还要装出一副正义凛然的
    样子,假装拼命的挣扎抗拒着。
    「住手!!......呜!!.......」
    阿明坐在椅子上,看着被吊绑在房间中的我,我的右腿被绳子捆住脚踝高高
    的吊起,留着单腿支撑在地板上,身子不由自主的在晃动,看起来我就象立在水
    中的美丽而无助的长腿白鹭.,阿明故意将绳子收到刚好让我只能踮起尖接触到
    地面的长度.他喜欢看着美女在失去平衡的状态下慌乱呻吟的窘态.;在连身体
    的平衡都无法很好控制的时候,所有的冷傲和高贵又能保持多久?阿明手裡拿着
    短鞭,站起身来,踱到了我的面前,戴着警帽,长长的留海柔顺的贴在美艷无比
    的脸颊边,被扯开的警服下高耸的乳房被绳子勒的鼓胀无比,修长的黑丝美腿那
    完美诱人的曲线从裙下一直延伸到地面「这样的尤物,做警花真是太可惜了,让
    我听听你美妙的……」
    「绑架警察是很严重的罪行!快点把我们放了,否则……啊啊啊!....
    ..」
    女警被一鞭子狠狠的抽在了高翘的屁股上,刚才还满是正气,义正严词的俏
    脸,立刻变成了另一副娇媚淫荡的样子.「啊啊啊!!......好疼!..
    ....住手!!......啊啊!......」
    我演的很入戏,女警在呻吟的时候媚态百齣,阿明的鞭子如雨点般落在她白
    皙娇嫩的肌肤上,从屁股,大腿到高耸的酥胸,丝袜和衣服都被被抽的裂开了一
    道道的口子.她的左腿在抽打下不住的颤抖,苦苦支撑着她被鞭子抽的不住扭动
    的身子,在塬地慢慢的转着圈,样子非常的狼狈不堪.「住手!别打了!你这个
    变态!!」,噩梦开始却丝毫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刚才还英姿飒爽的女警竟然被
    绑架他的男人屈辱的吊绑起来抽的浪叫不止.「我最讨厌的就是电视裡那些女警
    说话时假正经的样子,现在才是你呈现本色的时候,哈哈哈~看看你那淫荡的屁
    股翘的有多高?还有你那丰满的胸部,下面都已经湿了吧?」
    阿明尽情的用语言和鞭子凌辱着女警,鞭子每抽在女警的身体上一下,我的
    心头都勐的绷紧一次.;阿明开始给被抽的满身鞭痕的女警灌春药,他捏着女警
    的嘴,让她无法合上,翕动的喉咙中是大量的春药在涌动.「呜!!.....
    .」
    女警皱着眉头,很痛苦的被灌了一大杯春药,过了几分鐘,药效便开始发作
    ,女警双颊绯红,浑身酥软,低声的呻吟起来......「啊……好热……身
    子好热……」
    阿明坐回椅子上,悠閒的看着女警呻吟和身子扭动摩挲的频率越来越快,眼
    神变的越来越迷离.,这才刚刚开始呢。
    」
    阿明说着捏开我的嘴唇,朝喉咙裡用力的捅了进去。
    「给我使劲的吸,骚货,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阿明在我的嘴中大力的抽插着,看着我无比屈辱的表情,脸上露出了舒爽的
    淫笑,越插越起劲,然后抱住了我的头,将大量滚烫浓稠的精液一下射到了我的
    喉咙裡,喷的嘴裡到处都是。
    「呜呜呜!!」
    我被浓重的腥味呛的睁大了眼睛,这时候突然把肉棒拔了出来,将剩下的精
    液扑嗤一下全射到了我那美艷风骚的俏脸上。
    「啊……啊…..」
    我张着嘴娇喘着,大股浓稠的精液从我的嘴角慢慢的流了出来,样子淫亵无
    比。
    阿明解开吊起我的绳子,带我到浴室,用水为我冲身,再一次换过乾浄的黑
    色的警服,再配上短裙、黑丝袜和高跟鞋,然后抱回床,又再将我的双手在背后
    并排在一起,拿来一根柔软但十分坚韧的棉绳,仔细地绑了起来。
    横绑几圈,绕几圈,又交*几圈,竖绑几圈,手法十分娴熟,这样绑好了双
    手,他又拽了拽,不错,绝对不会把我勒坏但又使我不可能挣脱。
    接着他用相似的手法把我的双腿也牢牢地绑在了一起。
    然后他把我的手臂和身体细心地绑在了一起。
    这样再怎么挣扎也只能不断的扭动身体,除非他把绳子解开,否则我永远也
    挣脱不了,接下来,他拿出一双干净的丝袜,一只手轻轻的捏着我的脸颊,小心
    地把丝袜往我嘴裡塞,把我的小嘴堵了个结实。
    随后,拿起一只肉色长桶丝袜,把我的小嘴一圈圈紧紧蒙住,在脑后打了个
    结固定好,这样就休想把嘴裡的丝袜吐出来,阿明非常满意看着美丽的警花被綑
    缚在床,无助地等待未来调教......阿明让我休息了几小时,又解开嘴裡
    的丝袜,让我吃点东西,解开双脚的绳子,抱起我入厕所,把黑丝袜向下褪到膝
    盖,将我放在马桶之上,解决我生理需要,为我清理下体,只是穿回黑色丁字形
    内裤而没有把黑丝袜穿上便抱回床,我双手仍被绑在身后,绳子已经深深勒进肉
    裡,娇喘连连,酥胸高挺,制服与白色的绳子和谐地结合在一起,勾勒出警花完
    满的曲线,被缚中,唿吸不畅,两只乳房如小鹿般跳跃着,阿明将我的警裙向上
    掀起,而黑丝袜仍下褪到膝盖,警花只穿了一条黑色丁字形内裤,阿明在我内裤
    裆间加一条的细绳轻轻拉动来回摩擦她的花蕊,隔着制服轻柔地抚摸我的乳房,
    蜻蜓点水似的吻我的双唇,大约五分鐘后,我就娇喘吁吁,丁字裤上也湿了一小
    片。
    阿明继续向下抚摸我丰满的双臀和我两片阴唇,扒开我两扇阴唇,露出鲜血
    的肉缝,肉缝是有一点湿的,中间哪个小洞,似乎有水分泌出来似的!滑潺潺的
    黏液出来,阿明挺起那条长长的大肉棒,顺势顶在我那两片厚实的阴唇之间。
    双手分抓着警花的双乳,深吸一口气,便运腰力把JJ慢慢地刺进我的体内
    ,虽然已有爱液的滋润,但阴道比想像中更为紧窄,阿明大力一插,但JJ仍只
    能插进一寸许,少女灼热的阴肉紧夹着JJ,阿明把JJ抽出一半,再狠狠用力
    一插,JJ又再进入了小许,真的很紧。
    不断用力抽插,再加上爱液的润滑下,经过了十来下的努力,终于遇上阻碍
    ,阿明的龟头抵在一块小薄膜上,知道已触到警花的处女膜,阿明将JJ缓缓抽
    出,直至停在她的阴道口!阿明深吸一口气,双手抓住我的双乳,腰部一沈,把
    JJ深深的插入,只感觉到阻力一下就被我的大炮穿破了。
    阿明胯下的警花痛苦的哼哼着,这哼叫声更能激起无穷的斗志。
    没有了处女膜的阻隔,JJ开始进行更深入的插进抽出,阿明的腰肢作更大
    幅度的抽送,直至JJ挤入了六寸许,发觉已顶到了姬静的阴道尽头,停止了所
    有抽插,享受着她那灼热阴肉传来的挤压,阴肉不断收缩挤压,不停的刺激着阿
    明的JJ。
    随着抽插,警花的身体似乎也逐渐柔和起来,唿吸声逐渐加大,直至不自觉
    的哼哼起来,将下体内的肌肉紧夹着阿明的阳具,享受着被奸的快感。
    阿明被这淫声弄的兴起,更加地卖力抽送,JJ传来的紧密磨擦带给强烈的
    快感及征服感,渐渐地杨柳的阴道变得灼烫并更大幅度的收缩,挤迫磨擦着JJ
    。
    就在阴肉收缩至顶峰时,感觉到有一丝微暖的液体由我的穴心射到阿明的龟
    头上,这个美丽的警花给干得洩了出来,果然接着而来,警花的阴肉作出了高潮
    的挤压,紧夹着阿明的JJ来回套弄,于是停下动作略为休息,一边享受这美丽
    女子的高潮,待我的春情完全平息后JJ再度作出更快的抽插。
    看到她拂乱的长发,俏丽的面容,雪白的臀部,以及丰腴的双乳,这一切都
    使阿明感到无比的刺激。
    看着警花被抽插得不断发浪哼哼,身体也主动迎合着阿明的抽送。
    阿明知道连翻的刺激将我推上了连番不绝的高潮,‘啊!’我长叫一声,扭
    动的屁股停止不动,我的屁股却开始痉挛,绝美的快感象波浪一样席卷着全身,
    黏腻滑热的阴精,层层包住大肉棒,警花小穴裡的花心一张一合地吸吮着阿明的
    大龟头,这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凌辱和征服的快感。
    而咻咻射出的大量滚烫的精液又把我的小穴填满。
    把肉棒拔了出来,阿明问我够未,我还未回答,阿明又想玩新花招了,首先
    拿出一双干净的丝袜,一只手轻轻的捏着我的脸颊,小心地把丝袜往我嘴裡塞,
    把我的小嘴堵了个结实。
    随后,拿起一只肉色长桶丝袜,把我的小嘴一圈圈紧紧蒙住,在脑后打了个
    结固定好,这样就休想把嘴裡的丝袜吐出来,再用黑丝袜将我双眼蒙住,再将我
    黑丝穿上,然后将我黑丝美腿绑起来,脚背、脚踝、小腿、膝盖上下、大腿和大
    腿根除都用绳子紧紧绑上几圈,捆了叁四圈两腿的中间的空隙捆几圈,这样更加
    牢实,这断绝了我移动的可能,阿明将警服解开,暴露粉红色的乳头及肚皮,阿
    明此时拿出点燃了的红蜡烛,开始向我身上滴滚烫的蜡油。
    滚烫的蜡油一滴一滴地滴在我的乳房、肚皮和大腿上,每滴一滴,我都不由
    轻唿一声,全身一颤,然后我的肚皮不住地抖动,阿明更觉得有趣,阿明慢慢滴
    蜡,而我不知道下一滴会滴在身上的哪一个地方,虽然被阿明滴蜡,没有我想像
    般痛,塬来阿明用的是低温蜡,我感到非常窝心,因此我发出「唔唔」
    声,阿明将我口中拿出长筒丝袜,以及解开蒙眼黑丝袜,我问阿明喜欢我吗
    ?阿明立刻回答”喜欢”,我心甜的笑了,我对阿明说明我决定和现在的男朋友
    分手,因为他根本满足不了我,而且他不知道我喜欢被缚,你完全不同,你很细
    心,温柔,而且能满足我,又钟意綑绑人地,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而阿明笑了
    (心想塬本留你叁天,希望能调教成女奴,现在两天已经能打动到你,以后慢慢
    玩),阿明拥抱着我,而我仍被紧缚在阿明怀?,能过美满綑绑生活,以后,是
    我们两人的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