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烈欢迎读者提供建议喔~)? ?

    ? ?? ???过了一个钟头後,堂主与打手二人组再度回到刑房,高佩慈已经清醒,体力也略微恢复,原本香汗淋漓的性感娇躯已经被大毛巾擦乾了,堂主走到高佩慈身前托起她美丽的脸蛋说道:「小妮子,还不招是吗?你要不要再看你的好闺蜜为了你的铁嘴而受的折磨?」,高佩慈只能眼带绝望的哀求堂主放了她们,但想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 ?? ???很快的,刑房内的萤幕再度显示出黄暐铃和徐沛晴受刑的现场实况,在萤幕中可以看见,徐沛晴正在惨遭黄暐铃稍早也承受过的老虎凳酷刑,徐沛晴那双修长匀称的性感美腿实在是太诱人了,导致一直是该房打手刑讯的重点部位,只见原本笔直的双腿被活生生反折成不符合人体工学的样子,令人看的胆颤心惊。

    ? ?? ???而另外一位好闺蜜,拥有傲人E乳的黄暐铃持续在遭受打手变态虐乳酷刑的折磨,看着堂主嘴角带着淫笑﹐高佩慈不禁开始担心起黄暐铃了,萤幕中,两个打手开始替奶子最大的黄暐铃揉搓乳头,等到敏感的乳头充份胀大之後﹐打手把女人面前的钩子刺进少女娇嫩不已的乳头,钩子因为非常纤细﹐所以伤口并不大﹐但是却异常疼痛﹐黄暐铃立刻惨叫出声。

    ? ?? ???看到闺蜜的乳头被紮入铁钩,高佩慈美目不禁流出两行清泪,但打手无动于衷﹐继续把另一只钩子刺穿过黄暐铃的右边乳头。穿好之後﹐堂主命令手下拉紧绳子﹐让铁环和钩子升高﹐顺带拉起女人的乳头﹐所以黄暐铃不得不垫起脚尖﹐直到再也不可能再移动一寸﹐打手才停止升高绳索,黄暐铃疼痛异常﹐两个乳头被高高拉起﹐感觉几乎要硬生生地离她而去。

    ? ?? ???堂主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而後如法炮制﹐也替徐沛晴的乳头穿过细钩,一时之间刑房充满了痛苦的呻吟声。

    ? ?? ???打手奸笑说﹕「还没开始真正用刑哩﹐就忍不住了,还是赶快求饶﹐让你的闺蜜把秘密全都供出来吧。」黄暐铃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怒骂说﹕「你个死变态﹐以後你不得好死﹗」打手回嘴说﹕「以後我是不是不得好死我不知道﹐但是我晓得你们两位如花似玉的姑娘﹐马上就要生不如死。来人﹐给我用鞭子狠狠地抽﹗」堂主拷打女生的经验丰富﹐早已特别挑选了力大无穷﹑擅长鞭打人犯的打手值班,这回堂主一声令下﹐赤裸着肌肉发达上半身的壮汉们﹐立刻挥动起手中的皮鞭﹐使劲抽打着女犯的全身各处﹐鞭子重重击打肌肤和伴之而来的惨叫声响﹐立刻在刑房里回荡着。黄暐铃被鞭鞑得难以忍受﹐脚尖﹑膝盖慢慢承受不住晕眩不已﹑就要软瘫的身躯。

    ? ?? ???可是乳头被细钩穿过﹑高高吊起﹐即使仅是稍微将脚跟往地面落下一些﹑想要帮忙支撑一下体重﹐也马上传来痛彻心肺的感觉。但是如雨点不停落下的皮鞭﹐抽打在乳房﹑背後﹑大腿和腰肢上﹐不停传来非人的剧痛﹐黄暐铃的忍耐力终於达到极限﹐意识模糊起来﹐缓慢蹲坐下去﹐乳头上的钩子被拉扯到极限﹐终於先有一只乳头脱钩而去﹐黄暐铃高声惨叫﹐疲惫的肉体实在支持不住﹐整个身子往地面跌下去﹐另一只钩子被巨大的力道硬生生地拉直﹐从原先穿过乳头的洞口脱离而去﹐系在铁环上的两个钩子空荡荡地激烈晃动着,黄暐铃摔倒在地﹐立刻昏厥过去。

    ? ?? ???但很快的,打手将已经加以换新的细钩穿透过去﹐然後拉高起来﹐让少女不得不再度踮起脚尖站立,打手头目点了一下头﹐打手立刻继续鞭打,徐沛晴的皮鞭抽打﹐并没有因为黄暐铃的晕厥而稍微暂停,这回黄暐铃的乳头被钩子重新穿过﹐再恢复鞭打之後不久﹐体力好的徐沛晴也挺不住了,於昏倒在地之前﹐也像黄暐铃一样﹐在细钩割破肌肤﹑离开乳头而去的那一刹那﹐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刺耳惨叫﹐就晕死过去,打手头目和打手们依样画葫芦地将徐沛晴用水浇醒﹑乳头也被重新刺进钩子﹐持续用刑。

    ? ?? ???两个钟头很快就过去了﹐可是对於两个受刑的少女而言﹐可说是非常难熬,最先晕倒过去的黄暐铃﹐已经昏厥又被泼醒﹐然後乳头再惨遭穿刺而过了四次﹐徐沛晴也有三回﹐模样很是凄惨。负责鞭打女犯的狱卒们﹐健壮的胸肌上面淌满汗水﹐舞动皮鞭的力道已经减弱,打手头目才吩咐大家停住鞭打。

    ? ?? ???在这将近三个钟头的时间,虽然高佩慈自己没有被施以酷刑,但是看着萤幕中自己的好闺蜜被细钩吊乳、牛皮鞭笞,心里的痛苦程度不输身体,然而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高佩慈实在是爱莫能助,而这也给了堂主及郑寒、汤军三人最好的拷打美少女的机会;郑寒及汤军把高佩慈拖到墙边,提起她的双脚,使她的头朝下,脸朝着墙,把脚踝分别绑在两个相距约一米远的铁环上,然後又抓住她的手腕,拉起她的身体,把少女的手腕也分别与绑住脚踝的铁环绑在一起。完成这一切後,少女的姿势就像「跪」在墙上一样,大腿与地面平行,腹部和胸脯逐渐向上仰起,双臂像燕子一样往後伸展,使得乳峰的曲线极为夸张。

    ? ?? ???这是一种专门为对付女性而发明的捆绑悬吊方法,因为能特别强调女性的身姿特点而颇具情色魅力,这是郑寒和汤军在车臣进修时,当地人教他们如何尽情对女性丰满浑圆的双乳施刑的方法,而眼前的这位少女,既拥有如熟女一般坚挺双峰,又因为刚发育完全少女独有的极富弹性和较熟女而言略微结实的乳肉,可说是女性一生中,乳房最完美的时刻,只可惜这对毫无缺点的雪白美乳落到了两位用刑高手身上,两人脑中尽有各种可以摧残眼前这对如丝绸般光滑无暇的酥胸的酷刑,而正好堂主又是个虐乳狂,天下哪有如此刚好的事情啊?

    ? ?? ???三人略微惋惜的看着这对待会就会被各种刑具折腾的乳房,「佩慈啊!看看你这对漂亮的奶子,看得出来你平常爱护有加,都有在保养,待会那两个人可是会想尽办法用各种你想像不到的变态酷刑来搞你的奶子的,你要是还想当哺乳的话,就快招吧!否则待会他们不管用什麽刑来玩你的奶子,我可是不会阻止的喔!」堂主猥亵的威胁道,但少女早已经绝望了,她崩溃的哀求着,但是三人却冷血的淫笑着,既然虐乳最完美的束缚方法已经准备好了,堂主一声令下:「动刑!」。

    ? ?? ???眼看着三人邪淫的双手伸到自己极为珍视的细致双乳上,高佩慈再度眼泪决堤,少女的乳房肌肤十分细致,有如古人所云「滑如凝脂」,三人十分享受的亵玩,但是三人很快的就罢手了,因为他们不是要对这对美乳玩乐,而是摧残;汤军命令打手取来一个木制的刑具,这个刑具是一个倒过来的「日」字型,打手十分熟稔的将刑具套在少女的双乳上,左右乳分别穿过刑具的两个孔,高佩慈已经可以猜想到他们要用什麽样的变态酷刑折磨她了,这个木制刑具的两侧有转轴,「动刑!」

    ? ?? ???随着汤军的命令,站在两旁的打手开始转动转轴,而倒日字型的刑具也开始发挥它的作用了,左右两侧开始渐渐向中间靠拢,没错,这个就是鼎鼎大名的「乳夹」,在华清帮的地牢里,有多达七种的乳夹,每种的类型都不太一样,而稍早黄暐铃所被施用的是「棍式」(两根铁棍自乳房根部上下紧紧夹住,然後两根棍子会随着乳房的形状渐渐朝乳尖滚动,直至夹住乳头为止,灵感来自杆面棍。)。

    ? ?? ???高佩慈现在被施用的则是「门闸式」,木制乳闸已经开始压迫到少女的双乳了,随着打手的转动,两侧的接近木板开始将左右乳房往中央推进,直到双乳贴近,但左右乳之间有一根竖的细木棍隔着,所以才会是「倒日字型」,「啊~~!」少女渐渐发出哀号声,双乳已经被往中间缩紧的木板夹的愈来愈紧,因此原本雪白的双乳因为充血而变成红色,但三人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打手持续转动转轴,乳闸也愈夹愈紧。

    ? ?? ???「啊…………!」乳闸已经快要夹到极限了,通红的双乳因为缺血变成紫红色,为了避免一下子就把少女的美乳玩废了,三人这才下令罢手,但是松开没多久,闸门又再度开始关闭,就这样高佩慈的性感美乳被夹了三次,但这还没结束,汤军命令打手把另一套乳闸带了进来,而这个乳闸跟刚才的长得一模一样,打手如法炮制的再度将其套在少女浑圆双乳的根部,「动刑!」堂主下令道,闸门再次关闭,只是这次出来的不是刚才那个平面的木板,而是内侧为锯齿状的木板。

    ? ?? ???高佩慈吓傻了,他们要用锯齿木夹夹自己柔软的D奶吗?没错,他们就是要用内侧布满尖锯齿的乳闸来摧残少女柔软不堪虐的酥胸,很快的尖锐的锯齿已经开始将双乳推的集中,「啊……,疼啊!」听到高佩慈痛苦的哀号及扭曲的美颜就知道锯齿已经开始夹进少女柔软的酥胸,这群虐女狂魔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眼睁睁看着尖锐的木制锯齿咬进少女娇嫩的酥胸里,因为乳房传来的剧痛,使少女浑圆高耸的双乳极具魅惑力的颤抖着。

    ? ?? ???过没多久锯齿状的木板如牙齿一般,深深咬入高佩慈雪白娇嫩的雪乳里,甚至锯齿的部分已经消失在香乳,紧紧的夹进了里面,三人虽然冷血,但还想慢慢的玩,所以下令松开乳闸,休息一会後再次关闭,就这样三人坐在舒适的沙发上「欣赏」着一名17岁美丽少女的浑圆雪乳不断被布满锯齿的木制闸门咬住,为了带给双乳全方位的「享受」,每次松开闸门时,都会稍微将木闸往前移,因此每次夹的地方都不一样,且位置是向神经越密集、越敏感的乳尖移动,痛苦的乳闸酷刑一共施用了9次,高佩慈雪白的香乳布满了深深的夹痕,显得十分的性感。