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口陈永懿挺着胯下的巨龙对着被他绑在床上的陈宝茵说。

    陈宝茵掘强地别开脸,嘴角紧紧地闭合着,双眼泪光闪闪.但仍然死死忍着不让它流下,她跟永懿是同班的同学,刚开学时就幸运地安排成为邻座,陈宝茵外表清纯甜美,常把头发紮成一条马尾的样子犹如邻家女孩,陈永懿样貌俊朗,笑的时候嘴角微微翘起看上去有点坏坏的感觉。

    由於男的俊俏,女的貌美,所以很自然地被对方吸引了,於是男女之间应做的大部分也做了,但宝茵始终也保留最後的防线,任永懿怎麽哄和求也未能打破最後一层隔膜,最後为了此事吵架数星期互相不理对方,於是他便狠下决定於她十八岁生日当天连哄带骗她到酒店庆祝,然後趁她去厕所的时候把预先准备好磨成粉末的安眠药加在她饮品中,然後一切顺利成章的进行着。

    贱人你不张也罢,等一会我要你在我胯下婉转承欢,嘿嘿,现在先玩一些小游戏吧。

    放开我,陈永懿我想不到你是这样卑鄙下流的人,枉我对你一片痴心我真的瞎了眼,你立即放了我否则到时候我报警你就後悔莫及。

    哈哈,你如果真的是对我一片痴心就不会任我苦苦哀求也不跟我上床吧,一边说着永懿一边拿出一些东西。

    当宝茵看到他手上的东西时面容不禁露出了恐惧和羞涩,你…你想怎样啊。

    原来永懿拿了一支电动的假阳具出来,你说呢,嘿嘿。

    然後退到她的双腿之间,她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蕾丝短裙还加了一对黑色丝袜,而上身则是V领的低胸背心和一件小外套,可以由领口看到一条深深的乳沟。

    然後在她惊恐中双手快速伸入她的裙子中脱下丝袜连内裤,她的阴部立刻暴露无遗。

    啊…不…不要看。

    永懿失神的看着她光溜溜连一条阴毛也没有的阴部,canovel.com而中间则是两片粉红色肉瓣紧紧闭合形成一条肉线,永懿大喜想不到遇到传说中的白虎,心中非常亢奋胯下的巨龙也狰狞的挺立着。

    永懿不管她的叫骂,拿着她哪条里面中间位置沾上了一丝透明液体的内裤在嗅,这就是处女的味道吗?

    他陶醉的自问着,宝茵看到他竟然拿着自己的内裤在嗅,她不禁骂你这个变态,放开我,我一定会报警把你绳之於法的,我一定..唔唔…唔..唔..唔。

    永懿不想听到她不断的叫骂声,於是把她的内裤硬塞入她口中,嘿嘿,贱人让你试试这个玩具。

    然後在她愤怒的眼神中把电动阳具放到她阴部开动着。

    这个电动阳具龟头上刻着螺丝纹,阳具身布满凸起的胶粒,而且有震动的功能,强度分大中小,他直接调到最大强度然後上下不断的来回摩擦着她的阴唇。

    起初她还狠狠地瞪着他,但经过5分钟後她眼神开始迷离,身子也不停扭动,丰满的胸部也不停的上下起伏,呜..呜…呜呜…由她口中时常传出。

    哈哈,贱人,怎样啊,是不是很爽啊,要不要更爽的呢!;

    呜…呜…嗯…嗯…,

    然後永懿便加快上下磨擦的速度,嗯..嗯..呜…呜…未经人事的宝茵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呢!於是她下身不断的扭动着双脚高高的翘起,然後阴唇不停蠕动。

    永懿知道她就高潮了於是快速拿起手机,她身躯最後不停地抽搐然後从两片肉瓣中喷出了一股股的阴精足足持续约十多秒,他也及时将这个难得一见的奇境拍下,因他已在暗位设置了摄影机。

    哈哈,贱人你被人玩弄都会高潮的真是外表纯情,内里淫荡啊.永懿拔开塞在她口中的内裤嘲笑道。

    你…你…我才不是淫荡.是你…是你弄的,说着说着突然低下头啜泣起来。

    是我令你人生第一次高潮对不对,哈哈,他笑着说。

    好片共享:18岁女学生做爱怕丑自拍 | 趁大奶妹睡得正熟, 慢慢地「炮制」她! | 喝下特制橙汁的女生们 | 影片由飞机AV(dfjav.com)提供

    这一刻宝茵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被他玩弄但也高潮而羞耻所以大哭起来。

    永懿看着被自己玩弄到高潮而大哭的宝茵心里一点内疚也没有,反而从玩弄中得到极大的快感,他没有理会便双手抓她的一双小腿迅速地分开。

    啊…你要干什麽,放开我,放开我她惊慌地叫。

    嘿嘿,放开你,好…难啊!然後快速趴在她哪光滑无暇的嫩鲍上狂吻。

    啊…不..不要…停啊…停手啊,她刚才还处於高潮的余韵中哪里受得起这样的剌激,身躯像触电般颤动,口中开始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啊..啊..嗯..啊…嗯..不..不要,

    哈哈,怎样啊,小荡女是不是很爽啊,永懿舌头防如摩打般上下磨擦着她泛滥的淫穴。嘿嘿,小荡女你的蜜汁味道不错啊。

    宝茵听到後羞得怒骂,你无耻,下流的色胚,不要脸。

    哈哈,我还有更无耻的,然後便跨坐在她的小腹上。

    啊…走开..你想..想干什麽啊..她愤怒的问。

    永懿没有理会她,眼睛目不转晴的盯着她的胸部,她虽然已十八岁但样子彷佛十六岁的小女孩,而最吸引他永懿的是她一对被衣服包着的巨乳,简直是天使的脸孔,魔鬼的身材,当真无愧的童颜巨乳!

    永懿嘴角微微的翘起,用淫糜的声音问道淫娃知不知道什麽叫乳交啊!

    她听到他问出这样的问题,胸部不断的起伏着我不知道,别坐着我,走开,

    不要紧.我马上示范给你看,但要你的配合。

    宝茵听到他说要自己的配合心知不妙了,我不会配合你的别痴心妄想,快放开我。

    哦,你不配合我唯有辛苦些自己动手吧!嘿嘿。

    永懿双手迅速伸到她领口边,然後暴暴一扯,嘶的一声背心立即被撕破了露出了内里前扣式的黑色文胸,然後他单手用力一扯文胸应声而断,随即一对巨大异常坚挺的巨乳弹了出来晃下晃下的,而中间位置则是淡褐色的乳晕包着粉红色的乳头,刚刚他的动作只是一瞬间,宝茵还没反应来文胸就被他强行扯了下来。

    啊,不…你..不要看,然後双手不断挣紮想掩着自己的酥胸,但因双手被绑的原故挣紮只是徒劳无功。

    永懿再也控制不住了,双手用力的在双乳捏和搓着,完全不怜香惜玉。

    啊…痛..好痛啊,停手啊…求你…求你停手啊,永懿没有理会听到她的哀求反而更有快感力度亦加大了。

    呜…呜..痛…好痛啊..求你…快点停手。

    然後他一边捏着,嘴巴一边吻向另一边胸部,舌头不断在乳头上来回磨擦,宝茵在这样的刺激下乳头已硬起。

    嘿嘿,口里说不要,但身体却想要,永懿含着她的乳头,牙齿有时轻咬数下而另一边手指也夹着乳头偶然轻捏偶然拉长。

    宝茵两个乳头同时受袭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刺激,同时感到蜜穴一股液体流出,於是双脚死死夹紧面颊泛红微微喘气,永懿见此心知她又要高潮了。

    於是一只手改伸向她嫩穴然後手指快速的震动着。

    啊..嗯嗯..啊..快..停手..我..求求你快停手。

    永懿不理会反而加快速度,宝茵终於忍不住双脚颤抖,一股液体从她淫穴喷出然後整个人虚脱似的。

    哈哈,淫娃,现在我教你什麽叫乳交,等一会再教你什麽叫肛交。

    嘿嘿,然後在她惊慌的眼神把下身已经肿得无比巨大的阴茎放在她双乳中然後双手用力把她的巨乳向内挤压。

    永懿立即感觉到一种软滑幼嫩的感觉包围下体,吼…好爽啊!

    然後腰部前後的抽插着双手也打圈似的揉着她的巨乳,宝茵双目无神目光迷惘,经历两次的高潮她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了,连他在自己胸部上进行着抽插运动,她心里也不太抗拒了,但面上没有好脸色给他,气鼓鼓的别开脸口中微微喘着。

    永懿诧异的看着突然静了下来的她,他也没有多想,於是在抽插一会後微微喘着气。

    嘿嘿,怎样啊,刚刚是不是很爽啊连续两次高潮整张床褥也被你的淫水喷湿了宝茵听到他的嘲笑後双眼狠狠的瞪着他。

    你享受哪麽久现在轮到我了然後在她不解的眼神把胯下的肉棒挺向她的面前,宝茵当然知道他的意思,但嘴巴紧紧的闭起俏脸也别开一副你想也别想的姿态。

    永懿早就预料到她会这样,嘿嘿,小淫娃想跟我斗你还嫩了点就像你的嫩鲍一样,哈哈。

    宝茵听到他取笑自己不禁气愤的哼了一声,永懿视若无睹,一手用力捏着她的下颚然後腰部向前一挺狰狞的肉棒便贴在她迷人的红唇上,但她嘴巴仍紧闭着於是他另一只手伸向她酥胸上然後大力朝着乳头一扭。

    啊..痛啊..唔..唔..嗯嗯。

    永懿趁她吃痛时把肉棒迅速插入她口中,立刻一种湿润温暖的感觉从下身传到脑中,舒服到差一点就射了。

    口中突然被巨物插入她立即感到呼吸困难,而且有种窒息的感觉,她原本想狠狠地咬下去但听到他的说话便放弃这个念头了。

    给我好好的吹如果你敢咬我的话,我就将你高潮时的裸照放上网让所有人欣赏你高潮的丑态,哈哈

    宝茵听到他竟然将自己高潮时的丑态拍下心中感到一阵恐惧面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嘿嘿,你放心只要乖乖地听我的说话服侍得我舒舒服服我就不把它放上网。

    然後便解开她被绑着的四肢,她唯有带着委屈慢慢地服侍口中的巨物。

    对..无错,就是这样,要用舌头在龟头上慢慢打圈和滑动着,嘶…注意牙齿不要咬到,要像舔冰淇淋般舔着龟头然後手要握着上下套弄,他细心的教导着。

    宝茵听着他的教导慢慢地由生涩变到熟练,於是永懿站了起来命令她跪在面前,然後握着自己的巨龙磨擦她已硬起的乳头。

    嗯…嗯…嗯…她呻吟着。

    永懿龟头也传来一阵快感,一会後他命令她夹紧胸部,於是她无奈地双手捧着骄人的巨乳向内夹紧,他俯瞰着这条出现的巨大深沟。

    乖啊,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宝茵用幽怨的眼神仰视他。

    嘿嘿,永懿双脚微开把留着透明液体的肉棒插在她条乳沟中,然後一边抽插一边对她说伸出舌头舔我龟头

    於是他便享受着小香舌带来的湿润和异常有弹性的巨乳磨擦,简直令他欲罢不能,不知不觉抽插的速度加快了,呼吸也变得急速,吼,的一声从永懿口中传出,跟随着一声,啊..从宝茵口中发出。

    然後永懿把她推在床上,迅速扑上去两脚跨坐在她脖子两侧然後双手捧着她的头在她惊恐的眼神,巨大的阳具插入她口中。

    呜..呜…呜呜…从她鼻中传出,他腰部如摩打般前後抽插根本没有给她休息的时间,只听到她不断传出呜…呜….嗯..呜..嗯..嗯的声音。

    她眼睛微红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他更加有快感更加想尽情欺负她,看着沾上了口水的阳具在她小嘴中不断出入,还发出啧啧…啧啧的水声,他感到自己呼吸越来越急,然後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最後阳具不断颤动,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她口中。

    宝茵感到他阳具不断颤动,知道他就快射精,於是她挣紮想吐出口中的巨物,但他岂会如她所愿双手死死的捉着她的头足足射了约十秒他才放开。

    宝茵满脸通红,不停地喘着大气双眼愤怒的瞪着他,刚才大部分的精液都被逼吞下但仍然有一小部分从她嘴角流出。

    永懿望着她外表稚嫩但配合着嘴角的白色液体真是非常淫荡诱人,胯下的肉棒也再次笔直的挺立着。

    哈哈,小淫娃,怎样啊,哥哥的精液是不是美味非常呢!

    她死死的瞪着他说哼,恶心死了,你个坏蛋竟然逼人家吃这恶心的东西。

    她未发觉自己的语气好像在撒娇,由当初被逼到现在被他强行口爆都已经慢慢接受了,只是怪他不理自己的挣紮强行口爆而埋怨,意思好像一早提前跟她说就可以呢!

    哈哈,什麽恶心的东西啊,里面有丰富的蛋白质多吃无妨,嘿嘿,然後把仍沾满着口水和精液的阳具移向她嘴边。

    宝茵听到他的歪论後白了他一眼说色胚,但却没有拒绝便膻口微张把他的巨物吞下。

    永懿听到她犹如撒娇的语气心中大喜知道她已不抗拒自己了,於是又落力的在她小嘴抽插着。

    十分钟後,永懿的大肉棒龙精虎猛的矗立着。然後他示意宝茵躺下,挑逗了这麽久终於要进入戏肉了,期待已久的破处大计要来临。

    宝茵心情十分紧张,终於到了这个时刻了,她跟永懿只差这一步未做,她并不是不想给他,只是听朋友说第一次破处的痛楚不比分娩小。於是她弱小的心灵便害怕了。

    看着她身体不停颤抖,双腿也十分僵硬,永懿也头痛了,心道:等一会要插入的时候如果她拼命的反抗怎样办呢。

    唯有这麽吧!於是永懿再次把紧张到发呆的她绑起来。

    啊,你干麻啊,宝茵惊慌地问。

    嘿嘿,还是这样比较有情趣呢!他半真半假的说。

    退到她身下分开如白玉通透的一双美腿,沾一些口水分别涂在自己的龟头和她的小穴上。

    宝茵,放松点,不要怕,他温柔的轻声说。

    嗯她点头说。

    扶着大肉棒在她肉线上下磨擦着,腰部慢慢挺进,当整个龟头插破哪薄薄的膜进入无比紧窄湿润的肉道时。

    啊……好…..好痛啊!停…..求你快停下来。宝茵把头摇得海浪似的哭求道。

    永懿也停下来,一边吻着她流下的泪水,一边抚摸她脸蛋温柔地说乖,宝贝,忍一忍就好了。

    宝茵依然在抽泣着,身体轻轻的颤抖,美眸看向他在心道:听到自己的痛哭声没有继续硬干自己,他是爱自己的。

    当适应了一会後,宝茵也停止抽泣了,只是哪一瞬间痛不堪言,过後只觉得阴道传来胀胀的感觉,有种期待想被完全填满的欲望。

    永懿看见她好像适应了自己的大肉棒,於是便再继续挺入着。心道:这条真是一条狭窄紧小的通道啊!每一下也挺步难奸啊! (注,原句举步维艰)

    喔……嗯…….轻微的呻吟声从她口中传出。

    啊…..好紧啊…宝茵你的小穴好紧啊永懿慢慢地抽插着。

    啊…啊…嗯…..嗯…..她膻口微张呻吟着。

    她的阴道分泌出大量的爱液滋润着,永懿也慢慢地加快了抽插速度,然後开始在想着应该用什麽式干她呢?

    宝茵,你喜欢用什麽式啊?

    她正享受着痛楚後的快感,一时听不清楚他问什麽,於是便答我喜欢自由式啊!

    自由式?有这种姿势吗?他惘然地想着,突然三条黑线在他额头上浮现,嘴角抽搐地笑着。

    哈哈,笑死我了他停下来捂着腹部说。

    宝茵不解地看着停下来大笑的他,目光询问着。

    哥哥我问你做爱喜欢用什麽式,即是什麽姿势啊!不是问你喜欢游什麽式啊!永懿解开她嘴角翘起调笑着。

    啊…人家…还是….还是第一次,怎知道什麽式。她脸蛋红得似艳阳说。

    哈哈,我知道,但也被你逗笑了,真是可爱死了!

    不…不许笑…不许笑,咬死你这个坏蛋宝茵站起来扑向他说。

    啊…..好痛她忘记自己刚刚被破瓜,这一站便触动了伤处而令她跌扑入他怀中。

    一道淡红的血液从宝茵大腿内侧除除流下,在床单上璇放出美丽的图案,永懿看着这神圣而贞洁的象徵,心里十分的自豪,这是由自己把她从少女变成女人的一刻呢。

    哈哈,宝茵老婆,怎麽急投怀送抱呢!永懿抚摸着她後背爱意绵绵说。

    都是…都是你干的,还取笑人家,咬死你这个坏蛋。

    嘶…..老….老婆大人,我不敢了,口下留情啊!

    宝茵狠狠地咬着他乳头说活该,看你以後还敢欺负我不,哼。

    永懿流着冷汗心里想着:她是不是属狗的,等一会一定要把她当母狗从後狠狠的干她。幸好刚刚干她小咀时没有来一下,否则自己以後的性福生活就泡汤了。

    经过这一轮的插曲,两人的感情也升温了。

    还痛吗

    不太痛了

    哪我们继续干人生大事吧

    宝茵白了他一眼道嗯

    捉着她双手腕压在床上,一手揉着她的一团软肉,一口含着她的乳头在口中吞吐着,时而吸啜,时而轻咬。报回刚刚被她咬到菸青的乳头,礼尚往来麻。下身也再次插入嫩穴,由慢而快六浅一深的快速干着。

    嗯….嗯….慢点…嗯……..

    嘶……啊…..好紧啊,处女的穴就是好干,紧紧的吸纳实肉棒,啊….爽啊!

    扶着她幼腰,阳具加大力度的干着活塞运动,把她一对巨乳插的上下摇晃着十分吸引眼球。突然想起她刚刚哪句自由式。

    於是把她平放背部朝天,在侧面可以看到两团被压扁的肉球,然後他跪坐她双腿间,双手抓着她双掌向前伸,胯下的肉棒不断上下抽插着,就像策骑似的臀部一上一下升降着。这招应叫什麽式?母狗自游式?骑狗自由式?(大家可以改改)

    嘶…..爽啊…..爽啊…..阳具从她饱满圆润的股间出出入入,把她的肥臀干得臀浪连连,心中慨叹现在的女生发育得未免太好了。

    嗯…嗯…..嗯嗯….嗯

    永懿听着她由始至终都是细细声含蓄的轻吟着,心中的恶趣味来了。

    双脚微蹲,屁股拉弓似的向後倾,双手用力分开她浑圆如玉的两片嫩肉,两双拇指打圈的磨擦着哪紧闭樱红的屁眼,肉棒对准狭小的入口,狠狠的用力一插到底。

    嗯….不….不要碰哪里。啊……….失声的尖叫从她口中传出。

    永懿没有理会继续玩他的,再次拔出肉棒再次深深的插到底,如此这般的数十次。

    啊……….

    啊……….

    啊……….

    哈哈,宝茵老婆,你终於肯大叫出声了,真是悦耳动人呢!永懿含着她的耳垂调笑说。

    你….你这个坏家夥宝茵身体微颤喘着气说。

    哈哈,正所谓男不坏,女不爱呢!这只是刚开始而已。

    将宝茵拉起来让她趴在床上,双手用力把她两片羊脂白玉般的肥臀分开,一条湿润的肉线微开着,诱人的菊花鲜艳欲滴。

    永懿舌头彷似发动机似的,不断撩拨着她嫩穴,由阴蒂到大小阴唇再到阴道口也也舔的淋漓尽致。突然他转移目标舌头直卷屁眼,不停用舌尖在上面磨擦和打着圆,最後用舌尖狠狠的用力向前一顶。

    啊….不…不行,哪里好….好脏的。

    嘿嘿,宝茵宝贝,没关系让我舔乾净就不会脏了。

    啊…..别…不行….不要啊

    不行也得行,不要也得要

    永懿发觉刚刚舔她屁眼的时候,她说不要但是却把屁眼往自己嘴里塞,而且肥臀还不觉的上下配合着我的磨擦,她说的不要不行根本就是表里不一,如果可以把大肉棒狠狠插进去干,不知是什麽感觉呢?

    提着硕大的龟头在她肉线中拨弄着,把她两边的阴唇撑得鼓鼓胀起,但就是不插进去。

    嗯…啊….嗯….啊.

    永懿双手用力把两片阴唇向内压,龟头在中间继续上下磨擦,就是迟迟不肯进入,然後开口问宝茵,为什麽你的鲍鱼一根毛没没有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你…你会不会觉得奇怪啊!她怯怯的问?

    没有啦,我没觉得奇怪啊

    哪你会不会不喜欢啊?她期待的问?

    我当然不…会不喜欢,我真的好喜欢。

    真…真的吗

    嗯,真的,你想一想如果你嫩穴很多毛,我舔你的时候就像啃杂草一样啊!永懿开解着她说。

    宝茵邹着眉在沈思着,一副疑惑的样子。

    永懿见她还在猜疑着,於是又说你试想一下如果我的大肉棒整根也长满毛,然後要你帮我吹和干你的穴,你会喜欢吗?(我想到也觉得恶心,我接受吾到罗。)

    她立即幻想一根毛茸茸的肉棒要插进自己的嫩穴里。啊…不要…不要…我不要。宝茵头部摇得似波浪般的说。

    永懿看着她给自己恶心的举例吓到花容失色,自己也不禁笑了起来,在心中道:小女孩果然是容易骗,你以为传说中的白虎是随便可以碰到吗?是我捡到宝啊!我疼还来不及,怎样会不喜欢?

    宝茵听後也觉得他说得对啊!自从升到初中接触到性教育後得知女孩进入青春期,阴部是其中会长出毛发地方之一,但每当洗澡时摸到自己哪光滑滑的地方,她便不禁问是自己不正吗?在上游泳课的时候她看见其他的女同学下面也长出了稀疏的毛发,唯独只有自己仍是光滑如玉,所以她换衣物也会进厕格换,因为她不想被人指指点点取笑,这成为了她最大的秘密,成为她心中最大的一条剌。

    但今天听到他开解,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对啊,我干麻要介意他人的眼光啊?我做回自己,何况还有他,还有他认同我,喜欢我就行了,心结往往在一瞬间解开。

    宝茵转过身面露如日出般美的笑容,美眸凝视着他然後扑上前把他推下,双唇主动奉上,热情如烈火。

    永懿看到她露出以往未曾出现的极美笑容,不禁也看痴了。但突然被反推也不禁怔了怔,然後一双娇艳欲滴的嫩唇便吻上来了,他不知自己的几个歪理竟然解开了她长久的心结,否则一定啼笑皆非。

    宝茵疯狂而热情地吻着他,一双巨乳坚挺着,手中扶着肉棒对准自己的嫩穴坐下去,臀部上下动着。

    啊….啊…永懿哥哥….你的肉棒好粗大啊!

    啊…..好深….插得好深啊!

    啊….啊…..啊

    不得不佩服女人变脸的速度,刚刚破处的时候叫得像宰猪一样,现在淫叫得像荡女一样,差别真的是跟她奶子一样大啊!

    永懿闭上双眼享受,在心想:现在角色好像调换了,像是哥哥我在给人强奸啊?

    啊…啊…..干我….用力的干我

    真是不干不成器,永懿返身把她扑在床上,双手把她的一对巨乳按扁,肉棒狠狠地地插入嫩穴。

    好啊,我就狠狠的干死你只小乳牛。

    啧…啧…啧…啧

    啊….啊……啊啊

    真不知道你是吃什麽长大的,年纪轻轻但一双乳房却像小乳牛一样巨大。他肉棒怏速干着说。

    一只手指插入她屁眼震动着,另一只手指摩擦她阴蒂,三管齐下把她玩弄得淫叫连连。

    啊….啊….不….不要弄哪里

    嘿嘿,哪里是哪里啊?

    就是….就是

    好片共享:18岁女学生做爱怕丑自拍 | 趁大奶妹睡得正熟, 慢慢地「炮制」她! | 喝下特制橙汁的女生们 | 影片由飞机AV(dfjav.com)提供

    永懿手指狠狠用力一插说就是哪里啊?

    啊……就是…..就是人家的….屁屁啦宝茵捂着脸说。

    哈,这叫屁眼不叫屁屁永懿笑着说。

    永懿心道:我不但要碰你屁眼,我现在就要干你屁眼,把你所有的第一次都夺去,但有什麽方法令她肛门润滑点呢?嘿嘿,有办法了。

    把她双手反绑在背部,然後在她不解的眼光中把她从後抱起,坚硬笔直的肉棒由下而上深深的插入她无毛的嫩穴上,一下一下的顶着抱去厕所。

    啊…好深

    啊….

    啊….啊

    把她放在厕板上,浑圆饱满的大屁股高高翘起,一对巨乳摇晃倒挂着,双手各自抓紧一个肉球搓揉着,大肉棒在阴道下上下摩擦,突然一下狠插到底,前身向前倾咬着她耳珠说你知道我抱你进厕所干麻?

    啊….啊….不….不知道

    当然是干你啦,但这次要玩肛交,嘿嘿永懿腰部快速抽挤,把她流出的淫水已干成白白的泡沫了。

    肛交?之前他坐在自己的胸上说过这个名词,但哪时自己没有留意,现在细想肛交这个词,肛交难道….难道是…

    啊….不…不要….我不要肛交她不停扭动着屁股说。

    哈哈,不要也要,等一会把你插到欲先欲死。

    啪..啪..啪..啪..永懿腰部前後抽插把她撞得臀浪连连,双手拇指插入她屁眼钻探着。

    啊….啊啊…啊…不…不要弄哪里。

    永懿心情极度亢奋,一想到等一会就要爆她屁眼,肉棒不禁胀大数分,然後加快速度干她已红肿的嫩穴,因他濒临爆发的边缘了。

    啊….啊….不…不….不要

    嘶….啊…..宝茵….啊….我就….我就射了。

    啊………….宝茵。

    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她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

    永懿快速跑到床上拿起刚才的电动假阳具,和自己先前自制好的道具,然後返回厕所看着宝茵此时面红气喘的侧靠在厕所水箱,口中唾液沿着?白的玉颈流到一双巨乳中,高高翘起的屁股也轻微颤抖着,屁眼像呼吸似的吐出白色的液体。

    见到此情景永懿的大阳具又再狰狞的挺立着,快步冲上前把电动阳具插入她的红肿的淫穴中,而屁眼就用自制的道具插入,这道具是用橡胶圈绑住两支牙刷的末端再戴上一个螺旋纹的安全套。

    啊…..啊….好….好痛….求你…停手啊….呜呜她泪流满面求饶说。

    永懿心中的淩虐感又迅速被点燃了,站在宝茵身侧双手抓着她头把巨大的阳具插入她口中。

    扑啧…扑啧….嗯嗯….嗯她不断吞吐发出的声音。

    啊….嘶….啊…他闭上双眼呻吟着。

    永懿腰部快速干她的嘴,部分的口水沿着她嘴角流下,看着她双眼红肿,楚楚楚可怜的样子,在心想道:这只是刚开始而已,等一会还有更激烈的。

    永懿一边抽插,一边把手伸去插在屁眼上的道具,提着牙刷头时而快速震动,时而深深的插入和拔出,而嫩穴的假阳具也发出吱吱声的不断震动,把她的淫穴刺激得流下一片淫水在厕所板上。

    差不多了,来到她身後把插在淫穴的假阳具和屁眼的道具一起迅速拔出来,立即一大一小的肉洞呈现眼前,晶莹剔透的淫液沿着淫穴流下形成一条长长的线,屁眼也不断的闭合着。

    啊…….

    永懿双腿微分,手提着布满青筋的大肉棒在她屁眼外磨擦,慢慢地看着她害怕得颤巍巍的身躯,心中的心情十分兴奋。

    嗯….嗯….不…不要插哪里,我…我给你插穴…求求你她哀求道。

    永懿双眼炽热的微笑说哈哈,放心吧,逐个洞慢慢插,你的所有第一次所有可以插的洞都是我的。

    你…..你….

    我插爆你菊花腰部狠狠用力一挺,龟头立即进入一条比阴道更加紧窄和狭小的峡道,内里的肉壁不断的收缩彷佛想把肉棒压扁似的,异常舒服。

    啊……..好…好肿好痛啊….快…..快住手宝茵声泪俱下的惨叫着。

    他没有理会刚刚肉棒只进入三份二而已,腰部再次用力一插,整根肉棒一插到底腹部紧紧贴着她臀部。

    啊………不…..不要她扭动着小蛮腰痛叫。

    啪….啪….啪….啪….双手抓着她腰肢快速前後干着,不断撞击臀部声音除除发出。

    啊…嘶….啊…..屁眼真的比淫穴紧窄,真他妈的好干啊

    永懿一边喘气一边插着,抬起手掌用力扇向她浑圆肥大的臀部。

    啪…啪…啪….

    啊…..啊…..痛….

    他发觉宝茵受打时,屁眼会随着痛楚而收紧,而且她淫穴中也分沁出大量的淫液。难道她是受虐狂?不会吧?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他双手抬起快速的不断扇打她饱满的肥臀。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

    果然是个淫荡的受虐狂,屁眼愈来愈紧,抽插也变得有点困难,但也异常的紧窄舒服。

    怎样?插屁眼爽不爽,舒不舒服?

    嗯….嗯….才…不爽…不舒服

    嘿嘿,是吗?

    永懿把她抱起双腿M字型张开对着镜子,下身肉棒狠狠由下而上深深插入。

    你看看镜中的自己多麽淫贱,被人插屁眼还一副享受的样子

    没….没有…是你….是你硬要插人家…人家哪里的

    哈哈,难道我叫你洗乾净屁眼让我插,你就会乖乖听话吗?

    讨厌,人家才不会呢!

    我知道啊,所以才硬爆你屁眼,哈哈。

    把她放上洗手盘让她蹲下来,胸部贴着她後背,肉棒在她屁眼上顶着,嘴巴时而吻她颈部,时而舔她耳垂,一手粗暴的把她肉弹搓揉成各种的型状,一手食指无名指插入她肥美淡红的淫穴中。

    啊….嗯……啊…..嗯….

    哈哈,如果被学校里哪些仰慕你的男同学看到你这淫荡不堪的样子不知有什麽想法呢?

    嗯…嗯…都是…都是你这坏家夥弄成的。

    还有更坏的呢腰部用力向上一挺再次谁入哪条峡道,全力狠狠的向上抽插着,手指也加快速度玩弄她的淫穴。

    啊….啊….慢…慢点

    永懿肉棒啪啪,啪啪的进进出出,淫穴也被他手指刺激得淫水狂流,他知道她又要高潮了,於是肉棒和手指每一下也深深插到底,最後肉棒狠狠向上一顶,整根也被吞没,手指狠狠用力一插到底。

    啊…嗯…啊…..不…不要….停手…..停….手…..停……..啊…………

    永懿把她M字型高高的抱起,一道晶莹剔透的液体以抛物线的形状喷射而出把镜子射湿一片。

    宝茵面红气喘,双腿夹紧左右扭动着弱弱的说放….放开我

    放开你干嘛

    人家….人家想…尿…尿

    哈哈,想尿尿就尿啊,我又没有不准你尿尿

    你先放开我,求求你她双腿扭动的速度愈来愈快。

    不行,我帮你好了

    然後抱起她将阴部对着马桶,肉棒从後插她的嫩穴快速抽插着。

    怎样啊,不是要尿尿吗?

    啊…嗯….不…不要插

    哈哈,我没有插我在干,我要把她干到失禁。

    深呼吸一口气,肉棒极速的插她嫩穴,每一下也非常用力的插到底,快速的抽插令到她嫩穴的淫水变成白白泡沫,发出扑啧,扑啧的声音。

    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啊

    宝茵身体颤抖阴部高高的供起,从尿道口激射出一道金黄色的液体,足足持续约十多秒钟,膻口微张不断喘着气,看来她这一泡尿应该也忍了很久了。

    哗,宝茵你容量真是惊人啊,差不多可以媲美水塘了,哈哈。

    她幽怨的白了他一眼说坏蛋

    嘿嘿,我不坏你不喜欢呢!

    然後把她抱回床上,他头靠床背让她趴在自己腰侧,肥臀高高翘起对着他露出了令人无比兴奋的两个肉洞,然後巨龙插入她口中让她吹,在心道:究竟应该玩哪一个好呢?真是苦恼,好吧!两个一起玩就行了。

    伸出中指和拇指同时插入她屁眼和淫穴中。

    啊…….

    啪…..趴着别动,好好吹你的箫,我在帮你做深入的检查。扇了她肥臀一掌说。

    啊…讨厌

    他双手彷似C字调转似的抽插着,入面的感觉湿润而温暖十分舒服,真难想像这?狭小的地方怎样能容纳自己巨大的肉棒,如果硬插进去应该或许可能会好痛吧!真感谢爸妈把我生成男人,可以去插人而不是被人插。

    啊….嗯……啊…..

    啪….啪….继续吹啊,停下来干嘛啊!不想被干了是吗?反手扇了她两掌说。

    一手继续C字型快速抽插着,另外一手伸去抚摸她阴蒂,两穴同时受袭令到她屁眼紧紧的收缩吸吮着中指,反而嫩穴非常的湿润滑溜。

    站起来双脚微曲半蹲在她十肥臀上,挺着发肿的疼痛的肉棒在她两个洞口外磨擦开口问其实你喜欢被插穴还是屁眼

    我…我不知道

    啪…啪…不知道,我看你还是喜欢被爆屁眼多点呢!

    宝茵也不禁在心中想这个问道,插小穴的感觉虽然好,但比插屁眼哪种感觉差了些,如果小穴是湖泊,哪屁眼就是无底深潭,他的坏东西又长又大都可以插小穴插到底了,但屁眼插极也都觉得入面有种未被填满的感觉,空空的痒痒的,有种希望完全被填满的慾望。

    永懿见她在发呆也不理会双手用力分开她屁眼,吐了一些口水在上面,然後捉着她被绑着的双手,胯下的肉棒对准屁眼狠狠地插下。

    啊……痛……

    永懿没有理会全力的抽插着,姿势彷如骑马般的。

    啊….好….好紧啊

    他深深用力用下一插问再问多你一次,喜欢插穴还是屁眼。他停下来问。

    我….我…喜欢被插屁眼她细声说。

    哈哈,我就知道你这个小变态女跟我投其所好都是喜欢走後门的人

    人家…人家没有啦

    哈,没有,到时没有干你屁眼你会很难受呢!

    然後便狠狠的用力插她屁眼,因他也就来爆发了。

    嘶….啊…插死你这个变态女

    啊…好大好粗…..插得好深啊

    啊….嘶…啊…宝茵,我..我就射了。

    啊…永懿….哥哥..我也就高潮了。

    永懿腰部摩打似的极速抽挤着,把她屁眼干出浓浓白色的泡沫流了出来,他喘着大气双眼微红呼吸急速。

    啊…嘶….啊…嘶…宝茵…啊………..

    啊….啊…永懿哥哥….啊……啊…..

    永懿肉棒不停的颤动着,把一股股的精华射进了她屁眼的深处,再迅速拔出肉棒插入她的淫穴中抽插数下,然後看着她屁眼一张一合的吐着精液,和淫穴中流出的精液他非常有满足感,然後倒头大睡了。

    一个小时後。

    在想放弃时他突然看到床头柜上有把剪刀,於是便滚过去想拿它松绑,但这时浴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冲出了一个裹着浴巾头发末端还湿漉漉的女生,她…..竟然是宝茵。

    宝茵快速跑上前夺走剪刀拍着丰满的胸部说幸好没被你这个坏家夥取走

    宝茵,是你绑着我的?

    哼哼,除了我还有谁?

    宝茵老婆,难道你又想要了,想学我刚才哪样?

    哼,谁是你老婆啊,坏家夥。

    当然是你啦,我们都这样了,难道你要对我始乱终弃?

    你…你….呸呸,刚刚你欺负我

    欺负你?没有啊!我见你叫得好爽的。

    你….我..刚刚是在痛叫,你也不停手,把我整个胸部捏得菸青了

    喔,我一时…..被宝茵打断了。

    我让未说完,你今天才….才破了我处就再爆人家…人家的屁眼,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人家现在还痛呢!

    喔,是我的错,但是你太美了我控制不住了,不要怪我呢!

    我也知我太美了,这也不能怪你

    永懿听到她说不能怪自己立即喜出望外,但听到她下一句就不寒而栗。

    对,不关你的事,要怪就怪它宝茵拿着寒光闪闪的剪刀提着永懿哪仍然在睡觉的弟弟说。

    啊….不….不要永懿害怕地说。

    嘻嘻,刚刚我说了多少次不要,你又硬要,怎样啊?现在害怕了

    喔….我….我…..

    宝茵放下剪刀,扑上前坐在他胸上然後双手伸向他面上。

    叫你逼我含你的坏家夥

    叫你逼我吞你的恶心东西

    叫你爆我…爆我…..菊花

    叫你……….

    叫你……….

    永懿脸上迅间十红九紫,转变的速度可以比得上四川变脸,然後苦笑说宝茵老婆,你消了气了吧!可以放了我吗?

    哼,当然还没有消啦,除非你答应我几个条件吧!

    好的,不要说几个,几百个也行

    以後要一心一意对我

    好

    以後不可以逼我干不喜欢的事。

    好

    以後要全听我的话

    好

    以後不可以跟其他女生太过亲热

    好

    以後………

    以後………

    永懿嘴角抽搐,只要她一说他便答应好,终於在许下了N个的条件後,她终於说完了。

    好吧,这次就放过你她弯下身把绳子剪断。

    然後她抬起头便看见永懿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她沿着永懿的目光看下,原来自己刚刚帮他剪绳子的时候浴巾已掉下了,露出两团饱满的肉球。

    啊

    永懿迅间扑上前抓着她一双手按在床上说刚刚捏得我很爽是吗?你不插不成器啊!

    大肉棒再次插入哪令人慾仙慾死的窄道,满屋再次传出淫叫声,新一轮的大战再次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