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新婚妻子与菜老板

    (一)菜场厕所奸淫

    我和妻子李芷姗结婚已经一个星期了。芷姗是个贤慧的妻子,温柔大方,美

    丽,不光脸蛋漂亮,身材也很棒,蜂腰肥臀,美腿修长,更有一对硕大的奶子。

    芷姗穿的衣服,常常会有被乳房撑破的错觉,使她在端庄美丽的外表下又有一种

    让男人想干她一番的冲动。

    她绝对是一个上的厅堂、下得厨房,床下贵妇、床上骚货的男人最理想的妻

    子。我很幸运,娶到这样的妻子。

    今天老婆的姑姑病了,表姐打电话来,她和姐夫出差,照顾不了姑姑,想让

    老婆去姑姑那住几天照顾一下。老婆和姑姑的感情很好,答应了,所以一早我和

    老婆开车去看望姑姑。

    姑姑住在天津新村,旁边有个菜市场,我和芷姗路过时,妻子想起来还没买

    菜,所以我和老婆停下车去买菜。老婆一身粉色的衣服,都是我们新婚的时候给

    她买的。粉色的小袄,粉色的旗袍包臀短裙,粉色的高跟凉鞋,完全是手工订做

    的,所以很合身。

    粉色的小衬衫将老婆傲人的D罩杯大奶裹得紧紧的,所以老婆一般只穿半杯

    的内衣,而且衬衫是大V字领的,老婆的大半个奶子和深深的乳沟都露着,既气

    质又性感。我和芷姗结婚的时候,她的晚礼服就是这一套,我和她专门订做的,

    一看就是新婚新娘少妇的样子,美丽娇艳,性感妩媚。

    溜达到一个摊子,老板是个黑黝黝的汉子,很强壮的样子,他卖的菜不错,

    很新鲜,黄瓜又粗又长,萝卜粗大白嫩,叶子挂着水珠,好似新摘的一般,很喜

    人。

    老婆挑起来,摊子是个四面的水泥台,比人的腰要高一些。老婆身子前倾,

    我发现老板盯着老婆的胸部直看。我不由得有些得意,呵呵,老子的老婆胸部大

    吧?馋死你,你也摸不到,不但摸不到,也看不着,那是我的专属。哈哈!

    有人会问,别人盯着你老婆看,你不吃醋?

    现在这社会,女人穿的开放得多了,怎麽吃醋,吃不完。再说老婆穿的是比

    较保守的那一派的,奶子大衣服包不住,也不是她的错。我为这个吃醋,一个没

    理由,再个,这个都吃醋,我每天还不醋死?我不在老婆面前的时候,不知道多

    少人盯着妻子的美乳想入非非,人家想什麽,我阻止得了吗?他们也就想想,妻

    子是我的。

    老婆这时有点内急,问菜老板:「老板,厕所在哪?」

    老板道:「正好我也要去,我带你去。」

    「好的,谢谢!」然後老婆对我说:「老公,你等我,我去去就来!」

    过了一小会老婆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她是大的小的,这时我也想尿尿,所以

    问清了厕所就去了。

    说实话,菜场的厕所真不怎麽样,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厕所的转门扳手都

    掉了,门上一个大洞,可以看见里面。里面也很小,还有点脏。

    我一边尿,一边纳闷,菜老板不是也来上厕所了吗?可是怎麽没看见他人?

    来的路上也没碰上,这菜场不大,不可能没碰上啊!想到菜老板看我老婆色迷迷

    的样子,突然一股淫妻的欲望在心底升起。

    我很喜欢看网路上那些淫妻、淩辱女友的色文,经常幻想老婆被人干。突然

    间,我彷佛看见老婆在厕所里被黑黝黝、五大三粗的菜老板用大鸡巴大干特干。

    我抑制不住来到了女厕所门外,女厕所的门把手也是没有了,我从大洞往里看,

    一下子我的肾上腺激素激烈分泌,「噌」的一下鸡巴勃起差点将牛仔裤撑破。

    只见我老婆人趴在厕所的墙壁上,双手扶着墙,俏脸贴着墙上的瓷砖,身子

    躬成90度,大屁股向後撅着,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向两边分开,短裙已经被推

    倒腰间,而内裤却在一边的足踝上挂着。

    菜老板就站在老婆身後,粗糙的大手握着老婆的纤腰,大屁股向前疯狂的顶

    动,干得老婆丰美的屁股「噗哧、噗哧」,臀浪一波一波。而老婆的上衣小袄也

    早就被解开了,旗袍上襟已被打开,两只大奶子垂成淫荡优美的木瓜形,随着菜

    老板的肏弄一摇一摇的,拍打着墙上的瓷砖也「啪啪」的响。

    老婆的身高不如菜老板,所以被菜老板猛烈地肏弄,肏得好辛苦,身体往前

    一顶一顶,性感的小脚一擡一落,高跟鞋的鞋跟打得地面急促的「嗒嗒」乱响。

    「哦……哦……哦……」老婆摇晃着披肩的长发,淫荡妩媚极了:「哦……

    不要……啊……不要再肏了,哦……人家才结婚,哦……不能被你干,啊……好

    大,人家要被干破了……啊啊……停!」

    菜老板还真的停下来了,将大鸡巴抽出来。天!他的鸡巴好大,有手腕粗,

    乌黑铮亮,青筋暴起,虽然还有半个龟头在老婆身体里,就已经有25、6厘米

    长了。

    菜老板摇动着他的大鸡巴不停地摩擦老婆湿漉漉的屄洞,老婆轻轻地喘息,

    还不停地喃喃:「不要……人家才结婚,不要肏人家,人家有老公,哦……」不

    一会喘息声越来越大,美白屁股却随着菜老板的鸡巴上下左右摇晃。

    老板握住鸡巴上下磨蹭着老婆的屄穴口,撩拨得她的屄穴翻来翻去,淫荡不

    堪,淫水也「吱吱」的有声。老婆的屁股轻轻下压,似乎想套住大鸡巴的龟头,

    可是总不能够,於是本来轻微的动作越来越明显,我都看得清楚老婆不停地前後

    挺动屁股,试图扑捉住鸡巴,可是老板很狡猾,老婆始终都不能成功,老板的大

    鸡巴不停地抽打老婆的屁股、屄洞、会阴。

    菜老板握住大鸡巴指着老婆的洞儿,老婆向後一挺,「噗……」大龟头准确

    的钻入,而我看见老婆带泪的眼角竟然闪现幸福的微笑。

    不过立刻,菜老板将鸡巴上往一拨,大鸡巴又「噗」的弹了出来,老板用它

    磨磨老婆的屁眼,又不停地撩拨老婆的阴唇。撩拨了一会,菜老板又握着大鸡巴

    对准老婆的穴口,老婆屁股一挺,又套住了龟头。

    菜老板如此反覆的戏弄着老婆,就好似戏弄无耻的妓女一样。

    终於,几次以後,老婆受不住挑逗,在一次套住他的龟头的时候,老婆试图

    向後进一步挺动屁股,却被菜老板一下握住她肥白弹手的臀瓣,不让她动一下,

    「嗯……不要!」老婆似乎在轻声撒娇。

    感觉到老婆向後顶的力量很大、很坚持,菜老板轻蔑的一笑,手突然松开,

    粗腰向前猛顶,而老婆的屁股刹不住车,猛烈地向菜老板的鸡巴撞击。

    「啪!」巨大的脆响,响亮!老婆的丰臀冲击出剧烈的臀浪。

    「啊!」老婆尖叫一声:「好深!肏到人家的子宫了!」

    深深地插着我妻子几秒钟,菜老板又将大鸡巴拔了出来。等待着菜老板进一

    步动作的老婆感到失落,然而作为人妻的她又有些愧疚,但是她只坚持了几秒,

    下体实在骚痒难耐,不由得扭动着屁股,试图去寻找能安慰自己的大鸡巴,但是

    菜老板又像刚才一样,用鸡巴戏谑的抽打她的屁股、阴户,却不干她。

    老婆的动作更大了,戏弄了一会,菜老板抓住老婆的屁股,鸡巴再次对准老

    婆的屄洞。老婆的大屁股向後顶,却被老板抓住,老婆一边坚持不懈的往後顶,

    一边小声的喊:「不要!」

    感到老婆顶得力量够大的时候,菜老板才像刚才一样,猛然放手,大鸡巴狠

    肏进去,老婆再次被他肏得「哇呀!」一声尖叫。

    老板就如此反覆的戏弄着我妻子,接连几次,每当老婆想要的时候他偏偏不

    给。他用这种方式告诉我妻子,他才是游戏的掌控者,什麽时候肏、怎麽肏都由

    他说了算。他等着我老婆向他屈服求饶。

    终於,几次之後,在老板再次深插进去,准备退走的身後,老婆一下抓住他

    的腰,轻声道:「不要,求你,不要!」

    「哈哈,骚货,不要什麽?是不要我肏你,还是不要我停,继续肏你?」

    妻子羞红着脸道:「求你……人家有老公,给人家一点尊严好吗?」

    「肏,你个贱婊子,有什麽尊严!」菜老板嚣张的道:「今天,你不求我肏

    你,我是不会肏你的,我是很尊重你这样的贞洁骚货的,我可不会随便肏别人老

    婆的,犯法,不过要是别人老婆求我肏,我也会勉为其难的肏着玩,就当是肏婊

    子了。」

    「你!——」老婆羞怒的无语。

    菜老板继续戏弄她,大鸡巴抽打她的屁股,「啪啪」响,就像骑马的人用鞭

    子驯服母马一样,我明白菜老板想用他的大鸡巴驯服我的新婚妻子。

    几次之後,妻子再也受不住,低泣着道:「不要!」

    「骚货,不要什麽?是不要我肏你,还是不要我停,继续肏你?」

    妻子羞愧的道:「不要停!」

    「不要停,哈哈,就是让我继续肏你,是吧?」

    「嗯!」妻子轻声嗯咛

    「肏,想被肏,还不好意思。你要开口求我,你不说我怎麽知道你想要?快

    点!」

    「求你……肏我。」

    「大声点!」看到老婆终於被他的大鸡巴驯服,菜老板甚是得意。

    这时,老婆已经是破罐子破摔,大声喊道:「求你,肏我!我要,不停地肏

    我!」

    「哈哈……」老板开始大力地肏我老婆,老婆被他肏得前後摇晃,丰臀「啪

    啪啪」的抖着臀浪,大奶子前後摇荡,乱人心魄。

    菜老板一边肏,一边还侮辱着我妻子:「哈哈,真是个贞洁的人妻呢!人妻

    真他妈的好肏。好贤慧的妻子,肏,才结婚没几天,就求别人肏,刚才我还以为

    你多贞烈呢!哈哈,你老公真倒楣,娶了个人人可肏的贱婊子,才结婚没几天就

    戴大绿帽,以後还不知道要戴多少绿帽子,可怜。哈哈,真好肏,你个贱货,当

    婊子还想要牌坊!」说着,菜老板学着老婆的声音道:「不要……求你,人家有

    老公,给人家一点尊严好吗?」

    「哈哈哈……」菜老板狂笑:「笑死我了。肏,真是贞洁的人妻你!」说着

    他肏得更加大力了。

    妻子羞愧的眼角挂着泪,但是她的身体却不停地迎合菜老板的肏干,每被干

    一下,还舒服的呻吟,身体被撞击得「啪啪啪」直响,老婆羞辱的恳求着:「求

    你,不要说了!」

    「不要我说,我偏说!」菜老板很喜欢这样戏弄别人妻子的感觉:「我就是

    看你这种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的贱货不爽。你要再次求我肏你,不然,休想老子

    干你!」

    妻子虽然仍羞愧,但是有了第一次,也就不是很矜持了,低声道:「求你,

    肏我。」

    「大声点!而且,老子要你喊着你老公的名字,告诉你老公,是你求我肏你

    的!」

    妻子已经完全被情慾控制了,大声的说:「老公,我是芷姗,我被菜老板肏

    了!是我求他肏的!求你,肏我!」最後那声「肏我」几乎是老婆自暴自弃的用

    喊的叫出来的。我知道,妻子已经完全被眼前的菜老板征服,成为他泄慾的工具

    了。

    我在厕所外面通过锁洞呆呆的看着,手不由自主的揉搓着裤裆,妻子被人肏

    的情景强烈地刺激着我,这一幕真叫人有种变态的兴奋。

    此时菜老板一把抱起妻子,将她抱住怀里,架在空中肏。菜老板不愧是倒菜

    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我老婆的身材还算高挑,1米68的个,48公斤,被

    他抱在怀里一点都不费劲就顶到空中。

    老婆人悬空,本能的把美腿环上菜老板的粗腰,双手抓住菜老板的宽肩。菜

    老板粗糙的大手托住老婆的丰臀,大鸡巴就疯狂的向上一顶一顶,顶得娇妻曼妙

    的身躯在空中上下起伏,一跳一跳的,大奶子打着圈上下甩动,形状夸张美妙而

    淫乱;修长的美腿圈着粗腰,优美的小腿上下翻动,纤巧的玉足挑着绯色的高跟

    鞋颤抖着,风骚诱人!

    这样被人抱在怀里肏干,等於是自己的体重加上对方捅插的力度一起作用在

    小穴上,所以干屄干得很深。菜老板的大鸡巴已经全部干进去,很难想像老婆的

    屄洞竟然能够盛得下这麽巨大东西,足有30厘米长、手腕粗的鸡巴。而每一下

    的抽插,菜老板的大鸡巴几乎都完全抽出,然後又狠狠地干回去,肏得老婆的骚

    屄好似一张椭圆的大嘴,被干得「啪啪」的异常清脆响亮!

    老婆已经被肏得彻底屈服了,扭动着纤腰主动配合着对方的肏干:「哦……

    哦……肏死我了!啊……啊……干到人家的子宫了!哦……哦……」

    靠!看她的骚样,没准真的被大鸡巴干进子宫了。想到这,我的鸡巴也硬得

    难受。

    「呵呵,骚货,像你这样的骚货,我们那边叫破鞋。是不是,你就是一双破

    鞋,对吧?」

    「啊……啊……我是破鞋,快肏我!干我!」

    妻子都这样要求了,菜老板当然倾尽全力满足顾客的需要,大鸡巴粗暴的向

    上一挺一挺,肏得妻子身体上下颠簸,美丽的秀发在空中荡着优美的波浪,人挂

    在菜老板身上,淫乱地呻吟:「哦……哦……肏死我了……啊……哦……」

    肏了一会,老婆的一条美腿被放下,由於她身高比菜老板矮,所以只有脚尖

    着地;而另一条美腿被菜老板从腰间抄起,举过胸前,小腿架在肩膀上;老婆的

    双肩被菜老板抓住压向他的胸膛,这样老婆就站立着180度劈叉着双腿被菜老

    板肏。整个过程,菜老板的鸡巴一直没离开过我老婆的骚穴,深深的插在里面。

    而老婆一变成站立的一字马,菜老板的大鸡巴就立刻飞快的肏动起来,由於

    老婆的双肩被菜老板用力向下压,所以在菜老板大鸡巴大力向上顶肏的时候,老

    婆无可避免的骚屄被肏得「啪啪」直响,连子宫口也被肏开了!

    「哈哈!我肏,真他妈的好肏!你这个骚货真好肏!肏,你老公还在我的菜

    摊上等你上完厕所回去,却不知道你已变成了公共厕所给我肏。哈哈,你说你是

    不是公共厕所?」

    「不要……哦……哦……人家不是公共厕所……」

    「肏,还敢说自己不是公共厕所!」菜老板发狠的以更快的频率大力地肏干

    着。

    「啊……啊……不要……」老婆呻吟着求饶:「干死我了,不要这麽大力,

    啊……啊……人家是公共厕所,啊……啊……人家是公共厕所,啊……好老公,

    饶了人家吧!」

    可是菜老板似乎不满意老婆刚才的表现,一点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还「啪

    吱、啪吱」大力地肏着。

    「啊……啊……」老婆被肏得快哭了:「呜……呜……人家是公共厕所……

    啊……人家是随便让人用的公共厕所……好老公,啊……人家都承认人家是公共

    厕所了,你饶了人家吧!人家以後天天让你上。啊……啊……求你了,子宫快被

    你肏坏了,啊……人家才结婚就被你肏成公共厕所了,饶了我吧!求你,啊……

    不要肏坏人家……」

    「呵呵,」菜老板似乎满意了老婆的表现,停下肏干:「叫你不承认自己是

    公共厕所!」

    可是,菜老板不动了,老婆下面又难受得要命,只好不停地扭着腰,自己挺

    动骚屄,可是幅度不大,不够解痒,於是又求道:「哦……好老公,人家是公共

    厕所,你快肏人家,快来上公共厕所!」

    「哈哈,想让我肏你,你就大声的喊『我是公共厕所』,喊一声肏你十下。

    快喊!」菜老板相当得意的说道。

    「我喊,我是公共厕所!」老婆不知廉耻的立刻喊道,果然,菜老板大力地

    肏干起来。於是老婆立刻不停地喊着:「我是公共厕所,我是公共厕所,我是公

    共厕所……」

    看着老婆这样不停地发骚,求一个肮脏的菜贩子肏她,我的鸡巴硬得疼痛难

    忍,可是眼睁睁的看着菜贩子用我老婆的骚屄解痒,我却只能忍着!

    就这样菜老板抱着我老婆,以这样羞人的姿势肏了大约五分钟,突然,老婆

    「啊」的大喊一声,架在菜老板肩膀上的小腿一下弹得笔直,玉足绷起,足背夸

    张的屈折,将绯红的高跟鞋顶起,颤抖的足尖挑着在空中摇晃,显然老婆快要高

    潮了。

    可是就在这时,菜老板却停止了肏干!老婆立刻觉得很空虚,难受得哭了:

    「别停啊!求你快点肏,大力地肏,人家是公共厕所!人家是公共厕所!」

    老婆叫得很放荡、很大声,一点也不怕人听见,幸亏厕所比较偏僻,不然恐

    怕是整个菜场都知道我新婚的老婆是个公共厕所了。

    菜老板一脸奸笑的道:「再肏,我就要射精了,就要把你的肚子肏大了,不

    太好吧?」

    肏你妈,这时候知道不太好了,刚才肏我老婆的时候怎麽就没感到不太好?

    老婆这时候已经彻底地被慾望支配,立刻喊道:「没关系,肏我,使劲肏!

    人家是公共厕所,是让人随便上的公共厕所,随便让人射精射尿,你随便射,求

    你快点肏,快点射,把人家的肚子肏大!」

    「真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了,上公共厕所要不要收费?你这不会是收费

    公厕吧?」

    「啊……」老婆骚到极点的说:「不要客气,公共厕所就是随便上的,你快

    肏,快肏,人家是免费公厕,不收费的,随便上!」

    菜老板戏谑的问道:「这就是免费的公共厕所,随便什麽人上都不收费?」

    「是的,是的,人家是免费公厕,随便人上的免费公共厕所。你快上吧,大

    力地肏,多射点!」

    看到老婆这副骚样,菜老板再也忍不住了,一把紧紧将老婆狠狠地搂紧在怀

    里,好像要将我老婆揉死在他的胸膛一般,下面的大鸡巴飞快地、大力地肏着我

    老婆的骚屄,再次将我老婆肏得身子离空,两只骚脚一上一下不停地颤抖。

    「啊……我是公共厕所!我是随便人上的公共厕所!啊……啊……我是公共

    厕所……」在老婆凄惨淫乱的嘶喊声中,菜老板的巨大鸡巴一头扎进老婆的屄洞

    中,再也不拔出了。

    只见菜老板那丰满硕大的阴囊像鼓风机一样,一鼓一缩的,他粗大坚硬的阴

    茎也一涨一收的,好似将什麽东西猛烈地注入一般,我知道他已经狠狠地在我老

    婆的子宫里射精了。

    「哦……」老婆一脸好似吸毒一般飘飘欲仙的淫乱表情,全身酸软的耷拉在

    菜老板身上,喃喃道:「哦……好爽!射得好爽!全都射在人家子宫里,我是公

    共厕所,多射点!」

    猛烈地射了四、五下,菜老板突然从我老婆的骚屄里猛地抽出大鸡巴,他双

    手一把抄住老婆丰满的双乳,抓得老婆的奶子变形扭曲,任由老婆的身子从他身

    上滑落,跪瘫在地上,完全由自己拉长变形的奶子被拎着,挂着身子。而菜老板

    的大鸡巴一路从老婆的小腹、奶子滑过,射得包括我老婆的头发上都是黏黏的精

    液,而随後他又一把拽住老婆的秀发,将老婆的头颅摁向他还硬挺的鸡巴。

    「呜呜呜呜……」在老婆呜咽的悲鸣中,鸡巴自上而下贯穿进老婆小嘴和喉

    咙,只见老婆的喉头一鼓一涨,被猛射精液。

    当菜老板最後将有点软塌的鸡巴抽出来时,我老婆已经真的软瘫在地上,全

    凭菜老板抓着她的长发把她拎着,菜老板一松手,老婆就仰面倒在厕所肮脏的地

    上,全身抽搐,连乳尖都颤抖的摇晃着。

    「肏,骚货,这麽不经肏,才几下就被肏得趴下了。」菜老板用臭脚踢踢老

    婆张开的骚屄说道。看老婆没有反应,大脚丫一下跺在老婆微鼓的小腹上,狠狠

    地碾踩:「肏,别装死,老子还没肏够呢!」

    「哇呀——」老婆惨叫一声,立即反射似的「砰」一声挺坐起身子,双手无

    力地抱着菜老板的粗腿,美眸半翻白眼,流着泪,惨声呻吟:「哇呀!不要踩,

    子宫被踩爆了!哇!」

    菜老板得意的看着我老婆被他踩得骚屄「噗哧、噗哧」喷涌出一米多远的精

    液,再狠碾两下,当他松开脚时,老婆好似被人丢弃的破鞋般躺在地上。

    菜老板大手抓住老婆的一只大奶,将老婆拽死狗一样拽到墙边:「肏,老子

    还没上够你这公共厕所,给老子继续挨肏!」然後他将老婆头朝下,背贴着墙,

    美腿呈倒「V」字分在乳房两边,压在墙上,让我老婆好似被对折似的靠在厕所

    的墙壁上,然後他握住已经恢复硬挺的大鸡巴,自上而下「噗哧」一下大力地干

    穿老婆的骚屄。

    妈的,这家夥性能力真强,才射完精没一分钟,鸡巴又坚硬如钢!只见他藉

    助体重,好似打地基似的,飞快的、重重的冲击我老婆的屄洞。

    老婆被动地承受这样的重力肏击,眉头皱起,美腿绷直,大奶子上下翻飞,

    乳浪如圈,骚浪到极点,小口还反射似的喃喃呓语:「我是公共厕所,我是公共

    厕所……」由於老婆被肏昏前一直在说「我是公共厕所」,所以现在她的潜意识

    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一被肏就不由自主的说「我是公共厕所」。

    菜老板「哈哈」笑道:「肏,贱货,真是天生的公共厕所,被干昏了,还在

    不停地说自己是公共厕所,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人人能上的公共厕所啊!

    哈哈,你老公娶了你真是祖上积德,活该戴绿帽子!哈哈,我肏!肏死你这个贱

    货!」

    「啊……啊……我是公共厕所,啊……我是人见人上的公共厕所……」随着

    菜老板大力的干肏,老婆也更大声的贱叫,美腿的脚趾扒着地面,脚跟渐渐向外

    展,直到辛苦的脚面也贴着墙。老婆好像越来越支撑不住菜老板的肏干,好似不

    屈服又不得不屈服,慢慢地身子向下滑落,美腿的角度分得越来越开,坚强而辛

    苦的支撑着被肏。

    肏了百数十下,菜老板抽出鸡巴,大手抓着老婆丰满的臀瓣猛然掰向两边,

    像被猛烈地撕开的空心菜一样,老婆的屁股被扒开,露出绯红的菜心。

    我的心咯登一下,强烈的预感着不好,菜老板的大鸡巴已经顶向老婆屄洞紧

    邻的另一个肉洞,我心中大喊:『不要!』有心阻止,他已经在我老婆「哇呀」

    的惨哼中狠狠地肏下,鸡巴「噗哧」钻进老婆的屁眼!

    我心里酸酸的难受极了,老婆在家很端庄保守,和我做爱都是正常位,连背

    後位都不让,更不要说碰她的屁眼、小嘴,想都不要想。可是今天在这菜市场杂

    乱的厕所里,她不但被一个菜贩子以很淫乱的姿势强奸了,还承认自己是公共厕

    所,被他口爆射精,最後更是被他狠狠的肏了屁眼。

    这一肏干,太突然,也太大力,老婆「哇呀」一声,全线失守,身子猛然一

    低,俏首已经顶到厕所脏臭的地上,玉腿也向两边一颤,分开更大。老婆的双手

    本能地抓住双足的脚踝,才使自己的阵地没进一步沦陷,但是「啊!」惊叫着的

    老婆也被肏得美目睁开,被肏醒了。

    「不要!屁眼被肏裂了!啊……」老婆立刻求饶。

    菜老板才不管她呢,反正不是自己老婆,肏死了,关自己鸟事。他大手抓着

    老婆的臀瓣,手指狠狠地陷在老婆柔软弹手的美肉中,藉着自己沈重的体重使劲

    下压,「啊!」老婆被压得再次一低,粉背玉肩着地,俏首面朝上,而自己的丰

    臀裂开,美腿好似一字,张开的私处悬空对着脸,好似被人摁在地上对折。

    老婆好似挣扎着要挺起身子,但是菜老板强壮的身躯藉着体重稳稳的将她这

    样淫荡的压在地上,巨大的鸡巴也慢慢地越来越快的抽动起来。

    「嗯……嗯……啊……啊……」老婆小手无力地抓着自己脚踝,脚趾扣扒着

    地,试图作最後的反抗。也不知道是她挣扎的原因,还是菜老板肏干得很大力,

    老婆的丰臀有节奏的向上一挺一挺,「啪吱、啪吱」,美肉很有弹性的颤出一波

    波臀浪,又好像在迎合菜老板的肏干。

    老婆好似不屈的抗争,然而看到她被越压越低的屁股,我知道她已经被肏服

    了。最後老婆紧扒地面的脚趾也放弃抵抗,被肏得离开地面,随着屁股一上一上

    的上下弹动,脚尖、高跟鞋,「嗒嗒」的合着被肏的节奏敲击地面。

    老婆的小腰韧性很强,屁股弹性十足,所以被菜老板肏得一颠一颠,而菜老

    板却能藉着老婆的力度,更大力、更狠却更不费力的肏得老婆哇哇叫:「啊……

    啊……我是公共厕所……哇!肏死我了!啊……我是公共厕所……」

    从我这个方向看,感觉更加刺激:我老婆就好像成了一个肉垫子、肉凳子,

    被菜老板坐在上面,压得「凳子」不堪负荷「噗哧、噗哧」的响,好像随时要被

    坐坏似的。又好像老婆是一匹渐渐被降服的战马,被骄傲的大将军骑跨着驰骋,

    而战马不时地发出臣服的鸣叫。

    更可恶的是,菜老板还嫌这样的肏干不够过瘾,有时还跳起来,让自己沈重

    的身体带着重力加速度,从上而下重重的肏在我心爱的老婆身上,每当这时老婆

    都不免「啊」的重重的闷哼一声,表示被肏得服服贴贴。

    也许老婆就是被这样每隔十来下的一次重击才被肏得慢慢屈服,最後变得自

    己手腕拿着双腿将自己的骚屄完全开放,迎接对方沈重的干弄,像一个性玩具一

    样,任由对方蹂躏,变着花样肏她、干她!

    菜老板肏了上百下,又快速抽出鸡巴,塞进老婆的屄洞,以同样的方式再次

    肏干。这样的老婆真的很像弹簧座椅,富有弹力的小腰和屁股将菜老板重肏下来

    的大屁股弹起,又被再重肏回来的屁股压弯,再弹起、再压弯……如此反覆,我

    很怕老婆的腰被他肏折了,可是又兴奋、无奈的看着。

    老婆还「嗯嗯呀呀」着,不停地发出「我是公共厕所」、「我欠肏」之类的

    呻吟声。从老婆不时鼓胀的小腹看,我很容易猜到老婆的屄洞被干得很深入,可

    以想像菜老板的大龟头一定已经肏进了老婆温暖的子宫中,而且深深的插入,直

    干到底,老婆被干得既辛苦又享受。

    又肏了百十下,菜老板再次将鸡巴肏回屁眼里,狠干了百十下,将油光光、

    臭哄哄的鸡巴一压,龟头顶在老婆的小嘴上,老婆嗯咛一声,张开樱桃小嘴,菜

    老板的大鸡巴使劲一顶,在老婆「呜呜」的悲鸣中一插到底。

    我真不敢相信,我很爱乾净的老婆会有这样的表现,她经常说我的鸡巴骚,

    不肯碰一下,更别说插她的小嘴。可是先不说菜老板的臭鸡巴已不知道几天没洗

    了,就刚才还肏过她的屁眼,我老婆竟然不嫌脏了,被这根脏臭的大鸡巴肏得口

    水直流,一点也不拒绝,好像这根鸡巴很美味一样。干,好贱!

    菜老板美美的干了上百下,又抽出来,再次干她的骚屄,然後鸡巴就不停在

    屁眼、小嘴、骚屄之间来回地肏干,每干百十下就换一个洞轮着玩,想干哪个洞

    就干哪个洞。

    菜老板越干越快,干了上千下,最後鸡巴在我老婆的屄洞中飞快的抽送,干

    得老婆水花四溅,老婆更加淫贱的大幅度扭动屁股。突然她「啊呀」一声,美腿

    蹬得直直的,脚趾紧扣地面,小蛮腰努力上挺,想要将自己的身体顶高。而菜老

    板也感觉到了身下美人儿的反应,跳将起来,大鸡巴挟着体重狠肏而下,而他整

    个人双脚离空,踩在我老婆的腿弯处。

    我老婆显然已到了极致,韧性有力的身躯将菜老板一百八十斤的身体顶在空

    中,这样菜老板的巨大鸡巴便无比深入的插在老婆的子宫中。老婆的阴道开始发

    出剧烈的收缩,每收缩一下,老婆的屄洞就喷溅一次水花,美腿、屁股、身体好

    似打摆子一样颤动,每颤一下,屁股就降低一分,挨向脸,老婆好像一匹不屈服

    的马儿,努力地挺着。

    但是菜老板猛然一抽鸡巴,又飞快地肏下,狠肏进老婆的屁眼,这就好像压

    倒天平的最後一根稻草,老婆「哇呀」一声,混着哭泣、痛苦、屈辱的悲鸣,大

    屁股被肏得重重的跌落,小腹紧贴着自己的脸儿,小嘴、屄洞、屁眼依次排列。

    大鸡巴在屁眼中「咕咕」的射精,老婆知道,自己被肏服也,彻底地服了。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以後将是菜老板的玩具了,声音也由大声的悲呼,变成低声的

    屈服的抽泣,菜老板却一下将大鸡巴插进老婆的嘴里,让她只能「呜呜」的无声

    接受。最後菜老板抽出鸡巴,在我妻子的俏脸、秀发、屁股上飞溅精液,她只能

    默默地流泪接受。

    当菜老板射完精,将依然有些硬硬的鸡巴插回老婆的骚屄,大屁股坐在她的

    脸上时,她没有任何反抗,好似屈服的奴隶。而菜老板坐在她身上好似回味征服

    身下少妇的胜利喜悦,不时用大手抽打少妇弹手的臀瓣,直到鸡巴软下才离开。

    不过他却一脚将大臭脚丫子踏在老婆的阴部,前面脚趾抠进老婆的淫洞中,

    後面脚後跟踩在老婆的脸上,像战胜对手的威风的大将军一样践踏着敌人高贵的

    头颅,穿着衣服。而老婆像所有失败的战败者一样,屈辱的默默地接受着一切,

    再也没有丝毫反抗。

    穿完衣服,菜老板竟然从旁边拿起一个架着的工作中的摄像机,天!刚才的

    一起竟然都被录下来了!我的心乱糟糟的,不知该怎麽办。

    见他对着老婆的脸作特写拍摄,我知道他们要结束了,赶快怀着纷乱的心情

    悄悄的退走。临走前,我听见菜老板说:「骚货,笑一个,让你的王八老公以後

    看到这录影时,知道老子是怎麽肏服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