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打完电话,我便将手机调成录影模式放在不起眼的角落,跟东婷交代了一下

    穿上衣服便下楼为她去买正骨水。约莫十五分钟左右,我回房见到东婷在沙发上

    躺着,似乎是睡着的样子,於是小心的收起正在偷拍的手机,进了洗手间看看视

    频之中东婷是否有所反应。

    原来,就在我出门不到五分钟,药效就已经渐渐地开始发作了。东婷像是感

    觉到体温升高的变化,先是用手扇了几下,似乎觉得并没有起到什麽作用,燥热

    的感觉依旧让她感到难受,便脱去了T恤顺带还解下胸罩,她的双手不停地搓揉

    着乳房,彷佛只有这样才能稍微降低不断升高的温度。

    乳房上的安慰已经渐渐地不能令这位美丽的少妇感到满足,慢慢地她将小短

    裤的扣子解开、拉下拉链,用左手隔着黑色的内裤不停按压并用中指滑过阴蒂,

    脸上很快便浮现出来了一股被快感所包围的表情,可倔强的小嘴依旧紧闭着不肯

    发出一声呻吟,只有零星的鼻音传出昭示着她正享受着肉体上的愉悦。

    肉体上的需求稍稍得到缓解也似乎觉得我快回来了,东婷稍微的整理了一下

    自己,甚至连胸罩都忘了穿就躺下,希望能够利用装睡这样的把戏让我看不出她

    的异样,这一切也就在我进门前的一分多钟做完。

    看完这些,我心中的慾火也是蹭蹭的往上冒,脱去外套只留着三角裤走出卫

    生间,拿出包里带着的按摩棒、带上买回的正骨水走到东婷身边蹲下,在她的大

    腿拍了一下说道:「美女,药我买来了,起来,我帮你搓两下,好得快些。」

    只听「嘤」的一声,装睡的少妇嘴里发出的娇吟明显已经不像是刚被人叫醒

    了,更像是叫床,我的心又狠狠的抖了一下。

    也知道不好再装了,东婷只能耐着身体不停向上蹿的慾火起身对我敷衍。我

    拿起手中的按摩棒对她说:「这东西可不便宜,药店的人说涂上正骨水再配合这

    个,化瘀的效果会更好。」

    此时的她哪还管得了那麽多,就是希望我能够快点做完这些早点离去,她好

    放心大胆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但还是轻声的说:「那你轻点,我怕痛。」

    我也没心思说别的,拿起她受伤的脚腕在上面涂上正骨水就用掌心按住肿起

    的地方挫起来,感到脚上的疼痛,东婷也是皱起眉头痛「嗯」出声。大概挫了五

    分钟,似乎她也没那麽痛了,我也拿起按摩棒在她脚上滑来滑去,毕竟我是要来

    干她的,不是来做跌打医生的。

    脚上按摩棒不时振动所带来的快感,东婷也渐渐将注意力从脚腕处的疼痛中

    转移出来,我也将按摩棒沿着她的脚腕处慢慢向上移去从小腿到大腿再大腿,东

    婷也无暇顾及有什麽不妥,依旧闭起眼享受着。

    渐渐地按摩棒也移到了另一只脚上,依然这样来回地移动着,并不时往大腿

    根部移去,本已被稍稍压下的慾火犹如火上浇油般又再度燃起,鼻音再次在房间

    中响起。

    这时按摩棒也抵在她的阴部隔着裤子不停地振动着,我分出右手将正在闭眼

    享受按摩棒的美少妇的T恤掀起,让两只乳房彻底暴露在空气中,嘴上还不停地

    说道:「美女,等急了吧?」觉得事有蹊跷的东婷此时也无力做出什麽有效的反

    抗,只得闭眼将头扭向一边,但也没什麽过激的反应。

    我停下手中的活计,将放在门边上的旅行背包拿来,倒出了电动阳具、跳蛋

    和润滑油等情趣用品:「放心,今晚我一定会带给你一个与众不同的夜晚!」看

    到从我包里倒出的这些东西,东婷的心里应该是有所期待吧,毕竟按时间算,这

    会也应该是药效开始愈加剧烈了。

    将已经被春药折磨得略显无力的美少妇全身扒光,看着小穴上那丝丝水痕,

    我那叫一个兴奋啊!左手将开启的跳蛋放在少妇的阴蒂上,右手拿着按摩棒在少

    妇的胸前划圈并不时地按在因充血而凸起的乳尖上。看着少妇不时因刺激而颤抖

    的娇躯,忍耐但又倔强的紧闭着双唇眉头紧皱的模样,「征服」两个字不断在我

    脑海中滑过,这样的感觉绝不是单纯的YY所能体会到的。

    终於,在情趣用品的带动下,东婷迎来了今天肉体上的第一次高潮,她潮吹

    了。从蜜穴里喷射出来的液体很快就打湿了客房里铺垫的地毯,一块不小的水渍

    就这样浮现出来。

    然而,最让我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潮吹过後的东婷没有闭上眼歇口气,

    而是歇斯底里的冲我吼道:「为什麽要这样欺负我?你不就是想上我麽?非要这

    样折磨我你才甘心麽?呜呜呜……」

    少妇的突然爆发着实让我有些蒙,但我却知道这会说什麽都是多余的,做,

    才是最实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