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总坐在诺大的办公桌後,桌前各部门的主管正在进行每日例行的报告,这

    名体态痴肥,年近半百的中年男子却很明显没在搭理他们说的话,此时如果有人

    走到桌旁就会发现,在桌子底下一名半跪趴在他腿中央的媚态的女子,正大张着

    红艳的小嘴努力的吞吐纳那丑陋肥大的肉棒,近看这名穿着秘书装扮的女子,此

    时衬衫的领口大开,大半的酥胸早已暴露在外头,而下身的窄裙卷至腰部,电动

    阳具正滋滋滋的插在她得肉洞?转动,女人一边舔弄李总的鸡巴,一边难耐的用

    手搓揉着自己的奶子。

    在报告结束衆人陆续退出办公室,门甚至还未闭上,李总就迫不及待的将女

    子抱坐在办公桌上,「啵」的一声,被拉出的电动阳具黏着一丝一丝的淫液,掉

    在地上尤自的转动着,女人瞬间感觉身下的空虚,双腿难耐的紧靠着,好似想获

    得一些慰藉,李总见此狠狠的掐着她奶子说道「夹这麽紧是不欢迎我进去吗?」

    「不……不是的主人……」女人赶紧大张着双腿,双手尽最大的力气拉开

    自己的两边的阴唇,泛滥的淫液从穴内牵丝的滴在办公桌上。

    「请主人狠狠的插进小母狗淫荡的骚逼,她好想念主人的大鸡巴啊!!」,

    此时可以看到阴部的特写,在经过特殊除毛处理的光裸耻丘上,有一行英文刺青,

    写着「FUCKME」。

    如果不说恐怕根本没有人相信这名大开双腿欢迎男人操的淫荡女人,在半年

    前还是一名刚由大学毕业的清纯处女。

    (一)破处

    李总好色成性又有钱有势,一生奸淫过的女子不计其数,但他最爱的,还是

    享受一名处女在他的调教下变成荡荡贱货的过程。要不,当初刚从大学毕业毫无

    社会经验的郁儿,怎麽可能会被这样的大公司录用呢?因爲李总看的根本就不是

    学历,而是透过徵信详细调查过她身家背景和大学经历,确认她是一名未有人开

    苞过的处女,并且家境平凡,就算不依从想对他提告,也根本无法斗的过财势雄

    厚的他。

    在应徵上这份工作没多久後,李总应邀参加一场开幕酒会,而郁儿则以随行

    秘书的身分出席,合身的礼服贴合完整的勾勒出年轻娇媚的胴体,在酒会上免不

    了被在场衆多的色老头藉敬酒之名调戏了一番,基於社交礼仪的关系郁儿因此喝

    下了不少的酒。郁儿面色潮红,原本就不好的酒量早就让脑袋变得昏昏沈沈,此

    时李总贴心的递上一瓶解酒液,她毫无戒备的喝下去之後就不省人事了。

    当郁儿晃了晃昏沈的脑袋转醒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被下了药

    的身子酥软无力,全身的礼服早已被扒光而赤裸着,下体有种湿湿糊糊的感觉,

    李总肥胖的身躯此时正压在她的身上令她几乎喘不过气来,而李总的恶心的嘴正

    津津有味的含着他的娇乳,像吸奶一般啧啧的吸舔着,突然意识即将面临什麽的

    恐惧,让郁儿拼了命的想推开身上恶心的肥猪,无奈浑身的力气像被抽光似的,

    推着男人的手不像抗拒反而好像在跟爱人撒娇。

    「啊——你终於醒了吗」埋在胸前的肥猪擡起头开心的问到,变态的李总并没

    有趁郁儿昏迷时破了她的身,而是一遍又一遍的舔遍他全身每一寸肌肤和肉缝,

    虽然郁儿当时没有意识,但敏感的身子在李总发掘她身上每一个性感时都忠实的

    做出诚实的反应,屁股上湿热黏糊的感觉,是刚刚在李总的舔弄下高潮流出的淫

    液,混合着李总的口水。

    「呵呵,太棒了,是个不可多得的敏感身子呢——」李总的手指倏的插入郁儿

    穴内勾弄,然後带起满是淫液的手指举到她眼前,「啧啧,还是处女就可以被搞

    得这麽湿,之後还得了」他存心羞辱这女人,把中指和食指插入郁儿的口中像交

    媾那般抽插了起来,「尝尝自己出産的花蜜,怎麽?味道挺不错的吧」未经人事

    的女人哪堪这样的调戏?

    「住手!住手啊……唔……」嘴被塞住,只能用眼睛恶狠狠的瞪视着李

    总,李总欣赏着女人怨恨,恐惧,惊慌,还带着被自己挑起的一丝丝情欲混合的

    眼神,哈哈,果然还是要醒着才好玩啊,等等就让你亲眼见证自己处女被干破的

    宝贵瞬间吧。

    他把早已翘的老高的肉棒举到郁儿眼前

    「好好舔舔我的宝贝,向你未来的主人打声招呼吧——」郁儿看着眼前丑陋的

    肉棒,粗大的肉棍上一条一条的经脉突起着,等等这恶心的东西就要插到我的体

    内!?原本还倔强的眼神流露出恐惧,「姆……唔……」死闭着不愿打开的双

    唇,却好像在亲吻似的膜拜着巨物的龟头,李总见此也不焦急,状似可惜的摇了

    摇头,「既然如此,就让你下面的小嘴先尝尝鸡巴的滋味吧」

    「什……什麽……不要啊!!!!」此时李总把棉被叠起放在筱涵的

    腰下,大腿被拉起挂在李总的肩上,女人羞耻的地方就这样高高的被擡起,一览

    无遗的暴露在灯光下,而从郁儿仰躺着的角度,将可以清楚的看到肉棒如何进到

    自己花径,「好好的看着啊」最无耻的是此刻架在床边的摄影机,准备将自己破

    处的那刻忠实的记录下来,而自己虚软无力的身体根本无力阻挡。

    此刻肉棒的前端已经蠢蠢欲动的摩擦在花径的外缘,准备随时的突入,郁儿

    手摀着自己的脸别过头哭了起来,此时男人粗厚的掌突然掐在郁儿抖动的奶子上,

    手指毫不怜香惜玉的掐捏转动着敏感的奶头,指甲甚至恶狠狠的插进奶头拉起,

    郁儿吃痛的哀叫出声,「不……不要……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吧…」但求饶

    的话语只是更增加李总此刻的兽虐和征服的快感。

    「给我好好的看着我怎麽干进你的骚穴,不然下辈子就准备做个没有奶头的

    女人吧!」此时乳晕上指甲插掐的地方好几处已经流出血来,女人怎麽经得起这

    样的折腾「痛……痛啊……」「唔…好……我看……我看啊…放过

    我吧……呜呜……」「这才乖啊—— 刚刚乖乖听话就不用受这种痛了不是?」刚

    刚还很凶狠的手,此时指腹轻柔的按压旋转着上一刻才狠狠蹂躏的乳尖,但转压

    到受伤的地方时仍让女人痛的一抖一抖着,但再也不敢反驳。

    两人的交合处,郁儿恐惧的看着硕大的龟头挤开花唇慢慢的深入,敏感的肉

    体强烈感受到异物一点一点的入侵。李总不只奸淫她的身体也不断奸淫着她的内

    心。当尖端抵上一片象徵处女的薄膜时,李总扬起一丝恶心的笑容,又缓缓的往

    後退,像在助跑一样,当肉棒快掉出花径时,「噗」的一声一举突刺到深处,郁

    儿痛的尖叫出声,「痛!!!!!!!!!痛……不要啊」,不断踢打的身子再

    度被压住,「紧!!!真紧啊,年轻处女的嫩穴就是不一样,啊哈哈哈哈——」

    郁儿死心的瘫软着失去清白的身子,心?不断盼望身上的肥猪可以赶紧结束

    这场奸淫。但李总怎麽可能这麽简单就放过她?「呵呵——我怎麽好意思自己爽呢?

    小郁儿等等我——马上就让你尝尝极致高潮的滋味,包准你爽的以後都离不开我的

    大鸡巴。」顶在子宫口的肉棒一动也不动,剧烈的疼痛感过後,肿胀充实的深处

    渐渐带出一丝奇异的感觉,郁儿不安的动了一下身子。

    李总知道时候到了,开始抽动起肉棒,每次都退到花径口,再重重的压回花

    心深处,就这样维持规律缓慢的抽插,同时在花径左右戳刺,只要感觉某点郁儿

    的反应特别剧烈,就特别加重那点的攻势,同时低下头去舔吻着郁儿的乳尖,舌

    头不断延着乳晕画圈,刚刚被撕扯破皮的伤口,敏感的感受到李总湿热的舌头舔

    弄的触感,初次承欢的郁儿哪堪李总这久经花丛的玩弄?

    「噫……呃……!!」即使强忍着不愿叫出声,但身下泊泊冒出的淫液却自

    动爲肉棒做出最好的润滑。

    李总舒爽的感受穴肉的蠕动,突然毫无预警的咬拉起郁儿的乳尖,郁儿的身

    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浑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被干到高潮喷出的阴精一股一

    股的洒在龟头上面,穴内蠕动着的软肉越夹越紧,「干……太爽了!!」原本还

    有技巧的移动的肉棒开始急促的抽插着,然後在最後一次深深的撞击後,死死的

    抵在花心上,龟头的前端有规律的律动着,「啊……怀上我的孩子吧!!」

    「不!!……不要啊!!!!!!呜呜呜呜……」在郁儿惊恐的发

    现李总想干嘛时,已经来不及了,亿万个精子就这样冲入肆意强奸着她的子宫和

    阴道的每一个角落。

    男人恶心的嘴吻向郁儿早已被干的失神而半开的嘴巴,舌头和舌头激烈的交

    缠着,互相吞吐着彼此的唾液。「小美人,第一次的处女,第一次的内射,被鸡

    巴搞到第一次的高潮我都不客气的收下啰,要好好记着我鸡巴的形状和滋味啊!!」

    爽完之後李总的手满足的环在女人腰侧,痴肥的肚子整个贴在女人腰上,射

    经过後疲软的阳具被拉出体外,上头满是彼此的淫液还有丝丝的处女血沾染着。

    「明天之後搬到我这?吧,内衣裤什麽的也不需要带了,准备当个随时让人插的

    骚母狗吧」「……」「要敢不听我的话……不知道你爸妈看到

    他们淫荡女儿被夺去处女,还被搞到高潮的录影带,脸上会有怎麽样的表情啊?」

    阴沈着脸的李总威胁的说道。「…恶……呕呕!!」郁儿根本什麽话也不敢反

    驳,夺走她童贞的肥胖身子还紧紧贴在她身後,她心中充满了厌恶恶心的情绪,

    但更害怕这个好像失去控制的身子,自己的身体再也不是自己的,而是变成李总

    的所有物,一个任人玩弄的物品!!种种情绪让她开始失控的干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